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赛亚诗篇”里的耶稣基督: 诗篇 第45篇


(A)  序言

整本诗篇共分五大卷. 第一卷是第1至41篇, 内中共有6篇“弥赛亚诗篇”(Messianic Psalms),[1] 阐明基督(弥赛亚)的道成肉身、受试探、被出卖、被钉十架、复活和千禧年的荣耀. 第二卷则是第42至72篇, 其中记述出埃及的部分, 主题是救赎(redemption). 在这第二卷诗篇中, 共有4篇“弥赛亚诗篇”: (1) 诗篇第69篇: 描述基督(弥赛亚)为赎愆祭; (2) 诗篇第68篇: 提及基督升天; (3) 诗篇第45篇: 介绍基督作新郎和君王; (4) 诗篇第72篇: 论及基督在千禧年的统治. 威尔逊(另译“卫恩礼”, T. Ernest Wilson)[2]评述诗篇第45篇是“弥赛亚诗篇的中心和高峰(the centre and crown of the Messianic Psalms)… 告诉我们王(弥赛亚君)的婚娶和后来的荣耀.”[3] 诚然, 这篇美丽的诗可谓是一首“结婚圣歌”(wedding hymn), 为一位君王与一位公主的结婚大礼而写的, 预表将来基督与召会(教会)在天上的羔羊娶亲婚筵(启19:7-9).

 

(B) 诗篇第45篇的简介

斯克洛基(W. Graham Scroggie)称诗篇第45篇为“给予属天新郎和他特选配偶的新婚喜歌”.[4] 此篇的题注是: “可拉後裔的训诲诗, 又是爱慕歌, 交与伶长, 调用百合花”(KJV:[5] To the chief Musician upon Shoshannim, for the sons of Korah, Maschil, A Song of loves).[6] 这题注意义深长, 值得我们进一步揣摩其意:

 

(a)    可拉後裔(the sons of Korah) : 他们是利未家族的“乐团”, 也都是神恩典的见证人(民16:32; 26:11; 代下20:19).[7] 共有11篇诗篇以此为题(诗42篇、44至49篇、84和85篇、87和88篇).

(b)    训诲诗(Maschil): “训诲诗”在希伯来原文是 Maskiyl [8] {H:4905},[9] 意即教训、指示或智慧之言(teaching, instruction, wisdom). 根据威尔逊, 这题目把本篇与末日相提并论, 因但以理书12章论到末日事件时说“唯独智慧人( Maskiliym )能明白”(但12:10).[10]

(c)     爱慕歌(A Song of loves): “爱慕”( yediyd {H:3039})在希伯来原文是复数( yedidoth ). 凯氏(Kay)称之为“秀美”或“蒙爱者”. 诗84:1把这希伯来字译作“可爱”, 特指蒙神所爱的人(申33:12). 墨菲特(Moffat)称这“爱慕歌”为“爱歌”; 杨格(Young)称之为“蒙爱者之歌”; 旧约希腊文圣经《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和拉丁文圣经(Vulgate)称它为“良人之歌”·

(d)   交与伶长(To the chief Musician): 伶长是指圣殿诗歌班或圣乐团的指挥或班长(团长). 圣经提到三个作伶长的人: 希幔(Heman)、亚萨(Asaph)和以探(Ethan)(代上15:17-19). 诗篇共有55篇是交与伶长的. 基督也要成为他子民的伶长, 带领他们赞美神(来2:12).

(e)    调用百合花(upon Shoshannim):[11] 共有4篇诗篇使用此调. 威尔逊贴切指出, 百合花是属于春天和逾越节的季节. 寒冬已过, 夏季已近. 此乃诗篇45篇的气氛, 是属于以色列和全世界的荣耀春季, 因为弥赛亚(基督)再临掌权, 统管万有. 它预示弥赛亚君作王统治的千禧年夏季, 想一想主耶稣所说的: “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 我告诉你们, 就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 他所穿戴的, 还不如这花一朵呢”(太6:28-29)[12]

 

按较古的普遍解释, 这篇诗的君王是指所罗门,[13] 他的新妇(新娘)则指埃及的公主(法老的女儿, 王上3:1). 但所罗门却不像这篇诗所形容的“腰间佩刀”, 上战场开弓射箭, 杀敌致胜的君王(诗45:3-5). 因此, 这篇诗所描述的, 是超越世上所有属地的君王, 它指向一位更伟大的属天君王  —  主耶稣基督,[14] 就如佩罗尼(J. J. Stewart Perowne)在其注释书中贴切表示: “这里有一位比所罗门更大的”(参 太12:42).

