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门教(末世圣徒教会)(四)


(文接上期)

C.   摩门教的可疑权威

C.1   摩门教持有的五大权威

1977年版的《摩门教教义》(Mormon Doctrine), 第764-765页中说: “教会(指摩门教)的标准作品是指以下四本经典:《圣经》、《摩门经》、《教义与圣约》, 及《无价珍珠》… 这四本经典是判断一切事物的准则和量杆. 既然它们是主的旨意、意思、话语和声音… 它们是正确的… 当活的传神谕者(living oracles, 指作为神启示的媒介之人)[1]奉主名说话, 或被圣灵感动, 所有听见者都必须履行他们的话语….”[2] 换言之, 摩门教徒要服在下列的五大权威之下: (1)《圣经》(英王钦定本); (2)《摩门经》; (3)《教义与圣约》; (4)《无价珍珠》; (5)摩门教众会长、先知和使徒的教导. 我们将在下文讨论(1)至(4)的权威经典,[3] 至于第(5)项权威人物的教训(摩门教众会长、先知和使徒的教导), 我们将在下一期的《家信》才分析探讨.

 

(1)          《英王钦定本》 (King James Version)

摩门教所接受的圣经, 只是1611年所译的《英王钦定本》.  可是, 麦康基(Bruce R. McConkie)说: “当我们读圣经时靠着圣灵的带领, 并靠着许多末世的启示来解释和阐明圣经中那些较深奥之处, 那么圣经就成为其中一件人类所知的无价之宝”(参Mormon Doctrine, 1977年版, 第83页).[4] 这“许多末世的启示”, 就是摩门教的其他三本经典(《摩门经》、《教义与圣约》, 及《无价珍珠》中的教导. 所以摩门教徒坚信这三本经典比圣经更为重要, 具有更高的权威, 必须以它们来解释圣经. 当圣经的教导与这三本经典的教义有所冲突时, 他们往往认为是圣经翻译错误, 应当弃之而以三本经典所说的为“神的话语”.

 

此外, 摩门教徒相信圣经是不完整的, 因为摩门经教导说圣经的“许多部分”遗失了(尼腓一书13:26-29), 并强调那些认为圣经是唯一权威的人是愚蠢的, 且教导人不可认为圣经拥有一切神的话语, 不可认为神不会继续启示人写出更多的经书(尼腓二书29:3,6,10).  这导致摩门教徒相信摩门经是神进一步的启示, 比圣经更加完整可靠.

由此可见, 摩门教并不完全接受圣经, 正如麦康基(Bruce R. McConkie)说: “… 对圣经的接受是有保留的, 只有当圣经译得准确, 它才是正确的… 至于其他三本经典, 由于在现代以英文启示, 所以无条件地被接纳”(参Mormon Doctrine, 1977年版, 第764页).[5] 我们接受第一个看法, 只有当圣经译得准确, 才能以之为神的话语.[6] 但我们坚绝反对第二个看法, 无条件地接受其他三本经典, 因为其中充满错误的教导和记载(下文将会提到).

摩门教的领袖们承认, 摩门教的教义主要取自其他三本经典, 而非圣经. 摩门教的其中一位“权威人士”, 使徒理查兹(LeGrand Richards)说: “读者们能发现, 我们获得这一切的知识(指摩门教的教义), 并非靠阅读圣经, 乃靠主在这末世的启示(指记载于其他三本经典的启示). 我们引用圣经, 是为要表明这些教导与圣经教导相符”(A Marvelous Work and A Wonder, 1979年版, 第128页). 可是事实证明, 许多摩门教的教义直接抵触圣经教导(参前三期《家信》中有关摩门教的文章). 实际上, 摩门教引用圣经, 只是为要使人误信他们是相信圣经的人, 借此把圣经的权威附加在其他三本经典上. 可是一旦圣经的教导与摩门教教义冲突时, 圣经又被视为不可靠, 变成次等的权威, 这是何等的矛盾![7]

