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所预示的基督: 星和杖、牧人与逃城 (民数记 24章、27章和35章)


(A)       序言

巴兰上山想要咒诅以色列人

摩押王曾雇佣贪财的先知巴兰来咒诅神的百姓以色列人. 但在神的主权掌控下, 巴兰口中说出的话, 竟是祝福的预言. 在这众多预言中, 有一句是“有星要出于雅各, 有杖要兴于以色列” (民24:17). 约翰·斯塔布斯(John J. Stubbs)写道: “主耶稣基督在这里被喻为星(Star)和杖(Sceptre), 因为除了祂, 雅各的后裔中没有一人配得这皇家高贵的称号.”[1] 现在让我们从预表(type)[2]的观点, 来思考民数记所记载的星和杖, 以及牧人和逃城所预表的主耶稣基督, 并祂为我们所成就的大事. 

 

 

(B)       星和杖所预表的基督 (24:15-25; 2:2)

巴兰虽是受雇的先知(正确说是贪财的假先知), 缺乏美德恩惠, 但他却说出以下美好之言(注: 神要借着他的口, 向摩押王宣告神赐给以色列的福气): “有星要出于雅各, 有杖(sceptre, 指帝王的权杖)要兴于以色列… 有一位出于雅各的, 必掌大权”(民24:17,19). 这伟大的预言是预告弥赛亚, 即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将临的统治.

 

我们看出巴兰这句话是合乎圣经的. 彼后1:21说: “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 乃是人(men)被圣灵(Holy Spirit)感动, 说出神的话来.” 圣经不是说“圣人”(holy men)被圣灵感动, 因为巴兰是不圣洁之人, 所强调的乃是“圣灵”. 神按祂的主权, 使用巴兰的口说出预言, 即祂对以色列的计划和祂爱子(耶稣基督)最终的统治. 在此, 神对祂子民(以色列)的旨意显明在巴兰的四个比喻中: (1) 他们与世上万民有别(民23:7-10); (2) 他们蒙恩典被称为义(民23:18-24); (3) 他们分别为圣归于神(民24:1-7); (4) 他们效忠于基督他们的王(民24:15-25).

 

可悲的是, 巴兰虽承认在弥赛亚荣耀的最终统治中, 他将看见祂, 却不能亲近祂(民24:17: “我看祂却不在现时[not now]; 我望祂却不在近日[not nigh, 注: “不在近日”也可译作“不能与之亲近” ] ). 巴兰像其他很多人一样, 会从地上消灭. 尽管如此, 得赎之民将会看见祂统治的权杖, 并分享祂统治的权柄; 正如我们常唱到的: “神的羔羊, 我们将会活着, 与祢一同作王”(We shall live and reign with Thee  —  Lamb of God). 以色列民也将蒙主带领, 与神亲近, 像多马一样, 至终会承认主耶稣是“我的主! 我的神!”(参 约20:28).

 

用“星”(star)和“杖”(sceptre)来描绘基督, 是要突显祂荣耀的位格.[3] “星”这一画像是描绘耶稣基督在祂“登基加冕的清晨”临到之时, 将获得荣耀的权势, 那时, 神会把宇宙大君王的权杖放在祂那曾经受伤的手中.

 

自从耶稣基督被以色列国民拒绝, 在这漫漫长夜里(已长达两千年), 以色列百姓整体而言并非是属天的守望者(或译: 观星者, heavenly watchers). 他们是属地的百姓(earthbound people), 只关注属地的事. 但外邦的罪人早已看见祂(耶稣基督)的星, 并成为这位被拒绝之君主的敬拜者【注: 马太福音第二章的东方博士们因在东方看见祂的“星”, 就远道而来敬拜祂, 这一幕正是预示这方面的真理】. 对于这些敬拜基督的外邦人, 神给他们的应许是: “我又要把晨星赐给他”(启2:28). 救主耶稣本身就是大卫的根和后裔, 是明亮的晨星(启22:16).[4]

 

当耶稣基督接我们到祂那里, 与祂同在(指召会被提, 与主同在, 帖前4:17), 我们会在天堂等待祂回到橄榄山的时刻. 到了那一刻, 在大灾难最黑暗之日, 以色列的余民将会悔改, 并接受耶稣基督为他们的救主. 这晨星(耶稣基督)会为他们发出更明亮的荣光, 到了“黎明破晓”, 这位手握宇宙统治权杖的大君王将要莅临(过后成为“公义的日头/太阳”, 玛4:2),[5] 统管万有, 到了那时, 福临大地.[6]

 

