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威廉斯 (William Williams, 1882-1961)


image002(A)       敬虔的家庭背景

委内瑞拉(Venezuela), 一个位于南美洲北部、多人所不熟知的热带国家. 这个由哥伦布于1489年所发现, 被西班牙统治长达3百年, 直到1821年才正式独立的国家, 人口由许多种族的后裔组成,[1] 是罗马天主教的国家. 但就在这福音硬土上, 神的灵动工, 建立了一个又一个的地方召会. 其中一位神所重用的拓荒宣道士, 就是加拿大的威廉·威廉斯(William Williams).

1882年, 威廉斯出生在一个来自苏格兰严格长老会类型的敬虔家庭. 1844年, 当苏格兰自由教会(Free Church of Scotland)脱离国家教会(Established Church)的时候,[2] 威廉斯的祖父是其中一名领袖. 威廉斯的大伯则进入阿伯丁大学(Aberdeen University)深造, 毕业后成为自由教会的圣职人员(clergymen). 他把一本属于威廉斯祖父的袖珍型圣经给了威廉斯, 成为他珍藏口袋多年的圣经.

威廉斯的父亲也是一位虔诚的长老会信徒, 熟背诗篇和《教理问答》(catechism). 母亲是长老会诗班的一员. 每个主日, 他们都穿上最好的衣服, 走两哩路程, 参加主日学和其他聚会.

主日礼拜, 威廉斯坐在教堂里, 听冗长的讲道. 他回忆时写道: “我留意到我父亲常在当天所读的经文旁, 即在圣经页边的空白处记下日期, 礼拜完后, 他会说牧师常用同样的讲章, 并指出牧师曾在哪一日讲过这篇讲章. 我年轻烦躁的思想, 无法对圣职人员那枯燥的神学讲道感到兴趣… 礼拜延续下去, 过了午餐时间, 我常感到饥饿难耐, 想尽快回家.” 讲道结束后, 牧师作了刻板陈规的祷告, 再向所有会众  —  信徒和非信徒  —  收取奉献, 然后散会. 这是威廉斯最期待的一刻!

威廉斯指出, 那称为“安息日”的主日对小时的他而言, 实在是个“苦恼的考验”. 回到家后, 他不被允准吹口哨, 不准玩乐, 不准读任何他想阅读的书籍. 下午时间通常是唱诗. 晚餐后, 父亲会读一章的圣经, 然后大家跪下, 读出一段祷告文, 过后大家重复“主祷文”.

威廉斯写道: “当时, 我的父母还完全不知晓神救恩的方法, 正如他们较后所承认的. 在家中或在学校里, 我们常被警告要提防那些所谓的‘复兴’(the revivals)和‘普里茅斯弟兄会’(the Plymouth Brethren). 我们被提醒, 即使是那位从阿伯丁大学毕业的牧师(minister), 都不能肯定地说自己已经得救或重生了, 这些‘弟兄会’的信徒竟敢自负地宣称自己已经得救!

“我的父母在信仰上是完全的诚心, 不幸的是, 他们让圣职人员替他们解释圣经. 我只能够说, 他们或多或少与那些在委内瑞拉的罗马天主教徒相同, 即让神甫替他们阅读和解释圣经. 对于这样的人(特指天主教徒)  —  诚心却受欺骗, 我们要帮助他们时, 需要何等的忍耐、灵巧和恩惠.”[3]

 

(B)       童年的葬礼经历

虽然生长在一个看似虔诚基督化的家庭, 但威廉斯本身和他的父母都还未真正重生得救. 无论如何, 威廉斯年小的时候, 神就已经借着死亡触动他的心. “某次,” 威廉斯回忆童年时这样写道, “我参观基督徒坟场, 看见一个属于被称为‘弟兄会’(Brethren)的坟墓, 其上有个花岗石柱子, 写着: ‘你必须要重生’. 我记得当时感到很奇怪, 竟然在墓碑上写着这样的字眼. ‘重生’是什么意思? 我百思不解, 但安慰自己说, 我想长大后就会明白这些事.”

image004回忆孩童时期时, 威廉斯写道: “有时候, 我年小的头脑尝试解决有关创造、神、天堂、地狱、死亡等等的奥秘. 如果当时听到福音, 我可能会相信. 在主日学里, 老师教导我们说, 如果我们是个良善诚实的孩子, 又爱主耶稣, 我们最终都会有好的结局.” 可惜威廉斯没有从老师或主日学那里听到“信主重生得救”的福音真理.