(2)           《摩门经》(Book of Mormon)

摩门经首次于1830年出版. 约瑟.史密斯(Joseph Smith)宣称, 他于1823年9月21日, 天使摩罗乃(Moroni)向他显现. 摩罗乃是一位名为摩门(Mormon)的古代先知的复活之子. 摩罗乃把早期作者(例如尼腓, 雅各, 以诺斯)的话语写在一些金版上(gold plates, 有者译作“金页”, “金片”, “金页片”或“金属片”), 而身为最后一位尼腓人(Nephite people), 摩罗乃在主后421年临死之前, 把这些金版埋在古摩拉山(Hill Gumorah), 此山位于纽约州的抛迈拉(Palmyra)与曼彻斯特(Manchester)之间.

这位向史密斯显现的天使摩罗乃, 带领他到此山, 掘出这些金版, 但不允许他取走金版. 到了1827年, 他才被允许将金版取去. 在埋藏金版之处还有两粒石头, 即乌陵和土明,[8] 置于银色的弓形物上, 像眼境一样. 透过它, 史密斯便能神迹般地翻译金版上所谓“改良的埃及语(reformed Egyptian characters). 翻译完后, 天使摩罗乃再度显现, 将金版取去. 这翻译出来的经典, 就是摩门经, 于1829年8月25日翻译完, 并于1830年3月26日在纽约的抛迈拉(Palmyra)出版.[9]

 

(3)         《教义和圣约》(Doctrine and Covenants)

约瑟.史密斯的首个65样“启示”, 是于1833年出版在《诫命之书》(Book of Commandments). 此书经过修订后, 于1835年以《教义和圣约》之名出版.  《教义和圣约》的现今译本(1990年印刷)中有138项(Sections), 还附加了2条正式宣言. 这138项中,  除了135项(记载史密斯的殉道)和136项(有关主给摩门教会长杨百翰[President Brigham Young]的话语), 大部分在《教义和圣约》中的项目(sections), 都被视为史密斯本人所领受的启示.  还有两项是在1979年加上的, 即137项(约瑟.史密斯的“天上国度的异象”)和138项(约瑟.菲尔丁.史密斯[Joseph Fielding Smith]的“救赎已死之人的异象”).[10]

 

(4)         《无价珍珠》(Pearl of Great Price)

在近期出版, 长达60页左右的《无价珍珠》, 其实是收集了一些较小的书: (1)摩西书(the Book of Moses); (2)亚伯拉罕书(the Book of Abraham); (3)约瑟.史密斯对马太福音的修订(revision); (4)约瑟.史密斯对他早期的异象和获得金版的记录(account); (5)简练的摩门教信条(Mormon “Articles of Faith”). 这些书都被视为权威经典.

 

C.2   质疑摩门教的立自权威

(1)《摩门经》(Book of Mormon)

(1.1)   权威经典被大量更改

摩门经是摩门教最主要的权威经典. 翻译此书的约瑟.史密斯在1841年的《教会史》中表示: “在浩瀚书海中, 摩门经是世界上最正确的一本书.” 第六任摩门教会长(president)约瑟.菲尔丁.史密斯(Joseph Fielding Smith)也表示: “约瑟.史密斯不会用他自己的语言型态, 将金版(gold plates, 或译作“金属片”)上的镌文改成英文, 其中每一个字, 每一封信, 确实是神所赐的恩赐和权力所写成的.”[11] 以上的话是由第一任和第六任摩门教会长所说, 而他们都是摩门教所谓“活的传神谕之人”(living oracles), 是活先知, 所言具有绝对权威. 因此, 摩门教徒相信, 摩门经有神以英文“逐字启示或默示”, 于是所翻译的每一个英文字都是正确无误! 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若每一个英文字都是准确无误, 就不需要也不可作出任何修改. 然而, 目前有两种摩门经, 一种是1830年摩门经的真迹临摹本, 另一种是目前通用的摩门经. 一比之下, 我们便可轻易看出许多修改之处. 以下是几个改过的例证:[12]

