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牧书信中的召会 (三)


基督信仰未临之前, 在异教的希腊和罗马社会中, 女人的地位明显是低微的. 正如在今日的伊斯兰(或称回教)社会, 她们被逼过着隐退的生活. 除了一些例外的情况, 妻子一般上只被当作受丈夫全面控制的财产. 历史显示, 有关女性课题的教导, 基督徒与异教世界有何等强烈的对比.

路加福音特别强调我们的主对女人的态度, 是谦恭有礼及充满同情. 他记载了主受一位城中的女罪人所膏(第7章); 也受伯大尼的马大和马利亚恩慈殷勤地款待(10:38-42); 路8:2-3还提到事奉主的三位女人之名. 在所有福音书中, 只有这段经文显示当主耶稣和他的门徒无人款待时, 他们是如何过活的(即靠这三位妇女和别的妇女所供养, 译者按). 女人是最后留在十架旁, 也是最先来到坟墓前的人.

然而, 论到公开的职事, 只有十二位“男人”被拣选为使徒, 这点意义重大. 在设立主的晚餐时, 只有男人在场. 在太28:16-20中, 主的大使命只给予男人. 较后在哥林多前书15章论到见证复活的人时, 保罗也只提到男人.

基于保罗对女人在召会中的地位所给予的明确指示, 人常控诉保罗, 指他是成见极深的单身汉, 对异性全无同情之心. 但若我们读了罗马书16章, 并思考他给予一些女人的谦恭和赞赏之言, 我们就不会怀疑他对女人的美好事奉, 充满着赞赏与同情之心. 无论如何, 比一切人的看法更重要的, 乃是保罗写这方面的课题时, 背后具有使徒权柄之杖, 在上具有属神默示之印.

在身体的一体性(oneness)里, 保罗教导说没有男女之别(加3:26-28), 但在召会中, 公开讲道的职事却有分别.[1] 在他的书信中, 有三处主要经文论及这主题: (1)林前11:2-3; (2)14:34-35; (3)提前2:12. 最后两处经文嘱咐女人在召会中要沉静(silence). 有些人为软化它而译成“要文静”(quiet). 可是保罗在林前14:34清楚表明“因为不准她们说话”, 也在林前14:35说道: “因为妇女在会中说话, 原是可耻的”. 过后他补充说: “若有人以为自己是先知, 或是属灵的, 就该知道, 我所写给你们的是主的命令”(林前14:37).

在哥林多, 保罗教导从律法下得释放的真理, 但有人曲解它而导致过度强调自由. 明显地, 哥林多召会所滥用的其中一个自由, 便是女人公开参与(讲道或祷告, 译者按), 并且没有蒙头. 保罗先在11章里纠正没有蒙头的错误(林前11:2-16), 过后才在14章里纠正滥用自由, 公开参与的错误(林前14:34-38). 他明确地吩咐女人召会中必须沉静(林前11:34-35).[2]

在提前2:9-15中, 保罗提到有关女人在(地方性)召会的地位时, 再次强调他于六年前给予哥林多召会的教导. 哥林多前书的经文以创造时所设立的次序为背景(林前11:3), 而提摩太前书的教导则以人类犯罪跌倒的情形为根据(提前2:13-14). 当受试探时, 夏娃本该与她的头 — 亚当商讨, 但她却独自行动, 导致她本身甚至他所有的后代, 都面临悲惨的后果. 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 今日许多左道邪说的异端, 都是由女人创立, 或深受其影响.

在提前2:9-12有四个关键的字: 自守(sobriety), 顺服(subjection), 沉静(silence), 得救(salvation). 哥林多前书11章的问题是拒绝自然荣耀(即头发, 译者按)的妆饰 — 蒙头巾或头纱;[3] 但提摩太前书则是另一个极端 — 过渡的妆饰 — 以黄金及珠宝来编发的过度奢侈. 谈到这同样的主题时, 彼得说: “你们不要以外面的辫头发, 戴金饰, 穿美衣, 为妆饰, 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妆饰. 这在神面前是极宝贵的”(彼前3:3-4). 在提摩太前书第2章, 保罗两次提到“自守”(9和15节), 两次提到“沉静”(11和12节). 看来他在提摩太前书所说的, 确实比哥林多前书更具强调性!

提前2:15说: “然而女人若常存信心, 爱心, 又圣洁自守, 就必在生产上得救.” 这节的意思引起许多的争论. 有两种主要的解释: (1)它是指救赎主, 女人的后裔(原文作“种子”). 女人将借着那特殊的生产来得救, 即借着基督的出生而得救; (2)这救恩是指脱离每日的试探, 即借着从事家庭和教养子女的责任来脱离每日的试探. 在创3:16, 女人因犯罪跌倒的后果, 遭受两方面的刑罚: (a)她在生产上必多受痛苦; (b)她必须顺服她的丈夫. 作者认为15节所说的救恩, 很可能并非指灵魂的救恩, 乃是指在她照料家庭和子女的主要任务上, 得着每日的救恩.

