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称号: “好牧人”


 (A)  序言

宋末爱国英雄文天祥有一首《咏羊》诗, 其中一段说道: “千载匈奴多牧羊, 坚持苦节汉苏卿.” 末句“坚持苦节汉苏卿”是指汉朝大使苏武落入敌人匈奴手中, 因为不愿投降而被放逐北海, 艰苦牧羊直到老年. 他虽度尽无数寒冷岁月, 仍然坚持苦节, 宁死不屈, 成为后人尽忠报国的榜样. 牧羊绝非易事, 是没有爱心和缺乏耐心之人所无法胜任的苦差. 所以, 古人给予牧羊人崇高的地位, 例如古希腊吟游盲诗人荷马(Homer)[1]与其他世俗作者常称君王或统治者(governors)为“牧人”.[2] 圣经亦称旧约时代的君王为“牧人”(赛44:28; 参耶49:19; 结34:23), 而万王之王主耶稣基督也自称为“好牧人”(约10:11, 注: 圣经还称主耶稣为“群羊的大牧人”[来13:20]、“灵魂的牧人”[彼前2:25]、“牧长”[彼前5:4]等). 现在, 让我们思考主耶稣基督这富有意义的称号 — “好牧人” 

 

(B)  “好牧人”: 这称号在圣经的定义

在约翰福音第10章, 主耶稣把自己形容成牧人. 他说: “我是好牧人, 好牧人为羊舍命”(约10:11), 又说: “我是好牧人. 我认识我的羊, 我的羊也认识我”(约10:14). “好”一词在希腊文是 kalos {G:2570},[3] 意即“完美、美好、美善”.[4] “牧人”在原文则是 poimên {G:4166},[5] 意谓“牧养羊(绵羊或山羊)[6]的牧者、牧羊人”. 有一点值得留意, kalos 是指本质方面的完美或美善(intrinsically good, 参太13:8,24), 与另一个意谓“好”的希腊文字 — agathos {G:18}有所不同(注:  agathos 特指善行方面的美好或美善[benevolent], 即做出对人有益的事, 参太19:16; 加6:10).[7] 换言之, 主耶稣基督是好牧人, 能把牧人的工作做得尽善尽美, 主要乃因他有完美的内在本质或属性; 也正因此故, 他所行的全然美好.   

 

(C)  “好牧人”: 这称号在古代的背景

在苏美尔[8]的皇族铭文(Sumerian royal inscription)中, 王被形容为“神所立的牧人”. 在巴比伦文和亚述文中, 牧人( rê’û , shepherd)是统治者的常用称号(epithet), 而动词“牧养”( rê’û , to pasture)亦常用来象征“治理”(to rule),[9] 所以“牧人”一词带有君尊与权威的含义. 在旧约中, 许多伟人都曾是牧人. 第一个献上神所悦纳之祭的人 — 亚伯, 是位牧羊人(创4:1-7; 来11:4); 以色列的使祖雅各也是位牧人(创30:25-43). 当神呼召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时, 他不是埃及的王子而是旷野的牧人(出3:1-10). 当神借撒母耳膏大卫, 表明他将作王时, 他正在放羊(撒上16:11-13). 由此可见, 对于那些将要领导神的百姓之人, 牧人的生活给予极佳的训练和装备(参摩1:1). 鉴于牧人是羊群的保护者和领导者, 宗教信仰和国民政治上的领袖(指祭司或君王等)便被喻成牧人(结34);[10] 那至高无上的领袖 — 耶和华 — 亦然如此, 所以大卫歌颂道: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我必不至缺乏”(诗23:1); 雅各在年老时也比喻神为“一生牧养我直到今日的神”(创48:15).

牧人身负重任, 若不谨慎便易失职, 受人谴责. 在拉比文献中, 牧人的形象极差. 耶利迈斯(J. Jeremias)指出, 在拉比所列下有关偷窃和欺诈的职业中, 牧人是其中之一. 这分类意味着他们像税吏一般, 丧失公民权(civil rights), 例如他们不能履行司法(审判)公职, 或在法庭中作见证人等.[11] 人作为失职的牧人与耶和华作为好牧人形成强烈对比. 旧约有多处经文形容耶和华为好牧人: 他走在羊群前头(诗68:7), 带领它们到草场(耶50:19), 发出聚集羊群的咝声(亚10:8), 招聚它们归并为一(赛56:8). 诚然, 耶和华神是位好牧者(参赛40:11; 耶31:10; 结34:12). 主耶稣说: “我是好牧人”, 此话意义深长. “我是”乃耶和华神的称号(出3:14),[12] “好牧人”乃耶和华神的特征(结34:11-31); 因此, 当主耶稣说“我是好牧人”时, 他表明本身正是旧约的耶和华神(诗23:1), 亦是旧约所预言的弥赛亚(“牧人”是弥赛亚的称号之一, 比较亚13:7与太26:31). 现在, 让我们探讨主耶稣这位“好牧人”对他“羊群”的实际意义.   

