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基督: 赎愆祭里的基督


(A)  序言

对今日信徒而言, 虽然不再需要献上利未记里的各种祭物, 但它们所预表的属灵意义依然永存, 值得我们再三默想沉思. 凯洛格(Samuel H. Kellogg, 1839-1899)贴切说道: “利未记对我们是适用的, 因它启示有关基督. … 此书犹如宝库一般收藏了神所特选的图解实例, 说明罪人借着神子(耶稣基督)的工作得以走上救恩之路, 并彰显那得蒙救赎之人在现今及未来所得的地位和尊荣.”[1] 诚然, 透过利未记里的各种祭物, 神向我们彰显基督在救赎方面那完美无比的位格与工作. 现在, 让我们深一层地探讨与默想有关基督作为“赎愆祭”的宝贵真理.

 

(B)  赎愆祭的字义

“赎愆祭”是利未记五大祭物中的最后一祭. 正如前几期所指出,  “祭物”在希伯来文是 qorbân {H:7133},[2] 源自动词 qârabh {H:7126}, 意即“亲近、接近、靠近”(to approach, to draw near / nigh),[3] 表明人靠着祭物来亲近神.[4] 利未记中的五种祭物, 基本上可分两类, 一是“馨香的火祭”(或作“馨香的祭”, 即燔祭、素祭和平安祭), 主要是使神悦纳; 二是“救赎的火祭”(或作“为罪所献的祭”, 即赎罪祭和赎愆祭), 强调赎罪或救赎的性质.

“赎愆祭”(利5:15)在原文(希伯来文)是 ’âshâm {H:817},[5] 意谓“罪愆、过失”. 在希伯来文圣经中, ’âshâm (赎愆祭)一词也译作“赔罪的礼物”(撒上6:3,4), 或“赔罪的”(撒上6:8)、“赔罪”(撒上6:17). 故此, 唐佑之指出, “赎愆祭”是为人在耶和华的圣物上误犯了罪而献的, 通常应在利未记5:14至6:7. 这不仅得罪人, 而且在圣物上有差错, 有罪愆的感觉, 不仅应献赎愆祭, 而且应加以赔偿, 故这祭也称为‘赔偿祭’. 同时两者(指赎罪祭和赎愆祭)皆为赎罪, 两者常混为一谈, 以致利未记5:1-13, 也有归类于赎愆祭, 尤其这用语(即“赎愆祭牲”)在第6节已经出现. … 这两种祭本来并不能作清楚的划分, 何况祭牲也相同. 主要是没有残疾的公绵羊, 与赎罪祭一样(试拿 利5:15-16与4:32作比较). 唯一可分别的, 是赎愆祭有赔偿的事. 要用银钱抵偿, 且有一定的比例, 就是另外加五分之一补偿.[6] 此乃赎愆祭与赎罪祭最大的不同之处.[7]

此外, “赎愆祭”在英文圣经《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中译作“trespass offering”, 可直译为“过犯祭”. “Trespass”(过犯)意思是“越过所允许的范围或界限”, 在道德上可指违反了神的律法, 或侵犯了他人的权利, 特别是在财物方面. 托马斯·纽贝里(Thomas Newberry, 1811-1901)[8]指出, 过犯是侵犯或违反了律法(trespass is the transgression of law), 即越过了神的律法之界限. 违反已知的律法是故意犯罪, 所以需要献上公的祭物来使罪得赦. 但人也可能在无意或疏忽中违反律法, 为此他需要献上母的祭牲(利5:6).[9] 赎愆祭在许多英文译本中也译作“guilt offering”(意即“罪行祭”, 如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Living Bible等等). 可是, 凯洛格(Samuel H. Kellogg)认为“guilt offering”(罪行祭)一词不比“trespass offering”(过犯祭)更能表达利5:14-6:7中的“过犯”之意.

 

(C)  赎愆祭的条例

赎愆祭是一种特别的赎罪祭(参利5:7), 人忽略了他应尽的责任, 就要献这祭. 若诈取了财物, 便要按该物件的价值如数偿还, 另外加上五分之一作罚款(利5:16, 6:5). 所献的祭牲通常是公绵羊(利5:15,18; 6:6). 大麻风得洁净的人和沾了污秽的拿细耳人要献一只公羊羔(利14:12,21; 民6:12). 献祭者要像献赎罪祭一样把祭牲交给祭司, 只是祭司要把血弹在坛的四围(利5:9). 内脏则照样烧在坛上(利7:3-5). 祭司要取些血, 抹在大麻风得洁净者的右耳垂上和右手的大拇指上, 并右脚的大拇指上(利14:14). 同样地, 大部分的祭肉要归给祭司作食物(利7:6-7; 14:13).

