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加叙述的家庭


编者注: 安提阿人路加是一名医生(西4:14), 曾在保罗的布道旅途上与他同行, 且忠诚地陪伴他, 直到保罗生命的末了(提后4:11). 路加很可能是神所拣选的唯一外邦圣经作者, 他写的两本书  —  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  —  对人物的性情和品格皆有细腻的刻画与描述, 多处论及婚姻与家庭的生活细节.[1] 美国的伊根司医生(另译“夏根司”, Dr. A. J. Higgins)在其所著的《婚姻与家庭》一书中, 就根据路加所叙述的家庭, 牵引出美满婚姻和幸福家庭的圣经原则…

 

(A)       序言

今天市面上充斥着林林总总有关婚姻与家庭的著作(我想我也有份, 因我也写了这类课题的书籍). 但在很久以前, 神的圣灵早已借着一名生活在第一世纪的医生(即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作者路加, 编者按), 给婚姻与家庭的题目, 留下辉煌的系列. 从历史事迹和短文介引, 我们看不见类似的提纲, 但借着那位完美的人子(the perfect Man)  —  主耶稣基督  —  的揭示下, 我们可看见家庭生活系列交错地编辑而成. 我们从中可学习的功课非常珍贵, 它给我们这19世纪后的人, 留下许多真知灼见.

我们这些常提出新构思的人要谨记, 神在2千年前已借路加的手笔, 把教训传留下来. 在前面数章, 相信大家已从神得到帮助, 获得益处. 现在我们要探讨的是家庭生活的重要题目. 笔者盼望此章能成为连接的桥梁, 把两个相关的题目紧密联络.

现在让我们的思想回到新约时代去, 到那所希腊的医院, 找着那位我们熟悉的医科学生路加. 按照当时的医学训练原则, 细心观察和细节的病历记录尤为重要. 作为一位观察者和事实的校对者, 路加的观察能力会受当时的伟大教师主耶稣所影响, 变得像手术刀般的锋利. 那时候资源短缺, 医生主要是靠观察和聆听来断症下药的.

难怪神的灵选上这位年青医生, 在他得救之后使用他的技术和能力, 写出非常感人和十分温馨的福音. 注意路加本人(在写路加福音时)怎么说: “这些事我既从起头都详细考察了”(路1:3). 无可置疑的, 路加曾花时间查问马利亚(主耶稣肉身的母亲)许多有关主耶稣的童年和少年的往事. 路加犹如用他的笔触在圣经的画布上, 把主的生平一幕幕地勾画出来, 使我们能对所发生的事情心领神会, 我们实在欠他不少. 路加医生所声称的“考察”(KJV: understanding),[2] 乃是他透切考察的结果, 绝不是人云亦云的传说.

路加的写作是本着对人的关心. 在他所写的福音书中, 到处都可读到寡妇和妇女、财主和讨饭的、眼泪和接触、祷告和赞美、筵席上的交通和家庭的生活. 以上最后提及的, 正是我们现在要探讨的题目. 能从前一章的婚姻负面例子,[3] 转到路加所描述之夫妻的美德, 实在叫人有心旷神怡的感觉.

 

(B)       路加福音中的三段婚姻

在路加福音头一章, 我们遇见一对在婚姻生活上刻记着崇高理想的夫妇. 他们生活在希律的日子, 正是一个世风日下的时代. 当时的神学家(指犹太律法师和拉比们, 编者按), 正为着离婚的问题争论不休, 要把个人的欲望合法化. 那稳定、从一而终的婚姻, 被结结离离的制度取代了. 希律的宫中也缺乏道德的美誉, 王位的继承人竟向兄弟横刀夺爱, 抢了他的妻子. 就是在这种不虔不义的气氛中, 出现了一对夫妇, 他们的生命刻记着公义正直、无可指摘的特征, 但令人遗憾的是他们不能生育. 他们的结合乃遵照神的话语, 因为利未人只准与利未人结婚(路1:5). 对于路加所描述的三段婚姻, 若只用三言两语, 实在无法详述. 但我们可以给它们冠上以下的标题: 家中的和谐(harmony)、作头的带领(headship)、以及沉重的负担(heavy burden).