 

(D)  “好牧人”: 这称号对信徒的意义

(D.1)   好牧人清楚认识他的羊群

牧人认识他的羊, 他知道它们的数目,[13] 它们的性格, 甚至它们各别的名字. 一个羊圈里可能有数个不同牧人的羊群, 但牧人总是能分辨哪一些羊是属于他的, 哪一些不是, ‘他按着名叫自己的羊, 把羊领出来”(约10:3). 苏格兰的罗伯特.甘伯尔(Robert Gamble)是一间世界著名兽医产品公司的代表. 由于代表公司提供牧羊业所需的产品长达30年, 他对牧人与羊群方面累积了许多宝贵见识和经历. 在其著作《牧养我的羊》(Shepherd My Sheep)一书中, 甘伯尔提到他难忘的一次经历. 某次, 他受牧羊的朋友坦米尔(Tammie)之邀吃午餐. 他问坦米尔能否按名叫自己的羊, 坦米尔欣然答道: “当然能”. 甘伯尔请他示范. 他们俩到了牧场, 一同呼叫羊的名字. 但没有反应. 因有陌生人在场.  甘伯尔便躲到一旁, 暗中观看. 当坦米尔再次按名呼叫它们时, 它们竟一只一只地奔向这位老牧人, 舔他的手.[14] 诚然, 牧人按名认识他的羊, 他的羊也认得他的声音. “羊不跟着生人, 因为不认得他的声音”(约10:5).

主耶稣说: “我是好牧人. 我认识我的羊, 我的羊也认识我. 正如父认识我, 我也认识父一样”(约10:14-15); “我的羊听我的声音, 我也认识它们”(约10:27). 对启示录的七个召会, 主耶稣基督都以“我知道你…”为开场白(参启示录2-3章). 感谢神, 我们的好牧人主耶稣认识我们, 他知道我们的“行为、劳碌、忍耐”(启2:2), 知道我们的“患难”和“毁谤(我们)的话”(启2:9), 我们的“爱心、信心、勤劳”(启2:19)等等. 他认识我们的性格, 知道我们的困苦, 因他“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 来到施恩的宝座前, 为要得怜恤, 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4:15-16). 故此, 当我们苦扰愁烦无法入眠时, 切莫忘记来到宝座前告诉我们的好牧人, 而不是“躺在床上数羊”. 另一方面, 作为羊群的我们, 也要竭力认识我们的好牧人主耶稣基督 — 借着祷告读经来认识他的荣美和旨意, 并在实际生活中倚靠他来经历他的真实和宝贵.

(D.2)   好牧人带领喂养他的羊群

好牧人带领自己的羊. 清晨时分, 牧人来到羊圈, “按着名叫自己的羊, 把羊领出来. 即放出自己的羊来, 就在前头走, 羊也跟着他, 因为认得他的声音”(约10:3-4).[15] 在澳洲、纽西兰或一些有牧羊的西方国家, 我们看见牧人通常走在羊的后面, 赶逐它们前行. 但在巴勒斯坦, 牧人却是走在前头, 羊在后面跟着. “主走在前头”, 这是何等大的安慰! 主带领我们走的道路, 他都走过. 这些道路都有他沾满血迹的脚踪; 我们所受的苦, 他早已承受过. 我们虽不知明日将如何, 但我们不惧怕明天, 因他早已知道、早已度过我们的明天, 且已预备够用的恩典给我们去面对明天. 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地跟从他, 如诗歌所说: “无论何处去, 我心已备妥, 主的带领绝对绝对无差错”; 主必“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诗23:3).[16]

