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的祈祷


诗篇中有三篇诗都以“大卫的祈祷”为题: 诗篇17篇、86篇和142篇.[1] 诗篇102篇的题注(标题)是“困苦人发昏的时候, 在耶和华面前吐露苦情的祷告”(诗102:1). 有者认为这篇诗大有可能也是大卫的诗篇, 因为它正好处于前后两篇大卫所写的诗篇中间(指诗篇101篇和103篇).

 

大卫遭受多样苦难的熬炼, 困苦使他把内心深藏的苦情倾倒出来. 他所说的话与今日受苦的信徒产生共鸣. 有人曾这样写道: 若大卫的心不曾这样受苦, 他的诗篇也不会有这样的诗韵(充满着感染力).

 

基督徒虽然同情大卫遭受困苦试炼, 可是我们也必须采取一个正确的看法. 林后4:17提醒我们: “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 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 我们应该谨记, 我们的痛苦和忧伤, 在“忧患之子”(主耶稣基督)的身边会自然的褪色. 祂曾预言说: “耶和华啊, 求祢记念我如茵蔯和苦胆的困苦窘迫. 我心想念这些, 就在里面忧闷”(哀3:19-20). 苦难是神所使用的方法, 使我们改变得更像祂的儿子(主耶稣基督).

 

 

(一)     诗篇 17: 祈求神

在 诗102:1, 诗人呐喊: “耶和华啊, 求祢听我的祷告, 容我的呼求达到祢面前!” 在诗篇第17篇, 大卫同样恳求神垂听他的祷告, “耶和华啊, 求祢听闻公义, 侧耳听我的呼吁! 求祢留心听我这不出于诡诈嘴唇的祈祷!”(诗17:1). 我们会怀疑, 神真的会听他的祈祷吗? 无可置疑, 神垂听我们所有的祈求, 可是, 祂不会应允(答应或允许)我们所求的一切, 因为祂不会应允对我们无益的事. 至于神何时应允我们的祷告, 这方面也不是由我们选择的. 若合祂的旨意, 祂必会按祂的时间来赐予, 使祂得着最大的荣耀(人也得着最大的益处). 总之, 我们不要怀疑祂是否垂听我们的祷告. 祂肯定垂听!.

 

大卫祈求得着保守, “我的脚踏定了祢的路径; 我的两脚未曾滑跌”(诗17:5); 又说: “求祢保护我, 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 将我隐藏在祢翅膀的荫下”(诗17:8). 我们必须小心, 不要像大卫过后在不敬虔者面前跌倒(参 撒下11-12章, 请读 撒下12:34),[2] 我们也同样期望神的保守. 事实上, 神常保守我们. 只有等到我们抵达天家之后, 才会全面的知道原来我们在地上如何蒙神奇妙的保守, 脱离各种各样我们当时不知的陷阱与祸害.

 

大卫表明他期望得着神的赐福, “求祢显出祢奇妙的慈爱来; 祢是那用右手拯救投靠祢的”(诗17:7). 很有可能, 我们最常祈求的, 是要得着神的赐福. 大卫结束这篇诗时, 满心相信地说, 他必从试炼中得蒙拯救, “至于我, 我必在义中见祢的面; 我醒了的时候, 得见祢的形像就心满意足了”(诗17:15; 注: 大卫的眼目从神所赐的福, 正确地转移到那位赐福的神, 此乃真正蒙福之道).

 

 

(二)    诗篇 86: 称颂神

在这一篇诗篇, 大卫不单有祈求和恳求, 也有赞美主向他所施的良善和福气. 他的祈求跟诗篇17篇相似, 他呼吁神垂听他, “耶和华啊, 求祢侧耳应允我, 因我是困苦穷乏的”(诗86:1). 他求神赐下保守, “求祢保存我的性命, 因我是虔诚人. 我的神啊, 求祢拯救这倚靠祢的仆人”(诗86:2). 此外, 大卫也求神怜悯, “主啊, 求祢怜悯我, 因我终日求告祢”(诗86:3).

 

过后, 他不再专注自己所遇到的各种困难, 而是开始赞美和感谢主的良善、赦免和怜悯那些“凡求告祢的人”(诗86:5). 我们太容易忘记感恩和赞美, 这都是祷告中重要的成分. 我们若没有感谢, 就表示我们忘恩, 采取了“自以为应得”的态度. 此外, 我们若对神的伟大、尊荣和大能有所认识, 我们就会赞美祂. 赞美是植根于阅读和默想神的话来认识祂.

