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灵恩运动” (二): 灵恩运动的历史和发展 (下)


编者注: 我们在上一期的《家信》中看到, 灵恩运动(Charismatic Movement)自1901年开始以来, 已经进入第三波, 而有者认为上世纪90年代已进入第四波(参本文附录一). 灵恩运动令人担忧之处, 不仅是它参杂了违反圣经的错谬道理和做法, 更是它所提倡的“灵恩大合一运动”  —  把福音派、灵恩派、新神学派甚至天主教结合起来, 并且为了结合而不顾主的真道、牺牲圣经的真理. 本期, 我们要从90年代的发展看到“灵恩大合一运动”的危险.

 

(文接上期)

(F)       1990年的普世圣灵与福音会议

根据FOUNDATION杂志社在1991年6月至8月号里所报导的, 一个由灵恩派、天主教、福音派[1] 和 新神学派[2]教会合一运动领袖联合主办的“圣灵与福音会议”(The Congress on the Holy Spirit and Evangelism)于1990年8月15日至19日, 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的印第安纳波利斯(Indianapolis)举行. 大会的主题是: “现在将福音传遍天下”(Evangelize the World Now!).

 

早在1977年及1987年, 他们已经分别在美国的堪萨斯城(Kansas City)和新奥尔良(New Orleans)进行过两次“北美洲圣灵与福音会议”, 而第二次会议的参加者竟然多达5万人, 都是天主教、灵恩派教会、福音派教会和新神学派推动普世合一运动的领袖代表. 只是1990年的“圣灵与福音会议”, 参加者人数不及上次的一半. 无论如何, 吴主光在《灵恩运动全面研究》一书中评论道: “在这一次大会中, 我们可以听到许多非常错谬的言论.”[3] 他接着指出其中几个讲员所讲的部分内容(除了另加备注或脚注, 以下资料皆参考或取自此书, 第267-290):

 

John Wimber

(F.1)    温约翰(John Wimber)的讲词

葡萄园团契(Vineyard Fellowship)创办人温约翰(John Wimber)在大会8月17日的聚会中, 主持一个名为“神迹、奇事、预言”的讲座. 他一开始就如此说: “大会安排我在这里讲述我与一些会说预言的先知们接触的经验.” 于是, 他就详细讲述他与Mike Bickel、John Paul、Jackson、Bob Jones、Paul Cain等所谓“被神膏抹的先知”接触的经过. 他解释说, 他初时也怀疑这些先知预言的可靠性, 但当他听完他们所讲的“预言”和所谓“知识的言语”之后, 他就相信和接受他们确有预言的恩赐, 又表示支持他们的预言事工. 他说:

 

早在1963年, 我在保守的福音派教会中信主. 那时, 教会的传道人介绍我认识一位只会写, 却不会讲的神. … 结果, 我发现, 原来这位神在圣经中所写的, 其中极少部分是为我们这个时代和今天的人而写的. 对吗? 但是, 对我来说, 我感到非常惊奇, 因为我发现原来神今天也能在圣经以外直接地对祂的儿女说话. 这实在是一件稀奇的事. 我已经在这一方面研究探索了好几年, 我要研究出它的范围和分布的情形是怎样的. 不单是为了在神学上要明白神怎样与祂的儿女们说话, 更是为了要在实际的应用上得到一些经验, 使我能教导和训练其他人同样在生活上应用这些经验.

 

吴主光评述说, 温约翰所谓“神今天也能在圣经以外直接地对祂的儿女说话”, 就是指着“预言”和“知识的言语”而说的. “在此,” 吴主光写道, “我们明显地看见他已经将他这种‘知识的言语’强调和高举高于圣经. 虽然他一直以自己为福音派的代表发表他的言论, 其实他已经远离了福音派以圣经为信仰唯一权威的特征. 记得他曾多次公开承认, 第三波灵恩运动与第二波和第一波灵恩运动完全是一样的, 只不过在少许和不重要的神学观念上不同而已. 现在他又在大会中公开表示: 福音派的神只会写而不会讲, 灵恩派的神又会写又会讲, 这表示他实际上是已经脱离了福音派, 何不干脆说自己是灵恩派分子呢? 可怜现今极多福音派教会的基督徒还不知道他变了质, 依然跟随他追求各种灵恩经历.”

 

Philip Jensen

温约翰强调“知识的言语”过于圣经, 不单是FOUNDATION杂志报导了, 根据1990年由福音证主协会出版的一本小书《温约翰是友是敌?》[4]也有类同的报导. 书中指出1990年3月, 温约翰前往澳洲主领一个名为“属灵争战大会”的聚会. 在会前, 他接受澳洲三位福音派领袖的访问, 其中两位就是《温约翰是友是敌?》这书的作者郑腓力(Philip Jensen)和佩托尼(另译“派东尼”, Tony Payne). 在这次访问中, 他们讨论了以下六个课题: “金钱的运用”、“医治的神迹”、“权能布道”、“圣经的充足性”、“对真理的关怀”和“神迹奇事运动里的分歧”.

 

在讨论“医治的神迹”这个课题上, 他们揭发了温约翰只能医好由心理问题所造成的病(Pychosomatic). 对于这些病, 医生常用“安慰剂”  —  即一些糖丸就能医好. 对那些由遗传因子引起的病例, 诸如“唐氏综合症”(Down’s Syndrome)之类的病, 他就无法治好了. 温约翰承认他曾医过200个“唐氏综合症”的病例, 其中只有一个病人似乎得到多少治好的症状, 而且也是属于“正常程度的最下限”. 最叫人感到吃惊的, 就是温约翰自己爽快地表示, 他所进行的神医, 与主耶稣和众使徒所行的“截然不同”. 温约翰还坦白地承认无法医好自己的病.

 

Jack Deere

在论及“圣经的充足性”之时, 温约翰的顾问狄杰克(Jack Deere)代替温约翰指出, 温约翰其实不相信圣经的充足性, 因为他认为神常常借着“知识的言语”与自己说话, 而今天神直接与他们说话, 总比几千年前神所说的话  —  圣经更宝贵. 这样, 他就主观地将个人所得的“启示”视为比圣经有更高的权威了.

 

吴主光强调: “我们相信, 启示录22:18-20的话, 不单是指启示录本身说的, 也是指整本圣经说的, 不然, 基督教(基督信仰)在历史上最大的错失, 就是将主后一百年以后, 神所有的启示都抹杀了. 我们知道, 整个基督教的信仰(基督信仰)都建基在圣经上, 此外, 我们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根基. 天主教将遗传和教皇在会议上所公布的信条看为与圣经有同等权威, 我们就视之为‘异端’; 摩门教将他们的《摩门经》看为圣经以外的启示, 我们也就定他们为异端, 如今John Wimber (温约翰)将他们个人所得到的‘知识的言语’看为与圣经平等, 甚至比圣经更有权威, 我们岂能接纳?

