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步释经法简介(上): 观察和解释


(A)       引言

市场上有很多论及读经法和释经法的好书, 例如马有藻的《读经乐》、华理克的《华理克读经法》、苏克的《基础解经法》等等, 都介绍了一些值得学习的读经法与释经法. 我们在这三期《家信》中, 要介绍赖若瀚的《十步释经法》. 这是一本结合研经法和释经学的佳作, 它强调若要正确地解释经文, 必须由观察经文开始, 然后解释  —  采纳正确的解经原则, 最后也不可忘记应用  —  写下实用的原则和细节加以实践. 由于整个“观察 + 解释 + 应用”共有十大步骤, 故赖若瀚把原本1994年出版的书名《实用释经法》改称为《十步释经法》(2008年出版).

(B)   什么是十步释经法”?

简单来说, “十步释经法”是糅合“归纳式查经法”与“释经学”原理在一起而设计的一套研经法. 它采用了归纳式查经法的架构, 即“观察”、“解释”和“应用”. 它在“观察”的部分中强调观察“事实”、“关系”和“结构”; 在“解释”的部分中注入了久经试验的10项释经学原则; 又在“应用”的部分中制定了“神学性原则应用法”的模式.

赖若瀚 (Johann Lai)

简言之, 赖若瀚的“十步释经法”主要是采纳“归纳式查经法”去研读圣经, 再加上“释经学原理”(基本上采纳“演绎法”)为辅助. 换言之, 此释经法是糅合两种不同的治学法: “归纳法” + “演绎法”【参本文附录: “十步释经法”的归纳法和演绎法】. 这两种不同的治学法各有优点和限制, 糅合两者便能相辅相成, 使解经更合乎正道, 合神心意.

现在就让我们先进入“归纳式”的三大步骤: “观察”、“解释”和“应用”. 我们在本期《家信》先讨论“观察”和“解释”的部分, 并在下一期探讨“解释”部分的“注意体裁”  —  研究圣经不同“文体”(如比喻、诗篇、预表和预言等)和运用“释经学原理”来正确解读这些不同文体所具有的风格特色和经文意义. 最后, 我们会多用一期《家信》来探讨“应用”的部分.[1]

(C)   观察 (OBSERVATION)

根据《韦氏大辞典》(Webster’s Ninth New Collegiate Dictionary)的定义, “观察”是“小心地注意事物的细节或行为的表现, 目的是要归纳出一项判语”, 或是“借着所寻得的事实去体会或知道”. 赖若瀚指出, “观察”当注意的原则如下:

  1. “观察”是研经的第一步, “观察”的时间愈多, “解释”的时间就愈节省.
  2. “观察”必须仔细入微. 观察者必须具有侦探精神, 充满好奇心, 注意各种细节.
  3. “观察”必须客观, 要忠于所观察的经文.
  4. “观察”要从不同的角度去进行.
  5. “观察”时要辨认细节的方向与位置. 避免因过分注意细节, 而忽略经文整体性的意义.

简之, 要细读经文一遍, 且要以第一次接触的精神去读它. 此外, 可用不同方法(例如默读、朗读、听圣经光碟)或不同译本(例如《新译本》或其他英文译本)来阅读, 进行观察. 最后, 要将观察经文所得的结果记在笔记簿或圣经中.   

  1. 观察(Observation)  =  一项用心灵眼睛去寻找事实, 或判别现象的行动.
  2. 它回答一个基本问题: “我看见什么?”
  3. “观察”是研究圣经的第一步, 观察经文必须注意三件事: 它的 “事实”、“关系” 及“结构”

(C.1) 第一步: 细察事实

“观察”必须有系统, 有方向, 知道自己在找什么. 漫无目的去寻找只会导致一无所获. 为了方便读者知所适从, 按部就班地观察, 以下列举一些经常出现的经文事实, 扼要描述并辅以一些范例.[2]

