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门教(末世圣徒教会)(五)


(文接上期)

C.   摩门教的可疑权威

C.3   摩门教权威人士的教导

 

(1)  约瑟.史密斯的首个异象

(1.1)   首个异象是信仰根基[1]

摩门教的创始人是约瑟.史密斯(Joesph Smith, 也可译作“斯密约瑟”). 他创立摩门教的主要原因, 是由于看见他所谓的“异象”, 即“天父”和“主耶稣”向他显现. 于是这异象成为整个摩门教信仰的根基. 约瑟.史密斯的第一个异象记载于摩门教的权威经典《无价珍珠》中(在名为“约瑟.史密斯的写作”之部分). 这记录是今日摩门教所承认的, 2章3至19节记载说:

“我在主后1805年12月13日出生[2]… 在我们居住的地方发生异常的宗教问题骚动. 首先由卫理公会开始, 迅即波及那个地区的所有教派. …当时我还不满15岁. …当我正烦恼着这些宗教家的派别争论所引起的极端难题时, 有一天, 我读到雅各书1:5, 那里写道: 你们中间若有缺少智慧的, 应当求那厚赐与众人, 也不斥责人的神, 主就必赐给他. …于是依照这点我去求问神的决定, 我隐入树林中作此尝试. 那是在1820年的初春, 一个美丽明朗的清晨… 我便跪下向神献上我心中的愿望. 我刚一这样作, 我立刻就被一种力量捉住, … 浓厚的黑暗向我围拢… 但是我用尽我所有的力量, 呼求神从这个捉住我的敌人之力量中, 把我解救出来… 在这非常惊恐的一刹那, 我看见一个光柱… 徐徐下降直到落在我身上. 光一显现, 我就发现我已从捆住我的敌人中被救出. 当光停留在我身上时, 我看见两位人物, 站在我上面的空间, 其光辉和荣耀难以形容. 其中一位对我讲话, 叫着我的名字, 指着另一位说: 这是我的爱子, 听他说. … 我求问在光中站在我上面的两位, 所有教派中那一个是对的. 我所得到的回答是, 它们之中没有一个是我应该加入的, 因为它们都是错误的….”

首先, 在还未断定这记载是否真实可靠以前, 让我们先明智地思考这异象的内容. 在整个异象的过程, 那两位“人物”并没表明他们是神. 圣经教导我们“一切的灵, 你们不可都信. 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约壹4:1-2). 约瑟.史密斯没按圣经教导去试验, 就认定他们是神, 显然他忘了一点, “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来迷惑人(林后11:14). 摩门教徒常会反驳道: “那起初控制他的黑暗力量不是魔鬼吗? 这力量被后来两位荣耀的人物所胜, 这证明这两者一定是神!” 但这只是个直觉上的感觉而已, 难道魔鬼不能装作光明的天使去胜过黑暗, 来骗取约瑟.史密斯的信心吗?

 

(1.2)   首个异象的可疑之处

摩门教认为以上有关首个异象的记载原写于1838年, 并在1842年正式出版在《时间和季节》(Times and Seasons)一书中, 直到1851年才被摘录于《无价珍珠》而成为现今公认的记录. 摩门教宣称: “约瑟.史密斯在看见第一个异象之后, 活了24年, 在这一段时间, 他只讲一个故事…”(Joseph Smith the Prophet, 1944年, 第30页). 换言之, 他每次讲这异象时, 内容都是一致的. 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关于这首个异象,  许多摩门教徒并不知道, 在以上记录出版的前后却有很多不同内容的非正式记载. 摩门教传教士尝试指出这些记录是敌人伪造的谣言, 但这些记录已被证明是约瑟史密斯亲手所写, 甚至摩门教的学者也承认这些文件的真实性. 由于篇幅有限, 我们在此仅查考其中三个内容不同的记录:

  1. 1844年的记录: 这记录写于1844年5月24日, 原本是收藏于摩门教在盐湖城(Salt Lake City, Utah)的教会史记员办事处(Church Historian’s Office), 是从未公开的, 过后因为遭受各方面的压力, 终于公布在《进步时代》(Improvement Era), 1970年4月, 第12页, 注12. 虽然他们声称史记员办事处收藏了很多不真实的记录(参《救恩的教义》第2卷, 第191页), 却没指出这记录是不真实的.其内容记载: 那向约瑟.史密斯显现的两位人物: (a)不是两位同时显现(而是一位先来, 另一位过后才来); (b)回答他问题的是天父(而非主耶稣, 因他称呼另一位是他的儿子).