 

希伯来书的作者引述 诗篇45篇的其中两节(诗45:6-7), 来指主耶稣基督, “论到子(基督)却说: ‘神啊, 你的宝座是永永远远的, 你的国权是正直的. 你喜爱公义, 恨恶罪恶. 所以神, 就是你的神, 用喜乐油膏你, 胜过膏你的同伴’ ”(来1:8-9). 因此, 本篇诗的君王不是别人, 而是弥赛亚君  —  主耶稣基督. 我们在本篇看见弥赛亚君[15]将与他的新妇(预表召会)进行婚礼(即羔羊娶亲婚筵), 并在千禧年里统管列国.

 

(C)  诗篇第45篇的内容

诗篇91篇论基督是先知, 诗篇110篇说他是祭司, 而诗篇45篇则表明他是君王. 这正符合“基督”(意即“受膏者”, 希伯来文是“弥赛亚”, Messiah )的职分  —  先知、祭司和君王.[16] 从世事的演变, 我们可知本篇的预意快将实现. 召会被提到空中、聚在基督审判台前、天上进行羔羊婚筵、弥赛亚君(基督)从天再临、审判和统治全球, 这都是神所预言的计划, 当新郎(主耶稣)再临, 这些预言便逐一实现.

 

1)      1节: 序言: 诗人的自述

2)      2-8节: 作新郎君王的四方面荣耀: 他的道德、他的职任、他的神性、他作中保

3)      9-15节: 作新妇王后的四方面荣耀: 她的名字、她的侍从、她的服装、她的态度

4)      16-17节: 总结: 新郎的福气

 

 (C.1)   序言: 诗人的自述 (诗45:1)

诗人一开始就说: “我心里涌出美辞, 我论到我为王作的事, 我的舌头是快手笔”(诗45:1). 有关诗人的自述, 一节经文已足, 但作者用四种比喻说明他的感受: (1) 他的心如涌溢的泉水  —  “我心里涌出”; (2) 他的嘴如演说家发出“美辞”; (3) 他的主题是尊贵的  —  “为王作的事”; (4) 他的舌头如文士的“快手笔”. 诗人使尽各项才能, 颂扬王的荣耀, 这也该是我们对荣耀的王主耶稣基督所做的事.

 

弗拉尼根(Jim Flanigan)写道: “诗人在此论到他的心思和口舌. 如救主(耶稣)所说: ‘因为心里所充满的, 口里就说出来’(太12:34). … 他是经过反复思索, 然后把心中积存的思念透过文笔表露出来. 他的舌头如文士的‘快手笔’, 如一个熟练和殷勤的文士能够精确记述有关王的事. 这同样的语词也用来形容以斯拉(“敏捷的文士”, 拉7:6).”[17] 简短介绍后, 诗人开始论到君尊的新郎.

(C.2)   作新郎君王的四方面荣耀 (诗45:2-8)

诗人在 诗45:2-8说: “ 你比世人更美, 在你嘴里满有恩惠. 所以神赐福给你, 直到永远. 大能者啊, 愿你腰间佩刀, 大有荣耀和威严. 为真理、谦卑、公义, 赫然坐车前往, 无不得胜. 你的右手必显明可畏的事. 你的箭锋快, 射中王敌之心, 万民仆倒在你以下. 神啊, 你的宝座是永永远远的, 你的国权是正直的. 你喜爱公义, 恨恶罪恶. 所

以神, 就是你的神, 用喜乐油膏你, 胜过膏你的同伴’ ”(来1:8-9). 因此, 本篇诗的君王不是别人, 而是弥赛亚君  —  主耶稣基督. 我们在本篇看见弥赛亚君[15]将与他的新妇(预表召会)进行婚礼(即羔羊娶亲婚筵), 并在千禧年里统管列国.

 

 

(C)  诗篇第45篇的内容

诗篇91篇论基督是先知, 诗篇110篇说他是祭司, 而诗篇45篇则表明他是君王. 这正符合“基督”(意即“受膏者”, 希伯来文是“弥赛亚”, Messiah )的职分  —  先知、祭司和君王.[16] 从世事的演变, 我们可知本篇的预意快将实现. 召会被提到空中、聚在基督审判台前、天上进行羔羊婚筵、弥赛亚君(基督)从天再临、审判和统治全球, 这都是神所预言的计划, 当新郎(主耶稣)再临, 这些预言便逐一实现.