12岁那年, 威廉斯的祖父去世了. 他跟着父母赶回家乡, 看见祖父的尸体安放在棺木里. 第一次看到尸体令他感到畏怯. 他说: “躺在那里的, 是我非常熟悉之人的冰冷身体… 母亲叫我摸祖父的手, 一个又冷又怪的感觉刺入我心. 在我生命中, 第一次有个声音在我心里出现, 对我说: ‘你的身体若躺在棺木里, 你的灵魂会在哪里?’ 我不知所措, 赶紧离开那里, 找个角落偷偷哭泣.”

出殡时, 在众多抬棺木者当中, 威廉斯是其中一人. 突然, 那个问题又浮现心中, “你的身体若躺在棺木里, 你的灵魂会在哪里?” 威廉斯说: “我无法回答, 因为我被教导说, 无人可在此时此地知道他已得救, 已有永生了. 但我相信神在那天向我说话.” 到了坟场, 他看见人拿泥土丢到棺木上, 然后进行埋葬. 这一幕一幕的情景, 是比他所学到的神学更为严肃和实际的讲章. 回家后, 威廉斯忐忑不安, 最后他告诉自己, 他的祖父82岁离世, 他才12岁, 还有70年的时间, 所以不必操心, 然后便把这些问题暂时抛在脑后, 带着疲乏的身心入眠.[4]

 

(C)       重生得救的历程

15岁那年, 威廉斯开始立志想当一名船长. 他的大伯便把他带来, 与自己同住, 教他对数(logarithms)和一些生活技能, 为以后要投入的航海生活做些准备. 他的大伯是牧师, 有很多圣职人员的朋友. 他们常来找他大伯喝茶聊天. “有一个圣职人员,” 威廉斯写道, “认为约拿没有被大鱼吞下, 并说这只是老妇虚构的故事. 他这一番话使我年青的思想开始怀疑圣经是神所默示的话语. 啊! 第一个在我心中撒下怀疑种子的人, 竟然是个‘牧师’! 有时我也去到城里, 看见我的大伯在圣职人员当中, 是极受欢迎的…. 我发现这些圣职人员按照世人的标准, 可说是受人尊敬的好人, 但对他们而言, 传道显然只是职业(profession), 而非他们的热爱(passion). 他们并不认真相信他们所传的, 有时还拿至圣的事物开玩笑呢!”

某日, 他大伯的朋友建议他做一个海运工程师(marine engineer). 在这朋友的介绍下, 年仅16岁的威廉斯于1898年5月9日, 进入一家海运公司当见习工程师. 在那里, 他学习修理各种机器, 并认识了一个较为年长, 名叫麦凯(Kenneth McKay, 简称“麦”, Mac)的学徒. 麦凯是个聪明的城市青年, 也常嘲笑威廉斯的单纯与无知. 整个船厂的上百人中, 无一人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也没有任何人向别人传讲关于耶稣基督的事. 威廉斯虽有去城里的教堂参加聚会, 但还是枯燥冷漠的讲道, 与家乡的一样. 这令他对圣职人员的印象大打折扣.

1900年初, 麦凯竟然信主得救了. 他的姐夫从澳洲回来, 向他传福音. 明白神的救恩后, 他信靠福音, 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 成为一个新造的人. 他的生命产生显著改变, 即使上司没有在场, 他也勤勉工作. 船厂里的人开始排斥他, 甚至逼迫他. 他们使用种种方式为难他, 威廉斯也常加入他们当中, 但麦凯总是冷静微笑地走开. 这点使威廉斯对他另眼相看. 威廉斯常与麦凯争辩说没有神, 没有天堂, 也没有地狱, 但他心灵深处却相信有这一切.

“亲爱的基督徒同工,” 威廉斯多年后有感而发的写道, “不要因为那些争辩和反对你的人而感到灰心. 大数的扫罗也曾极力反对, 他也有很多这样的后人. … 神的灵在我心里动工, 尽管当时的我并没察觉到这一点. 在深夜的寂静中, 浮现在我脑海中的是: ‘如果麦凯所说是对的, 我正朝向地狱, 怎么办?’ 那时, 6年前的声音重现心里: ‘你的身体若躺在棺木里, 你的灵魂会在哪里?’ 又有声音说: ‘难道你不想要像麦凯那样的肯定, 自己是朝向天堂之路?’ 可惜我当时不敢回应神, 因为我惧怕遭受船厂那班人的排斥.”

一天晚上, 大家作弄麦凯, 但他如以往一般地冷静微笑. 他较后来到我身旁, 对我说: “你难道不想要得救吗?” 威廉斯回答: “得救? 麦凯! 我无法忍受你所面对的反对.” 他说: “啊, 你不知道我心中何等喜乐. 那些作弄我的人也难明白. 我以前也像他们一样, 所以主帮助我, 能忍受他们的捉弄.”