可是摩门教第六任会长约瑟.菲尔丁.史密斯(Joseph Fielding Smith)[3]却说: “父与子显现于他面前, 但是答复他问题的不是父! …回答那重要问题, 并给了指示的却是子.” “如果当年约瑟.史密斯从树林回来之后, 宣布说: ‘他看到了父与子显现在他面前, 并且父向他说话, 回答了他的问题, 而子却静静地站在旁边’, 那么我们便可以认为, 该故事是骗人的”(参《救恩的教义》[Doctirne of Salvation], 第1卷, 第27页).

若根据这位摩门教权威人士(摩门教会长)的话, 约瑟.史密斯岂不是骗人的吗? 这里我们看见摩门教权威人士们本身的矛盾和冲突!

  1. 1833年的记录: 这记录是约瑟.史密斯亲手所写. 杨百翰大学的摩门教历史系教授艾伦(James B. Allen)承认这记录是真实的, 他说: “这手抄的记录是于1965年被提出的… 大概于1833年由约瑟.史密斯亲手所写…这些与现在被公认的记录内容有不同之处…”(Dialogue: A Journal of Mormon Thought, Autumn 1966, 第35页). 另一位摩门教的历史家杰西斯(Dean C. Jessee)也证实道:“这6页的记录是约瑟.史密斯亲手的笔迹… 这几页的记录是关于他第一次的异象”(BYU Studies, Summer 1971, 第462页, 注78). 这本刊物还影印了这些记录及一封约瑟.史密斯的私人信件来作比较, 证明这记录乃约瑟.史密斯所写, 因两者笔迹完全一样. 这记录与今日公认的记录有矛盾之处: (1)他提出他只见到主耶稣(而不是父与子); (2)他当时是16岁, 即1821年(而非1820年).

然而, 摩门教使徒威特所尔(John A. Widtsoe)表示: “很清楚, 第一次的异象是发现于1820年… 其他任何的说法将会成为谎话”(Gospel Interpretation, 第119页). 那么, 约瑟.史密斯岂不是又说了一次谎话吗? 此外, 这记录中只提到主耶稣的显现(而没提到天父), 也是令人百思不解. 摩门教的学者们为此提出几种解释, 例如: (1)他没提到天父的显现并不表示天父没显现; (2)他当时年少, 没有很详细地描绘; (3)这记录只是初步的草稿.

任何明智的读者都很难接受这样的解释, 因为: (1)从图片中我们发现这是一篇很完整的文章, 而非所谓的草稿; (2)他用了很多文字去描绘他的异象, 怎可能只记述主耶稣的每一句话, 却一字不提那位“荣耀之父”的显现; (3)他一会说见到异象时还不满15岁(即14岁左右), 一会说是16岁, 这方面的差异和矛盾是难以解释的.

 

  1. 1835年的记录: 这记录是最先由杨百翰大学的摩门教历史系教授艾伦(James B. Allen)所提出: “另外一份文件有着同等的重要性, 最近被一位史记员办事处的同工将它公开. 它被放置于教会史(History of the Church)手抄原稿的Book A-1的背后(普遍称为“历史原稿”, Manuscript History)… 它写于1835年, 那位抄写的人写下了约瑟.史密斯在1835年每一日所作的事… 他写下了约瑟.史密斯对探访者所说的话, 他(约瑟)并没说及关于摩门教的故事, 却说他第一次见的异象… 而内容与今日公认的却不不相同.”(参Dialogue: A Journal of Mormon Thought, Autumn 1966,第35-36页). 以下是1835年11月9日约瑟.史密斯向一位犹太人领袖约书亚所作的见证:

 

“我大声祷告求问主, 一条光柱在我头上出现… 有一位人物出现… 不久有另一位人物出现, 他告诉我我的罪已得赦免, 他更向我见证耶稣是神的儿子, 我在这异象中看见很多天使, 这时我大约是14岁.”(BYU Studies, Spring 1969, 第283页).

