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皇帝举行“祭天大典”之处 — 天坛 (上)


(A)   前言

有人说: “到中国不到北京, 不算真到中国, 到北京不到天坛, 不算真到北京.” 有鉴于此, 凡来北京的中外旅客, 无不想一睹这个奇异的祭坛. 北京的天坛是由明朝永乐皇帝所建, 并于1421年完成, 是古代帝王“祀天”(祭天)的地方. 根据记载, 在过后的大约500年间, 有多达22位帝王曾在此祭拜上帝654次.[1]

 

(B)   天坛与寺庙的不同

image55唐振基在其所著的《先贤之信》一书中指出, 天坛(Altar of Heaven, 常误译为Temple of Heaven)即“天上的坛”, 天是指上天, 而坛则指丘坛. 天坛并不是上帝的“庙”, 这是天坛与寺庙的重要区分. 庙是供鬼神居住的, 是祖先或其他中国民间流传宗教中的神之居所. “庙”一字起源于 “貌”(即 “像”), 所以庙是“神的像”居住的地方.

天坛却是专门用来敬拜上帝的. 古人知道上帝不住人手所造的殿, 所以从未在殿中供养一位形象化的上帝. 由于古人知道上帝是无限和无所不在的, 有史以来, 中国古人从未将上帝或天供奉在庙宇里.[2] 古老的以色列民族对上帝也有同样的认识, 他们明白人手所造的殿宇是不足让那位至高无上、伟大无限的上帝所居住的(代下6:18 ; 赛66:1; 也参 徒17:24).[3]

 

(C)   天坛的历史

tiantan6今天这个在北京的祭天建筑物  —  天坛, 是一直持续了4000年的中国最古老的敬拜上帝仪式的有形遗产.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 部分敬拜的仪式长时间地被讹传, 但每一个朝代的皇帝都以这种方式履行敬拜上帝的职责. 随着朝代的兴衰, 国都也从一地迁到另一地, 敬拜上帝的场所也随之迁移. 例如1999年, 人们在古都西安发现了一个土丘坛  —  即北京天坛的前身. 西安至少是5个朝代的国都, 所以在那里发现这敬拜上帝的祭坛不足为奇.

在15世纪初期, 明朝永乐皇帝(在位时期: 1402-1424)决定将首都从南京迁到北京时, 就开始筹建皇宫(即众所周知的故宫)和天坛. 永乐皇帝为建天坛选择的地址, 靠近元朝皇帝成宗(在位时期:1295- 1307)先前建的祭坛. 自1421年竣工之后, 随后的400年间曾多次维修和扩建. 其中两次最大规模的扩建, 是明朝的嘉靖皇帝(在位时期: 1507-1566)和清朝的乾隆皇帝(在位时期: 1735-1796)之时期.[4]

 

(D)   天坛的设计

北京的天坛是个很大的园子, 面积广阔, 占地273公顷, 约等于北京外城的十分之一, 是故宫的两倍或北海的四倍. 值得一提的是, 在整个广阔的天坛范围内, 竟然没有摆设任何偶像, 只有在园中央的殿堂(皇穹宇)内, 摆放一个牌位, 上面写着“皇天上帝”四个大字. 这意味着中国人最早期的信仰(中国人的祖先)是敬拜“无形的”上帝, 而非有形的各种偶像(注: 拜偶像是较后受到公元后传入中国的佛教和道教所影响而产生的).

tiantan1天坛的园子范围内有三座主要建筑物  —  祈年殿、皇穹宇和圜丘坛. 这三座建筑物都是由北到南的方向, 其间有一条露天的走道衔接, 形成一条南北轴线. 最北端的建筑物是祈年殿. 祈年殿位于三层白色大理石的台阶上, 台阶的四周各有雕刻精致的栏杆. 屋顶呈圆锥状, 一共三层, 这三层屋顶共镶了5万片蓝瓦(蓝色代表天空的颜色).

tiantan3
tiantan2在祈年殿的南方, 另有一个较小的建筑物, 名叫皇穹宇. 皇穹宇的建筑结构大致上与祈年殿相似, 也是位于有栏杆围绕的大理石根基上, 不过祈年殿位于三层白色大理石的台阶上, 而皇穹宇只位于一层白色大理
石的台阶上. 皇穹宇内部没有供奉任何偶像, 只在朝北的墙壁上摆设一个牌子, 上面刻了四个大字  —  皇天上帝, 显然是指这位上帝即是他们郊祀(或作“郊祭”, 参下文)时所敬拜的对象.[5]

 

image56

 

