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论(一)


(A)  引言

柏克博士(J. J. Packer)在其名著《神曾说》 (God Has Spoken)一书强调: “圣经是进入神的心意必经的门径.”[1] 没有圣经的启示, 人便仿佛瞎子摸象, 在暗中摸索, 无法清楚明白神的美好旨意和永世计划. 既然圣经是神的话语和见证, 身为基督徒的我们必须了解圣经的本质、内容和信息. 圣经也是基督徒信仰与生活最高且独一的权威与准则, 故此, 有关圣经的来源、正典、原文、翻译等题目, 都值得我们进一步去探讨与明白.

(B)  圣经的字义

在英文中, 有两个主要词语常用来代表神的话语(the Word of God), 即“Bible”(圣经)和“Scripture”(经卷).

(B.1)   圣经(Bible)的字义

殷保罗(Paul P. Enns)指出, “Bible”(圣经)的希腊文 biblion {G:975}是“书”(book)或“卷轴”(scroll)的意思.[2] 这字是由希腊文 byblos (即 biblos {G:976})一字而来, byblos是指一种生长于尼罗河畔, 沼泽地带的纸草(papyrus).[3] 将1英尺的纸草木髓切下, 剥去树皮, 让烈日把它晒干, 就能制成书写的材料. 人要将横的木条(指晒干了的纸草木条)放在直的木条上面, 互相交叠, 好像现代三夹板的制法. 横的木条表皮较为光滑, 可用来写书; 将多个断片的木条合起来, 就可制成长达30英尺的卷轴. 后来, 说拉丁语的基督徒, 采纳希腊文biblia (希腊文 biblion 的复数)一字来称新旧约的书卷.

(B.2)   经卷(Scripture)的字义

在新约圣经, “Scripture”(经卷)的原文(希腊文)是 graphê {G:1124}, 意思是“著作”(writing). 在旧约, 这种著作被确认为具有无上权威(比较王下14:6; 代下23:18; 拉3:2; 尼10:34). 后来旧约的“著作”逐渐被收集, 分成三类: (a)律法书(Laws); (b)先知书(Prophets); (c)圣卷(Writings, 或称“诗歌”, Psalms)(路24:44). 这些著作构成旧约的39卷, 即现在的旧约正典(canon).

在新约圣经中, 希腊文 graphô (动词)一词被解作“圣经”约有90次, 而以名词( graphê )出现也有51次, 差不多全部都用来指圣经. 在新约中, “经卷”(scripture)有几种不同的意思: (a)有的指全本圣经(如太21:42; 22:29; 26:54; 路24:27,32,45; 约5:39; 罗15:4; 彼后3:16); (b)有的指圣经中的各别部分(可12:110; 15:28; 约13:18; 19:24,36; 徒1:16; 8:35; 罗11:2; 提后3:16[4]); (c)有的用作“神的话语”的同义词(如罗4:3; 9:17; 10:11; 加4:30; 提前5:18). 它们也被称为“圣经”(Holy Scriptures)(罗1:2). 提后3:15的“圣经”一字原文是另一个希腊文hiera grammata {G:2413, 1121}(神圣的著作), 但接下去的一节(提后3:16)则是 graphê , 此节强调这些著作绝非平凡的著作, 而是“神的呼气默示的”, 这正是指它具有权威, 在教训上没有错误而说的.[5]

(C)  圣经的本质

在本质上, 圣经是神的话语. 可是, 当我们说圣经乃神的话语, 这话是什么意思? 又有何证据呢? 让我们探讨这两个问题.

(C.1)   “圣经是神的话”的定义

马有藻指出, 在旧约中, “话”(Word)可指三方面的意思: (1)指神单次对人的启示; (2)先知之言指神借着先知所表达的话; (3)指整个旧约启示.[6] 由此可见, “话”带有三方面的意义:

(1)  “话”是旨意  —  “话”道出神的心思意念, 即“言为心声”. 所以神学界中的名句: 圣经的话就是神的话(What the Word says, God says). 因为话就代表神的旨意, 神的存在与属性皆靠他自己启示的话(self-disclosure)揭露出来, 否则人无法知晓他的计划旨意, 与其他的属性. 难怪后来犹太人便选用“话”(希伯来文: memra)这字来作神的代表,[7] 而使徒约翰则以“道”(希腊文: logos {G:3056})这字作“神”字的对换词, 因为两字皆可代表神与其旨意.