好牧人喂养他的羊群, 领它们到有草和水之处. 在春季里(即在冬天的雨后), 村庄附近有许多青草地. 羊群倒可尽情享用. 当附近的青草吃完后, 牧羊人必须带领羊群离开那地区, 去寻找在烈日下仍然存留的草场(参代上4:39-40).[17] 新鲜的草地往往是有水供之处(参诗23:2). 当地面的水用尽或消失时, 牧人必须领羊到井旁喝水. 按当地的风俗, 牧人通常以需要数人才能抬起的大石, 把井口盖住, 来保护拥水权(参创29:10).[18]

好牧人主耶稣也使我们“躺卧在清草地上”, 领我们到“可安歇的水边”(诗23:2). 甘伯尔(Robert Gamble)指出: “青草是信心、幼嫩、春天的草, 没有受到寄身菌所污染(parasitic contamination), 所以可以养出肥美、清洁、健康的母羊, 因而生出强壮、兴盛的小羊.”[19] 这青草象征叫人灵命存活和成长的圣经、神的道或主的话语, “人活着, 不是单靠食物, 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 也参耶15:16; 约6:63; 来5:12-14; 彼前2:2). “可安歇的水”则指如水的圣灵(参约7:38-39). 司布真(C. H. Spurgeon)说道: “青草是真理的圣经…适合作灵魂的食物…靠着信心, 我们能在(神话语的)应许中找到安息, 像羊安然躺卧在青草上; 在此我们获得安息与恢复精力, 得以安静与心满意足… 可安歇的水(或作“平静的水”, still waters)则指圣灵的影响和恩惠… 如水般地发挥洁净、更新、丰富、抚育的功能.”[20] 好牧人已把圣经(青草)和圣灵(可安歇的水)赐给我们这群属他的羊, 让我们好好珍惜 — 勤读圣经、倚靠圣灵.

(D.3)   好牧人看顾保护他的羊群

羊群需要不断的保护, 因为在圣经时代, 有许多危害羊群的野兽, 从约旦河峡谷四周的树林出来. 狮子和熊经常出现(士14:8; 王下2:25). 圣经记载大卫要冒险保护他的羊群, 免受这两种野兽的侵害(撒上17:34-36). 先知阿摩司亦提到神引述一位牧人从狮子口抢回两条羊腿或半个耳朵(摩3:12). 此外, 经常出没的鬣狗(hyenas)和黑背豺(jackals)也对羊群构成威胁. 难怪主耶稣说好牧人要为羊舍命(约10:11,14-15). 牧人必须与野兽搏斗, 因为他们要向主人赔偿失去的羊(创31:39). 请来帮助牧人的雇工, 看到野兽来时便撇下羊逃走, 不像牧人那般地尽职(约10:12-13; 也参出22:10-13).[21] 

我们在走天路时, 也遇到诸多危险. 我们的“仇敌魔鬼, 如同吼叫的狮子, 篇地游行, 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 但主耶稣是好牧人, 他不忍心看着我们被魔鬼这头狮子吞吃, 所以舍命拯救我们(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 不但如此, 他还从死里复活, 战胜魔鬼与死亡(来2:14-15; 启1:18), 如今坐在天上神宝座的右边(来12:2), 满有权威与能力(太28:18), 能拯救我们到底(来7:25). 正如保罗所说: “没有人前来帮助, 竟都离弃我… 惟有主站在我旁边, 加给我力量… 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 主必救我脱离诸般的凶恶, 也必救我进他的天国. 愿荣耀归给他, 直到永永远远. 阿们”(提后4:16-18).

夜晚是危险的时刻, 许多野兽和盗贼选择在夜里偷羊. 所以好牧人必须在夜间看守他的羊群, “在伯利恒之野地里有牧羊的人, 夜间按着更次看守羊群”(路2:8).[22] 我们的好牧人主耶稣也是昼夜保守看顾我们. 他的保护是绝对与全面的, 因为他说: “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它们夺去”(约10:28); 他也如牧人一般看顾和保护羊群渡过急流, “你从水中经过, 我必与你同在. 你渡过江河, 水必不漫过你”(赛43:2). 有鉴于此, 大卫说: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23] 也不怕遭害. 因为你与我同在. 你的杖, 你的竿, 都安慰我”(诗23:4).[24]

(D.4)   好牧人寻找挽回他的羊群

好牧人若失去一只羊, 或一只羊走迷失散, 纵然他还有99只, 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寻觅它, 直到找着, 然后欢欢喜喜地扛在肩上回家. 回到家时, 就对朋友邻舍说: “我失去的羊已经找着了, 你们和我一同欢喜吧!”(路15:3-7). 主耶和华把自己喻作好牧人, 说: “看哪, 我必亲自寻找我的羊, 将他们寻见. 牧人在羊群四散的日子, 怎样寻找他的羊, 我必照样寻找我的羊. 这些羊在密云黑暗的日子散到各处, 我必从那里救回它们来”(结34:11-12).