论到皇穹宇, 唐振基写道: “ ‘皇’意思是伟大的, ‘穹’意思是穹苍或苍天. 而‘宇’的意思是殿堂. 皇穹宇直译为伟大上天的殿堂. 皇穹宇殿高19.5米, 底部直径为15.6米. 整个建筑物全部为木制结构, 由8根柱子支撑屋顶, 上面斗拱层层相叠, 形成隆穹圆顶.” [6]

在皇穹宇的正南方, 是一座由三层白色大理石所建的祭坛  —  圜丘坛. 圜丘坛的外形, 像是一个三层的结婚蛋糕. 它的直径是75公尺, 三层都有栏杆, 人能从东西南北四个不同方向通往最上一层.[7] 唐振基补充道: “圜丘(圜丘坛)高5米, 共分3层, 全部为汉白玉, 每层环绕着汉白玉的栏杆柱.”[8] 就在这圜丘坛, 皇帝进行“郊祭”(祭天大典)中最重要的仪式  —  献祭礼. 这里所谓的“郊祭”是什么? 就让我们一同来探索.

 

(E)   天坛与郊祭

要正确了解天坛, 就不能不谈与之关系密切的“郊祭”(Border Sacrifice). 什么是郊祭呢? 司马迁在其所著的《史记》中, 解释了“郊祭”一词的来源. 《史记》(卷十·孝文本纪·第十): “古者天子夏躬亲礼祀上帝于郊, 故曰郊.” 其译文是: “古代夏朝的天子(皇帝), 亲自到郊外去礼祀上帝, 因此称为郊祭.”[9] 简之, 郊祭就是皇帝到郊外献祭给上帝的重要仪式.

image57“郊祭”也称为“祭天大典”. 这个最重要的祭天仪式之地点, 通常选在皇城的南郊, 由皇帝亲自主礼. 这种仪式可以追溯到中国最远古的帝王. 司马迁所著的《史记·封禅书》中记录了中国古代帝王, 无怀氏、伏羲、神农、炎帝、黄帝(公元前2697-公元前2599)、颛顼(公元前2514-公元前2437)、尧(公元前2357-公元前2258)、舜帝(公元前2257-公元前2208)、夏禹(公元前2207-公元前2198)、商汤(公元前1766-公元前1754)和周朝周成王(公元前1115-公元前1079)都在中国山东省泰山举行过祭祀活动的情况. 这个在泰山举行的祭祀活动称为“封禅”.[10] 当天坛于1421年完成之后, 这祭天大典就移到北京的天坛进行, 直到1911年才停止(注: 清朝最后一位皇帝在位至1911年, 过后因没有皇帝而不能再举行这唯独皇帝才能执行的祭天大典了).

image58“郊祭”这个祭天大典对中国皇帝来说是极其重要的. 中国史书《汉书》记载: “帝王之事莫大乎承天之序. 承天之序莫重于郊.” 其译文是: “对于帝王来说, 最重要的是尊崇上天, 要尊崇上天, 就再没有比郊祭更重要的了.” 孔夫子(公元前551-479年)非常崇尚这敬拜上帝的仪式, 对祭天仪式作了明确的说明: “郊社之礼, 所以事上帝也”(礼记·中庸), 意思是: “举行郊社祭祀是为了侍奉上帝.” 根据《汉书》第25卷对郊祭作的记载表明, 昏庸的皇帝就是那些疏忽郊祭的皇帝. 对郊祭的疏忽往往会造成社会风气腐败, 因而导致王朝覆灭, 由另一位贤德的统治者登上王位.[11]

唐振基指出, 按照中国历史的记载, 对这位“至高无上的上帝”之敬拜可追溯到中国最早的帝王, 上下经历几千年, 直到1911年辛亥革命才停止. 但也不是所有帝王都忠实地遵守这一仪式, 他们在这个神圣的仪式中, 加添了许多自己的意愿. 历史记载最严重的讹误是发生在秦始皇统治的时期, 并且一直持续了1500年. 这段漫长的时间里, 祭天仪式除了敬拜上帝以外, 还祭拜其他各种名称的 “帝”.

tiantan5然而, 明朝时代开始改革, 要恢复祖先最初的祭天仪式. 那时, 皇帝命令礼官查考最古老的祭天仪式和习俗. 因此, 在祭天的仪式中废除了所有对假神灵和偶像的祭拜, 恢复了上帝在这最神圣的宗教仪式中那至高无上的地位.[12]

简而言之, 在很早以前, 中国古人已在中国东方的边界, 山东省的泰山山顶上, 筑一座祭坛向上帝献祭了. 到了公元前15世纪时, 郊祭(或作“郊祀”)举行的地方由原来的边界迁到了北京的南方, 在天坛那里进行.[13]

 