 

(C)      牧人所预表的基督 (27:15-17; 9:36)

摩西的无私, 以及他顺服神的管教(指他违背神的吩咐而受神严惩, 不准他进入迦南美地一事, 参民数记20:8-12), 显露了他伟大的谦和. 神清楚说明由于他用杖击打磐石两下, 违背了神的吩咐, 所以神不准他过约但河(进入迦南美地). 这日对摩西而言是悲伤之日. 虽然如此, 神仍施恩给摩西, 因为祂领摩西到毗斯迦山顶(申34:1), 让他从那里得见应许之地. 此外, 耶和华也亲自安葬摩西(申34:6),[7]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美妙的事件之一, 神不再为任何圣徒重复做这件事.    

           

民数记27:15-17这段经文显示, 以色列的伟大牧人(摩西)那无私的品格, 特别是在设立新领袖的事上, 摩西大公无私. 摩西领悟到敬虔领袖的重要性, 他不含私心地说: “愿耶和华万人之灵的神, 立一个人治理会众, 可以在他们面前出入, 也可以引导他们, 免得耶和华的会众如同没有牧人的羊群一般”(民27:15-17)【注: “牧人”在此象征百姓的领袖, 带领和牧养他们, 而摩西就是一个优秀的牧人领袖】.

           

从牧人摩西身上, 我们看见基督之灵的精神. 当主耶稣“看见许多的人, 就怜悯他们; 因为他们困苦流离, 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太9:36; 也参可6:34). 主耶稣这般的怜悯情怀也可见于摩西【注: 摩西可说在这方面预表了耶稣基督】. 主耶稣也说: “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太9:38). 真牧人引导羊群, 而羊会听从牧人的声音, 并跟从他(约10:3-4). 在神的子民当中, 牧养是最重要的事工之一. 今天很难找到有怜悯之心的敬虔牧人. 难怪保罗说: “别人都求自己的事, 并不求耶稣基督的事”(腓2:21).

       

摩西代表基督作为“主”的权柄, 特别是在我们走旷野道路的经历上(指在世上的日子), 而约书亚预表基督作为“神”子民的领袖, 带领他们进入应许之地. 借着设立继承人约书亚, 神给摩西的尊荣转移到约书亚身上(参 民27:20).[8] 他们两人都预表主耶稣为牧人, 提醒我们祂在 约10:4所说的话,[9] 即祂引导祂的羊, 至终带领它们回家. “我又赐给他们永生; 他们永不灭亡”(约10:28). 神重视属灵的领袖, “从前引导你们、传神之道给你们的人, 你们要想念他们”(来13:7).     

 

 

(D)      逃城所预表的基督 (35:1-6; 20:1-9; 6:18)

神为祂的仆人预备所需, 例如神把四十八座城和它们的郊区给了事奉祂的利未人. 十二个支派都有责任配置这些城. 在这众多城中, 神特选出六座城市, 作为“过失杀人者”(指非刻意谋杀的人, 即误杀人者, manslayer)的逃难所(另译: 避难所, refuge)【注: 这六座城被称为“逃城”, cities of refuge】. 其中三座城在约但河东边, 另三座城在约但河西边. 显而易见的, 这些城都在容易抵达的范围内, 所以任何的过失杀人者都可逃入其中一城, 以脱离报复者的杀害. 这些城都是闻名的城, 容易找到, 都有清楚的路标. 神预备这些逃城, 显明了神的恩典. 人若寻求庇护, 就要逃往这唯一安全的地方. 一旦过了城门, 他就享有绝对安全的保证.

           

六座逃城: 三座在约但河东边, 另三座在约但河西边.

这些逃城有属灵方面的应用, 表明基督两方面的属神真理. 首先, 逃城特别与以色列有关. 以色列人杀了耶稣基督这位生命的主(the Prince of Life). 问题是: 他们在神眼中究竟是谋杀者(murderers), 还是过失杀人者(误杀者, manslayers)? 若神视他们为谋杀者, 就没有逃城作为避难所(书20:1-6). 然而, 彼得在他的讲道中清楚说明, 以色列国民把主耶稣钉死在十架上, 是出于无知(徒3:14-26; 彼得在 徒3:17说: “弟兄们, 我晓得你们作这事是出于不知, 你们的官长也是如此”).

 

因此, 神白白地赐给他们除罪之恩(只要他们愿意悔改归正), 他们的罪便得以涂抹, 那安舒的日子就必从主面前来到(徒3:19).[10] 简言之, 神把以色列民放在“过失杀人者”的位置上, 而非蓄意谋杀者, 所以他们可以逃往避难所, 持定那借着福音而摆在他们前面的指望(来6:18-20). 我们相信这是逃城条例的真正解释.