当我们还作罪人(罗5:8), “如羊走迷, 各人偏行己路”的时候(赛53:6), 好牧人主耶稣以爱来寻回我们, 就如彼得所说: “你们从前好像迷路的羊. 如今却归到你们灵魂的牧人监督了”(彼前2:25). 不仅如此, 当我们信主得救, 蒙召作圣徒之后(林前1:2), 我们可能还有跌倒后退的时候. 但好牧人主耶稣却不撇下我们(来13:5), 反倒以爱来寻找和挽回我们. 彼得是最好的例证. 他虽三次不认主, 但主仍要天使交代妇女们转告彼得, 主要见他(可16:7; 注: 这证明主并没有放弃他). 过后在提比哩亚海边, 主向彼得显现, 并给他机会在众人面前三次承认主(约21:15-17), 挽回他的见证并其他门徒对他的信心. 主耶和华如此说: “失丧的, 我必寻找; 被逐的, 我必领回”(结34:16). 因此, 让我们为其他跌倒后退的信徒代祷, 求主挽回他们; 倘若我们落此困境时, 也当赶快回头, 忧伤痛悔的心, 主必不轻看(诗51:17).

(D.5)   好牧人照料医治他的羊群

把耶和华神喻为牧者, 自己喻成羊的大卫说道: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 使我的福杯满溢”(诗23:5). 甘伯尔(Robert Gamble)指出, 牧人用油来膏羊的头, 为了“驱赶头上的苍蝇, 并有助于医治创伤的头部和受损的羊角.” 提到“使我的福杯满溢”, 阿方索(Fernando d’ Alfonso)表示: “每个羊圈都有一个盛着橄榄油的陶制大碗(bowl)和一个装着水的大石坛(jar, 罐). 当羊群归回羊圈过夜时, 它们被领到一个大门(gate). 牧人把杖放在比羊背高一点的大门出入口顶端. 当每一只羊排成单行地经过时, 他迅速地检查它的, 看看耳朵有无蒺藜(briers)、面颊有无残根(snags), 或者眼睛因尘埃或抓伤而流泪. 当牧人发现有上述情况, 他就把杖横放在羊背上, 使那只羊离开行列. 较后, 牧人聚集这些羊, 仔细清洗每只羊的伤口, 过后把手浸入橄榄油, 以之来膏羊的伤口. 牧人又把一个大杯浸入装水的石坛… 然后取出这杯 — 满溢的杯 — 放在羊的面前. 羊若极其兴奋, 它将把鼻子浸入眼前的清水中, 并痛饮一番, 直到全面清爽凉快为止.”[25]

羊是容易受伤的, 人亦然如此. 我们活在一个邪恶不公, 四围充满欺压和暴力的世代. 我们如受伤的羊一般, 耳朵有蒺藜 — 听到令人痛心的批评诽谤; 面颊有残根 — 被人攻击得面红耳赤, 或眼睛有尘埃而流泪 — 禁不住内心痛楚而眼泪直流. 当我们被人误会、错怪、批评、诽谤或斥责而伤得体无完肤时, 让我们来到好牧人主耶稣面前. 他会以“爱的橄榄油”和“关怀的清凉水”来医治我们受伤的心灵, 使我们学习他的包容与饶恕, 甚至以爱来对待我们的敌人.[26] 他曾在地上医治许多身体的病痛(太9:35), 也要医治我们心灵的创伤. “压伤的芦苇, 他不折断. 将残的灯火, 他不吹灭”(太12:20). 主耶和华如此说: “受伤的, 我必缠裹; 有病的, 我必医治”(结34:16). 我们感谢主, 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 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5).