 

1930年版的摩门经 1963年版的摩门经
1 第52页: “并从犹大水流中,提到以色列的神来起誓.” 尼腓一书20:1 “并从犹大水流中,或从洗礼水流中出来的人啊,你们这些指着主的名,并提到以色列的神来起誓.”
2 第303页: “是的,我知道他是照着人们的意思而分给他们的.是的,颁给他们的法令是不变的.” 阿尔玛书9:4 “是的,我知道他是照着人们的意思而分给他们的.”
3 第31页: “主神也决不容许外邦人永远留在可怕的伤害中.” 尼腓一书13:32 “主神也决不容许外邦人…永远留在你所看到的他们现在所处的那种可怕的昏暗境地中.”
4 第262页: “事情发生时从那时起他就开始为他们辩护;但他们辱骂他,说:你也被魔鬼迷住了吗?事情发生时他们向他吐唾沫.” 阿尔玛书14:7 “从那时起他就开始为他们辩护;但他们辱骂他,说:你也被魔鬼迷住了吗?他们向他吐唾沫.”

 

针对这点, 坦纳夫妇(Jerald Tanner & Sandra Tanner)指出, 若比较1830年原版的摩门经和较后再版的摩门教, 我们发现它有重大的修改, 还有3千处较轻微的修改.  例如, 按1830年版摩门经的记载, 便雅悯王已经死了(摩赛亚书6:3-7; 7:1), 但在摩赛亚书21:28却记载, 便雅悯王居然还是“活的”! 显而易见的, 约瑟.史密斯(Joseph Smith)搞混了. 结果, 难堪的摩门教徒只好在摩门经的现代译本中, 把“便雅悯王”的名字改成“摩赛亚王”, 以消除这明显的矛盾和错误! 同样地, 严重的教义错误也被改正了. 例如, 1830年版的尼腓一书11:18说: “你所看到的童贞女, 是神肉身的母亲.” 但是, 既然马利亚不可能是地球神“俄罗恒”(Elohim)的母亲, 因此摩门经的现代译本就将“神…的母亲”改作“神子…的母亲”.[13]

摩门教徒宣称摩门经是“依靠神的能力而翻译成的完美翻译”. 若是如此, 摩门经照理就不需要任何更改. 既然已经更改, 就表示只有两个可能的解释: (1)原本的金版有错误, 所以约瑟.史密斯不知不觉地把错误抄下和译出; 但这点却证明翻译成摩门经的金版不是神的话语(因神的话语绝对无误);  (2)原本的金版没有错误, 只是翻译者译错; 但这点与摩门经是“依靠神的能力而翻译成的完美翻译”有所冲突, 证明史密斯和摩门教徒的宣称是谎言. 无论我们接受哪一个解释, 都证明摩门经是不可靠的.

 

(1.2)   权威经典的错误记载

但更糟糕的是, 摩门经有严重的错误记载. 例如:

(1)   有关基督的错误记载: 圣经记载耶稣基督是在伯利恒出生(弥5:2; 太2:1), 但摩门经教导说他是在耶路撒冷出生(阿尔玛书7:9-10). 圣经说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 遍地黑暗长达三个小时(太27:45; 可15:33), 但摩门经却说黑暗持续了三天之久(希拉曼书14:20).

(2)   有关语言的错误记载: 尼腓一书1:2和摩赛亚书1:4说, 在主前600年至主前91年间, 希伯来人的语言是埃及语, 摩门书9:32说在主前400年时是“改良的埃及语”. 可是根据可靠的历史记载, 希伯来人在主前600年时是说希伯来语. 过后, 由于被掳到巴比伦(主前560年至538年), 结果只有祭司、文士和拉比才会说希伯来语, 普通百姓则说亚兰语.[14] 主后70年圣殿被毁, 犹太人被分散到巴勒斯坦以外的地方之后, 所用的语言是分散后所住之处的语言.

