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的平衡 (一) (Spiritual Balance)


balance 02编译者注:  有关召会交通和接纳的立场, 今天有许多不同的声音. 有者认为召会应该尽量开放, 接纳任何称为基督徒的人和新思想; 有者则强调召会应该保守, 可惜却走到另一极端, 过分封闭以致超越和不合圣经的教导. 当今迫切需要的, 就是保持曼丁弟兄所谓的 “属灵的平衡”…

 

(A)             宇宙性的事实

在物质的领域, 不管我们往哪里看, 我们察觉万物都绝对需要保持平衡(balance)或均衡(equilibrium). 每个手表或精密计时表, 一定需要平衡的轮子控制仪器的跳动或速度. 轮船和飞机都安装稳定器, 以控制他们摇晃或颠簸的倾向. 轮子, 不管大小, 都要平衡. 若不平衡, 你就无法享受旅程. 在商场上, 商务部要求所有衡量重量的秤盘必须平衡. 国家经济也需要保持贸易平衡. 为了保持国与国之间的和平关系, 我们就要维持国际性的力量均势.

神的创造大工也教导我们同样的功课. 想想伯26:7所说: “神… 将大地悬在虚空.” 换言之, 地球不靠任何东西来悬挂或支撑. 没有任何柱子扶着它. 它悬挂在“虚空”(即真空)之中.  你无法将你的手帕悬在空中, 对吧! 但重达大约60万亿亿吨的地球,[1] 却能依照自己的轨道环绕太阳, 千百年来, 年复一年, 都是这样准确无误. 这样令人惊讶的现象应作何解? 原来神设计了巨大的力量, 就是我们所谓的向心性(centripetal)之力, 不仅托住了地球, 甚至使整个宇宙处于均衡状态(equipoise). 天文学家告诉我们, 若地球的速度超过1秒钟18.5英里, 地球就会脱轨, 飞向太空. 另一方面, 若少过这速度, 它就开始被吸向太阳, 越来越近太阳, 最终燃烧成一团火球; 但地球的时速已被神这位伟大的设计师和创造者所调好, 使地球保持稳定的均衡.

再从神的创造中举一两个例证. 以赛亚说: “谁曾用手心量诸水, 用手虎口量苍天, 用升斗盛大地的尘土, 用秤称山岭, 用天平平冈陵呢”(赛40:12, 神在创造万物时, 已准确衡量所需, 叫一切处于平衡状态, 编译者按). “用手心量诸水”, 这水指的是地球上海中的水. 世上海水的分量是准确的, 不多也不少, 仿佛神用祂手心准确地衡量适当的分量后, 才把水倒入海中. 科学也证实海水的分量是适当的. 若海水太多, 海的面积就太大(蒸发的水就太多), 地球将有过多的雨水, 结果全球洪水泛滥. 若海水太少, 雨水就太少, 我们就食物不够, 难以生存. 无论如何, 神已衡量人和动物所需的海水量, 使我们拥有所需的雨水, 不多也不少, 让我们能生存下去(编译者注: 科学事实显示, 由于人破坏了这方面的平衡, 产生温室效应, 使人类如今面对空前的生存危机)[2]

global以赛亚接着问道: “谁… 用手虎口量苍天?”(赛40:12). 这里所指的“苍天”是大气层(atmosphere). “(衡)量苍天”告诉我们一个科学已承认的事实, 即我们大气层的高度是在适当的界限, 处于适当的范围. 科学告诉我们, 大气是有重量的, 但这是早在伽利略(Galileo, 1564-1642)或牛顿(Newton,1642-1727)以前就已知的事实, 因为约伯告诉我们, 神的创造也包括“为风定轻重”(伯28:25). 大气层的气压重量是1平方英寸14.73磅(14.73 lbs.). 如果大气层的范围或界限处于更高点, 这重量就相应增加; 那时人和动物都被压倒于地. 反之, 如果这界限处于更低点, 气压变得更轻, 呼吸就更困难. 无论如何, 神已度量苍天, 把它放在适当的高度, 使地上受造的生物在正确平衡的气压下, 得以顺畅的呼吸. 再一个相同的例证, 就是伯37:16所论到的“云彩的平衡”(原文直译; KJV: the balancings of the clouds; 中文译成“云彩如何浮於空中”). 简言之, 上述一切足以证实我们的论点. 看到神的创造充满设计, 何等精确时, 我们应当赞美我们伟大的创造者, 祂是无限的威严、智慧、大能和仁慈啊!

