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赛亚诗篇”里的耶稣基督: 诗篇 第41篇


(A)       序言

某次, 英国著名解经家兼浸信会牧师斯克洛基(W. Graham Scroggie, 1877-1958)探访病重在床的帕森斯(Benjamin Parsons). 他问道: “你今天感觉怎样?” 这位即将离世的好友回答说: “我的头舒舒服服地躺在三个枕头上  —  神那无限的能力、无限的慈爱和无限的智慧.” 是的, 帕森斯经历到大卫所说的: “他病重在榻, 耶和华必扶持他. 他在病中, 你必给他铺床.” 这一节取自 诗41:3, 一篇被归类为“弥赛亚诗篇”(Messianic Psalms)[1]的诗.[2]

 

(B)       诗篇第41篇的简介

 

许多圣经学者都认为, 诗篇41篇的背景是大卫被他的儿子押沙龙背叛的经历, 此事记载于撒母耳记下11至16章. 威尔逊(另译“卫恩礼”, T. Ernest Wilson)[3]指出, 诗篇41篇是那时期的诗篇(诗篇38-41)的最后一篇. 此篇的最后一节(诗41:13)是诗篇第一卷书的总结.[4] 诗篇第一卷的第一篇(诗1:1-2)以“有福的人”开始, 而最后一篇(诗41)以“被出卖的人”结束.

 

诗篇第41篇如许多其他诗篇, 仅有一节是论到弥赛亚, 即 诗41:9. 我们的主耶稣在 约13:18-19引述这节, 用它来暗指加略人犹大. 本篇其余的部分是大卫的亲身经历, 那时他一些最好的朋友出卖他, 特别是谋士亚希多弗, 与押沙龙同谋推翻他的王位和国权.

 

旧约圣经另有三处经文预言出卖者, 首先是使徒彼得在 徒1:20引述 诗69:25说: “因为诗篇上写着说: 愿他的住处, 变为荒场, 无人在内居住.” 在同一节中, 他又引述 诗109:8说: “愿别人得他的职分.”[5] 第三处的经文是先知撒迦利亚所说的: “我对他们说: 你们若以为美, 就给我工价, 不然, 就罢了. 于是他们给了三十块钱作为我的工价. 耶和华吩咐我说: 要把众人所估定美好的价值, 丢给窑户. 我便将这三十块钱, 在耶和华的殿中, 丢给窑户了”(亚11:12-13). 马太在论到出卖者加略人犹大时, 就引述这段经文(太27:9-10).[6]

 

(C)       诗篇第41篇的内容

 

撒母耳记下11章记载大卫与乌利亚的妻子拔示巴同房, 犯了奸淫的罪, 然后设计谋杀她的丈夫乌利亚. 当先知拿单指出他的罪来, 他立刻认罪, 真心悔改, 诗篇第51和32篇就是大卫的痛悔诗. 拿单告诉大卫, 虽然神已赦免他的罪过, 但“刀剑必永不离开你的家”(撒下12:13). 大卫曾拆散别人的家, 夺取无辜人的性命, 所以这样的事也必发生在他的家中.[7] “人种的是什么, 收的也是什么”(加6:7). 此外, 大卫因心亏而纵容儿子押沙龙, 闭眼不理他的恶行, 结果遭押沙龙兴起叛变, 自食其果.

 

跟随押沙龙背叛的谋士中, 有一位名叫亚希多弗(Ahithophel), 他曾是大卫的知己和亲信. 大卫听到亚希多弗同谋背叛, 肯定非常难过, 便在 诗41:9说: “连我知己的朋友, 我所倚靠, 吃过我饭的, 也用脚踢我.” 这句话到了新约时被主耶稣引述: “同我吃饭的人, 用脚踢我”(约13:18).[8] 主用这话来喻指加略人犹大和他卖主的行为.

 

根据威尔逊(T. Ernest Wilson), 诗篇第41篇可分五大段: (1) 大卫向神的信心(1-3节); (2) 大卫向神承认罪(4节); (3) 众敌人同谋背叛(5-8节); (4)亚希多弗的出卖(9节); (5) 大卫向神求伸冤(10-12节).[9] 弗拉尼根(Jim Flanigan)则指出, 诗篇41篇的最后一节若被视为一个独立的结束荣耀颂(closing doxology), 那么之前的12节可分为四段, 每段三节, 而中间两段能因共同主题而熔合为一.[10] 约翰·菲利普斯(John Phillips)也采纳这样的分段. 下文便是采纳菲利普斯的分段大纲(除了把最后一节纳入第三段):[11]

 

(C.1)   大卫的惧怕

            (David’s Fears, 诗41:1-3)

大卫在 诗41:1-3说: “眷顾贫穷的有福了, 他遭难的日子, 耶和华必搭救他. 耶和华必保全他, 使他存活, 他必在地上享福.求你不要把他交给仇敌, 遂其所愿. 他病重在榻, 耶和华必扶持他, 他在病中, 你必给他铺床.”