这记录只提到他见到天使, 而没提到天父或主耶稣. 在当时的一份报章《德撒律新闻》(Deseret News, Vol.2, No.15, May 29, 1852)也有此报导: “当我大约14岁的时候, 我初次得到一班天使的探访.”  事实上, 一些摩门教早期的历史是记载他在首次异象中见到天使, 而没提到圣父或圣子.

很多摩门教徒都不知道, 这个‘首个异象’至少有5个更早的记录. 由于这些记录的内容与公认的官方版本并不一致, 互相矛盾, 所以被摩门教的领袖所封禁. 矛盾之处除了有约瑟.史密斯的年龄, 异象中圣者的身份和数目, 也包括他寻求神的原因, 及教派或宗派复兴的日期. 根据现今摩门教公认的版本来推算, 在1820年左右发生各宗派的复兴. 但按各宗派(例如卫理公会, 长老会,浸信会等)的历史记载, 此复兴是发生在1824至1825年. 换言之, 1820年并没有宗派复兴, 所以约瑟.史密斯没有理由因自己在选择宗派上无所适从, 而去树林中寻求神的旨意(即该加入哪个宗派).[4]

谢伟国正确地总结说: “事实上, 关于约瑟.史密斯初次异象共有12份真实却不同的记录, 或可能更多, 其中3份是约瑟.史密斯亲手所写的, 有些是他亲笔签名, 或是由他所指定的人为他记录的, 并且都是教会(注: 这里所说的教会是指摩门教)所承认的, 并不是教会的敌人所伪造的… 这些种种的记录都是收藏于教会史记员办事处的收藏库中… 任何一位末世圣徒(即摩门教徒)想要推翻这些记录的真实性, 就要先推翻自己教会所出版的权威性刊物、教会的报纸、教会长者及学者的说话, 甚至教会收藏库里被认为真实的记录, 但倘若教会收藏库的‘真实’记录真的被否定了, 那么被认为‘真实’而一同收藏于这里的《教义和圣约》、《无价珍珠》及《摩门经》的早期版本及原稿就不可靠了. 今日(这些摩门教经典)的经文, 就会失去它的神圣地位. 还有, 若早期教会的‘先知’及现在教会学者都不可信, 试问今日的摩门教会又怎能站得稳呢?”[5]

 

(2)  摩门教先知的预言启示[6]

  1. 新耶路撒冷和它的殿(启21:22): 约瑟.史密斯预言这座城和圣殿将在“这一世代”(即他的世代, 笔者按)被建造于美国的密苏里州(Missouri)(参1832年9月出版的《教义和圣约》84:1-5). 摩门教的使徒们都知道这个预言, 并在《讲道日志》中公布(第9册71页; 第10册344页; 第13册362页). 他们也确定此预言将在“这个世代”应验实现. 1870年5月5日, 使徒??(): “就像期待明天的日出日落一样, 末世圣徒(即摩门教徒)亦期待着1832年代诺言的成就. 为什么? 因为神不会说谎, 他必实现他的诺言”. 可是那个世代已经过去, 这座城和圣殿并未被造.
  2. 纳府家园(Nauvoo House): 按摩门教先知的预言,  纳府家园永远属于约瑟.史密斯的家庭(参《教义和圣约》124:56,60). 然而, 约瑟.史密斯于1844年被人在狱中枪杀, 摩门教徒从纳府家园被赶出去, 这屋不再属于史密斯家庭. 可见这个预言是假的.
  3. 有关主的降临: 1835年约瑟.史密斯预言: “主即将降临, 在56年内势必有惊人的一幕”(History of the Church, 第2册, 182页). 56年(即1891年)过后, 主还未降临, 证明约瑟.史密斯是说假预言的假先知.
  4. 约瑟.史密斯的敌人必遭挫败: 摩门经的尼腓二书3:14记载: “约瑟(指约瑟.史密斯)如此预言, 说:

看哪, 主将祝福那先见(指约瑟.史密斯本人); 那些寻求毁灭他的人必遭挫败(confounded, 也可译作“必惊慌失措”); …我肯定这应许必然应验.” 不过事实是: 约瑟.史密斯在1844年6月27日, 在伊利诺伊州迦太基(Carthage, Illinois)的监狱里, 被寻求毁灭他的人枪杀而死.

  1. 锡安在密苏里州(Missouri): 《教义和圣约》第97章记载, 约瑟.史密斯曾在美国俄亥俄州的嘉德兰市(Kirtland, Ohio)预言: “锡安, 密苏里必不消失亦不迁移(指神拣选美国的密苏里(Missouri)作为“锡安” — 神的圣地). 然而, 就在他预言几个星期后, “锡安”就被迁移了, 因为在1839年, 摩门教徒被逐出密苏里州(Missouri), 过后迁入伊利诺伊州(Illinois).
  2. 月亮有人居住: 约瑟.史密斯宣称他有“先见”(seer, 即先知)之能, 他说: “在月球上面的居民之体形比地球上的居民更加统一, 大约有6尺高… 他们穿著很似教友, 衣著很普通… 他们生存得很久, 大约有一千年的寿命… 这是先见约瑟.史密斯的描述, 每当他奉耶稣的名求问父的时候, 他就能够‘看到’任何事物”(Journal of Oliver B. Huntington, 第3册166页). 杨百翰会长(Brigham Young)也继续传扬这“真理”: “谁能告诉我们关于月亮的居民呢? …你相信这是有人居住的吗? 我相信有. 你相信那里有生命吗? 毫无疑问….”(Journal of Discourses, 第13册, 271页). 当时人类还未登上月球, 摩门教的先知和领袖自然可宣告这等“启示”, 但自从1969年人类登上月球后, 这“启示”便毫无疑问被证实是假的!

 

(3)  摩门教先知的自相矛盾

     (3.1)   没有圣职无法见神?

按摩门教的教导, 一切的圣礼必须由持有祭司圣职(Priesthood)的人去执行方能有效. 摩门教徒相信, 自从使徒在第一世纪相继死后, 祭司圣职已经消失, 直到1829年5月15日, 施洗约翰才恢复亚伦圣职, 把它赐给约瑟.史密斯. 不久, 他又领受麦基洗德圣职(参《无价珍珠 — 约瑟.史密斯的写作》2:69-72).

在1832年9月, 约瑟.史密斯获得以下的启示: “没有… 圣职的权柄… 就没有人能看见神”(参《教义和圣约》84:21-22). 摩门教使徒也如此表示: “真理是这样的: 没有麦基洗德的圣职, 没有人能见到神”(Writings of Parley P. Pratt, 第309页). 可是摩门教第六任会长约瑟.菲尔丁.史密斯(Joseph Fielding Smith) 指出: “本教会尚未组织, 圣职尚未复兴于世上之前, 父与子曾显现在先知约瑟.史密斯面前”(参《救恩的教义》[Doctirne of Salvation], 第1卷, 第4页).[7]

现在问题来了! 既然没有圣职的人是不能看见神, 而约瑟.史密斯在1829年才领受圣职, 那么在1820年还未持有圣职的他, 怎能看见神向他显现呢? 假如约瑟.史密斯真的见过神, 那么摩门教的神圣启示之书《教义和圣约》就是错误的, 而约瑟.史密斯便是骗子, 因为他声称《教义和圣约》是他从神而得的启示; 另一方面, 假设《教义和圣约》与摩门教的先知和圣徒所说的话是真实的, 那么约瑟.史密斯就根本没有见过神, 换言之, 他还是个骗子.