 

“按常理来说, 天主教的遗传和摩门教的《摩门经》还比John Wimber知识的言语来得可靠, 因为天主教的遗传和摩门教的《摩门经》都已经稳定下来, 不会再有太随便的变化, 但John Wimber知识的言语却天天不同、人人不同. 我们看不见圣经有不准确的地方, 但John Wimber自己也承认, 他们所操练的‘预言’和‘知识的言语’极其量只能达到百分之四十至六十的准确性. 我们不为他认为准确的部分高兴, 我们却为他仍未准确的部分而指摘他里面的灵不是圣灵, 乃是邪灵利用他来进行迷惑.”[5]

 

在论及“真理”与“合一”这两方面之时, 有者指出温约翰在他所著的《圣灵的第三波》(The Third Wave of the Holy Spirit)一书中主张, 本世纪初的五旬节运动及60年代的灵恩运动, 都是真正来自圣灵的运动. 不过, 他相信这两个运动的某些中心教导是错误的(他指的是有关“圣灵的洗”与“说方言”的部分). 吴主光评论道: “这样, John Wimber的思想就出现了矛盾, 因为他不知不觉地认为, 圣灵引导了两个教导错误的运动. 这样对真理矛盾和混乱, 充分地反映出为什么他在他的著作中引用了许多天主教的资料. 正当访问员问及他是否知道这些天主教的资料是真实可靠的时候, 他表示不知其详. 访问员又问他为什么在葡萄园的诗歌选集中,[6] 总共53首中有52首没有提到十字架? 他表示十分震惊, 他愿意回去将之纠正, 但访问他的这些澳洲福音派传道人不满意他的回答, 提议他不要在澳洲讲道, 不如返回美国去好了. 当然, 他不肯这样做.

 

“研究John Wimber的学者发现, 不单是葡萄园的诗歌中很少提到十字架, 就是他本人后来在澳洲几天的讲道中, 也是没有提到十字架或悔改的信息. 由此可见, John Wimber和他的同工们, 也不知不觉之中, 将神医和知识言语的追寻看得比救恩还重要. 这一点加强了笔者的信念, 就是那些在灵恩派的神医大会中决志信主的人, 极可能大部分都是未真正信主得救的. 因为连主讲的人也不将注意力集中在十字架的救恩上, 听的人当然也不会将注意力集中在福音本身, 他们只不过是为了满足好奇心而表示信主吧.”[7]

 

 

(F.2)    瓦格纳(Peter Wagner)的讲词

上述“圣灵与福音会议”讲座中的第二个讲员瓦格纳(Peter Wagner)也是第三波灵恩运动葡萄园团契的另一个领袖. 在讲道中, 他说:

 

C. Peter Wagner

这是一个世界福音会议, 所以现在让我们来谈论一下, 我对这个主题的个人意见. 我认为今天我们为福音而参与的争战, 原是一场属灵的争战… 我也来谈论一下预言运动, 就是我曾经接受过, 记载在传道书4:12的三条结合绳子的预言, 圣经的意思是说, 为了完成神的计划, 神要在90时代, 将福音派、灵恩派和按良心行事的新神学派这三条绳子结合起来. 让我在这里再一次强调一下其中的两条绳子  —  福音派和灵恩派. 去年(即1989年)夏天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的洛桑福音会议(Lausanne Congress, 或称“第二届世界福音宣教大会”)就是将这两条绳子结合起来的历史性时刻. 我认为神已经默示  —  我相信祂还会继续不断地默示  —  第三条绳子, 就是那些按良心行事的新神学派, 将会成为我们这个聚会的一分子. 可能神已经向其他人作出这样的默示了, 但我仍然未看见.

 

吴主光评论说, 瓦格纳并没有解明什么是“按良心行事的新神学派”, 不过, 他这样说分明表示他心里感到不安, 因为在神学上, 他很难接纳他们(因新神学派有很多违反圣经的教训), 但在灵恩运动上, 他却发现很难不接纳他们. 他认为这是神的行动, 要将他们三大派结合起来. 还有一点非常奇怪的, 就是出席这次大会的主要成员也有天主教徒在内, 可是他却没有提及天主教也是一条与他们结合的绳子, 而瓦格纳的同工温约翰(John Wimber)却在他所写的《权能医治》一书中, 列出天主教许多神迹奇事来支持“神不断地在历史中赐下神迹医病”的理论.

 

吴主光(1940-2017)

“再者,” 吴主光继续写道, “我们也不明白, 为什么Peter Wagner (瓦格纳)竟认为传道书4:12是一个预言, 这分明是一个普通教训的‘比喻’而已. 他有什么根据说‘灵恩派、福音派和新神学派’就是应验这预言的三条绳子? 到底他是在讲笑话还是讲真的预言? 如果这是讲笑话的话, 这实在是一个非常误导人的笑话了; 如果他真的认为这是出于‘启示’, 他就要面对神严厉的审判了, 因为根据申命记18:22, 凡说假预言的都要被石头打死. 为什么他完全没有考虑到保罗在哥林多后书6章所教训的: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 不要同负一轭. 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 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 … 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林后6:14-15) 仔细研究Peter Wagner 上述的话, 我们不难看到他心中存着不安的感觉, 因为他说‘仍未看见’神默示新神学派已经成了他们中间的一员, 但他却公然埋没这种不安的感觉. 这表示他十分希望这‘三结合’的预言应验.”

 

1991年4月, 吴主光所牧养的加拿大列治文(Richmond)华人宣道会召开了“北美华人宣道会年会”, 当时全北美华人宣道会的教牧人员聚集于此. 吴主光写道: “在会中, 滕近辉牧师清楚地表示支持第三波灵恩运动, 而且还公开称赞其中一位宣道会的传道人领导他的教会实习第三波追求灵恩的做法, 他鼓励各教会的传道人向这位传道人学习. 不过, 他却表示不赞成‘第一波’和‘第二波’灵恩运动, 并且认为灵恩运动中最危险的做法, 就是说预言, 因为他们的预言使教会非常混乱.

 

“在研讨时间中, 我(吴主光)请问滕牧师是否知道, 第三波灵恩运动的Peter Wagner自己公开表示, 他与‘第一波’和‘第二波’灵恩运动, 即五旬节运动和灵恩运动是完全相同的? 笔者(吴主光)又根据申命记18:22向滕牧师请问, 圣经既然认为倘若有先知说预言得不到应验, 那就不是耶和华托他说的预言, 摩西认为(严格说是圣经清楚指示)应该将这样的先知用石头打死, 那么, 今天我们应该怎样对待灵恩运动? 再者, 根据FOUNDATION杂志的报导, John Wimber这些所谓先知宣布, 他们操练预言的恩赐, 已经使准确程度达到百分之四十至六十了. 这样的百分比是否合乎申命记18:22所要求的呢? 这节经文岂不是指出, 凡是出于真正圣灵的工作一定是百分之百应验才对吗? 不然, 从前旧约时代岂不是曾经用石头打死了许多冤枉的先知? 他们只不过在操练预言的练习上仍未练到百分之百而已? 现在读者应该明白, John Wimber就是滕近辉牧师所担心说预言使教会混乱的那等人了, 因为他以这些‘在圣经以外的预言’为比圣经更宝贵的启示.”

