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权 (Headship)


(A)       头权的属神样式

在本书中, 我们数次提及神在新约圣徒的召会中, 给予妇女的职份, 也在第32章里简述林前11:3-16有关头权的属神样式(Divine pattern, “样式”或作“模式”).

 

使徒保罗在这段经文中指出, 召会历史的初期就已有人质问神在头权方面的心意, 可是到了现今时代的末期, 全球性争论与反对头权的声浪已达到顶峰. 保罗总结这课题时表明: “若有人想要辩驳, 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 神的众教会也是没有的”(林前11:16). 这句话让我们明白一件事, 所有被称为“神的教会(召会)”的群体, 都接受林前11:1-16所列下的样式(模式)为公认的规矩(custom, 辩驳和反对这规矩等于设立别样的规矩, 这别样的规矩是众使徒和神的众召会所没有的, 编译者按).

 

换句话说, 任何刻意和坚持将头权置之不理的群体, 理当不被承认为神的召会, 不管它如何自称为教会, 或有何种与教会相关的历史根源. 这严肃的事实要求所有信徒清楚明白什么是属神的样式, 并全面实践它, 不受任何社会群体或宗教团体的意见所影响. 在神召会中的自由, 是指有自由遵行神的旨意, 而非有自由随心所欲.

 

保罗在强调头权的重要性时指出, 男人女人的地位和事奉是头权的属神次序之一部分, 其顶峰就是神自己, “基督是各人(原文作“男人”)的头, 男人是女人的头, 神是基督的头”(林前11:3). 女人若不理神所规定的头权次序, 她不仅反叛男人的头权, 也反叛了神的头权. 若男人允准女人违反这“规矩”, 他不仅废弃了自己的头权, 也废弃了在他之上基督的头权.

 

(B)       头权的设立起源

我们注意到, 虽然这段经文是针对信徒, 但保罗并没在其中提到“弟兄”或“姐妹”, 而是采用“男人”和“女人”, 因为保罗所谈论的并非是新的教训, 而是早在创造人类、造男造女时, 就已设立的教训. 这是连天然的“本性”(nature)都教导我们的事(林前11:14, “你们的本性不也指示你们…”). 在当代的社会, 男人和女人“把顺性的用处, 变为逆性的用处”(罗1:26, 编译者注: “顺性”意即顺着天然的本性, “逆性”则是违反天然的本性), 不理神所设立的男女之别, 他们的心思变为邪僻, 以致无法看清事实, 无法辨别是非. 在这种情况下, 他们天然的“本性”也难以指示真理了. 所以我们并不希奇在当代的社会中, 男人的头发长到腰间, 女人却剪短发, 并穿男人的衣服(申22:5). 虽然如此, 这样的情形却不该发生在召会中, 因为神在其中被敬拜为创造主兼救主. 故此, 保罗在林前11:8,9,12和提前2:13里, 把他的教导建基于神最初的创造设计上.

 

以上这点揭穿一个谬论: 保罗的教训是属暂时性(只给第一世纪的信徒), 是给一个女性毫无地位、不受重视的社会, 所以保罗的教训与现代的我们无关. 事实上, 保罗的教导是建基于神的创造次序, 任何时代, 只要神还是神, 男人还是男人, 女人还是女人, 这教训就依然有效.

 

林前11:3论到头权的等级时, 保罗所提出的次序既不向下也不向上. 他开始先论及中心等级(central tier), 基督是男人的头, 因这是关键性的关系, 最直接影响地方召会的行为, 这也与哥林多前书12章以后的中心主题  —  基督在地方召会中的头权  —  相符一致. 当人接受这主要关系时, 女人和男人的关系就会正确, 而召会中的整个次序都会与神的心意相符.

 

保罗呈现这真理的方式也提供圣徒一个头权和顺服的完美榜样. 男人对女人的头权是以神对基督的头权为特征  —  是毫无强制、严厉、自私或独裁性的头权; 而女人对男人的顺服是以基督对神的顺服为特征  —  应是乐意、欢喜、全心的顺服, 为着神的荣耀而顺服, 毫无勉强或反抗的成分.

 

(C)       男女的头权关系

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以三方面表现出来: (a) 召会中的行为; (b) 召会中的蒙头; (c) 头发的长度.