 

其次, 在应用方面, 逃城可指罪人在基督里寻获避难所. 在这方面, 逃城与基督两者更多是对照(或译: 对比、比照, contrast), 而非相似(similarity). 那得到避难所的“过失杀人者”并不免除受审. 但每一个在基督里得庇护的信徒不再受到审判, 因为基督已代替他们承受审判(罗8:1). 再者, 如果那“过失杀人者”坦然离开城门, 他可以被寻仇者所杀, 但所有在基督里得庇护之人是安全的, 绝不会灭亡. 因此, 几乎在每一个细节上, 作为预表救恩的逃城更多是对照, 而非相似. 真理之道是全面的完全(complete), 但它们也在复杂性方面(complexity)深邃奥妙.[11]  

 

 

(D)       结语

论到逃城, 约翰·达秘(John N. Darby)写道: “对于那些非刻意谋杀的人, 以色列中有六座城被立为避难所; 这是一个宝贵的预表, 表明神如何处理以色列人; 以色列人在他们的无知中杀害了基督. 神以这方面判定他们是无知的. 在流基督的血方面, 他们犯了无法承担的罪, 但他们像扫罗(即使徒保罗)一样, 是在无知中犯了此罪. 保罗本人就是这方面的明显画像(因保罗也是在无知中逼迫了神的召会, 提前1:13)[12]… 同以色列民处于相同地位(指皆因无知而犯罪).”[13]

 

约翰·斯塔布斯(John J. Stubbs)更完整地评述道: “有关这些逃城的条规, 我们可从三方面思考而获益. 第一, 按照希伯来书6:18, 这些逃城可被视为基督的预表, 并祂为信徒提供的安全保障. 其次, 主耶稣在 路23:34所作的祷告, 及彼得在 徒3:13-17对以色列民所说的话, 帮助我们看见那无心杀人者是象征以色列民, 因他们对基督的无知而把祂杀了. 他们虽因基督的死被判有罪, 但神不视他们为谋杀者(murderers), 而是非刻意谋杀之人(manslayers). 最后, 逃城也可被当作是福音真理的一个极好说明(即逃城描绘救主耶稣给那些信靠祂的罪人提供的保护).”[14] 感谢神, 预备了主耶稣基督作为我们的逃城  —  我们灵魂的避难所.

 

 

*****************************************

附录一 :   出于雅各的星和兴于以色列的杖 (麦敬道, C. H. Mackintosh)

 

在未思考“雅各的星”和“以色列的杖”以前, 让我们先明白整个背景. 民数记22至24章记述巴兰的四首诗歌. 用人的话说, 从未有过对以色列这么荣耀的一瞥  —  “全能者的异象”  —  “从高峰”  —  巴兰“眼睁开”, 所以巴勒咒诅不到以色列人. 愿称颂归给耶和华的名, 祂能快捷地打开人的眼睛, 教人看见实情, 晓得祂百姓的地位, 并祂对他们的判断. 祂有权为百姓设想一切. 巴勒和巴兰可以偕同“摩押的使臣”, 来说以色列的咒诅和怒骂. 他们可以“筑七座坛”, “在每座坛上献上一只公牛, 一只公羊”, 巴勒的金银会在那贪婪先知的眼前闪耀; 但地上和地狱的权势, 人与魔鬼黑暗、可怕的部署, 都不能唤起咒诅或控告神以色列民的喊声. 此外, 仇敌要在那神称为“甚好”的创造里找瑕疵, 为要控告主的赎民. 噢! 不行. 他们照耀出祂所赐的美容, 要看看他们, 就要上到“高峰”, “眼目睁开”, 才能从神的角度  —  “大能者的异象”  —  看到他们.

 

巴兰第一首诗歌给我们看见神的百姓与万国的明显区别. 民23:8-10: “神没有咒诅的, 我焉能咒诅; 耶和华没有怒骂的, 我焉能怒骂. 我从高峰看他, 从小山望他, 这是独居的民, 不列在万民中. 谁能数点雅各的尘土, 谁能计算以色列的四分之一? 我愿如义人之死而死, 我愿如义人之终而终.”

