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召会: 七个绝对必要的职责 (Seven Essential Functions)


在前一章, 我们总结时引述了徒9:28. 此节描述了大数的扫罗(后称保罗)与耶路撒冷的门徒交往后的结果, “于是扫罗在耶路撒冷, 和门徒出入来往(原文是“与门徒一同进入、一同出去”; 《钦定本》: coming in and going out)”(徒9:28).

这不只是一种通俗口语的说法而已, 因为这相同表达方式在旧约和新约中都有出现, 例如: 民27:17; 撒上18:13,16; 撒下5:2; 约10:9; 徒1:21. 虽然如此, 我们不难发觉一个不同点: 旧约先提“出去”然后才“进入”(民27:17; 撒上18:13,16; 撒下5:2都译作“出入”), 新约则先提“进入”然后才“出去”(约10:9; 徒1:21都译作“出入”, 但原文是“进出”). 这可能因为圣灵要强调新约的特点: 那“进入(至圣所)的路”现在已经显明, 已经打通了(来9:8; 10:19,20).

我们若严紧地按照词句的本义(字面上的意思)来解, 徒9:28就意义深长, 因它表明神的召会必要的职责可分为二: 第一是当我们“进入”, 进到神面前聚集和操练(译者注: 例如赞美、敬拜、事奉等), 其次是当我们“出去”, 出到失丧灭亡的世人面前作见证, 宣扬福音.

另一个把召会职责分为二的方法, 就是以“向神方面”(Godward)和“向人方面”(manward)来思考它. 然而, 我们当紧记, 在召会“向人方面”的职责上, 它主要目标也必须以顺服神的话语来寻求神的喜悦, 并以其结果来进一步荣耀神, 高举神的名. 基督徒的活动和事奉, 没有一件是单单或主要为着人而做的; 反之, 我们“向神方面”的职责若能发挥得好, 这肯定给圣徒和罪人带来益处和福气.

笼统地说, 我们“向神方面”的职责有二: (1)在敬拜中给予神; (2)在祷告中向神求. 虽然如此, 这两者并非僵硬不变的分类法, 因在赞美和感恩当中, 有逐步转变成另一方的倾向(即敬拜转变成祷告, 而祷告转变为敬拜).

(一)      敬拜真神 (Worship God)

敬拜是给予得蒙救赎之人最大的特权, 是一切属灵职责的最高峰. 它不该只限于召会的聚会(诗34:1-3; 来13:15); 求神帮助我们, 更深入明白我们生活中, 每日早晨与黄昏所当献的祭(出29:38-46). 此外, 集体敬拜也不该限于召会聚会时才进行. 事实上, 神的召会所做的每一件事, 都该以真诚敬拜的心灵来执行, 以这角度看来, 敬拜是无时无刻、随时随地的. 无论如何, 有一个聚会是比一切其他聚会更适于敬拜, 那就是当召会按神所指定的方式, 聚集擘饼记念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旧约描绘这圣洁的场合, 即以色列人来到神的家(殿)中, 献上那预表主耶稣完美人格与工作的祭物.[1] 我们以圣洁祭司职分的地位, 向父神献上我们的灵祭, 向他述说我们对基督的理解(指在思想上理解基督本身的完美属性, 及他所成就的完美工作, 以致在心灵和情感上充满感恩和敬拜, 译者按).

这记念的筵席(指擘饼聚会)是由主在他被卖的那一夜, 亲自设立的. 虽然此事件发生在五旬节之前, 在神的召会出现以先, 但哥林多前书11章清楚告诉我们, 这擘饼记念主的聚会现今已是地方召会的职责(林前11:22).[2] 徒20:1-12也教导我们有关保罗和他的同工们在特罗亚逗留了七天, 为的是要与当地门徒一同擘饼, 并在聚会后立刻离开(徒20:6,7). 同一章较后的一节告诉我们, 保罗尽可能“急忙前走”, 为要在五旬节时抵达耶路撒冷(徒20:16). 从这些情况看来, 除非当地有门徒的群体(即召会), 否则保罗不准备在沿途中擘饼. 换言之, 除了在有信徒聚集的地方召会, 保罗不愿意擅自在任何地方擘饼; 此外, 除了在七日的第一日, 他也不愿意擅自在任何日子擘饼.