(2) “话”是权威  —  既然“话”是神的代表, “话”便立刻具有权威. 在世上, 权威共分三类: (1)内蕴(inherent)的权威(如国王); (2)受托(delegated)的权威(如大使); (3)公认(accepted)的权威(如会章).[8] “话”是神的权威: (1)因它是神的话, 它具有内蕴的权威; (2)因它是神仆人(先知及使徒)所写的, 故具有受托的权威; (3)因它吩咐人按它的内容而作生活的准则, 故具有公认的权威. 因此, 接受“话”(圣经)便如同接受神一样.

(3)  “话”是正典  —  “话”是神权威的代表, 故“话”便是绝对的准绳(标准), 是“正典”(canon), 故“话”是完全准确的真理. 换言之, 凡所记载的, 无论是有关世界的起源方面、神方面、人性方面、灵界方面、救恩方面、末世方面、伦理方面等均带着神本身的权威, 是正典的权威.

(C.2)   “圣经是神的话”的证明

圣经是神的话, 这点可从两大方面证实, 第一就是圣经本身的明证, 其次是圣经以外的明证.

     (C.2.1)   圣经本身的明证

许多证据显示, 圣经是神的话语  —  是奇妙无比的奇书. 圣经本身就显明自己这方面的超凡特性. 圣经里面超过3,800次用了“神说”或“耶和华如此说”等字眼(如出14:1; 20:1; 利4:1; 民4:1; 申4:2; 32:48; 赛1:10,24; 耶1:11; 结1:3等等). 保罗所说他所写的是主的命令(林前14:37), 而信徒也都认同保罗所传的是神的话语(帖前2:13). 此外, 彼得也宣告圣经的真确性, 强调它是神真确的话语(彼后1:16-21). 约翰也承认他的教训是从神而来的, 拒绝他的教训等于拒绝神(约壹4:6).

简而言之, 旧约在多处地方自称是神的话: 如申6:6-9,17-18; 书1:8; 8:32-35; 撒下22:31; 诗1:2; 12:6; 19:7-11; 93:5; 119:9,11,18,88-93,97-100,104-105,130; 箴30:5-6; 赛55:10-11; 耶15:16; 23:29; 但10:21等等. 新约也不乏这样的证据, 多处记录圣经是神的话, 如太5:17-19; 22:29; 可13:31; 路26:17; 约2:22; 5:24; 10:35; 徒17:11; 罗10:17; 林前2:13; 西3:16; 帖前2:13; 提后3:15-17; 彼前1:23-25; 彼后3:15-16; 启1:2; 22:18等等.[9] 在上列不少经文中, 我们可以看见主耶稣和他的门徒都遵奉圣经为神的话语.

此外, 圣经本身的内容亦强有力地证实圣经是神的话语, 是独一无二的神奇之书. 威明顿在其所著的《威明顿圣经辅读》一书中, 列举圣经的10种超自然元素, 作为圣经是神的话语之铁证: (1)圣经的奇妙一贯性; (2)圣经的历史真确性; (3)圣经的科学精确性; (4)圣经的预言准确性; (5)圣经的绝对诚实性; (6)圣经的奇妙不灭性; (7)圣经的保存与抄写; (8)圣经的奇妙发行额; (9)圣经对世界文明的影响力; (10)圣经有改变生命的大能力.[10] 上述前5项属于“圣经本身的明证”, 以圣经的内容证实圣经乃神奇妙无比的话语; 而后5项则属“圣经以外的明证”, 以圣经内容以外的证据来显明圣经的超然性  —  有神奇妙能力为印证.