数个月过去了. 一天晚上, 麦凯再次问威廉斯是否想要得救. 麦凯说: “我会为你祷告… 我会尽力帮助你.” 过后, 这话不断出现在威廉斯的脑海中. 多少夜晚, 他心中面对激烈争战. “这一边是世界、升职、工程师主管、年老、死亡、阴间. 另一边则是基督、逼迫、为主事奉、死亡、天堂… 我决定要得救, 不是因为爱神, 而是因惧怕死亡, 害怕去到阴间…” 他想得救, 但问题是: 如何才能得救?

1900年10月20日, 那是一个威廉斯难以忘怀的日子. 在那寒冷的星期六晚上, 他与朋友在街上遇到一群正在露天布道的基督徒. 虽然身边朋友极力反对, 但威廉斯坚持要留下来听福音, 结果朋友生气地走开, 留下他在那里. “我感谢神, 没有跟从我朋友的话与他同去… 魔鬼若在当晚胜了, 神的灵可能不再与我较力(停止感动的工作). 救恩确实出于耶和华; 但我们有选择的意志, 这意志必须选择生命或死亡, 福音或世界, 基督或撒但…”

威廉斯站在那里听福音. 他没有靠得太近, 因不想有人找他谈道. 听了一段时间后, 他独自离开, 心中决定要在今晚得救. 回到所租的家中, 他关上门, 跪在床边祷告. “我开始承认神是真实存在的, 我向祂承认自己的罪. 当我承认自己的邪恶和罪疚, 特别是我怎样逼迫祂的仆人麦凯时, 罗马书5:6的真理临到我, ‘基督为罪人死.’ 我晓得基督为罪人死, 但我以为人必须爱祂和作个好人  —  这是牧师所传讲、主日学老师所教导, 也是我一向学习的神学. 可是, ‘基督为罪人死’, 这是何等的启示! 我正是那个罪人  —  基督正是为这样的人死! 就在那时那地, 我信靠祂作我的救主. 顿时, 一种奇妙的平定安稳进入我心, 何等的简单, 何等的安慰. 不再惧怕死亡, 心中所想的, 是如何事奉我的救主.”

威廉斯晓得麦凯在名为“戈登宣道堂” (Gordon Mission)的地方聚会. 隔天早晨, 威廉斯决定到那里聚会. 到了那里, 就看见麦凯在门口分派赞美诗集. 见到他的到来, 麦凯真是喜出望外, 领他到里面聚会. “那里的气氛与我之前去过的许多教堂不同. 热诚的唱诗、简单实用的讲道, 信徒之间看来也比较友好. 我又参加傍晚的礼拜, 觉得那里的讲道与我才获得的平安相符.”

麦凯很高兴听到威廉斯得救的经历, 两人自此成为更亲密的朋友. 他告诉威廉斯有关主再来的道理. 威廉斯开始勤读圣经, 为要明白主的旨意. 不过, 船厂的朋友听到威廉斯信主归正后, 非常不满, 开始为难甚至伤害他, 比他们逼迫麦凯更甚. 然而, 靠着主的恩典, 威廉斯得以平心静气地忍受一切.[5]

 

(D)       信服真道而受浸

            (D.1)   普里茅斯弟兄会

image006得救后的威廉斯, 读到圣经提及浸礼(洗礼), 本身也想受浸. 不幸的, 麦凯和戈登宣道堂的信徒是布林格主义(Bullingerism)[6]的跟随者. 麦凯告诉他, 浸礼属于“过渡时期”(transition period), 不该在“召会时期”执行. 麦凯仿佛威廉斯属灵的父亲, 在属灵的事上对他影响很大. 某日, 威廉斯和其他年青信徒向 M先生请教浸礼一事. 此人是宣道堂(Mission Hall)的传道人之一. 他说有一节经文一劳永逸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然后便引述 西2:6为证, 说: “你如何接受主基督耶稣?”[7] 他们回答: “靠信心.” 他说: “那么, 浸礼是个礼仪, 所以不属信心. 换言之, 你不需要受浸.” 受了误导的威廉斯消灭圣灵的感动, 决定不要受浸了.

某日, 威廉斯的亲戚听到他得救了, 便邀请他到阿伯丁(Aberdeen)圣保罗街(St. Paul Street)的召会参加聚会. 对于这个召会, 威廉斯听到许多负面的消息. 他写道: “在戈登宣道堂, 我们特别被警告, 要小心提防一个叫‘普里茅斯弟兄会’(Plymouth Brethren)的可怕教派, 因他们自认只有他们是‘唯一的召会’, 甚至如果圣灵要写一封书信给阿伯丁的基督徒, 祂会给那在圣保罗街的召会!