(3)   有关动物的错误记载: 尼腓一书18:25表示在主前600年, 北美洲有牛、驴、马、羊等, “供人使用”. 但事实上, 这些动物都没有出现在北美洲, 直到数百年后, 欧洲人才把这些动物带到北美洲.[15]

人种学家弗雷泽(Fraser)评论道: “摩门教考古学家曾经多年努力, 要找出一些证据证实(摩门)教会早已存在于美国. 无论是古代宗教哲学的作品, 或是人工制品的发现, 仍然没有半点证据可以证明他们的信仰.” 由于太多错误的记载, 以致著名的摩门教考古学家富格盛(Thomas Stewart Ferguson, 或译作弗格森)也不得不承认摩门经并非神那无误的话语. 结果他离开摩门教, 并否认摩门教的先知.[16]

 

 

(2)《教义和圣约》(Doctrine and Covenants):

(2.1)   权威经典被大量更改

另一本摩门教的权威经典 — 《教义和圣约》的修改程度更为严重. 《教义和圣约》的原版称为《诫命之书》(Book of Commandments), 于1833年出版. 据说这本书是神对约瑟.史密斯的“逐字启示”; 但在1835年, 当《诫命之书》以《教义和圣约》这新名重新再版时, 神之前的启示便有成千处被更改了. 结果, 《诫命之书》与《教义和圣约》之间有6万5千处的差别.[17] 此书从1833年版的《诫命之书》至1835年版的《教义和圣约》, 在短短的两年时间, 竟加添了许多字; 例如: (1)第19项(Section 19)加添了64个字; (2)第20项加添了388个字; (3)第28项加添了556个字.[18] 合理的结论是: 约瑟.史密斯显然对神的话语和启示改观了. 但神的话语和启示是不能加添或更改的(启22:18-19), 有所更改便证明它不是神的话语.

 

(2.2)   与权威教导互相冲突

再者, 《教义和圣约》的现今译本(1990年印刷)中有138项(Sections), 还附加了2条正式宣言(Official Declarations), 即: (1)摩门教会长渥得儒福(President Wilford Woodruff)于1890年的正式宣言, 宣布停止实行多妻制度; (2)1978年的正式宣言, 宣布黑人也可被按立为祭司. 这两条正式宣言被看作是神的启示之一. 它们在1835年版的《教义和圣约》中是没有的,  但需要加入这本权威经典, 因为: (1)在1890年前, 摩门教的权威人士们(例如摩门教使徒, 奥森.普拉特, Orson Pratt)教导摩门教徒按神旨意应实行多妻制度; 但由于受到联邦政府和法律的对付, 摩门教领袖才不得以“弃掉或修改神的旨意”, 停止公开教授多妻制度; (2)1978年以前, 摩门教的权威人士们(例如摩门教会长, 约瑟.菲尔丁.史密斯, Joseph Fielding Smith)教导说黑人是受咒诅的人, 不配担任祭司;但在外来多方的压力之下, 才“修改这启示”来接纳黑人. 由此可见, 摩门教所谓的“启示”可因环境和世人的压力而更改, 这不禁使人怀疑这赐给摩门教各样启示的神, 并非是不改变的真神, 而是自相矛盾的假神.

 

 

(3)《无价珍珠》(Pearl of Great Price):

(3.1)   默示经典被大量更改

摩门教的第三本默示经典是《无价珍珠》. 摩门教会也宣称这本书没有被删改过. 可是事实上却有成千的字被删掉, 成百的字被加上去. 坦纳夫妇(Jerald Tanner & Sandra Tanner)的书《无价珍珠的更改: 1851年版重印影印本与所有更改的标记》(Change in the Pearl of Great Price: A Photo Reprint of the Original 1851 Edition of the Pearl of Great Price with All the Changes Marked)毫无疑问地证实了这一点.[19]

 

(3.2)   默示经典有错误教义

除了大量的更改, 《无价珍珠》中还有一些严重的错误教义, 例如:

(1)   撒但要拯救世人: “看哪, 我在这里, 请差遣我… 我必拯救所有的人类, 使他们一个也不失丧, 我肯定必如此行”(摩西书4:1).