1. 文体 (Genre)
是文字所采用的体栽; 例如叙事文、说明文、诗类、智慧文学、比喻、预表、预言等.
例: 旧约历史和福音书 = 叙事文体; 书信和主耶稣的教导 = 说明文体; 诗篇 = 诗类. 
2. 人物 (Character)
构成叙事文的基本要素, 可分两种: 主要人物(主角)或陪衬人物(配角).
例:约2章: 主角 = 主耶稣, 配角 = 门徒、新郎、马利亚、管筵席的、舀水的佣人.  
3. 时间 (Time)
是记载时间发生的时候, 要注意两点: a) 找出个别事件在历史中的哪一点发生; b) 追寻整个事件的前后、它与其他事件的关系.
例: 太2章: 博士朝拜主耶稣时故事发生在“希律王的时候”.  
4. 地点 (Place)
是事件发生的所在地.
例: 太2章: 主要地方 = 东方、耶路撒冷、伯利恒  
5. 情况 (Situation)
是故事的背景或场合. 它通常配合时间与地点出现.
例: 约2章: 主耶稣把水变酒的事件是在“娶亲的筵席”的情况下发生的.  
6. 评语 (Comment)
是作者在叙事的过程中, 加插了个人的评述或解释, 为要使人更了解事件的意义.
例: 约2章: 作者加插了评述: “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 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 显出祂的荣耀来; 祂的门徒就信祂了.”(约2:11)  
7. 强调语气(Emphasis)
是作者用特别文法的处理, 或重复的词句来加重语气.
例: 登山宝训(太5:3-10)的“八福”里每句都重复“有福了”, 为要加重语气表达“强调”.  
8. 引用语 (Quotation)
是作者将别人所说的话(经句、段落、甚至整个故事)引述在自己的作品中, 可分: a) 明引(将原作一字不漏的采用); b) 暗引(将引文加以修改, 但保持作者原意).
例: 主耶稣在 太4:4说: “经上记着说: 人活着, 不是单靠食物, 乃是靠口里所出的一切话”是引用 申8:3的话“人活着, 不是单靠食物, 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9. 问题句 (Question)
用问话的方式来引发思想与注意力, 可分两种: a) 直问(期待回答的问题); b) 设问(假设的问题, 不期待回答, 等于正面的声明)
例: 直问: 耶和华在 创3:9问亚当说: “你在哪里?”
例: 设问: 保罗在 罗8:31-35用一连串的“设问”引出他的要点: “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 谁能定他们的罪呢?…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 答案是“绝对不能”!  
10. 命令 (Command)
是必须履行的声明, 大多数是重要的劝导.
例一: 太28:18-20中的“大使命”是一项必须履行的命令.
例二: 腓4:4: “你们要喜乐”在希腊原文是“命令式的语气”(imperative mood), 是一项命令而非选择.  
11. 应许 (Promise)
是神直接承诺赐下某种福气, 或是作者以神的福气作为鼓励人或催促人行事的一种陈述或声明, 可分两种:
a) 有条件的应许: 指出应许的实现须具有某种附带的行动.
例: 太28:20的应许“我就常与你们同在”是随着19节的条件“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b) 无条件的应许: 指出应许的条件不须有任何附带的行动.
例: 林前10:13的应许“你们所遇见的试探, 无非是人所能受的. 神是信实的, 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 在受试探的时候, 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 叫你们能忍受得住.”  
12. 警告 (Warning)
是作者提示潜在危机的指标(触犯者将遭遇恶果), 可意味着反面的命令.
例: 林前10:6-10引用以色列人惨痛的经历后, 提出五项警告: “不要贪恋恶事… 不要拜偶像… 不要行奸淫… 不要试探主… 不要发怨言…”  
13. 例证 (Illustration)
作者引用历史的故事或日常的经历去解释一项真理.
例: 保罗在 林前10:1-5引用旧约历史故事为例证, 如: 以色列人从红海中经过、在旷野吃灵粮(吗哪)等等.  
14. 神学性观念 (Theological Concept)
是具有神学意义与分量的词字/字词(word)或短语/片语(phrase).
例: 词字如“基督”、“圣灵”、“召会(教会)”、“救赎”、“恩典”、“称义”等; 短语如“神的羔羊”(约1:29)、“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启5:5)、“明亮的晨星”(启22:16)、“公义的日头”(玛4:2)、“阿拉法”和“俄梅戛”(启1:8)等等.  
15. 钥字 (Key Word)
是对经文意义具有重大影响的词字或短语.
例: 约翰福音的钥字之一是“信”(其动词在整本书中出现至少99次)  
16. 象征性用语 (Figurative Language)
是作者特意用另一件事物或词句去形容一个观念或描述一种情况, 而从作者的角度看来, 两者之间有着一项共通点. 常用的象征性用语是:
a) 明喻(simile): 采用“如、如同、犹如、像、好像、和…一样”;
例一: “那等候耶和华的…鹰展翅上腾”(赛40:31);
例二: “他要一棵树栽在溪水旁, 按时候结果子…”(诗1:3);
例三: “倚靠耶和华的人好像锡安山,永不动摇” (诗125:1)  

b) 暗喻(metaphor): 没有上述明喻所用的字, 但采用动词“是”(verb “to be”; is, are, was…)把事物、情况、观念接连在一起;
例一: “你的话我脚前的灯,我路上的光”(诗119:105);
例二: “我就门; 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约10:9);
例三: “耶稣拿起饼来… 说: ‘你们拿着吃, 这我的身体’ ”(太26:26).  

c) 故事的比喻(parable): 作者借着一个故事来阐明一项真理, 主耶稣讲道时常用比喻来教导真理(用属地的事物阐明属天的真理).
例一: “耶稣设一个比喻, 是要人常常祷告, 不可灰心…”(路18:1);
例二: “祂又设个比喻对他们说: ‘天国好像一粒芥菜种…’ ”(太13:31);
例三: “祂用比喻对他们讲许多道理, 说: ‘有一个撒种的出去撒种…’ ”(太13:3)  

17. 难解的用语 (Difficult Term)
是一些难以明白的用语, 包括专有名词、地理名词、历史性用语, 或罕见的用语.
例: 太2章: “东方”、“星”、“博士”、“文士”等等.  

(C.2) 第二步: 认清关系

单单观察到以上17项“事实”还不够, 也要找出各样“事实”与“事实”之间连结在一起所产生的“关系”, 才能彰显它的效用. 以下列出观察经文时可寻找的22项“关系”. 然而, 值得一提的是, 并不是每个经文都会有这全部22项关系.