“还有一些信徒因不守规矩而受到管教, 离开了那里, 参加大门敞开的戈登宣道堂; 这些人惯于警告年青基督徒不要接近‘弟兄会’. 事实上, 初期召会的基督徒要遵行神的道时, 便受到毁谤, ‘因为这教门(教派, sect), 我们晓得是到处被毁谤的’(徒28:22); 今日还是一样. 我发现宗派的‘众教会’和‘宣道堂’对他们称为‘普里茅斯弟兄会’的信徒存有根深蒂固的偏见.

“圣职人员反对他们, 因为他们教导真理, 强调说‘牧师’(ministers, 特指一人事奉的牧师制度)夺取了圣灵的权力(特指圣灵随己意分派恩赐和使用信徒方面, 林前12:11), 剥夺了真基督徒的特权和责任. ‘宣道堂’反对‘弟兄会’, 因为宣道堂允准女人讲道、收非信徒的捐献、雇用传道人、每月一次的圣徒交流(communion)等等, ‘弟兄会’则因严格遵守新约圣经原则而不做这一切. 我常发现良善的基督徒完全心存偏见地反对‘弟兄会’, 尽管他们并无好的理由去如此行… 我只认识一些‘弟兄会’的信徒, 他们看来是良善诚实之人, 但我让偏见蒙蔽了心眼, 没经调查所言是否属实, 就重复了那普遍对奉主名聚会信徒的毁谤.”[8]

            (D.2)   布林格的极端时代论

在戈登宣道堂里, 威廉斯发现麦凯和自己只是在布林格主义里增加知识, 而非在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长进(彼后3:18). 由于人数的增长, 威廉斯和一些信徒离开戈登宣道堂, 到乔治街(George Street)那里租用的地方聚会. 他写道: “我们在主日晚上传福音, 也在其他得空的晚上查经, 以布林格所著的《召会书信》(The Church Epistles, 1900年)为课本. 我们坐着讨论希腊文的字根和意义, 像鸽子开口吞食一般, 毫无疑问地吞下布林格的药丸.” 但感谢神, 威廉斯并没失去传福音的热诚, 每个星期四, 他们十多个青年信徒到城镇上传福音, 也看到神的恩典, 有人因此信主得救. 无论如何, 威廉斯心灵深处仍觉有所缺乏.

真理的圣灵在他心中动起善工. 他写道: “我的心越来越感到有所操练, 想要找个适当的聚会处, 即容许神的道被全面实践的地方. 我接触到布拉格所著的《将来的事》(Things to Come).[9] 这期刊教导说现今只有个人的见证(没有集体的见证), 因为‘召会已成废墟(in ruins)’. 浸礼、主的晚餐、交通团契、召会见证、纪律管教等, 都是‘监狱书信’以外的教导, 所以不是给现今时代的信徒. 这恶劣的极端时代论(hyper-dispensationalism)把大部分神的道从我们手中夺去. 它无法满足我的心灵, 因我渴望召会交通、与信徒交流和灵命成长.”

image008不久, 威廉斯与他数年前带领信主的姐妹梅布尔丝(Mabels)结婚. 他们两人同心事主, 并打开家门接待其他基督徒, 一同谈道, 分享主恩. 但这样的交通仍无法满足威廉斯追求真理的心.

他解释道: “按我们所领受的错误教导, ‘召会已成废墟’, 既然如此, 就没有事物把我们基督徒结合起来, 没有集体的见证了. 我们的福音工作使我们与各种基督徒有所联系, 他们邀请我们到他们各自的‘地方’, 我们也应邀前去, 有时发现自己在一些富有人家中经历枯燥刻板的‘查经’. 他们穿著高贵, 是社会上流人士. 不过这些‘会客室’的聚会被拘谨和冷酷所破坏, 无法令我们困惑的心火热起来. 另一些时候, 我们被邀请到‘落魄潦倒’的宣道堂, 那里有更多的‘哈利路亚’和热心, 但所采纳的方式跟圣经的不一致. 此外, 我们也受邀参加B先生的教会, 我们参加了多次, 也去基督教青年会(Y.M.C.A.), 因B先生在主日下午到那里传道. 但这只是修改自‘一人事奉’的形式, 而B先生在召会真理的实践上也不合圣经.”[10]

 

(D.3)   接触奉主名聚会的召会

过了一些时候, 威廉斯升职到加拿大安大略(Ontario)斯特拉特福(Stratford)的G.T.R.工厂. 一天傍晚, 他去到一个外表看来吸引人的宣道堂. 聚会开始时很有次序, 直到两个衣着整齐、年青貌美的女子进来. 他们开始说话, 然后那些高大强壮的男士跪下, 开始说方言. 原来那里是五旬节派的聚会. 他急忙离开, 决定不再回到那里.