     (C.2.2)   圣经以外的明证

圣经是历代以来最被人钟爱(因它向人启示神的慈爱、救恩和永世的计划), 也最被人憎恶的书(因它坦诚地揭开人类的罪恶真相, 直言不讳地宣告罪人的可怕结局). 千古以来, 在政治、宗教、哲学和科学领域, 有无数名人使尽法子力图消灭圣经, 但圣经至今依然屹立不倒.[11] 此外, 它虽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书之一, 但却得到奇妙的保存与抄写, 现今仍然保存其完整原貌.[12] 论到圣经的翻译之多、传播和发行之广, 更是绝无仅有.[13] 圣经对世界文明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 无论是对生命价值观、医疗和保健、科学发展、平民教育、社会改革、家庭婚姻方面, 圣经都有积极正面的良好影响.[14] 最后, 圣经最奇妙的是, 它改变了无数人的生命, 使许多流氓无赖成为正人君子, 使许多酒徒赌徒离弃不良嗜好, 甚至能叫毒瘾深重的吸毒者脱离毒海, 活出丰盛的新生命. 这一切岂不是神能力的彰显, 岂非证实圣经乃神的话语  —  活泼常存的道(彼前1:23)?!

正因此故, 世上许多伟人对圣经赞叹不已. 法国大帝拿破仑(Napoleon, 1769-1821)承认说: “圣经不只是一本书, 更是一种实际的能力, 可以征服一切反对它的人.” 心理学家詹姆斯(William James)也说: “比起任何时代里, 用任何言语所写的书加总起来, 圣经拥有更多真理的庄严性、更精致的美感、更多的道德、更重要的史实, 以及更富有张力的诗篇、雄辩.”美国教育家和耶鲁大学前教授费尔普斯(另译“菲普斯”, William Lyon Phelps, 1865-1943)评论道: “我们的文明根植于圣经. 我们从圣经而来的观念、智慧、哲学、文学、艺术以及理想, 远超过其他书籍之总和.”[15] 总括而言, 基督徒深信圣经为神的话语, 这信念绝非出自主观的盲从迷信, 而是基于压倒性的客观事实, 有合情合理的真凭实据.

(D)  圣经的来源

圣经是借着神的启示和默示而来, 再透过圣灵的光照造福人类.

(D.1)   圣经是由神所启示的

(D.1.1)   “启示”的定义

殷保罗(Paul P. Enns)指出, “启示”(revelation)一词是从希腊文 apokalupsis {G:602}[16]而来, 意思是“公开”或“揭开”. 启示是神向人类揭露他自己. 如果神没有启示他自己, 我们就不能建立对神正确的理解. 启示也可定义为“神的一种行动, 借此公开他自己, 向人类传递真理. 神借这行动, 让自己向受造之物显明自己, 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真正)认识神的方法. 启示可以是一个单独、一瞬间的行动; 启示也可以延续一段长的时期. 人类思想对神和他(神)的思想的领会, 是有程度上的分别.”[17] 重要的是, 若不是神自己公开他的真理, 人就没有其他方法去认识这些奥秘的真理.

(D.1.2)   “启示”的种类

“启示”一词有个较广泛的用法, 是指“神借着创造、历史、人的良知和圣经的记载, 去显示他自己. 神的启示可以是事件, 也可以是话语.” 因此, 启示可以分为两大类: (a)普遍的启示(或译“一般的启示”, general revelation)  —  神借着历史和自然界启示他自己; (b)特殊的启示(special revelation)  —  神借着圣经和他儿子启示他自己.[18]

(a)  普遍启示(General Revelation)

“普遍启示”又称“自然启示”, 是神借着他创造的大自然(包括人类本身)向人们启示他自己, 这是在任何时间、地点, 人人均可领受的启示. 普遍启示虽然不足以叫人获得救恩, 但它无疑是获得救恩的前奏. 神先借着普遍启示, 即透过大自然向全人类显示有关他本性的真理, 使人知道神的存在和属性, 然后神才借着特殊启示, 即透过圣经向人显明救恩之道, 让人知道信靠耶稣基督可得永生. 故此, 普遍启示可说是一种初步的启示.