 

1)      1节: 序言: 诗人的自述

2)      2-8节: 作新郎君王的四方面荣耀: 他的道德、他的职任、他的神性、他作中保

3)      9-15节: 作新妇王后的四方面荣耀: 她的名字、她的侍从、她的服装、她的态度

4)      16-17节: 总结: 新郎的福气

 

 (C.1)   序言: 诗人的自述 (诗45:1)

诗人一开始就说: “我心里涌出美辞, 我论到我为王作的事, 我的舌头是快手笔”(诗45:1). 有关诗人的自述, 一节经文已足, 但作者用四种比喻说明他的感受: (1) 他的心如涌溢的泉水  —  “我心里涌出”; (2)他的嘴如演说家发出“美辞”; (3) 他的主题是尊贵的  —  “为王作的事”; (4) 他的舌头如文士的“快手笔”. 诗人使尽各项才能, 颂扬王的荣耀, 这也该是我们对荣耀的王主耶稣基督所做的事.

 

弗拉尼根(Jim Flanigan)写道: “诗人在此论到他的心思和口舌. 如救主(耶稣)所说: ‘因为心里所充满的, 口里就说出来’(太12:34). … 他是经过反复思索, 然后把心中积存的思念透过文笔表露出来. 他的舌头如文士的‘快手笔’, 如一个熟练和殷勤的文士能够精确记述有关王的事. 这同样的语词也用来形容以斯拉(“敏捷的文士”, 拉7:6).”[17] 简短介绍后, 诗人开始论到君尊的新郎.

(C.2)   作新郎君王的四方面荣耀 (诗45:2-8)

诗人在 诗45:2-8说: “ 你比世人更美, 在你嘴里满有恩惠. 所以神赐福给你, 直到永远. 大能者啊, 愿你腰间佩刀, 大有荣耀和威严. 为真理、谦卑、公义, 赫然坐车前往, 无不得胜. 你的右手必显明可畏的事. 你的箭锋快, 射中王敌之心, 万民仆倒在你以下. 神啊, 你的宝座是永永远远的, 你的国权是正直的. 你喜爱公义, 恨恶罪恶. 所以神, 就是你的神, 用喜乐油膏你, 胜过膏你的同伴. 你的衣服, 都有没药沉香肉桂的香气. 象牙宫中有丝弦乐器的声音, 使你欢喜.”

 

(a)   他道德上的荣耀(Moral Glory)

首先, 诗人述说王在道德上(moral)两方面的荣美  —  他本身和他口舌的荣美. 论到他本身的荣美, 诗人说: “你比世人更美”. 在希伯来原文中, “更美”一词是由两个“美”(希伯来文:  yaaphah{H:3302})字组成( yaap-ªyaap-iytaa), 原文直译为“美丽的! 美丽的!” 是的, 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何其美丽! 若把他与世人相比, 他是旧约预表的真体, 是完美的人. 旧约伟大人物如以诺、约瑟、大卫等人都有亏欠, 唯独主耶稣基督是最完美无瑕的典范, “他的口极其甘甜, 他全然可爱!”(歌5:16)

 

论到基督口舌的荣美, 诗人说: “在你嘴里满有恩惠.” 路加描述他说: “众人都称赞他, 并希奇他口中所出的恩言”(路4:22). 约翰记述当时的人对他的评语: “从来没有像他这样说话的”(约7:46). 摩西是全地最谦和的人, 但连他也曾说出急躁的话(民12:3; 诗106:33), 只有基督彰显完美的恩惠, 口中流露恩言. 基督一生的言语显露完美的恩惠: 有礼、关怀、同情、恩慈.