 

这段经文给我们看见, 以色列人是独特的, 分别出来特作子民的  —  在神眼中的这民, 无论在何时、在何处、为何缘故, 都不可与万民掺杂, 或与他们认可. “这是独居的民.” 十分特别的强调! 对亚伯拉罕的血统后裔是这样, 对今天的真信徒也一样. 这个伟大的原则流出很实在的效果. 神的百姓分别出来归于祂, 不是根据他们比别人好, 乃单独根据神, 并祂对百姓所蕴藏的心意. 说话点到即止, 读者可按神话语的亮光, 继续揣摩. “这是独居的民, 不列在万民中.”

 

巴兰上山想要咒诅以色列人

但耶和华既乐意施恩, 叫一族百姓与祂相连, 又召他们在世上分别出来  —  “独居”, 并为祂在那些还“坐在黑暗死荫里的人”面前作光, 祂就必能使他们的光景配得上祂. 祂要按祂的美意模造他们, 叫祂伟大、荣耀的名得着称颂. 故此, 第二首诗歌不但说出百姓光景的反面, 而且陈述其正面的状况. 民23:18-24: “巴兰就题诗歌说: 巴勒, 你起来听… 神非人, 必不致说谎, 也非人子, 必不致后悔. 祂说话岂不照着行呢? 祂发言岂不要成就呢? 我奉命祝福, 神也曾赐福, 此事我不能翻转. 祂未见雅各中有罪孽, 也未见以色列中有奸恶, 耶和华他的神和他同在, 有欢呼王的声音在他们中间. 神领他们出埃及, 他们似乎有野牛之力. 断没有法术可以害雅各, 也没有占卜可以害以色列. 现在必有人论及雅各, 就是论及以色列说: 神为他行了何等的大事? 这民起来仿佛母狮, 挺身好象公狮, 未曾吃野食, 未曾喝被伤者之血, 决不躺卧.”

 

我们看了这段经文后, 感到自己实在立于高处, 而且稳固无比. 这实在是座“高峰”  —  风高气爽, 辽望群山, 神的百姓从“全能者的异象”中看见真相. 从祂的角度看他们, 是毫无瑕疵、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疾病  —  他们的缺点都消失无形, 而祂的荣美则在他们身上显出来.

 

故此, 我们可以惊叹道: “神为百姓作了何等大的事!” 而不是“以色列人作了何等大的事!” 主是当得称颂的, 祂百姓所立足的, 是在祂的作为上, 所以他们的根据如神宝座那般的稳固. “神若帮助我们, 谁能敌挡我们呢?”(罗8:31) 神若站在我们和仇敌中间, 我们何须惧怕呢? 祂若承担和回答每个控诉, 那么, 我们必然得着完备的平安.

 

然而, 摩押王仍希望诱得成果. 毫无疑问, 巴兰也是这样, 因为他们联手对付神的以色列民. 所以, 这事提醒我们, 那兽和假先知将兴起, 按启示录的记载, 要对以色列人造成可怕的影响.

 

让我们来看看第三首诗歌所照耀的丰盛恩惠. “雅各啊, 你的帐棚何等华美! 以色列啊, 你的帐幕何其华丽!”(民24:5) 若有人到那些帐棚、帐幕检视一下, 在人的“异象(眼光)”看来, 会“黑… 如同基达的帐棚”. 但若按照“全能者的异象(眼光)”, 都是“美”的; 凡看不见的, 都当“睁开眼目”. 我若从“高峰”看神的百姓, 就必从神的角度看他们, 有基督的荣美在他们身上  —  在祂里面完全了  —  在爱子里得蒙悦纳. 这使我与他们相处, 同行相交, 脱离自己的看法和角度、瑕疵和污点、失败和软弱. 我若不从这崇高、属神的地位看他们, 就会专注一些小事, 完全破坏当中的交通, 叫我情感冷漠.

 

至于以色列人, 我们在下一章(即民数记第25章), 就会看到他们陷在极可怕的罪恶中. 但这会改变神的判断吗? 断不会! “神非人子, 必不致后悔.” 祂审问、责打百姓的恶, 因为祂是圣洁的, 不能容忍百姓行出背弃祂性情的事. 但祂从没有改变对他们的判断. 祂认识他们, 知道他们的本体, 并他们的行为. 然而, 祂说道: “祂未见雅各中有罪孽, 也未见以色列中有奸恶”(民23:21). “雅各啊, 你的帐棚何等华美! 以色列啊, 你的帐幕何其华丽!”(民24:5) 这段话照耀出他们的罪恶吗? 若这样想, 就是亵渎了. 祂可因他们的罪责打他们, 但当仇敌要来咒诅、控告时, 祂就站在百姓之前说: “我未见有罪”  —  “他们的帐棚何等华美!”

