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朴归真: 在疫情中对敬拜的反思


(A)       引言

新冠肺炎病毒(或称: 2019冠状病毒病, COVID-19)席卷全球, 至今(6月11日)全球累积死亡人数已超过41万人, 确诊病例高达7百48万宗.[1] 为了对抗疫情, 许多国家采取不同程度的隔离措施和行动管制, 包括软硬封城, 甚至锁国. 马来西亚政府也于2020年3月18日开始实施行动管制令. 在各国政府的行管令下, 许多国家的宗教场所(包括教堂)不允许聚会, 许多教堂也停止主日的敬拜聚会(或称“崇拜聚会”).[2]

 

在这段期间, 主日早晨的教堂是空荡荡的, 因为信徒不能去教堂实体聚会, 只能在家敬拜. 但严重的问题来了! 不少宗派的牧师或圣职人员异口同声地表示, 他们所牧养的很多信徒无法在家中进行敬拜, 因为这些信徒在没有唱诗班的歌声、没有音乐的伴奏、没有牧师的主持、没有教堂的敬拜气氛之下, 他们无法享受敬拜, 甚至根本无法敬拜神. 面对上述问题的不只是初信徒, 连那些聚会多年的信徒, 也有如此感受.

 

一个引人深思的问题是: 为什么没有唱诗班的歌声, 没有音乐的伴奏, 就不能敬拜? 圣经第一次出现“敬拜”(worship)一词是在 创22:5 (亚伯拉罕要献以撒时, 带着以撒去敬拜神),[3] 那里根本没有唱诗班, 也没有音乐伴奏, 没有牧师主持, 更没有所谓“教堂的敬拜气氛”, 但是亚伯拉罕却可以敬拜神. 新约第一次提到“敬拜”时也没有这些, 却可以敬拜(太2:11; 注: 东方博士们找到孩童主耶稣, 在祂面前俯伏和敬拜).

 

回到上述种种问题: “没有唱诗班的歌声, 没有音乐的伴奏, 我很难敬拜神”、“没有牧师或专人主持和带领, 我难以敬拜神”、“没有教堂那种敬拜的气氛, 我很难进入敬拜神的状况”等等, 看来不少信徒对敬拜有很大误解, 又或者说, 现今许多宗派或教会的敬拜已注入太多附加元素, 导致敬拜失真(失去了它的纯真), 甚至变质了. 是时候我们“返朴归真”, 归回那合乎圣经、属于新约时代信徒纯朴真实的敬拜了!

 

 

(B)       对于敬拜的误解

什么是“返朴归真”呢? “返朴归真”意即去掉外在的装饰, 恢复原来的纯朴状态. 它比喻恢复原来的简朴纯真状态(simplicity, 纯朴性质).[4] 要返朴归真, 就要认清什么是纯朴真实的敬拜. 不过在这之前, 我们必须先认清什么不是纯朴真实的敬拜.

 

对许多人而言, 敬拜等同于音乐. 有乐器弹奏, 或唱诗班的歌声, 才是敬拜. 这是极大的误解. 事实上, 未有音乐以前已有敬拜. 音乐是在犹八出生后才被发明的(创4:21), 但在犹八之前, 人类(例如亚当、亚伯等)已开始敬拜神. 倘若敬拜只限于音乐, 那些不懂音乐的人就不能敬拜了. 更糟的是, “敬拜”常被误用来形容某种格调的音乐. 有人说: “我喜欢节奏快的赞美诗歌, 但最欣赏慢板的敬拜诗歌.” 这种将节奏快、音量大或用铜管乐器奏出的称为“赞美”, 而缓慢、优静或用琴伴奏的称作“敬拜”, 都是误用了“敬拜”一词.