balance再让我们思考关于人类, 即地球上所有受造之物的最佳杰作. 在人类身上, 我们也察觉上述同样特征. 想想父母深感兴趣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尝试踏出第一步. 孩子摇摇摆摆, 努力保持身体上的平衡. 当我们作孩子时, 我们学踏脚车(单车), 我们所要练习的, 就是学在两轮上保持平衡不跌. 此外, 神赐人两只眼睛、两个耳朵、两个膀臂、两只手、两只脚等等, 每一样双双对对的肢体是绝对需要的, 为要保持适当的平衡. 假如其中一边的肢体受伤或被除掉, 那人就成了有缺陷的、难堪不便的、不均衡的人了!

某人的脚若不均衡, 长短不一, 他步行时一定难以平衡(箴26:7). 不但如此, 哥林多前书12章以人的身体作为地方召会的写照, 每一个肢体都有相辅相成的关系, 以维持整体的均衡与和谐. 确实有些肢体是“软弱的”、“不体面的”, 但我们那位全智的创造主已经衡量祂一切的工作, “但神配搭这身子, 把加倍的体面给那有缺欠的肢体, 免得身上分门别类”(林前12:24-25).

婚姻的圣约也是另一个例证. 在婚姻中, 妻子是神给丈夫的“配偶”(help meet, 创2:18). 彼尔森(A. T. Pierson)写道: “这字原文的意思不是‘帮手’(helpmeet), 而是‘在他的对面’(one over against him), 正如骨头连接于骨臼, 卯连接于榫; 是互为补充的配对者, 而非敌对者. 她与丈夫并列搭档, 而非彼此敌对. 两者互相补足彼此间的缺乏.” 在婚姻的轭中, 妻子若是“较软弱的器皿”(彼前3:7), 他的丈夫就有责任给她“敬重”, 使之平衡. 在身体上、性情上、理智上、社交上和属灵上, 夫妻两者互相补足彼此间的缺乏, 以保持平衡, 确保婚姻快乐. 缺少这方面的平衡, 家庭生活就不顺畅, 缺乏欢乐可言.

如此看来, 不管是在人的工作方面, 或在神那无限领域的工作方面, 我们都能看到平衡的原则, 均衡状态随处可见. 这一切应该教导我们一个极其有益的功课, 那就是基督徒生命和事奉的每一个领域, 都需要保持适当的平衡; 换言之, 要避免任何失衡, 进入不合圣经的极端.

 

(B)              记载之道  —  圣经

神不单在祂的创造上彰显祂的荣耀(诗19:1-6), 也在祂的话语上如此行(诗19:7-11). 祂所造之物彰显祂的永能、智慧、圣洁、荣美和仁爱. 祂所写之道, 更叫我们看见祂的恩惠  —  祂所赐给人那不配得到的宠爱. 神这方面的属性是受造之物所无法启示的. 因此, 记载之道(written word; 或译“书写之道、文字之道”, 但“记载”一词有写下、保存、书册之意, 更能涵盖 written word 所要表达之意)的荣耀超越一切受造之物, 纵然宇宙万物展现难以描述的绝妙宏伟.

论到神的道诸多的属神特性, 我们现今所要强调的重点, 是它每一部分的完美平衡. 正如一切受造之物都展现井然有序、充满和谐的平衡, 神所启示的这本书  —  圣经  —  也是如此. 这本汇集杰作绝不是收集了一些彼此无关的著作, 如彩票袋中混杂堆积的票券. 圣经是神圣图书馆, 虽拥有66本书, 实质上是一本, 伟大的救赎主题如同银线穿透66本书卷, 把各卷结合起来, 融会贯通, 成为一书.

圣经不仅彰显一贯性, 整体和谐, 毫无冲突, 但就如上文所言, 它的所有部分彼此均衡相称. 若仔细研究, 便看见此书充满完美绝妙的平衡. 有许多这方面的例证, 但列举几个就够了. 我们晓得圣经有两大部分  —  旧约与新约. 前者主要论述以色列, 后者则关于召会. 前者是用希伯来文写的, 后者则用希腊文. 前者引向十架, 后者从十架散发荣耀. 萨菲尔(A. Saphir)说得好: “没有双胞胎像新旧约那样, 在体形(figure)和相貌(feature)方面如此相像.”