(F)   天坛祭天大典的仪式

(F.1)   祭典的仪式

唐振基指出, 皇帝每年在天坛举行三大祀典: (1) 孟春祈谷; (2) 孟夏祈雨; (3) 冬至祀天. 然而, 并非所有皇帝都忠实地履行这三大重要的祭祀仪式. “这些祭典中,” 唐振基写道, “最重要的是冬至的祭天仪式. 冬至是一年中最短的一天, 在每年阳历12月21日或22日. 这一祭天仪式必须是皇帝亲自主祭, 这是他所从事的宗教活动中最神圣的, 是一项他不能也不想委派别人替代的职责, 因为这一祭祀活动是确认他承受天命的印证.”[14]

在本期和下期文章中, 我们将引述《先贤之信》一书中所叙述中国皇帝祭祀典礼的细节, 特别是祈祷的诗歌, 以说明这个仪式背后的意义, 突出与旧约圣经中敬拜上帝仪式的相同之处. 但值得注意的是, 诚如《先贤之信》的作者唐振基所说: “虽然将中国的这些仪式, 与旧约圣经中的祭祀仪式相比较, 但不是说古代的中国人也像摩西一样, 面对面地从上帝面前得到祭祀仪式的授意. 重要的是, 在摩西之前, 这些敬拜上帝的祭祀仪式之起源, 要早于旧约中以色列人的献祭仪式, 因为从亚当的儿子亚伯和该隐就知道献祭的仪式, 应该说在人类的远祖中是很普遍的常识.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  上帝要求人类对祂的敬拜, 无论在任何时代都是一致的, 因此人类最早的祖先对上帝的敬拜仪式, 在巴别塔之前已经形成, 当人类分散到世界各地时, 这仪式被中华民族的祖先带到了中国, 对上帝旨意理解的核心原则, 维持了这种祭天特殊的敬拜仪式, 在中国保存了4000年之久.” [15]

image59祭司仪式的具体细节因朝代不同而有所不同. 以下摘述的是明朝(1368-1644)《大明会典》中记录的祭天仪式. 中国最后一个朝代清朝(1616-1911)的《大清会典》也记录了这一仪式, 与明朝的祭天仪式几乎相同, 只是对部分祭祀歌词的名称稍做了改动. 满族入关创建了大清王朝, 为了向汉族人证明他们是承受天命, 所以他们不单详细考察这一祭天礼仪, 还忠实地遵守祭告和乐舞仪式. 唐振基评述道: “或许每一个新建的王朝都有同样的需要, 证明他们是承受天命的, 所以他们会一贯地遵守祭祀的礼仪, 这也是为什么经历了几千年的沧桑, 朝代的更迭, 而祭天仪式却很少变化的原因. 特别是从祭告歌词中可以看出中国古人对上帝的认知.”[16]

(F.2)   祭典的祭物

祭典前3个月, 官员们要去城郊挑选无瑕疵的祭牲, 通常都是牛犊. 祭典前5天, 由一位皇帝的亲兄弟来养牲所查看, 确认这些祭物是无瑕疵的. 祭典前3天, 天坛里摆好供作. 值得留意的是, 所献的祭必须是清洁和无瑕疵的. 这与圣经所记载的相符, 上帝只接纳没有瑕疵的祭品(利未记1:3: “他的供物若以牛为燔祭, 就要在会幕门口献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牛, 可以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 中国人与犹太人(旧约的希伯来人)对上帝有共同的认识, 就是上帝要求那为他们的罪而献的牺牲(祭物)必须是完美无瑕的. 圣经解释这是因为它预表那最后的献祭  —  完美无罪的主耶稣基督为罪人代死赎罪(彼得前书1:18-19; 约翰福音1:29).[17]

(F.3)   祭典的预备

唐振基在《先贤之信》一书中详细指出祭天大典前的预备. 祭典前3天, 皇帝开始斋戒, 前两天在紫禁城皇宫内, 最后一天在天坛的斋宫. 斋戒期间, 皇帝要平心静气、不吃荤、不饮酒、不近女色、不理刑名及任何娱乐, 以达到身体和思想的彻底净化. 在祭祀的前一天早上10点, 皇帝由午门出紫禁城, 浩浩荡荡向天坛进发. 随同队伍有时多达5千人, 场面盛大. 有穿着盛装的骑兵仪仗队、大象、马匹、卫兵、官员 、太监和侍从等. 由于这是相当庄严的事, 不允许任何人亵渎, 所以平民百姓被令呆在家里, 并关上窗门, 不许窥视.[18]

image61全体人员由天坛的西门进入之后, 皇帝直接来到皇穹宇. 在这个圆形殿宇的中央, 摆放着一个神牌, 上面刻着“皇天上帝”四个大字. “皇天上帝”字面意思是上天(天上)的至高神. 在远古时期, 这个名字被称为 “昊天上帝”, “昊”是光明的意思(或作“浩大无边”之意), “皇”是伟大威严的意思. 唐振基写道: “皇帝来到皇穹宇, 侍立在上帝的牌位前, 这位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中最有权力的人谦卑地面伏于地, 向上帝敬拜上香. 他跪拜三次, 每次跪拜叩头三次, 一共叩头九次, 以行为表示在上帝面前内心的谦卑.”[19] 这正是圣经所教导的正确态度. “世人哪, 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 祂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 只要你行公义, 好怜悯, 存谦卑的心, 与你的神同行”(弥迦书6:8).