 

“眷顾贫穷的有福了!” 弗拉尼根贴切表示, 这节的贫穷不一定指物质上的缺乏. 它也能指那些在健康上缺乏或软弱的人. 那些怜悯与关怀受苦者的人有福了, 这样的人, 当他遇到苦难时, 耶和华“必搭救他, 保全他, 使他存活”. 大卫本身经常怜恤软弱者, 例如善待米非波设(撒下9:7-13), 所以当他遭难时, 他求神“不要把他交给仇敌, 遂其所愿”. 他相信神必搭救他, 因为“眷顾贫穷的有福了”.

 

大卫的经历使我们联想到那位被称为“大卫的子孙”的主耶稣基督(可10:47). 他常眷顾贫穷者, 怜悯软弱的人(参阅 路7:13; 18:40-43; 可6:31,34; 太17:14-18等等), 所以希伯来书的作者说: “因我们的大祭司, 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 … 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 来到施恩的宝座前, 为要得怜恤, 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4:15-16). 当基督遭难时, 他也恳求神拯救他脱离死亡的拘禁, “基督在肉体的时候, 既大声哀哭, 流泪祷告恳求那能救他免死(原文作: 脱离死亡, out of death)的主, 就因他的虔诚, 蒙了应允”(来5:7).

 

诗41:3说: “他病重在榻, 耶和华必扶持他, 他在病中, 你必给他铺床.” 虽然撒母耳记下没有记载大卫病重, 但此事极可能发生. 大卫犯了严重大罪, 为此极其忧伤以致病倒, 这是合理的推论. 大卫病重一事也合理地解释为何押沙龙会控诉大卫忽略百姓申诉的问题(撒下15:2-5), 看来大卫因着病情恶化, 无法有效地治理国务. 此外, 大卫慌慌张张地逃离耶路撒冷城, 躲避押沙龙的叛变(撒下16:13-16). 这种胆怯行为不像是英勇善战的大卫一贯的作风. 我们有理由相信, 大卫病得很重, 不能像往常一般领兵杀敌, 必须狼狈的逃难. 无论如何, 仍有一群忠诚手下跟随和服事病重的他. 大卫晓得这是出自神的手, “他病重在榻, 耶和华必扶持他, 他在病中, 你必给他铺床.”

 

(C.2)   大卫的敌人

            (David’s Foes, 诗41:4-9)

大卫面对许多的敌人. 他在 诗41:4-9说: “我曾说: 耶和华啊, 求你怜恤我, 医治我, 因为我得罪了你. 我的仇敌用恶言议论我, 说: 他几时死, 他的名才灭亡呢? 他来看我, 就说假话. 他心存奸恶, 走到外边才说出来. 一切恨我的, 都交头接耳地议论我, 他们设计要害我. 他们说: 有怪病贴在他身上, 他已躺卧, 必不能再起来. 连我知己的朋友, 我所倚靠, 吃过我饭的, 也用脚踢我.”

 

大卫犯罪后, 受到良心不断谴责, 也病倒在床, 所以他求神说: “耶和华啊, 求你怜恤我, 医治我, 因为我得罪了你”(诗41:4). 令他忧伤的, 不仅是他的罪和病痛, 更是他的敌人. 他们期望他早日死亡,他们假意探病, 背地里却设计谋害他, 押沙龙便是最好的例子(参阅 撒下14:32-33). 大卫的敌人带着咒诅的语气说: “有怪病贴在他身上, 他已躺卧, 必不能再起来.” 相比之下, 大卫的子孙主耶稣基督, 他虽没有犯罪(彼前2:22), 但妒嫉他的法利赛人、希律党的人、文士、祭司长、民间长老, 都千方百计地想要杀害他(可3:6; 太26:3-4). 他们常假意向他请教, 背地里却设计谋害他(参阅 路6:7-11; 10:25-37).