18. 上文下理 (Context)
是掌握经文信息的重要关键, “上文下理”顾名思义有“上文”与“下文”, 它提供作者思路的连贯性, 使人较容易捉摸经文的中心.
例: 创2:18-25记述“神为亚当预备配偶”; 它的“上文”是“神吩咐亚当可吃和不可吃的果子”(创2:8-10), 它的“下文”是亚当和夏娃受试探, 吃了禁果而违背神的命令(创3:1-7)  
19. 高潮点 (Climax)
是整段经文重点中心或思路达到最高峰之所在.
例一: 亚伯拉罕献以撒的事件中, 高潮点是在亚伯拉罕举刀要杀以撒的时刻(创22:10-12)。 高潮点也可在一连串的事件中发生.
例二: 使徒行传第一章的众多事件引进了第二章“圣灵降临”的高潮.  
20. 总括性语句 (Summary Statemant)
是作者指出事件或段落的总意或目的.
例: 创22:1一开始就总括了事件的目的: “神要试验亚伯拉罕.”  
21. 映衬(对比) (Contrast)
是将相反的两件事物、语句, 或观念放在一起, 为求达到借着“相对”而来的效果.
例: 主耶稣说: “我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 乃是召罪人悔改”(路5:32). “义人”和“罪人”两者是衬托或对比的观念.  
22. 比较 (Comparison)
是将同类的两件事物、语句, 或观念放在一起, 为求达到借着“比较”而来的效果.
例: 徒12章中引述两道“门”, 当彼得来到监牢的铁门前, “那门自己开了”(10节 ), 这是神迹; 可是当彼得站在门徒聚集为他祷告的房门前, 他却要“不住的敲门”(16节). [注: 需要解释第二道门为何不自动打开, 那时属于“解释”的范围]  
23. 重复语句 (Repetition)
是相同或相近的词句或观念在经文中出现, 它们指出作者的写作重点, 或特别要强调的地方.
例: 赛14:13-14是有关魔鬼堕落的经文, 留意这两节经文中的“我”一字不断出现(出现6次): “你心里曾说: 要升到天上; 要高举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 要坐在聚会的山上, 在北方的极处; 要升到高云之上; 要与至上者同等.”  
24. 气氛 (Atmosphere)
是整个故事借着语调的高低、节奏的快慢、布局的变化, 以及情况的变异等所带来的效果. 不同的气氛可包括: 平静、紧张、惊险、欢乐、悬疑、悲惨等.
例: 亚伯拉罕献以撒的事件中, 整个过程的气氛充满紧张和惊险(创22); 在浪子回头的比喻中, 虽是悲剧开始, 却是戏剧收场(路15:11-32).  
25. 文法结构 (Grammatical Structure)
是指词句本身在文法上的划分: 如名词、代名词、形容词、动词、副词、前置词(介词)、连接词等, 也包括: 时态(tense, 过去-现在-将来)、数式(number, 单数-复数)、语气(mood, 命令-祈愿-假设)等等.
例: 林前3:16: “岂不知你们是神的殿, 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吗?” “殿”(temple)是单数, 配合复数的“你们”, 应指召会, 而不是指个人而言(不然该用复数的“殿”, temples).  
26. 主要连接词 (Significant Connection)
是文法上的短词, 作用是将词字、句子或段落接连在一起. 常用的有: 和/与、但是、如果/若、因为、所以、使/好叫….
例: 罗12:1的“所以…”(合理的推论或结果)表明 罗12:1-15:13的论述是以它之前几章的论述为基础(因果关系). 信徒“因为”得了之前所说的神的恩典(罗9-11), “所以”应该把身体(全人)献上, 当作活祭献给神.  
27. 离题的插段 (Digression)
是作者因一时有感而发的题外语, 与主题并无直接的关联.
例: 希伯来书的作者在 来5:11本是要谈论麦基洗德, 但因为读者灵命不成熟, 所以作者接下去论到读者这方面的问题(5:12-6:20), 直到7:1才回到主题, 继续谈论麦基洗德.  
28. 递进的观念 (Progression of Ideas)
是作者特意堆砌一些名词或短语, 从底层至高层, 由小至大地引发高潮和注意力.
例一: 罗5:3-4是采用这种形式, “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 忍耐生老练, 老练生盼望, 盼望不至于羞耻.”.
例二: 约拿下到约帕(1:3), 下到底舱(1:5), 抛在海中(下到海中, 1:15),  投下深渊(海的深处, 2:3), 下到山根(海底, 2:6). 也参 弗3:20.  
29. 比较译本 (Comparing Translations)
是将某段经文、短语或词字的各种不同译本的译文放在一起作比较, 从不同角度来了解经文可能的意义, 而且更可以借着不同译本去发现某些潜在的问题. 例: 罗16:4说百基拉和亚居拉夫妇两人为保罗的命“将自己的颈项置之度外”; 试比较以下英文译本:
1. KJV: laid down their own necks (复数);
2. NIV: risked their lives (复数);
3. Darby译本: staked their own neck (单数);
4. Young译本: their own neck (单数) did lay down.
此节“颈项”在希腊原文是单数, 即夫妻两人“只有一个颈项”, 表明同心合一, 在灵里也合为一体.  
30. 质的关系 (Qualitative Relationship)
是作者借着两件事物在质素和本质方面而作出的映衬或对比.
例一: 约2章: 把“水”变成“酒”, 两者之间有本质上的改变.
例二: 约3:6: “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 从灵生的就是灵.” 两者本质完全不同(参 约1:13).  
31. 量的关系 (Quantitative Relationship)
是作者借着两件事物的数量、身量、容量或分量所作出的映衬或对比.
例: 保罗说“但在召会(教会)中, 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 强如说万句方言。”(林前14:19), 两者之间是1与2000之比, 说明方言不被重视.  
32. 地域上的关系 (Spacial Relationship)
是两处的地点, 或城市, 或国家之间相隔之距离或相关的影响.
例一: 门徒从以马忤斯跑回耶路撒冷报信(路24:28-35), 两地相隔约11公里, 足证火热之心.
例二: 以利亚从迦密山跑到耶斯列(王上18:42,46), 两地相隔25公里, 以致太累甚至求死.  
33. 时间(年代)上的关系 (Chronological Relationship)
是指出两个不同时代、年代、年日, 或时间所发生的事件之间的差别与关系.
例: 希西家在绝症中求寿, 神加增他15年岁数(王下20:1-7). 当儿子玛拿西接续他作王时只有12岁(王下21:1). 以此计算, 希西家求寿后3年生了玛拿西(15 – 12 = 3). 换言之, 希西家若在绝症中死去, 就不会生下玛拿西这位恶王(玛拿西治理犹大长达50年之久, 恢复希西家所毁的拜偶像恶俗).  
34. 先后的关系 (Sequential Relationship)
是两件事物或两个观念之间在次序上的前与后, 早与迟的关系.
例: 太6:33: “你们要求祂的国和祂的义, 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 也参 太5:24 “去同弟兄和好…”; 太7:5 “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  
35. 亲属/朋友的关系(Relational Relationship)
是人物与人物之间在生理上、属灵上, 或情感上彼此之间的关系.
例: 亚伯兰两次称自己的妻子撒莱为“妹子”(创12:11-13; 20:2), 原来他们两人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创20:12), 但称撒莱为“妹子”只是一半的真理, 因为撒莱事实上已是他的妻子.  
36. 循环的关系 (Cyclical Relationship)
是两项事件循环转动, 先由A至B, 然后又由B至A, 循环不息的关系.
例: 保罗劝丈夫“当用合宜之分待妻子, 妻子待丈夫也要如此”(林前7:3). 圣经中许多“彼此”的劝勉, 表明循环性的动作, 如: 彼此相爱(彼前1:22; 4:8)、彼此接纳(罗15:7)等.  
37. 权力的关系 (Authority Relationship)
是指两者之间在权力层面(权力方面)的高低, 谁要向谁负责的关系.
例: 弗5:22-6:9论述信徒在家庭和工作场合的权力关系. 保罗强调妻子顺服丈夫、儿子听从父母, 以及仆人听从主人. 但这些关系中最高的权柄是基督(弗6:9).  
38. 因果的关系 (Causal Relationship)
是指出某项事件或物体是另一项事件或物体的“因”或“果”. 要构成因果的关系, “因”必须先于“果”, 意即它们之间必须有时序相承. 
例一: 在 加6:7, 保罗强调“人种的是什么, 收的也是什么”; 请思考雅各生命中的“因果报应”.
例二: 罗5:1: “我们既因信称义, 就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 “称义”是“因”, “与神相和”是“果”.  
39. 遗漏的关系 (Omission)
在正常的情况下作者应该放入经文中但却没有放入的资料. 它可能是作者有意的遗漏, 为要达到写作的某项目的.
例一: 创16:16记载亚伯拉兰生以实玛利时是86岁, 下一节(创17:1)则说: “亚伯兰年九十九岁的时候, 耶和华向他显现”. 这期间有13年的空白, 没有一点记载 (值得思考为何如此).
例二: 在基督的家谱中, 约雅敬的名被遗漏(太1:11; 比较 耶35:1 [约雅敬是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 ). 其实是被神刻意的删除, 因为约雅敬烧神的话语, 神因此审判他, 将他除名, 参 耶36:30; 启22:19)   