 

(a)   召会中的行为

(Behaviour in Assembly)

保罗用两个字说明召会中的行为, 即祷告(praying)和作先知讲道(prophesying). 这两字代表召会中所有公开说话的贡献和活动, 一是向神(“祷告”), 另一向人(“讲道”). 在召会聚会上开口祷告的信徒, 不仅开声陈明个人的祷告, 更是(更应该是)带领召会集体联合地向神祷告, 因而执行召会的领导地位或头权.

 

在召会中作先知讲道的信徒, 是在召会中公开执行引导或教导的工作, 执行头权  —  作头带领的角色(比较 提前2:12).[1] 明白这两个简单事实, 我们就不会误解接下来所要讨论的经文.

 

男人若祷告或讲道蒙着头, 就是自相矛盾. 他取了作头带领的地位  —  那是对的, 却拒绝头权的记号(注: 头权的记号就是男人不蒙头)  —  那是错的. 他不蒙头, 为要象征式地彰显神赐他的头权(林前11:4), 所以他在祷告和讲道时, 不该蒙头.

 

女人若祷告或讲道时不蒙头, 即是做了只有男人该做的事, 她就犯上两方面的错误: 第一, 她取了作头带领的地位; 第二, 她彰显头权的象征, 这是只有男人该做的两件事. 结果, 这做法导致她“如同剃了头发一样”(林前11:5), 即看来永久地像个男人.[2] 在当时的时代, 女人甚至剃像男人的短发也是可耻的, 可惜现今情况却完全不同, 人类的反叛已把一切事的是非对错给颠倒过来. 剃发是哀伤的记号(耶7:29)或耻辱的象征(赛3:24). 保罗说女人若拒绝放上“自愿的遮盖”(蒙头), 好像男人一般地行事, 那不如把“天然的遮盖”(头发)也拿掉! 这也表明自愿的遮盖(voluntary covering)和天然的遮盖(natural covering)是两件全然不同的事, 虽然两者皆教导同样功课. 倘若女人在召会中不蒙头, 她就该剃发: 她有长发还不够, 她必须在头上有遮盖物(蒙头巾), 把她的荣耀隐藏起来(林前11:5-6).

 

很多人从林前11:5作出自相矛盾的推论. 既然这节被多人误解, 我们需要仔细查考这段经文, 揭穿种种谬误的推论.

 

            (a)   只要蒙头就可公开祷告和讲道

有者错误地教导说, 女人祷告或讲道不蒙头是错的, 可是她若祷告或讲道时蒙着头, 那就对了. 换言之, 只要女人头上有顺服的记号(蒙头), 她就被允许取头权的地位(作头带领). 提倡这看法的人还说, 这是从使徒的话中所作出的合理推论. 事实上, 这推论完全不合理  —  根本是荒谬绝伦, 把保罗在此对头权的教训当废话, 并与保罗在 林前14:34-35的教导互相抵触. 男人有自由取头权的地位, 执行头权的象征(即公开祷告和讲道); 相对的, 女人却没自由这样做. 她所做的必须与神给她头权和顺服的地位相符一致.

 

            (b)   女人在某些特殊的聚会可公开祷告和讲道

另有者错误地教导说, 保罗在此论到一般的基督徒聚会, 直到林前11:18才论及召会的聚会. 他们推论说, 有一些聚会是女人有自由公开祷告和讲道, 这就是保罗在林前11:5所谈到的. 但圣经何处有谈到这类“额外附加的召会聚会”(extra-assembly gatherings)? 圣经从未支持把整体召会分成各种“部分性”的聚会(sectional meetings), 林前14:34-35显然拒绝这类聚会. 所提到的两个领域是“召会”(church / assembly)和“家庭”(home), 除了这两者, 没有所谓“居间(中间)的领域”(intermediate sphere).