令别人遭受损失的, 就要献上赎愆祭. 若违反了律例, 如未经授权而吃了“圣物”(利5:14-19; 22:14), 就要按其价值偿还, 因为这原该归给耶和华; 另外还要加上五分之一作罚款, 归祭司所有(利5:16; 王下12:16). 患大麻风者也归这一类, 因为他在患病期间, 不能完成事奉神的本分. 拿细耳人若在离俗归圣的日子被玷污了, 也要献上赎愆祭(民6:12). 侵犯了别人的业权, 也必须以赎愆祭和另加五分之一的罚款来代赎. 所谓侵犯别人业权, 包括在别人所交付之物上, 或在交易上行了诡诈, 或抢夺人的财物, 或欺压邻舍, 或拾遗不报, 或起假誓, 不肯作证等(利6:1-5). 与许配了人的婢女交合也是侵犯业权(利19:20-22). 若被侵犯的一方已离世, 又没有近亲, 罚款就归祭司所有(民5:5-10).[10]

 

(D)  赎愆祭里的基督

赎愆祭预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先知以赛亚预言基督为人的罪受苦时说: “耶和华却定意将他压伤, 使他受痛苦. 耶和华以他为赎罪祭”(赛53:10). 此节的“赎罪祭”原文是 ’âshâm {H:817}, 应译为“赎愆祭”. 世上每一个人都需要基督作为他的赎愆祭, 因为人在生活中, 绝对无法全然避免罪愆和过犯. 利未记第5章显示“罪”或“罪愆”无所不在. 第1节的“罪”是因耳朵听见而犯的, 第2节是因手的触摸, 第4节则是口的冒失发言, 可见罪是无孔不入, 无人可免其害. 但感谢神, 预备了主耶稣基督作为我们完美的赎愆祭.

(D.1)   基督的柔顺与谦卑

利5:6记载: “要因所犯的罪, 把他的赎愆祭牲, 就是羊群中的母羊, 或是一只羊羔(lamb), 或是一只山羊(goat), 牵到耶和华面前为赎罪祭.” 赎愆祭牲中的第一种供物是羊羔(lamb, 或作“羔羊”). 基督是“神的羔羊(lamb, 或作“羊羔”), 除去世人罪孽的”(约1:29). 羊羔是柔顺谦和的, 预表耶稣基督的柔和(gentleness)与谦卑(meekness), “他被欺压, 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 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 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 他也是这样不开口”(赛53:7). 使徒彼得论到耶稣基督的柔顺时说: “他并没有犯罪, 口里也没有诡诈. 他被骂不还口, 受害不说威吓的话, 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 他被挂在木头上, 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 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 就得以在义上活. 因他受的鞭伤, 你们便得了医治”(彼前2:22-24).

论到我们得救赎, 彼得也写道: “知道你们得赎, 脱去你们祖宗所传流虚妄的行为, 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 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 如同无瑕疵、

无玷污的羔羊之血”(彼前1:18-19). 基督必须流血, 因“若不流血, 罪就不得赦免了”(来9:22), 也唯有这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主耶稣基督, 能代替罪人流血, 使人得赎、罪得赦免. 另一方面, 比起旧约以色列人所献的祭, 基督所献的是更美的赎愆祭. 旧约的祭物只能暂时遮盖罪, 却不能彻底除掉罪(参来10:3-4). 然而, 作为赎愆祭的基督“只需一次”带着自己的血, 进入天上的圣所, 就为信徒成了“永远赎罪的事”(来9:12). 因此, 我们这群蒙主宝血所救赎的, 如今得以昂首高唱: “羔羊圣祭已献, 赎罪大礼已完, 流血已过, 祭坛无火, 圣民已得完全, 因基督宝血功效到永远; 他已除我过犯, 洗净一切罪愆.”[11]

(D.2)   基督的慈善与体贴

利5:7说: “他的力量若不够献一只羊羔, 就要因所犯的罪, 把两只班鸠或是两只雏鸽, 带到耶和华面前为赎愆祭.” 诚如纽贝里指出, 有时候, 因着“力量不够献一只羊羔” —  因着心思或信心的软弱, 或者缺乏指教, 我们的信心无法全面欣赏基督完美的位格. 在这种情况下, 神的恩典就屈尊降卑, 俯就人的软弱. 为此, 圣经以“两只班鸠”或“两只雏鸽”来代表耶稣基督, 预表他情感上的慈善(kindness)和体贴(tenderness). 他那完美无瑕的榜样不仅显明在生之时, 更在他为赎罪牺牲而死之刻. 这些鸟不单要被买, 更要被杀, 其血要被弹在坛的旁边, 剩下的血要流在坛的脚那里(利5:9).[12] 感谢神, 基督不单体贴神的意思, 同时体恤人的软弱(来4:15).