注: 上述39项观察的项目(17项事实 + 22项关系)好像“标签”一样, 可按照经文的顺序将合适的“标签”贴上. “贴标签”的过程是搜集资料, 用眼睛去观察和发现, 暂时不要进入“解释部分”的思考和分析, 要将之留到“勤发问题”(第4步骤)和“逐题解答”(第5步骤). 

(C.3) 第三步: 注意结构

          经文有几种文体: (a) 叙事文(例如历史故事); (b) 诗类(例如诗篇); (c) 说明文(例如书信)等. 在注意结构方面, 主要是找段落和写大纲.

  1. 找段落: 定“事件”的界限, 所有“新情况”的出现都可能是新段落的开始.
  2. 写大纲: 根据经文写出主要大纲.
分段方面
在分段方面, 可用下列原则来帮助辨认或划分“事件”的界限:
1) 注意“新情况”或“新事件”的出现, 以此来分段.
2) 注意主要的人物、时间或地点的改变, 这表示“新情况”或“新事件”可能已经产生.
3) 书卷本身段落的划分可能会有帮助, 但还需加以印证它的正确性.  
大纲方面
1) 所有“新情况”的出现都可能是一个“新段落”的开始(故可以此来分段).
2) 分段过后, 在每个段落前写下主要的大纲.
3) 大纲必须简短, 并清楚表达整段经文的意思.  

