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者的八大质疑(二上) “说耶稣基督是唯一通往上帝的道路,过于唐突!”


编者注:  这一系列文章是改编自 李.史特博(Lee Strobel)所著的《为何说‘不’? — 基督信仰再思》(The Case for Faith). 史特博是耶鲁大学法学硕士, 美国著名日报《芝加哥论坛报》屡获新闻奖的法庭与法事资深记者和编辑, 并在罗斯福大学任教. 他曾是个不信神的怀疑者, 极力反对基督信仰. 但他因着妻子1979年信主后人品和性格的改变而对基督信仰开始改观. 他要找出有没有可靠的证据, 证明耶稣是神的儿子. 为了证实四福音的可靠性, 并主耶稣受死和复活的真实性, 他以两年时间访查13位美国著名圣经学者, 向他们提出怀疑派常问的尖锐问题. 结果是: 在证据确凿, 无懈可击的情况下, 他于1981年11月8日, 真诚地认罪悔改, 接受主耶稣基督为他的救主. 他把访查实录写于《重审耶稣》(The Case for Christ)一书中.

信主后的史特博读了不少质疑基督信仰的书籍和文章, 包括一本题为《告别上帝: 我摒弃基督信仰的理由》的书. 此书作者坦布尔顿(Charles Templeton)本是葛培理布道团的原始同工, 后来因看见《生活画报》里一张母亲手抱死去婴儿望天求雨的照片, 开始怀疑世上是否真有一位关心人类的造物主. 他终于放弃多年所信, 转而攻击基督信仰. 史特博在未信主前也曾是一位彻底的怀疑论者, 坦布尔顿所质疑的事也曾是他所面对的质疑. 此外, 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 他还遇到其他问题, 归纳起来共有八个, 他称之为“八大质疑”.

因此, 史特博决定为自己也为他人寻觅这八大问题的答案. 他用了至少一年时间, 先从坦布尔顿开始, 过后又访查9位圣经学者. 他所获的结论是: “信心途中的八个障碍都引起了难以解决的问题. 不过我访问过的专家多数希奇地提供了满意的答复.” 以致于他在总结时说: “今天回想起来, 我对1981年那次相信(信主)的决定, 现在更加巩固了. 提出一些听了不舒服的问题, 非但没有冲淡我的信心, 反而把它加强了. 本拟探索基督信仰的‘薄弱之处’, 反而进一步证明了基督信仰基本上的正确性和逻辑上的完整性. 我的信心经过严格的理智审查的锤炼, 现在比过去任何时候, 更加深刻, 更加富有活力, 更加确实了.”

史特博把访查实录写于《为何说‘不’? — 基督信仰再思》(The Case for Faith). 他在此书中, 对基督信仰说“不”的八大怀疑理由逐一检验, 为那些说“不”的人解惑. 这些实录经过改编后, 将刊登在《家信》的“护道战场”专栏, 请别错过.[1]

质疑: “假如耶稣基督是通向天堂的唯一道路, 那么, 千百万从来没有听说过他的人的命运又如何呢?”

受访者: 拉维.扎卡赖亚斯(Ravi Zacharias, 另译“撒迦利亚”或“扎查里阿斯”).[2]

许多人认为基督信仰主张“唯一见神之道必须通过耶稣基督”是傲慢无礼、心地狭窄、妄自尊大的. 在宗教多元化和容忍的时代, 这种独一无二的主张, 在政治上是错误的, 仿佛在口头上打了其他宗教信仰体系一记耳光. 多元论者罗兹玛丽·鲁瑟(Rosemary Radford Reuther, 另译“罗丝玛利·鲁瑟”)把它称为“荒谬的宗教大国沙文主义(chauvinism)”.[3] 一个犹太教拉比称它为“精神上的独裁”, 促成对不同信仰的人起怀恨和暴力. 像印度哲学家维韦卡南达(Swami Vivekenanda, 另译“斯瓦密·卫维科南达”)[4]所表现的那种态度, 就容易被今世的人接受. 他对世界宗教议会说: “我们(印度人)认为所有宗教都是真实的.” 他说真正的罪恶是把别人当作罪人. 这种自由主义很适合现代的相对主义文化, 即没有任何“事实”被认为在所有时间、所有地方, 对所有的人都是普遍正确的. 诚然, “耶稣基督乃唯一道路”是今日大多数怀疑者和寻求真理者的最大障碍. 针对这点, 史特博访问了在印度出生长大, 对世界宗教有渊博知识的扎卡赖亚斯.