总括来说, 使徒教导女人在公开的敬拜中, 不该开口发言; 这包括在男女参合的聚会中传道, 祷告, 或是在公开的场合下教导男人. 这并不表示女人不能教导自己的孩子, 因为提摩太的母亲和外祖母自小就教导提摩太圣经(比较提后1:5; 3:15). 多2:3-4也劝勉老年妇人要教导或训练少年妇人爱丈夫, 爱儿女, 谨守, 贞洁, 料理家务. 然而, 她决不可夺取神给男人在召会的公开聚会中作带领的权利. 这是神在圣经中已清楚设立的样式.

侯司特(W.H.Hoste)在提前5:5和多2:3的注解中道出重点: “真为寡妇的特质清楚表明一些女人事奉的领域. 它们有七方面: (1)她们必须是一位祷告的女人, 像哈拿一样(撒上1:9-18); (2)又有行善的名声, 像非比或百基拉一样(罗16:1-4); (3)养育儿女, 像罗以或友尼基一样(提后1:5; 3:15); (4)接待远人, 像吕底亚一样(徒16:14-15); (5)洗圣徒的脚, 像马利亚一样; (6)救济遭难的人, 像多加一样(徒9:36); (7)竭力行各样善事, 像彼息一样(罗16:12).[4] 此外, 保罗也劝老年妇人要指教(原文作“教导”)(并非弟兄, 乃是)少年妇人, 爱丈夫, 爱儿女… ” 这点清楚表明家庭是(神)给予女人的典型领域, 而她的事奉, 虽是多样化, 却该以家庭为中心. 因着渴慕更显要的事奉而忽略了家庭那更卑微和平凡的本分, 这决不是主的心意.

**************************************************************

第六章: 纪律(Disicpline)

谈过了这些书信中有关召会的教导, 它的成立和各种形式的见证, 现在让我们来察看一些威协它教义和纯正的危险. 这三封书信充满对假师傅的警告. 保罗写这些书信的其中一个主要目的, 便是指示提摩太和提多如何应付他们. 提摩太前后书强调教义, 纯正的教导, 提多书则着重善行的需要. 这两者必须保持平衡, 前者必须有后者相随. 保罗已警告以弗所的长老, 在他离开以后, 必有凶暴的豺狼, 进到他们中间, 不爱惜羊群, 并且在他们中间, 也必有人起来, 说悖谬的话, 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徒20:29-30). 敌人发动攻击, 内外夹攻. 当保罗写教牧书信时, 这种情况已明显来临. 显然, 保罗把提摩太留在以弗所, 就是为要对付这类的影响(提前1:3).

查考这三封书信, 我们将看出这些错误教导到底是什么. 它们主要源自犹太教(参提前1:7; 多1:10,14). 自从召会开始见证后, 犹太教人士便力图使外邦的基督徒皈依犹太教. 基于这个缘故, 保罗写了加拉太书来纠正错谬. 在提前6:20, 他提到“那敌真道似是而非的学问”. 这明显是指诺斯底主义(Gnostic)[5]的教导, 他在歌罗西书里应付这等错误. 接着在提前4;1-3, 他提到“那引诱人的邪灵, 和鬼魔的道理”. 这证明这类假师傅乃受魔鬼的默示和启发. 在多1:15, 他说: “在污秽不信的人, 甚么都不洁净”. 正如常见的情形, 邪恶的教导与败坏的道德一致相符, 形影相随.

在这些书信中, 保罗使用一系列生动的字图(word pictures)来形容离弃真神的各种形式, 纪律行动须被执行.

(1)      如同船破坏了一般”(提前1:19). 真道(faith)因撞到谤渎的暗礁而失事遭难. 此乃关于复活的错误教导之明显后果(参提后2:18).

 

(2)      良心如同被热铁烙惯了一般”(提前4:2). 良心如同奴隶, 被人用烙铁在身上打烙印一般. 这是背弃(apostasy)真道的后果(提前4:1-2).

 

(3)      背了真道”(提前5:8). 在家庭的领域, 信徒若忽略不顾自己家里的人, 就比不信的人还糟.

 

(4)      废弃了当初所许的愿”(提前5:12). 这发生在社交的领域, 引发了说长道短和懒惰闲游的危险.

 

(5)      被引诱离了真道”(提前6:10). 这里的上下文是针对误用钱财的警告, 可用于商业领域.

 

(6)      偏离了真道”(提前6:21; 提后2:18). 弓箭手的目标不正确. 这是在知识的领域, 后果有如坏疽(gangrene), 侵蚀重要的基督徒见证.

 

 

 

实际上, 这些事物在保罗时代是真实的, 在我们的时代更是可应用的! 保罗不但形容它们的情况, 更教导提摩太和提多如何对付这些异端的(heterodox)师傅和教义. 至少有四处的经文论到各种不同形式的纪律行动.