某个星期六, 威廉斯经过一处, 看见一间店铺上有一层楼, 窗口上写着几个大字: “基督为罪人死”. 他的目光深被这几个字所吸引, 便走近店旁入口查看, 发现其布告牌上写着: “奉主耶稣之名聚会的基督徒”(Christians Gathered to the Name of the Lord Jesus). 他不认识这“新教派”, 却决定明晚前来参加他们的聚会. 由于妻子还在多伦多, 他便独自前往.

那聚会大约有18个人出席(注: 威廉斯指出, 这召会过后在人数上增加很多, 并迁到大堂聚会), 几乎都是年长信徒. 他坐在后边观察. 整个聚会很简单: 没有电子风琴, 没有诗班, 不拘泥形式, 神的道被清楚解明. 散会后, 一名叫布里奇福德(David Bridgeford)的信徒走过来问候他, 给他留下美好印象. 过后, 他同妻子一起去参加那里的聚会. 布里奇福德夫妇也到他们家中探访. 谈话之下, 威廉斯才发现这些称自己为“奉主耶稣之名聚会的基督徒”, 原来就是他所害怕的“普里茅斯弟兄会”. 真令威廉斯大失所望!

布里奇福德邀请威廉斯夫妇到他家中一同查经. 威廉斯告诉他没这个必要, 因他们不信浸礼和主的晚餐, 出席了反倒会破坏彼此间美好的交通. 但布里奇福德再三恳切邀请, 威廉斯只好答应, 条件是只查考旧约的创世记, 免得引起纷争. 就这样, 他们每个星期二晚上一同查经, 彼此获益, 关系更加密切.

某星期二晚上, 一位名叫史密斯(Smith)的年长信徒也来参加查经. 查经前, 史密斯问威廉斯是否已经得救, 他便一五一十地述说自己得救的经历. 史密斯接着又问他是否已经受浸, 他便推出“过渡时期”的理论, 强调基督徒不再需要受浸了. 他们又谈到守主的晚餐一事, 结果双方越辩越激烈. 史密斯失去耐性, 起身走到他所坐的地方, 握紧拳头, 似乎要把“真理”敲进他里面. 威廉斯说: “史密斯先生, 提摩太后书2:24说: ‘主的仆人不可争竞, 只要温温和和的待众人, 善于教导, 存心忍耐’, 而你没有表现出这样的精神.”

“你说的对…” 史密斯低声答道, 然后默然退回自己的座位. 这一退让威廉斯大感惊讶, 因看见此人竟然愿意迅速服在神的话语下. 另一位年长弟兄弗雷泽(Mr Fraser)来到后, 他们便开始查经. 按之前的顺序, 当晚要查的是创世记第6章. 威廉斯放下心头大石, 心想这一章不会与浸礼有关. 怎知情况正好相反. 史密斯指出, 创世记第6章的洪水是预表基督的死、埋葬和复活, 而信徒也该以受浸来回应(参 彼前3:20-21), 所以与罗马书第6章有关. 弗雷泽完全赞同这点, 令威廉斯心中更加不安.

查经后, 他们移到饭厅, 坐在餐桌旁谈天. 之前紧张的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谈话时, 史密斯温和地表示, 自己和威廉斯一样, 都是因着 罗5:6(“基督为罪人死”)而信主得救, 得着心灵的平安. 谈了一阵子后, 他们彼此问安, 道别回家. 威廉斯写道: “我发现史密斯为真理站立场时, 勇猛如狮子; 但谈到有关个人的话题时, 却温和如羔羊. … 他亲切的接触、仁慈的面容, 显明是个真诚且有信念之人.”[11]

(D.4)   查经而明白受浸的真理

回到家后, 威廉斯夫妇谈论当晚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他在所著的《拉比, 你住在哪里?》(Rabbi, Where Dwellest Thou?)一书中写道: “这些人全然真诚, 他们说使徒行传清楚教导受浸之事, 若说‘保罗在监狱书信中领受启示以前, 召会并不存在’, 这看法完全没有圣经的根据, 因为保罗在得救以前, 就逼迫召会了(参 腓3:6; 徒9:1; 26:10-11; 注: 这点强有力地证明召会在保罗得救前早已存在); 此外, ‘召会已成废墟’这一看法并不真确, 因为现今还是可以按圣经路线来持守(召会)集体的见证. 这一切使我更深地思考, 既然我们肯定拥有真理的道, 我们不必害怕再次查考圣经, 看看他们所言是否正确.”

image010隔天晚上, 威廉斯决定放下一切成见, 重新查考使徒行传. 晚餐后, 他进到房内关上门, 双膝跪下, 打开圣经阅读. “无人教我这样做, 我也不知有任何人这样做过; 但那天晚上, 我深感自己必须跪在神和祂话语面前, 不管付上任何代价, 都要‘买真理’(箴23:23).” 一晚接着一晚地过去, 他发现使徒行船中有七处经文清楚教导有关受浸一事(徒2:41;  8:12,38;  10:48;  16:15,33;  18:8). 他惊叹道: “那些基督徒是对的. 如果我们要跟从使徒的榜样, 这七处经文无疑地证实, 使徒们履行了主在马太福音28:19所给的大使命. 令我们惊讶的是: 为何我们之前没有看到这点? 一切都是清楚和简单的. 我们两人决定要受浸了.