我们在以下采用约拿书为例, 来写出约拿书的结构, 即章节的分段和大纲.

 以故事人物来分段以经文中的 章节来分段
约拿不顺服神, 但神忍耐1.  拿1:1-2: 神对约拿的呼召
2.  拿1:3: 约拿逃避神, 往他施去
3.  拿1:4-10: 神兴起风浪找出约拿
4.  拿1:11-17: 约拿受神管教
约拿向神祷告, 故神赦免1.  拿2:1-2: 约拿在危难中祷告, 蒙神垂听
2.  拿2:3-6a: 约拿描述他被神管教的情况
3.  拿2:6b-7: 约拿承认是神将他从危难中拯救出来
4.  拿2:8-9: 约拿向神感恩还愿 
尼尼微人悔改, 故神开恩1.  拿3:1-3: 神第二次呼召约拿
2.  拿3:4: 约拿在尼尼微传道
3.  拿3:5-9: 尼尼微人悔改
4.  拿3:10: 神因尼尼微人的悔改而不降所定的灾
约拿向神发怒, 但神怜悯1.  拿4:1-5: 约拿因尼尼微人悔改而大大不悦
2.  拿4:6-10: 神用蓖麻的比喻教导约拿体会神怜悯人的心

约拿书的结构: 故事主角现代化用语来分段

 以故事主要人物来分段以约拿为主角来分段现代化用语的描述
第一章约拿不顺服神, 但神忍耐约拿逃避神 (Jonah Ran from God)我不去!
第二章约拿向神祷告, 故神赦免约拿归向神 (Jonah Ran to God)好啦, 我去!
第三章尼尼微人悔改, 故神开恩约拿与神同行 (Jonah Ran with God)我来了!
第四章约拿向神发怒, 但神怜悯约拿超越神 (Jonah Ran Ahead of God)既然如此, 为什么要我来!

(D)   解释 (INTERPRETATION)

“解释”是根据所观察的事实去探究经文的原意. 最常用的方法是采取不同的方式发问, 借此找出经文关键性的意义及难解的地方. 发问的范围可包括经文的“意义”或“含意”, 其“重要性”或词句之间的“关系”. 

解释经文是极其重要的. 事实上, 每一种文献或作品都必须经过阐释, 内容才会产生意义. 从莎翁的戏剧到产品的说明书、从法庭的判决到买卖的契约、从遗嘱到乐曲的欣赏等, 都须要遵循正确的途径去解释. 不然, 将会产生不良的后果. 解释圣经的经文也是如此, 很多异端谬论的产生, 主要原因是在释经上出了问题, 没有按正意分解真理的道.[3]

  1. 意义(Meaning) = 作者借着语言、文字或其他讯号所表达或传递的信息.
  2. 含义(Implication)  = 作者在经文中有意或无意间所传递的信息, 它虽不是作者立意要说明的意义, 但却是包含在文字整体的意义范围内.
  3. 解释(Interpretation) = 找出圣经作者借着文字、语句和段落所要表达出来的意义. 它回答一个基本问题: “经文的意义是什么?”

(D.1) 第四步: 勤发问题

在未解释之前, 我们要基于观察发出问题, 越多越好, 主要有下列三种问题:

1. 定义性(解释性)问题
是针对作者用词的意义与解释而发. 至少三种词句或短语需要找出定义或解释.
a) 钥字(key word)或钥句(key sentence).
b) 有神学性意义的词字(word, 字词)或短语(phrase, 片语).
c) 难明的词字或短语.
例1: 尼尼微城在哪里? 它是个怎样的城市? (定义性问题)
例2: 神为什么呼召约拿到尼尼微城去? (解释性问题)
例3: 他施在哪里? (解释性问题)
例4: “掣签”(拿1:7)是什么意思? 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何在? (解释性问题)  
2. 逻辑性(关系性)问题
是专注于追究原因, 寻找词句与词句之间合理的关系而发.
例1: 他施与尼尼微相离多远? (关系性问题)
例2: 神使海中起大浪与约拿的行动有什么关系? (关系性问题)
例3: 人被鱼吞了还可以活吗? 人可以在鱼腹中祷告吗? (逻辑性问题)
例4: 约拿在船舱底“沉睡”(拿1:5-6)与主耶稣在船尾“沉睡”(可4:35-41)二者之间有何不同? (关系性问题)  
3. 引申性(关键性)问题
是注重找出经文的意义所带来的重要性而发.
例1: 从水手们的反应, 可见人性的哪一方面? (引申性问题)
例2: 船主对约拿的责问(拿1:6)有什么特别之处? (关键性问题)
例3: 为什么约拿在大风浪中沉睡? (关键性问题)
例4: 约拿被抛下海里, 浪就立刻平息, 这表明了什么? (引申性问题)  

(D.2) 第五步: 逐题解答

解答问题必须针对问题的重心, 最重要是借着解答问题找出经文的意义. 解答问题可以采纳9项久经试验的原则(参以下1至9项).