 

(B.1)    家中的和谐 (Harmony)

撒迦利亚和以利沙伯这对年老尊贵的夫妻, 共同相处了不少年日, 分享过生命中的福气, 也分担过生活中的辛酸. 然而, 在他们心中, 也许特别在以利沙伯心中负担最重的, 是她不能生育. 在他们生命的旅程上, 画上了一道愁云, 正像路加福音(最后一章)所记载的两名途人, 满腔惆怅(路24:21). 这对老夫老妻虽然为人虔诚公义, 但婚姻上的不育使他们在族人面前蒙羞难堪.

在这时候, 神差遣一名使者(天使)来到这位忠心的祭司面前, 对他说: “你的祈祷已经被听见了.” 从此话可知, 他们可能私下为自己向神祈求儿子, 或可能撒迦利亚身为祭司, 正为着国家蒙神拯救一事祈求. 无论读者采取哪一观点, 撒迦利亚显然是一名具有智慧和体贴入微的丈夫, 多年来曾与妻子分担她个人的忧伤. 撒迦利亚学会了支持、体贴和了解妻子的功课.

请留心神的灵之笔尖所触之处: 在 路1:40所说到的家是“撒迦利亚的家”, 而在 路1:60-63, 显然说到他们夫妻俩人同意孩子的名字. 撒迦利亚虽成了哑巴, 但在为孩子取名这重大的事上, 他并没有向妻子静默. 以利沙伯欣然以丈夫的话作为权威, 给孩子取名为约翰. 路加福音第1章完结时, 我们看见幕幔徐徐降下, 落在这对夫妇的身上, 他们实在享受到彼得所说的“生命之恩”(the grace of life, 彼前3:7). 我们可想像到这对可尊可敬的老夫妻, 在巴勒斯坦的某山区, 或在犹大地的某个城镇, 一起满足地共渡晚年的光景, 而撒迦利亚最后记载于圣经的话  —  “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the way of peace, 路1:79), 相信仍然萦绕在当地居民的耳中.

 

(B.2)    作头的带领 (Headship)

路加福音的首两章, 也给我们介绍了马利亚和约瑟. 路加按着他的惯例, 似乎是以记述马利亚为主. 但在马太福音中, 马太的记载则是强调主的合法王权, 因此强调的角色是约瑟.[4] 无论如何, 在思想路加的记载时, 我们可看见不少感人之处. 对马利亚来说, 约瑟显然是她在地上的倚靠. 我们看见约瑟甘冒个人的耻辱, 愿付一己的代价, 对怀孕的马利亚作出悉心的照顾和保护. 在他俩人身上, 证实了舍己的爱所达到的高尚境界. 约瑟不惜代价去保护和带领马利亚, 在路上陪伴她(路2:4-5), 生产时照顾她(路2:16), 无论是上耶路撒冷遵行律例的要求, 或在回拿撒勒的归途上, 约瑟都形影不离. 在任何阶段, 约瑟都没有丢下她, 去出席更“重要”的应酬约会.

他们的家也刻记着以主为先的属灵印记. 圣经告诉我们, 这对父母每年都上耶路撒冷过逾越节(路2:41). 我们不可忘记, 他们并非富户地主, 而是贫苦大众. 对于一名自雇的木匠, 是没有休假的, 上耶路撒冷的路费又是不菲(须花不少的钱). 但神在他们生命中得着优先的地位, 种

种困难无法拦阻他们敬拜神. 可是在婚姻中, 属灵领域的顺服与和谐, 是不可缺少的.有一件细微的事, 虽发生在马利亚的错上, 却十分感人. 当她与约瑟在圣殿里找回孩童耶稣, 马利亚虽出于善意, 却错误地斥责说: “我儿! 为什麽向我们这样行呢? 看哪! 你父亲和我伤心来找你!”(路2:48). 甚至在这件事上, 马利亚也没有超越约瑟的地位, 因为她先提约瑟后提自己. 这似乎是件琐事, 可是人往往是看重自己的忧虑和伤心, 过于他们配偶的感受.