 

(A)       只有基督信仰是排他性?                             

史:   “请恕我唐突. 基督徒声称耶稣是独一无二去到上帝那里的道路, 这不是粗鲁傲慢吗? 基督徒何以认为有理由主张他们是正确的, 而世界上其余的人都是错误的?”

扎:   “我时常听到这个问题, 尤其是在东方. 我要做的头一件事, 就是处理其中的错误信息.”

史: “错误信息? 什么错误信息?”

扎: “首先, 我们要明白基督教(基督信仰)并非是唯一主张排他性的宗教. 穆斯林就强烈地主张独占的权利, 不仅在神学上, 也在文字上. 穆斯林相信伊斯兰是唯一可以满足一切, 而且至高无上的神迹是《古兰经》. 可是他们说只有在阿拉伯文中才看得出来, 任何译本都失去了它的神圣性. 而且(若要看出《古兰经》是神迹), 只对阿拉伯文有粗浅的了解是不行的, 要对阿拉伯文有精湛的认识才行. 至于佛教, 释迦牟尼排斥了印度教的两个基本主张: 一是吠陀经(Vedic text)[5]的最高权威, 一是阶级制度(Caste system), 佛教这才诞生. 印度教在两三个问题上绝不让步: 例如因果, 今生是前生的补偿, 吠陀经的权威和轮回转世.”

史: “但是我听印度人很有气度地说, 印度教是个容忍的宗教.”

扎:   (扎卡赖亚斯笑了)“不论你什么时候听到这种话, 不要只看它的表面价值. 它的真实意思是, 印度教准许你实行你的宗教, 只要你接受他们信仰的观念就行. 这是调和论者(syncretism)的说法.[6] 至于锡克教, 它是对印度教和佛教的挑战. 其次是无神论者, 他们也排斥有神的看法. 连主张囊括天下宗教于一家的巴哈教派(Baha’ism),[7] 结果也排斥那些排斥其他宗教的宗教. 所以说基督徒傲慢, 因为它排斥其他宗教, 是抹杀了其他重要宗教也是这样的事实. 因之人们说到傲慢, 是绝对不合逻辑的.”

史: “你相信所有真理 — ”

扎:   (扎卡赖亚斯不等史特博问完就说)“是的, 按照定义, (真理)都是排他性的. 如果真理没有排他性, 谁都不去主张真理了, 他表示的只是一项意见. 什么时候你主张一件事物是真理, 你的含义便是‘和它相反的都是错误的’. 真理排斥与它相反的东西.”

史:   “可是有人否认这种说法.”

扎: “是的, 但是想想这点: 否认真理的排他性本身, 就是一种真理的主张, 那么这个人难道不是傲慢吗? 这种自食其果的效应, 是责备人的人往往不肯停下来想一想的. 耶稣说他是道路、真理、生命(约14:6), 其清楚的涵义是: 第一, 真理是绝对的; 第二, 真理是可以获知的. 排他性的意思, 直截了当地说, 是任何反对的话语, 根据定义, 都是错误的.”

史:   “基督徒相信是一回事, 但把它传送出去而不自鸣得意, 觉得高人一等, 则是另一回事. 但是基督徒往往这样做的.”