 

当我们站在“高峰”, 呼吸那地的纯净、圣洁空气时, 就能远离可恶的境地. 在那高地, 可看见神的百姓! 他们不是在自己里面, 乃是在基督里; 不是按人的意念, 乃是按神的意念. 此外, 可以说, 凭信心住在这宝贵、安稳的真理里面, 是唯一提高道德行为标准的途径. 神看我们在基督里是完全的.

 

我们稍看巴兰最后一首诗歌. 巴勒听了以色列人光明前途的见证, 并众仇敌的崩溃后, 就十分沮丧, 愤愤不平. 民24:10-17: “巴勒向巴兰生气, 就拍起手来, 对巴兰说: 我召你来为我咒诅仇敌, 不料, 你这三次竟为他们祝福. 如今你快回本地去罢. 我想使你得大尊荣, 耶和华却阻止你不得尊荣. 巴兰对巴勒说: 我岂不是对你所差遣到我那里的使者说, 巴勒就是将他满屋的金银给我, 我也不得越过耶和华的命, 凭自己的心意行好行歹, 耶和华说什么, 我就要说什么. 现在我要回本族去. 你来, 我告诉你这民日后要怎样待你的民. 他就提起诗歌说: 比珥的儿子巴兰说: 眼目闭住的人说, 得听神的言语, 明白至高者的意旨, 看见全能者的异象, 眼目睁开而仆倒的人说, 我看他却不在现时, 我望他却不在近日. 有星要出于雅各, 有杖要兴于以色列, 必打破摩押的四角, 毁坏扰乱之子.”

           

这是四首诗歌的完结, 可谓“楼上有楼”(或作“天上有天”), 实在充满恩典和荣耀. 第一首诗说出百姓全面的分别蚀居, 第二首是他们的完全称义, 第三首是他们的品德荣美, 第四首是在高峰上  —  在高高的峭壁上, 俯视他们得荣耀的尺度, 直至永世. 我们看见犹大支派的狮蹲伏着, 听见祂怒吼, 擒拿众仇敌, 平服他们. 雅各的星高照长空, 永不殒落. 那作真大卫的主登上祂父的宝座, 以色列在全地显为尊贵, 众仇敌都羞愧无门, 永受耻辱.

 

这四首诗歌极其宏伟, 无与伦比, 是以色列人飘流旷野末期的突出事迹. 在旷野的日子里, 有很多事迹验明他们的本相, 他们的本质和他们的力量及性情倾向(这方面充满许多的软弱和失败). 但神坐在一切之上, 祂的慈爱没有转变. 祂所爱的人, 既然蒙爱, 祂就爱他们到底(约13:1).[15] 因此, “兽与假先知”的联盟终必破产(启19:19-21).[16] 以色列是蒙神赐福的, 没人能咒诅他们.[17]

 

 

*****************************************

附录二 :   引导和带领羊群的牧人 (麦敬道, C. H. Mackintosh)

 

民数记27章的末段记述这无私的仆人摩西任命继承人的事迹. 这位可称赞的神仆, 常表现一种美善的牺牲精神  —  那种罕有、可佩的恩惠. 他从没有寻求自己的事. 相反地, 在多次可建立自己名声的机会中, 明明地证实一点: 神的荣耀和祂百姓的益处才是摩西所专一寻求的, 是他灵里所充满的心志; 他没有半点工夫为自己设想.

 

这就是本章末段的景象. 摩西听见自己不可过约但河后, 并没有被抱愧所支配, 反而想到会众的益处. 民27:15-17: “摩西对耶和华说: 愿耶和华万人之灵的神, 立一个人治理会众. 可以在他们面前出入, 也可以引导他们, 免得耶和华的会众如同没有牧人的羊群一般.”

 

何等的无私啊! 那爱护、关心百姓之主的心反映在摩西身上! 只要以色列人得到照顾, 摩西便心满意足了. 只要工作可以完成, 他不介意谁去作. 至于他自己  —  他的利益、他的前途  —  他坦然放在神手里. 他可以顾念自己的事, 但是, 他的爱心惦念神亲爱的百姓. 当他看见约书亚被立作百姓的首领, 他就放下心头大石, 随时可以离世, 享永远的安息了. 摩西是该受称赞的仆人! 幸福无边的人!