 

(B.3)    沉重的负担 (Heavy Burden)

我们初次认识百基拉和亚居拉, 也是透过路加的笔下. 虽然我们可以肯定保罗对他俩人的认识更深, 但介绍我们认识他们的却是路加, 他们也给我们留下一个不灭的印象. 在本书前各章, 我们已谈过这对夫妇, 但容许我在此花点篇幅, 再谈谈他们在使徒行传第18章中, 分别向保罗和亚波罗的款待恩情. 这恩情不断地增长, 直到影响当地的地方召会(林前16:19), 后来更影响外邦人的众召会(罗16:3-4).[5] 这件事给已婚人士学到另一个重要的原则: 你只要在神所给你作的事上忠心, 你事奉的范围便会得到扩张.

他们到哥林多虽是为势所迫, 是因革老丢(Claudius, 罗马皇帝)之命令, 可是他们一到哥林多, 事奉便立刻开始, 不受环境的限制而停止. 由于他们肯负责任, 便在真道上信心增长, 大有胆量. 机会的门户也为他们大开, 叫他们的事奉使众召会大得益处.

 

(C)       路加福音中的两个家庭

现在让我们花点时间思想路加福音中的家庭生活. 我想大家会注意到两个家庭, 第一个住着一位“完美的儿子”; 第二个住着一位“完美的父亲”.

 

(C.1)    完美的儿子

在拿撒勒生活并非是一件易事. 拿撒勒是一处毫无美誉, 甚至受人歧视的地方. 相信这种地方对孩子的成长并不理想. 然而, 这里正是神指示约瑟和马利亚建立家园的地方. 拿撒勒的众人能见证这前所未有、神儿子至独特的成长; 一方面, 这件事来得十分自然, 但在另一方面却是极不自然.

首先让我们看看有关约瑟和马利亚的几个细节. 圣经告诉我们, 马利亚“把这一切的事存在心里, 反复思想(KJV: pondered)”(路2:19).[6] 路2:51又说: “他母亲把这一切的事都存在心里.” 我从这些经文并其他经文中学到一个宝贵功课, 就是我们必须从我们的孩子身上学习. 当然, 这孩子(指耶稣基督)的性情独特, 这点我完全知道, 而马利亚心里的默想也与别人不同. 可是, 其中的宝贵原则却不容忽视. 如果我们要帮助儿女成长, 我们必须用时间去学习观察他们的短处(主耶稣是没有的)和长处(优点). 这方面我们稍后再作详谈.

当我们继续读路加福音时, 我们再读不到约瑟的事. 可是, 路加福音中对约瑟两次的记载, 我们却不能轻忽, 以免错失里面的教训. 其中一次我们已经提过, 就是约瑟每年到耶路撒冷守节. 圣经告诉我们,主在安息日进入会堂是“照他平常的规矩”(路4:16; KJV: as his custom was). 究竟这些虔诚的习惯始于何时? 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主自发的, 但笔者希望指出, 让神居首位的习惯是约瑟教导家人自小养成的.履行属灵的责任一直是约瑟的习惯: 他的儿女也效法了这敬虔的榜样. 在认定优先次序的事上, 儿女很少超越父母的. 要是父母没有恒切聚会, 休想儿女会看重聚会.