“这次的查经不仅说服我们要受浸, 也叫我们开始看到, 我们若要受浸, 即表明我们与主同死、同埋葬、同复活; 主就期望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罗6:40). 基督为我们做的, 深深感动我们的心. 我们察觉自己是重价买来的, 所以要在我们身子上荣耀神(林前6:20), 这的确是我们的特权. 学到这宝贵的真理, 我们心中便产生事奉主的渴望, 要为主放下野心. 因为我很想成为G.T.R.公司中级部门的机械技术人员.”

事实上, 威廉斯备受上司器重, 有望升职. 但他发现G.T.R.在生意上有些不诚实的手段, 所以良心感到不安. “如果我要受浸, 就要离开G.T.R., 另找一份工作.” 挣扎了三个星期, 虽然受到上司百般挽留, 但他决意离去, 到多伦多的另一间公司打工, 开始新的生活.[12]

(D.5)   在水中顺服主而受浸

到了多伦多, 威廉斯夫妇在布鲁克大街(Brock Avenue)找到一间礼堂, 布告栏上写着“奉主耶稣基督之名聚会的基督徒”. 他们便到那里聚会. 那里的人数比斯特拉特福(Stratford)的更多. 除了掰饼聚会, 他们还参加那里的所有聚会. 几个月过去, 他们发现没有几个人愿意和他们多谈, 不过他们喜欢聚会的次序和简纯, 所以继续参与那里各样的聚会.

某日, 麦克林托克(Robert McClintock)在附近搭棚传福音. 威廉斯每晚都出席. 某个晚上, 威廉斯离开前, 麦克林托克问他是否相信有永远的审判. “那当然, 我相信有永远的审判.” 接着便引证 太25:46. “你真的相信?” 麦克林托克问道. 当威廉斯坚持相信后, 麦克林托克表明他很高兴听到这点. 从那时起, 威廉斯发现那里的圣徒对他们的态度有很大转变.

他起初百思不解, 后来才明白其中缘由. 原来有位作铁匠的信徒, 在多伦多的G.T.R.认识他, 并告诉那里的圣徒说威廉斯是布林格的支持者, 是个危险人物, 不信有永远的审判等等. “我相信他们采取敬虔的谨慎是对的; 但敬虔的谨慎需要客观的调查, 而非只是怀疑. 我曾是布林格的跟随者, 这是真的; 至于我否定永远的审判, 这就错了. 我常相信有永远的审判.” 此事给所有信徒一个重要功课: 要谨慎防备, 也要查明真相. 若非主的恩典让真相大白, 那里基督徒对威廉斯夫妇的冷谈态度至终可能导致他们的离去.

现在情况改变了. 威廉斯夫妇多次受邀到那里的信徒家中作客. 众长老也问他们是否想要受浸, 被接纳入交通里. 他们强调这正是他们所期待的. 不久, 两位长老与他们会谈, 满意他们的情况, 知道他们已信主得救, 便安排他们到布罗德维尤堂(Broadview Hall)受浸.

image0121907年11月的某个星期二晚上, 他们两人到那里准备受浸. 当晚共有15人左右受浸. 轮到他时, 他下到水中, 听到负责施浸的弟兄说: “亲爱的弟兄, 我奉… 给你施浸.” 然后整个身体被放入水里, 象征与主同死、同埋葬、同复活! 他从水里上来时, 在场的圣徒高唱: “快乐佳日, 我志立定, 一意信靠救主我神…”[13] 顿时, 他心中的害怕和疑虑完全消失; 心中充满的, 是甜美的平安! 这简单的顺服行动开始了他生命旅程的新一天.[14]

 

(E)       信服真道而掰饼

image014威廉斯从未参加那里的掰饼聚会. 他写道: “对于主的晚餐, 可说是我们多年来无法解决的难题. 当我18岁时, 父母希望看到我‘参加教会’(join the Church). 我知道‘参加教会’表示成为一个‘教友’, 领受‘sacrament’(圣餐). 但我从圣经上读到, 若不按理吃饼饮杯, 就吃喝自己的罪. 由于我才得救不久, 最好还是多等一些时候. 在戈登宣道堂, 他们守的是‘communion’(每月一次的圣徒交流). 然而, 我读圣经时看见, 若要守主的晚餐, 就必须按照主的吩咐去做.” 他们决定参加那里的掰饼聚会, 观察那里的信徒如何守主的晚餐.