 

吴主光亦指出, 从瓦格纳的话中, 我们又想到许多世界性的会议, 都是“报喜不报忧”的, 这种态度实在带有出卖教会的成分在内. 以1988年5月在新加坡举行的“AD2000福音会议”为例, 大会由牧师王永信出任主席, 大会完结之时, 王永信宣布: “今天的大会已经为公元2千年及以后的日子奠定了根基.” 大会的刊物又指出: “这次大会是在一致的阿们声中结束的.” 吴主光曾向不少参加过那次大会的华人代表查询, 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 “今次的大会很好!” 可是, 后来才发现, 原来那一次出席大会的所有拉丁美洲教会代表一致表示反对大会邀请了6位天主教神父到来介绍天主教传福音的“个案研讨”, 他们联合起来发表了他们的“反宣言”. 吴主光评述道: “但大会那种报喜不报忧的态度, 就将他们的意见‘埋葬’了, 不让普世的人知道, 只叫众教会以为, 整个福音派都开始接纳天主教了, 这实在出卖了福音派众教会.”

 

“因此,” 吴主光写道, “我们要问Peter Wagner 在那次大会这样表示与灵恩派和新神学派结合, 虽然他没有提及天主教, 但天主教也是那次大会的最多人出席的‘教派’, Peter Wagner 到底有没有得到他所认为代表的福音派众教会的认同? 他出席了这样的灵恩普世教会大合一会议, 又这样公然表示合一的心态, 算不算为出卖福音派众教会? 这样的态度, 分明就是不敢面对现实, 与那些报喜不报忧的人的心态同出一源, 带有欺骗的成分在内.”[8]

 

 

Charles Kraft

(F.3)    克拉夫特(Charles Kraft)的讲词

1990年8月17日, 在美国印第安纳波利举行的普世“圣灵与福音会议”, 在“神迹、奇事、预言”的讲座中, 除了温约翰和瓦格纳两位讲员之外, 还有第三位讲员克拉夫特(Charles Kraft). 他也是葡萄园团契的第三位领袖, 并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富勒神学院中与瓦格纳同是教授, 都以福音派代表自称(但他们其实早已背弃福音派以“圣经为独一权威”的原则). 他们都表示他们对福音派“最大的贡献”, 就是将福音派领进灵恩运动中, 宣称这是更合乎圣经教训的.[9] 但我们必须留意克拉夫特在这一次大会中所说的话. 在所讲的主题“福音派的权能布道年代”中, 他说:

 

各位早安, 我是一位福音派传道人, 我仍未学会在祈祷中大叫, 但我是一个肯受教的人… 不过, 作为在福音派中已经参与有50年的一分子, 我可以很高兴地向大家报告一下, 在60年代的灵恩运动所发生的事, 甚至在更早期的五旬节运动所发生的事, 现在都在我们福音派教会中发生了. 而且, 还发生在一些不以什么派别来标明自己的基督徒身上. 我不喜欢称自己为灵恩派, 也许许多人喜欢这样称呼自己, 但我却喜欢仍旧自称为福音派分子, 因为对我来说, 这样比较重视圣经… 我在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任教, 所以, 我将要向各位讲及一些一般人认为不可能发生在一个富勒神学院教授身上的事…

 

接着, 他解释他曾在尼日利亚做过宣教士(宣道士), 又在富勒神学院任教了21年, 在那里, 他曾与世界上许多不同宗派的人士接触. 结果, 他被许多灵恩运动的教义和经历所吸引, 他又解释他从前所接受的福音派神学训练都是叫他不要与灵恩派接触的, 不过他与妻子却在1982年因为参加了温约翰在富勒神学院举办的“神医神迹奇事课程”而完全被改变过来. 他说:

 

在1982年发生在富勒神学院的事, 全因为我们相信John Wimber. 我们早在他还未变成疯癫之前就认识他(注: 此话引来听众一场大笑), 当他还是一名普通的, 没有圣灵能力的福音派分子的时候, 他已经是一位好传道人… 对于我们福音派分子来说, 灵恩派的情绪化和在聚会大声呼喊的方式实在是拆毁性的, 我想许多人之所以不肯接受圣灵的能力, 就是因为这个理由. 所以, 我们现今的做法是表现得安静一些, 不那么极端…

 

现在在福音派的圈子里, 正在不断地发生许多叫人兴奋的灵恩现象. 在去年(1989年)马尼拉的洛桑福音会议中, 有4千名福音派代表参加, 其中三个最受人注意的讲座就是研讨“圣灵”、“属灵的争战”和“祈祷”. 那些反对灵恩运动的人士大大投诉福音工作快要被灵恩派分子接管了, 我们也发现不少证据, 知道事情确实是这样…

 

许多福音派的出版社都争着出版一些属灵争战的书… 好几间神学院都开办有关属灵争战和神医的课程. 我们在富勒神学院的神医课程现在仍然继续开办着, 而且我们今年还增加一科“能力抗衡”… 我的妻子在Biola大学任教, Talbot神学院也在那里, 而Talbot神学院又开了一科属灵争战… 全美国和海外其他地方都非常活跃地邀请John Wimber去主讲许多讲座…

 

我认为90年代最具挑战性的工作, 就是静静地将福音工作移到这一方面来. 我想, 我可以预测将会有更多圣经学院和神学院教授这些课程. 我参加完这个大会之后, 将立即在美国西雅图(Seattle)教授为期两星期的神医延伸课程… 几个星期之后, 我又会在宣道会的宣信学院教授同样的课程. 所以, 这样的东西实在充塞了我的脑袋, 但却是相当有趣的…

 

我们相信福音派将会出版更多属灵争战的书. 我们预测会有更多福音派分子参加属灵权能的课程, 更多福音派教会开始神医和赶鬼事工. 教会将更注重圣灵充满, 只不过这一切都会在较为安静的状态和不同的方式下进行  —  可以在情绪激动中进行, 也可以在情绪没有怎样激动中进行.

 

吴主光一针见血地评论道: “根据Charles Kraft所讲的, 我们实在担心, 整个世界的福音派都要摇动了. 灵恩运动借着John Wimber、Peter Wagner、Charles Kraft这三个人的推动, 大大改变了福音派的前途和立场. 最悲惨的就是他们都以福音派自居, 这使极多福音派教会和基督徒都失去了方向, 不再为错谬的灵恩运动而起来与之争辩. 笔者眼见香港和世界各地许多本来信仰纯正的福音派教会和牧者都改变了, 又看见这三个人不断地影响着众教会走向教会大合一运动这方向, 实在感到担忧和悲痛. 为什么这一个世代竟然会如此不分青红皂白, 不分是非真伪, 不让真理的圣灵作主, 人人以超自然的经历为准绳, 为追求目标, 到底公义在哪里? 真理在哪里? 神的儿女们应该醒悟过来, 这是末世, 是不法的事增多的时候, 我们见主面的日子近了. 那时, 各人就要在主的台前(基督的审判台面前)清楚交账.”