 

威尔逊写道: “他(基督)道德上的荣耀完美无瑕, 包涵温柔和义愤、恩典和真理. 我们常偏激极端, 但他的德性完全平衡、满有智慧、全然纯洁. 他刚中带柔, 如雀鸟的一双翅膀(常保持平衡).” 威尔逊又表示: “每一国家, 每个年代, 都具有其代表性的人物, 如摩西、尼布甲尼撒、亚历山大、该撒亚古士督、苏格拉底、拿破仑、莎士比亚、华盛顿等. 他们都是国家的天才. … 但主不在他们当中, 他是超越时间的神人(God-Man). 他比世人更美, 嘴里满有恩言; 值得我们仰望! 值得我们聆听!”[18]

 

(b)   他职任上的荣耀(Official Glory)

在职任上(office), 基督有四方面的荣耀  —  他的刀、他的宝座、他的国权(权杖)和他的膏油. 首先, 当基督第一次降世时, 他成为人, 彰显他道德上的荣耀. 可是当他第二次降临时, 他要作王, “腰间佩刀, 大有荣耀和威严”(诗45:3), 正如他所说: “那时, … 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 他们要看见人子, 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太24:30). 使徒约翰描述当时的情景说: “… 天开了, 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 … 他的名称为神之道(即主耶稣基督). 在天上的众军, 骑着白马… 跟随他. 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 可以击杀列国. 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启19:11-15).” 基督要用他的大能大力, 消灭抵挡他的敌基督和他的大军团, “你的箭锋快, 射中王敌之心, 万民仆倒在你以下”(诗45:5). 那日, 基督将以“刀剑”(象征争战)来制服众敌, 以“荣耀和威严”建立他的国度和永远的宝座.

 

感谢神, 基督的“国权是正直的”. “国权”(AV: sceptre)可指权杖, 象征管治的权柄和能力. 在千禧年里, 基督将凭公义和正直来统管列国, 以“铁杖辖管他们”. 由于基督喜爱公义, 恨恶罪恶. 所以神用“喜乐油”膏他, 胜过膏他的同伴.[19] 根据威尔逊, 被喜乐油膏是指基督被圣灵膏抹(路4:18). 值得一提的是, 大卫曾三次被膏: 第一次在他父亲耶西的家, 第二次在希伯仑被膏为犹大家的王, 第三次在希伯仑被膏作全以色列的王(撒上16:13; 撒下2:4; 5:3). 我们的主在地上时, 也曾三次被膏: 第一次在他公开传道前, 被圣灵所膏(路3:22; 比较 路4:18);[20] 第二次在他公开传道初期, 被一个有罪的女人所膏(路7:38),第二次在传道的末期, 被马利亚所膏(约12:3). 赞美主, 将来还有一次, 基督将被膏为王, 统管万有(诗2:6-7).

(c)   他神性上的荣耀(Divine Glory)[21]

诗45:6说: “神啊, 你的宝座是永永远远的”. 司布真(C. H. Spurgeon)的正确指出: “在这里, 有些人只看见所罗门, 他们是近视的; 有些人看见所罗门和基督, 他们是倒视的; 属灵眼睛明亮的人, 只看见耶稣.”[22] 这节论到的肯定不是任何属地的君王, 而是属天的弥赛亚君并他的神性. 现代主义者(Modernist, 或称“新派、不信派”)喜欢采纳英文圣经《修正标准本》(The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的译法  —“你神性的宝座(your divine throne)是永永远远的”[23]—  来否认基督的神性. 但希伯来书的作者清楚说道: “ 论到(基督)却说: 神啊, 你的宝座是永永远远的…”(来1:8). 旧约和新约都以这段经文喻指基督. 不信派狡辩说: “以前的人把他们的王当作神”, 是的, 许多拜偶像的民族确实如此, 但敬拜独一真神的以色列人却不是. 来1:8否定了这一切的妄断谬论.

 

当基督在地上的日子, 虽然他取了血肉之体(来2:14), 成为人的样式(腓2:7), 但这一切丝毫不减他的神性. 我们处处看见他神性的掌控权能: (1) 他掌管大自然  —  控制风和海(可4:39-41); (2) 他掌管野兽(可1:13); (3) 他掌管牲畜(路19:30); (4) 他掌管海里的鱼(太17:27); (5) 他掌管鸟类(路22:34,60); (6) 他掌管植物(太21:19); (7) 他掌管生命(约11:25,43-44). 像这样全能的神, 有谁能伤害他呢? 感谢神, 是他对神对人的爱, 促使他收起他的大能, 把自己交给人处死, 为人的罪死在十架上, 正如他所说: “没有人夺我的命去, 是我自己舍的. 我有权柄舍了, 也有权柄取回来”(约10:18). 诚然, 他是“全能的神”! (赛9:6)

 

(d)      他作中保的荣耀 (Mediatorial Glory)

有关他作中保的荣耀, 有两件值得留意的事. 首先, 王是住在象牙宫中(诗45:8). 象牙是地上最庞大尊贵的动物死后才能获得的. 大象必须牺牲, 才能换取华丽堂皇的象牙宫. 照样, 基督本是住在犹如“象牙宫”的华美天堂, 但他必须牺牲  —  离开天堂的荣华, “道成肉身”, 屈尊降世为人, 并为人死在十架上, 成为神与人中间唯一的中保(提前2:5).