主日早晨, 威廉斯夫妇重新回到布鲁克大街堂(Brock Avenue Hall), 观察掰饼聚会. 那里的信徒请他们坐在后面, 递给他们一本《信徒诗歌》(Believers’ Hymnbook). 他们发现桌椅的摆设非常不同. 大约有120张椅子围绕一张桌子, 桌上有个饼(面包, bread)和两个盛着酒的杯. 另有一些椅子以普通方式排列, 其上坐着一些男女和小孩.

“那里一片肃静, 与这严肃场合相称. 时间到了, 一个弟兄选了一首适切的诗歌, 大家同唱. 过后, 弟兄们一个接一个地站起来, 带领敬拜和感恩. 这一切对我们而言, 是何等新奇啊. ‘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 这是主本来的应许, 当天早晨, 这宝贵的‘同在’真的实现了. 弟兄们借着祷告和感谢, 把我们主圣洁的一生, 从马槽到十架, 逐一地带回信徒的思念中. 我们为此流泪. 我们的心说道: ‘这就是我们长久以来, 一直寻找的地方啊!’ 饼被掰开, 传递给信徒领受, 然后再传酒杯. 过后传奉献袋, 但只传给那些围绕桌子的圣徒(即在交通里的信徒). 接着再唱一首诗歌, 再读一段经文(讲道), 聚会最终以祷告结束.

威廉斯的心何等喜乐. 他写道: “这是我们第一次看见信徒按照主自己所指定的方式, 来记念主的死, 没有由任何圣职人员所主持. 所有信徒围绕桌子而坐, 在基督里合一. 除了圣灵, 没有人主持聚会的次序. 间中没有突然停止, 也没混乱, 我们夫妇两人深感惊讶和赞叹. 人也许议论或批评他们; 但浸礼、掰饼记念主的死, 把我们带回神、神的道和神的百姓那里; 带回到我们起初的爱; 带回到‘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 …  若不是被圣灵感动, 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林前12:3). 我们相信自己受浸, 领受主的晚餐, 并去到奉主名聚会的信徒当中, 确实是出于神的灵真实的工作.”

威廉斯指出, 他多年以前在神的话语中曾看到洗礼, 但因不顺服基督的主权而没受浸, 所以在神的事上没有什么进展. 现在, 他愿意顺服主, 在水中受浸, 并守主的晚餐, 走在真道的轨道上. 当天, 在聚会结束前, 负责报告的弟兄宣布说, 威廉斯夫妇渴望被接纳入交通里, 若无人反对, 他们两人就会在下个主日被接纳, 与围绕主桌子的众圣徒一同掰饼记念主.

“48年之久,” 威廉斯喜乐地写道, “我们完全满意这个召会, 就是祂喜悦立名和同在的地方. 没有人可以说服我说‘召会已成废墟’, 或‘今日再没有集体见证了’.” 在这方面, 威廉斯亲身的经历和具体的体验告诉了他, “召会至今仍然存在”, 并且借着奉主名聚集的召会, “今日还有集体的见证”![15]

 

(F)       信服真道的立场

威廉斯在所著的《拉比, 你住在哪里?》一书中, 清楚表明他心中的操练, 就是要找一个按照新约圣经的原则和样式来聚会、敬拜和事奉的地方. 结果他在主的引领下, 终于找到了. 那地方就是他所谓的“召会”(the Assembly). 论到此事, 他说: “我们找到了那地方(the Place, 指奉主名聚集的召会)… 它是我们的主在马太福音28章所吩咐的,[16] 是众使徒在使徒行传中所实践的, 而有关它的教义, 也是新约书信所教导的  —  即借着浸礼象征信徒与主同死、同埋葬、同复活(罗6:3-4), 并在每逢七日的第一日以主的晚餐来记念祂, 也透过每日读经将之深印在我们心里.