神在自然界显明他自己. 诗19:1-6说明了神借着天上和地上的事物启示他自己, “诸天述说神的荣耀, 穹苍传扬他的手段”(1节). 这普遍启示的特征是: (1)它是延续性的见证: “这日到那日”和“这夜到那夜”, 这启示是不断进行的(2节); (2)它是无声音的见证:  “无言无语, 也无声音可听”(3节); (3)它是普世性的见证: “它的量带通遍天下”(4节). 换言之, 没有人会被拒于启示的门外. 罗1:18-21说明此事. 神那“眼不能见的永能和神性”, 借着所造之物, 都是“明明可知的”, 叫人无可推诿(罗1:20).

仰观宇宙, 一切井然有条, 无比和谐; 太阳离地球9千3百万英里, 向地球发放热能, 使地球温暖, 一切都如此恰到好处. 如果太阳稍微接近一些, 热量就会过高, 生命无法生存. 如果太阳稍微离远一点, 就会寒冷到人类不能生存. 此外, 月亮和地球的距离若比现有的(24万英里)近一点, 万有引力所造成的潮汐, 会使地球表面全被波涛掩盖吞没. 照样, 神也在地上启示他自己(诗19:1). 人的身体之奥妙, 正是地球上自然启示的最佳明证. 整个人的身体  —  血液循环系统、骨骼结构、呼吸系统, 包括脑部中央的神经系统 —  皆显明世上有一位无比智慧的创造主.

神借着他管治的权能, 向人显示他自己. 神次人阳光和雨水, 神使人能生活起居(太5:45; 徒14:15-17), 这就显明神的良善和美意. 此外, 神惩罚不信服的以色列民(申28:15-68), 显明他的公义与圣洁; 但神也复兴悔改的以色列人(申30:1-10), 显明他的怜悯和恩典; 神审判埃及人, 因为埃及人欺压以色列人(出7-11章). 神能兴起列邦,也能叫列国衰微(但2:21,31-43), 这一切显明他至高无上的绝对权能.

除此之外, 神也向人的良知(良心)启示他自己. 罗2:14-15指出, 神将一种对善恶的本能意识放在人的良心里. 人本能地知道, 神不单是好善厌恶, 这位神也是追讨善恶的最终公义裁决者. 犹太人要照着明文的律法受神审判, 至于外邦人, 因着他们没有明文的律法, 所以要照非明文的律法  —  写在人心灵里的良知  —  受神审判. 保罗表示人的良知好像是人的检察官一样(罗2:15); 故此, “正如一位学者所说: 良知可说是人里面的一个监察者, 是神在人的灵魂里的声音. 良知按照人对内心道德律的回应, 施行审判.”

(b)  特殊启示(Special Revelation)

根据殷保罗(Paul P. Enns), “特殊启示”所专注的范围较“普遍启示”为窄, 特殊启示是指耶稣基督和圣经. 换言之, 特殊启示是指神的道  —  圣经(记载之道, the Written Word)和耶稣基督(生命之道, the Living Word). 由于现今的我们对所知有关基督的一切都是来自圣经, 所以特殊启示也可以说是限制在圣经方面.

圣经中的特殊启示, 是以“命题陈述”(propositional statements)方式表达的(新正统主义否定这一点). 换言之, 启示是从人以外而来, 而不是从人里面产生的. 不少例子都说明, 特殊启示是以命题为特色的: “神吩咐这一切的话”(出20:1); “这是耶和华… 吩咐… 立约的话”(申29:1); “摩西将这样的话写在书上, 及至写完了”(申31:24); “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说, 你再取一卷, 将犹大王约雅敬所烧第一卷上的一切话写在其上”(耶36:27-28; 比较耶36:2); 保罗也说: “我告诉你们, 所素来所传的福音, 不是出于人的意思, 因为我不是从人领受的, 也不是人教导我的, 乃是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加1:11-12).