 

吴主光也指出, 克拉夫特清楚地表示, “安安静静”推行灵恩运动, 与“大声和情绪化”地推行灵恩运动, 都是相同的. 在1991年北美洲华人宣道会年会中, 滕近辉清楚表示不赞成第一波和第二波的灵恩运动, 但他认为第三波灵恩运动却是好的, 他还鼓励宣道会的众传道人都要向葡萄园的灵恩运动学习. 吴主光写道: “当时笔者(吴主光)起来问他是否知道葡萄园(指葡萄园团契)的几个领袖多次宣布他们与第一波和第二波的灵恩运动完全相同? 滕牧师没有作答. 但我想他极可能是不知道, 不然, 他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矛盾的话来. 如果连滕牧师也因为不知道而鼓吹第三波灵恩运动, 笔者更相信华人教会中极多传道人是‘更不知’的, 他们以为‘安安静静’地接受灵恩运动就是对的, 他们都没有想到, 问题不是在安静与不安静, 而是在那灵是不是圣灵. 如果那灵不是圣灵, 就是安静一点也是好不了什么的.”

 

根据克拉夫特的意见, 1989年在马尼拉举行的洛桑福音会议也被灵恩派支配了.[10] 吴主光以下的话值得三思, 他说: “ ‘华福会议’原是由‘洛桑会议’产生的, 如果洛桑会议的‘福音工作快要被灵恩派分子接管了’, 华福会议也不会好到哪里, 因为我们看见华福中心所出版的《今日华人教会》杂志, 多次为灵恩运动推介, 虽然华福中心的编辑部表示, 这些文章并不代表华福会的立场, 但是有人要投稿反对灵恩运动之时, 却被他们拒绝了.

 

“我们也知道, 华福会议的诸董事之中, 也有灵恩派的代表. 所以, Charles Kraft观察到, 福音工作都被灵恩派分子接管了, 并且公然表示这实在是事实… 其实福音工作被灵恩派分子接管了, 这并不是因为灵恩派分子最会传福音, 乃是因为许多教会和福音机构的领导人没有立场之故. 先是这些没有立场的领袖们不肯正视灵恩运动里面的神迹奇事, 当中极多现象是出于邪灵, 他们只知灵恩派教会增长得快, 又十分羡慕他们的超自然经历, 在‘合一运动’和‘超宗派运动’的影响之下, 他们就纷纷邀请灵恩运动的‘先知们’来带领他们进入灵恩运动里, 这就是Charles Kraft在上文所夸耀的, 他和John Wimber等同工被各宗派人士邀请去主领灵恩聚会的现象了.”

 

更令人担忧的是连锁效应. 整个第三波灵恩运动都以温约翰为中心, 瓦格纳和克拉夫特表示也是受温约翰的影响. “著名的John White医生也是受John Wimber的影响, 而香港的蔡元云医生与John White是好朋友, 蔡元云医生也就间接地受到John Wimber的影响. 像这样的连锁影响, 真是广泛得叫人感到吃惊. 这些人不但因为灵恩的缘故而接纳了John Wimber, 也因而间接地接纳了天主教和新神学派, 并且与之进行大合一. 其实天主教虽然接受了灵恩运动, 他们仍然是天主教, 他们与马丁路德改革之前完全没有什么不同, 他们从来就没有作过任何宣言表示以往的信仰有什么错谬, 读者如果不信, 请细读以下天主教代表在90年‘圣灵与福音会议’中的讲道内容就可以明白了.”[11]

 

 

福雷斯特(Tom Forrest)

(F.4)    福雷斯特(Tom Forrest)在会议中的讲词

在1990年8月15日至19日的“圣灵与福音会议”中, 有公开性地让每一个教派的代表都可以参加的聚会, 也有分个别教派而设的内部聚会. 天主教虽然在公开性的聚会中, 口口声声说这合一运动越来越成功, 也表示十分欣赏协进会和基督教灵恩派的表现.[12] 但在他们自己内部的聚会中, 却说反面的话. 我们十分感谢美国FOUNDATION杂志社派专人暗暗地参加了天主教的内部会议, 将他们的讲员, 就是福雷斯特神父(Tom Forrest)在星期六早上的大会中, 向天主教徒讲道的内容记录下来, 使我们知道天主教的真面目.

 

吴主光评述道: “从这篇讲章内容来看, 天主教就是天主教, 他们从来没有任何改变过, 任何福音派的基督徒(为真理的立场)都不可能与他们合一. 那些为天主教说好话的基督教传道人有祸了, 那些… 与他们一同守圣餐的基督徒也有祸了, 因为你们这样做, 正是有份将天主教的异端道理撒播在神的儿女中, 将他们绊倒.” 请听神父福雷斯特的讲词:

 

今天早晨, 我一开始就要作一个公布… 我公布我是一个天主教徒, 我已经有63年生活在天主教里面, 我热爱天主教… 作为一个热爱天主教的教徒, 我感到我的工作、我的身分、我传福音的工作, 并不单是使人成为基督徒. 我们的工作乃是要领人归回天主教教会, 使他们成为真正丰盛的基督徒. 所以, 如果一个人未能加入天主教教会成为基督身体的一部分, 福音工作在他身上并未真正地完成.”

 

对于这些话, 吴主光一针见血地评注道: “天主教依然看‘在天主教以外无救恩’, 最低限度没有‘完全的救恩’, 因为他们看天主教为基督唯一的身体. 那些认为可以与天主教合一的基督徒应该醒悟吧! 在天主教看来, 你们并不是与他们‘合一’, 而是‘浪子归回’吧了.” 神父福雷斯特接着读出一份他所谓“何等完全、何等叫人感到兴奋的文件”:

 

现在请听教宗(教皇)保禄六世(Paul VI)的话: “… 一个刚信主的基督徒不应停留在‘抽象的状态下’  —  ‘他不能没有肉体’(请看! 没有加入天主教就是没有肉体; 吴主光按)  —  他必须要有实质的, 可见的形态, 就是借着加入一个信徒群体, 加入教会, 在我们可见的救赎圣礼中所表明的形态.”

 

我很喜欢这句话, 让我再读一次: “我们可见的救赎圣礼”! 这才是教会的实质代表, 而且, 如果这才是真正的教会所在, 我们就需要将人们领回我们的教会. 实际上,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为我们天主教徒而传福音, 为领人加入我们天主教教会而传福音, 意思是领他们返回我们的地方教会, 领他们成为我们的会友, 成为我们教区中活跃的、行道的会友. 他们在我们的教区才得到真正的牧养, 叫他们的灵性长大成熟. 请不要单单邀请人作基督徒. 请邀请人作天主教徒. 请邀请他们成为像你一样在教区活动的教徒.”