在旧约, 我们读到亚当和他后代的事迹(创5:1). 他是第一个人, 旧的受造物之首. 旧约记载他如何吃了禁果而犯罪. 旧约的前五本书(摩西五经)述说神所拣选的家族谱系, 律法的赐下  —  包括道德和礼仪的典章条例, 直到以色列国的成立. 旧约的历史书(historical books)告诉我们关于以色列国接下来的属灵光景, 并许多列国的变迁兴衰, 如何影响以色列国. 诗类书卷(poetical books, 如诗篇、约伯记、箴言; 有者把雅歌、耶利米哀歌、传道书等智慧书也归纳入这组书卷中, 编译者按)表现出个人对神的忠诚爱戴, 以及集体的赞美敬拜; 先知书(或作“预言书”, prophetic books)则指向弥赛亚的受苦、恶人受审判, 并在结束的章节中提到基督第二次再来, 所用的属天图像是“公义的日头”(玛4:2).

现在, 以这条路线思索, 我们来到新约. 在此, 我们读到“末后的亚当”的事迹. 祂是“第二个人”, 是新的受造物之首. 那里是“耶稣基督的家谱”(太1:1). 新约前五本书告诉我们祂是无罪的, 却为我们被钉十架; 同时也记述祂从世上拣选的人(众门徒), 召会的成立等等. 祂以训诫和本身的榜样, 来教导我们关于爱的律法. 在新约书信中, 我们探索不同的地方召会之属灵光景, 看到神如何管治他们, 从中学到宝贵的功课. 我们在此也读到激励人心的榜样, 学到关乎个人对神的忠诚爱戴, 以及圣徒集体敬拜的原则. 最后, 我们来到启示录, 即新约的预言书(先知书). 约翰在此常往后看向各各他(基督的救赎), 并往前看向万物的终结  —  基督第二次再来、末日的审判, 以及赎民的永远荣耀  —  这一切都在最后一章被基督所证实; 所用来描述祂的属天图像是“明亮的晨星”(启22:16).

旧约与新约是个显著的对照, 这是众所公认的. 但我们所要注意的是, 两者缺一不可, 否则就不完整. 旧约需要新约, 新约也需要旧约. 两者互为补充, 相辅相成. 若没有新约, 你绝对无法了解旧约; 若没有旧约, 新约就失去意义. 有者贴切表示: “新约在旧约中隐藏, 旧约靠新约得解释.”[3] 这里就是完美的平衡!

book mark以此看来, 旧约是为新约而预备的. 这岂不是值得注意, 令人惊叹不已吗? 旧约那么多的作者, 住在不同的时代, 写出不同的书卷, 竟然能集合成旧约全书(由66本书汇集而成), 用来预备新约的到来. 更甚的是, 这些旧约作者根本不知新约书卷将会出现; 事实上, 新约全书(共27卷)要等到旧约全书完成约500年后才得以完整.[4] 为什么会有这样奇妙的事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 旧约与新约都是同一位作者所写, 祂就是神的圣灵(提后3:16). 但我们如今所要注意的, 是新旧两约彼此完美协调. 它们组成平衡的真理, 这是一切其他文学所无法相比的. 彼尔森(Dr. A. T. Pierson)说: “圣经是一种生物体(organism). 它每个部分都彼此配合相称, 一切都相辅相成, 没有任何可以免除的部分.”

让我再给你另一个实例. 想一想圣经的前三章. 那里有什么? 我们读到天地的创造、一对夫妻被安置在美丽的乐园、有河流、有生命树、撒但和罪的出现、人躲避神、罪的咒诅、人被逐出乐园. 若圣经只到这里就结束, 我们人类是何等黑暗, 何等失丧, 何等绝望的一群! 但摩西所笔述的这三章, 只是人类故事的一半.

使徒约翰在大约1,600年以后, 在圣经最后三章, 写下了另一半. 我们在那里读到新天新地的到来、羔羊和祂的妻子(基督和召会)得荣耀、美丽的圣城、从宝座中流出明亮如水晶的河、生命树的重现、撒但和罪全被清除. 那里再没有咒诅, 再没有与神隔绝, 蒙救赎之人不再想要躲避他们的创造主, 而是深切渴慕地欢呼道: “主耶稣啊, 我愿祢来”(启22:20). 摩西看到人失去乐园, 约翰看到人得回乐园. 圣经最后三章完美地平衡了圣经前三章, 把那里所开始的故事带到完美的结束.

writing还有很多这类例证, 可惜篇幅有限无法一一列举. 但有一点不能不提. 任何书都会令人厌倦, 如果作者连续不断地弹奏同一个单调音符. 但圣经中的题目和它呈现的方式绝不是单调不变的音调. 它更贴切地比喻为伟大交响乐团的演奏  —  和谐一致地交融调和了各种不同乐器所发的声音. 我们耳朵无法听到任何不和谐的音调.