(2)   人的灵在出生前已存在: “我耶和华神已创造所有的人; 但还未有一人在地上耕种… 当人还未有肉体前, 我已创造了世界和人”(摩西3:5; 6:51).

(3)   人需要犯罪方能生育: 夏娃说: “如果不是因我们的罪过, 我们就没有后裔了(seed)”(摩西书5:11).

 

(3.3)   “亚伯拉罕书的大骗局

再者, 《无价珍珠》的其中一部分, 即“亚伯拉罕书”(The Book of Abraham), 在几十年前已被证实是一个骗局. 首先, “亚伯拉罕书”被约瑟.史密斯宣称为他本人从埃及的纸草纸(papyrus)翻译出来的书. 这份纸草纸被形容为“亚伯拉罕在埃及时, 亲手写在纸草纸上的作品, 称为‘亚伯拉罕书’.” 这份纸草纸被认为已在芝加哥一场大火中烧毁. 但在1967年, 有人在纽约的大城市博物馆(New York’s Metropolitan Museum)发现一份手抄本(注: 此手抄本是所谓的“papyrus”, 即“纸草纸”或称“纸苇纸”). 这份手抄本被摩门教领袖及非摩门教学者证实是当年约瑟.史密斯“翻译的“亚伯拉罕书之原文(text). 摩门教把它当作“最原始的手抄本”.

可是问题来了! 杰出的摩门教埃及文专家纳尔逊博士(Prof. Dee Jay Nelson, 或译为迪杰纳尔逊)仔细分析这些纸草纸之后, 竟然宣布说史密斯所译的英文, 以及“亚伯拉罕书都是错误的. 纳尔逊博士不但用他自己的语言专长, 而且也借助一位电脑人员, 以数理统计来鉴定. 在破碎的纸草纸上, 少数的埃及字母竟能翻译出如此多的英文字(从46个字母译出1,125个字)! 真叫人不可思议![20]

此外, 摩门教和非摩门教的埃及语言专家, 在研究这个所谓“亚伯拉罕书”的原始手抄本之后, 都一致断定它乃属埃及《呼吸之书》(Book of Breathings)[21]的一部分. 《呼吸之书》是基督降生前几世纪的一个埃及异教葬礼之原本(funeral text),  是为木乃伊所写的墓志铭, 内容完全与亚伯拉罕无关. 埃及语言专家断定, 《呼吸之书》的正确译文, 与约瑟.史密斯所翻译的“亚伯拉罕书”, 内容完全不同.[22]  纳尔逊博士也查考过, 证明史密斯的翻译是错误的.

由于发现以上的错误, 本是摩门教神职人员的纳尔逊博士, 和他的家人在1975年12月8日离开了摩门教. 在1976年2月15日, 纳尔逊博士在写给厄德理(R.L. Eardley)的一封信中说道: “在这个科学时代, 发现“亚伯拉罕书”的骗局, 是一个知识上的耻辱. 最近我们所发现有关约瑟.史密斯的纸草纸, 对这个时代的埃及语言专家来说, 实在是个骗局. 没有资格的埃及语言专家是无法鉴定它的. 我不希望和一个“教导说谎和种族歧视的教会(指摩门教)再有任何瓜葛.”[23]

 