第1项的“实义解释”是所谓的“雨伞原则”(umbrella principle), 意即其他的8项原则(指下列第2项至第9项原则)都可以归纳在它的总意之下. 值得留意的是: 不是每条问题都须要用上全部9项原则去解答, 但所有问题的答案都不会超越这9项原则所订定的范围. 至于到底要用哪一项原则, 又要用多少项原则, 就得看经文的情况而定.

以上9项原则适用于任何文体的经文, 因此被称为“普通释经学原理”. 但有些不同的文学体裁(如比喻、诗篇、预表、预言等), 就得增添一些特别的解经重点, 被称为“特别释经学原理”. 这是第10项“注意体裁”的原则. 最后, 另有两个原则值得一提. 首先是第11项“参照注释”, 即参照其他释经学者的意见, 集思广益. 其次是第12项的“承认无知”, 这是“在无路可行时的太平门”, 但不能经常使用.

1. 实义解释
实义解经法是按照语言正规的用途、语法上基本的法则及历史事实的要求, 去追寻圣经作者所要表达的真义.
例: 约拿被大鱼所吞, 过后仍然活着去尼尼微传道. 这是真正发生的历史事实, 而非虚构出来的故事(主耶稣也引述它为真实事件, 太12:40).  
2. 上文下理
注意经文的上下文(context)思想的一贯性, 看前后的经文如何帮助了解该段经文的意义.
例: 水手听了约拿的自我介绍后, 就“大大惧怕”, 因为他们听约拿说耶和华神是“那创造沧海旱地之天上的神”, 他们惧怕神降罚约拿而连累他们.  
3. 历史背景
认定每段经文都是作者在某一个时代对特定的读者所传递的信息, 所以需要明白作者当时的历史与文化背景.
例1: “尼尼微”是个怎样的城市? 它是亚述帝国的首都, 由宁录所建(创10:11). 其城基以大石巨砖所砌, 护城的壕沟宽14丈, 城围周24英里.  城外街市甚大, 万国商人都在此聚集. 当亚述战胜一国, 必将其侯伯囚于铁笼, 任民讥辱. 尼尼微人的风俗邪恶, 必受重大的刑罚(参那鸿书1-3章).
例2: “他施”位于巴勒斯坦西面大约3,200公里, 而尼尼微是在巴勒斯坦东面大约800公里. (约拿逃往他施, 与神的吩咐完全“背道而驰”).  
4. 文法结构
了解语法的结构及词句彼此之间的关系, 是断定经文意义的基本法则.
例: 拿4:2:“ 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怜悯的神、不轻易发怒、有丰盛的慈爱, 并且後悔不降所说的灾. 所以我急速逃往他施去.”  “所以”表明一件事: 约拿不去尼尼微宣告神降灾的信息, 因为他认为满有恩典怜悯的神会因尼尼微人的悔改而不降灾(比较 拿1:2 与 拿4:2)  
5. 词的意义
推敲每个词字可能的意义, 并且找出它在经文中确实的用法.
例: “神的后悔”意即神转意、改变心意.
a) 按圣经的教导, 神是决不后悔的神(民23:19; 撒上15:29; 诗110:4; 耶4:28). 祂不改变, 不后悔, 祂的应许在基督里都是“是”的(林后1:20).
b) 但圣经有一组关于“神后悔”的经文(撒上15:35; 创6:6; 拿3:10), 那是因为采用文学上的“拟人法”来描述神(为使人更容易明白神的性情或行为), 意即神转意、改变心意. 神的转意是根据神的属性与人的反应(神是有丰盛慈爱怜悯的神; 人若悔改, 神便转意不降所说的灾, 耶18:7-8).  
6. 以经解经
借着对照其他类同主题的经文, 找出圣经整体启示的教导(即从不同经文的不同角度去了解经文的意义).
例: “神后悔” 其实是指“神收回成命”的意思, 因神会基于祂的应许作出合宜的调整, 正如 耶18:7-10所说: “我何时论到一邦或一国说, 要拔出、拆毁、毁坏; 我所说的那一邦, 若是转意离开他们的恶, 我就必後悔, 不将我想要施行的灾祸降与他们. 我何时论到一邦或一国说, 要建立、栽植; 他们若行我眼中看为恶的事, 不听从我的话, 我就必後悔, 不将我所说的福气赐给他们 .”  
7. 比较经文
借着比较不同书卷(或经文)对相同事件或主题经文的记载, 找出更丰富的意义(比较它们相同和不同之处).
例: 比较约拿和主耶稣的“沉睡”: 约拿是因为不顺服神(逃到累了)而沉睡(拿1:2,3,6); 主耶稣却是为了完成神的旨意(传道累了)而沉睡(可4:33,38).
8. 化解象喻
分辨“象征性的用法”与“实义性的用法”. 遇有象征性的用语, 必须遵照适当的解释原则化解其象征性的意义.
例: “罪达到我面前”是修辞的用语, 意即恶贯满盈到神不能再容忍的地步.  
9. 逻辑推理
遵照文字沟通的正常逻辑与推理去找出作者的原意.
例: 神使海中起了大浪, 为要阻止约拿前往他施. 神又让人掣签时抽到了约拿, 为要逼使约拿面对(而非逃避)问题和责任.  
10. 注意体裁
注意每段经文特有的体裁(genre)  —  如叙事文体、说明文体、希伯来诗歌、智慧文学、启示文学、比喻、预表或预言. 不同体裁具有不同的风格与特色, 可帮助解释经文的意义.
例: 约拿书第1、3和4章是叙事文, 但第2章主要是希伯来诗歌(诗体).  
11. 参照注释
遇有争论性或难解的经文, 可以先提出自己初步的结论, 然后参照注释书, 再选取一项最合理的解释.
例:  “三日三夜”是等于72小时吗? 有注释书说是, 有的说不是. 参照后再选取一项最合理的解释. 答案很可能不是, 因为主耶稣受死与复活之间的时间差距(太12:40说“三日三夜”)有不同的形容法:
a) “第三日复活”(太16:21);
b) “三日内”(太26:61);
c) “三日后”(太27:63).  
12. 承认无知
是解经者经过全面搜索、绞尽脑汁、请教高明后仍未能断定经文的正意时, 就必须承认人智慧的有限, 对圣经启示的奥妙深邃表明自己的无知.
例: 这条“大鱼”希伯来文是 dag gadol ,意即“大海怪”(sea monster). 有者认为是“鲸鱼”, 例如King James Version在 太12:40中译作“whale”(鲸鱼). 事实上, 这节的希腊文是 ketos , 同样也是海怪的意思. 圣经在旧约或新约中都没有注明这大鱼是属哪一种类, 所以我们最终还是承认“不知”.  