 

另一个对敬拜的误解是在于敬拜的动机或目的. 常听人说: “我很喜欢今早的敬拜, 我从中获益不浅.” 又或者说: “在今天的敬拜中, 我毫无得着.” 但事实上, 我们敬拜不是为求自己得益. 我们敬拜神时, 目的是要讨神喜悦, 而非让自己开心; 是要叫神得着荣耀, 而非使自己得着益处. 有时, 我们在教堂外读到一些告示, 邀请人参加聚会: “请来与我们一同敬拜”, 可是参加聚会时, 却发现只是一堂讲道. 就算那堂讲道确实造就了信徒, 叫人获益, 但它却不是敬拜.

 

也有人认为事奉神就是敬拜神, 其实不然. 主耶稣在 太4:10说: “撒但退去吧! 因为经上记着说, 当拜主你的神, 单要事奉祂.” 这节教导两个重要真理: (1) 真正的敬拜必然产生专一的事奉; (2) 真正的事奉必须由敬拜获取动力. 由此可见, 敬拜与事奉两者息息相关, 但我们的弟兄吉布斯(Alfred P. Gibbs)贴切指出它们的差别: 事奉(Ministry)是“由上而下” —  由父神借着神子, 靠着圣灵的能力, 通过神所赐予恩赐的人  —  来表现出来; 而敬拜则是“由下而上”  —  由信徒靠着圣灵的能力, 借着神子, 上达父神面前  —  来表现出来.

 

吉布斯 (Alfred P. Gibbs)

还有一个误解, 华理克(Rick Warren)认为祷告和赞美都是“敬拜的行动”.[5] 事实上, 它们虽说是敬拜中常有的表现, 可是并不同等于敬拜. 有关这三者的区别, 吉布斯(Alfred P. Gibbs)贴切指出, 按广义而言, 祷告祈求(prayer)时, 心灵注重的是人的需要; 赞美称颂(praise)时, 心灵注重的是神的赐福; 敬拜(worship)时, 心灵注重的是神本身. 一般的看法是, 祷告祈求和赞美称颂可以调和在敬拜之中; 但严格来说, 两者都分别没有敬拜的成分. “主啊, 救我的灵魂”是祷告祈求; “感谢主拯救我的灵魂”是赞美称颂; “主啊, 因祢的缘故我感谢祢”是敬拜.[6] 换言之, 一个人就算没有看到神回答他的祷告祈求, 没有领受神赐给他的福气, 他也可以(更正确地说“也应该”)敬拜神, 因为“神本身”原本就是唯一配得敬拜的.

 

吉布斯举个比喻帮助我们清楚分辨三者微妙的差别. 有个人失足掉入河里, 这个不懂得游水的人大声呼喊: “救命! 救命! 救救我啊!” 这犹如祷告祈求. 刚好一位绅士听见求救声, 便冒险跳入河中把他救起. 获救者满怀感激称谢道: “阁下英勇过人, 救我一命, 在下感谢不尽.” 这是赞美称颂; 当罪人认识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为拯救他的灵魂而死在十架上, 因而接受祂为救主时, 便满心感激, 赞美称颂神的救赎.

 

过后, 那位绅士邀请获救者明晚到他家中吃顿便饭. 获救者按时到达, 令他诧异的是, 他的救命恩人住的是城中最豪华的房子. 仆人开门领他进了客厅, 主人即出相迎, 仪表大方, 招待殷勤. 晚餐开始, 餐桌上菜式款款佳美, 主人灵巧引导话题. 膳后, 客人被主人的高贵情操深深吸引. 主人的仁慈、学问、智慧、风度、谦和, 给客人留下深刻印象. 换言之, 他现在所欣赏的, 是主人品格的内在价值和道德美, 完全与他的救命之恩无关. 当然, 他没有一刻忘怀主人的救命大恩, 可是他现在更欣悦他的为人. 当他与主人来往愈多, 欣赏的心便愈深切.

