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称号: “真帐幕里的执事”


 

(A)  序言

你知道新约哪一本书被称为“新约的利未记”吗? 答案是希伯来书! 艾朗赛(Henry A. Ironside)论及两书的关系时说: “希伯来书是新约的利未记. 利未记隐藏了希伯来书的喻意, 希伯来书打开了利未记的真体. 正如利未记是给予在旷野中的以色列民, 此书信(希伯来书)是给予在旷野的圣徒; 因为信徒已离开这埃及世界, 成为客旅, 朝着为神百姓存留的安息迈进. 此书信是从十架到荣耀的‘天路历程’(Pilgrim’s Progress). …在此书信的第三分段(来4:14-10:39), 即最长的一段, 我们看见这美妙书信的中心. 在这里, 信心的眼睛看见天上的圣所, 在圣幔内, 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作为我们的大祭司, 完全体恤我们的软弱, 并服事与供应他在地上圣徒的一切需要.”[1] 因此, 主耶稣在来8:2被描述为“在圣所, 就是真帐幕里, 作执事”. 现在, 让我们探讨耶稣基督这宝贵的称号 — “真帐幕里的执事”.

 

(B)  “真帐幕里的执事”: 这称号在圣经的定义

希伯来书的作者费尽许多篇幅, 详细述说并引经证实主耶稣基督的超越性,[2] 到了高潮的第8章时, 他总结说: “我们所讲的事, 其中第一要紧的, 就是我们有这样的大祭司, 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宝座的右边. 在圣所, 就是真帐幕里, 作执事. 这帐幕是主所支的, 不是人所支的(来8:1-2).” 在《和合本》中, 共有5个不同的希腊文字译作“执事”,[3] 这节的“执事”是希腊文字 leitourgos {G:3011},[4] 意谓“仆人、政府官员”.[5] 佐德易阿特斯(Spiros Zodhiates)解释, 这字的意思指“公仆或公使”(public servant, minister), 正如那些在雅典执行公众职务的人(public functions, 希腊文: leitourgia {G:3009}).[6] 在新约中可指犹太人的祭司(来8:2, 《七十士译本》: 尼10:39).[7]

根据筏隐(William Vine), 新约用 leitourgos 来指: (1)基督, 他是帐幕里(天堂)的执事(来8:2); (2)天使(来1:7, 引自诗104:4); (3)保罗, 他在传福音职事上有如执行服事的祭司(罗15:16); (4)以巴弗提, 他为腓立比的召会而服事保罗(腓2:25); (5)世上的统治者, 虽然他们不都意识到本身是以神仆人的身分执行任务, 但他们确实执行神所命定的职务(罗13:6). 简而言之, leitourgos 可指仆人(servant); 但新约还有几个希腊文字都指仆人, 例如 diakonos {G:1249},[8] doulos {G:1401}, hupêretês {G:5257}等. 一般而言, diakonos 强调仆人的工作(work), doulos 强调仆人的主人(master), hupêretês 强调仆人的上司(superior), 而 leitourgos 则强调仆人的公众服务(public service).[9]

基督是在“真帐幕里”作执事. “帐幕”(希腊文: skênê {G:4633}, 英文: tabernacle, 另译“会幕”)使我们联想到旧约摩西在旷野的会幕.[10] 但这地上的会幕是指向天上的“真帐幕”, 因昔日旧约的会幕是摩西按照神所启示与吩咐的样式(来8:5), 照着基督将来在新约献祭的样式而建造的, 因此从中可预见将来的景象. 这地上的会幕表达了许多永恒与属天的原则. 天上的帐幕被称为“真(希腊文: alêthinos {G:228})[11]帐幕”, 并非指旧约的会幕是“假”的, 而是强调天上的帐幕是真实和永存的; 古时地上的会幕不过是暂时性, 预示将来天上永恒的真帐幕; 旧约的会幕是神为那时代的人所预备的, 却不是最终的, 它指向天上的真帐幕, 就是基督将要执行祭司事奉之处.[12] 简而言之, “真帐幕里的执事”表明主耶稣基督以大祭司的身分, 在天上圣所中“服事”信徒, 为他们执行“大祭司的职分”.

 

(C)  “真帐幕里的执事”: 这称号对信徒的意义

(C.1)   这执事乃是更美的祭司

希伯来书的作者描述“真帐幕里的执事”时说: “我们有这样的大祭司”(来8:1) “我们有…”乃凯旋夸胜的呼喊. 当时的犹太人常讥笑初期的基督徒说: “我们有帐幕; 我们有祭司; 我们有献祭; 我们有礼仪; 我们有圣殿; 我们有荣美的祭司袍等等, 你们有什么呢?” 但基督徒可坦然答道: “是的, 你们有影儿, 但我们有真体; 你们有预表的物件, 我们有预表的应验; 你们有礼仪, 但我们有基督; 你们有图象, 但我们有真人!” 感谢主, 犹太人有神所赐那完备的祭司制度, 但我们基督徒有的大祭司比这一切更美、更优越; 他在身分上远超天使(来1:4-2:18), 在治理上远超摩西(来3:1-4:13), 在职分上远超亚伦(4:14-7:28); 最后, 他在功效上远超一切(8:1-10:18), 因他所立的是“更美的新约”(8:1-13), 所处的是“更美的帐幕”(9:1-22), 所献的是“更美的祭物”(9:23-10:18).[13]