扎:   “我在印度出生, 跟印度教、穆斯林、佛教与锡克教的朋友一起长大, 我能了解他们对基督徒的一些批评. 在基督教的历史上, 所用的方法宜作检讨. 暴力、颉抗和敌视是与基督的爱背道而驰的. 一个人不能用没有爱心的言语去传达基督的爱. 印度有个谚语说, 你割掉了别人的鼻子, 再给他玫瑰花要他闻, 便没有什么意思了. 如果基督徒的傲慢使某人对他疏远, 这人就不会接受基督教(基督信仰)的信息. 甘地(Mohandas K. Gandhi)[8]说: ‘我爱他们的基督, 但是我不爱基督徒.’ 尼采(Friedrich W. Nietzsche)[9]说: ‘如果基督徒看起来多一点像得到救赎的人, 我就相信他们的救赎主.’ 他们的论点是值得借镜的. 然而, 出乎爱心而要求排他的真理是可能的, 就像科学家可以非常温和地说‘这是热力学的第二定律’, 不用补上一句, ‘现在我们投票, 看看有多少人同意这个法则?’”

史:   “所以说外界对基督徒的批评无法站立得住?”

扎:   “是的, 我们有时触及到别的文化的痛处. 可是东方的宗教今天在这方面要作的深刻反省也很多. 抛开政治或族群冲突不说, 在基督教国家内, 一个人若信奉别的宗教, 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但是今天有不少国家, 你若相信基督, 不但你, 连你家人的生命也有危险.[10] 连那位一生言行完美无缺的人(指主耶稣), 最后都会给人钉死在十字架上. 人们对真理抗拒之强烈, 到今天仍能引起暴力和忿恨, 即使主张真理的人并没有做错什么.”

 

(B)       基督圆满解答四大问题!                              

谁都可以主张他是去到上帝的唯一道路. 事实上, 从古至今有不少人说过这样的狂话. 问题是: 何以主耶稣说这句话时, 人们相信他说的是实话?

史:   “在什么基础上, 你相信耶稣的话是真的?”

扎:   “啊, 是的, 这是问题的核心. 一方面你可以说耶稣复活证明他是神的儿子. 假如这是真的, 那么所有别的信仰体系就不可能是真的, 因为他们个个都说过一些反对他神性的话. 当然啦, 关于耶稣复活的历史记录, 是不得令人不信的. 另一方面, 你可以从起源、意义、道德、命运四个每种宗教都寻求答案的基本问题上研究它们. 我认为只有耶稣基督的答案符合实际, 因为他的解答圆满一贯, 是其他宗教信仰所没有的.”

史:   “你能举些别的宗教怎样不能通过这些考验的例子, 来支持你的说法吗?”

扎:   “以佛教为例. 佛教对道德问题的答案就和它对起源问题的答案一样地不一致. 你知道佛教在技术上讲, 即使不是无神论者, 也是非神论的. 可是如果没有造物主, 你从哪里得到一个道德律呢? 或者以印度教的‘轮回说’为例, 如果每一次出生都是个再生, 如果每一再生都要为前生还债, 那么你第一次出生, 你还什么债呢? 你要明白, 这里充满了前后不连贯. 大学者都会告诉你有不连贯的地方存在, 连甘地都说如果他能作主, 他要从印度教中删除一些经文, 因为它们彼此矛盾. 相形之下, 耶稣对人生四个基本问题的答案都与现实符合, 而且不像别的宗教体系, (耶稣的答案)是具有内在的一贯性的.”

史:   “请你逐一说明, 何以是如此?”

 

(B.1)    关于起源的问题

扎:   “这很公道. 关于人的起源, 圣经说我们和神不一样 — 这和印度教的主张相反 —而且我们和神有区别. 换句话说, 我们不因我们自己而存在, 我们是神的造物. 因为是按照他的形象造的, 这说明人类在道德上有个参考点. 除了一神教, 没有别的宗教体系能解释这个. 连自然主义者对人类的道德架构也没有解释. 可是这个道德架构符合人类实际的经验. 基督教(基督信仰)说人类违抗了神的旨意. 伊甸园中, 那个引诱夏娃的说, 假如你吃这禁果, 就能和神一样, 知道善恶. 意思是说, 你能界定什么是善, 什么是恶. 人文主义(humanism)[11]就在这里诞生, 人成为一切事物的衡量标准. 这种故意反抗和拒绝神, 也和现实符合. 正如马尔科姆· 马格里奇(Malcolm Muggeridge)所说, 人的堕落不仅是凭经验能够验证的现实, 同时在哲学上最有抗拒力.[12]