 

令大卫忧上加忧的, 是他的知己和亲信出卖他, “连我知己的朋友, 我所倚靠, 吃过我饭的, 也用脚踢我”(是41:9). 弗拉尼根指出, “用脚踢”表示尽全力地攻击人. 这位用脚踢大卫的知己朋友是谁呢?他就是大卫的谋士兼密友亚希多弗. 为什么亚希多弗要出卖大卫呢? 原来亚希多弗是拔示巴的祖父(比较 撒下11:3和23:34).[12] 他因大卫与孙女拔示巴同房, 又设计杀害其夫乌利亚而怀恨在心, 找机会报复. 所以当押沙龙要叛变时, 他便全力支持他, 更献议押沙龙与大卫的妃嫔亲近(撒下16:21-22), 其目的显而易见, 亚希多弗要明明地羞辱大卫, 因大卫曾与其孙女犯了淫乱的罪, 令他蒙羞受辱.

 

相比之下, 蒙主耶稣厚爱的门徒犹大绝无合理之故出卖主耶稣. 其实, 主耶稣早已知道犹大会出卖他(约13:11; 2:25), 却仍拣选他为十二至亲的门徒之一(路6:12-16), 并且信任他, 把管理钱财的重任交托给他(约13:29), 他却辜负了主, 常偷取钱囊中的钱(约12:6). 此外, 在逾越节的筵席上, 虽然晓得犹大要出卖他, 主却不严声责备, 反倒以爱劝之. 主引述 诗41:9说: “同我吃饭的人, 用脚踢我”(约13:18),接着表示: “你们中间有一个人要卖我了”(约13:21). 众门徒问是谁, 主说: “我蘸一点饼给谁, 就是谁.” 然后就蘸了一点饼, 递给加略人犹大(约13:25-26). 递饼的行动不仅是爱心和礼貌的表现, 更是给犹大最后的机会, 暗示犹大虽然主知道他卖主的恶念, 但主愿意饶恕他, 只要他肯认罪悔改. 可惜, 犹大因贪财而狠心拒绝这伟大的爱, 结果“他吃了以後, 撒但就入了他的心. 耶稣便对他说: 你所作的快作吧”(约13:27). 约13:30的描述意义深长: “犹大受了那点饼, 立刻就出去. 那时候是夜间了.” 是的, 犹大就出去, 离开“世界的光”主耶稣, 进入“夜间的黑暗中”. 从此刻起, 他的生命进入永远灭亡的黑暗中. 他本是离光这么近, 结果却离光这么远, 真叫人惋惜不已.

 

弗拉尼根适切指出, 诗41:9所谓“知己的朋友”(AV: Mine own familiar friend), 原文直译为“(给)我平安的人”(the man of my peace). “知己的朋友”(familiar friend)在希伯来原文是一个字 shalom[13]{H:7965},[14] 意谓“平安”. 讽刺的是, 这本该给平安的人, 竟出卖与陷害大卫, 以及大卫的子孙主耶稣基督.[15] 再者, shalom这一问候语可直译为“平安归给你”(peace be unto you). 这正是犹大出卖主耶稣时所用的亲嘴请安. “犹大随即到耶稣跟前说: 请拉比安, 就与他亲嘴. 耶稣对他说: 朋友, 你来要作的事, 就作吧”(太26:49-50).

 

有几件值得留意的事. 首先, 在新约中, 犹大从不称呼耶稣基督为“主”(Lord), 而称呼他为“拉比”(Master, 太26:25,49), 犹大从未真正承认与尊重基督的“主权”(Lordship). 另一方面, 纵然犹大出卖主耶稣, 可是主并没称犹大为“叛徒”或“出卖者”, 而是“朋友”(friend, 太26:50). “朋友”一词在希腊原文是 hetairos {G:2083}, 意即亲密的伙伴. 这点充分表露主耶稣宽宏的心胸和仁慈的忠实. 此外, 主耶稣也是全能全知的神. 他先前在 约13:18引述 诗41:9时说: “同我吃饭的人, 用脚踢我.” 他省略了“我所倚靠”一语, 因为他是全能的神, 不需要倚靠犹大; 他亦是全知的神, 一早就晓得犹大要出卖他(约13:11; 2:25).