(D.6)   好牧人招聚分辨他的羊群

傍晚时分, 当牧人领羊归回羊圈时, 不同的牧人会招聚各自的羊群, 叫它们彼此分开; 若羊群中有绵羊与山羊, 他也会把它们分开. 是的, 好牧人聚集和分辨他的羊, 这点可从三方面(召会、以色列民、列国中的万民)证实. 首先, 主耶稣这位好牧人聚集他“属天的子民” — 召会: 他从世界万民中, 招聚一群信靠他的人成为他的羊,[27] 把他们与世人分别出来. 这些人被称为“召会” — 被主呼召出来的一群 — 并在某地方奉主名聚会(原文作“被聚集归入主的名”, 太18:20), 成为“地方召会”. 将来有一日, 他将再临, 在空中聚集召会所有的信徒, 就是保罗所论到“主耶稣基督降临, 和我们到他那里聚集”一事(帖后2:1). 那时, 已“睡”(死)了的信徒必先复活, 还活着的也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 在空中与主相遇. 这样, 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帖前4:16-17).

其次, 好牧人主耶稣招聚另一群属他的羊, 即他“属地的百姓” — 以色列民.[28] 主耶和华如此说: “牧人在羊群四散的日子, 怎样寻找他的羊, 我必照样寻找我的羊… 我必从万民中领出他们, 从各国内聚集他们, 引领他们归回故土, 也必在以色列山上一切溪水旁边, 境内一切可居之处, 牧羊他们. 我必在美好的草场牧养他们. 他们的圈必在以色列高处的山上. 他们必在佳美之圈中躺卧, 也在以色列山肥美的草场吃草. 主耶和华说: ‘我必亲自作我羊的牧人, 使他们得以躺卧’”(结34:12-15). 主耶稣要聚集以色列民, 归回以色列地(结36:24; 37:21-22). 此事部分地应验在1948年5月14日, 因犹太人自主后70年正式亡国, 分散世界万国长达1,878年之后(申4:27), 终于在那富有纪念性的一日, 归回巴勒斯坦, 成立以色列国. 但目前以色列人整体而言还硬心不肯悔改, 直到召会被提后的七年灾难中, 他们才肯悔改仰望他们所扎的主耶稣(亚12:10). 七年灾难末了, 主才(同召会)回来地上拯救他们脱离敌人的迫害, 聚集他们全面归回以色列地, 应验了结11:17的预言: “我必从万民中招聚你们, 从分散的列国内聚集你们, 又要将以色列地赐给你们.”

最后, 好牧人主耶稣将“聚集万民…施行审判”(珥3:2), 如同牧人聚集和分别他的羊群, 把绵羊与山羊分开.[29] “当人子在他荣耀里, 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 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 万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 他要把他们分别出来, 好像牧人的分别绵羊山羊一样”(太25:31-32).简而言之,  主耶稣基督首先会在七年灾难前招聚他的召会(在天上执行“工作的审判”), 然后在七年灾难后同着召会与天使降临, 招聚以色列民(在地上审判以色列人, 把他们当中信与不信的分开; 太25:14-30);  末了又招聚列国中的万民, 把当时仍然存留在地上, 那些信靠他的义人与不敬虔的恶人分开, 叫义人进入蒙福的天国, 恶人进入受苦的永刑(太25:34,41,46). 主耶稣基督就如好牧人一般, 招聚与审判他的羊. 

(D.7)   好牧人检查审判他的羊群

好牧人会在他羊群中施行审判; 若较壮的羊推挤或欺负弱小的羊, 或有任何的羊做错了事, 牧人会察觉, 并会按它们所行的管教它们, 纠正它们. 对于那些“作恶的羊”, 好牧人主耶和华如此说: “我必在羊与羊中间, 公绵羊与公山羊中间, 施行判断. 你们这些肥壮的羊, 在美好的草场吃草, 还以为小事吗? 剩下的草, 你们竟用蹄践踏; 你们喝清水, 剩下的水, 你们竟用蹄搅浑了. 至于我的羊, 只得吃你们所践踏的, 喝你们所搅浑的. 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 ‘我必在肥羊与瘦样中间施行判断. 因为你们用胁用肩拥挤一切瘦弱的, 又用角抵触, 以致使它们四散. 所以我必拯救我的群羊不再作掠物, 我也必在羊和羊中间施行判断’”(结34:17-22).