 

(B.2)    关于意义的问题

扎:   “其次是意义问题. 基督信仰在这个问题上也独一无二. 最简单的说明是, 神不要求我们做好人来得到生命的意义. 他也不仅仅教我们彼此互爱来得到此意义. 只有在敬拜的经验里, 意义才产生. 生命的意义要从比享乐更重要的东西里去寻找, 敬拜寻求上帝才能有不息的日新享受. 圣经告诫我们, 要全心全意用整个心灵去爱主我们的上帝, 能那样, 我们才能爱我们的邻人就像爱我们自己一样. 这也和经验符合.

 

(B.3)   关于道德的问题

扎:   “再次, 基督教(基督信仰)说道德并非植根于文化, 它反而源于神的品格. 否则, 结果你会陷入古老哲学的两难境地: 是道德律高于你呢? 还是隶属于你? 如果高于你, 那么你到哪里去寻找它的根源? 解释此事的唯一道路, 是到一个永久的、道德的、全能的、无限的神那里去找它, 他是和他的品格分不开的. 这样一来, 基督教(基督信仰)是以一贯的方式解释道德的.”

 

(B.4)   关于命运的问题

扎:   “最后, 人的命运是以耶稣基督的复活为根基的. 复活是证实基督神性的历史事件, 也给愿意跟从他的人打开了天堂的大门. 你还能从哪里找到接近这种主张的东西呢? 德国科隆市长阿登纳(Konrad Adenauer)[13]曾说: ‘除

了耶稣复活,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别的希望.’ 他说得对, 因为复活是实实在在的历史事件, 我们可以被饶恕, 可以与神和好, 我们可以永久和他同在, 我们可以相信耶稣的教导来自上帝.”

解释完以上四个基本问题, 扎卡赖亚斯引证一个真实的例子.

扎:   “我有一个朋友是穆斯林归主的, 后来他成了殉道的烈士. 他的两条腿被炸断后, 我到医院去看他. 他说, ‘我对别的宗教主张和教导懂得越多, 耶稣基督在我心中显得越美.’ 我从来没有忘记这句话, 我相信它绝对是真的. 没有人能像耶稣那样说话. 没有人能像耶稣那样回答问题, 他不仅那样说, 而且身体力行. 根据存在的经验, 我们可以测验它, 根据实际的生活, 我们也可以测验它. 圣经不只是一本谈神秘主义或心灵经验的书; 它也是一本在地理和历史上都真实的书. 如果你是个真实的怀疑主义者, 基督信仰不只号召你去接受一种感觉, 而且要你去见一个真正的人. 这就是使徒何以说, ‘我们从前, 将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大能, 和他降临的事, 告诉你们, 并不是随从乖巧捏造的虚言, 乃是亲眼见过他的威荣’(彼后1:16). 他在说‘这是真的. 这是现实. 这值得信赖.’ 是的, 这个真理排除相反的东西.”

 

(C)       所有宗教教导同样东西?                 

史:   “有些人说你把所有外在的东西除去, 宗教基本上都在教导神的普遍父性和人类的普遍友爱. 那就意味着世上所有的信仰体系都是合理的.”

扎:   “只有不懂世界宗教的人, 才能说它们基本上教导的是同样的东西; 他们说神的‘普遍父性’是什么意思? 印度教极受尊敬的哲学家商羯罗说, 有神论只是一个人希望达致高峰的幼稚办法, 在那里你发现神和你并无不同. 那么说来‘神的父性’是什么意思? 那只是一个幻象. 神的父性并不是所有宗教都有的教义. 其次, 关于人类的友爱. 是的, 我们都是生活在世上的人, 我们是兄弟姐妹. 但是我们所以是兄弟姐妹, 因为我们是神造的. 你一旦把这个基础拿走, 那时的兄弟之谊便名存实亡了! 总之, 伊斯兰、佛教、印度教和基督教(基督信仰)讲的并不是同样的事. 它们是不同的宗教教义. 它们不能同时都是真的.”