 

若我们比较亚希多弗和犹大, 两者有许多相似之处. 首先, 他们两人都曾受人信任, 托于重任, 也同是他们所出卖之人的朋友. 其次, 他们都得到仁慈的厚待, 却同样行了诡诈, 出卖朋友, 只不过亚希多弗的动机是为了报复, 犹大则是出于贪财. 第三, 他们都行了愚蠢的事, 以吊颈自杀了结生命(撒下17:23; 太27:5). 他们本该各自向大卫和“大卫的子孙”主耶稣认罪悔改, 得到赦免, 可惜他们却愚蠢到底,自缢而死, 自己断绝了回头蒙恩之路.[16] 这与前者的名相符, 与后者的名相违; 亚希多弗(Ahithophel)之名在希伯来原文意即“愚蠢的兄弟”(Brother of folly); 而犹大(旧约: Judah; 新约: Judas )的意思则是“赞美”(praised)或“他将受到赞美”(he shall be praised). 亚希多弗背叛和自缢的行为确实是愚蠢的, 而作为主耶稣十二门徒之一的犹大本该受到赞美, 流芳百世, 却因出卖主而受人谴责, 垂弃万代.

 

(C.3)   大卫的信心

            (David’s Faith, 诗41:10-13)

诗41:10-12说: “耶和华啊, 求你怜恤我, 使我起来, 好报复他们. 因我的仇敌不得向我夸胜, 我从此便知道你喜爱我. 你因我纯正, 就扶持我, 使我永远站在你的面前. 耶和华以色列的神, 是应当称颂的, 从亘古直到永远. 阿们、阿们.”

 

在一切忧伤和苦难中, 大卫对神充满信心, 相信神必怜恤他, 使仇敌不得向他夸胜. 他已真诚悔改, 深信神必赦免他, 怜恤他, 所以他说: “你因我纯正, 就扶持我, 使我永远站在你的面前.” 若犹大效法大卫的“纯正”, 真诚地悔改, 我相信主会赦免他, 可惜他只向人(祭司长和长老)认错, 却不向神祷告认罪; 他只“后悔”, 却没诚心“悔改”(参 太27:3-4), 这与彼得的痛哭悔改何等不同, 难怪他们的结局也迥然不同(参 太26:75; 约21:15-17; 徒2:14,37,40-42).

 

诗41:13是诗篇第一卷的最后一节, 是一节“荣耀颂”(doxology). 这节首次出现诗篇中的“阿们”. 弗拉尼根指出, “阿们”(Amen)是音译自希伯来文 Amen {H:543}, 双重的“阿们、阿们”意思是“真实的、真实的”(Truly, truly!)、“实实在在的”(Verily, verily!)或“诚愿如此、诚愿如此”(So be it, so be it!). 这是一个适当的结束, 极可能是会众公开敬拜时的回应, 以肯定他们自己也将赞美归于耶和华, 如 诗106:48所说: “耶和华以色列的神, 是应当称颂的, 从亘古直到永远. 愿众民都说: 阿们. 你们要赞美耶和华.” [17]

 

 

(D)       结语

魏斯比(Warrren W. Wiersbe)对诗篇41篇分段的题目极具意义: (a) 诗41:1-4: 我们如何对待别人  —  正直(Integrity); (b) 诗41:5-9:别人如何对待我们  —  背叛(Treachery); (c) 诗41:10-12: 神如何对待我们  —  怜悯(Mercy); (d) 诗41:13: 我们如何对待神  —  荣耀(Glory). 这不仅是大卫的经历, 更是“大卫的子孙”主耶稣基督的经历: 他一生待人正直, 人却背弃他, 把他钉在十架上. 可是神怜悯他, 叫他从死里复活, 他也因此荣耀了神.

 

五卷诗篇的前四卷都以相同的荣耀颂(doxology)来结束(诗41:13; 72:18-20; 89:52; 106:48), 而第五卷以一篇赞美诗(praise psalm)为结束. 这意味着在我们属灵生命的经历中, 一切的忧伤、痛苦和迫害都将过去, 取而代之的是永远的赞美. 这是所有信靠神之人的经历, 正如斯克洛基(W. Graham Scroggie)所言, “常以登上顶峰为结束”(Always finish on a mountain-top). 为此, 让我们俯伏在主面前, 心存感谢地赞美道: “耶和华以色列的神, 是应当称颂的, 从亘古直到永远. 阿们、阿们.”[18]

 


[1]               有关“弥赛亚诗篇”, 请参 2008年7/8月份, 第77期《家信》的“弥赛亚诗篇里的耶稣基督: 诗篇第2篇”之附录“弥赛亚诗篇简介”.

 

[2]               W. Graham Scroggie, A Guide To the Psalms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 1995), 第247页.

[3]               威尔逊(T. Ernest Wilson)这位奉主名聚会的弟兄于1902年出生在北爱尔兰. 21岁时, 他便到非洲西南部国家安哥拉(Angola)事奉主将近半个世纪. 1960年代初, 他被逼离开非洲, 到美国居住, 继续事奉主. 他所著的《弥赛亚诗篇》是一部值得一读的好书.