诗45:8也说: “你的衣服, 都有没药、沉香、肉桂的香气.” 基督圣洁的一生都充满香气. 当他降生时, 东方博士们以黄金、乳香和没药为礼物献给他(太2:11). 他死后埋葬前, 尼哥底母用100斤的没药和沉香, 熏他的身体(约19:39). 他死而复活, 升到高天, 更是充满属灵的香气. 在圣经中, 衣服或袍子象征显于外表、人人可见的行为. 诚然, 基督君尊的衣服  —  所行的一切  —  都充满吸引人的香气.

为此, 巴勒克拉夫(Henry Barraclough)写了一首著名的诗, 题为“离开象牙宫”. 英国解经家威尔伯·卓曼(J. Wilbur Chapman)在解释 诗45:8时也强调这方面的意义, 他形容基督“离开天上的象牙宫, 为要救赎世人. 他身穿的衣服充满没药的苦涩、沉香的香美和肉桂的医治能力.” 这荣美的事实引领卓曼写出他闻名的诗歌:

离开华美的象牙宫, 进入祸患的世界,  

     只有那永恒的大爱, 使我的救主前往.[24]

 

简而言之, 这位作新郎的弥赛亚君何其荣美, 诚如威尔逊写道: “当描述那位作新郎和君王的主(耶稣基督)时, 我们看见他是人  —  道德的荣耀; 他是王  —  职任的荣耀; 他是神  —  神性的荣耀; 他是新郎  —  中保的荣耀. 我们看见他本身的荣美、他治理的公平、他宝座的永恒、他内心的欣悦.”[25]

 

 (C.3)   作新妇王后的四方面荣耀 (诗45:9-15)

弥赛亚君作新郎时, 他的右边是美丽的王后  —  召会. 王后的出现是全篇承先启后之处, 是基督十架所成就的美果. 论及王后, 诗人在 诗45:9-15描述道: “有君王的女儿, 在你尊贵妇女之中. 王后佩戴俄斐金饰, 站在你右边. 女子啊, 你要听、要想、要侧耳而听. 不要记念你的民和你的父家. 王就羡慕你的美貌, 因为他是你的主. 你当敬拜他. 推罗的民(民原文作女子)必来送礼. 民中的富足人, 也必向你求恩. 王女在宫里, 极其荣华. 她的衣服是用金线绣的. 她要穿锦绣的衣服, 被引到王前. 随从她的陪伴童女, 也要被带到你面前. 她们要欢喜快乐被引导, 她们要进入王宫.”

约翰·菲利普斯(John Phillips)评注道: “这王后的出现方式极具启发性. 她本来不在那里, 突然就出现了. 召会也是这样. 她突然出现在历史上  —  她本来不在那里, 突然五旬节那一天, 当世人不留意时, 在耶路撒冷的楼房上, 召会出现了”(比较 徒2:1-4; 林前12:13). 他又说: “经文没有提到王后的过去, 她有的是未来! 这是我们所要欢呼的, 因为神已涂抹我们的过去. 来到基督前, 我们罪恶的过去已被涂抹. 我们有的是未来, 如神宝座那般光明灿烂的未来.”[26]

(a)   她的名字之荣耀

“王后”一词的希伯来文是 Shegal {H:7694}, 不是一般所用的Malkah {H:4436}或 Gebireh {H:1377}. 根据学者, Shegal是“王后罕有和最尊贵的称谓.” 迦勒底(巴比伦)或波斯帝国的王后就是被冠上Shegal 的美号(但5:2-3; 尼2:6). 这点突出弥赛亚君的新妇(召会)的尊贵荣耀.[27]

 

(b)   她的侍从之荣耀

“君王的女儿”和“推罗的民(“民”原文作女子)”必来送礼(诗45:9,12). 她们是尊贵的妇女和婢女. 推罗是商业繁盛之城, 曾高傲自尊, 不可一世, 结果遭神审判(结28:2-19). 但在这节中, 她不是来讨债,乃是要送礼给新妇, 叫我们看见富足的人不再自傲自尊, 却谦卑求恩. 诚然, 世界因基督作王掌权而改变了!