(1)   断绝交通(提前1:19-20).

首先, 他提到一个由他本身采取行动的实例. 他挑选许米乃和亚力山大为例子, 说道: “我已经把他们交给撒但, 使他们受责罚, 就不再谤渎了”(提前1:20). 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必须参考林前5:5, 那里保罗用相同的表达方式. 这两段经文皆指在召会交通上的断绝. 若许米乃与提后2:17所说的是同一个人, 这谤渎便是与复活的重要教义有关. 这错谬不但影响他本人, 还误导他人随之, 结果败坏好些人的信心. 保罗称之为“如同船破坏了一般”. 虽然一切的纪律都以“使犯错者最终回头”为目的, 但此实例显然没有产生这等效果.

(2)   当众的责备(提前5:20).

“不可严责老年人, 只要劝他如同父亲”(提前5:1), 接着便是“控告长老的呈子, 非有两三个见证就不要收”(提前5:19). 这些劝勉(指提前5:1-2)出现在保罗给予当众责备的指示(即提前5:19)之先, 为要叫提摩太这位神的年轻仆人, 在未采取这等严厉步骤前, 有机会停下来思想; 正如采取一切纪律行动时, 不可仓促行事. 只有在敬虔的操练和深思熟虑后, 方可执行. “犯罪的人(原文作“那些继续不断犯罪的人”), 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 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提前5:20). “责备”一词意谓“指证错误, 使之蒙羞”. 这罪必是影响了公开的见证. 这可能因为那些人不愿接受私下的劝勉, 并继续不断地行那影响整体召会的事物. 虽然还未达到断绝交通的地步, 但其严重性足以使他在众人面前受到责备.

(3)   堵住不服约束, 说虚空话之人的口(1:10-11).

“不服约束”(多1:10)表明他不愿意服在权柄之下. 这字也用来指“不服约束”的儿女(多1:6). “说虚空话”(多1:10)指说话没有达到目的, 毫无作用和益处. “口…堵住”(多1:11)在原文是 epistomizô {G:1993}, 意谓“把某物放入口中”, 正如把嚼环放入马的口中. 根据魏斯特(Wuest), 此字的名词可用作“关上水管或水烟筒”(或俗称“水喉头”, 以避免水的倾流, 译者按). 这字亦可指放在(动物)口中的口套或口衔.

这都是何等生动的表达方式, 描述那以无益的讲道来苦待召会之人. 他滥用每一个机会来仰制圣灵的真正工作, 使人偏离真道. 保罗所提出的治疗法非常生动, 给他装上口套! 我们宁可如此行, 好过让整个召会受苦.

(4)   分门结党的人(多3:10-11).

这里的异端不是指散布错误教导的人, 乃是以片面解经(one-sided interpretation)来分裂众圣徒的人. 他们往往假冒对神的话语更加忠心. 保罗为此警告罗马的圣徒. “弟兄们, 那些离间你们, 叫你们跌倒, 背乎你们所学之道的人, 我劝你们要留意躲避他们. 因为这样的人不服事我们的主基督, 只服事自己的肚腹. 用花言巧语, 诱惑那些老实人的心”(罗16:17-18). 分门结党的人至少要被警戒两次. 他们若不接受警戒, 就当被拒绝. 有者认为此乃表明避开或这一类的举动. 但保罗接着说: “因为知道这等人已经背道, 犯了罪, 自己明知不是, 还是去作”(多3:11). 这表明那不断分裂众圣徒的人, 该受到全面的拒绝. 至于是否要与他断绝交通, 那有赖于他所教导的内容或性质. 无论如何,  第二次的警戒之后, 他若继续这类错误的行为, 召会肯定须要执行严厉的纪律行动, 以免整个召会深受其害.


[1]               在此节中, “在身体的一体性里”指“在宇宙性的召会里”, 而“在召会中”则指“在地方性的召会中”. 有关宇宙性召会与地方性召会的分别,  请参2001年8月份, 第21期《家信》的“查经天地: 宇宙性与地方性的召会”.

[2]               有关女人的职事(特别是讲道方面), 请参2000年11月份和12月份, (第12期和13期)《家信》的“召会真理: 女人的职事”.

 

[3]              有关女人蒙头的课题, 请参2000年9月份和10月份, (第10期和11期)《家信》的“召会真理: 蒙头: 可有可无的传统?”.

 

[4]               第(1)方面取自提前5:5; 第(2)至第(7)方面则取自提前5:10.

[5]               诺斯底主义(Gnosticism)主张物质的世界在本质上是邪恶的, 而物质的身体没有真实的价值, 所以产生两个极端: (1)认为人身体的需求可以尽量压制(禁欲主义, 参西2:21); (2)尽量放纵(放纵主义). 诺斯底主义也认为这世界不是由神所创造(因为神不会对物质世界有兴趣), 乃是由一位较低级的神所造.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