 

福雷斯特神父诵读天主教的教皇所颁下的这份“文件”, 可见不是他个人的意见, 而是整个天主教的意见和信仰. 吴主光指出, “他们强调圣礼传授救恩, 天主教的圣礼才能真正使教会有‘肉体’, 试问福音派的基督徒怎可以接受这样的异端信仰? 我们怎可能没有立场到这个地步, 连救恩的实意也改变, 以为天主教这个观念是可以接受的呢?” 福雷斯特接着解释说:

 

为什么这样做是那么重要? 让我很快地给你几个答案: 第一, 神赐我们七个圣礼, 而只有天主教教会才拥有全部七个圣礼. 如果这些都是基督所设立的, 这些就应该是我们所必须的. 所以, 我们天主教徒不单有开始成为教徒的“洗礼”, 我们还有“坚振礼”, 使我们成为一个成熟的基督徒, 将我们装备成为基督的精兵, 正如McKinney大主教在弥撒中所说的: “我们不单有圣餐作为基督身体和血的象征, 我们还有‘祭坛’, 坛上有基督真正的肉体, 我们可以喝基督的血, 耶稣活活地放在我们的祭坛上, 作为供献, 作为爱筵. 这实在是一个在爱中的婚礼. 在圣餐中, 我们与基督联成一体, 成了基督真正的身体.”

 

吴主光写道: “天主教不但以圣礼代替了救恩, 他们还认为耶稣基督必须在他们每一次的圣餐中‘死一次’才能真正带出功德和救恩. 他们不承认耶稣基督一次在十架上死了, 就能成就永远有效的赎罪祭(来10:10-14). 他们视圣餐为基督再死一次, 目的只不过为表示, 在天主教以外无真正的救恩. 因此, 那些接纳天主教的基督徒要留意, 你们在天主教的眼光之下是仍未得救的.” 神父福雷斯特继续说道:

 

记得在波多黎各(Puerto Rico), 有一次Giovanni讲及一个教区, 他们将教堂的大门开放, 让所有有病的人都可以进来抹油医治, 结果教堂塞满了人. 许多人得到医治, 甚至我惧怕不可能再有另一次这样的情况. 之后, 好几个月的时间, 人们拥进来告解, 走进办公室诉说他们怎样借着圣礼得到医治. 而且不但病人得到医治, 这事还开启了天堂的门, 又为那些犯罪的人造成暂时性的刑罚. 这是何等的圣礼, 何等的教会, 何等的基督.

 

吴主光正确指出: “凭圣礼医病和出现神迹奇事, 就是天主教所强调的‘灵恩更新运动’了. 天主教为何不正视一下他们的灵恩运动其实是来自长老会的灵恩家庭查经祈祷会? 当时长老会这个灵恩家庭只为天主教两个神学家按手, 就使他们得到说方言的恩赐, 他们并没有运用天主教的任何圣礼, 为什么天主教这样歪曲事实呢? 这不是别的, 乃是天主教向来的骄傲, 他们认为他们在历史上早已有许多灵恩现象了, 现在只不过借着灵恩派人士将他们的恩赐更新吧了.” 神父福雷斯特接着又说:

 

再者, 因着我们有2千年的传统, 我们有信心可以更加坚固, 更受到保护, 更完全… 还有, 我们天主教有马利亚… 她是我们的母亲, 我们在天上的皇后, 她为我们祈求, 直到有一天我们在荣耀里相见(听众拍掌).

 

吴主光写道: “基督教(基督信仰)只有圣经作为我们信仰的唯一根基, 天主教的信仰根基除了圣经以外, 还加上‘遗传’(tradition), 这就是Tom Forrest神父所说的‘传统’了. 此外, 天主教还以教皇所共公布的信条为根基. 基督教(指基督徒)怎可能这么糊涂, 竟然认为可以接纳这样的异端? 何况他们还强调马利亚为‘天上的皇后’, 为代求的‘中保’, 难道我们在耶稣基督这唯一的中保以外, 要加上马利亚为中保吗?” 福雷斯特也说道:

 

我们天主教还有教皇的权柄, 是彼得在历史中传给若望保禄二世(John Paul II)的. 我们天主教又有基石, 就是基督教会建筑在其中的… 还有, 我们天主教有炼狱, 我十分喜爱这一点! 多谢神! 我和其他一同进入天上荣美居所的人, 都不能缺少炼狱. 这是我们必经之路. 你不能带有任何罪污, 你不能带着任何瑕疵, 你的性格不能有半点罪恶软弱, 连少许自私, 少许与别人争执的罪, 都不能带到天堂去. 你必须将这一切都留在炼狱里. 感谢神! 我们知道我们有这一切.

 

John Paul II (1978-2005罗马教皇)

吴主光挑战道: “请问与天主教进行合一的基督徒们, 你们可以接纳天主教的教皇具有‘无误’的权威吗? 你们可以相信教皇是唯一得到所谓从彼得传授下来‘统治教会的权柄’吗? 那么你认为耶稣基督已经立了彼得和教皇为教会的‘基石’吗? 如果你们真的接受这些信念, 你们… 为什么不归回天主教去?” 除此之外, 吴主光指出: “ ‘炼狱’是天主教一切异端罪恶产生的根源, 因为有了炼狱, 他们才发明可以用‘功德’来赎罪; 因为有了炼狱, 他们才为死人祷告; 因为有了炼狱, 他们才将耶稣基督所造成的救赎看为不够完全, 乃要用人的功德来补足; 因为有了炼狱, 他们才强调天主教的圣礼具有救赎的功效, 这是基督教众教会所没有的. 试问这样的异端, 我们以圣经为信仰根基的, 怎可能与之合一?” 再听一听神父福雷斯特所说的:

 

我们天主教还有2千年历史… 这2千年历史中, 我们有许多圣人, 和不平凡的学者. 阿奎那(Thomas Aquinas)和其他圣人, 他们帮助我们明白圣经和我们的信仰. 我们的教会已经建立在这磐石上2千年了. 我们经历2千年的逼迫, 这些逼迫不能胜过我们, 而且也永不能胜过我们…

 

也许我要说得准确一点, 我还来得及纠正一下自己. 我们不是经历2千年, 而是2千年减10年. 我们的责任就是利用这余下的10年(指1991年至2000年)去广传福音, 领每一个人归回天主教教会, 归回基督的身体, 归回天主教第3千年的历史中. 如果你能这样做, 这是在基督里最伟大的事. 阿们! 阿们! 哈利路亚! 赞美神.