 

随从王后的“陪伴童女”(诗45:14)大概是象征外邦列国. 在七年灾难中借着以色列人所传的天国福音, 他们得享进入千禧年的福气.

(c)   她的服装之荣耀

王后的服装锦绣荣华. 诗人说: “王后佩戴俄斐金饰”(诗45:9), 又说: “王女在宫里, 极其荣华. 她的衣服是用金线绣的. 她要穿锦绣的衣服, 被引到王前”(诗45:13-14). 威尔逊对这事的评述极富意义: (a)“俄斐金”论及她的地位, 得算为义, 因基督流血所成就的义;  (b)“ 金线”是锤子和热能的成果, 受苦的锻练; (c)“ 锦绣的衣服”表明生命事奉的编织, 一针一线, 成为圣徒的义(启19:8).[28]

(d)   他的态度之荣耀

新妇接受四样嘱咐(诗45:10-11):

(1)     “不要记念你的民和你的父家”(第10节): 召会(信徒)不该留恋她的过去  —  属地的旧生命及其习惯, 而该活在属天的新生命里, 正如路得不留恋她的父家摩押一般(得1:16-17).[29]

(2)     “王就羡慕你的美貌”(第11节): 这是美好的相交情爱, 她的美容单为王所预备.

(3)     “因为他是你的主” (第11节): 完全顺服王的话语和旨意, 尊王为主.

(4)     “你当敬拜他” (第11节): 强调委身的生命, 永远敬拜这位配得敬拜的弥赛亚君.

 

对于弥赛亚君的新妇  —  召会, 诗45:10给予的教训是: 她“要听、要想、要侧耳而听”, 并且“不要记念”  —  她要舍己、要作抉择、全心效忠、永不回头, 如主耶稣所给的挑战: “人到我这里来, 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 就不能作我的门徒. 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 也不能作我的门徒”(路14:26-27).

 

(C.4)   总结: 新郎的福气 (诗45:16-17)

诗45:8说: “象牙宫中有丝弦乐器的声音, 使你欢喜.” 赞美歌颂的乐声欢迎君王的莅临. 接着, 我们在 诗45:14-15看见婚礼的进行, “她要穿锦绣的衣服, 被引到王前. 随从她的和陪伴童女, 也要被带到你面前. 她们要欢喜快乐被引导, 她们要进入王宫.” 在此, 作新妇的王后和陪伴的童女被引导, 进入皇宫, 然后诗人论到作新郎的君王, 说: “你的子孙要接续你的列祖, 你要立他们在全地作王. 我必叫你的名被万代记念, 所以万民要永永远远称谢你”(诗45:16-17). 在此不仅是婚姻的联合(union), 亦是爱情的相交(communion).

 

根据威尔逊, 这里有三方面的预表: (1) “你的列祖”: 指犹太人, 昔日的族长如亚伯拉罕; (2) “你的子孙”: 可指召会(来2:13). 基督看见自己的后裔(指信主之人所组成的召会, 赛53:10), 并要立他们在全地作王, 与基督一同作王治理(提后2:12); (3) “你的名”: 永远的称颂是与基督的名相连的, 所以本篇以祝福为总结时, 这祝福也连于他那至尊至荣的名.[30]

 

召会, 无论是犹太人或外邦人, 都因受苦得荣的基督得着荣耀, 如来2:9-10所言: “(基督)因为受死的苦, 就得了尊贵荣耀为冠冕, 叫他因着神的恩, 为人人尝了死味. … 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 感谢神,婚礼以神圣的祝福作总结, 这蒙福得荣的王族永远长存, 荣耀永在的君王得着永远的称颂.

 

 

(D)结语

诗篇45篇既是“训诲诗”, 又是“爱慕歌”; 既富有教训又富有情爱, 既触及思想又触及感受. 失去其中一样都将导致失衡的情况, 不是只产生冷漠拘谨的空论, 就是只产生不纯不正的激情. 但感谢神, 诗篇45篇论及弥赛亚君(主耶稣)和其新娘(召会)的荣耀未来, 并他们的永恒圣爱. 这实在是教义与情爱(doctrine and devotion)并重、彼此相融的杰作.