(D.3) 第六步: 归纳总意

所谓“总意”, 就是指经文可以用一两句话将基本的意义说明. 此步骤包括两方面:

1) 组合与整理从“逐题解答”步骤所得的结论.

a) 先将每个所发的问题用一两句话回答.

b) 对于难解的字词或问题, 可以先查考字典或百科全书, 掌握众多相关的资料, 但要用一两句话将这观念解释清楚.

2) 找出经文的结构与大纲.

a) 若是“说明文体”, 我们要找出作者的文思, 以及他如何借着段落, 将主题发展出来的层次与递进性观念.

b) 若是“叙事文体”, 则要认清事件与事件之间的布局, 使经文的各部分在整体的结构中确定位置.

整合大纲
1) 组合整理: 从“逐题解答”所得的结论, 把各题答案彼此连贯起来, 构成整体性的意义, 为随后找出主题的步骤作出预备.
2) 结构大纲: 找出经文的结构与大纲  
   归纳总意: 以约拿书第1章为例  
   


1) 在第1章经文中, 我们明显可以看见神的主权之彰显:
a. 神呼召约拿(1:1-2)
b. 神控制风浪(1:4, 15)
c. 神断定掣签(1:7)
d. 神安排大鱼(1:17)
e. 连外邦水手都承认神的主权(1:9)
f. 一切创造物都听从神(造物主)的安排, 只有祂的仆人约拿背逆不服.
2) 第1章同样可以看见一个不可理喻的约拿:
a. 狂风大作时, 约拿抱头大睡(1:5).
b. 他不怕承认自己是祸首(1:10), 甚至连死都不怕(1:12).
c. 他承认神是那位创造沧海旱地之天上的神(1:9), 但他却要躲避神, 不愿降服.
d. 约拿说他是敬畏神的人(1:9), 但他的行动一点都不像, 外邦人的反应比约拿还来得敬虔(1:14,16). 外邦人惧怕神, 约拿却是天不怕、地不怕.  



第1章的结构可以分析如下(大纲如下):
a. 拿1:1-2     :  神对约拿的呼召
b. 拿1:3        :  约拿逃避神, 往他施去
c. 拿1:4-10   :  神兴起风浪找出约拿
d. 拿1:11-17 :  约拿受神管教

注: 赖若瀚的“归纳总意”也包括“重写经文”这一部分【参《十步释经法》, 第324-328页】, 不过由于赖若瀚在讲解“总意”步骤时只声明两方面(即组合整理和结构大纲), 故为避免混淆, 本文将之省略.

(D.4) 第七步: 找出主题

“主题”是经文思想的核心, 是贯串词句之间(或行动与行动之间)的中心要旨. 它可以包括:

(1) 对神本性的一项描述;

(2) 神要人实行的一项吩咐;

(3) 人对神的心意所当作出的一项回应等.

在说明文体中, 它被称为“主题”; 在叙事文体中, 它可被称为“布局”. 要找出经文的主题, 必须明白作者写作的目的、他在什么情况下写作, 又为何而写. 简之, 主题必须是一个完整的句子, 必须总括整段经文的意义, 而且肯定是一项神学性的命题, 并非历史性的描述.

写出主题
1) 写出主题: 主题必须是一个完整的句子, 概括了整段经文的意义(是经文思想的核心)
2) 要找主题须先了解作者写作的目的与动机(即他要借这些事件或行动表达什么信息)  
 找出主题(以约拿书第1至第4章为例) 和 写出主题
第1章的主题
= 约拿逃避神的呼召, 不愿到尼尼微去传道, 最终受到掌管宇宙的神所管教
第2章的主题
= 约拿在面临死亡边缘之际, 因向神发出祷告而蒙恩获救.
第3章的主题
= 约拿顺服神第二次的呼召, 到尼尼微城宣传审判的信息, 结果全城悔改蒙恩.
第4章的主题
= 神怜悯顽梗背逆的约拿, 向他显明神自己普世的心怀.  