容许我转向马太和马可的福音书中, 说明另一个原则. 在马太福音13:55, 我们读到约瑟是一名木匠; 而在马可福音6:3, 主耶稣被称为“那木匠”(the carpenter). 约瑟显然已将手艺传给孩子, 为他的将来作好准备. 聪明的约瑟有计划地训练自己的孩子, 希望他日后成材. 我当然知道这位孩子是与众不同的, 心中早已深藏永恒的目标和计划. 然而, 约瑟按凡人的家庭程度去照顾家人, 也为他们的将来打算, 我们实在不能不表扬这美好的榜样. 这事叫我们想起主在拿撒勒早年的一件事.

记得路加福音第2章结尾时一节难明的经文吗? “耶稣的智慧和身量(或作: 年纪), 并神和人喜爱他的心, 都一齐增长”(路2:52). 笔者现在不是要尝试回答这节经文中所有的问题, 这重任应该交给那些更有才干的人去办. 我只不过想指出, 作为父母的, 有责任照顾孩子的四方面发展. “智慧”是情绪(emotional)和智育(intellectual)的生活方面; “身量”指身体(physical)的成长方面; “神的喜爱”是属灵(spiritual)的生活方面; “人的喜爱”则指群育(social, 社交)的发展.

容许我说一些不是人人立即同意的话. 我相信父母不单在上述四方面的其中一方面有责任, 而是在每一方面都有同等责任. 我们强调灵性上的成长, 因为它的果效深远. 但照顾孩子身体的成长又岂容忽视呢? 要是你孩子懂得背诵一节又一节的经文, 但身体却骨瘦如柴、营养不良, 你会感到自己是个成功的父母吗? 你当然会承认你在孩子的健康和灵性的增长上, 都有同样的责任. 可是孩子若在感情和社交的发展上失败, 我们亦难辞其咎(我们也必须为此负责, 编者按). 如果你仍有怀疑, 请你用点时间来想想, 社交生活或感情生活上的不正确, 会否给属灵生命带来深远的祸害? 父母必须好好地照顾和调整这四方面, 要使孩子得着灵性上的益处和帮助, 这四方面都不容疏忽. 不必要的禁锢和过度严苛的纪律, 只会伤害孩子社交的适应力, 以致永远扼杀他为神作见证的能力, 或甚至使他难与弟兄姐妹相处,所造成的伤害可能影响一生.

 

(C.2)    完美的父亲

此篇文章完结前, 让我们看看路加福音15章中一位完美的父亲. 这位父亲给家人预备了一切所需, 可是, 一天小儿子决定要离家别住, 父亲虽然内心伤痛, 却没有加以阻止, 只好忍痛让他去了. 当儿子远离父家, 道德堕落时, 他从父亲家中早年留下的印象仍然存在. 儿子知道, 心中也常想着那起居有序的家. 他不但认识父亲的家, 更认识他父亲的心. 他对父亲十分了解, 知道父亲起码有怜悯他、接纳他.

当我们的儿女离开家庭, 有些什么关于我们的事是他们所记得的? 神把他们托付我们这18年或以上的年日, 我们在他们的生命中留下了些什么印象? 究竟儿女是否真正的认识我们, 知道能从我们身上期望些什么吗? 这种认识是来的既不容易也不快速. 它牵涉到代价的付出, 不单是时间的代价, 更是感情的代价. 我们愿意儿女听从我们的话, 我们必须先愿意聆听他们的倾诉; 为人父母的, 有时也需要求神施恩, 帮助我们去承认所作的判断是错误的或是鲁莽的, 这种态度能使我们的儿女认识我们, 并建立对我们的信心.

路加福音15章的父亲并没有给儿子关上大门. 你也许会加上一句, 回家必须合乎父亲的条件, 而不是儿子的条件. 这话是真的, 可是为父的岂不带着沉重的心情, 天天在家中难过和焦虑, 耐心地等候浪子回头吗? 这一点永远值得表扬. 怜悯、爱心、宽恕和恩典, 全部可以在这个比喻的家中丰丰富富的找到. 我们听不见“我早告诉过你, 结果必会如此如此…”的责备, 也听不见严苛的警告. 这位父亲掌握的时间既完美又准确, 充分展现了父爱的完美. 他没有把压伤的芦苇折断, 也没有把将残的灯火吹灭(参 太12:20).