 

弗拉尼根(Jim Flanigan)在总结这篇诗时写道: “这美丽的婚礼之诗犹如许多其他的诗篇一样, 既有历史性又有预言性的意义. 佩罗尼(Perowne)说得好: ‘圣诗的诗人肉眼见到属地的君王和属人的婚礼, 但他弹起竖琴(harp)为此欢庆时, 更高荣耀的异象涌入他的心. 属天和属地交织相融. 神渗透、使之成圣, 超越人所能及的.’ ”[31] 诚如主耶稣所说: “看哪, 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太12:42).[32]

 


[1]              有关“弥赛亚诗篇”的简介, 请参 2008年7/8月份, 第77期《家信》的“弥赛亚诗篇里的耶稣基督: 诗篇第2篇”之附录“弥赛亚诗篇简介”.

[2]              威尔逊(T. Ernest Wilson)这位奉主名聚会的弟兄于1902年出生在北爱尔兰. 21岁时, 他便到非洲西南部国家安哥拉(Angola)事奉主将近半个世纪. 1960年代初, 他被逼离开非洲, 到美国居住, 继续事奉主. 他所著的《弥赛亚诗篇》是一部值得一读的好书.

[3]              卫恩礼著, 岑德华译, 《弥赛亚诗篇》(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92年), 第88页.

[4]              “An Epithalamium (献给新郎、喜娘的喜歌或颂词) for the Henvenly Bridgegroom and His Elect Spouse.” W. Graham Scroggie, A Guide To the Psalms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 1995), 第259页.

[5]               《家信》之前常引用的“AV”(或称“KJV”)是指英文圣经《钦定本》/《英王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 或称King James Version). 由于现今较普遍采纳“KJV”一词, 所以《家信》改称这译本为“KJV”而非“AV”; “NIV”是《新国际译本》(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NKJV”则是New King James Version.

[6]              比较其他译本如 NKJV: To the Chief Musician. Set to “The Lilies.” A Contemplation of the sons of Korah. A Song of Love. NIV: For the director of music. To (the tune of) “Lilies.” Of the Sons of Korah. A maskil. A wedding song.

[7]              可拉(Korah)是摩西的堂兄弟, 曾与大坍(Dathan)和安(On)联手带领250个以色列领袖攻击和背叛神所拣选的摩西和亚伦, 结果他们全遭神严厉的审判, “地就开了口, 把他们和他们的家眷, 并一切属可拉的人丁、财物都吞下去”(民16:31-32). 但 民26:11 记载神的怜悯与恩典: “然而可拉的众子没有死亡.” 神存留了可拉的众子, 并给可拉的后裔机会事奉他, 成为会幕和圣殿的守门者(“管理使用之工并守会幕的门”, 代上9:19; 26:1)和圣殿诗歌班的唱诗者(代下20:19). 值得一提的是, 先知撒母耳和诗歌班的班长希幔(撒母耳的孙)也是可拉的子孙(比较 代上6:33,37). 因此, 可拉的众子和后裔乃是神丰盛恩典的见证人, 他们事奉时必存无限感恩与敬畏之心, 感谢神不把他们与背叛的可拉一同灭绝

[8]               在《家信》的文章中, 论到希伯来原文或希腊原文时会采用“粗体”(bold)或“斜体”(italic)的字体. “粗体字体”(例如希伯来文 ĕlôhîym )是严谨地根据《家信》自行编制的“圣经原文字母音译表”、属于“词典编辑式”(lexical form)的写法. “斜体字体”(例如希伯来文 elohim 或 Elohim )则是一般作者所用的新旧约原文或其他外语(如拉丁文、德文等)的写法, 不按照《家信》自行编制的“圣经原文字母音译表”来写. 此外, “斜体字体”也用来代表某字是文本(text)中的写法, 即经过词形变化而呈现在古卷或抄本中的字. 例如希腊文粗体字poieô (意即“做、行”)是“词典编辑式”的写法(在编辑希腊字典时所采用的词形), 但希腊文斜体字poiei 则是希腊文本或抄本在约壹3:9所用的字形. 在这方面, 粗体字犹如英文do字, 是编辑词典时所采用的; 而斜体字就如英文的did、done之类的字, 是do字的词形变化.总括而言, “粗体字体”代表某字是”词典编辑式”的写法, 同时按照《家信》自行编制的“圣经原文字母音译表”; 除此之外, 其他作者所用的原文词字写法、各种外语词字、原文抄本的字形等等, 在《家信》中都一律采用“斜体字体”的写法.

[9]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1890年的经典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但有极小部分的“H”字指亚兰文字(Aramaic).