召会中可能有作恶的信徒; 例如“那在召会中好为首的丢特腓”, 他不接待使徒约翰和其同工, 也将接待弟兄的人赶出召会(约叁9-10); 召会中也可能有“假弟兄”(加2:4) 、 假师傅(彼后2:1)危害神的羊群(参徒20:30). 虽说今日已没有真的“使徒和先知”(因这两组人只出现在初期的召会中, 他们犹如根基, 召会被建造在其上, 参弗2:20; 林前13:8-10),  但召会还可能受到“假使徒”(林后11:13)、“假先知”(太24:11)甚至“假基督”(太24:24)的危害. “…时候到了, 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前4:17), 好牧人(主耶稣)必施行审判 — 刑罚作恶的, 赏赐忠心的, 为受屈的伸冤(罗12:19). 这样的审判, 通常会在这些人仍然活着

时发生(参徒5:1-11; 林前11:30-32); 即或不然, 也必在离世后发生. 主耶稣说: “看哪, 我必快来. 赏罚在我, 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启22:12), “因为我们众人, 必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 叫各人按着本身所行的, 或善或恶受报”(林后5:10; 注: 信主得救的人将在“基督审判台”前接受“工作的审判”; 不信主而灭亡的人 则在“白色大宝座”前受到“末日灭亡的审判”, 参林前4:3-5; 罗14:10; 启20:11-15). 故此, 让我们在世殷勤事主、离恶行善, 因好牧人主耶稣基督乃是审判的主.

 

(E)              结语

论到主耶和华时, 先知以赛亚说: “他必像牧人牧养自己的羊群, 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怀中, 慢慢引领那乳养小羊的”(赛40:11). 这段经文记述了耶稣基督这位好牧人的特征: (1)他牧养羊群(他的供应生活一切需用); (2)他聚集羊群(他有权能与吸引力); (3)他抱羊在怀中(他给予温暖与安全感); (4)慢慢引领那乳养小羊的母羊(他有温柔与智慧). 有耶稣基督这样的一位好牧人, 我们这群羊是何等有福! 诚然,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我必不至缺乏”(诗23:1). 不但如此, 我们也要体验大卫的经历: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 [30] 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 直到永远”(诗23:6).


[1]               荷马(Homer)是约公元前9-8世纪的古希腊吟游盲诗人, 著史诗《伊利亚特》(Iliad)和《奥德赛》(Odyssey), 其生平及著作情况众说纷纭, 成为“荷马问题”.

[2]               参 Iliad 1. 263; 2. 243. 引自 J. D. Douglas, et al. (eds.), The New Bible Dictionary (2nd ed.) (Leicester, England: Inter-Varsity Press, 1982), 第1103页.

[3]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4]               Kalos 一词在新约出现大约98次, 《和合本》译作: 好(42次, 太3:10); 善(16次, 约10:32); 好的(6次, 可9:50); 强(4次, 太18:8,9); 美好的(4次; 提后4:7); 美(4次,太26:10); 美好(3次, 提前6:13); 端正(2次,林后13:7); 诚实(1次, 路8:15); 尊(1次, 雅2:7)等. Kalos 也译作“好”行为(太5:16)、“善”事(加4:18)、行“善”(雅4:17)或“善”行(雅3:13)等, 因为要强调这些行为或事物的本质是美善的.

[5]               Poimên 一词在新约出现大约18次, 《和合本》译作: 牧人(12次, 太9:36); 牧羊的人(3次, 路2:8); 牧师(1次, 弗4:11); 牧羊的(1次, 太25:32)和牧羊之人(1次; 路2:18).

[6]               圣经中的“羊”(sheep)可指绵羊sheep)或山羊(goat), 因为有多处经文以同一个字来形容两者. Ralph Gower, The New Manners and Customs of Bible Times(Chicago: Moody Press, 1987), 第132页.

[7]               Spiros Zodhiates, The Complete Word Study Dictionary New Testament (Chattanooga: AMG Publishers, 1992), 第815页.

[8]               苏美尔(Sumer)是古代幼发拉底河下游的一个地区; 苏美尔文化(Sumerian)是指古巴比伦早期的“非闪米特族”(non-Semitic)文化(注: 闪米特人{Semite]旧译闪族,近代主要指阿拉伯人和犹太人, 古代包括希伯来人、巴比伦人、腓尼基人、亚述人等).

[9]               Gerhard Kittel & Gerhard Friedrich (eds.), Theological Dictionary of the New Testament (vol. 6) Translated by Geoffrey W. Bromiley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68), 第486页

[10]             其他经文有: 耶3:15; 10:21; 22:22; 23:1-4; 50:6; 亚10:3; 11:4-17.