史:   “也许不同的宗教各有一部分道理. 神学家约翰. 约翰.希克(John Hick)说, 世界上的宗教是对‘真实’或神的不同文化条件之反映. 这是不是有点像三个盲人摸象的古老故事呢 — 每个宗教都认真地但不完备地希望解释神的奥秘, 所以说每一种宗教都有其合理性?”

扎:   “它在学术上听起来非常老练, 但在核心里却留有许多问题.”

史:   “例如什么?”

扎:   “例如, 无神论者讲的也有部分真理, 还是无神论被排除在这里? 假如无神论也有部分真理, 而无神论的基本主义是否认上帝的存在, 请问是哪一部分真理? 我要这样说: 几乎各大宗教都有真理的某些方面. 它们有些伟大的思想和观念. 阅读著名东方哲学家的著述是非常富于刺激性的. 但是并不像三个盲人摸象, 摸到腿的认为它像树, 摸到象鼻的认为它是绳索, 第三个摸到耳朵认为它是一把扇子. 要点是: 这个寓言已经透露了这确实是一只大象的事实! 盲人可以告诉你那是一棵树, 但是他错了. 那不是一棵树, 一根绳索或一把扇子. 看得见的人知道那是一只大象. 他知道真理, 是他的视觉告诉他的(编者注: 主耶稣正是这位能看清真理, 且能告诉我们一切真理的人). 耶稣基督清清楚楚说明神的永恒真理是可以明白的. 耶稣基督是福音的中心 — 在他那里所有真理融合在一起. 所以虽然别的地方可以有真理的某些方面, 整个真理却在基督中(约14:6). 希克(John Hick)的解释没有理会神能显明他自己, 凭这个(指神向人启示自己)我们就能知道他(神)是谁.[14] 希克视文化与直观高于一切. 但是圣经说, 神确实显明他自己: ‘太初有道, 道与神同在, 道就是神. …道成了肉身, 住在我们中间, 丰丰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 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 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1:1,14).”

(文接下期)

 


[1] 下文改编自 L.史特博著, 李伯明译, 《为何说‘不’? — 基督信仰再思》(香港荃湾: 海天书楼, 2002年), 第111-123页.

[2] 编者注: 编者坚信学位和神学院绝非真理的保证和权威, 因世上有许多由著名神学院毕业的闻名神学博士, 竟是不信圣经的“现代主义者”(或称“自由主义者”). 然而, 为了让读者(特别是非信徒)对受访者有些认识, 以下列出他的的学历和专长:  扎卡赖亚斯在圣三一福音神学院取得神学硕士学位, 并荣获霍顿学院和丁代尔(Tyndale)神学院所颁给他的神学博士学位, 也在阿斯伯里学院取得法学博士学位. 此外, 他是联合神学院福音与当代思潮讲座教授. 目前, 他主持“扎卡赖亚斯 国际宣道会”, 在美国、 加拿大、 印度和英国设有办事处. 他曾在50个国家无数大学讲过基督信仰、哲学、世界宗教和宗派等课题. 他的著作包括《没有神, 人能生活吗?》、《粉碎的颜面: 无神论的真实面貌》、《把我们从罪恶中解救出来》、《内心的呼喊》、《诸神之间的耶稣》等. 他的第一本儿童书《商贾与窃贼》于1999年问世.

[3] 编者注: 沙文主义(chauvinism)指夸张式和侵略性的爱国精神(patriotism).

[4] 编者注: 维韦卡南达(Vivekenanda, 1863-1902)是印度哲学家、印度教改革家, 法号“辨喜”, 提倡实践哲学, 重视社会改良, 创办“罗摩克里希纳教会”(1897), 首倡“新吠檀多派”, 著有《现代印度》、《吠檀多哲学》等.