 

在我们中间, 若有人心存摩西那般的惦念, 有这么美好的自我牺牲精神, 专心顾念神的荣耀和祂百姓的益处, 就实在没有更好的了. 哀哉! 哀哉! 要再三重申使徒的话说: “别人都求自己的事, 并不求耶稣基督的事”(腓2:21). 主啊, 求祢感动我们的心, 叫我们更诚恳地献上自己的灵、魂、身体, 作主有福的事奉! 愿神美善的真理教我们不为自己活, 乃为那曾为我们死的主而活. 主为了我们的罪从天上来到地上, 又已经为我们的软弱回到天上去, 祂快要为我们的永远救恩和荣耀而再来.[18]

 

 

*****************************************

附录三 :   让过失杀人者得着安全的逃城 (麦敬道, C. H. Mackintosh)

 

六座逃城: 三座在约但河东边, 另三座在约但河西边.

我们看见以色列的十二支派要给利末人四十八座城, 其中六座作为逃城, 使误杀人的可以逃到那里. 何等美善的供应! 美丽的原意! 美意的目标!

 

逃城有三座在约但河东边, 三座在西. 无论流便、迦得支派在应许地东边定居是对与否, 神仍有怜悯, 不叫误杀人者没有避难所, 去逃避那报血仇的人. 相反, 祂为误杀人者立了这些逃城, 作怜悯的供应. 人无论何时需要保障, 都可以逃到附近的逃城去. 凡在报仇者阴影下的, 都有城邑可逃. 这是我们神的可敬作为. 若有误杀人者落在报血仇人的手, 问题不在没有避难所, 乃是因为他没有使用逃城. 所有供应都预备好了, 神也明确指示了城, 且众人皆知. 凡事都清楚了然, 十分简单容易. 这就是神恩惠之法.

 

无疑, 误杀人者须尽力走到那城去, 并且他要愿意. 并不可盲目、愚妄地抱着膀臂, 漠不关心地说: “我若命中注定逃得了, 就必可逃遁, 不费半点气力. 我若命中注定逃不了, 就必不可逃遁, 努力也没用.” 不可纵容误杀人者这种愚昧的话, 或以这盲目愚妄而自咎. 他自己必晓得, 报仇人若拿着他, 一切的办法便无济于事. 他只有一件要作的事, 就是逃命  —  逃避将临的审判  —  在逃城门内找着安全之所. 只要逃到那里, 他就能享自由, 没人可害他. 只要他踏进城门的门槛, 他就在神的守护之下. 他若在城门内被夺一条头发, 这就是神条例的耻辱. 对, 他要留在城内, 不可走出城门外. 在内, 他定然安全; 在外, 他暴露在刀剑的危险之下. 他是有盼望的囚犯, 离开他心爱的家, 等候大祭司死去, 然后他可以完全自由, 恢复一切, 可回到民中和自己的地业去.

 

相信这美善条例是神特别给以色列人的. 他们杀了生命的王. 问题是: 神看他们为故杀人的, 还是误杀人的? 如果是故杀人的, 就没有避难所, 没有盼望了. 故杀人的不能有逃城的保障. 请看约书亚记第20章逃城之例: “耶和华晓谕约书亚说: 你吩咐以色列人说: 你们要照着我借摩西所晓谕你们的, 为自己设立逃城, 使那无心而误杀人的, 可以逃到那里. 这些城可以作你们逃避报血仇人的地方. 那杀人的要逃到这些城中的一座城, 站在城门口, 将他的事情说给城内的长老们听, 他们就把他收进城里, 给他地方, 使他住在他们中间. 若是报血仇的追了他来, 长老不可将他交在报血仇的手里, 因为他是素无仇恨, 无心杀了人的. 他要住在那城里, 站在会众面前听审判, 等到那时的大祭司死了, 杀人的才可以回到本城本家, 就是他所逃出来的那城.”(书20:1-6)

 

但至于故杀人的, 律例严紧不变. “故杀人的必被治死, 报血仇的必亲自杀那故杀人的, 一遇见就杀他”(民35:18-19).

 

六座逃城: 三座在约但河东边, 另三座在约但河西边.

借着神奇妙的恩典, 以色列人被看为误杀人的, 而不是故杀人的. “父啊, 赦免他们, 因为他们所作的, 他们不晓得”(路23:34). 这句有力的话传至以色列神的心和耳中. 既听见了, 也答应了. 不要以为答案只限五旬节那日的时候. 不, 答案仍然有效, 它的功效可从以色列家将来的历史看见. 那民今天在神的保管下, 他们流放在父家父业之外. 但时候将到, 他们会重回故土(即现今的巴勒斯坦地).[19] 愿颂赞归给祂永活的名! 他们(以色列人)不是等候大祭司的死, 因祂(主耶稣)永远不死, 但祂要离开现今的座位, 以君尊祭司的身分, 来坐在祂的宝座上.