[4]               诗篇共分五大卷, 与摩西五经相对应: (1)诗篇第一卷(诗篇1-41)与创世记相对应, 强调有关“人”(诗篇1、8、9、10论及最完美的人  —  主耶稣); (2)诗篇第二卷(诗篇42-72)与出埃及记相对应, 论及“以色列”的败坏和救赎(诗篇51、66); (3)诗篇第三卷(诗篇73-89)与利未记相对应, 与“圣所”有关(诗篇73、84); (4)诗篇第四卷(诗篇90-106)与民数记相对应, 叙述以色列人在“旷野”的经历(诗篇90、106); (5)诗篇第五卷(诗篇107-150)与申命记相对应, 强调“神的话”(注: 申命记意即“重神的令之录”; 诗篇119篇共有176节, 几乎每一节都论到神的话; Jim Flanigan, “Psalm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edited by W. S. Stevely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2001), 第14-16页.

[5]               诗69:25说: “愿他们的住处, 变为荒场, 愿他们的帐棚, 无人居住.” 诗109:8说: “愿他的年日短少, 愿别人得他的职分.”

[6]               卫恩礼著, 岑德华译, 《弥赛亚诗篇》(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92年), 第34-35页.

[7]               后来大卫自己的女儿被奸辱(撒下13:14), 儿子被杀害(撒下13:28-29), 应证了先知拿单的话.

[8]               主耶稣在 约13:18 说: “我这话不是指着你们众人说的, 我知道我所拣选的是谁, 现在要应验经上的话, 说: ‘同我吃饭的人, 用脚踢我.’”

[9]               卫恩礼著, 《弥赛亚诗篇》, 第36页.

[10]             Jim Flanigan, “Psalm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edited by W. S. Stevely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2001), 第186页.

[11]             John Phillips, Explore the Psalms, vol.2 (New Jersey: Loizeauz Brothers, 1988), 第315页. 菲利普斯也认为诗篇41篇可分三段, 并指出最后一节(诗41:13)是诗篇第一卷(诗篇1-41篇)整卷的结语(final epilogue).

[12]             撒下11:3说拔示巴(Bathsheba)是“以连(Eliam)的女儿”, 而 撒下23:34记述以连是“大卫的三十勇士”之一, 同时也是“亚希多弗的儿子”. 换言之, 亚希多弗就是拔示巴的祖父.

[13]             在《家信》的文章中, 论到希伯来原文或希腊原文时会采用“粗体”(bold)或“斜体”(italic)的字体. “粗体字体”(例如 Christôs )是严谨地根据《家信》自行编制的“圣经原文字母音译表”、属于“词典编辑式”(lexical form)的写法. “斜体字体”(例如 Christos )则是一般作者所用的新旧约原文或其他外语(如拉丁文、德文等)的写法, 不按照《家信》自行编制的“圣经原文字母音译表”来写. 此外, “斜体字体”也用来代表某字是文本(text)中的写法, 即经过词形变化而呈现在古卷或抄本中的字. 例如粗体字poieô 是“词典编辑式”的写法(在编辑希腊字典时所采用的词形), 但斜体字poiei 则是希腊文本或抄本在约壹3:9所用的字形. 在这方面, 粗体字犹如英文do字, 是编辑词典时所采用的; 而斜体字就如英文的did、done之类的字, 是do字的词形变化. 总括而言, “粗体字体”代表某字是”词典编辑式”的写法, 同时按照《家信》自行编制的“圣经原文字母音译表”; 除此之外, 其他作者所用的原文词字写法、各种外语词字、原文抄本的字形等等, 在《家信》中都一律采用“斜体字体”的写法.

[14]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经典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但有极小部分的“H”字指亚兰文字(Aramaic). 此外, 《家信》常引用的“AV”指英文圣经《钦定本》/《英王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 或称King James Version); “NIV”是《新国际译本》(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NKJV”则是New King James Version.

[15]             Jim Flanigan, “Psalm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第188页.

[16]             圣经共记载了6个自杀的例子(旧约5个, 新约1个): (1)亚比米勒(士9:50-55); (2)扫罗(撒上31:1-6); (3)帮扫罗拿兵器的人(撒上31:5); (4)亚希多弗(撒下17:23); (5)心利(王上16:18); (6)犹大(太27:3-10).

[17]             同上引, 第189页.

[18]             上文主要参考 卫恩礼著, 岑德华译, 《弥赛亚诗篇》(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92年), 第23-32页; 以及其他在本文脚注中所注明的参考书.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