 

     (3.2)   是否真的禁烟戒酒?

约瑟.史密斯在1833年2月27日得到启示, 被称为“智慧语”(Word of Wisdom). 其内容大致为禁烟戒酒、咖啡、茶等刺激性饮料 (参《教义和圣约》第89章). 摩门教徒必须严守这个诫命, 触犯者是不被允许进入圣殿的. “没有一个使用茶、咖啡、酒及烟草的人, 能够在教会中担任高级的职位, 或圣殿的工作…”(参Joseph Smith the Mormon Prophet, 1966年, 第90页). 但实际上, 约瑟.史密斯并没遵守这个“诫命”. 以下是摩门教的权威人士或所出版的书籍对他的记载:

杨百翰大学的格思里(Gary Dean Guthrie)曾在他的硕士论文中指出, 约瑟.史密斯“在讲完了一篇关于智慧语的道, 却在纳府(Nauvoo)的街上吸着一口烟.”[8] 这资料源于摩门教使徒坎农(Abraham H. Cannon)的日记第19卷(1895年10月1日). 现今原稿收藏于杨百翰大学的特别储藏室(Special Collections Dept.), 而影印本则藏于犹他州大学的图书馆(University of Utah Library).

此外, 还有摩门教出版和公认的刊物记载: “他(约瑟.史密斯)到了Greene, 给了他的弟兄200元, 然后在Moessers喝了一杯啤酒….”(参《千禧星》[Millennial Star], 第23卷, 第720页). 不过当这记录被转载于摩门教的教会历史时, 单单“喝了一杯啤酒”这一句话被删掉了(参《教会历史》, 第6卷, 第424页).

另有一处记载: “有人告诉我有些弟兄违反了智慧语的教训, 曾经饮过威士忌(即一种酒). 我便叫了那些弟兄来, 一起研究此事的真相, 认为并无罪恶的成分. 我便给了他们2元, 指示他们去盛满他们的杯, 以此在长途跋涉中刺激他们,”(参《千禧星》, 第12卷, 第283页). 当这些话被转载于今日的教会历史时, 约瑟.史密斯的指示被删去了, 但却没有注明删去的理由(参《教会历史》, 第5卷, 第450页).

《千禧星》是早期摩门教的公认刊物, 其中的资料被引用于许多摩门教的刊物和书籍. 按《千禧星》的记载, 约瑟.史密斯并没遵守智慧话的教导, 换言之, 如果他现今还活着的话, 摩门教是不能允许这位“摩门教的创始人和先知”进入圣殿的. 此外, 为了防止摩门教徒知悉事实的真相, 摩门教的领导人不惜删改教会历史, 这表示今日摩门教的教会历史并非像摩门教徒想象中那么准确可靠. 实际上, 有人统计过, 今日摩门教的教会历史, 比原本教会历史的第一版本增加了17,000个字, 并删掉了45,000个字.[9]

 

C.4   总结

根据1977年版的《摩门教教义》(Mormon Doctrine), 第764-765页中说: “当活的传神谕者(living oracles, 指作为神启示的媒介之人)[10]奉主名说话, 或被圣灵感动, 所有听见者都必须履行他们的话语….”[11] 换言之, 除了摩门教四本权威经典之外(即《英王钦定本圣经》, 《摩门经》, 《教义与圣约》和《无价珍珠》),[12] 摩门教徒还要服在第五种权威之下, 即摩门教众会长、先知和使徒的教导. 为了客观公允起见, 上文所引用的资料, 几乎全部都是取自摩门教所出版的书籍或刊物, 因为他们宣称“世界上最重要的历史, 乃是我们教会(即摩门教)的历史, 那是所有世界上最正确的历史”(参《救恩的教义》[Doctrine of Salvation], 第2卷, 第188页).

