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基督: 赎罪日里的基督


(A)  序言

神已设立赎罪的方法. 戈德堡(Louis Goldberg)说道: “利未记的目的主要是给神的选民(以色列人), 以及愿意信靠和遵从以色列之神的外邦人提供有关献祭、敬拜和事奉的明确指南. 利未记清楚展示和立定代赎之血祭的制度. 不论人如何辩驳, 神已设立献祭的原则. 不接受神在这方面的特殊启示, 将给灵魂带来无法挽回的祸害.” 按神智慧的安排, 这流血救赎的献祭圣礼落在犹太人最庄严的月份  —  提斯利月(犹太历法的7月). 此月份以犹太人的新年 — Rosh Hashanah — 提斯利月第1日的吹角节开始. 现在我们来到所有圣日中最严肃的节日 — Yom Kippur — 提斯利月第10日的赎罪日.

 

(B)  赎罪日的历史背景

赎罪日在希伯来文是 Yom Kippur , 源自利16:6的“赎罪”(希伯来文: kâphar {H:3722];[1] 注: 希伯来文 Yom 意即“日”). 此日是犹太教历法中最重大的节日, 落在提斯利月第10日(即所谓的“7月初10”, 利23:27; 提斯利月相当于阳历9月中至10月中).[2] 在此圣日, 大祭司一年一次进入至圣所, 为全以色列民赎罪. 赎罪的基本概念是“遮盖”罪恶, 目的是要使神与人复和. 新约提及“禁食的节期”(徒27:9), 就是指赎罪日; 犹太教拉比则称此日为“那日”或“那大日”. 旧约记载有关赎罪日之处, 还有出30:10(指示大祭司要在香坛的角上行赎罪之礼)、利23:26-32(该处也指出全年几个重大节日的日期)、利25:9-16(指出犹太人历法的禧年即从赎罪日开始)和民29:7-11(记载赎罪日当献之祭). 

传统上,  犹太人把赎罪日的起源追溯到摩西时代. 当摩西从西乃山把重造的两块刻有十诫的石版拿下山, 以色列百姓因知制造金牛犊的大罪已因摩西代求而获得赦免, 就开始了赎罪日的习俗(参出埃及记34章).[3] 自此以后, 赎罪日是犹太教的中心. 虽然经历主后70年圣殿被毁和祭司体制的废除, 但守赎罪日的遗俗却绵延不绝, 至今仍是犹太教的最重要圣日. 摩西五经多次强调, 守节者必须“刻苦己心”(利23:27,29,32). 但言之不详, 犹太教徒世世代代均认为这是要求禁食(参诗35:13; 赛58:3,5,10). 圣经时代, 以色列人坚信, 在赎罪日期间严格遵行神所颁定的仪式, 就必能将自己身上的罪愆清洗一净,  就此便能得到神的宽恕和恩惠. 这是以色列民与神保持关系, 继续作约民的基础. 赎罪日被定为圣安息日(利16:31; 23:32), 也如安息日一般, 不能做任何工作.[4]

丘恩处博士指出, 在主耶稣的时代, 犹太人在会堂崇拜中要宣读律法和先知书已成定例. 宣读律法是从以斯拉和尼希米时代已开始了(参尼8:1-12). 犹太人在赎罪日宣读的先知书有两卷. 其一是全卷约拿书, 为叫参与敬拜的人看出尼尼微人听了约拿的信息后, 以外在的禁食和身穿麻衣来表现内心的悔改(拿3:5-9). 神察看了表现这些行为的内心改变, 不把所说的灾祸降与他们(拿3:10). 另一要宣读的是以赛亚书58章, 目的是要叫听到宣读此章的人, 其身心先被击倒至无地自容的景况(1-7节), 却在此章越后越能开始抬头起身(8-12节), 并受到安慰(13-14节).

