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结果子:“温柔”


(1)  温柔的定义

圣灵所结的果子中, 第八方面的美德就是温柔(meekness, 加5:23). “温柔”一词在原文是 praotês [1]{G:4236}[2], 意谓“温顺或谦和”. 这词在新约中出现9次,[3]  它的形容词是 praos , 只在新约出现1次(太11:29). 希腊文学者佐德易阿特斯(Spiros Zodhiates)指出, praotê s (温柔)主要不是指外在的表现,[4] 而是心灵内在的美德, 特别是对神方面持有的安宁平静(calmness).[5] 所以温柔(praotês)主要是对神, 深信神所作的都是好的, (在逼迫苦难下)不与神争执或对抗. 这种在神面前的温柔, 也使人将恶人的伤害视为神美意的管教和磨练, 例如大卫把示每对他的咒骂视为神的美意而不还手(撒下16:10-12).[6] 因此这对神的温柔, 间接使人对恶人温柔 — 持有温和的君子风度. 换言之, 圣灵所结的果子 — 温柔, 是从柔软之心生出来的坚毅力量, 是一种在人生风暴中宁静的勇气. 这种温柔是坚定的信念, 披上了君子的风度.

温柔常被人误解为软弱或懦弱, 但其实不然. 根据亚里士多德(Aristotle), praotê s是处于两个极端的态度之间, 即 orgilotê s (失控和无理的发怒)与 aorgisia (无论周围发生何事都无动于衷, 不会生气).[7] 可见温柔(praotê s )并非不会生气, 而是晓得在适当的时间, 用正当的语气来对不义的事物表达不满, 例如主耶稣以“怒目周围看”那些要控告他在安息日治病的人(可3:5). 此外, 苏佐扬贴切地指出, praotês是种经过训练或操练而“成熟的温柔”.[8] 所以温柔(praotê s)不是软弱, 而是一种受控制的能力, 是一种成熟的卓越表现. 另外两个与praotê s 有密切关系,且在新约中都译作温柔的希腊文字, 是名词prautês 和其形容词 praus .[9] 塞耶(Joseph H. Thayer)和筏隐(W.E. Vine)认为praotê sprautês 较早期的写法, 两者意义相同.[10]

温柔(praotê s)是建立在谦卑或谦虚( tapeinophrosunê  )[11]的根基上,[12] 所以温柔与谦卑系系相关, 因而在旧约中常译成谦卑或谦和; 例如太5:5(温柔[ prautê s ]的人有福了, 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所引证的旧约经文, 是译成“谦卑人(希伯来文:‘ânâv )[13]必承受地土”(诗37:11). 在新约中, 谦卑(或谦虚)常与温柔同时出现, 且置于温柔之先(弗4:2; 西3:12), 因为没有谦卑的灵, 就没有温柔的表现.

 

(2)  温柔的重要

      对基督徒而言, 性情温柔是重要的, 因为它:

1)     能平息人的怒气: “回答柔和, 使怒消退. 言语暴戾, 触动怒气”(箴15:1).

2)     是智慧者的特征: “你们中间谁是有智慧有见识的呢? 他就当在智慧的温柔上, 显出他的善行来”(雅3:13).

3)     有强大的影响力: “温柔的舌头, 能折断骨头”(箴25:15); “弟兄们, 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 你们属灵的人, 就当用温柔的心, 把他挽回过来…”(加6:1).

4)     能获得神的祝福: “温柔的人有福了, 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太5:5); “存温柔的心领受那所栽种的道, 就是能救你们灵魂的道”(雅1:21).

5)     是神吩咐的命令: “不要毁谤, 不要争竞, 总要和平, 向众人大显温柔”(多3:2); “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 或者神给他们悔改的心, 可以明白真道”(提后2:25);

6)     是效法主的榜样: “看哪, 你的王(主耶稣)来到你这里, 是温柔的, 又骑着驴, 就是骑着驴驹子”(太21:5); 主耶稣说:“我心里柔和谦卑, 你们当负我的轭, 学我的样式, 这样, 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太11:29).

 

(3)  温柔的力量

北风和太阳比赛谁更有威力. 它们决定拿路上的行人试试. 这时路上来了一位年轻力壮的农夫. 北风先显身手, 吹起呼呼狂风, 企图剥下农夫的衣服. 农夫在寒风中颤抖, 把身上的衣服裹的更紧. 最后北风吹累了, 衣服仍在农夫身上. 待轮到太阳, 它温柔地把光和热射向农夫, 一会儿, 农夫感到暖和, 汗流狭背下, 便自动地把衣服脱下, 结果太阳胜了. 太阳的温暖热能比北风的强劲风力更具威力. 同样的, 温柔的力量是更强大的, 以下的例证说明这点.