甚至在处理从田里回来的大儿子时, 这位父亲的性格品质亦是我们作父母应该争相效法的. 他不但有耐心, 而且能善言相劝. 父亲出到儿子那里, 并没有拘泥尊卑礼节(没有摆出长辈的架子, 编者按). 他没有怕“丢脸”或被视为“懦弱”. 父亲虽被夹于两难之间, 一个曾经浪费放荡, 一个傲慢不饶, 可是他却没有失去控制, 大发脾气. 他唯一情不自禁的时刻, 是在接纳浪子的时候, 他无法压抑喜乐的泪水, 也禁不住连连赦免的亲嘴.

在儿女面前切忌失控, 管教时不可容怒气冲昏, 疼爱时也不能暴露弱点. 无论是疼爱或管教, 至终的目标必须是为着儿女的好处(而非自己的“喜好”或“面子”, 编者按).

 

(D)       结语

读者也许能替这篇简短的文章默想加长补短. 可是文章的篇幅长度远不及文章的教训更为重要. 愿我们也像撒迦利亚和以利沙伯, 一起分享生命的福气, 分受生命的担子. 愿我们也像约瑟和马利亚, 能共渡患难, 在受试炼时彼此扶持. 路加福音15章的完美父亲, 并不是要影射我们的短处, 乃是要成为我们的理想目标(叫我们学习效法那位父亲的高尚品格, 编者按). 马利亚对儿子的深入认识, 以及约瑟关心家人的灵性和社交上的发展, 都给我们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7]

 

 


[1] 法国哲学家和历史学家勒南(Ernest Renan)称路加福音为“Le plus beau livre qu’il y ait”(这句法语意即: 所出现过最美丽的书, the most beautiful book that exists).

[2] 路1:3说: “这些事我既从起头都详细考察了, 就定意要按著次序写给你.” 这节的英文是: “It seemed good to me also, having had perfect understanding of all things from the very first, to write unto thee in order, most excellent Theophilus”(KJV).

[3] 我们在前两章(前两期)探讨了“可悲的家庭”.

[4] 这也解释了为何这两本福音书所记载的家谱有所出入, 因路加福音所记载的, 是马利亚的家谱(路3:23-38), 而马太福音所记载的, 则是约瑟的家谱(太1:1-16).

[5] 百基拉和亚居拉是一对同心共处的夫妻. 保罗在 罗马书16章论到这对夫妇时, 称赞他们“为我的命将自己的颈项置之度外”(罗16:4). 值得注意的是, 这“颈项”(KJVRVNRS译作“necks”; NIVLiving Bible译作“lives”)在希腊原文(trachêlos )是单数(singular, 注: DarbyYoung’s Literal Translation译本正确译作单数的“neck”), 而非复数(plural,“necks”或“lives”). 夫妇俩人加起来本该有“两个”颈项(是复数, 而非单数), 但圣灵在希腊原文中采纳“单数”(指“一个颈项”), 为要强调他们俩人在属灵的事上何等同心合一, 俩人犹如只有一个颈项, 一个生命; 他们诚然活出“二人成为一体”的合一生命, 也是所有夫妻应当效仿的.

[6] “反复思想”(KJV: pondered)一语在希腊原文是一个字 sumballô {G:4820}, 原义是“互相投掷”, 有“商议、相助、相会”之意. 这字贴切形容马利亚把有关主的事记在心上, 反复思想, 犹如把物件“投来掷去”一般.

[7] 夏根司著, 姚光贤译, 《婚姻与家庭》(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96年), 第83-97页. 编者编辑上文时也参考其英文版(A. J. Higgins,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以此按原意对译文稍加修饰, 另加注解.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