 

那流放四方的民要回到长期失去的家园, 和被夺的产业去. 直到那日, 他们才晓得自己杀了那生命的王. 那误杀人的不可得回产业, 直到所定的日子; 他不可看作故杀人的, 因他只无心而误杀. 使徒保罗的话也说出以色列人的光景, 他说道: “然而, 我还蒙了怜悯, 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时候而作的”(提前1:13); 彼得也说: “弟兄们, 我晓得你们作这事, 是出于不知, 你们的官长也是如此”(徒3:17).

 

这两段话、并被杀之主的宝贵代求, 已清楚给我们看见以色列人是在误杀人的地位上, 不是故杀人的地位上. 神为祂所爱的民预备避难所、保障, 在一段日子后, 他们将要回到那长久失去的居所, 就是耶和华赐给祂朋友亚伯拉罕为永业的地.

 

相信这是逃城条例的正确解释. 若看为罪人在基督里寻得避难所, 就只可作特别的推断论, 因为会有很多相异而非相同之处. 首先, 约书亚记第20:6告诉我们, 逃城中的误杀人者并不是免受审判的. 但在耶稣里的信徒没有、也不能有审判, 因为基督已代他担当了审判(参 罗8:1: “如今, 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

 

再者, 误杀人的若走出逃城门外, 他会落在报仇人的手中. 但信徒在耶稣里永不灭亡, 他要如救主一样安全无碍. 最后, 至于误杀人的, 他只有世上的生命和肉身的安全. 至于在耶稣里的信徒, 他有永远的救恩和永世的生命. 其实, 差下多每一要点都显明相异, 而不是相同.

 

唯一相同之处是二者都在危险之下, 要逃到避难所去. 如果误杀人者愚昧地耽搁多时, 才走进逃城安身之所; 这样, 可以肯定, 罪人若耽搁、犹豫进到基督里, 他就比误杀人的更愚昧, 更不可理喻了. 误杀人的纵使不进逃城, 报仇人不一定会拿着他; 但在基督之外的罪人必受审判. 如果基督与人之间有一片叶子隔着, 人也不能逃罪. 何等严肃的意念! 愿这意念常题醒那仍在罪中的读者! 但愿他没有安息  —  没有片刻的安息, 直到他飞奔前来, 得着福音的盼望. 审判终必临到  —  肯定临到、严厉的审判. 不但报仇的会来到没有基督的人那里, 而且审判也必快来.

 

噢! 不信、疏忽、无知的读者啊, 请留心聆听忠告的声音! 逃离你罪恶的生命吧! 不要耽延! 请听我们的劝言! 耽延是愚昧的, 时间极其宝贵. 你不知道何时要去世, 到那无望、暗淡死寂的地方去. 那里是永远的黑夜、痛苦、折磨, 有不死的虫, 不灭的火.

 

亲爱的朋友, 让我们在结束时劝你, 按本相来到耶稣面前. 祂正站着, 打开膀臂和慈爱的心, 要按祂心底的大爱并祂名及牺牲的完美功效, 接纳你、保护你、拯救你、给你福分. 愿圣灵借祂无阻的大能, 引领你现今前来信靠祂. 爱世人的主、那位好牧者说道: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 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 何等宝贵的话! 愿这话带着属神的能力, 进入那疲乏的心灵![20]

 


[1]                John J. Stubbs, “Number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edited by W. S. Stevely and D. E. West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2010), 第329-330页.

[2]               预表(types)可指神在旧约的人物、事件、物件或制度中, 预先指定要在新约实现的意义. 换言之, 这些旧约时代所记载的预表, 是指向将来在新约的另一个人物、事件、物件或制度(俗称“本体”, antitypes). “预表”与“本体”的关系也可喻为“影像/影儿”(figure / shadows)与“实体/真体”(fulfillments / substance)之间的关系(参 来9:24; 10:1; 西2:17). 预表犹如神的教具(实物教材), 让人更容易明白它所预表的“本体”所要传达的真理. 有关圣经的预表, 请参 2004年3/4月份, 第51期《家信》的“预表教具: 圣经预表简介(一)”;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圣经预表简介一/ 【注: 也参“圣经预表简介(二)、(三)、(四)”】.