 

这比喻说明“祷告祈求神”和“赞美称颂神”与“敬拜神”三者之间的微妙区别. 信徒忘不了基督流血代死的救赎大恩, 可是当他更亲密地认识主时, 圣灵透过神的道将主全然美丽和无比尊荣的性情显明. 信徒感激救主的心情, 愈来愈被那欣赏主荣美位格(person)的心情所掩盖. 信徒与主深切交往, 亲身体验, 惊讶道: “我的良人… 超乎万人之上… 他全然可爱”(歌5:10,16).[7]

 

 

(C)       认清敬拜的定义

“敬拜”一词就像圣经中许多其他伟大词汇, 如“恩典”、“怜悯”和“爱”等等, 很难写出淋漓尽致的定义. 这些词汇的意思宛如玫瑰的香气、蜂蜜的甜美, 亲身经历总比文笔描述来得容易. 无论如何, 为了帮助大家明白什么是敬拜, 以下列举一些对敬拜的定义:

 

  1. “敬拜是心中被神所占据或充满; 不注视人的需要或神的福气, 乃注重神自己.” 这定义显明敬拜与祷告祈求和赞美称颂的分别; 例如大卫所说: “主耶和华啊, 祢本为大, 照我们耳中听见没有可比祢的, 除祢以外再无神”(撒下7:18-22).
  2. “敬拜是心灵在神面前安息的流露.” 这定义表示敬拜者有意识地在神的面前默静安息, 心灵被神的荣美所吸引和感动而流露仰慕尊崇之情(注: 此定义表明人能在无声中敬拜神).
  3. “敬拜是心灵向上涌出(upspring), 因已明白圣父的赐予, 圣子的救赎和圣灵的内住.” 这定义对新约基督徒最具意义, 但这定义不适用于旧约的信徒, 因他们未能清楚认识三一神的真理和救赎.

 

简而言之, 敬拜是“心向着神、心充满神”. 有者表示, 敬拜(Worship)一词在英文可读作“Worthship”(意即“配得”), 因为敬拜是归给那位配得敬拜之神. 启示录第4章描述天上二十四位长老俯伏敬拜那坐宝座的真神, 说: “我们的主, 我们的神, 祢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 因为祢创造了万物, 并且万物是因祢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启4:11). 启示录第5章有成千上万的天使环绕羔羊, 大声说道: “曾被杀的羔羊, 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启5:12). 在这两次的记载中  —  前者强调神的创造, 后者强调神的救赎  —  两者都没有半点的祈求, 这是敬拜最纯朴真实的情景, 因敬拜者的心灵向着神、充满神, 只把尊崇归给那唯一的配得者. [8]

 

 

(D)       纯真敬拜的要素

“纯真”(纯朴真实)的敬拜应该具有什么要素(element)呢?[9] 人常注重的是外表的礼仪或外在的因素, 正如撒玛利亚妇人提到敬拜的课题时, 她所注重的是敬拜的地点  —  到底应该在耶路撒冷的锡安山, 还是在撒玛利亚的基利心山?[10] 但主耶稣纠正她说: “神是个(原文无“个”字)灵, 所以拜祂的, 必须用心灵(in spirit)和诚实(in truth)拜祂”(约4:24). 值得注意的是, “诚实”一词的希腊原文在新约中常译作“真理”, 所以这句话可直译为: “必须在灵里面和在真理里面敬拜祂”.

 

主的这句话道出当时敬拜的两大问题, 也是我们今日面对的挑战. 我们在美国的弟兄菲利普斯(John Phillips)适切指出, 真正的敬拜必须“用心灵”(in spirit, 原文直译为“在灵里”). 犹太教主义(Judaism)主要是关乎礼仪条文的敬拜, 而非用心灵敬拜. 它所关注的是各种条例、礼仪、仪式或典礼, 诸如献祭的种种条例、节期的各种仪式、守割礼和安息日等等. 但神所要的不是这一切外表的礼拜, 而是心灵的敬拜.