[11]             耶利迈斯(J. Jeremias)继续指出, 我们不难明白为何法利赛人的拉比主义(Pharisaic Rabbinism)对牧人有此歧视, 因为牧人是非常独立自主的(independency). 他们在夏天时带领羊群离开数月, 无人监督, 这使到他们有机会偷取羊群中才生的羊. 值得留意的是, 人们不准向牧人购买羊毛、羊奶或小山羊, 因为假定这些东西可能是偷取之物(stolen property). Gerhard Kittel & Gerhard Friedrich (eds.), Theological Dictionary of the New Testament (vol. 6), 第488-489页.

[12]             在出3:14中, “我是自有永有的”本意为“我是那位我是的”(I Am That I Am). 《中文圣经启导本》如此解释: “神用一个动词分词‘是’(be)自称, 指出他是那永在的神. 他是始也是终, 不能用任何事物来指称; 他就是他自己.” 换言之, “我是”(I Am)乃耶和华神的称号之一(参约8:24,58), 它强调神的永恒性(eternity)与不变性(immutability).

有关这点, 请参 2002年5月份, 第30期《家信》的“本月主题: 基督的称号 — 我是”.

[13]             “牧羊人认识每一只羊, 并在羊群进入羊圈时, 要数点羊只的数目(利27:32)”,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卷三》(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1781页.

[14]             Robert Gamble, Shepherd My Sheep (Belfast: Ambassador, 1997), 第25-26页.

[15]             “他们(牧人)每天牧放羊群, 在前领路, 并在日落前带领羊群返回羊圈(约10:2-4). 有时候, 牧羊人会带领羊群走到离家很远的地方, 晚上就让羊群躲进山洞或进入一个临时以大卵石筑成的羊圈, 他自己则横卧在羊圈的入口”,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卷三》, 第1785页.

[16]             身为羊群的我们应全面顺从“好牧人”的带领, 紧紧跟随他的脚踪, 学习他仁爱和受苦的榜样(约10:11; 15:12; 彼前2:21). 基兹(Benjamin Keach)表示: “牧人在自己的羊身上作记号, 使它们与其他羊有所不同”(参 Preaching from the Types and Metaphors of the Bible, 第374页). 我们身上应带着属基督的记号(参加6:17), 有圣灵的印记(弗1:13), 并结出圣灵所结的果子 — “仁爱、喜乐、和平、忍耐…”(加5:21-22). 这样, 我们便与世人有所不同, 别人也能认出我们是属基督这位“好牧人”的羊群了(约10:27; 13:35).

[17]             干燥的土地使牧人必须在无雨的夏天带领羊群四处走动, 有时甚至要在某些离开羊群主人住处很远的地区, 住上数个月之久. Gerhard Kittel & GerhardFriedrich (eds.), Theological Dictionary of the New Testament (vol. 6), 第486页.

[18]             Ralph Gower, The New Manners and Customs of Bible Times, 第134页.

[19]             Robert Gamble, Shepherd My Sheep, 第32页.

[20]             司布真还补充说: “这些都是‘平静的水’(still waters), 因为圣灵喜爱平安(peace), 行事时不夸耀吹嘘、自吹自擂… 平静的水往往是有深度的… 圣灵在蒙拣选的羊(圣徒)心中, 不是引入争吵的汹涌巨浪, 而是圣爱的安祥溪流.”参 Charles H. Spurgeon, The Treasury of David (vol. 1) (Peabody, Massachusetts: Hendrickson Publishers),第354-355页.

[21]             Ralph Gower, The New Manners and Customs of Bible Times, 第135页.

[22]             牧人有时用狗来协助看守和保护羊群. 除了“杖”之外, 牧人也常用“甩石的机弦”来对付侵害羊群的野兽(参撒上17:40).

[23]             阿方索(Fernando d’ Alfonso)表示: “巴勒斯坦确实有个死荫的幽谷… 它位于耶利哥路的南面, 是从耶路撒冷延伸到死海, 通过山脉的窄小峡谷. 气候及牧草的因素使羊群每年必须经过这谷. 此谷长达4.5哩 , 它两旁的墙在某些地方高达1,500英尺, 但谷底仅宽10或12英尺. 经过此谷是危险的… 大约走到路途的一半, 有道8英尺深的冲沟(gully)将道路分切为二, 路的其中一面比另一面高出18英寸左右; 羊必须跳过它. 牧人站在此破裂之处(break)哄诱或强迫羊儿跳过此处. 若羊滑入此沟, 牧人便用弯钩形的杖(或竿)钩住大羊的颈或小羊的胸, 把它钩上来… 很多野狗埋伏在这幽谷的荫暗处寻找猎物…” Robert Gamble, Shepherd My Sheep, 第73-74页.