特殊启示是必须的, 因为人已经堕落了, 陷落在罪恶之中. 要恢复堕落的人与圣洁的神之间的交通, 神必须将救恩的道路及和好的途径指示人. 特殊启示的核心就是耶稣基督. 圣经中的耶稣基督, 就是父神彰显自己的方式, 虽然没有人见过神, 耶稣却将父神完全表明出来(约1:18). 主耶稣曾宣告说, 他所说的话语(约6:63)和他所做的工作(约5:36), 皆已证明他是将父神“表明”出来的那一位; 而他的话语和工作, 都已准确的记录在圣经上. 因为圣经是神所默示(原文作“呼气”)的(提后3:16), 又是人被圣灵感动写成的(彼后1:21), 所以圣经所描写的基督是完全可靠、绝对正确的.

简而言之, 特殊启示在这两方面, 是二而一的: 圣经可以被称为神“活的、明文记载的话语”(living, written Word, 来4:12); 而耶稣基督则是“活的、成了肉身的话语”(living, incarnate Word, 约1:1,14). 靠圣灵的能力荫庇下, 马利亚生出基督(路1:35); 靠圣灵的带领监督下, 人写出圣经(彼后1:21); 在前者, 圣灵确保基督是无罪的;在后者, 圣灵确保圣经是无误的. 圣经将神在基督里的特殊启示准确无误地表明出来.

神圣启示的种类
种类 显明方式 经文 重要性
 

普遍启示

借着自然 诗19:1-6 启示神的存在和荣耀
罗1:18-21 启示神的永能和神性
 

借着管治

太5:45 启示神对所有人的恩赐
徒14:15-17 启示神养活和供应世人
但2:21 启示神兴起和废除君王
借着良知 罗2:14-15 启示神已在人心中放下律法
 

特殊启示

 

借着基督

约1:18 启示关于父神的本身
约5:36-37 启示关于父神的怜悯
约6:63; 14:10 启示关于父神的恩典(赐生命给信子的人)
 

借着圣经

提后3:16-17 启示出基督徒过美善生活所需的一切教义、督责、指正和引导
彼后1:21 启示出神所拣选、被圣灵引导的人(圣经作者)所将揭示的真理

(D.1.3)   “启示”的方式

希伯来书的作者告诉我们, 神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以色列人的列祖(来1:1). 根据威明顿, 圣经记载神至少使用了8种不同的方法向人启示他的旨意.[19]

(一)   神常借着天使向人说话

(1)         天使向亚伯拉罕保证, 他必要生以撒, 并告诉他, 神已决定毁灭所多玛(创18章).

(2) 天使警告罗得, 在所多玛毁灭以前, 要逃出那城(创19章).

(3)  天使加百列向但以理解释末后大灾难的性质(但9:21-27).

(4)  天使加百列告诉撒迦利亚, 他要生一个儿子(施洗约翰), 这儿子要作主基督的先锋(路1:11-20).

(5)  天使加百列告诉马利亚, 神已拣选她作为主基督降生的器皿(路1:26-37).

(6)  天使在约瑟(新约的约瑟)的梦中现向他说话, 证明他的未婚妻马利亚的贞洁(太1:20), 较后吩咐他逃往埃及(太2:13).

(7)  天使向牧羊人报知主基督降生的大好消息(路2:8-14).

(8)  天使向几个妇人宣告主耶稣基督的复活(太28:5-7).

(9)  有一天使引导腓利前去接近一位寻求真理的埃提阿伯的太监(徒8:26).

(10) 有一天使拯救彼得脱离希律王的监狱(徒12:7-10)

(二)   神借着清楚的声音向人说话

(1)         神直接向亚当说话(创3:9-19).

(2) 神直接向挪亚说话(创6:13-21).

(3)  神直接向亚伯拉罕说话(创12:1-3).

(4)  神直接向摩西说话(出20:1-17).

(5)  神直接向约书亚说话(书1:1-9).

(6) 神直接向撒母耳说话(撒上3:1-14).

(7)  神直接向拿单说话, 陈明大卫王所犯的罪(撒下7:4-16).

(8)  神直接向以利亚说话(王上17:2-4).

(9)  神直接向耶利米说话(耶1:4-5).