 

此外, 真正的敬拜也必须“用真理”(in truth, 原文直译为“在真理内”). 撒玛利亚主义(Samaritanism)主要是在虚假中敬拜, 而非在真理内敬拜, 因为撒玛利亚人在敬拜上混杂了许多不同宗教的想法和做法,[11] 不照旧约圣经所记载的去行, 而圣经乃是神的道, 神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

 

主耶稣把撒玛利亚妇人的思想提升到父神所要求的真敬拜  —  在灵里面和真理里面的敬拜. 要做到这点, 她需要被圣灵重生, 使她能够靠着圣灵在灵里敬拜; 她也需要得着有关神儿子主耶稣的完备启示, 使她能够在真理里面敬拜. 事实上, “在真理里面敬拜”与主耶稣紧密相关, 卡森(D. A. Carson)将它解释为“对主耶稣有个人方面的认识, 并遵照那位‘道成肉身’的神的道(主耶稣); 祂就是神的真理, 忠诚地阐解神本身, 并忠实地实现神救恩的旨意.”[12]

 

音乐演奏会或歌星演唱会是靠音乐的伴奏来刺激感官, 鼓动情绪, 基督徒的敬拜也是如此吗?

在疫情中的反思是: 我们现今的敬拜是否像犹太教主义, 把重点放在外表的礼仪或外在的因素? 我们是否要靠音乐的伴奏来刺激感官, 鼓动情绪, 像在音乐演奏会或歌星演唱会上所看到的情形? 不信主的世人会在美妙音乐下感动流泪, 或在强劲音乐下激动欢呼, 但这仅属血气或肉体的反应, 与圣灵在灵里的感动无关. 父神所要的, 是敬拜者靠着圣灵在他们心灵里面动工, 赐他们力量去敬拜神.

 

另一方面, 主耶稣曾说: “我就是真理”(约14:6). 诚然, 主耶稣是真理的化身, 是敬拜中不可缺少的要素. 新约圣经第一次提到敬拜时, 记载东方博士们献上的三种礼物: 黄金、乳香和没药(太2:11).[13] 众博士所献的礼物可能不止这三件, 但圣灵特别记载这三件礼物, 因为它们适切地述说有关主耶稣的三大真理:

 

  1. 黄金述说主耶稣尊贵荣耀的神性: 圣所中的圣器都是金制或镀金的, 因金象征神荣耀光辉的神性. 主耶稣正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 是神本体的真像”(来1:3), 是“神在肉身显现”(提前3:16; 也参 罗9:5; 约1:1; 腓2:6).
  2. 乳香述说主耶稣圣洁无罪的人性: 乳香的颜色越白, 它的价值越高. 乳香经过火的焚烧, 就发出浓厚香气的烟雾. 耶稣基督在世为人时, 其人性经过各种火炼的试探, 却没有犯罪(来4:15; 也参 来7:26; 林后5:21; 彼前2:22; 约壹3:5). 这点仿佛乳香被火焚烧, 发出浓厚香气, 达到神的面前, 讨神喜悦.
  3. 没药述说主耶稣十架受苦的代死: 没药的味道特别苦, 古时用于尸体的防腐(参 约19:39-40), 与死亡有关. 因此, 没药可象征耶稣基督在十架上为我们的罪受尽痛苦, 成为神的代罪羔羊(约1:29), 为我们代死. “祂被欺压, 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 祂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赛53:7).

 

我们现今在信徒集体或个人私下的敬拜时, 是否有以主耶稣基督为敬拜的要素和中心呢? 若我们的思想只集中在神赐给我们的健康、生活需用、物质财富、属灵恩赐, 甚至救恩和永生, 却没有向神述说祂的爱子主耶稣的“所是”(who He is)和“所为”(What He has done)  —  祂荣耀的神性、无罪的人性和受苦的代死等等, 这就不是父神所要的敬拜, 因它不是 约4:24所谓的“在真理里面”(用真理)敬拜神, 不是“用主耶稣这位活着的真理”来敬拜神.