[10]             Maskiyl 一词源自 但12:10的 Maskiliym (智慧人). 注: Maskiliym的词典编辑式写法是 sakal {H:7919}.

[11]             KJV的“Shoshannim”是音译自希伯来文 shoshanniym 一字. 这字是复数, 意即百合花(lilies). 题注中的 shoshanniym 可指: (1) 一种音调, 表明要用此调来唱这篇诗; (2) 一种乐器, 即有百合花形状的乐器(lily-shaped musical instrument), 表明用此乐器来弹奏此诗

[12]             引自 Jim Flanigan, “Psalm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edited by W. S. Stevely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2001), 第202页.

[13]             根据约翰·菲利普斯(John Phillips), 这里的君王和他的新妇有三重的意义和写照(pictures), 可指: (1) 所罗门王和埃及法老的女儿(王上3:1); (2) 希西家王和协西巴(Hephzibah, 王下21:1; 注: 有者认为协西巴是先知以赛亚的女儿); (3) 主耶稣基督和召会(启19: 7-10; 弗5:31-32). John Phillips, Explore the Psalms, vol.1 (New Jersey: Loizeauz Brothers, 1988), 第349-350页.

[14]             许多学者(包括T. Ernest Wilson 、W. Graham Scroggie、John Phillips等)都认为这篇诗所指的王在历史上可指所罗门, 但在预表或预言上则指向主耶稣基督.

[15]             “弥赛亚君”的意思是受膏的君王(the anointed king), 与 但9:25的“受膏君”(KJV: the Messiah the Prince, 指主耶稣基督)意义相同.

[16]             这三种职分在旧约都是受膏的.

[17]             Jim Flanigan, “Psalm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第203页. 诗45:1的“快手”在希伯来原文是 cowpeer maahiyr {H:5608, 4106}, 直译为“快速、熟练或敏捷的文士”, 同于 拉7:6的“敏捷的文士”(希伯来文copeer maahiyr ).

[18]             卫恩礼著, 岑德华译, 《弥赛亚诗篇》, 第91页.

[19]             有者认为 诗45:7的“同伴”可能指其他曾坐大卫宝座的列王, 他们有些行善, 有些行恶, 生命都有瑕疵, 唯有基督是全能的神和全善的人.

[20]             当主耶稣受洗后, 路3:22记载“圣灵降临在他身上”,  这就是主耶稣在 路4:18所说: “主的灵在我身上, 因为他用膏膏我, 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 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 瞎眼的得看见, 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

[21]             有些作者称这神性上的荣耀为“本身的荣耀”(personal glory)、“实质上的荣耀”(essential glory)或“永恒的荣耀”(eternal glory).

[22]             卫恩礼著, 岑德华译, 《弥赛亚诗篇》, 第89页.

[23]             Ps 45:6: “Your divine throne endures for ever and ever.”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

[24]             “Out of the ivory palaces, Into a world of woe, Only His great eternal love, Made my Saviour go.” W. Graham Scroggie, A Guide To the Psalms第261页.

[25]             卫恩礼著, 《弥赛亚诗篇》, 第93-94页.

[26]             John Phillips, Explore the Psalms, vol.1第357页.

[27]             威尔逊(T. Ernest Wilson)认为这篇诗的“王后”指羔羊的新妇  —  召会, 因为此诗论及弥赛亚的婚礼和千禧年的荣耀(参照羔羊的婚筵和千禧年, 启示录19至22章). 但也有一些召会作者(assembly writers, 如 Harold St. John、A.G. Clarke、F.W. Grant等人)认为“王后”是指那已蒙弥赛亚复原及更新的千禧年万国京城  —  属地的耶路撒冷城(restored earthly Jerusalem). Jim Flanigan, “Psalm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第205-206页.

[28]             启19:7-8:“我们要欢喜快乐, 将荣耀归给他, 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 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 就蒙恩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 这细麻衣就是圣徒所行的义.”

[29]             得1:16 记载: “路得说: 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 你往那里去, 我也往那里去; 你在哪里住宿, 我也在那里住宿. 你的国就是我的国, 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30]             卫恩礼著, 岑德华译, 《弥赛亚诗篇》, 第96页.

[31]             Jim Flanigan, “Psalm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第208页.

[32]             上文主要参考 卫恩礼著, 岑德华译, 《弥赛亚诗篇》(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92年), 第87-96页; 以及其他在本文脚注中所注明的参考书.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