属神的原则是“让神居先”(God first)和“先敬拜后事奉”(Worship before service). 那些已经学会了这神圣原则的人, 将不难发现在七日的第一日, 即每星期的第一日, 聚集擘饼是最恰当的, 且会确保擘饼聚会成为召会每个主日的第一个集体活动.

(二)      集体祷告 (Collective Prayer)

神的召会“向神方面”的另一个主要职责, 便是集体祷告. 我们读到耶路撒冷召会的信徒“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 彼此交接(或作“交通”), 擘饼, 祈祷”(徒2:42). 过后在同一本书, 我们读到“彼得被囚在监里. 召会却为他切切的祷告神”(徒12:5). 初期的召会是祷告的召会, 正因此故, 它们成为满有能力的召会. 有一次, 他们“同心合意的”祷告赞美神时, 我们读到“祷告完了, 聚会的地方震动”(徒4:24,31)! 属灵衰退的其中一个可悲证据, 就是被忽略或不认真的祷告聚会.

(三)      传讲真道 (Ministry of the Word of God)

当我们论到“向人方面”, 我们联想到向圣徒和罪人传讲神言的属灵职事. 前者是神的百姓在召会聚集的场合, 特别是为讲道而召集的聚会里, 从神话语中传讲信息来造就信徒. 毫无疑问, 现今的聚会比使徒时代的聚会更加正式和陈规(stereotyped). 我们已熟悉讲道聚会(Ministry Meeting)与读经聚会(Bible Reading)的严格区别, 但使徒时代的信徒可能对此区分感到陌生. 某次在特罗亚所举行的聚会中, 保罗“与他们讲论”(徒20:7). 这“讲论”一词(英文圣经《钦定本》译作 preached, 讲道)意味着“谈论”(dialogued), 即“与他们谈话”. 此乃谈话式聚会(conversational meeting), 很可能是以问答方式进行. 无论如何, 所有这类的讲道都是为了造就召会(林前14:12). 召会应当让一切拥有讲道恩赐和纯正道德之人, 有机会在圣灵的控制下, 按照他们恩赐的大小, 来公开讲道造就信徒.

(四)      宣扬福音 (Presentation of the Gospel)

向罪人讲道是指宣扬福音. 一般上, 传福音者的职责是“出到”世界宣扬福音, 而非留在地方召会里. 此乃为何哥林多前书12-14章中没有提及传福音者(译者注: 因为这三章的经文背景不是世界, 而是地方召会, 参林前12:28; 14:4,5,12,23). 地方召会在它自己的地区是盏金灯台, 不但在“神的家中”应当有光, “叫进来的人看见亮光”(路8:16; 太5:15), 也当“出去”(路14:21), 使人“坐满我(神)的屋子”(路14:23). 福音可以透过很多方式来宣扬. 保罗提醒以弗所召会的长老们, 他如何“在众人面前, 或在各人家里”, “教导”他们(徒20:20). 那些在徒8:4受到逼迫而分散到各地的圣徒们, 透过与人谈论来宣扬福音. 太13:52也提到使用文字来扩展神的国,[3] 这点对于分发和散布圣经是更为重要的(罗16:26“借众先知的书指示万国的民”).

(五)      分配物质 (Distribution of Material Things)

“向人方面”的另一样职事, 是分配物质财物. 初期召会的圣徒是慷慨的施与者(徒2:44,45; 4:32-37; 11:27-30). 神的话语中, 有两处的经文整章都论及施舍的题目(即哥林多后书8和9章), 在其他书信里, 也有很多经文论到此事. 不管领受者是全时间做主工的基督之仆, 还是有特殊物质需要的圣徒, 圣经把那出于正确动机的施舍形容为献祭, 因它是将一切摆在祭坛上的凭据(腓4:18; 来13:16).[4]

(六)      纪律管教 (Exercise of Discipline)