 

简而言之, 若要敬拜神, 心中必须充满神, 特别是充满有关神的爱子耶稣基督的“所是所为”, 这样才能向神献上“黄金、乳香和没药”(太2:11). 因此, 在敬拜神以前, 我们必须抽出时间认真阅读一些有关耶稣基督的经文或文章, 并对基督加以默想, 仔细揣摩祂的“所是所为”. 若弟兄姐妹缺乏这方面的资料, 可上马六甲福音堂的《家信文库》网站, 点击“本期主题”,[14] 阅读里面的文章(注: 此专栏有上百篇关于耶稣基督的文章, 特别强调基督的“所是所为”, 有助于我们的敬拜). 我们若心中默想基督, 心灵被基督的完美位格和救赎工作所充满, 就能献上神所要的敬拜.

 

 

(E)       献上凡火的敬拜

利未记第9章最后两节记载最荣美的一件事: “摩西、亚伦进入会幕, 又出来为百姓祝福, 耶和华的荣光就向众民显现. 有火从耶和华面前出来, 在坛上烧尽燔祭和脂油; 众民一见, 就都欢呼, 俯伏在地”(利9:23-24). 此乃神悦纳, 人欢庆的荣耀时刻. 然而, 就在下一章(利未记第10章)一开始的首两节, 记载了最可悲的事: “亚伦的儿子拿答、亚比户各拿自己的香炉, 盛上火, 加上香, 在耶和华面前献上凡火, 是耶和华没有吩咐他们的, 就有火从耶和华面前出来, 把他们烧灭, 他们就死在耶和华面前”(利10:1-2).

 

针对此事, 多年在南非全时间事奉神的格里夫弟兄(Paul Grieve)正确写道: “译成‘凡火’的‘凡’(strange)字显然指‘异质的、不相符的’ (foreign). 对于这字, 有些圣经注释者将之译作‘未经授权的’(或译: 未经批准的, unauthorised), 这一词看来更为合适, 强调他们所做的是主耶和华所不想要的. 它可能表示这火并非取自铜祭坛的火, 而是来自别处. 由此可见, 问题并非在于亚伦这两个儿子不是祭司, 而是他们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做主的工作. 神的儿女们单是敬拜主还不够, 还要按照祂的心意和遵从祂所指示的方法去行(参 约4:24). 马唐纳(William MacDonald)表明铜祭坛述说各各他(指主耶稣在十架的代死救赎之工), 所以亚伦的儿子们不从铜祭坛取火, 其意义就是要在基督救赎工作以外寻找亲近神的其他途径. 虽然他们两人当时不晓得这真理, 但对于召会时代的信徒, 回顾各各他, 他们两人的行动就有这样的意义.”[15]

“烧香”可象征对神献上敬拜. 我们的弟兄麦敬道(C. H. Mackintosh)解释说 “除了纯净的火和带来的‘捣细的香料’在神的坛(指金香坛)燃起, 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这是圣徒真正敬拜美好的预表: 父神是敬拜的对象, 基督是敬拜的内容, 圣灵是敬拜的力量. 人绝对不能在神的敬拜中引进人的发明. 人一切的努力只能献上‘凡火’  —  不洁的香  —  假敬拜.”[16]

 

论到拿答和亚比户的罪行, 麦敬道评述道: “他们的敬拜离开耶和华话语明显的吩咐; … 我们已经陈述了耶和华话语的神圣完备和足够(丰足性), 包含了祭司事奉的每方面, 并没有地步留给人去按他自己喜好和权宜之计而行. … 人方面不需别的, 只要心里顺从属神的命令. 但他们在这事上失败了. 人类常证明自己不能忠于神明确的话语, 行在窄路上.”[17]

 