这就犹如在圣经中, 你可找到历史、人物传记、年代学、地理、神学、哲学、语言、训诫、诗集、教义、爱情故事、书信等等. 圣经有无尽的多样化, 以简明易懂的语言写下, 但却包含那最庄严崇高和卓越非凡的真理, 并预先提到一些最深奥、但已被现代科学所发现的事实. 圣经中的许多部分和题目, 都展现适当均衡的比例. 它不失衡地偏于一方, 不怀成见地偏向东方或西方, 不偏袒某个民族或社会.[5] 它不以牺牲某些真理为代价, 来强调另一些真理. 在圣经中, 我们看到属人的元素, 也看到属神的元素, 但彼此互不冲突. 诚然, 圣经展现了完美的均称与平衡, 正因此故, 它吸引了所有阶级的人, 也适用于人类所有的情况.

若查考圣经个别的书卷, 我们也看到它们往往相辅相成, 保持一贯的平衡. 倘若没有罗马书, 我们如何能够理解出埃及记在预表上所教导的救赎呢? 假若没有利未记, 我们怎能明白希伯来书所言? 学圣经的人都知道, 以弗所书可称得上是“新约的约书亚记”. 以斯拉记论及“家”(指神的家或圣殿)的建造(特指祭坛和敬拜方面); 尼希米记则论述“墙”(圣城的墙)的建造. 我们都看出但以理书是解开启示录的重要钥匙, 而启示录也解明但以理书. 罗马书宣告福音, 加拉太书为福音辩护. 加拉太书强调我们因信称义, 不靠行为; 雅各书则强调我们因行为称义, 因为那是我们信心的证据. 雅各教导说人若有信心, 就有善行; 雅各的兄弟犹大则指出, 人若没有信心, 就有恶行. 以弗所书和歌罗西书是互为补充的配对本. 在前者中, 奥秘的身体(宇宙性召会)被视为“头”(基督)的补体(弗1:21-22), 但后者强调这身体要靠“头”(基督)才能完全(西2:19).

圣经中许多书卷互相联系, 我们不难举出各种例证, 但上述的介绍已经足够证实此事. 我们发现一些书卷本身分成几段, 这部分平衡了那部分. 另外, 我们也察觉到圣经常用两章经文来呈现一个伟大的主题; 这两章往往相距甚远, 各自记述本身的主题, 但两章都相辅相成, 使之完整. 举几个例子, 约翰福音第3章解释了民数记第21章铜蛇事件的属灵意义. 我们需要出埃及记第12章, 才能明白彼得前书第1章(彼前1:18-19)的教训. 若要了解希伯来书第9章的预表意义, 我们必须熟悉利未记第16章的礼仪.

没有比这更美的特点是: 圣经的信息和所有教诲, 皆展现完美的平均与平衡; 例如它教导我们要查经和祷告. 这两者一而再、再而三地携手同行. 同样地, 在美好的基督徒生命中, 事奉和敬拜也必须各有均衡的比例. 因此, 在读经时, 我们不该“挑食”, 只拣选一部分而丢弃另一部分.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都是有益的”(提后3:16). 只有当我们查考圣经的每一个部分, 我们才能完全知道神的心意, 保持正确的属灵均衡, “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 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7). 它如霍顿(W. H. Houghton)所言:

in book“历世历代之书,
何其平衡, 充满能力,
那就是所谓的圣经.
重要时刻之书,
宝藏无限, 永恒无尽,
一切的真、善、美,
尽在此书  —  多不胜数.”

 

(C)             永活之道  —  主耶稣

那呈现在记载之道(the written Word)的特征, 也同样地出现在永活之道(the living Word)  —  我们可敬可颂的主耶稣基督身上. 祂荣耀的位格、祂的言语和祂一切的行为, 都彰显最惊人的平衡与仁惠的均衡. 祂是神子(来1:2), 却成为人子(来2:6).[6] 透过祂独特无罪的生命, 神性与人性以最和谐一致的合一, 彼此交融在祂那完美的位格里. 因此, 身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我们读到祂某次感到疲倦,[7] 睡在渔船上(不久海上兴起狂风大浪); 但身为全能的神, 祂醒过来, 以镇定的尊严斥责风浪, 使海变得风平浪静(可4:35-41).

