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会的画像 (六): 神的羊群


(A)     引言

圣经常用来形容神与他子民的另一个画像, 就是牧者(牧羊人)和他的羊. 这画像被用以代表在不同时代(旧约和新约)的属神子民, 包括召会, 即神在现今时代的子民. 可惜, 这画像的重点在很大的程度被西方文化所模糊, 因为西方人看惯了牧羊人在羊群后面摧赶它们的情形, 但在圣经中, 这画像的美丽与震撼力在于一个事实  —  牧羊人走在羊群前面带领羊群, 而羊群也乐于跟随他. 羊群并没被逼, 而是出于信任牧羊人的带领和照顾才跟随他. 这说明牧羊人与羊群之间的关系何等亲密.[1]

 

(B)     旧约所提及的羊群

很多旧约经文提到神如何对待他的以色列国民时, 都以这画像的关系来说明, 甚至关于顺服神的带领方面也是如此. 今日的我们能从中获得益处和指引. 实际上, 在基督徒生活和事奉上, 无论是个人或集体方面, 从得救之前到得荣耀之日, 我们发现圣经常用牧者与羊群关系的言语来表达. 圣经用“迷途的羊”代表人离开神的光景(赛53:6“我们都如羊走迷, 各人偏行己路. 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 迷途之羊的回归则说明两方面的真理: (1)以属神的观点而言, 主以他主权的恩典寻找和挽回失丧的人(参 路15:3-7); (2)以属人的观点而言, 人有责任悔改归向主(彼前2:25 “你们从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却归到你们灵魂的牧人监督了”). 我们何等需要将这两大真理平衡地藏在我们的心!

 

赛53:6的下半段提醒我们约翰福音第10章所清楚指出的真理, 即失丧之羊的回归有赖于基督作为代罪替死的牺牲: “我是好牧人, 好牧人为羊舍命”(约10:11). 这牺牲的另一面, 即赛53:6所更强烈表达的真理, 由撒迦利亚带出: “万军之耶和华说: 刀剑哪, 应当兴起, 攻击我的牧人和我的同伴. 击打牧人, 羊就分散”(亚13:7). 这句话被主耶稣基督在上十架前的傍晚引述, 并且加上意义深长的调整, “我要击打牧人”(太26:31, 译者注: 表明这“击打”出于神). 撒迦利亚的预言何等奇妙的形容这牧人为“万军之耶和华说: … 我的同伴”. 这非凡的短语中道出主耶稣真实的人性与完全的神性.

 

(C)     新约所提及的羊群

主耶稣在约翰福音第10章所说的, 表明他进到羊群的独特方式. 他是唯一光明正大地从门进去的(约10:2 “从门进去的, 才是羊的牧人”). 旧约预言清楚描绘弥赛亚的来临, 而主耶稣应验这些预言的每一个字. 他不是冒名的骗子, 想从其他地方爬进来. 此乃这“比喻”中三个证据的第一个, 证明他的牧人身份. 第二个证据是, “看门的就给他开门”(约10:3). 这可能指施洗约翰的工作, 他说: “我先前不认识他, 如今我来用水施洗, 为要叫他显明给以色列人 … 我看见了, 就证明这是神的儿子”(参 约1:31-34; 译者注: 可1:2-4指出施洗约翰乃主耶稣的开路先锋). 第三个证据是“羊也跟著他, 因为认得他的声音. 羊不跟著生人, 因为不认得他的声音, 必要逃跑”(约10:4-5). 自主耶稣降生开始, 以色列民中敬虔的人都认得他, 正如路加福音首几章所表明的.

 

最后这一重点非常重要, 不仅是真牧人(true shepherd)的证据, 也是真羊(true sheep)的证据(参 约10:26-27“只是你们不信, 因为你们不是我的羊. 我的羊听我的声音, 我也认识他们, 他们也跟着我”). 主赐给他的羊永生和永远的保障(约10:28-30), 可是他并没有如此应许那些只在口头上认主的人, 他只应许赐给真正属他的羊, 就是那些听他的声音和跟随他的道路之人. 许多经文提到真羊走迷了路, 误入歧途, 需要回转(例如诗119:176), 但这是失败的见证, 混淆了世人的眼目, 使主忧伤与蒙羞. 但感谢神, 因主说: “我认识我的羊”(约10:14), 许多时候某位承认主的人违背真道, 走入歧途, 令我们心中怀疑他是否是个真实圣徒与否. 即使是最好的羊(指合神心意的大卫王)也在他那最著名、最得人喜爱的牧人诗(Shepherd Psalm)中见证说,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或作“恢复”, AV: restoreth)”(诗23:3).