用“凡火”来点圣香, 意味着人弃绝神的指示, 用自己的方式来敬拜, 结果不仅无法讨神喜悦, 更要遭受神的严厉审判. 麦敬道提醒我们: “天上会立刻拒绝一切假敬拜, 因为在他们中间, 父神不是敬拜的对象, 基督不是敬拜的内容, 圣灵不是敬拜的能力. 神的圣洁立刻拒绝一切的‘凡火’… 祂必向假敬拜倾出公义的审判. … 当我们想起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奉上冒出凡火之香的时候, 上述的论证是何等叫人畏惧.”[18]

 

简之, 圣经记载拿答和亚比户遭神严厉审判, 是要提醒所有作祭司的, 包括新约时代的所有信徒(注: 所有信徒皆祭司, 彼前2:5,9), 来到神面前敬拜神虽是祭司的特权, 却不是儿戏, 绝不可轻率, 更不可擅自行事. 麦敬道总结说: “人们对神的敬拜, 多是‘凡火’而已. 因为没有纯净的火和香, 所以天上不能悦纳. 今天我们看不见神的审判临到那些如此敬拜的人身上, 如同临到古时的拿答和亚比户身上, … 并不是因为神悦纳这些敬拜,乃是神有恩慈.” 尽管如此, “审判至终必临到; 审判会延迟. 但必来临.”[19] 有鉴于此, 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在神面前诚实自省, 省察我们的敬拜是否属于纯真的敬拜, 还是参杂了凡火的敬拜.

 

 

(F)       总结

Sir Winston Churchill

无可否认,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使人类进入空前的危机! 然而, 著名的英国首相兼诺贝尔得奖人丘吉尔(Sir Winston Churchill, 1874-1965)[20]说过一句名言: “我们千万不要浪费了一场危机!” 每一场重大危机都提供我们人类难得的机会去学习一些宝贵的功课, 若我们加以善用, 必能获益, 正如我们常听到的: 危机就是转机!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 许多信徒因行动管制令而不能在主日去教堂聚会, 无法实体群聚敬拜神, 只能私下在家中敬拜. 在没有唱诗班的歌声、没有音乐的伴奏、没有牧师的主持和带领、没有所谓“教堂的敬拜气氛”之下, 信徒要学习“返朴归真”, 去掉上述种种外在的装饰, 恢复敬拜原本的纯朴状态  —  靠着圣灵的带领, 在我们心灵里面敬拜神, 并且向神献上“黄金、乳香和没药”, 即向神述说有关基督的“所是所为”, 在真理里面敬拜神. 这就是恢复敬拜原来的纯朴状态(simplicity, 纯朴性质), 是父神所要的真敬拜, 也是我们奉主名聚会的早期弟兄们所常强调和实行的敬拜.[21] 若在敬拜上能如此“返朴归真”, 我们就没有浪费新冠肺炎疫情这一场危机, 且能将危机化为转机, 献上父神所要的真正敬拜, 讨神喜悦, 荣耀主名.

 


 [1]               根据《星洲日报》于2020年6月12日所报导的冠病疫情数据, 截至6月11日, 全球死亡人数是419,560人, 确诊病例高达7,487,297宗. 美国在这两方面的人数高居首榜, 共2,066,860人确诊, 115,157人死亡.

[2]               圣经对此聚会的称呼是“主的晚餐”(林前11:20). 此聚会主要目的是借着擘饼饮杯来记念主耶稣, 所以另一个合乎圣经的名称是“擘饼聚会”或作“擘饼记念主聚会”. 由于在此聚会中, 信徒对主真诚的记念会产生最多与最高的敬拜, 故也称为“敬拜聚会”(worship meeting). 大部分宗派将英文的“worship”一词译作“崇拜”, 故把这主日早晨的聚会称为“主日崇拜”. 笔者记得年少时, 承蒙召会的长老们所提醒, “敬拜”是一个专属“拜神”的名词, 但“崇拜”一词可包含对人的崇拜, 例如“英雄崇拜”或“崇拜某某人”(adore someone), 所以为了更正确地表达圣经的概念, 我们应该采用中文圣经的词语  —  “敬拜”, 而不是“崇拜”. 夏忠坚在其所著的《敬拜人生: 我活着是为敬拜》(道声出版社, 2004年, 第3页)也赞同上述看法, 认为“崇拜”应正名为“敬拜”.