又有一次, 身为人, 祂与伯大尼的姐妹(马大和马利亚)同哭, 但不久, 祂以令人生畏的神性所具有的独特显赫威能, 战胜死亡的权势, 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 由于祂是全心依靠神的人子, 所以祂可温柔体贴地体谅我们所需; 由于祂是全知全能的神子, 所以祂可知道和完全满足我们一切所需. 祂是何等奇妙的救主啊! 套用里希特尔(Jean Paul Richter, 德国小说家)的话: “祂在强者中为至圣者, 也在圣者中为至强者, 并以祂那被钉穿之手掌控一切; 即使世纪的川流偏离它的水道, 但整个时代仍然掌控在祂手中.” 一位古代圣贤宣告道: “基督啊, 我们可以思量, 并且必须承认, 天地一切的荣美都在祢里面; 天的荣美是神, 地的荣美是人; 但天地的荣美是祢, 因祢是神亦是人.”

主耶稣是最理想、最完美圆满之人; 神所渴望看到的人性, 都在祂身上呈现. 主耶稣也全面与完美地向人启示神的心. 圣灵的一切恩惠都完满与合宜地彰显在祂身上. 正因此故, 我们有四本福音书描述祂. 诚如某人所言: “从耶稣身上所发出来的光太多了, 一片镜子无法照出它.” 所谓的“对观”福音书(即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只记述关于祂在加利利的事奉, 直到祂到耶路撒冷的最后行程. 但约翰福音填补所缺乏的, 记载了祂在犹太地和耶路撒冷的事件与事工, 使到神所默示的记录得以平衡.

在马太福音, 我们看到祂作为君王的荣耀. 马可福音强调祂作为仆人, 路加福音表明祂身为人类, 约翰福音彰显祂为道成肉身的神子. 在三本对观福音书里, 我们以三个不同观点来看主耶稣的人性. 李顿主教(Bishop Liddon)说道: “它们(对观福音书)展现祂完美的人性  —  帝王的隆恩与威严, 人性的同情与美丽, 并一切医治与救赎的美德… 我们或许可大胆地说, 对观福音书从外在方面来论述它们伟大的主题, 而约翰福音则从内在方面开启它. 约翰在圣灵带领下, 穿过感官的面纱, 穿透属人的层面… 进入祂永恒个性的中心深处.”

四福音那四方面的奇妙呈现, 使我们看得全面, 以此保守我们不对父神心爱的圣子存有狭隘失衡的偏见. 马太福音是为犹太人而写, 马可福音则为拉丁罗马人而写, 路加福音为希腊人而写, 约翰福音为世人而写. 为何这样呢? 最明显的原因是, 虽然祂出自世上最狭隘与排外的民族(犹太民族), 耶稣基督是普世性的人, 能以满足所有世人的渴求和需要, 无论那人来自东方或西方, 处于古代或现代!

我们亲爱的主身上, 还有令人瞩目、难以伦比的事, 就是祂常避免跌入极端, 以便保持适当的平衡; 例如约翰告诉我们, 祂来到人间, 丰丰满满“有恩典有真理”(约1:14)  —  并非有恩典无真理, 也非有真理无恩典  —  而是“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稣基督来的”(约1:17). 在主耶稣身上, 恩典和真理一直处于完美平衡的比例. 此外, 路加也说“论到耶稣开头一切所行所教训的”(徒1:1), 因为祂的实践和教导全是相符一致的; 每时每刻都保持完美平衡. 无论是白天或夜晚; 在家或出外; 私下或公开; 朋友或敌人面前; 神或人面前; 被赞美或受逼迫; 祂都呈现出荣美一致的均衡.

contact圣灵所结的一切果子都展现在祂那属神的丰盛中. 祂仿佛素祭中的细面, 毫无粗糙不均, 祂品行中的每一种美德都处于恰当的关系, 彼此相称. 正如各种不同颜色融合在荣美的彩虹中, 历代圣徒所有美德也荣耀和完美地融合在祂身上. 亚伯拉罕的特征是信心, 摩西是谦和, 以利亚是果敢, 大卫是英勇. 这每一种美德都非常明亮, 其光辉盖过其他美德; 但在我们的主身上, 没有任何美德的光辉盖过另一个. 没有任何特质或优点格外突出. 每一种品德都完美均衡. 祂对别人的态度是谦和但不懦弱, 温顺却不柔弱, 彬彬有礼却不拘礼节, 坚定稳重却不霸道专制. “祂的名包围了一切美德, 这是神成为人才能彰显的.”