 

然而, 旧约的“羊”与新约的“羊”有个区别, 这是主在约10:16中清楚指出的, “我另外有羊, 不是这(犹太, Jewish)圈(AV: fold)里的. 我必须领他们来, 他们也要听我的声音, 并且要合成一群(AV: one fold), 归一个牧人了”. 必须留意的是, 在《钦定本》(A.V.)中, 约10:16第二个译作“fold”(中文译作“群”)的字与首个译作“fold”(中文译为“圈”)的字不同. 第二个应译作“flock”(中文正确地译作“群”).[2] 两者的区别是重大的. 作为国民的以色列人是被关在一个圈里, 被隔离的墙所围绕(弗2:14).[3] 可是今日, 信主的外邦人, 即主所谓“另外的羊”(other sheep)将与信主的犹太人被“合成一群”, 两者的合一不靠外在的律法条规强制而成, 而靠双方都被同一个牧人所吸引而合成一群. 有句话说得对: 我们非因一道围绕我们的墙而关在一起, 我们是被那位在我们中间的牧人吸引而聚在一起. 这领我们回到本文开始时所强调的(羊被牧人所吸引而跟随他). 对于现今时代的圣徒, 重要的是个人对牧者(耶稣基督)的关系和依附, 聆听他的声音, 顺从他的引导, 满足于他的照顾和供应.

 

主耶稣差遣他的仆人(门徒)进入世界时, 他说: “我差你们去, 如同羊进入狼群, 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 驯良像鸽子”(太10:16). “如同羊进入狼群”, 这不是一件很值得鼓舞的事! (参 罗8:36 “如经上所记: ‘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 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 主耶稣要他们知道, 也感觉到他们本身是何其软弱和缺乏, 以致能全心信靠主自己. 有关他们当尽的责任, 主补充说: “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 驯良像鸽子”(太10:16).

 

来13:20-21提醒我们, 复活的主耶稣是“群羊的大牧人”(great Shepherd of the sheep). 靠着他, “赐平安的神”将“在各样善事上成全你们, 叫你们遵行他的旨意, 又借着耶稣基督在你们心里行他所喜悦的事.” 只有靠着这个方法, 我们将成为伟大的羊, 配得大牧人的喜悦!

 

(D)     地方召会中的牧者

当羊群这画像用来指地方召会时, 它与监督(overseers)的职分有关(彼前5:1-4; 参 徒20:28-31). 与那位称为“牧长”(the Chief Shepherd)的主耶稣相比, 监督(即长老)亦可被称为“副牧者”(under-shepherds, 或译“牧长的副手”).

 

有者尝试否定徒20:28的“全群”(flock, 即羊群)是指在以弗所的地方召会, 主要原因是认为监督具有比管理自己的地方召会更广的权柄, 有权力干涉和决定其他众召会的事务. 但这却违反圣经的教导! 支持这看法的基本论点是, 徒20:28的“群”一字在原文中有定冠词(definite article)[4]  — “the flock”(特定的羊群), 而约10:16却只是“一群”(one fold). 这论点肯定是误解了这两处经文的要点. 约10:16的下一段提到“归一个牧人”(and one shepherd), 但在徒20:28中, 我们看到“复数的牧人”在一个地方召会里(徒20:28“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 徒20:17“… 往以弗所去, 请教会的长老[原文复数]来”). 此外, 请比较彼前5:1-4, 虽说此段经文中的“牧长”(chief shepherd, 彼前5:4)一词并非指“监督”, 但动词“牧养”(feed, 彼前5:2)在原文中却是“牧人”这词的动词形态, 所以达秘(J.N. Darby)和一些其他圣经译者将之译为“to shepherd”(中文正确地译为“牧养”).