[3]               创22:5: “亚伯拉罕对他的仆人说: ‘你们和驴在此等候, 我与童子往那里去拜一拜, 就回到你们这里来.’ ”

[4]               “返朴归真”的近义词是“返璞归真”.

[5]               华理克(Rick Warren)认为祷告、读经、歌颂、认罪、静默、听道、笔记、奉献、洗礼、圣餐、签委身卡、向其他人问安, 都包括在敬拜内; 他甚至认为日常生活中的每一项活动都可成为敬拜【参 华理克著, 杨高俐理译, 《标竿人生》(美国: 基督使者协会, 2004年二版), 第73和75页】, 但这是把敬拜的定义过于笼统化.

[6]               Alfred P. Gibbs, Worship: The Christian’s Highest Occupation (Kansas: Walterick Publishers), 第26页.

[7]               同上引, 第26-28页.

[8]               同上引, 第15-18页.

[9]               要素(element)是指事物必须具有的实质或本质.

[10]             神曾在基利心山(Gerizim)陈明“祝福的话语”(申11:29), 所以此山被撒玛利亚人视为福地, 作为敬拜神之处.

[11]             John Phillips, Exploring the Gospels: John (Neptune,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9), 第90-91页. 撒玛利亚人虽有旧约圣经的摩西五经译本, 却不完全遵照摩西五经的教导去行, 并且拒绝其他旧约圣经的书卷.

[12]             D. A. Carson,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John (Grand Rapids: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91), 第225页.

[13]             太2:11: “进了房子, 看见小孩子和他母亲马利亚, 就俯伏(worship)那小孩子, 揭开宝盒, 拿黄金乳香没药为礼物献给他.”

[14]             请点击: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category/家信文库/02-每期主题/02-02-本期主题/ .

[15]             Paul Grieve, “Leviticu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edited by W. S. Stevely and D. E. West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2012), 第119页.

[16]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利未记释义》(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8年), 第154页.

[17]             同上引, 第152-153页.

[18]             同上引, 第155页.

[19]             同上引, 第155-156页.

[20]             丘吉尔(Sir Winston Churchill, 1874-1965)是英国首相(1940-1945; 1951-1955),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领导英国人民对德国作战. 他也是一名著作家, 著有《第二次世界大战》、《世界危机》等, 并荣获1953年诺贝尔文学奖.

[21]             我们早期的弟兄麦敬道(Charles H. Mackintosh)常强调“基督是敬拜的内容”. 达秘(John N. Darby)也强调基督在敬拜中的重要性: “当圣灵带领我们进入真实属灵的敬拜, 祂带领我们进到神面前, 与神交通(相交); 基督献祭蒙神无限的悦纳, 这一切的悦纳也必然呈现在我们的心灵里. 这方面的悦纳与我们有所关联, 成为我们相交与敬拜时不可缺少的必要部分.” 达秘指出, 若缺少了基督, 我们的敬拜就堕落到属肉体的层面, 我们的祷告无论多动听、唱诗无论多悦耳, 都是属肉体的, 不是在圣灵里的相交. 这一切是罪恶的; 不是属于圣灵的, 这不是在灵里和在真理内的敬拜. 最后, 达秘总结道: “让我们记得, 我们对神一切的敬拜是基督在我们里面的美德之表现(所以我们要更深地认识基督, 向神述说基督的荣美)… 基督在父神里面, 我们在祂里面, 祂在我们里面, 这是合一的奇妙联合, 我们的敬拜是建立在这基础上, 心灵喜乐, 靠着基督, 向神敞开, 向神献上敬拜”. 引自J. N. Darby, 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1) (Ontario: Believers Bookshelf Inc, 1992), 第192-194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