(3.4)   “改良的埃及语之骗局

《无价珍珠》中也提到约瑟.史密斯所获得的金版被证实是“改良的埃及语”(即特殊而非普通的埃及语, 故称“改良”的埃及语), 而他所译的摩门经是正确无误的. 约瑟.史密斯表示, 金版是经过哥伦比亚大学的埃及语教授, 查理.安东(Charles Anthon)所检验, 并指出安东证实说: “译文是正确的, 比他从前看到的任何译自埃及文的译文都更正确. 然后我又把那些还没有翻译的给他看,他说那是埃及文, 迦勒底文, 亚述文, 和阿拉伯文; 并且他说那是真正的文字”(参《无价珍珠》约瑟.史密斯的写作2:64).[24]

佛洛.麦克艾文(Floyd C. McEveen)指出, 单看约瑟.史密斯的见证, 我们不难看出他在说谎: (1)如果所谓的“改良埃及语”是一种“没人知道”, 已完全失去的语言, 然而这里却有一个人(指安东教授), 没有任何“神的启示”, 竟能读它! 这怎么可能呢? (2) 如果金版上只用一种改良式的埃及语, 为何又出现迦勒底文, 亚述文, 和阿拉伯文这三种文字? (3)如果约瑟史密斯是近千年来, 第一个翻译改良式埃及语之人, 安东教授又如何知道那是他所看到过, 最正确的翻译? 又怎么知道它是最正确的英译本?[25]

这整件事的关键, 在于安东教授于7年后, 于1834年2月17日写给豪氏(E.D. Howe)的一封信. 信上这样写道: “今天早上收到你的来信, 立即在此作覆. 关于我曾鉴定摩门教的金版铭文为‘改良的埃及象形文字’之说, 完全出于虚构. 几年以前, 一位坦率, 外表淳朴的农人,[26] 带着已去世的米契尔博士所写的便条来看我, 要我代为译解农人交给我的一份文件… 事实上, 这份文件纯为胡乱涂鸦, 它不过是一些排列成纵行的扭曲文字, 显然可见的是, 涂写者当时手边有一本包括各种字母的书, 因此希腊文、希伯来文相互交错, 又加以花饰, 颠倒置于侧边的罗马字, 则成互相垂直的行列, 而整体终止在一个粗陋的圆形中, 并分割成若干间隔, 并饰以种种奇怪的标志. 这显然是照墨西哥日历的样式画成, 但所呈现的方式, 却是不要泄露是从什么源头衍导出来的. 由于我对那份文件有特别的印象, 自从摩门教的骚动开始后, 我也常常同朋友们谈到这件事, 并且清楚记得, 那些纸上什么都有, 就是没有‘埃及的象形文字. 关于摩门教的起源, 在此已尽我所知, 向你作了充分的陈述, 并且请求你, 如果在度发现这些邪恶的狂人提到我的名字时, 请立即公开这封信, 以作为我个人的表白.”[27] 此信证明《无价珍珠》中记载有关约瑟.史密斯的话, 与事实完全相反, 所以《无价珍珠》是绝对不可靠的.

 

(文接下期)

 


[1] 这“活的传神谕者们”主要是指当时的摩门教会长(president).

[2] H. Wayne House, Charts of Cults, Sects, and Religious Movements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2000), 第59页.

[3] C.1中(1)至(4)的资料, 主要是参考 David A. Reed & John R. Farkas, Mormons: Answered Verse by Verse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92), 第27-35页.

[4] H. Wayne House, Charts of Cults, Sects, and Religious Movements, 第62页.

[5] H. Wayne House, Charts of Cults, Sects, and Religious Movements, 第59页.

[6] 虽我们坚信“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后3:16-17), 但这是指圣经的原始版本(original text)是神所默示, 而非圣经的译本(translated version). 圣经的作者在圣灵的感动和默示下, 所写的绝对无误, 但神从未应许任何翻译圣经的人都能译得准确, 所以圣经的译本不一定准确, 必须参照许多原文的手抄本, 才能鉴定经文的正确意思. 但我们感谢神, 现今有无数的圣经原文工具书(如圣经汇编, 词典, 注解等等), 可以帮助信徒明白经文正确的意思.