 

对于这最后的讲词, 吴主光坦白说道: “天主教2千年的历史充满了血腥和黑暗, 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千千万万基督徒被天主教的‘异端裁判所’以残酷的刑罚杀死了, 任何明白历史的人都不能抹杀. 尤其是宗教改革的历史, 就是他们的罪证. 笔者常常认为, 那些与天主教进行合一的传道人和基督徒, 不但糊涂到极, 而且他们还变相地定马丁路德、加尔文、慈运理、胡司约翰、威克里夫等伟大的改革家的罪, 认为他们错误地离开了天主教.”[13]

 

 

(G)      1991年基督教协进会第七届会议

世界基督教协进会(英语: 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 简称WCC ; 又译为: 世界基督教会联合会、普世教会协会、普世基督教会协会)是推行普世教会合一运动的国际性基督教组织, 总部现今设在瑞士的日内瓦(Geneva).[14] 它于1948年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Armsterdam)举办第一届的普世会议. 以下资料是来自FOUNDATION杂志1991年6至8月号的. 其中一篇文章报导1991年2月7至20日, “世界基督教协进会”第七届普世会议在澳洲堪培拉(Canberra)举行的详细情况.

 

这第七届的大会主题是“圣灵啊! 来吧, 更新祢所创造的世界”(Come Holy Spirit, Renew Your Creation). 吴主光写道: “这次大会的主题是结合了第三波灵恩运动著名的一次祈祷和天主教灵恩更新运动的口号. 大家记得第三波灵恩运动的葡萄园教会曾经在一次聚会中, 大声祈祷说‘圣灵啊! 来吧, 来吧.’ (Come Holy Spirit, Come Holy Spirit). 那一次祈祷使John Wimber的葡萄园教会许多会众倒在地上打滚和说方言, 于是便产生了葡萄园运动(Vineyard Movement)中的所谓‘权能布道’了(Power Evangelism). 大家又应该记得, 当灵恩运动由基督教传入天主教的时候, 天主教领导阶层的反应是不同意说方言现象是‘圣灵的洗礼’的特征, 因为天主教强调圣灵早已在他们的圣礼中赐给了信徒, 他们解释现在他们经历到的说方言现象, 只不过是一种‘灵恩更新’的现象而已, 于是天主教将在他们中间流行的‘灵恩运动’改名为‘灵恩更新运动’(简称CCR, Catholic Charismatic Renewal). 现在这个诡计多端的‘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为了讨好新兴的基督教福音派灵恩第三波的势力和天主教庞大的灵恩更新运动, 就给大会定了这个题目 — ‘圣灵啊! 来吧, 更新祢所创造的世界’.”

 

大会一开始就充满了异教和世俗化的色彩, 他们在澳洲国立大学校园内支搭了一个巨型的帐幕. 当全体会众列队进入这个帐幕时, 他们就用澳洲原住民阿布力土人(Aborigines)一种传统宗教的洁净仪式来洁净会众, 就是焚烧一种特别的树叶, 用所冒出来的烟来熏他们. 他们解释说, 这样做就是借着“圣灵的火”来炼净会众. 以异教仪式来象征圣灵, 这是非常误导性的做法, 吴主光写道: “这是对圣灵和耶稣基督的宝血何等大的亵渎.” 不但如此, 在专为大会而特别出版的一份刊物, 封面人物是一位出席这次大会的阿布力土人的半裸照片, 在他的身上涂满了各种彩色, 借以宣传宗教合一运动的成就. 在第一个主日晚上, 估计约有1万人出席. 大会安排了许多活动和节目来欢迎出席者, 包括音乐表演、化装巡行、戏剧、电影等, 目的是用来介绍澳洲历史、社会等.[15]

 

Chung Hyun-Kyung

(G.1)   韩国女神学家郑玄镜(Chung Hyun-Kyung)

整个大会差不多百分之九十的节目时间, 是用来讨论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的; 例如波斯湾战争、新世界经济体系、新世界生态研究、新社会、新创造、注重公义社会建立的新差传观念等等. 大会只有两堂信息, 其中一名主要讲员是来自韩国长老会的女神学家, 其英文译名是Chung Hyun-Kyung (中文名是郑玄镜). 她的讲论引起大会许多出席人士的争论, 以致大会要安排一个特别的辩论会来解决这些争论. 吴主光在下文将这名讲员的讲道内容重点写出, 不加太多评论, 因相信读者应该晓得判断其中的异端思想.

 

郑玄镜当众烧冤魂名单

这位韩国女神学教授郑玄镜在进入和退出会场的方式非常特别. 她由16名澳洲籍韩国青年人陪同出场, 随之而出现的是两位跳土人舞的澳洲土人舞蹈员, 接着这位女神学家大声宣读了一些在韩国历史上惨死者的名字, 说是呼唤这些人的冤魂出来, 然后将这张名单当众焚烧了, 让灰烬飞在空中… 于是她就大声颂读这次大会的主题: “圣灵啊! 来吧, 更新祢所创造的世界.” 接着, 她就讲解这个主题, 说:

 

这个主题是我们的祷告. 究竟这个祷告是什么意思? … 在我个人来说, 我不再相信一位全能、伟大、好战、只会拯救好人, 和刑罚坏人的神; 我宁愿依靠一个有同情心, 为我们今天所遭遇许多残忍的惨剧而流泪的神.

 

吴主光写道: “在印出来的公开讲章中, 她还指出, 住在她里面的, 并不是圣灵自己, 乃是一个充满仇恨的灵. 她说: ‘我由韩国而来, 我们的国土充满了“HAN”. HAN就是忿怒、HAN就是愤恨、HAN就是苦毒、HAN就是悲痛、HAN就是破碎的心. 但同时也是一种能力, 一种帮助我们为自由而斗争的能力. 在我们国家的历史里, 有许多冤枉被杀的冤魂, 这些冤魂就是充满仇恨到处游荡的灵魂. 他们到处游荡的目的, 就是要寻找途径来伸冤. 所以, 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有一个责任, 就是聆听这些冤魂的呼声, 和帮助他们伸冤.

 

“其实, 在我们来说, 这些冤魂就是圣灵借之向我们说出祂的同情心和生命智慧的媒介. 所以, 我们若不肯聆听这些冤魂的呼声, 我们绝不能听到圣灵自己向我们说话的声音. 我希望大家不会因为这里有祖先的灵魂在我们中间而感到不安. 对我们来说, 他们就是圣灵的精华, 和确实同在的可见证据. 因为他们的缘故, 我们今天才能感觉到、触摸到、尝到圣灵实在的、历史性的同在. 今天, 我从一个充满了‘恨灵’的土地而来, 在你们这块同样充满‘恨灵’的土地上参加你们这个聚会. 这聚会的目的, 是让我们这些从地球许多不同地方而来的代表们, 在澳洲这块土地上可以为我们国家内的冤魂祈祷, 好叫圣灵早日更新祂所创造的世界.’’