[24]             高尔(Ralph Gower)指出: “牧人以较重的棍棒(club)和机弦(sling)作为武器. 这棍棒在诗23:4中称为‘杖’(rod), 它是一个重的武器, 牧人常把坚硬物(或钉子)嵌入它较重的棒顶端, 使它发挥更大效用….牧人也携带‘竿’(staff), 虽然竿不是武器, 但情况需要时也可用作武器. 竿长约6英尺(feet, 即2米长), 有时顶端是弯曲的钩形(注: 可称为“弯柄杖”). 竿帮助牧人在崎岖不平的山乡地区容易走动. 牧人常用竿来控制羊群. 当羊经过窄小的入口, 例如在夜晚进入羊圈时, 牧人常用杖或竿来点数羊只. 以西结用这幅图景表明神将禁止叛逆者在被掳之后归回他们的家园, 只有顺从神的人才能“从杖下经过”(结20:37-38). 牧人也用它在羊身上作记号, 即把杖的尾端浸入染色里, 当羊从杖下经过时, 便在每第10只羊身上作个记号, 当作十分之一归给神(利27:31-33).” Ralph Gower, The New Manners and Customs of Bible Times, 第135-138页. 麦奇(G. M. Mackie)也指出, 诗23:4的“杖”是一支长约2.5英尺的棍棒(club)… “竿”则长约6英尺, 通常用来爬山, 击打那些制造问题的绵羊和山羊, 或把羊不能及的树叶打落. 牧人也常靠着竿而立; JamesHastings (ed.), A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vol. 4) (Peabody, Massachusetts: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88), 第291页. 在圣经中, “杖”(rod)不但代表神的照顾(诗23:4; 利27:32), 也可象征权威(民24:17; 诗2:9;创49:10将权杖译作“圭”)和管教(箴22:15; 23:13; 撒下7:14).

[25]             Robert Gamble, Shepherd My Sheep, 第90-91页.

[26]             有关以爱对待敌人的两个动人事迹, 请参 2002年5月份, 第30期《家信》的“浪子回头: 从灭敌使命到救敌使命 — 雅各.德沙哲”和 2002年6月份, 第31期《家信》的“浪子回头: 从珍珠港到各各他 — 渊田美津雄”.

[27]             新约多处称召会(基督徒群体)为神的羊群(徒20:28-29; 彼前5:2), 亦即约10:16所说“另外的羊”(召会要像以色列人一样, “合成一群, 归一个牧人”).

[28]             旧约多处形容以色列人为神的羊群, 例如“他草场的羊”(诗95:7; 100:3); “你产业的羊群”(弥7:14); “我的羊群”(耶23:2)等.

[29]             古时巴勒斯坦的牧人常把(白色)绵羊与(黑色)山羊牧养在一起. 它们在白天一起吃草, 到了晚上牧人要把它们分开(太25:32), 因为山羊比较怕冷, 要住在较暖之处, 不像绵羊喜欢夜间的清新空气. Gerhard Kittel & Gerhard Friedrich (eds.), Theological Dictionary of the New Testament (vol. 6), 第493,499页.

[30]             菲利普斯(John Phillips)对此节有段很好的注解: “当我们走在路途中, 遇到困难时, 神的两位大使(ambassadors) — 恩惠与慈爱 — 便前来协助. 恩惠(goodness)照顾我的步伐(steps, 帮助我走得稳健); 慈爱(mercy, 或译“怜悯”)照顾我的绊跌(stumbles, 帮助我重新站立). 司布真(C.H. Spurgeon)常称“恩惠和慈爱”为神的侍者(footmen). 在他那个时代, 富人出门时, 常有两个侍者跟在马车上(通常坐或站在马车后边). 他们的任务是为他铺平道路. 他到哪里, 他们也到那里. 马车一停, 他们便跳下车来为他开门. 他们会迅速走进旅馆, 确保他的房间和晚餐都预备妥当. 神的两位侍者是恩惠和慈爱, 神派他们跟随我们, 为我们铺平道路, 正如上述的侍者一般. John Phillips,Exploring the Psalms (vol. 1) (Neptune,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8), 第179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