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兰的贪财与计谋


(一)   巴兰: 贪爱钱财 (民22:1-12; 23:7-26; 彼后2:14-16; 犹11)

圣经谴责那些离弃真理并领人误入歧途的人. 主耶稣也曾斥责行这事的法利赛人. 提摩太后书和彼得后书警告那些败坏和抵挡真道的人, 就是那些“晓得义路”, 却背道而行之人(提后2:17; 3:8; 彼后2:15, 21). 巴兰就是这种人. 他晓得真神(他住在美索不达米亚, Mesopotamia). 神一开始就告诉他以色列民是“蒙福”的百姓(民22:12). 可是, 巴兰还去接纳巴勒第二次差来的代表团, 这意味着他心中赞同他的要求, 去咒诅以色列人. 在他前去咒诅的路途中, 天使拔出刀来要击杀他, 但他的驴子三次救了他的命. 虽然如此, 他依然坚持要去咒诅以色列人! 彼得称他为“狂妄”(彼后2:16)  —  巴兰这种坚持行恶的态度是何其愚昧顽梗啊!

巴兰(在神的感动下)所发的预言是极其奇妙和真实的, 然而, 他并不诚心地相信它们, 也不愿相信它们. 他预言说: (1)“神没有咒诅的, 我焉能咒诅?”(民23:8), 如果他诚心并愿意相信这点, 他就不会踏上前去咒诅以色列人的路途. (2)“神非人, 必不致说谎, 也非人子, 必不致后悔. 他说话岂不照着行呢? 他发言岂不要成就呢?”(民23:19). 这是对整件事的讽刺性评述, 因为神一开始就告诉巴兰“你不可同他们去, 也不可咒诅那民”(民22:12). (3)虽知以色列民是蒙神所“赐福”的子民(民23:20), 巴兰却不寻求参与这群独特的百姓(比较民23:9). (4)以色列民将“吞吃敌国”(民24:8), 但我们发现不久后, 巴兰却选择住在以色列的敌人中(即米甸人中, 民31:8). (5)“我愿如义人之死而死”(民23:10), 但他过后靠“不义之工价”过活(彼后2:15, 我们推测是巴勒付给他这不义的工价), 并且肯定的, 他住在不义的民中, 即米甸人中间(参民31:8).

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他的心不正: (1)他的心不爱真理(帖后2:10); (2)他的心贪爱钱财. 他总是希望获得巴勒的金银(民22:18); 我们有理由推测他靠说预言来谋生. 行邪术的西门希望靠金钱购买超然能力(徒8:18-20), 而巴兰则希望靠说预言的恩赐(超然能力)赚取金钱. 彼得直截了当的言词揭开这罪的严重性, “你的银子和你一同灭亡吧 … 你正在苦胆之中, 被罪恶捆绑”(徒8:20,23); 保罗亦把“专顾自己, 贪爱钱财”与“不爱良善, … 爱宴乐不爱神”相连(提后3:2-4). 彼得一针见血地道出巴兰的问题  —  “贪爱不义之工价”(比较犹11;[1] 提前6:10).[2]

 

(二)   巴兰: 他的计谋 (民25:1-6; 31:1-8,15-16; 启2:14)

巴兰的计谋和教训是指他给予巴勒的建议和主意, 利用摩押和米甸女子引诱一些以色列男人犯上不道德和淫乱的罪(林前10:8). 什么促使巴勒出此计谋? 他无法使耶和华离弃以色列民, 所以无法咒诅他们, 换言之, 他们是坚不可摧的百姓(indestructible, 比较 耶31:35-38). 故此, 他企图使以色列民离弃耶和华, 因为他们并非不会败坏(incorruptible)的百姓. 他想发预言咒诅他们的努力失败了, 但他施诡计败坏他们的计谋却成功了. 多年以后, 犹大国和以色列国分别被亚述和巴比伦击败侵占, 同样是因为他们里面的罪恶, 而非外面的敌人.

在新约时代, 撒但如同“吼叫的狮子”(彼前5:8)企图摧毁教会, 但他失败了, 因为教会是坚不可摧的(indestructible, 徒8:1-3; 12:1-2; 比较 太16:18). 然而, 他改换战略, 装作“光明的天使”(林后11:14)企图败坏教会, 并在某种程度上取得成功. 彼得前书提到受苦的教会, 彼得后书则提及教会面对被假师傅欺骗迷惑的危险, 而巴兰便是假师傅的例子(比较 彼前5:8; 彼后2:1,15-16).

同样的, 在启示录第2章, 士每拿的教会因大遭逼迫而受苦, 但我们只听到主对这教会的称赞(启2:8-11); 下一个教会, 即别迦摩的教会, 却因有人服从了巴兰的教训而败坏了(启2:14). 艾朗赛(Ironside)贴切表示: “君士坦丁的庇护授权(Constantine’s patronage)完成了戴克理先的逼迫残害(Diocletian’s persecutian)所无法成就的事”(译者注: 撒但本想以罗马皇帝戴克理先所施的逼迫苦难令教会软化衰败, 但不成功. 他过后借着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将基督信仰奉为国教, 对教会人士百般拥戴庇护. 在政教合一的政策下, 教会开始败坏  —  被钱财、权势、名誉、地位所败坏  —  中了撒但的诡计).

撒但企图在主耶稣降生时摧毁除灭他; 但失败了. 多年以后, 在旷野的试探中, 撒但企图败坏他, 也失败而归. 所以他转回原本的战略  —  “除灭他”(太12:14; 27:20), 但主耶稣透过死而复活挫败了撒但的计谋, 定了他灭亡的厄运. 感谢神, 主耶稣是坚不可摧, 同时又不会败坏!

撒但利用像巴兰一样的人. 他们的言词似乎有理, 说话往往振振有词, 但他们的动机却是谋求己利. 他们拒绝真理, 也误导人离弃真理(彼后2:19-22: “他们 … 作败坏的奴仆. … 他们晓得义路, 竟背弃了传给他们的圣命”). 亚希多弗是另一个败坏人的例子(撒下15:12,31-34; 17:1-23). 那些否定福音的基要真理之宗教领袖也是如此, 例如他们否定耶稣肉身复活, 以及他的血能使人称义等的真理. 巴兰“不领受爱真理的心”, 不信真理, 喜爱不义(帖后2:10-12), 结果落到悲惨的下场.[3]

 


[1] 犹11说: “他们有祸了! 因为走了该隐的道路, 又为利往巴兰的错谬里直奔, 并在可拉的背叛中灭亡了.” 此处所说的“巴兰的错谬”是指假师傅像巴兰一般, 有三方面的错谬: (1)以虚伪的心服事神; (2)为私人利益服事神; (3)为利而诱惑他人陷入更大的罪里(参民22:21-31; 31:8,16; 彼后2:5-16).

[2] 上文译自 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with Bible Characters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1999), 第83页.

[3] 上文译自 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with Bible Characters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1999), 第84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