用两只鸟来预表基督是意义深远的. 这两只作赎愆祭的鸟(班鸠或雏鸽), “一只作赎罪祭, 一只作燔祭”(利5:7). “燔祭”在希伯来文是 ôlâh {H:5930}, 有“上升”之意,[13] 所以燔祭也被称为“上升祭”(ascending offering), 因有云烟向上升去. 换言之, 赎愆祭中的一只鸟作“赎罪祭”, 表明基督为赎罪而流血至死, 另一只鸟作“燔祭”(上升祭), 表明基督的复活与升天. 我们赞美神, 因那位作为赎愆祭的耶稣基督不但为我们死在十架, 更为我们复活升天. 为此保罗写道: “耶稣被交给人, 是为我们的过犯(赎罪祭), 复活, 是为叫我们称义(燔祭).”

(D.3)   基督的圣洁与荣耀

神是满有怜悯的, 处处体恤人的软弱, 所以利5:11说: “他的力量若不够献两只班鸠或是两只雏鸽, 就要因所犯的罪带供物来, 就是细面伊法十分之一,[14] 为赎罪祭, 不可加上油, 也不可加上乳香, 因为是赎罪祭.” 人若还是没有力量欣赏基督完美的位格与工作, 神用另一个方式来表达. 纽贝里指出, 伊法十分之一、既无油又无乳香的细面代表人子(耶稣基督)无罪的人性, 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林后5:21), 以借着他赎罪的死来除掉罪.

基督那无罪的生命是有目共睹的, 不单保罗称他为“那无罪的”(原文作“不知罪的”, 林后5:21), 彼得见证说“他并没有犯罪”(彼前2:22), 约翰表示“在他(里面)并没有罪”(约壹3:5), 连审判他的彼拉多也说: “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约18:38), 与他同钉十架的强盗也承认道: “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路23:41). 最后, 连钉他十架的罗马百夫长也见证说: “这真是个义人”(路23:47).诚然, 基督的生命像细面般的洁白、均细、柔软、幼滑![15] 里面没有粗糙的谷粒, 没有渣滓, 是何等均匀细白.

“伊法十分之一”的分量等于“1俄梅珥”(出16:35), 这使我们联想到吗哪. 纽贝里指出, “1俄梅珥的吗哪”(the omer of manna), 就是以色列人每人在旷野每日的分量(出16:16), 而满满1俄梅珥的吗哪被盛在金罐中(出16:32-34; 来9:4), 预表基督的降卑(“吗哪”从天而降)和荣耀(“金”代表尊贵荣耀). 这金罐是存放在约柜里(来9:4), “存在耶和华面前, 要留到世世代代”(出16:33). 这是何等宝贵的真理! 基督荣耀复活和升天后, 便在神的宝座右边坐下(来1:3; 8:1; 10:12; 12:2). 他永远活在神的面前, 为我们祈求, 所以经上说: “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 他都能拯救到底, 因为他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来7:25). 神的拯救何等广大无边, 何等丰盛纯全!

(D.4)   基督的丰足与胜利

最后, 利未记5:14-16说: “人若在耶和华的圣物上误犯了罪, 有了过犯, 就要照你所估的, 按圣所的舍客勒拿银子, 将赎愆祭牲, 就是羊群中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绵羊, 牵到耶和华面前为赎愆祭,并且他因在圣物上的差错要偿还, 另外加五分之一, 都给祭司. 祭司要用赎愆祭的公绵羊为他赎罪, 他必蒙赦免.” 根据纽贝里, “公绵羊”(ram)可预表基督公开的生活见证, 并他赎罪的代死(恩典).[16] “没有残疾”述说基督那圣洁无罪的生命, 正如希伯来书作者所形容的, 是“圣洁、无邪恶、无玷污、远离罪人”的(来7:26). 唯有这样一位圣者, 能为罪人赎罪, “义的代替不义的”(彼前3:18).