 

约翰福音第10章按时代真理而言, 只有一个羊群, 亦只有一位牧者, 正如以召会时代而论, 只有一个召会; 但这并不否定另一个真理, 即在地方上有许多召会, 而在每个地方召会中, 有复数的长老或监督(徒14:23; 腓1:1), 负责“牧养”召会. 当神的灵介绍这些人时, 他是说: “保罗从米利都打发人往以弗所去, 请教会的长老来”(徒20:17). 我们要问: “哪一个召会?” 明显与正确的答案是: “在以弗所的地方召会”. 他们只是这一个召会的众长老或众监督, 无权带领或管理其他召会. 保罗在这段经文中是要教导他们在自己所负责的领域, 即在以弗所的地方召会中, 应当如何行事为人.

 

另一个值得留意的是, 徒20:28在原文中指明“监督”是“在羊群里面”(in the flock; 并非如《钦定本》[A.V.]的错误翻译“over the [flock]”,[5] 即在羊群之上). 这意味着他们不仅属于这羊群, 更是与其他羊同在基督的管治之下. 在彼前5:2, 原文的意思表明羊群是在长老们当中(in or among the elders), 意味着众长老被置于召会的四围, 保卫与守护着召会. 此外, 约10:16中的“群”(flock)一词在希腊文是 poimnê {G:4167}, 用来指属主的全部羊群. 然而, 徒20:28-29和彼前5:2-3的“羊群”(flock)在希腊文中则是 poimnion {G:4168}, 意即“小群”(little flock, 指地方召会). 此字是 poimnê 的“指小词”(diminutive).[6] 这点极具意义, 表示这两处经文是指(复数的)地方召会而言(而约10:16则是指单一的整体召会[或称“宇宙性/普世性召会”而言, 译者按).

 

治理神子民的方式往往都是牧者式的治理(shepherd-rule). 这就是为何圣经中伟大的统治者都曾被训练作牧羊人, 例如摩西和大卫. 它主要是以身作则的领导原则. 严格说来, 召会的监督没有官式的权柄(official authority), 因为监督职分(overseership)是项“工作”(work), 而非“官职”(office) (参达秘[J.N. Darby]和其他译者对提前3:1的译法),[7] 但他们应有蒙神立为监督的证明, 具备属灵经验和美好榜样的道德性权威, 使所有人, 包括“最不守规矩的羊”, 尊重他们和他们的教导, 并跟随他们走在主的正道上(帖前5:12-13; 来13:17).

 

以西结书第34章强有力地描绘牧者的多方职任; 而牧者对羊群的忠实照顾可在雅各对拉班的表白中(创31:38-41)和大卫对扫罗王的陈述中(撒上17:32-37)一览无余. 然而, 对这艰苦难当的职务尽忠职守, 必获得丰厚的赏赐, 正如彼得所透露的, “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 你们必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彼前5:4).

 

(E)     地方召会中的教师

在某种程度上, 属灵教师(teachers)也该是一位牧师(pastors), 简单来说就是牧者(shepherds), 无论他们的事奉领域是属地方性(在某一个地方召会)或更广(多个地方召会)(弗4:11-12).[8] 他们教导圣徒时, 不该像学校老师或学院讲师教导学生, 而该如牧者般喂养主的羊, 成为牧长(主耶稣)的口舌, 使羊群听到主的声音. 他们所该有的唯一动机, 就是爱主, 并爱主的子民, 只因为主的子民是属主的羊. 作为属灵讲师的主要条件是, 心甘情愿地跟从主自己(约21:15-22).

 

最后, 圣经也用“羊群”这画像来形容有关主再临的真理(参 太25:31-46), 包括他的审判和他的赎民将来的福气, 例如在赛40:10-11, 结34:1-31; 赛49:10; 启7:17等等, 读者可自行翻阅这些代表性的经文.[9]

 

 

*********************************

附录: 好牧人认识他的每一只羊

 

牧人认识他的羊, 他知道它们的数目,[10] 它们的性格, 甚至它们各别的名字. 一个羊圈里可能有数个不同牧人的羊群, 但牧人总是能分辨哪一些羊是属于他的, 哪一些不是, ‘他按着名叫自己的羊, 把羊领出来”(约10:3).