(文接下期)


附录: “十步释经法”的归纳法和演绎法

“十步释经法”主要是采用“归纳式查经法”(观察 + 解释 + 应用)去研读圣经, 再加上“释经学原理”(采纳“演绎法”)为辅助. 因此, 我们有必要了解什么是“释经学”、“归纳法”和“演绎法”.

(A) 释经学

释经学(Hermeneutics)是解释经文的基本原理, 是用来解释圣经的一门学问, 可说是一门科学  —  有一定的系统、规程和原则来解释圣经; 同时也是一门艺术  —  在经文的处理和应用过程中, 有其技巧而非机械化或枯燥无味的学问. 

            根据赖若瀚, 释经学的范畴可分两大类:

  1. 普通释经学 (General Hermeneutics): 是解释圣经一般性的原则, 适用于圣经中任何文体的记载. 这些原则包括: 上文下理、历史背景、语法结构、词的研究、以经解经等.
  2. 特别释经学 (Special Hermeneutics): 是专用于圣经中某些特别文学类别的解释原则, 如解释比喻、预言和预表等.

(B) 两者治学法: “归纳法”和“演绎法”

“归纳法”是从个别推论至整体, 从特殊到普遍; “演绎法”则相反, 是将一项普遍性的结论应用于个别的情况中, 是一种从普遍到特殊的推论法, 目的是要用一项普遍被接纳的命题, 去印证另一项较为特殊的命题或假设之真确性. 最明显的演绎推理是逻辑学上的三段论证法:

例 子 一例 子 二
所有人都会死,小
明是人,
所以小明会死.
所有猫是动物,
狮子是猫类,
所以狮子是动物.

“归纳法”和“演绎法”之间的分别如下:

归 纳 法演 绎 法
1.从个别事实到整体结论1.从整体结论到个别事实
2.从果至因2.从因至果
3.科学方面的推理3.哲学方面的推理
4.可能性的结论4.必然性的结论

(C) “归纳式查经法”和“释经学”的分别

顾名思义, “归纳式查经法”是采用“归纳式”的方法去研究圣经, 它鼓励人不存偏见地发现、去探讨、去搜索经文本身所要表达的意义. 它提供一种方法与路径, 尽量不倚赖其他的帮助, 而直接地从经文中发掘真理.

“释经学”包含了一系列久经试验(实验)而得的释经原则. 它不仅提供方法, 更重要的是运用策略, 借着累积而得的经验, 知道某些经文须要采用何种原理去解说, 因此, 它基本上是采用“演绎法”. 下列图表扼要地说明二者的分别:

归纳式查经法释经学原理
1. 鼓励人直接研读圣经, 让圣经本身说出该说的话(指它原本要说的话).1. 借着过去实验所订定的原理去解释经文, 使人明白圣经经文的意义.
2. 提供方法与路径, 使人可以直接研读圣经的经文.2. 提供策略, 使人知道如何采用最合适的原理解经; 它也订定标准, 鉴定各种解释的准确性与可信性.
3. 采用归纳法, 尽量不带任何先入为主的观念去读经.3. 采用演绎法, 应用久经实验(且被认为可靠)的释经原理去解经. 

(D) “解经螺旋”的运用

解经螺旋 (Hermeneutical Spiral)

“归纳式查经法”与“释经学原理”(基本上采纳“演绎法”)各有其优点与限制, 糅合二者来使用便有好处, 能相辅相成.[4] 这就是所谓的“解经螺旋”(Hermeneutical Spiral). 它基本上强调解经必须以研究“个别的部分”为开始, 用归纳的方法分析、研究, 进而明白“整体”的意义(注: “整体”可指段落、章、书卷甚至整本圣经); 然后再将“整体的结论”应用在“个别的部分”上, 务求证实结论的真确性. 如此运用, 整个“解经螺旋”经过几个循环后, 所得的结论就会更为完备. 许多世界性的原则都是这螺旋中的“整体性结论”.[5]

 


[1]               下文主要改编自 赖若瀚著, 《十步释经法》(美国加州: 圣言资源中心, 2008年), 第57-330页; 但也有一些资料和例证是取自其他书籍或编者自己的笔记.

[2]               下列范例主要取自赖若瀚的《十步释经法》和《约拿书实用释经研读》, 但也有一些取自其他资料.

[3]               我们计划在第126期的《家信》(2020年7-9月份)开始探讨种种的解经谬误, 敬请留意.

[4]               例如若只用“演绎法”, 便会在解经时带入“先入为主的观念与假设”(或称“前设”), 这或许会扭曲经文的原意. 另一方面, 若只用“归纳法”, 没有释经学原理(演绎法)的协助, 在解释特殊文体如比喻或预表时, 便会误解或曲解原义.

[5]               以上附录主要摘自 赖若瀚著, 《十步释经法》(美国加州: 圣言资源中心, 2008年), 第45-48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