 

林前14:34的原则肯定是反对女人在公开聚会上开口(祷告或讲道)而已. 敬虔的姐妹在私下讲道是另一回事, 是被允准且是需要的(多2:3-4). 保罗在提前2:8指明, “我愿男人无忿怒、无争论(争论或作疑惑), 举起圣洁的手, 随处祷告.” “随处祷告”表明不仅是在每个召会的聚会, 而是随时随地, 公开或私下(女人则只能在私下, 编译者按). 总之, 保罗在林前11:3-16的教训, 是一切召会地位的基础, 对一切在召会中向神的功用(第11章剩余的经文)和向人的功用(第12至14章), 都是重要的. 在神的召会中, 它是敬虔次序的根基, 而非其他附加品.

 

            (c)   这节的祷告是指“默祷”, 讲道则指“作诗歌时说预言”

有者又解释说, 这里所谓的“祷告”是指默祷(silent praying), 默静地参与男人带领召会的开声祷告(换言之, 他们指这段经文是论到女人默祷时要蒙头和安静, 而非论及公开祷告方面, 编译者按). 若是如此, 同一节经文所论到的“讲道”又如何呢?(参 林前11:5) 总不能默静地讲道吧! 有者强词夺理地说, 这节的“讲道”(或可译为“作先知讲道”, AV: prophesieth, NKJV: prophesies )指女人参与集体的唱诗(singing), 他们引证 代上25:1(这节的“唱歌”原文作“(作先知)说预言”, AV: prophesy, 译者按), 但这根本是断章取义, 不按上下文分解真道. 无可否认, 有些女人在作歌唱诗时说预言; 例如底波拉(士5:2-31)、以利沙伯(路1:42-45)、马利亚(路1:46-55)等等. 无论如何, 这些女人是受圣灵直接的默示而作歌唱诗, 而现今的真实情况是: 女人重复地唱一些由人所写、不属默示的歌词, 这与以上“作歌唱诗时说预言”完全不同. 重复式地唱一些歌词不是圣经所谓的“唱诗说预言”. 故此, 强辩者的论据是站不住脚的.

 

            (d)   这节是指“默示的言语”或禁止女人“喋喋不休”

另有一些人主张, 这段经文是例外性地指默示的言语. 他们认为既然“说预言”是默示性的话语(林前11:5的“讲道”在原文是“说预言”), 这节的祷告便是默示性的祷告(inspired prayer), 他们引证 林前14:14-15. 按他们的教导, 女人在召会中要沉静, 但她若领受圣灵直接的默示, 便可开口带领祷告. 然而, 这看法意味着圣灵默示保罗教导一件事, 却又默示女人做一件与这教导完全相反的事, 彼此矛盾, 互相冲突. 明智的读者都知道, 圣灵决不会这样做!

 

此外, 这样的解法与保罗在这段经文的教导和别处经文的命令互相抵触. “在会中(召会中)要闭口不言”这一命令出现在哥林多前书第14章(林前14:34), 这一章大部分是论到在召会中受圣灵感动的操练(inspirational exercises, 如说方言和作先知讲道), 但就在这样的一章, 保罗同时清楚禁止女人参与这类公开的操练.

 

还有一些人主张, 保罗在林前14:34所说“不准他们说话”, 是指不准女人“喋喋不休”(chatter). 可是, 哥林多前书第14章所论到的“说话”(speak), 都是指在召会中公开地开声参与, 其希腊原文 laleô {G:2980}在此章大约出现20次之多, 皆指开声说话, 所以 林前14:34的“说话”也不例外.[3] 把林前14:34的“说话”强解为“喋喋不休”是不合上下文的意思, 且对女人而言是一种羞辱, 因为保罗允许男人“说话”(参 林前14:27-29). 难道女人不准喋喋不休, 男人就可以吗? 其实在召会中, 无论女人或男人, 都不准喋喋不休. 保罗的意思十分清楚, “说话”是指公开地说话, 而这违反女人顺服的地位, 所以他不准女人说话  —  公开地说话.