由于赎罪日至终的目的, 是要叫人悔罪得喜乐, 所以在传统上, 这节期也和新年一样, 叫人不可面现悲苦, 乃要欢容; 不可穿黑服, 乃要穿白衣和彩服. 第1世纪时的犹太哲学家斐罗(Philo,约主前20-主后50年), 在其许多著作中, 也常提到赎罪日这节期: 因为正是收藏节期到来的时候, 人们常会看到这许多丰收的产物为乐, 而忘了那赐产物的上帝. 赎罪日的目的, 就是从地上的事物, 要人们思想到那从天上赐恩的上帝.[5]

 

(C)  赎罪日的赎罪祭祀

自赎罪日定制以来, 经数世纪因袭沿革, 又增添了不少繁文缛节, 但在圣殿被毁(主后70年)以前, 其核心部分始终不变, 一如利未记16章所记. 该日在圣殿中所举行的各种仪式, 都为要完成一个赎罪祭祀, 其步骤大致如下: (1)大祭司脱去祭祀礼服, 穿上白色的细麻衣服, 这是表示谦卑痛悔之意(4节); (2)献上一只公牛犊作为他自己和众祭司的赎罪祭(4,10节); (3)从祭坛中取火置入香炉, 进入至圣所, 在火上撒圣香, 使圣所充满香的烟味, 使香的烟云遮掩约柜上的施恩座(12-13节); (4)以公牛犊的血弹洒于施恩座东面和前面7次(14节); (5)为百姓带来的两只公羊拈阄, 杀一羊作全民的赎罪祭, 取其血至幔内, 弹洒其血于施恩座的上面和前面, 好像先前弹公牛的血一样(15节), 同时也为圣所赎罪(16-19节); 继而奉上另一只公羊, 祭司双手按羊头承认以色列人诸般罪愆; 祈祷完毕, 差专人将该羊牵至旷野遗弃, 以此象征众民的罪已归于羊身, 并远离众民(7-10,20-22节); (6)过后大祭司脱去麻衣, 穿上礼服, 复献两燔祭: 一为自己, 二为众民; 祭牲的脂油烧在坛上, 祭牲的骨、肉、皮则搬到营外焚烧(23-28节).[6]

大祭司每年一次在赎罪日进入至圣所献祭, 这是无比荣幸却又胆战心惊的一幕. 犹太人的《密西拿》(另译《米示拿》, Mishnah )[7]有这样的记载: 在第二圣殿还存留的时代,大祭司每年于此日进入至圣所洒血和祈祷时, 因为怕有不测之故, 不但脚要缠缚铁链(若大祭司有不测, 人可借此链将他的尸体从至圣所拉出, 因为其他人不准进入至圣所), 也不时要牵动此链(使人知道他还活着). 当他完成赎罪仪式后, 便由朋友簇拥回家. 当晚, 他也要请这些朋友吃饭来庆祝(庆祝自己还活着).[8] 神的圣洁实在是何其可慕又何其可畏!

 

(D)  现今时代的赎罪日

自主后70年, 圣殿被毁后, 犹太人已不再献祭, 就以祷告为祭. 故此, 赎罪日更着重在不可做任何工作, 是全休的静思己过, 并且强调: 赎罪日的安息与崇拜全没益处, 除非有悔改的心与之俱来! 今天, 赎罪日被犹太人认为是自新年起的10天悔改节期的高峰(这10天被称为“可畏的日子”, the Awesome Days), 是个人反思和改进人格品质的最重要节日. 这节日所着重的乃是悔改.

多年居住以色列地, 熟悉犹太文化传统的丘恩处博士表示, 实质上, 犹太教乃是一个极具宗教人文主义的人生哲学. 在他们从信仰而来的积极思想中, 绝不让一个人因有挫折而失去对自己的自信心. 他们是要借着自律而重回上帝面前. 对今日的犹太人而言, 赎罪日不重在献祭这外表的代赎(因此他们不能接受

献祭是主耶稣代赎的预表), 乃重在人内心的改变. “悔改”一词在希伯来文是 Teshuvah , 犹太人按字义解释为“转回”, 意即罪人要在意念中将罪赶除, 并在心志上决定不再犯罪; 而不是像基督教(基督信仰)将之翻译为“悔改”而包含要痛悔己过, 依赖和信靠主耶稣的代赎, 然后才能重作新造的人.