[7] 有关圣经的正典问题, 请参2001年4月份, 第17期《家信》的“圣经问答: 圣经的正典”.

[8] 乌陵和土明是旧约祭司用来判断神旨意的物件(出28:30; 民27:21; 撒上28:6).

[9] David A. Reed & John R. Farkas, Mormons: Answered Verse by Verse,第30页.

[10] 请读者留意, 这里有两个名字接近却是不同的人: (1)约瑟.史密斯(Joseph Smith)和约瑟.菲尔丁.史密斯(Joseph Fielding Smith); 前者是摩门教的创始人、先知和第一任摩门教会长(任期: 1830-1844年), 后者则是第六任摩门教会长(任期: 1901-1918).

[11] 佛洛.麦克艾文著, 何菲菲译, 《摩门教的真相》(台北: 中国主日学协会, 1997年二版), 第43页.

[12] 佛洛.麦克艾文著, 何菲菲译, 《摩门教的真相》, 第44-45页.

[13] 安克伯, 韦尔登合著, 逸萍译,《摩门教的真相》(香港: 天道书楼有限公司, 1998年), 第70-71页.

[14] 这就解释为何要“讲明意思, 使百姓明白所念的”(尼8:8), 因为所念的旧约律法书是用百姓所不明白的希伯来文写的.

[15] 安克伯, 韦尔登合著, 逸萍译,《摩门教的真相》, 第73-74页; H. Wayne House, Charts of Cults, Sects, and Religious Movements, 第60-61页.

[16] 安克伯, 韦尔登合著, 逸萍译,《摩门教的真相》, 第66-68页

[17]  安克伯, 韦尔登合著, 逸萍译,《摩门教的真相》, 第71页.

[18] H. Wayne House, Charts of Cults, Sects, and Religious Movements, 第61页.

[19] 安克伯, 韦尔登合著, 逸萍译,《摩门教的真相》, 第72页.

[20] 佛洛.麦克艾文著, 何菲菲译, 《摩门教的真相》, 第55页.

[21] 《呼吸之书》是一本埃及秘术书, 即《死亡之书》(Book of the Dead)的延伸, 谈到据称灵魂在人死后的旅程.

[22] David A. Reed & John R. Farkas, Mormons: Answered Verse by Verse, 第33页. 《呼吸之书》是论到埃及的葬礼, 而“亚伯拉罕书”则是论到亚伯拉罕以及更早的两千年在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的生活.

[23] 佛洛.麦克艾文著, 何菲菲译, 《摩门教的真相》, 第56页.

[24] 摩门教徒认为安东成就了赛29:11,12的事,  那里提到人将神所默示的书卷交给识字的人(指安东博士). 但细读这段经文, 我们发现: (1)识字的人不能念它, 因为书被封住了(赛29:11);既是念不出, 为何摩门教徒宣称安东博士能明白地念出, 并证实译文翻译得正确呢? (2)这段经文的主题是有关当时以色列人的情况(参赛29:13), 而不是指未来的某一本书.

[25] 佛洛.麦克艾文著, 何菲菲译, 《摩门教的真相》, 第52-53页.

[26] 此人乃摩门经的三位见证人之一的马丁.哈里斯(Martin Harris). 他是位纽约农夫, 打算出资来出版摩门经. 但他想听取学者对这金版的意见, 所以便带着史密斯从金版上抄录下来的文字, 去见安东博士加以鉴定.

[27] 黎登奥著, 郑华志译, 《殊途同归?》(台北: 中国主日学协会, 1994年新修订版), 第163-165页. 虽然安东博士当场告诉马丁.哈里斯(Martin Harris)他的怀疑, 认为异象和金版的故事乃是一个想诈骗哈里斯的圈套, 警告哈里斯防范骗徒. 但安东博士的警告并未发生作用, 因为后来哈里斯抵押了庄, 资助摩门经于1830年出版; 参黎登奥著, 郑华志译, 《殊途同归?》, 第166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