即使撒但操控之人以诡计奸诈对祂发动攻击的时刻, 祂都一直保持真正完美的平衡. 举个例子就够了. 他们本想连累祂, 问道: “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太22:17). 祂若回答“可以”, 他们就要控告他背叛犹太人. 祂若说“不可以”, 他们就要告祂煽动百姓反叛罗马皇帝. 但祂以那令人惊讶的智慧, 堵住了敌人的口, 祂的答复何等平衡, “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 神的物当归给神”(太22:21). 是的, “基督是事实中的事实, 是圣经中的主题, 独有祂与众不同, 令人敬畏, 独特超凡.” 诚如以下的诗所描述的, 在主耶稣的身上, 我们看到:

全面的人性, 以神性加冕;
毫无罪恶的污染,
毫无懦弱的踪迹.
看哪, 那人; 看哪, 你的神.

我们的主现今为我们显在天上, 我们仍然看到那同样的平衡原则. 在十架上, 祂拯救我们脱离罪的可怕刑罚, 我们为此欢喜. 但我们如何得蒙拯救脱离罪在我们身上的权势呢? 答案是: 靠着祂在宝座上的事工; 如果没有这方面的事工, 我们的救恩就会失衡, 偏向一边! 我们需要赎罪的祭物, 同时需要献祭的祭司, 缺一不可!

再者, 希伯来书呈现基督祭司职分的两大特点, 两者都互相需要对方. 它虽是根据亚伦祭司职分的样式(pattern), 却是根据麦基洗德祭司职分的等次(order). 身为大祭司, 祂是“慈悲忠信的”(来2:17)  —  “慈悲”是对人方面; “忠信”是对神方面. 因此, 祂能全面满足我们这些失败者的需要, 同时没有丝毫减损神的圣洁. 来到祂面前, 我们“得怜恤”, 因为我们曾在以往的试探中失败; 但我们也“蒙恩惠”, 因为我们需要恩惠去胜过现今和将来的试探(来4:16). 祂祭司的事奉何等温柔体贴, 充满恩慈与怜悯之心. 祂是何等奇妙的救主啊!

祂不仅是我们的大祭司, 亦是我们的保惠师. 祂“在神的事上”成为我们的祭司(来2:17), 也“在父那里”成为我们的保惠师(KJV: Advocate, 约壹2:1; 编译者注: 《和合本》译作“中保”; 但《圣经新译本》译作“维护者”更为贴切).[8] 作为祭司, 祂“自己既然被试探”(来2:18), 便能“体恤我们的软弱”(来4:15); 但作为保惠师(维护者), 祂是“那义者”(约壹2:1). 最后, 当我们“被试探”时, 祂要作我们的祭司(怜恤我们; 来2:18); 虽然祂的恩典有丰富资源供我们支取, 可是当软弱的我们在试探中仍然跌倒犯罪时, 祂便作我们的保惠师(维护我们).

与上述观念有密切关系的, 是诗篇109和110篇. 在诗篇109篇里, 那位贫穷、受迫、被出卖的人(指主耶稣), 有耶和华站在祂右边拯救祂(诗109:31); 但在诗篇110篇, 耶和华向同一个人说: “祢坐在我的右边”. 在主耶稣升天的喜乐早晨, 父神欢迎祂, 对祂说: “祢坐在我的右边, 等我使祢仇敌作祢的脚凳”(诗110:1). 这是祂现今所在之处  —  在神的右边、超越诸天、“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 不但是今世的, 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弗1:21). 祂坐在那里  —  尊贵、威赫、权威的宝座  —  无比荣耀的顶峰. 祂如何回应父神的欢迎? 答案在诗篇16篇  —  基督复活的凯旋诗篇  —  “在你右手中(或译: 在你右手边)有永远的福乐”(诗16:11). 愿永远赞美归于祂可颂之名.