对于这段有关赎愆祭的经文, 麦敬道(C. H. Mackintosh)[17]写下一段富有价值的注解. 他说: “人在归给耶和华的圣物上实在犯了错. 虽然是‘误犯’, 但是不能置诸不理. 神能够赦免一切罪愆, 但不能忽视一点一滴的罪. … 我的本性或是我的行为, 唯有神能够按他的准绳(圣洁标准)作审判官, 并且在他圣洁面前作判断. 既有神圣要求在面前, 人的‘无知’可有诉说的余地吗? 断乎没有.人‘在耶和华的圣物上’犯了错, 但人的良心并未察觉. 如何呢? 就此了事吗? 神的要求可否就此轻轻地算数呢? 肯定不可以, 因为轻忽会败坏一切属神的关系.” 可是, 他继续说道: “关乎‘耶和华的圣物’一切的要求, 已经由我们神圣的‘赎愆祭’(即主耶稣基督)完全承担了 … 我们的罪愆一概已由基督的血神圣地承担了 … 因此, 信徒有不定罪的良心和得自由的心, 能够在圣洁完全的亮光中站立; 当中看不见不义, 也没有罪咎.”[18] 作为赎愆祭的基督是何其丰盛充足, 他的血足以洗净一切罪愆, 包括人在良心不知的情况下所误犯的罪.

赎愆祭的主要特色是“五分之一”的赔偿. 这令受损者得到补偿, 并且所得回的超过他所失去的. 这预表神和人因基督而得回的, 远超过所失去的. 关于这方面的真理, 麦敬道写道: “当我们想到自己曾干犯耶和华, 所行的一切错误和罪愆, 并且想到这邪恶世界如何混淆神的是非黑白, 这时, 我们应当默想十字架的作为. 神借着十字架, 不但取回一切所失的, 而且他实在是胜利者. 神在救赎所得回的, 远胜于他在人堕落时所失去的. 他在救赎的禾场上收取更丰盛的荣耀、尊贵、赞美, 远胜于创造时所得的. ‘神的众子’在耶稣空置的墓前共唱更高贵的赞美歌, 远胜于看见创造主在成就(创造)大工时所唱的. 借着十字架的作为, 过犯不但已完全赎去, 而且成就了永远的果效. 这是一极伟大的真理. 神借着各各他的作为成了胜利者.”[19] 基督给予神何等荣耀的胜利!

不但如此, 关于侵犯人的罪愆上, “五分之一”的赔偿条例也一样有效(利6:2-5).[20] 我们若为主的名受到侵犯、伤害、欺凌、辱骂, 甚至杀害, 我们将得主加倍的赏赐为补偿; 我们在世上“这至暂至轻的苦楚, 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后4:17). 为此, 麦敬道写道: “正如神的胜利, 人借着十字架也成了胜利者. 信徒可以凝望着十字架, 说: ‘无论人如何亏待我、干犯我、欺骗我、恶意伤害我, 我借着十字架, 成了胜利者. 我不但得回所失的, 而且卓卓有余.’ 故此, 无论是在那受伤的、或是那伤害别人的人身上, 我们也同样看到救赎的荣耀得胜.”

 

(E)         结语

从这几期《家信》所探讨的利未记五大祭物中, 我们不难看见一个真理: 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 祭物的实体也是基督! 结束前, 让我们逆序地重复这五大祭物所预表的宝贵真理: (1)基督是我们的“赎愆祭”, 为我们的罪愆付上补偿的代价, 足足有余; (2)他是我们的“赎罪祭”, 为我们的罪恶付上赎罪的代价, 使我们罪得赦免; (3)他又是我们的“平安祭”, 使我们与神和好, 得享平安; (4)他是我们的“素祭”, 为我们在世活出圣洁无罪的一生, 讨神喜悦; (5)他是我们的“燔祭”, 为我们完全献上自己, 使我们全然蒙神悦纳. 诚然, 基督是我们的一切之一切! 他为我们所献上的, 足以全面满足神公义的要求, 令神全然悦纳, 也使神因之悦纳了一切信靠他的人, “我们借这爱子的血, 得蒙救赎, 过犯得以赦免, 乃是照他丰盛的恩典”(弗1:7).


[1]               Kellogg, Samuel H., Studies in Leviticus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88), 第92页.

[2]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3]               根据王正中所著的《圣经原文字典》, qorbân 一字意谓“带近坛的东西、献祭的礼物”; 这字在旧约中出现79次, 最常译成“供物”(71次), 也译作“献”(3次); “物”(3次); “牺牲”(1次)和“献…的”(1次).

[4]               Thomas Newberry, Types of Levitical Offerings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第12页.