image60然后, 皇帝来到圜丘查看丘坛, 要献上的祭牲已经摆好. 在圜丘坛的西边, 3个柱子支起3盏大灯. 柱高9丈9尺9寸.  “9”在汉语中与 “久”同音, 所以9象征着永久或长远. 灯高8尺, 宽6尺. 里面有个1尺长、1尺宽的蜡烛, 可燃烧12小时. 整个晚上, 从黄昏到拂晓, 与月亮争相照亮夜空.

皇帝从圜丘坛去神库和神厨查看献祭用品, 包括祭品和祭牲. 所有的一切都要完美无缺; 例如, 祭品必须是纯一色的(白色、红色或黑色). 纯一色象征着合一与纯洁.[20] 古人相信上帝只接受完美无缺的献祭, 这也正是圣经清楚的教导(利22:19-24; 也参 利1:3; 3:1; 4:23;  出12:5;  申15:21;  玛1:14).

进行了一切阅视之后, 皇帝来到斋宫. 此刻, 所有陪祀的王公、大臣和官员们都恭敬侍立在门前等候. 皇帝进宫后, 他们才回到各自的地方. 在斋宫里, 皇帝继续斋戒, 用香精沐浴, 以表达对上帝尊敬的洁净仪式. 这些做法暗示我们一个事实, 就是古人意识到朝见上帝前所做的准备必需有洁净的身体、思想和心灵. 圣经也强调朝见上帝时必须圣洁, “要追求圣洁; 非圣洁, 没有人能见主”(希伯来书12:14).

午夜, 执士官点燃天坛所有的灯, 并把祭品从神厨运到圜丘. 日出前7刻, 也即是日出前1小时45分, 在斋宫的皇帝被唤醒. 大约凌晨4点15分, 因为冬至那天, 太阳在早晨6点左右升起. 皇帝身穿梅红色的丝质衮服, 头戴黑缎帽子, 脚穿蓝缎靴子, 乘坐御辇(皇帝坐的车子)离开斋宫, 准备进行祭天大典.[21] 我们将在下期谈论这包含九项重大仪式的祭天大典, 并思考这称为“郊祭”的祭天大典之重要意义.

(文接下期)

 


 

[1]               唐振基著, 《先贤之信》(中国上海: 中国出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 2005年), 第103页.

[2]               同上引, 第101页.

[3]               代下6:18: “神果真与世人同住在地上吗? 看哪, 天和天上的天尚且不足你居住的, 何况我所建的这殿呢?” 赛66:1: “耶和华如此说: 天是我的座位; 地是我的脚凳. 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 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 徒17:24: “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神, 既是天地的主, 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

[4]               唐振基著, 《先贤之信》, 第102-103页.

[5]               李美基、鲍博瑞、唐妙娟著, 《上帝给中国人的应许》(台北市: 道声出版社, 1996年), 第2页.

[6]               唐振基著, 《先贤之信》, 第110页.

[7]               李美基、鲍博瑞、唐妙娟著, 《上帝给中国人的应许》, 第2页.

[8]               唐振基著, 《先贤之信》, 第113页.

[9]               同上引, 第105页.

[10]             同上引, 第104页.

[11]             同上引, 第104-105页.

[12]             同上引, 第105页.

[13]             李美基、鲍博瑞、唐妙娟著, 《上帝给中国人的应许》, 第2页.

[14]             唐振基著, 《先贤之信》, 第106页.

[15]             同上引.

[16]             同上引.

[17]         彼前1:18-19: “知道你们得赎, 脱去你们祖宗所传流虚妄的行为, 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 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 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 约1:29: “次日, 约翰看见耶稣来到他那里, 就说: ‘看哪, 神的羔羊, 除去(或作: 背负)世人罪孽的.”

[18]             唐振基著, 《先贤之信》, 第109-110页.

[19]             同上引, 第113页.

[20]             同上引, 第113-114页.

[21]             同上引, 第114页. 有关北京的天坛公园, 参http://baike.baidu.com/subview/219781/16382657.htm#3_6 ; 有关天坛和皇帝祭天(包括祭前准备和祭典程序), 参http://baike.baidu.com/view/13371089.htm .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