 

大卫说耶和华会听他的祷告, 也会应允他的祈求, “耶和华啊, 求祢留心听我的祷告, 垂听我恳求的声音. 我在患难之日要求告祢, 因为祢必应允我”(诗86:6-7). 他刚发的感恩和赞美有增强他的信心吗? 他赞美耶和华是外邦的神所不能相比的, “主啊, 诸神之中没有可比祢的”(诗86:8); 他也劝勉人来与他一同荣耀耶和华的名(诗86:9). 这点给我们树立一个好榜样  —  当向别人述说神的荣美.

大卫后来再次回到赞美的主题, 因他从最低的阴间获得拯救, 是因耶和华的怜悯、恩典、宽容和信实, “主啊, 祢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 不轻易发怒, 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诗86:15).

 

我们看到大卫结束这篇诗时, 提出一个要求: 他要求耶和华与他同在, 帮助他, “求祢向我显出恩待我的凭据, 叫恨我的人看见便羞愧, 因为祢耶和华帮助我, 安慰我”(诗86:17). 愿我们生命的一切, 都尊荣神、荣耀神.

 

 

(三)     诗篇 142: 信靠神

诗142:1: “(大卫在洞里作的训诲诗, 乃是祈祷.) 我发声哀告耶和华, 发声恳求耶和华.” 这篇诗的背景是大卫被扫罗追杀的时候. 当大卫藏在洞穴中, 扫罗也进入同一个洞穴. 扫罗进入洞里休息时, 大卫静悄悄地割去扫罗外袍的一角(“扫罗的衣襟”), 可是他因良心的责备, 在扫罗离去之前, 他向扫罗呼喊, 表示他虽有机会, 却没有伤害扫罗的性命(参 撒下24:1-22). 扫罗也感到惭愧, 暂且不再追杀大卫. 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 大卫继续逃避扫罗.

 

我们当然可以理解为什么大卫说: “我发声哀告耶和华, 发声恳求耶和华”(诗142:1). 他将心中所顾念的, 向耶和华述说, “我在他面前吐露我的苦情, 陈说我的患难”(诗142:2). 我们可以从中学到宝贵的功课: 在困苦中, 我们要像大卫那样转向神, 向神倾述我们的困苦. 祂岂不知道吗? 祂当然知道. 大卫虽受困苦, 他仍以“耶和华知道一切”为安慰, 因祂知道他(大卫)的道路, 也知道扫罗险恶的诡计, 所以他得着安息, “我的灵在我里面发昏的时候, 祢知道我的道路. 在我行的路上, 敌人为我暗设网罗”(诗142:3).

 

大卫说, 每当他回想, 他发现无人同情他, 保护他, “求祢向我右边观看, 因为没有人认识我; 我无处避难, 也没有人眷顾我”(诗142:4). 可是, 当他向神祈求时, 他认识到唯有祂, 而不是人, 才是他的避难所, 是他的福分, “耶和华啊, 我曾向祢哀求. 我说: 祢是我的避难所; 在活人之地, 祢是我的福分”(诗142:5). 他再次祈求神, 救他脱离逼迫他的人, “求祢救我脱离逼迫我的人, 因为他们比我强盛”(诗142:6).

 

大卫在此诗的最后一节说: “求祢领我出离被囚之地, 我好称赞祢的名. 义人必环绕我, 因为祢是用厚恩待我”(诗142:7). 结束时, 大卫表达神会看顾他的. 我们需要像大卫一样, 继续祈求神, 也可以期待祈祷的美好效果, 因神会在祂的爱中, 至终为我们成就祂所命定的美事.[3] 

 

 


[1]               诗17:1 和 诗86:1的题注都直接简洁地注明是“大卫的祈祷”, 而 诗142:1的题注是“大卫在洞里作的训诲诗, 乃是祈祷.” 换言之, 诗篇142篇也可说是“大卫的祈祷”.

[2]               撒下12:14: “只是你行这事, 叫耶和华的仇敌大得亵渎的机会, 故此, 你所得的孩子必定要死.”

[3]               上文改编自 “祷告中作什么?”, 载《恩言》2014年1/3月刊, 第10-12页.【注: 《恩言》这篇文章译自 John Slabaugh, “Prayers and Resources”, Truth & Tidings, Vol. 57, No. 12, Dec 2006】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3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