虽然着重悔改, 但犹太文化传统却不针对个人, 乃重在群体. 在他们的赎罪日祷告上, 不仅使用“我们”一词来作认罪和求赦, 也强调人与人之间的互相饶恕来取悦上帝, 获群体的赦免. 为这缘故, 人必须获得他所得罪之人的饶恕, 才能获得上帝的赦免. 因这教训, 赎罪日开始的傍晚(7月初9傍晚; 利23:32), 犹太人就惯性地向他人求恕, 不管是有意或无意得罪别人. 拉比也教导: 当有人向你求赦时, 你必须全心诚意地饶恕那人.

简而言之, 在文化传统上, 犹太人认为赎罪日是从形而下的苦行和屈辱作开始, 逐渐地引进到形而上的精神欢愉快乐为终结. 并且他们赎罪日的祈祷也是如此安排: 先认罪忏悔, 然后逐渐地在认识主的慈爱和怜悯的神圣特质中, 进入到真正悔改的内心喜乐. 这也是他们安排读经的方法.[9] 虽然为自己的过犯反省和忏悔是好的, 可惜今日犹太人守赎罪日时却看不到赎罪日所预表的最重要真理  —  耶稣基督已流血完成了赎罪的大功.

 

(E) 赎罪日里的主基督

(E.1)   基督的赎罪工作  —  为世人赎罪

利未记16章里常出现“血”字(不少过9次). “血”和“赎罪”是分不开的, “因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 我把这血赐给你们, 可以在坛上为你们的生命赎罪. 因血里有生命, 所以能赎罪”(利17:11). 在此我们看见基督为罪人所作的赎罪工作. 希伯来书的作者说: “按着律法, 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 若不流血, 罪就不得赦免了”(来9:22). 罪把人与圣洁的神分开(赛59:2), 也遭来神的审判, “唯有犯罪的, 他必死亡”(结18:20), “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

然而, 正如大祭司为全民赎罪, 我们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来4:14)也为世人赎罪. “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 作了将来美事的大祭司…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犊的血, 乃用自己的血, 只一次进入圣所, 成了永远赎罪的事. 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尚且叫人成圣, 身体洁净. 何况基督借着永远的灵, 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 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 除去你们的死行, 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的神吗?”(来9:11-14).

圣经给予明显的对比(contrast). 旧约大祭司为百姓赎罪时, 必须先为自己赎罪  —  用水洗净自己的身体, 献上公牛为本身的赎罪祭”(利16:4,6), 因为“凡从人间挑选的大祭司… 他自己也是被软弱所困. 故此他理当为百姓和自己献祭赎罪”(来5:1-3). 但论到新约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 圣经说: “像这样圣洁、无邪恶、无玷污、远离罪人、高过诸天的大祭司, 原是与我们合宜的. 他不像那些大祭司, 每日必须先为自己的罪, 后为百姓的罪献祭, 因为他只一次将自己献上, 就把这事(即赎罪的事)成全了”(来7:26-27).

把公牛犊和公山羊的血弹在施恩座后, 赎罪的工作还未完毕, 直到大祭司出来处理那还活着的公山羊. “亚伦为圣所和会幕, 并坛献完了赎罪祭, 就要把那只活着的公山羊奉上. 两手按在羊头上, 承认以色列人诸般的罪孽、过犯, 就是他们一切的罪愆, 把这罪都归在羊的头上, 借着所派之人的手, 送到旷野去. 要把这羊放在旷野. 这羊要担当他们一切的罪孽, 带到无人之地”(利16:20-22). 当以色列人目睹这担当他的罪的羊被带到旷野去, 他知道神不只赦免他的罪, 还叫罪远离他. 赎罪所包含的不仅是罪得赦免, 更是罪得除去. 大卫深深领悟这赎罪的真理, 他说: “东离西有多远, 他叫我们的过犯, 离我们也有多远”(诗103:12).