[3]               斯塔布斯(John J. Stubbs)评述道: “星和杖是治理的象征. 前者是指主耶稣皇帝的伟大(imperial greatness), 后者是指祂帝王的权柄(regal authority). 那为以色列而将临的统治者是带着皇帝的光辉和绝对的权威. 奇妙的是, 这位‘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启19:16)竟然是从那被藐视的微小以色列中出来的. 主(主耶稣)被喻为‘权杖’, 这是与雅各在创世记49:10的预言有关, 也可能表示巴兰对这预言有所认识. 请留意, 星出自‘雅各’, 权杖出自‘以色列’. ‘雅各’强调在失败、不配和背道光景中的以色列民. ‘以色列’意即‘神的王子’, 表明唯有基督会手握此权杖, 并赐予以色列民王者的尊荣与伟大.”  John J. Stubbs, “Numbers”, 第330页.

[4]               启22:16: “我耶稣差遣我的使者为众召会(教会)将这些事向你们证明. 我是大卫的根, 又是他的后裔. 我是明亮的晨星.”

[5]               玛4:2: “但向你们敬畏我名的人必有公义的日头出现, 其光线(原文作“翅膀”)有医治之能. 你们必出来跳跃如圈里的肥犊.”

[6]               斯塔布斯(John J. Stubbs)写道: “对召会而言, 主耶稣在新约圣经中是‘晨星’(启2:28), 有者表明这是象征主为祂的召会而来, 为要提接召会. 在‘基督的日子’之黎明清晨, 召会将首次看到主耶稣(那时祂是‘晨星’). 不过, 以色列将在祂第二次降临时看见祂, 那时, 祂是‘公义的日头’(注: 别忘了日头[或称太阳]也是一种‘星’[即恒星]! ), 在祂一切的荣耀中发光照耀, 而以色列国民将在祂那赐福与医治的光线里取暖得福.” John J. Stubbs, “Numbers”, 第330页.

[7]               申34:6: “耶和华将他埋葬在摩押地、伯毗珥对面的谷中, 只是到今日没有人知道他的坟墓.”

[8]               民27:20: “又将你的尊荣给他几分, 使以色列全会众都听从他.”

[9]               约10:4: “既放出自己的羊来, 就在前头走, 羊也跟着他, 因为认得他的声音.”

[10]             徒3:19: “所以, 你们当悔改归正, 使你们的罪得以涂抹, 这样, 那安舒的日子就必从主面前来到.”‘

[11]             除了序言和结语之外, 上文编译自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Christ Foreshadowed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2002), 第126, 127, 128页; 另在文中附加别的注解和脚注为参考.

[12]             提前1:13: “我从前是亵渎神的, 逼迫人的, 侮慢人的; 然而我还蒙了怜悯, 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时候而做的.”

[13]              J. N. Darby, 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1) (Ontario: Believers Bookshelf Inc, 1992), 第305页.

[14]             John J. Stubbs, “Numbers”, 第443, 445页.

[15]             约13:1: “逾越节以前, 耶稣知道自己离世归父的时候到了. 祂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 就爱他们到底.”

[16]             启19:19-21: “我看见那兽和地上的君王, 并他们的众军都聚集, 要与骑白马的并他的军兵争战. 那兽被擒拿; 那在兽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像之人的假先知, 也与兽同被擒拿. 他们两个就活活的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 其余的被骑白马者口中出来的剑杀了; 飞鸟都吃饱了他们的肉.”

[17]             以上附录一改编自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民数记释义》(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9年), 第339-347页.

[18]             以上附录二改编自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民数记释义》, 第364-365页.

[19]             本文作者麦敬道(Charles H. Mackintosh, 1820-1896)于1896年11月2日归回天家. 在他离世的时候, 几乎所有以色列民(可指犹太人)还四散各国, 直到1917年11月2日的《贝尔福宣言》(Balfour Declaration)正式出现后, 犹太人才陆续回返巴勒斯坦地. 1948年5月14日, 以色列复国, 过后有更多的犹太人从世界各地返回巴勒斯坦地. 所以麦敬道写此篇文章时(肯定在1896年以前), 以色列民确实“流放在父家父业(指巴勒斯坦地)之外. 但时候将到, 他们会重回故土(即现今的巴勒斯坦地)”. 我们从中也看到麦敬道以及许多奉主名聚会(人常误称“弟兄会”)的弟兄们都是在末世论方面正确解经、对圣经预言充满信心的人. 他们不凭眼见, 只凭信心坚信主给以色列的种种预言和诸般应许都必逐一实现, 而今日处于21世纪的我们看回去, 证实他们的解经是正确的(即神没有永远弃绝以色列, 召会没有取代以色列, 神至终必成就祂给以色列的诸般应许).

[20]             以上附录三改编自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民数记释义》, 第391-396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2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