召会的另一个职责, 便是执行纪律或管教. 因着召会当中的罪恶和失败, 这个悲剧性的职责是必要的. 新约第一次提到地方召会时, 便与执行纪律有关(太18:15-20).[5] 纪律或管教当有轻重之别, 因为引致纪律行动的罪恶程度往往有轻重之别. 纪律或管教的范围甚广, 从私下警戒犯错者到公开与他断绝交通(帖前5:12,14; 帖后3:6,14,15; 林前5:12,13).[6]

(七)      敬虔生活 (Living of a Godly Life)

总结时, 我们提出地方召会的第七个职责, 即活出敬虔的生活 . 这职责虽在最后才提到, 但事实上却是上述一切职责的基础, 没有它, 一切其他的职责和功能将被削弱和消除. 召会中每位圣徒, 无论年老或年少, 都有责任活出敬虔的生活(多2:1-6), 且是在生活的每一件事(多2:7-3:2; 弗5:22-6:9), 在每年每星期的每一天(诗106:3; 约8:29; 徒24:16), 活出敬虔的生活.

有时, 当一个人被带到福音聚会, 在神的怜悯下得救. 传道人沾沾自喜地“宣布”又有一个人(因他的传道而)悔改归主, 却忘记若不是别人先影响这人, 把这人请到福音聚会, 那么传道人只好“向着空椅子传福音”! 这悔改归主的人之所以受到影响(愿意前来福音聚会), 很可能是因着某位信徒多年来安静沉默、言行一致地活出敬虔的生活, 在某方面显出善行, 或多年以来不断地为他祷告.

一个召会属灵的气氛和力量, 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那召会的圣徒如何靠着圣灵的带领, 来度每日的生活. 从召会最后一次的聚会过后, 直到再次相聚的这段期间, 圣徒如何度日是有深远的影响. 我们在召会聚会的时间外如何在神面前过活, 将决定我们在召会聚会的时间内能否更多地经历神.[7]


[1]               译者注: 有关预表基督完美人格与工作的祭物, 请参 2001年7月份, 第20期《家信》的“查经天地: 利未记的五个祭物”.

[2]               在逾越节方面, 我们也看到同样的发展. 初期并没有限制要在哪里宰杀逾越节的祭物, 可是一旦会幕建好后, 以色列人只能在“神所选择要立为他名的居所”宰杀献祭(申16:1-7). 译者注: 有关神在旧约和新约的居所(立名之处), 请参2001年9月份, 第22期《家信》的“召会真理: 地方召会的预言”和 2001年10月份, 第23期《家信》的“召会真理: 地方召会的写照”.

[3]               译者注: 文士的工作是负责抄写犹太律法(旧约圣经), 并向百姓教导和讲解神的话语, 所以是“用文字扩展神的国”(例如文士以斯拉), 但很可惜, 到了主耶稣的时代, 大部分的文士都和法利赛人一样, 敌对主耶稣, 拦住神国的扩展.

[4]               译者注: 有关物质和钱财的分配, 请参 2002年6月份, 第31期《家信》的“召会真理: 教牧书信中的召会(四)”.

[5]               译者注: 新约圣经中第一次提到召会的, 就是太16:18(宇宙性的召会)和太18:17,20(地方性的召会), 这两处经文都是由召会的头“主耶稣基督”所宣告和讲论. 当首次提及地方性召会时(太18:17,20), 主耶稣便论到召会中的纪律和管教, 足见纪律管教何等重要.  “宇宙性的召会”亦可称为“普世性的召会”、“整体性的召会”或圣经称之为“基督的身体”(弗1:22-23). 有关宇宙性召会与地方性召会的区别, 请参2001年8月份, 第21期《家信》的“查经天地: 宇宙性与地方性的召会”和 “原文解经: 教会或召会?”.

[6]               译者注: 有关纪律和管教方面, 请参 2002年4月份, 第29期《家信》的“召会真理: 教牧书信中的召会(三)”.

[7]               译者注: 本文译自“Seven Essential Functions (Chapter 34)”,  in Church Truths (by J.G. Toll, 2001), 第149-152页. 此书由托尔(J.G. Toll)本人出版, 福音单张出版社(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印刷. 有关擘饼聚会、祷告聚会、讲道聚会、福音聚会和纪律(管教)聚会, 请参 2002年1月份, 第26期《家信》的“召会真理: 地方召会的聚会”.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