基督所成就的救赎工作是完美无缺的, 不需要加添什么. “凡这日做什么工的, 我必将他从民中剪除. 你们什么工都不可做. … 你们要守这日为圣安息日”(利23:30-32). 为什么赎罪日当天什么工都不可做? 因为当做的赎罪工作, 只有大祭司可以做, 也已做完了. 他们虽要刻苦己心(利23:27,29), 但这一点并不能赎罪. 使他们罪得赦免的, 赦罪只有透过流血的赎罪. 他们必须刻苦己心, 降卑己心, 来接受神为他们透过大祭司所成就的赎罪工作. 同样, 没有人能靠自己的善行来赎罪得救(“你们得救…不是出于行为”, 弗2:8,9), 罪人所当做的只有一事, 就是心里为罪痛苦(刻苦己心), 谦卑地接受神透过基督在十架上所完成的赎罪工作. 罪人“什么工都不可做”, 只管安息在主宝血的遮盖下.

 

(E.2)   基督的赎罪工作  —  对于基督徒

“赎罪”一词单在利未记中出现不少过48次, 意思是“遮盖”. 血遮盖了施恩座. 我们在此看见主耶稣基督的一个异常明显预表, 说明他的工作和宝贵. 信徒因基督的血得以亲近神, 也因基督蒙神悦纳. 赎罪的血盖过信徒一切的罪, 基督的完美把他包裹. 亚伦的“全家”与亚伦一样地同被接纳, 因此“信徒全家”也是如此. 新约时代祭司的全家, 由所有真信徒联合而成(彼前2:5). “祭司全家的信徒”与他们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一样地同被接纳. 信徒现在已获得进到至圣所的门路(来10:19), 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西1:12).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10]指出, 在次序上, 赎罪日是在吹角节之后, 而在住棚节之前. 我们已看过吹角节的意义, 对属天的百姓(召会)来说, 它预表主耶稣基督作为“神子”从天降临; 对属地百姓(以色列)来说, 他的降临是“人子”来到地上; 而住棚节则前瞻基督在千禧年作王. 赎罪日是在此两者之间. 这表明它必在主来之后, 同时在主作王管治之前. 与属天百姓有关的对照, 是说到信徒被提到神的面前作祭司, 环绕神的宝座高唱救赎之革(启4-5章). 他们又是耶稣基督的仆人, 在他审判台前显现, 回顾他们的事奉, 接受工作的奖赏(林后5:10; 启22:12).

基督台前的审判不是为得救恩, 或为是否蒙神悦纳, 乃是为裁定信徒事奉的本质作出回顾. 一切隐藏的动机和心中的隐秘, 将被属天亮光明照. 信徒在天路上的真正成功和失败, 都一一展现在基督审判台前. 虽然圣徒在基督台前深感羞愧卑微的事实在很多, 却不是要定他们的罪. 因为那赎罪的血和神的羔羊永远宝贵的死, 将显出其无比功效, 遮盖主赎民的一切罪恶和失败. 正如有人提及的, 那控告弟兄的魔鬼, 既在这时还占据空中, 稍后

才被扔下地上(启12:10-11), 他会在神面前控告圣徒, 利用在基督台前显现的事奉失败作把柄, 对赎民在天上的名分作出最后一击. 但神将以基督赎罪的死和血去化解一切争论. 如经上所记: “弟兄胜过他, 是因羔羊的血”(启12:11).

当一切显明, 就是良善得报答, 罪恶遭焚烧后, 神的圣徒和仆人便进入他们主的国里, 享受完美的安息. 赎罪日的三大特性  —  悦纳、卑微、安息  —  就是这样地应验在复活的圣徒身上. 这一切也大大地显明了羔羊宝血的功效.[11] 赎罪日述说基督宝血的珍贵, “我们借这爱子的血, 得蒙救赎, 过犯得以赦免”(弗1:7); 因“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 就在神的右边坐下了. … 因为他一次献祭, 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来10:12,14).