[5] 编者注: “Vedic”名词指“吠陀梵语”(在印度一种早期的梵文); 形容词可指: (1)吠陀的、吠陀梵文的; 或(2)公元前1500年定居于印度的雅利安人(Aryan), 或属雅利安文化的事物.

[6] 编者注: 调和论(syncretism)试图把各种不同甚至相反的信仰拌合起来.

[7] 编者注: 巴哈教派(Baha’ism 或 Bahaism, 另译“巴哈依教派”)是19世纪伊朗伊斯兰教的一个教派, 从巴布教派(Babism)分出, 强调博爱平等及宽容异教等原则. 此教派创始人巴哈乌拉(Baha’ullah)是巴布教派中两大派别的其中一派领袖. 巴哈乌拉的信息主要是: 所有伟大宗教领袖都是那位“无法测度之神”的彰显(manifestations of the unknowable God), 并且每本经典都是神圣的. 巴哈教派没有祭司僧侣制度(priesthood), 却要求每位教徒朝向“普世联合的目标”来教导或工作. 全球大约有4百50万名巴哈派教徒(Bahai)[1992年计].

[8] 编者注: 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 1869-1948)是印度民族解放领袖, 有“圣雄”之称, 印度国大党主席(1925-1934),首倡“非暴力抵抗”, 多次发动反英“不合作运动”, 领导争取印度独立的斗争, 印度独立(1947)后, 却被印度教极右分子暗杀.

[9] 编者注: 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1844-1900)是德国哲学家和诗人, 唯意志论的主要代表, 创立“权力意志说”和“超人哲学”, 主要著作有《悲剧的诞生》、《查拉图什特拉如是说》、《权力意志》等.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第2册, 第1395页)指出, 尼采宣称基督信仰令人成为懦夫, 因为它教训人, 一切事都是神的旨意, 抵销改进世界的努力. 但事实并非如此, 请读 甘雅各,杰利纽康合著,  甘耀嘉译, 《如果没有圣经?》(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0年)和甘雅各, 杰利纽康合著,  林怡俐, 王小玲合译, 《如果没有耶稣?》(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1年)这两本书, 便知基督信仰如何鼓励和支持历史上许多伟大基督徒, 去努力改进社会、国家和世界, 改写历史, 造福人类.

[10] 编者注: 关于这方面的证据, 请参本期(2003年8月份, 第45期)《家信》的“殉道火窑: 为杀子凶手所作的祷告”.

[11] 编者注: 人文主义(Humanism, 亦称“人道主义、人本主义”)是欧洲14至16世纪的文艺复兴时期(Renaissance)之一种学风, 以脱离中世纪哲学及神学之遗传, 脱离教会(天主教)之势力, 恢复古代文明(特别是古希腊和罗马文化)之精神, 提倡健全的“自由思想”为主旨, 以塑造精通人文、艺术、数学和科学的“完美之人”(complete human being, 或称“理想完人”, Renaissance man)为目标. 13世纪末(或14世纪)起于意大利, 以诗人彼特拉克(Petrarch, 1304-1374)和作家薄伽丘(Boccaccio, 1313-1375)等“人文主义的主要代表”为先驱, 其后更由意大利传入德、法、英、荷诸国, 致引起宗教改革.

[12] 编者注: 许多哲学思想都认为人的本性是善良的, 但实际经验证实人的本性是堕落败坏的, 俗语说: “学好三年, 学坏三天”.

[13] 编者注: 阿登纳(Konrad Adenauer, 1876-1967)曾因反对纳粹被希特勒(Hitler)囚禁, 后来从1949到1963作过西德(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的总理. 他也是基督教民主联盟创建人和主席(1946-1966), 总理任期内, 实行重整军备, 主张西欧联合对抗苏联.

[14] 编者注: 指希克(John Hick)的看法没考虑到一个可能: 有一位神(主耶稣)能看清真理全貌, 并向人启示全部真理, 而不需靠每个宗教来各自反映某一部分的真理.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