 

以上四种解法, 虽属完全不同种类和结果, 但都建立在一个误解上, 即女人有自由公开祷告和讲道, 只要她蒙着头. 但事实上, 保罗绝无如此表示, 连如此暗示也没有. 这些错谬的解法出于不合理的推论, 是读者把自己的意思读进经文, 与保罗的教训完全不符. 这有如解释说, 保罗教导女人只需蒙头就可以祷告和讲道, 并且只要她沉静, 她就不需要蒙头! 这是何其荒谬的说法. 为何这些强辩者不简单地遵照神清楚一致的真理, 让头权的地位(男人是女人的头)和头权的记号(蒙头和沉静)携手同行呢? 有外在的记号(蒙头)却无实质的行为(沉静)是虚伪的空谈. 如果保罗要求女人要有顺服的记号(蒙头), 他同时必须要求女人在行为上要有相符的顺服  —  在召会聚会上保持沉静. 如果保罗说得不够明显, 那是因为保罗期望我们有普通常识去领悟此事. 我们感谢神, 保罗认为他需要在第14章更清楚解释这点, 看来太多人缺乏该有的普通常识!

 

(b)   召会中的蒙头

(Head-Covering in the assembly)

林前11:6再次指明, 召会聚会时的蒙头与女人的长发是不同的, 因为它说: “女人若不蒙着头, 就该剪了头发. 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 就该蒙着头”(林前11:6). 显然, 它们是两件截然不同的事. 任何教导另类道理的新译本, 无论是在它们的翻译上或在脚注里, 都是错误的, 不管现今多少人对女人蒙头一事漠不关心.

 

英文圣经《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在林前11:15把原文的“盖头”译成“covering”(遮盖/蒙头), 使人容易误解, 以为女人有头发就是蒙头. 其实“盖头”一字(希腊文: peribolaion{G:4018})[4]与“蒙头”(希腊文: katakaluptô {G:2619})[5]是完全不同的(译者注: 中文圣经《和合本》译作“盖头”是正确的, 清楚区别两者).[6] 女人的头发以美丽和荣耀遮盖她的头, 但不取代蒙头.[7] 有头发的女人在召会中仍要蒙头, 这是圣经清楚的教导.

 

男人在召会中公开说话, 不该蒙着头, 同时也该留短发  —  这一切彰显神赐他的头权. 女人应该在召会聚会中沉静, 也该蒙着头, 并留长发  —  这一切彰显神赐她的顺服地位.

 

(c)      头发的长度

(Length of the Hair)

论到女人头发的长度, 圣经并不禁止修剪头发, 但所采用的字眼非常正面(positive)  —  “有长头发”(have long hair, 参林前11:15). 这在希腊原文仅有一字(即 komaô  {G:2863}), 基本意思是“培育、助长”(nourish). 换言之, 一位敬虔的姐妹不会让头发短到极短, 像世俗的人一样, 反而会尽量留长, 因为这是讨主喜悦的. 对于那些头发不能生长得长的姐妹, 林后8:12的原则是适用的(此节说道: “因为人若有愿作的心必蒙悦纳, 乃是照他所有的, 并不是照他所无的”). 敬虔的女人会把头发留长到“可当毛巾般地抹救主的脚”, 像马利亚一样(约12:3). 她对主的爱是那么的深, 深到她乐意将她的“荣耀”放在他脚前. 对于爱主的女人, 要这样做并非难事.

 

(D)       断章取义的经文

(a)   加拉太书3:28

论到头权时, 使徒保罗追溯到人类被造和堕落的事迹. 不止保罗, 彼得也追溯到旧约启示的教导(彼前3:5-6), 这证明头权不是一个新教训, 而是一个横越新旧约时代, 恒久不变的原则. 人很容易以断章取义之法, 利用某段经文来假冒某个意思.[8] 例如保罗在 加3:28说: “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 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 人便常引证这节, 来证实男女没有分别, 所以可不理上文所谓的头权. 不过, 保罗在这段经文里, 主要是论及我们在基督耶稣里的合一, 一切受洗归入基督的人所共有的地位和特权.