 

(E.3)   基督的赎罪工作  —  对于以色列

因着圣殿于主后70年被毁, 长达1,900年以来, 犹太人无法按圣经指示遵守赎罪日. 这应验了何3:4-5所预言的: “以色列人也必多日独居, 无君王、物首领、无祭祀、无柱像、无以弗得、无家中的神像. 后来以色列人必归回, 寻求他们的神耶和华和他们的王大卫. 在末后的日子必以敬畏的心归向耶和华, 领受他的恩惠.”以色列人今日“无祭祀”, 因为无圣殿可进行献祭的事.

谢泼德(Coulson Shepherd)指出, 在没有圣殿献祭的情况下, 今日犹太人以自创的习俗来为自己赎罪. 在提斯利月1日(即吹角节), 犹太人聚集施行一个除罪的象征性仪式. 在这希伯来语称为“Tashlikh”的仪式中, 男的拿公鸡, 女的拿母鸡, 把鸡放在他或她头的周围旋转, 说: “这是我的代替品, 这是我的代偿物; 这公鸡或母鸡进入死亡; 愿我得以进入一个长寿和快乐的生命, 并得享平安.” 它被称为“Kapparah”, 意即“赎罪的献祭”(atoning sacrifice). 他们如此行作为认罪的记号. 现代的犹太人也以忏悔、祷告、行善等来取代上述赎罪的献祭.[12] 可惜犹太人忘了“罪要得赦, 血必须流”的真理, “若不流血, 罪就不得赦免了”(来9:22).

虽然以色列人现今硬着心, 不肯相信耶稣基督为他们的弥赛亚. 但圣经预言说将来有一日, 他们必诚心悔改接受耶稣基督. 主透过先知撒迦利亚说:: “我必将那施恩叫人恳求的灵, 浇灌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 他们必仰望我, 就是他们所扎的. 必为我悲哀, 如丧独生子, 又为我愁苦, 如丧长子. 那日耶路撒冷必有大大的悲哀…. 境内, 一家一家的, 都必悲哀. 大卫家, 男的独在一处, 女的独在一处. …  那日必给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 开一个泉源, 洗除罪恶与污秽”(亚12:10-12; 13:1).

犹太教拉比称赎罪日为“那日”(The Day, 希伯来文: Yama ). 确实就在撒迦利亚先知所说的“那日”, 以色列全民要经历赎罪日的特征: 认罪、洁净、赦免. 耶利米先知也述说此事: “耶和华说, 当那日子, 那时候, 虽寻以色列的罪孽, 一无所有. 虽寻犹大的罪恶, 也无所见. 因为我所留下的人, 我必赦免”(耶50:20); 在“那日”, 赎罪的功效要遍满以色列全地, 因万军之耶和华“要在一日之间, 除掉这地的罪孽”(亚3:9).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生动确切地描述这末后的情景: “那时百姓被围困在属地的耶路撒冷内, 后从敌基督的联盟和他的诸王逃脱. 忽然, 主在橄榄山上显现. 他们举目望见他们的伟大拯救者, 并非他人, 正是拿撒勒人耶稣, 他们所钉所扎的. 那双伤痕的手和脚唤醒他们的记忆和良心, 叫他们想起昔日因憎恨他, 曾呼喊说: ‘钉他十字架’… 现在他们仰望那位他们所刺的, 因而痛苦哀伤. 当施恩和代求的灵浇灌他们, 他们心灵溶化, 回转归主时, 那哀恸将是何等大啊! … 当约瑟兄弟们想起待弟的残暴,内心深感羞愧痛悔, 但他们的情景却远远不及末后以色列人的痛苦.