 

Chung Hyun-Kyung

这样充满异教色彩的讲辞, 当然引起不少出席者的不安, 结果大会中有近20名讲员起来与她辩论, 他们都认为这位韩国女神学家的言论有问题. 这位韩国女神学家郑玄镜竟公然回答他们说: “不错, 我们的言论确实是危险的, 但是, 这正是圣灵更新教会的方法.”[16]

 

对于她的解释, 究竟各教派的代表们有何意见? 吴主光指出, 俄罗斯东正教会(Eastern Orthodoxy)的代表, 同时也是基督教协进会信念和委员会成员之一的Nicholas Lossky of France对新闻会议说, 在“世界基督教协进会”里面确实存在着分裂的危机, 但他认为在推动普世大合一运动之中, 这是不能避免的, 只要这样的事是在耶稣基督的基本信念中出现, 就是健康的. 另一位协进会委员会成员之一的纽西兰圣公会代表说: “这位韩国女神学家其实不过是将她们本国的文化联系到福音上而已, 这是历史进程必然的一环, 在过往的历史中, 我们不难找到许多这样的例子.”

 

大会中有一位讲员起来说: “因为圣灵原是基督的灵, 所以圣灵神学必须由基督和祂的十字架的神学中发展出来才对.” 这样基本纯正的信念, 照理应该被协进会所乐于接受才对, 但说也奇怪, 大会中竟然有大部分的人起来压制这样的意见, 并且一致表示“应该给于这位韩国女神学家和其他新的思想更多开放”. 又说: “世界基督教协进会的原意就是代表了许多不同文化和经验的组织, 因此也应该接纳多种不同的神学思想和方法, 而且, 将福音和文化连在一起不但是合理的, 更是必要的, 因为每一个时代每一个国家的神学家们都是这样的.”

 

最后, 他们的结论是: “现今就是我们应该离开理性化的神学思想, 勇于认同人群、社会和文化在基本上都是属灵的, 而且所有异教的不同点都是彼此相关的时刻.” 最后, 这个辩论大会以热烈的掌声和全体起立向这位韩国女神学家表示敬佩作为结束.[17] 简之, 大会为了所谓的“合一”而牺牲圣经的真理, 这是个悲剧(注: 圣经所教导的合一是在“真道上的合一”, 不被异教谬论或异端邪说所影响; 参 弗4:3-6, 13-14).

 

 

Edward Cassidy

(G.2)   天主教的代表

天主教的教皇派了23名代表出席这次大会作为观察员. 在开会礼, 他们宣读了教宗(教皇)若望保禄二世(John Paul II)的一封问候信, 表示自从七年前(上一届)的“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会议之后, 天主教与协进会的合一关系又拉近了一步. 教皇又指出, 因着大家继续存着分歧, 所以基督徒对世人作见证的能力大大削弱, 因此宗教大合一的需要越来越逼切. 天主教代表团的主席Edward Cassidy大主教后来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 天主教极力支持“圣经基督教协进会”的信念, 并且一直为这信念而尽最大的努力, 目前只余下几点神学上、伦理上和实践上不同的意见尚未解决而已. 他说, 可能共同举行圣餐比任何研讨更能有效地推进彼此之间的合一.[18]

 

 

(G.3)   此大会的总结

中国基督教协进会
主席丁光训

中国基督教协进会主席丁光训表示: “中国基督教协进会能出席这次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会议, 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 这使我们能再一次与世界各地的弟兄姐妹联为一体.”[19]     吴主光评述道: “整个大会都说是在‘圣灵里面’进行, 但是说来奇怪, 来自东正教的代表表示强烈的批评, 而福音派的代表们却对受到鼓励来参加这次的会议表示欣慰. 东正教的代表指出, 他们要重新考虑是否继续保持与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之间的关系, 因为他们认为大会有一个趋势, 越来越忽视‘耶稣基督是人类唯一救主’这个真理, 反而让其他宗教的思想抬头. 福音派的代表又表示什么呢? 大会指出: ‘他们的参与是积极的, 他们得到十分好的款待, 他们的意见也得到聆听, 所以他们感到自己已经成了这个大家庭的一分子了.’

 

“大会指出, 他们‘在分歧中合一’. 又说: ‘我们各人在丰富的崇拜节目和庆祝节目中得到很多领受, 又在研究的课题上感到彼此更加拉进… 尤其是福音与文化的课题更引起各人的兴趣, 因为听到世界各地不同文化的地方均开始应用不同的观念和图像来代表他们的信仰(编者注: 例如韩国女神学家郑玄镜用祖先的灵魂  —  HAN [恨灵]  —  来代表“圣灵的精华, 和确实同在的可见证据”)… 我们能在分歧的文化、种族和传统中一同快乐, 我们感谢神使我们各人能在这一次大会中表达了我们一些不同的意见, 又使我们在分歧中合一…”

 

世上所有的基督徒(真诚信主得救者)寻求合一是应当的, 也是必须努力实践的, 因为这是主的心意(约17:11,21,22,23). 无论如何, 主耶稣所指的合一不是要基督徒放下所持守的圣经真理, 与错谬道理或异端邪说妥协来达致外表上的合一. 主耶稣透过使徒保罗清楚教导我们, 祂的旨意是要“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 认识神的儿子, 得以长大成人, 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 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 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 飘来飘去, 就随从各样的异端”(弗4:13-14). 主耶稣所吩咐的合一是在“真理上的合一”, 这样的合一是“认识神的儿子”而“长大成人”, 不再作容易中计受骗的小孩子去“随从各样的异端”. 可惜, 我们看到在灵恩运动的强风影响下,[20] 这第七届普世会议所寻求的合一是违反圣经真理的虚假合一. 难怪主仆吴主光直言不讳地说: “以过往所有的大会(指之前的六届大会)来说, 这一届可能是最偏离圣经的. 他们的祈祷、崇拜、研讨、所传讲的信息、他们的行动、宣言, 处处都显示出‘世界基督教协进会’已经成了撒但迷惑人的工具.”[21]

 

 

(H)       结语

最后, 让我们以吴主光的话作为总结: “差不多举世中外的教会人士都对王明道先生表示敬佩和景仰, 说王明道先生乃中国一代属灵伟人. … 众所周知, 王明道先生当日之所以不肯参加‘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 并不是因为不爱国, 而是为了表示不可能与不信的新派教会同负一轭, 这正是王明道先生在‘我们原是为了信仰’一文所表示的. 笔者感到非常希奇, 虽然今天的新神学派还是新神学派, 今天的天主教还是没有改变,[22] 今天的第三波灵恩运动也清楚地表示, 他们与… (1901年开始至1950年代末的)五旬节运动和60年代的灵恩运动完全相同, 为什么这些人还可以一面歌颂王明道先生, 而另一面又渐渐地与新神学派、天主教和灵恩运动进行全面的合一? 据笔者所知, 在今天的灵恩派教会和支持灵恩派的教会之中, 仍有非常多传道人反对天主教和新神学派, 可是这些传道人为什么不起来表态, 指出今天的‘灵恩大合一运动’已经违反了圣经的真理? 既然这样的大合一运动已经全面地与天主教和新神学派联合起来, 难道只因为大家都赞成‘灵恩’就可以合一吗?”[23] 以上这些问题, 都值得一思再思.

