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波拉和巴拉


(一) 底波拉: 以色列的母 (士4:1-9; 5:1-9)

以色列北国在这时刻的状况可从底波拉的歌中反映而出(参士师记第5章). 这是一幅可悲的情景. 我们看见以下事件: (1) “大道无人行走”(士5:6). 走在大路上是不安全的, 只好绕道行走偏僻小路(“都是绕道而行”). (2) “乡村消失”(士5:7; KJV: “The villages ceased”; 《和合本》译成 “官长停职”). 大部分的人民住在城市, 田地可能因此荒废. (3) “争战的事就临到城门”(士5:8). 国家法律和社会秩序已经崩溃, 留下虚假的“快乐”生活方式. (4) “岂能见藤牌枪矛呢”(士5:8). 他们没有武器进行自卫或反击.

这是何其可悲的情景! 不过, 这可是他们一手造成的, 因他们“选择新神”(士5:8). 正因此故, 他们没有信心的藤牌, 没有公义的护心镜, 没有真理的腰带来保护自己(比较弗6:10-17). 诚然, 他们处在挨打的地位, 更糟的是, 他们缺乏有能之士以扭转局势.

就在这样的光景下, 耶和华的百姓寻找一位牧者、一个属灵的导师; 他们视底波拉为这样的一个人, 从她那里可获得“神的教导”(Kitto). 因此, 他们都到她那里去(士4:5). 我们在此看出她属灵的能力. 另一方面, 底波拉是撒母耳之前唯一兼任先知的士师(士4:4). 她在以色列人当中执行判决和审断, 向他们宣告神对他们的心意和旨意. 她与主耶和华保持密切的个人关系, 并深切关心主的百姓. “以色列的母”(a mother in Israel, 士5:7)一词令人联想起这一切; 此乃底波拉独有的一个称号.

值得留意的是, 底波拉并没侵占或夺取男人的地位: (1) 她没有像撒母耳那样去到百姓那里, 而是百姓到她那里; 请比较女先知户勒大(代下34:22-23; 译者注: 户勒大与底波拉一样, 并没到神百姓那里去宣告神的话语, 而是祭司和众人去见她). (2) 她并没忽视丈夫的地位(士4:4 “是拉比多的妻”). (3) 她没有意图率领以色列的军队(士4:6). (4) 她欢喜看到巴拉获得凯旋的尊荣, 同时也欢喜看到另一个女人雅亿获得克敌的尊荣(士5:24). 她作了一首得胜者之歌, 并在结束此歌时展望耶和华战胜恶者, 承认耶和华至尊的地位, 也兴高采烈地将自己的地位列于“爱耶和华的人”当中, 他们“如日头出现, 光辉烈烈”(士5:31).[1]

(二) 底波拉和巴拉: “我必重看” (士4:4-9, 13-24; 5:12-27, 31)

底波拉的歌提供许多宝贵的事件, 包括列出一个荣誉名单; 它预示基督的审判台; 也参撒母耳记下第23章、希伯来书第11章、罗马书第16章和提摩太后书第4章.

(A)       巴拉 (Barak)

巴拉的信心不强, 在带领以色列人对抗敌人的事上, 他显然犹豫不决、忧心忡忡, 甚至言意之下心不甘、情不愿. 底波拉答应协助和参与带领以色列军队后, 巴拉才顺从神的呼召; 若没有底波拉的参与, 巴拉就不愿前往(士4:8). 在希伯来书第11章, 有三对信心人物, 每一对在他们出现的年代方面都是逆序的, 为要显出首个被提及的人物比第二个信心更强; 所以我们读到“基甸和巴拉”(来11:32). 无论如何, 巴拉确实打了一场胜仗, 因而“在这信(心)上得了美好的证据”(来11:39).

(B)       雅亿 (Jael)

雅亿可与喇合作比较. 对神忠诚比其他一切更为重要, 无论是对国家或客人(虽然善待客人乃是非常重要的东方习俗; 译者注: 雅亿是基尼人[不是以色列人]希百之妻, 而西西拉又是她的客人, 所以雅亿杀西西拉似乎有违效忠国家与善待客人之道, 士5:17-18). 她行事犹如以笏般地坚定(士3:22; 4:21). 对付罪恶绝不可心怀二意、犹豫不决. 与罪恶妥协必导致毁灭性的后果. 她的忠心与坚定使她被神尊荣  —  “比住帐棚的妇人更蒙福祉”(士5:24).

(C)       以色列的支派 (Israel’s Tribes)

(a)   有些支派不参战  —  即流便、但和亚设支派(士5:16-17). 我们可用贵胄之仆人的比喻来比较和形容他们. 当贵胄从远方归来时, 这个仆人只能把主人交托给他的银子原数奉上(路19:20-26; 译者注: 主人本来的意愿是要仆人用这一锭银子去作生意, 赚取更多的钱, 直等他回来, 路19:13). 这三个支派遭受谴责(比较 林前3:15: “人的工程若被烧了, 他就要受亏损, 自己却要得救. 虽然得救, 乃像从火里经过的一样”).

(b)   有些支派参战  —  玛吉(玛拿西)、以萨迦等等(士5:14-15). 我们可用路加来比较和形容他们; “独有路加在我这里”(提后4:11; 译者注: 当使徒保罗普遍被人离弃时, 独有医生路加留在他那里帮助他, 提后1:15; 4:16). 这些支派也像非比(坚革哩教会中的女执事)一般, “帮助许多人”(罗16:1-2). 这里是那些在“快信(despatches)中匆匆提及的人”.

(c)   两个支派冒死全力参战  —  西布伦和拿弗他利在这场战争中奋勇冲锋, “拚命敢死地”冒死争战(士5:18). 我们可用百基拉和亚居拉来比较和形容他们. 这对夫妻为了保罗的生命而“将自己的颈项置之度外”(罗16:3-4). 这两个支派也犹如亚比筛, 英勇地拯救大卫的牲命(撒下21:16-17); 又如大卫一般, 单枪匹马地与巨人歌利亚争战(撒上17:1-54). 因此, 这些人在神的荣誉榜上高举首榜, 获得至高尊荣.[2]


[1] 上文译自 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with Bible Characters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1999), 第91页.

[2] 上文译自 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with Bible Characters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1999), 第92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