可是, 经过客观的分析和讨论, 我们发现约瑟.史密斯首次异象的内容有很多矛盾之处, 混淆不清, 令人质疑它的可靠性. 约瑟.史密斯又发了许多落空的假预言(若在旧约, 这位假先知早已被人用石头打死, 参申18:20-22), 他甚至幻想月球有人居住, 声称这是来自神的“先见”. 不但如此, 他还亲自违反他自称来自神的诫命 — 智慧语. 难道这一切还不足以说明他是位决不可信的假先知吗? 此外, 其他摩门教的“先知”和领袖们也有许多落空的预言,[13] 对首个异象的解释又是那么的矛盾, 互相抵触, 摩门教徒将整个信仰建立在这个不可靠的异象根基上, 服在不可靠的权威人士教导下, 此举岂不愚昧和危险吗?

当摩门教的传教士们知道这些真相之后, 他们通常会告诉你: “无论怎样, 我只相信《无价珍珠》这的记载, 我愿意向你见证, 我知道约瑟.史密斯真是神的先知, 我知道他真的见过神, 我完全知道….” 他们怎么知道? 他们说: “我们有见证.” 他们会辩驳说: “我知道摩门教和其教导是真实的, 因为我为此祷告, 并感觉它是真实的.” 难道上文所举列的事实不是一个强而可靠的见证吗?而事实证明这个首次异象令人怀疑. 另一方面, 我们别忘记撒但也能“感动”人, 使人在祷告中有所“感觉”, 把错的当成对的(参林后11:14; 加1:8; 帖后2:10-12). 最后, 求主帮助深陷摩门教的朋友,不再坚持这个“我知道”的“见证”, 并能看清和谦卑接受一切与这个见证不符合的事实, 脱离迷惑, 进入光明.

 


[1] 下文(1.1)的资料主要是参考 谢伟国著, 《摩门教是否可信?》(香港九龙: 种籽出版社有限公司, 1991年再版), 第4-7, 12-20页.

[2] 约瑟.史密斯的出生日期是1805年12月23日. 2001年11月的《家信》(第24期,第21页)记载他的出生日期为1805年2月23日, 此乃打字上的失误, 敬请原谅.

[3] 请读者留意, 这里有两个名字接近却是不同的人: (1)约瑟.史密斯(Joseph Smith)和约瑟.菲尔丁.史密斯(Joseph Fielding Smith); 前者是摩门教的创始人、先知和第一任摩门教会长(任期: 1830-1844年), 后者则是第六任摩门教会长(任期: 1901-1918).

[4] 安克伯, 韦尔登合著, 逸萍译,《摩门教的真相》(香港: 天道书楼有限公司, 1998年), 第61页; 详情请参 谢伟国著, 《摩门教是否可信?》, 第9-12页.

[5] 谢伟国著, 《摩门教是否可信?》, 第21-22页.

[6] 以下第1至第5点可参考 佛洛.麦克艾文著, 何菲菲译, 《摩门教的真相》(台北: 中国主日学协会, 1997年二版), 第31-33页.

[7] 谢伟国著, 《摩门教是否可信?》, 第7-8页.

[8] 参坎农的硕士论文 Joseph Smith as an Administrator, Master’s Thesis, 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May 1969, 第161页.

[9] 上文(3.2项)是参考谢伟国著, 《摩门教是否可信?》, 第32-35页.

[10] 这“活的传神谕者们”主要是指当时的摩门教会长(president).

[11] H. Wayne House, Charts of Cults, Sects, and Religious Movements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2000), 第59页.

[12] 有关这四大权威的问题, 请参2002年2月份, 第27期《家信》的“揭开真相: 摩门教(末世圣徒教会)(四)”.

[13] 例如摩门教会长金贝尔(Heber C. Kimball)曾预言杨百翰(Brigham Young)会成为美国总统; 参佛洛.麦克艾文著, 何菲菲译, 《摩门教的真相》, 第158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