问题15: 创世记6章里“神的儿子们”是谁?


解答:     这是一个几个世纪以来备受争论的问题. 笔者不愿过于武断, 只按所得的亮光提供读者们参考的资料. 有三个主要的理论:

(A)    三个理论的比较:

项目 理论(一)[1] 理论(二)[2] 理论(三)[3]
神的儿子们 塞特那敬虔的后代 堕落的天使, 王朝的统治者
人的女子们 该隐那不敬虔的后代 人类的女儿 平民的女儿
所犯的罪 圣洁的与不洁的通婚 超自然活物与人类通婚 多妻制

 

(B)   三个理论的分析:

(B.1)            理论(三)的证据和困难

提出的证据(或支持的论点) 遇到的困难(或反对的论点)
  1. 官长通常被称为神(代表神施行审判)(出21:6; 22:8,9,28; 诗82:1,6)
  2. 君王偶而被称为神的儿子(诗2:6-7).
  3. 经文中没有描述任何君王的身份.
2.   除了主耶稣之外(诗2:6-7), 圣经从未称君王为神的儿子.

(B.2)            理论(一)的证据和困难

提出的证据(或支持的论点) 遇到的困难(或反对的论点)
1.   圣洁(或敬虔)后代与不洁(或不敬虔)后代的观念似乎已经建立(注: 希伯来文显示本章续前一章, 圣洁后代的家谱). 1.   这分法有牵强难解之处: 圣经从未称塞特的后代为圣洁或敬虔的后代? 他们若是圣洁或敬虔, 为何只有挪亚一家得救,其余全被洪水所灭? (彼后2:5称当代的人为不敬虔的世代)
2.   圣洁者与不洁者通婚的罪, 是圣经中一个普遍的主题, 也是神所斥责的罪行(林后6:14-18; 拉9:1-15) 2.   一个普遍的主题并不表示它是所有经文的主题. 每段经文的主题必须由它的上下文来决定.
3.   主在太22:30说: “当复活的时候, 人也不娶也不嫁, 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样.”所以神的儿子不可能是天使. 3.   主说: “娶也不嫁”, 并非“不能娶也不能嫁”, 所以主并没否定天使娶嫁的能力. 此外, 主所说的是在天上的天使, 并非堕落的天使.
4.   林前15:40指出“有天上的形体, 也有地上的形体”, 两者间永不能结合. 因此天使不可能与人发生肉体关系. 4. 此节只表明天上和地上各有不同的形体,但未声明两者不能结合. 圣经记载天使能以肉体的形式显现, 并发挥肉体的功用(能吃喝等)(创18:2,8), 所以要发生肉体关系并非不可能.
5.   生命起源定律表明“生命只生类似的生命”(创1:11,12,21,24,25“各从其类”), 不同生命的天使与人结合下, 不可能生下伟人(巨人). 5.   这论点用在理论(一)上也有同样的困难.既然“生命只生类似的生命”, 为何同样是人的后代(塞特与该隐的后代)结合后,会生下特殊的伟人(巨人)?
6.   本段经文中, 摩西没有采用通常用来指天使的希伯来文‘malak’一词(他后来在摩西五经中用了这字最少28次). 6.   圣灵可用不同的词语来形容同样的人,事或物. 例如长老, 监督或牧师(或牧者)皆属同样的人(参徒20:17,28; 彼前5:1,2;弗4:11)
7.   在创6:4的“英武”(希伯来文: ‘gibbor’; 假设是天使与女人所生的后裔)一词在旧约里用了数十次, 但经常是指人类(参士6:12). 7.   理论(二)也接受“英武”的人可指人类, 不过是特殊的巨人(希伯来文: nephil; 创6:4译成‘伟人’). 但问题的焦点是“神的儿子”(而非“英武”者)到底是不是人类.
8.   创世记是圣经第一本书, 当古时(摩西时代)的读者读到“神的儿子”一词语时, 他们没有任何参考可指示这是指“天使”,所以最自然的现象是把这词语当作人类来解释. 8.   正如许多学者正确指出, 约伯记才是圣经中最早的一本书(比创世记还早). “神的儿子”这词语在约伯记出现3次(伯1:6; 2:1; 38:7), 都是指天使. 所以当古代的读者读到创6:2,4时, 他们自然的反应是把这词语当作天使来解释(犹太学者普遍上都如此解释).