“真帐幕里的执事”是“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宝座的右边”(来8:1), 远比旧约祭司有更美更尊贵的地位. 约翰·希丁(John Heading)指出这节的五个要点: (1)“坐”暗指一个稳固不变的地位, 不像旧约祭司在旷野漂流不定; (2)“天上”表明永恒的范围, 远离朽坏与变更的地上; (3)“至大者”表明神那终极、独特和至高的荣耀, 比会幕和圣殿中的荣耀云彩(Shekinah glory)更美, 因后者已逐步离去(结11:23); (4)“宝座”暗指绝对的神圣权威, 比起帐幕中的约柜更美, 因为后者已被掳去和消灭; (5)“右边”强调一个尊贵重要的地位, 何等有别于那与祭司圣袍和礼仪有关的旧约尊贵重要地位.[14] 这一切述说我们所拥有的这位“真帐幕里的执事”主耶稣基督, 是何等崇高、何等荣美!

 (C.2)   这执事处于更美的地点

“真帐幕里的执事”目前已在“天上”(来8:1). 他“已经升入高天”(来4:14), 被神高举到至高之处(腓2:5-11), 坐在“天上”至大者的右边, “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 和一切有名的”(弗1:20-21); “因为基督并不是进了人手所造的圣所, (这不过是真圣所的影象)乃是进了天堂, 如今为我们显在神面前”(来9:24). 愿颂赞归给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虽然他曾在十架上作神的羔羊, 献上自己为祭, 但如今他已升到天堂, 在高天之上的“真帐幕里作执事”, 继续服事与供给他百姓的需要. 在地上事奉时, 他是四处流浪, 受尽藐视; 但在天上事奉时, 他是坐在宝座, 高居荣耀.

 

(C.3)   这执事执行更美的工作

正如旧约大祭司在地上的会幕里服事神的百姓, 那称为“真帐幕里的执事”, 我们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 在天上的帐幕里也执行祭司职任, 但他所执行的, 是更美的职任(ministry, 来8:6), 因为他:

(a)为百姓献完美的祭: 地上会幕里的祭祀, 不过是按照基督救赎的影儿, 惟有基督才是救赎的真体. 在旧约时代, 以色列民在世上按照特别的仪式献祭,[15] 在有形体的会幕中间接会见神(出25:8; 33:9,10). 如今, 因着也靠着这位天上的执事主耶稣基督, 借着他献上自己为祭,  我们得蒙神所悦纳, 靠着基督的宝血, 我们的罪全蒙赦免, 得与神和好(西1:20-22), 并与他亲近, 直接与他相交(来10:19-20).

(b)为百姓永远地代求: 摩西在地上所立的会幕, 是不完全亦非永久的, 它只是天上真帐幕的影儿. 当时会幕里的至圣所, 只准大祭司每年一次带着赎罪的血进入, 并且不能久留(利16:13-15,34; 来9:7). 然而在天上的真会幕中, 那“真帐幕的执事”主耶稣基督却能长久留在那里, 为我们代求(来7:25), 因为“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 他都能拯救到底. 因为他是长远活着, 替他们祈求”(来7:25).

林三民总括道: “以色列人的祭司在地上供职, 是属于另一个等次(亚伦等次), 与主耶稣的等次不同. 他们的工作, 虽是神所分派, 却只是天上真执事的影象(来8:5),惟有我们在天上那位‘真帐幕里的执事’耶稣基督的工作, 才是真正的实体.”[16] 感谢神, 他所执行的, 是更美的祭司职分, 是麦基洗德等次的祭司职分(来5:6,10; 6:20; 7:17,21), 即恒久不变的“君王兼祭司”职分 .

 

(D)  结语

基督是最完美的“执事”(仆人), 执行最完美的“祭司职分”, 这对我们这群身为祭司的基督徒有何等深远的意义(彼前2:9). 针对我们的祭司职分,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提醒说: “会幕的地板(地面)是沙. 在上面的四围, 基督的荣耀瞩目皆是; 但在下面却什么也没有, 只有旷野的沙土. 祭司站在圣洁的范围内, 四围被天上事物的影儿包围着, 像我们一样, 他实在是身处旷野. 我们每天都提醒自己, 这世界并不是我们的安息. 安息乃在那遥远金街道的圣城中, 荣光闪灿, 天歌悠扬. 让我们客旅的步伐努力向前迈进, 旷野的热沙和荆棘也许会伤了我们的疲乏的脚, 但能与我们的主一刻相聚, 便能完全补偿. 那宁静、安息、光明的家, 正等待着我们, 在那里主预备了热烈的欢迎. ‘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 有呼叫的声音, 和天使长的声音, 又有神的号吹响. 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 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 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 在空中与主相遇. 这样, 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帖前4:16-17)”[17]


[1]              Henry A. Ironside, Hebrews, James, Peter (comb. ed.) (Neptune,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2), 第14,21-22页.