[5]               按《圣经原文字典》, ’âshâm 一字在旧约中出现45次, 首次出现在创26:10(译成“罪”), 最常译作“赎愆祭”(25次; 利5:15), 其次便是“赎愆祭牲”(7次; 利5:6); 也译作“罪”(5次; 创26:10); “赔罪的礼物”(2次; 撒上6:3,4); “所赔还的”(2次; 民5:8); “赎罪祭”(1次; 赛53:10); “亏负人”(1次; 民5:7); “赔罪的”(1次; 撒上6:8); “赔罪”(1次; 撒上6:17).

[6]               唐佑之著,  《韵律与和声  —  利未记献祭与节期》(香港: 真理基金会有限公司, 2004年), 第199页.

[7]               另一个不同点是: 赎罪祭的奉献者分祭司、长老(代表全体会众)、官长与普通百姓. 所献的赎罪祭牲因奉献者的身分而有所分别(地位越高者献越贵重的祭物). 但赎愆祭都一视同仁,不分等级身分. 当人在邻舍身上欺诈, 无论多少, 都算是对神的亏欠, 必须偿还, 不仅偿还神, 也要赔偿邻舍. 至于所赔偿的五分之一, 这不是表示额外的慷慨, 而是补偿分外的亏欠, 对神对人, 都是一种债务, 需要偿付. 这就警告人不可随意轻忽, 有时轻忽几乎近于故犯. 赔偿一事表明律法有严厉的成分, 不能轻易地放过, 虽然神是恩慈, 但神的公义总不可轻忽, 神是恩威并施的. 同上引,第201-202页.

[8]               纽贝里(Thomas Newberry, 1811-1901)是奉主名聚会的杰出解经家. 有关他的生平, 请参2002年6月份, 第31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托马斯·纽贝里(Thomas Newberry)”.

[9]               Thomas Newberry, Types of Levitical Offerings, 第59页.

[10]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I)》(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1477-1478页.

[11]             参《万民颂扬》第82首.

[12]             Thomas Newberry, Types of Levitical Offerings, 第60页.

[13]             根据王正中所著的《圣经原文字典》, ôlâh 一词意即“阶梯、燔祭(如在烟中上升)”. 这词在旧约中出现285次, 最常译成“燔祭”(263次), 也译作“燔祭牲”(17次); “燔”(2次); “献”(1次); 台阶(1次, 王上10:5)和“上”(1次, 结40:26). 结40:26“上到这们”的“上”字就是 ôlâh ; 此词源自 âlâh {H:5927}, 意即“使上升、登上、上来”等, 例如创19:28的烟气“上腾”; 撒下22:9的冒烟“上腾”等, 故燔祭也称为“升上祭”, 就如梭陶(Henry W. Soltau)所指出, 翻译燔祭的希伯来文字( ôlâh )其实是“上升”(ascends)或“上去”(goes up)之意, 指明在馨香之气中完全上升的祭牲(sacrifice which entirely ascended in fragrance).

[14]             “伊法”(ephah)是希伯来制的固体重量单位.

[15]             根据唐佑之, “细面”是未曾煮熟的, “细面”不但精细, 也很优秀(希伯来文: solet ), 是不带杂质的. 另一用字quemah是粗糙的面, 带有杂质, 是撒拉法城的寡妇家中采用的(参王上17:12的用词). 以西结甚至将这种细面与金银饰物相提并论(结16:13), 足见细面的价值可贵. 唐佑之著,  《韵律与和声  —  利未记献祭与节期》, 第171页.

[16]             Thomas Newberry, Types of Levitical Offerings, 第61页.

[17]             麦敬道所写的《摩西五经释义》有极其丰富的属灵价值, 值得一读. 有关麦敬道(Charles H. Mackintosh, 1820-1896)的生平事迹, 请参 2001年1月份, 第14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查尔斯·麦敬道(Charles H. Mackintosh)”.

[18]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利未记释义》(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8年), 第119-121页.

[19]             同上引, 第121-122页.

[20]             有一事值得留意, 利6:2-7是论到人得罪或干犯他人(例如欺诈、抢夺别人的财物), 但圣经指出这是“干犯耶和华”(利6:2), 所以不仅要将财物奉还原主, 加上五分之一的赔偿之外, 还要献上“赎愆祭”给神(利6:6-7), 使他罪得赦免. 因此, 一切的罪, 无论是谁受影响, 都是先得罪了神. 大卫王深深晓得这个原则, 所以当他杀了乌利亚, 良心受责时, 便说: “我得罪耶和华了”(撒下12:13); 并在作诗忏悔时写道: “我向你犯罪, 唯独得罪了你”(诗51:4). 约瑟深知这个原则, 所以不敢犯罪(创39:9).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