(三)   神以微小的声音对人说话

(1)  神以“微小的声音”向先知以利亚说话(王上19:11-12).

(2) 神要教导和指示大卫当行的路(诗32:8).

(四)   神借着所造的大自然对人说话

(1)         神借着所造的诸天和穹苍述说自己的荣耀(诗19:1-3).

(2) 神借着降雨和养活众生显出自己的恩惠(徒14:15-17).

(3)  神借着所造的天地显明自己的永能和神性(罗1:18-20).

(五)   神借着动物开口向人说话

(1)         神使驴子开口, 借此向贪财的先知巴兰说话(民22:28).

(六)   神借着梦兆向人说话

(1)         神在雅各的梦中向他证实神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创28:12)

(2) 神在所罗门王的梦中向他说话, 赐他智慧并警诫他(王上3:5; 9:2).

(七)   神借着异象对人说话

异象的定义是: “神把某一种情景或景象, 以超自然的方式, 向一个仍然醒着的人显示说明.”(Unger’s Bible Dictionary). 异象是在人醒着时发生, 异梦则在人睡着时. 圣经许多伟大的真理都是借着这独特的方法启示给人.

(1)         神在异象中指示雅各下到埃及(创46:2).

(2) 神在异象中向以赛亚显明自己的荣耀, 并呼召他(赛6:1-8).

(3)  神在异象中向但以理启示有关外邦帝国的兴衰(但7-8章).

(4)  神在异象中指示以西结有关以色列被招聚复国一事(结37章).

(5)  神(主)在异象中吩咐亚拿尼亚去帮助才悔改归主的扫罗(徒9:10).

(6)  神(主)在异象中指示彼得向哥尼流一家传福音(徒10:10-16).

(7)  神(主)在异象中指示保罗往马其顿传福音(徒16:9).

(8)  神(主)在异象中启示使徒约翰有关末后的事, 使他写出启示录(启1:12-20).

(八)   神借着人的形象向人说话

不少神学家认为, 主耶稣基督在降世为人以前, 曾借着人的形象显现(神学上称之为“Christophanies”), 多次向人说话. 这些神学家认为在旧约中主曾多次如此显现, 而经文中所用“耶和华的使者”一词, 实际上就是主耶稣的另一个名称. 假如这说法正确, 我们就可列举数个例子[注: 以下这些“人”或“耶和华的使者(天使)”极可能就是主耶稣在旧约时以人形显现]:.

(1)        有一个人与雅各摔跤, 赐他新名以色列(创32:24-30); 圣经记载此人是”天使”(何12:4-5), 亦是“神”本身(何12:3; 创32:28,30).

(2) “耶和华的使者”从焚烧的荆棘中向摩西说话, 呼召他前去拯救以色列人离开埃及(出3:2; 注: 第7节记载是“耶和华说”; 第12和14节记载是“神说”).

(3)  “神的使者”在以色列人过红海时保护他们(出14:19).

(4)  耶和华的“使者”预备以色列人, 去得应许之地(出23:20-23).

(5)  有一个人向约书亚显现, 要作“耶和华军队的元帅”, 带领以色列人争战(书5:13-15).

(6)  “耶和华的使者”吩咐基甸带领以色列人争战(士6:11).

(7)  神的“使者”在火窑中保护三位敬虔的希伯来人(但以理的三友)(但3:25,28).

以上“神多次多方的晓谕”彰显一个极其珍贵的真理: 神虽为至高, 却乐意屈尊, 愿与人交往和建立关系. 虽然世人多次多方地离弃神, 但慈爱的神却不弃绝人, 反倒多次多方地向人启示他的旨意, 并逐步地显明他永恒的救赎计划.

(文接下期)


[1]               马有藻著, 《基要信仰概论》(台北: 中国信徒布道会, 1989年), 第13页.

[2]               筏隐(或称“范氏”, Wiilliam E. Vine)则表示“Bible”一字源自希腊文 biblos {G:976}(草纸、书卷), 而 biblion {G:975}(书、卷轴)是 biblos 的“指小词”(diminutive); 见 W.E. Vine, M.F. Unger & W. White, Vine’s Complete Expository Dictionary of Old and New Testament Words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5), 第74页.