东京的地铁火车向来是宁静的, 下班的乘客大部分闭目养神, 来治疗8小时工作的疲倦. 忽然车厢里起了骚动, 有个日本粗壮大汉, 脚踢旁边的男士, 拳打周围的女人, 口出秽言… 车厢里一个美国男子, 在日本学作生意, 业馀上武术馆学习空手道, 功夫已有二段身手, 见状心想, 这正是习武的目的, 以武制武, 侠也! 正待一个箭步向前, 听见车厢里一个老人慈声招呼那粗汉, 道: “孩子, 来, 坐在我旁边, 告诉我你有什么困难?” 旁人让出座位, 那粗汉伏在老人膝盖上大哭起来: “今天我被老板解雇, 全家妻小怎么生活啊?” 那老人轻轻搂着大汉, 车厢逐渐安静下来. 那个美国功夫高手, 事后写道: “还有些更深层的功课, 我仍须学习.”[14] 这个例子证实圣经的教导, “回答柔和, 使怒消退”(箴15:1); “温良的舌, 是生命树”(箴15:4). 温柔的威力是强大无比的 —“温柔的舌头, 能折断骨头”(箴25:15).

 

(4)  温柔的例子

在旧约中, 摩西是温柔的榜样, 因民12:3说: “摩西为人极其谦和(希伯来文:‘ânâv , 也可译为温柔), 胜过世上的众人.”从民12:1-15中, 我们看到他虽贵为神所重用, 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领袖, 且在神家中尽忠职守, 但他面对姐姐米利暗不公不仁的毁谤时, 却不发怒还口, 与她争论(虽然摩西为了本身的见证, 绝对有理由如此行), 以致神出面为他辩护. 当摩西看到姐姐遭神惩罚而长大麻疯, 他不但没认为她罪有应得(我们常会这样想吧),  反倒为他“哀求”神的医治. 这就是温柔 — 一种受控制的能力, 在受伤害时仍保有的宁静勇气和君子风度.

但在圣经中最温柔的人, 非主耶稣莫属. 他常以本身那无比温柔的言语行为, 来纠正门徒缺乏温柔的态度或举动. 例如某次撒玛利亚人不肯接待主耶稣, 雅各约翰非常生气, 立刻要求主让他们降火烧灭这些撒玛利亚人, 主耶稣却说: “人子来不是要灭人的性命, 是要救人的性命”(路9:51-56). 此外, 当兵丁到客西马尼园捉拿

主耶稣时, 彼得动刀砍下大祭司仆人的右耳,主耶稣却说: “收刀入鞘罢… 你想我不能求我父, 现在为我差遣12营多的天使来么?”(太26:51-56; 约18:10-11), 过后他还“摸那人的耳朵, 把他治好了”, 并任由他们捉拿(路22:51). 这不是软弱(因主的一句话就能使敌人后退倒地, 约18:6), 而是温柔的最高表现!

 


[1]               加5:23的“温柔”一词, 在85-90%的希腊文抄本中(指Majority Text)是praotê s, 只有小部分的抄本(例如西乃抄本, 亚历山太抄本, 梵蒂冈抄本)是prautê s .

[2]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3]               即林前4:21; 林后10:1; 加5:23; 6:1; 弗4:2; 西3:12; 提前6:11; 提后2:25; 多3:2.

[4]               所以这里的温柔并非要男人在外表上, 有像女性柔媚的姿态, 而是在内心有温厚柔顺的性情.

[5]               Spiros Zodhiates, The Complete Word Study Dictionary: New Testament (Chattanooga, TN: AMG Publishers, 1992), 第1208页.

[6]               Richard C. Trench, Synonyms of the New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880), 第152-153页.

[7]               Spiros Zodhiates, The Complete Word Study Dictionary: New Testament,第1208页.

[8]               参苏佐扬所著的《原文解经:全集》(香港尖沙咀: 基督教天人社, 1993年), 第10页.

[9]               按《原文编号新约经文汇编》, 名词prautê s 在新约中出现3次(雅1:21; 3:13; 彼前3:15); 形容词 praus 在新约中也出现3次(太5:5; 21:5; 彼前3:4).

有关这4个字的细微异同, 请参本期(2001年9月份, 第22期)《家信》的“原文解经”.

[10]             参J.H. Thayer, The New Thayer’s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Peabody: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81), 第535页; 及 W.E. Vine, M.F. Unger & W. White, Vine’s Complete Expository Dictionary of Old and New Testament Words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5), 第401页. 标准的《新约希腊文辞典》( W. Bauer, F.W. Arndt, F.W. Gingrich & F.W. Danker.  A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79], 第699页)也表示praotê s 是prautê s 的不同写法.

[11]             名词 tapeinophrosun ê  在新约中出现7次, 译作“谦卑”(徒20:19; 腓2:3; 西2:23; 彼前5:5)或“谦虚”(弗4:2; 西2:18; 3:12).

[12]             Richard C. Trench, Synonyms of the New Testament, 第153页.

[13]             ‘ânâv 在钦定英译本(AV)常译成 meek (即温柔), 例如民12:3(和合本译作“谦和”)、诗22:26、诗147:6、赛29:19等等(和合本皆译作“谦卑”).

[14]          李顺长著, 《感化你的对手》(台北: 校园书房出版社, 1992年), 第15-16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