 

苏格兰的罗伯特.甘伯尔(Robert Gamble)在其所著的《牧养我的羊》(Shepherd My Sheep)一书中, 提到他难忘的一次经历. 某次, 他受牧羊的朋友坦米尔(Tammie)之邀吃午餐. 他问坦米尔能否按名叫自己的羊, 坦米尔欣然答道: “当然能”. 甘伯尔请他示范. 他们俩到了牧场, 一同呼叫羊的名字. 但没有反应. 因有陌生人在场.  甘伯尔便躲到一旁, 暗中观看. 当坦米尔再次按名呼叫它们时, 它们竟一只一只地奔向这位老牧人, 舔他的手.[11] 诚然, 牧人按名认识他的羊, 他的羊也认得他的声音. “羊不跟着生人, 因为不认得他的声音”(约10:5).

 

主耶稣说: “我是好牧人. 我认识我的羊, 我的羊也认识我. 正如父认识我, 我也认识父一样”(约10:14-15); “我的羊听我的声音, 我也认识它们”(约10:27). 对启示录的七个召会, 主耶稣基督都以“我知道你…”为开场白(参启示录2-3章). 感谢神, 我们的好牧人主耶稣认识我们 —  我们每一个人!

 

 

 

[1]              在澳洲、纽西兰或一些有牧羊的西方国家, 我们看见牧人通常走在羊的后面, 赶逐它们前行. 但在巴勒斯坦, 牧人却是走在前头, 羊在后面跟着, “…  就在前头走, 羊也跟着他,”(约10:3-4).

[2]               约10:16首个译作“fold”(圈)的字原文(希腊文)是 aulê {G:833}, 第二个译作“fold”(群)的字原文却是 poimnê {G:4167}. Aulê 在新约中出现12次, 字义为“住宅”, 译为“院子”(6次, 太26:58; 启11:2), “院”(3次, 太26:3), “圈”(2次, 约10:1,16), “住宅”(1次, 路11:21). 除了路11:21, 这字在其余9次都直接用来指与犹太人(犹太教)有关的事物, 如大祭司的院子(8次), 圣殿的院子(1次), 而约10:1,16这两次的“羊圈”也可象征犹太人的圈子(注: 犹太人被犹太教的律法“圈住”). Poimnê 是指羊(绵羊或山羊)群或牛群, 在新约中出现5次, 译作“牛羊”(2次, 林前9:7[2次]), “羊群”(路2:8), “羊”(太26:31), “群”(约10:16).

[3]               基督的救赎拆毁了这道隔断的墙, “因他使我们和睦, 将两下合而为一, 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弗2:14).

[4]               定冠词(definite article)是用来特指某个名词的字, 即英文中的“the”(注: “a”或“an”则是英文的“不定冠词”[indefinite article], 它们不特别指着某个名词).

[5]               在《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中, “over the (flock)”的“over”一字在希腊文是 en  {G:1722}, 主要意思是“在…里面”, 所以徒20:28可直译为“圣灵立你们在羊群里面(不是羊群之上)作监督 … ”.

[6]               例如“booklet”(小册子)是“book”(书)的“指小词”(diminutive).

[7]               《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将提前3:1误译为“人若想要得监督的官职(office), 就是羡慕善工”(If a man desire the office of a bishop, he desireth a good work), 但中文《和合本》正确译作“监督的职分”. 达秘(J. N. Darby)将之译作: “if any one aspires to exercise oversight (执行监督的工作), he desires a good work.”

[8]               弗4:11说: “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 在希腊文法上, 这节只提到4组的人: (1) [有]使徒; (2) [有]先知; (3) [有]传福音者; (4) [有]牧师兼教师. 虽是4组人, 但有5种恩赐, 第4组的人共有两种恩赐  —  牧养与教导.

[9]               译自“The Flock of God”(Chapter 27),  in Church Truths (by J.G. Toll, 2001), 第119-122页. 此书由托尔(J.G. Toll)出版,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印刷.

[10]             “牧羊人认识每一只羊, 并在羊群进入羊圈时, 要数点羊只的数目(利27:32)”,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卷三》(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1781页.

[11]             Robert Gamble, Shepherd My Sheep (Belfast: Ambassador, 1997), 第25-26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