此外, 理论(一)还遇到以下的困难:

  1. 若塞特的后代被称为“神的儿子”, 为何该隐的后代不被称为“人的儿子”, 而是“人的女子”呢?
  2. 为问只有“神的儿子”, 即塞特后代敬虔的男人与“人的女子”, 即该隐后代不敬虔的女人通婚, 而没有“神的女儿”(塞特后代的女人)与“人的儿子”(该隐后代的男人)通婚? 难道说塞特后代的女人都是敬虔? 若是如此, 为何当洪水灭世时, 只有4个女人得救呢?(创6:10,18; 彼后2:5)
  3. 若只有塞特后代敬虔的男人与该隐后代不敬虔的女人通婚, 那么我们的难题是: “为何该隐后代的男人不与塞特后代的女人通婚呢?”(难道塞特的后代没有美貌的女人?)

*          有学者认为理论(一)的解释是“最自然的解释”; 但以上几点足证这理论有牵强, 难解及“不自然”之处.

(B.3)   理论(二)的证据

  1. 犹大书6节提到“又有不守本位, 离开自己住处的天使”. 这些天使背叛神, 不守神给他们的权柄或位份, 离开天上来到人间). “住处”[4]一词可指灵体, 所以“离开自己住处”可指这些天使离开本身的灵体, 即成了人体, 与人类的女子发生肉体(性)行为. 此外, 犹大书7节指出所多玛, 蛾摩拉的人所犯的罪, 与天使相同, “也照他们(指天使)一味[5]的行淫, 随从逆性的情欲[6]”. 所多玛, 蛾摩拉的人所犯的, 是同性恋的罪恶, 是逆性(违反自然)的情欲.[7] 换言之, 天使所犯的罪是行淫, 并离开正道去追随另一类的肉体(违反自然的逆性情欲), 即人类女子的肉体, 并与其发生逆性的肉体关系. 所以神对这一群天使的刑罚也特别重. 用锁链把他们永远拘留在黑暗里, 等候大日的审判(犹6).
  1. 彼前3:19-20指出主耶稣“曾去传道给那些在监狱里的灵[8](指创世记6章里犯罪的天使)听, 就是那从前在挪亚预备方舟, 神容忍等候的时候, 不信从的(原文无“人”一词, 指不信从的堕落天使)”. 有学者认为, 撒但因害怕女人的后裔会来伤他的头(创3:5), 所以便差遣追随他的天使们成了肉身, 与人的女子发生有逆天理的肉体行为, 从而腐坏人类的后裔, 使女人后裔的应许无法应验. 但神的智慧和能力战胜了撒但的诡计 — 先是锁住这些天使(彼后2:4), 并用洪水灭了受腐坏的不敬虔世代(彼后2:5), 且在新约借着主耶稣以死败坏掌死权的魔鬼(来2:14).  因此, 彼前3:19里的“传道”(原文:‘kerusso’)一词原指宣布(某信息), 即向这些背叛的天使宣布“女人的后裔”(主基督)已伤了蛇的头, 荣获全面胜利的信息.
  1.  “神的儿子们”(the sons of God)在希伯来文是‘bene-ha-elohim’; 此词语在旧约中出现5次, 都是指天使(创6:2,4; 伯1:6; 2:1; 38:7). 另一个与此词语非常接近的字眼 —“神之子”(希伯来文:‘bar-elohim’; 中文译成“神子”; 英文:“son of God”)则出现在但3:25, 也是指超自然或属灵界之物(supernatural or spiritual being). 因此“神的儿子们”在圣经中并非指人类, 乃是属灵界的天使.
  1. 一般古代的神话无论变得怎样怪异及扭曲, 它们差不多都有一个相同的基础, 即其中的英雄或伟人是出自某神明与凡人的结合. 在创6:4我们读到关于“有名的人”, 有学者相信这是希腊神话中的大力士赫邱利(Hercules), 及其他神明的儿女之历史基础. 这基础也成为巴比伦神话如基迦米施(Gilgamesh)史诗里的人物. 基迦米施被认为是一位女神与凡人结合所产下的儿子, 他被称为“三分二神及三分一人”.
  1. 犹太学者普遍支持理论(二): 例如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Josephus)在其著作中提出这看法. 犹太学者翻译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 旧约圣经的希腊文译本)时把创6:2的“神的儿子们”译成“神的天使们”.
  1. 理论(二)是早期召会的解释. 直到14世纪, 由于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某些错误教导和实践, 才有反对“神的儿子是指天使”的理论出现. 葛雷博士(Dr. James M. Gray, 前慕迪圣经学院院长)提出两个例子:

(a) 反对理论(二)的原因 — 天使的敬拜: 大约在第4世纪之后不久的教会(指天主教)开始敬拜天使. 为了保持天使“尊贵圣洁的形像”, 教会自然会否认任何天使能够以人性做出这样邪恶的事.

(b) 支持理论(一)的原因 — 独身却不禁欲: 把“神的儿子”解释成人类, 那么已作出正式的独身誓言的(天主教)修道士, 便有圣经根据来与异性有染.

(C)   总结

依笔者的分析, 理论(三)所提出的论点缺乏圣经有力的证据, 遭受最大的困难, 所以可能性最低. 理论(一)所提出的论点有相当强的圣经根据, 但它本身也有不少无法解答的困难,且受到强而有力的反对, 因此可能性并非最高. 理论(二)不但有坚固的圣经证据, 且能一一解答反对它的论点, 所以可能性是最高的.

换言之, “神的儿子们”最有可能是堕落的天使, 他们成了肉身[9]并与人的女子发生有逆天理的肉体行为, 企图腐坏人类的后裔, 使女人后裔的应许无法成就, 但神以智慧和能力介入,并挫败了撒但的诡计.


[1]               理论(一)的支持者有William Hoste (Bible Problems and Answers, p.184-185), J.S. Baxter (Studies in Problem Texts, p.147-183), C.F. Keil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vol.1), p.127-134), Leupold, Stigers.

[2]               理论(二)的支持者有Henry M. Morris (The Genesis Record, p.163-170), Finis Jennings Dake (Dake’s Annotated Reference Bible, p.62-63), John Phillips (Exploring Genesis, p.78-80), E.W. Bullinger (The Companion Bible, Appendixes 23 & 25), Unger (Unger’s Bible Dictionary, p.788), Delitzsch, Josephus, Philo, Justin, Ambrose, Apocrypha(Enoch), Driver, Cassuto, Speiser, von Rad.

[3]               理论(三)的支持者有Aramaic Targums, Rashi, Ramban, Jacob.

[4]               住处(原文:‘oiketerion’)在新约中只出现两次(此处和林后5:2). 林后5:2译成“房屋”, 指灵体; 保罗在林后5:1指出地上的帐棚拆毁后(指短暂的血肉之体死后), 必得天上永存的房屋(原文:‘oikia’), 接着在林后5:2, 保罗深想得那从天上来的房屋(原文:‘oiketerion’, 指永恒不朽的灵体), 好像穿上衣服.

[5]               “也照他们一味”原文直译为“如同这些样子”(希腊文: ‘ton homoion(如同)toutois (这些)tropon(样子)’; 英文: in the similar to these manner).

[6]               “随从逆性的情欲”原文直译为“离开去追随另一类的肉体”(希腊文: ‘apelthousai(离开)opiso(去追随)sarkos(肉体) heteras(另一类); 英文: going away after other flesh).

[7]               所多玛和蛾摩拉犯上种种的罪恶, 尤其是同性恋的滥交(创19:4-9; 第5节的“任我们所为”在原文与创4:1的“同房”相同, 可指“性交”; 参罗1:26-27)

[8]               灵(spirit)在圣经中可指天使(来1:13,14).

[9]               还有另一种理论, 即“神的儿子”是败坏的天使(或邪灵, demons), 但他们“上身”(如鬼魔上身一样)于一些人类(可能是统治者或有权势者)的身上, 并控制他们去与人类的女子发生肉体关系, 因而生下败坏的后代. Allen P. Ross (The Bible Knowledge Commentary: Old Testament, p.36).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