[2]               马有藻在《新约概论》(第336页)指出, 希伯来书1至10章是论及基督的超越性: (1)超越天使(1-2章); (2)超越摩西(3章); (3)超越约书亚(4章); (4)超越亚伦(5-7章); (5)超越帐幕(8-10章).

[3]               中文“执事”一词在《和合本》中出现大约22次, 译自5个希腊文字: (1) diakonos{G:1249}(13次, 例如罗15:8; 林前3:5); (2)diakonia{G:1248}(2次, 罗12:7,7); (3)diakoneô {G:1247}(2次, 提前3:10,13); (4) hupêretês {G:5257}(3次, 路4:20; 徒26:16; 林前4:1); (5) leitourgos {G:3011}(1次, 来8:2).

[4]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5]                 leitourgos {G:3011}在新约中出现5次, 译作: 仆役(2次, 罗15:16; 来1:7); 执事(1次, 来8:3); 差役(1次, 罗13:6); 供给(1次, 腓2:25).

[6]                 leitourgia {G:3009}可指犹太人祭司职分的供职事奉(路1:23[供职]; 来8:6[职任]; 9:2[皿]).

[7]               Spiros Zodhiates, The Complete Word Study Dictionary New Testament (Chattanooga: AMG Publishers, 1992), 第916-917页.

[8]               有关 diakonos (执事), 请参本期(2003年10月份, 第47期)《家信》的“召会真理: 地方召会的标志(五)”.

[9]               W.E. Vine, M.F. Unger & W. White, Vine’s Complete Expository Dictionary of Old and New Testament Words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5), 第410页.

[10]             会幕是以色列之神(耶和华)的居所, 位于以色列12支派中间, 方向东朝. 它分为三层. 第一层是“外院”(长100肘宽50肘), 四围挂上细麻布的帷幕, 里面(院子里)放着铜祭坛和洗濯盆. 院子西端有一个帐幕(也称“会幕”), 它分为两个房间, 头一个称为“圣所”(长20肘宽10肘), 第二个称为“至圣所”(长10肘宽10肘). “圣所”里放着金香坛、陈设饼的桌子和金灯台. 有一幅帘子挂在4支柱子上, 称为幔子, 把“圣所”和“至圣所”分隔. “至圣所”是正方形的, 里面放着约柜, 柜上有施恩座和基路伯, 中间立着荣耀的云彩(参出25-30章, 36-39章).

[11]                 Alêthinos 意谓“真实的、诚实的、名符其实的”, 在新约中出现27次, 译作: 真(9次, 约1:9; 15:1; 来9:24); 真实(6次, 启3:7,14), 诚(1次, 来10:22)等.

[12]             Tom Wilson & Keith Stapley (gen. eds.), What the Bible Teaches (vol. 8)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91), 第146页.

[13]            马有藻著, 《新约概论》(台北: 台湾中国信徒布道会, 1999年修订版), 第336-337页.

[14]             John Heading, Types and Shadows in the Epistle to the Hebrews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79), 第102-103页.

[15]             献祭分两大类, 一是馨香的祭(即燔祭、素祭和平安祭), 二是为罪所献的祭(即赎罪祭和赎愆祭)(参利未记1至5章). 这五个祭物预表基督的特征和工作: (1)燔祭预表“基督是我们蒙神悦纳的根基”® 基督把自己献作燔祭, “全”烧在十字架的祭坛上(弗5:2;来9:14); (2)素祭预表“基督是满足我们需要的供应” ® 基督是那“一粒麦子”(约12:24), 被压在各各他的磨场上,并为他的百姓成为“生命的粮”(约6:35); (3)平安祭预表“基督是我们与神和信徒间的相交” ® 基督是我们的“平安祭”(罗5:1;西1:20); (4)赎罪祭预表“基督是为我们的罪性而献的祭物” ® 基督是我们的“赎罪祭”(林后5:21;彼前2:24); (5)赎愆祭预表“基督是为我们的罪行而献的祭物” ® 基督是我们的“赎愆祭”(西2:13-14;林后5:19). 有关这五个祭物, 请参 2001年7月份, 第20期《家信》的“查经天地: 利未记的五个祭物”.

[16]            林三民著, 《圣经中的应许(2): 新约中主名的默想》(新山, 柔佛[马来西亚]: 人人书楼, 1999年), 第244页.

[17]             约翰· 理祈著, 《旷野中的会幕》(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9年), 第111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