 

国籍、社会或性别的不同都不能影响我们在基督里的福气. 信主的犹太人不比信主的外邦人更“在基督里”, 自由人并不比奴仆更“在基督里”, 男人也不比女人更“在基督里”. 论到特权, 一切在基督里的人都共有完全相同的地位, 可是论到实际的责任, 就不是全然相同了; 例如基督徒奴仆仍是奴仆, 有责任执行奴仆的工作, 保罗和彼得都清楚表明这点(林前7:24; 弗6:5-8; 彼前2:18). 基督徒奴仆不能说: “我已在基督里, 所以不必再事奉我的主人了.” 基督徒妇女仍是女人, 有责任做神话语要求女人做的事  —  取了顺服的地位. 基督徒男人仍是男人, 有责任做神话语要求男人做的事  —  执行头权的职分. 男女共有的地位(standing)并不免除他们特殊的责任. 圣经不会互相抵触, 有些经文教导有关我们共有的福气, 另一些则教导我们特有的职责. 女人若在召会中公开祷告和教导, 拒绝蒙头, 或剪短头发, 不仅是侵犯男人的特权, 更是侵犯男人的头  —  耶稣基督, 因为是基督设立男人作女人的头. 这样做也冒犯了神, 因为是神设立基督作男人的头. 在召会中用违反神所吩咐的方式, 去向神和为神说话, 这是何其厚颜无耻! 不可容忍的! 我们岂能想象, 这样做会讨神喜悦呢?

 

(b)   提摩太前书2:9

另一个常被曲解的经文是 提前2:9. 保罗清楚教导有关男人的责任(提前2:8清楚说到“男人”), 即要随处祷告, 然后他劝勉女人, “照样…”(英文圣经《钦定本》译作“in like manner”). 有者把这句话读成“照样, 我愿女人也祷告”, 但这说法站不住脚. “in like manner”(照样)一语在希腊原文只有一字 hôsautôs {G:5615}, 这字不该译作比较式的“照样”, 其原意不过是“又”(also, 中文圣经译得正确); 例如 路13:3; 路22:20; 林前11:25; 提前3:8; 多2:3,6等等.[9]

 

简之, 这字表达相对的责任. 男人有男人的责任, 是作为男人所特有的; 女人也有女人的责任, 是作为女人所特有的. 所以我们不该在 提前2:9加上“祷告”这一动词(愿女人也“祷告”), 因这是不需要的, 亦是违反文法的, 保罗的意思已清楚表露于他所采用的动词  —  “为妆饰”(adorn). 在神所默示的希腊原文圣经中, 提前2:9没有“祷告”一字, 也没暗指这方面的意思. 任何圣经译本若把“祷告”一字加入译文中, 都是错误之举, 不忠于圣经的原文与原意.

 

男人按合宜的行为, 应当祷告; 女人按合宜的行为, 应当沉静. 她不该“我不许女人讲道(原文作“教导”, AV: teach), 也不许他辖管男人, 只要沉静”(提前2:12);[10] 她若取了作头带领的地位, 以公开祷告带领召会, 就是侵犯男人的权利, 违反神的心意. 她必须“沉静”.

 

(E)       结语

诚如我们已经说过, 头权这一课题普世性地遭受对抗和拒绝, 只有少数的教会至今还持守着头权的真理, 特别是坚守属神次序的众地方召会. 人用百般和各样说法, 来违反和弃绝头权的真理, 所以在此, 我们无法一一讨论人所提出的各种谬论, 但在本文中, 我们已尝试用基本和正面的方式, 讨论一些比较严重的曲解谬论, 并列出反驳它们的理由, 相信对读者会有所帮助.

 

Text Box: (全文完)<br />

 

最后一点, 今日许多女人不顺服头权, 其中一个原因是许多男人并没尽他们作头带领的责任. 故此, 男女两方同样有错, 必须在主面前自我反省.[11]

 

 

[1]               保罗在 提前2:12吩咐说: “我不许女人讲道, 也不许她辖管男人, 只要沉静.” “不许她辖管男人”表明男人有作头带领的地位和角色.

[2]               “剃了头发”是件羞耻的事, 因当时哥林多城的“庙妓”(temple prostitutes)是“剃了头发的”(光头的).