[3]               “Papyrus ”(复数是“papyri”)也可指“蒲草纸”, 因这种纸是以古埃及人称为“纸草”或“纸莎草”(papyrus)的植物所制造. 这种植物是河边的一种芦苇, 埃及的尼罗河边就常布满这类可制成纸张的芦苇. 新约有许多书信被抄写在“蒲草纸”(papyrus, 或译“纸莎草纸”)上, 被称为“蒲草纸抄本”. 除了埃及以外, 称为“纸草”的芦苇也盛产于叙利亚浅湖中, 所制成的纸由叙利亚的白百罗港(Byblos, 希腊文 biblos )出口.  希腊文 biblos {G:976}意为“书”, 即由此港口之名而来. 英文的“纸”字(paper)也源于希腊字“纸草”(papyrus).  里程著, 《游子吟 — 永恒在召唤》(美国: 使者协会(AFC), 2002年增订版), 第33页.

[4]               提后3:16的“圣经”一词可指旧约圣经中的各别部分, 或整本新旧约圣经的各卷. 侯司特(William Hoste)指出提后3:16的“圣经”(希腊文: graphê {G:1124})一词极可能包括新约圣经. 他说: “虽然这节主要是指旧约圣经, 因为提摩太小时并不知道新约圣经(参提后3:15“从小明白圣经”). 然而, 我们可以相信, 神的灵所说的“圣经”(Scripture; 希腊文: graphê )包括新的圣书(new body of sacred literature) — 新约圣经, 因为当时新约圣经已快要完整, 这新约圣经也是主在应许赐下圣灵时所预先证实的(preauthenticated, 参约14:26; 16:13-14). 这些新约圣书已被众使徒承认为“圣经” — 保罗在提前5:18引述路加福音和申命记时, 统称它们为“圣经”(Scripture; “经[ graphê ]上说…”; 参申25:4; 路10:7, 也参林前9:9); 彼得也把保罗的书信归入“别的经书”(Scriptures; 希腊文: graphê )之类(彼后3:16).”[4] 简而言之, 提后3:16的“圣经”一词在窄义上主要是指整本旧约圣经(共39卷), 但在广义上却可包括整本新约圣经(共27卷), 甚至整本新旧约全书.

[5]               殷保罗著, 《慕迪神学手册》(香港九龙: 福音证主协会, 2003年五版), 第145-146页.

[6]               J. I. Packer, Fundamentalist and the Word of God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7), 第85页.

[7]               M. C. Tenney, “The Meaning of The Word”, in The Bible  —  The Living Word of Revelation, ed. M. C. Tenney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77), 第21页.

[8]               Bernard Ramm, The Pattern of Religious Authority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59), 第10-12页.

[9]               L. S. Chafer, Major Bible Themes, rev. John F. Walvoord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74), 第11-12页.

[10]             威明顿著, 《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香港: 种籽出版社, 1986年), 第957-974页.

[11]             同上引, 第958-960页.

[12]             同上引, 第972-973页.

[13]             同上引, 第973页.

[14]             有关圣经对世界文明的贡献, 请参 2004年1/2月份至2005年1/2月份(第50期至56期)《家信》的“书中之书: 改变世界的书”(一至七).

[15]             引自 甘雅各, 杰利纽康合著,  甘耀嘉译, 《如果没有圣经?》(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0年), 第16-17页.

[16]             此字的原义是“揭开覆盖物(uncovering)、除去面纱或幕布等(unveiling)、揭法或透露(disclosure)”,  Spiros Zodhiates, The Complete Word Study Dictionary New Testament, 第225页.

[17]             Henry C. Thiessen, Lectures in Systematic Theology, revised by Vernon D. Doerksen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9), 第7页.                引自殷保罗著, 《慕迪神学手册》, 第147-148页.

[18]             以下参考/改编自 殷保罗著, 《慕迪神学手册》, 第148-150页.

[19]             威明顿著, 《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 第930-931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