way正如我们所说, 祂以大祭司的身分坐在那里, 而祂的祭司职分永远长存  —  “祢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 永远为祭司”(诗110:4). 祂永不需要像亚伦, 把祭司职分传给别人. “清晨的露水”永远安息在祂的面额上(意即祂永远“年青”). 不仅如此, 正如神对祂所说的: “祢坐在我的右边, 等我使祢仇敌作祢的脚凳”, 所以当神使祂重回世上时(来1:6), 祂要向主耶稣说: “祢要在祢仇敌中掌权”(诗10:2). 主耶稣要作祭司与君王直到永远. 像旧约的麦基洗德, 祂会以祭司兼君王的身分坐在宝座上. 那时, 祂要在“所有的天使”(而非祂第一次降世时只有一些的天使)和赎民的高声赞美下登上宝座! 祂要“担负尊荣, 坐在位上掌王权; 又必在位上作祭司, 使两职之间筹定和平”(亚6:13); “两职之间筹定和平”意味着祂祭司与君王的职分会找到完美的平衡点.

此外, 试比较麦基洗德与主耶稣的君王身分. 麦基洗德“头一个名翻出来就是仁义王, 他又名… 平安王”(来7:2). 主耶稣统治的两大特征  —  仁义和平安  —  展现完美的均衡, 就如大卫和所罗门的统治一般(前者展现仁义, 后者带来平安). 同样地, 主耶稣那曾戴上咒诅的荆棘冠冕之头额, 将会戴上许多的冠冕, 宣告祂普世性的统治将展现公正严明与平安稳定.

总结时, 彼得论到 “基督受苦难, 後来得荣耀”(彼前1:11), 我们相信后者将与前者永远相称. 就如山的高度与那包围山脚之海的深度是相符一致的, 照样, 祂所遭受的可怕羞辱, 也与祂将承受的高升尊荣相称一致. 这一方面会与另一方面保持完美平衡, 令父神、蒙赎的家族和千千万万光辉的天使感到无限和永远的喜乐.

“耶稣, 被立为王的祭司, 带来和平的君王,
祢是撒冷王(和平王), 亦是仁义王(公义王);
祢一切赎民, 或远或近, 都向祢呼吁;
愿祢快来, 大卫的根, 明亮的晨星.”
~ 兰伯特 (C. T. Lambert)[9]

 

(文接下期)

 


 

[1]               1750年代, 英国科学家卡文迪西(Henry Cavendish, 1731-1810)算出了地球的重量是5.976×1024 公斤, 即59.76万亿亿吨(约60万亿亿吨).

[2]               根据科学家, 因着温室效应, 不少南北极的冰山逐渐融化, 全球海水位逐步提升, 导致现今越来越多地方有洪水泛滥. 这一切是“最初平衡”受到破坏的结果.

[3]               “新约在旧约中隐藏”, 例如新约主耶稣的救赎恩典隐藏在旧约的逾越节事迹(比较出12:3-13; 林前5:7-8); “旧约靠新约得解释”, 例如旧约的献祭条例(利未记1至5章)靠新约主耶稣(神的羔羊)代死的真理得着解释(约1:29; 彼前3:18). 因此, 新旧两约相辅相成.

[4]               根据马唐纳(William MacDonald)的圣经注释, 旧约最后一本书(玛拉基书)写于主前470-460年间, 而新约最后一本书(启示录)则写于主后96年左右.

[5]               虽然旧约主要论述神的选民以色列人, 但圣经并不偏袒他们, 也指出他们的罪, 以及神对他们的审判和刑罚. 同样地, 新约圣经虽多谈神的召会(基督徒), 却不避讳不谈他们的软弱失败, 并神对他们的审判管教.

[6]               来2:6的“世人”一词原文是“人子”(人的儿子); 英文圣经《钦定本》(KJV)正确译为“the son of man”.

[7]               身为真实的人, 主耶稣会困乏(约4:6)、口渴(约19:28)、流汗(路22:44)、流泪(约11:33)等等.

[8]               在中文圣经《和合本》中, 此字的希腊原文( paraklêtos )在新约中出现5次, 只在约壹2:1译作“中保”, 其他4次皆译为“保惠师”(约14:16; 15:26 [2次]; 16:7). “中保”的英文是mediator, 为避免混淆, advocate最好译作“保惠师、帮助者或维护者”, 而非“中保”.

[9]              上文编译自William Bunting, Spiritual Balance [or The Perils of Unscriptural Extremes]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68), 第7-21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