[3]               林前14:34的“说话”(希腊文: laleô {G:2980})在整本新约出现299次, 从来没有一次指“闲谈”或“喋喋不休”. 事实上, 此字在林前14章出现24次, 皆指“(公开或私下地)说话, 讲说, 谈论”, 没有一次指“闲谈”或“喋喋不休”. 此外, 按照最标准的“新约希腊文词典”(W. Bauer, F.W. Arndt, F.W. Gingrich &  F.W. Danker, A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 简称BAGD) 所列出有关 laleô 在新约的各种意思和含义中, 并没提到“闲谈”或“喋喋不休”. 其实,  laleô 只有在古典希腊文(Classical Greek)中才有闲谈或喋喋不休之意; 但到了数百年后的新约时代, 这词汇已改变它的意义. 简之, 认为 laleô 是“闲谈或喋喋不休”, 是犯上了解经家卡森(D.A. Carson)所说的一项解经错谬, 称为“沿用过时的语意”. 查考新约圣经时, 应以“新约及同时期的通俗希腊文”(New Testament and Hellenistic Greek)为主要标准, 而非“古典希腊文”[ 参2000年10月份的《家信》, 第13-14页(沿用过时的语意)和第15-16页(忽略相关性的程度)].

[4]               Peribolaion 意思是“在外包着或披盖之物”(something thrown around). 这字是名词, 新约中出现两次, 即林前11:15的“盖头的”和 来1:12的“外(衣)”.

[5]               Katakaluptô 意为“完全地遮盖, 或遮盖起来”(to cover wholly or cover up). 这字是动词, 新约中出现三次(即林前11:6-7), 都译作“蒙着(头)”.

[6]               在林前11:2-16里, 圣灵很谨慎地采用两个不同的希腊文字, 来表达“遮盖”(covering)之意. 第一个字是 katakaluptô , 第二个字则是 peribolaion . 由于这两字在英文圣经《钦定本》都译成“covering”(遮盖), 所以容易让人混淆, 以为两者是一样的.

[7]               “有蒙头”和“有头发”是两件不同的事. 林前11:6说道: “女人若不蒙着头, 就该剪了头发. 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 就该蒙着头.” 假设“有头发”等于“有蒙头”, 那么林前11:6 所说的“没有蒙头”就等于“没有头发”, 而这节便解不通了, 因为它将读成: “女人若没有头发(不蒙着头), 就该剪了头发. 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 就该有头发(蒙着头).” 请问没有头发,怎么样剪了头发呢? 由此可见, 这一段经文所说的蒙头, 是指一种可随己意放上或拿开的遮盖物(covering), 即头纱或蒙头巾. 长在头上的头发是无法做到这点的. 简而言之, 那些认为“盖头的头发”可取代“蒙头的头纱或蒙头巾”的人, 是犯上了解经上的错谬, 即疏于辨识“盖头”与“蒙头”二者之间的区别, 也与林前11:6的明确教导有严重的冲突. 总之, 按照圣经的教导, 女人应该有双重的遮盖  —  长头发, 即围盖头的遮盖物(covering round her head)和蒙头巾, 即蒙上头与头发的遮盖物 (covering over her head and hair). 在圣经的教导和神的眼中, 两者缺一不可.

 

[8]               这句名言在英文是: “It is very easy to take a text out of its context (脱离上下文) and make it a pretext (假冒、托词).”

[9]               Hôsautôs 在中文圣经译作: “照样”(路22:20; 林前11:25); “都要如此”( 路13:3); “也是如此”( 提前3:8); “又”(多2:3,6)等等. 简之, 中文圣经虽有时将 hôsautôs 译作“照样”, 但参照其上下文和其他经文的教导, 提前2:9译作“又”肯定更为正确.

[10]             虽然提前2:12里的沉静(希腊文: hêsuchia {G:2271})在原文与林前14:28, 30, 34的“闭口不言”(希腊文: sigaô {G:4601})有所不同, 但其意义大致相同, 指“安静, 安息, 不言”. 此字的动词( hêsuchazô {G:2270})被译成“不言语”(路14:4; 徒11:18),“住了口”(徒21:14). 简之, 虽然时代已经改变, 女人的圣经知识也越来越多, 但主的指示是明确的 — “女人要沉静学道, …我不许女人讲道, …只要沉静.”(提前2:11-12).

[11]             上文编译自 “Headship”(Chapter 43), in Church Truths (by J.G. Toll, 2001), 第188-194页. 此书由托尔(J.G.Toll)出版, 苏格兰格拉斯哥(Glasgow)的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印刷. 有关蒙头的真理, 请参 2000年9和10月份, 第10和11期《家信》的“召会真理: 蒙头  —  可有可无的传统?”.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