 

(文接下期)

 

****************************************

附录一:   灵恩运动的阶段

 

张慕皑在他所著的《近代灵恩运动》一书中指出, 灵恩运动可分为第一、第二和第三波. 灵恩运动第一、二、三波的名称, 最初是由美国加州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的教会增长学教授瓦格纳(C. Peter Wagner)所提出的. 此三波如下:

 

  • 灵恩运动第一波: 1901年开始的“五旬节运动”(Pentecostal Movement)
  • 灵恩运动第二波: 1950年代末、60年代初兴起的“灵恩运动”(Charismatic Movement), 亦称“新五旬节运动”.
  • 灵恩运动第三波: 1980年代初的“葡萄园运动”(Vineyard Movement), 亦称“神迹奇事运动”或“权能布道运动”(Power Evangelism).

 

David Pawson

张慕皑指出, 有三件事是必须留意的:

  • 我们必须弹性地运用这些名词, 我们一般所称“灵恩运动”, 有时是概指第一、二、三波各阶段的灵恩运动, 而不独是指第二波的“灵恩运动”.
  • 第一波的灵恩运动(即五旬节运动)受当时基要派所奉行的“分离主义”所影响, 所以当这些灵恩派教会的信徒彼此意见不合的时候, 就从原来的派系分别出来, 导致灵恩派也有不同宗派, 持不同的信仰立场. 因此, 在判断灵恩派时, 最大的困难就是如何避免“以偏概全”的倾向.
  • 灵恩运动在思想上随着时间的过去而有许多变化, 不同的领导人有不同的看法. 虽然灵恩运动是一个相当复杂及颇具争论性的运动, 但一般而言, 灵恩运动的信徒着重属灵经历多于真理分析, 以致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忽视、轻视或曲解圣经的真理.

 

另外, 英国圣经释经家大卫·鲍森(David Pawson)于1993年出版《第四波》一书(Fourth Wave: Charismatics and Evangelicals – Are We Ready to Come Together?). 他认为灵恩派与“福音派”的合一, 可能定义为新一波的灵恩运动. 按鲍森所谓的《第四波》, 灵恩运动第三波已从两派事工的合一层面提升到思想和神学层面上的合一. 这是何等令人担忧的趋势.[24]

 

(文接下期)

 


 

[1]                 “福音派”(Evangelicals)普遍上也被称为“基要派”(fundamentalists)或“保守派”(Conservatives). 他们相信和教导圣经的基要真理: (1)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2) 人得救是本乎恩而因信称义; (3) 承认耶稣基督乃完全的神, 被童女所生, 并死里复活等. “现代派”(Modernists)或“自由派”(Liberalists)则相反, 否定上述的基要真理. 按照历史, 基要主义(fundamentalism)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 更正教(Protestant, 俗称“基督教新教”)一些自称“保守”的神学家为反对那违反圣经教义的“现代主义”或“自由主义”, 尤其是圣经批判学(biblical criticism, 或称“圣经评鉴学”)而形成的神学主张.

[2]               新神学派(Modernism, 也称“新派”或“不信派”)又名“自由派”或“自由主义”(Liberalism), 在有关“三一神、基督、罪、救恩、审判”等重要题目上提倡违反圣经的谬论或学说. 有关新神学派的错误神学观, 请参王永信所著的《真道手册》一书中的“新神学派”, http://wellsofgrace.com/books/zhendao/htm/04.html .

[3]               吴主光著, 《灵恩运动全面研究》(香港九龙: 角声出版社, 1992年增订版), 第268页.

[4]               此书由梁家麟翻译, 由牧师陈喜谦在序言中推介.

[5]               吴主光著, 《灵恩运动全面研究》, 第270-271页.

[6]               这里所谓的“葡萄园”是指“葡萄园团契”的教会.

[7]               吴主光著, 《灵恩运动全面研究》, 第268-271页.

[8]               吴主光著, 《灵恩运动全面研究》, 第271-274页.

[9]               我们将在接下来的几期《家信》中, 以圣经的亮光来详细探讨、分析与评论灵恩派所谓的“方言、神医和神迹奇事”, 并揭穿其中的谬误, 敬请读者留意阅读.

[10]             克拉夫特说: “那些反对灵恩运动的人士大大投诉福音工作快要被灵恩派分子接管了, 我们也发现不少证据, 知道事情确实是这样.”

[11]             吴主光著, 《灵恩运动全面研究》, 第275-280页.

[12]         这里所谓的协进会是指“世界基督教协进会”(英语: 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 简称WCC), 或译“世界基督教会联合会、普世教会协会、普世基督教会协会”, 是推行普世教会合一运动的国际性基督教组织.

[13]             吴主光著, 《灵恩运动全面研究》, 第280-285页.

[14]             世界基督教协进会(或称“世界基督教会联合会”)主要成员是“以各国基督教各派全国性的组织为会员单位. 据1992年统计, 共有102个国家及一些地区的322个教会组织为会员. 主要教会有: 圣公会、浸信会、基督会、卫理公会、世界基督教信义会、归正会、合一教会、东正教会、路德宗、五旬节派教会(灵恩派)以及老派天主教会等. 罗马天主教会不是正式会员, 但派观察员参加世基联(“世界基督教会联合会”的简称)的主要会议.” http://www.baike.com/wiki/世界基督教会联合会.

[15]             吴主光著, 《灵恩运动全面研究》, 第285-286页.

[16]             吴主光著, 《灵恩运动全面研究》, 第287页.

[17]             吴主光著, 《灵恩运动全面研究》, 第286-288页.

[18]             同上引, 第288-289页.

[19]             “与世界各地的弟兄姐妹合一”本是好的, 但问题是: 出席此会议的包括违反圣经真理的天主教, 与天主教合一是放弃圣经的真理, 辜负了宗教改革的努力.

[20]             这点可从这次大会主题得到证实, 因主题结合了第三波灵恩运动著名的一次祈祷和天主教灵恩更新运动的口号  —  “圣灵啊! 来吧…” (Come Holy Spirit…).

[21]             吴主光著, 《灵恩运动全面研究》, 第285-289页.

[22]             指在圣经的基要教义上, 天主教仍然没有改变, 参吴主光所著的《教会大合一运动可以接纳吗?》, 也请上网参阅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天主教的信仰是什么/ .

[23]             吴主光著, 《灵恩运动全面研究》, 第267页.

[24]             以上附录主要改编自 张慕皑著, 《近代灵恩运动: 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香港长州: 建道神学院, 1999年增订版), 第15-16, 159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