“那时各家、各人要单独在神面前哀恸, 为他们拒绝弥赛亚而哀伤, 像人为丧独生的儿子一样的哀恸. 当约瑟的兄弟深感罪孽之苦痛时, 隐藏约瑟的幔子突然挪开, 他恩慈地显现自己, 作他们的亲人和拯救者. 荣耀的基督也要同样的显明自己和他赎罪的工作, 醒悟的以色列人心肠溶化了, 回转时竟然在被杀羔羊的赎罪工作上, 找到灵魂的安舒. 到时候, 以赛亚书53章的话会从他们嘴中冲出  —  ‘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 背负我们的痛苦. 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 被神击打苦待了. …’ 从这压伤他们找到医治, 因‘那日必给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 开一个泉源, 洗除罪恶与污秽’(亚13:1). 不是一个新祭牲的献上, 乃是各各他伟大祭牲的永远功效, 伸展到他们的身上. 他们就是这样的降卑、认罪、被带到神面前, 进入千禧年的国度, 在和平之君和他天上新妇的慈仁管治之下.”[13]

 

(F) 总结

莱曼·施特劳斯(Lehman Strauss)指出, 逾越节羔羊流血始于埃及; 它如一面盾牌, 保护以色列民脱离死的审判. 赎罪日却不能始于埃及; 它必须等到以色列民进入旷野, 把会幕建好之后方能设立. 逾越节羔羊的血保护还在埃及的以色列人免受那降在不信者身上的审判. 但神的百姓从埃及被赎出来后仍会犯罪, 所以神特别预备了赎罪日的血, 来为百姓提供这方面的洁净. 这给予所有基督徒何等宝贵的教训. 信主得救后的我们, 在思想、言语和行为上仍会犯罪. 我们每日还需要基督救赎的大能来胜过那“容易缠累我们的罪”(来12:1).[14]

感谢神, 我们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已完成“永远赎罪的事”(来9:12), 使我们“在耶和华面前得以洁净, 脱尽一切的罪愆”(利16:30). “像这样, 基督既然一次被献, 担当了多人的罪, 将来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显现, 并与罪无关, 乃是为拯救他们”(来9:28). 故此, 让我们存着感恩的心和欢喜的灵高唱道:

羔羊圣祭已献,  赎罪大礼已完,

流血已过, 祭坛无火, 圣民已得完全,

因基督宝血功效到永远;

他已除我过犯, 洗净一切罪愆.[15]


[1]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

[2]               例如2003年, 赎罪日是在阳历10月6日; 2004年在9月25日; 2005年则在10月13日.

[3]              丘恩处著,  《犹太文化传统与圣经》(纽约: 纽约神学教育中心, 2000年二版), 第83页.

[4]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II)》(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1948页.

[5]              丘恩处著,  《犹太文化传统与圣经》, 第85-87页.

[6]               赎罪日献的祭牲是: (a)为祭司献的: 1只公牛犊为赎罪祭, 1只公绵羊为燔祭(利16:3); (b)为百姓献的: 两只公山羊为赎罪祭, 1只公绵羊为燔祭(利16:5).

[7]               《密西拿》(Mishnah)是解释律法含义的一系列文献. 根据拉比传统, 摩西在西乃山上领受律法时, 也从神那里领受这些解释. 主耶稣所指的“律法”就是这些“古人的遗传”, 正如太15:1-9所指. 大约在主后120-200年期间, 这些口头的传统才被完全记录下来, 称为《密西拿》. 它是犹太人宗教和道德的口传律法集  —  《塔木德经》(Talmud)的其中一部分(《塔木德经》的另一部分是其注解篇《革马拉》, Gemara ).

[8]              丘恩处著,  《犹太文化传统与圣经》, 第87页.

[9]               同上引, 第84-85页.

[10]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 1853-1930)是奉主名聚会中一位令人敬佩的圣经教师. 有关他的生平, 请参2001年2月份, 第15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约翰·理祁(John Ritchie)”.

[11]             约翰·理祁著, 姚光贤译, 《耶和华的节期》(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9年), 第57-60页.

[12]             Coulson Shepherd, Jewish Holy Days (4 th. ed.)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77), 第65-66页.

[13]             约翰·理祁著, 姚光贤译, 《耶和华的节期》, 第60-61页.

[14]             Lehman Strauss, God’s Prophetic Calendar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7), 第103页.

[15]             摘自《万民颂扬》第82首: 羔羊圣祭已献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