“我们的心深切感谢我们慈爱的父神, 因祂如此带领我们. 我们也感激祂所爱的子民, 就是那些被称为‘弟兄会’(Brethren)的信徒. 他们拒绝接受任何不属于每个基督徒的名称(如路德会信徒、长老会信徒、浸信会信徒等等). 主给祂子民的名称如基督徒、弟兄们、信徒等等, 才适合所有属主的子民. 属人的名称只适合某一群体, 而非其他信徒.”[17]

威廉斯在此书中总结道: “只有一个地方, 是所有属神的子民能够聚集, 并保存主赐他们的圣名; 只有一个地方, 基督的主权得以彰显; 只有一个地方, 主的灵能够自由使用祂所要用的人. 那地方就是召会(the Assembly)  —  神的召会  —  按照新约圣经的原则来成立和发展. 就在这个地方, 我们的心得着安息, 我们也邀请所有主所爱的子民到那里去, 如主所说的‘你们来看’(约1:39). 但愿主为着祂的赞美和荣耀, 喜悦赐福这方面的见证. 这是我们真诚的渴望和祈求.”[18]

 

(G)      宣道事工的装备

顺服主的话语受浸, 并遵守主的晚餐之后, 威廉斯的灵命更加成长. 他从布鲁克大街堂的查经聚会获益良多. 此聚会连贯性地查考福音书、使徒行传和新约书信等. 其方式是对话式的读经讨论, 每个弟兄都可自由参与发问和分享. 威廉斯写道: “我们尽可能不要错过这些读经聚会(Bible readings, 指查经聚会), 一个是在星期二晚上, 另一个在主日下午. 星期五的祷告聚会对我们而言, 是清爽宜人的时光. 布鲁克大街堂里也常进行福音见证, 当天气允许时, 就进行露天布道.”

威廉斯积极参与这些聚会, 众信徒也看出他有讲道的恩赐, 请他在福音聚会上传扬福音, 为主作见证. 他又积极参与召会其他的活动, 逐家分派福音单张, 与人谈道, 领人信主. 他殷勤操练主赐他的传道和教导恩赐, 主也为他开路, 扩展他事奉的领域, 使其他召会也看出他的恩赐, 邀请他过去传福音和教导真道.

image016威廉斯在其所著的《拉比, 你住在哪里?》(Rabbi, Where Dwellest Thou?)一书中说道: “召会是主的神学院(seminary), 我从不犹豫地强调这点. 就在召会中, 信徒逐步地学习真理, 得以在日常生活中实践出来, 从中累积经验. 如果要作正常的基督徒, 这三点必须同行. 三脚的凳子若要平稳, 三脚都必须同样长度. 若长度是一只脚两尺, 另一只脚一尺半, 第三只一尺, 这凳子便倾斜一边. 这就是在神的事上仓促行事的后果. 把圣经研究挤进数个月的‘研经课程’, 为要叫那个学生早日‘毕业’. ‘头脑知识’的凳脚长两尺, ‘实践’的凳脚只有一尺半, ‘经验’的凳脚仅有一尺, 便产生倾斜失衡和高傲自负的情况.”

“我们听过一些所谓最优秀的圣经讲师. 他们讲的有时虽好, 但比起主的仆人出自内心和经验的讲道, 这些圣经讲师缺少扣人心弦的能力, 也缺乏实际的果效. 我们都知道家里自制的面包与面包店所制的面包有所不同. 前者出自个人经验, 没有掺假的东西; 后者是机器制作, 一切原料为要达到显眼的外表和更高的利润.”[19] 简而言之, 这是“神的神学院”与“人的神学院”不同的产品所产生的不同果效.

以上的话是所有想要全时间事奉主之人必须谨记的. 我们不否认神可以使用某些神学院或基督徒培训中心, 来装备祂的工人;[20] 但信徒若在自己的召会中没有积极参与事奉, 只想借着上一些神学课程, 就出来全职事奉, 这不是圣经所教导的原则和样式. 信徒必须在召会中逐步地学习真理, 并在日常生活中实践出来  —  积极从事主所托付的事奉, 然后从中累积事奉的经验, 以此装备自己, 等候神的呼召. 笔者认识许多奉主名聚会的主仆, 就只在召会中如此装备自己, 虽没进过神学院受训, 却在较后蒙主呼召, 为主重用. 诚然, 地方召会是主的“神学院”, 是训练主仆的场所. 这与今日有些召会完全放下培训的责任, 只把信徒送去神学院或培训中心受训, 是何等大的对比啊? 求主在这方面施恩怜悯, 恢复昔日召会的丰荣!

 

image018(H)       初期召会的样式还是可行

将近一年时间, 威廉斯积极参与召会的各样聚会和事奉. 主也开始将全时间事奉的意念放在他的心里. 他写道: “在这时候, 全时间献于主工的信念开始在我心中成形. 我们在自己身上证实了神加倍的赐福. 当我们看到基督为我们所做的牺牲, 以及事奉祂的喜乐, 心中常想: ‘为什么不将你所有的献在坛上?’ 我认识不少主的仆人, 他们当中有人鼓励我到北安大略(Northern Ontario)和北美洲大草原(the Prairies)事奉. 我确实心有所动, 但我也听到委内瑞拉迫切需要主的工人… 由于我自然的意向是在加拿大事奉主, 便打消到委内瑞拉的想法.”

image020但在神奇妙的安排下, 透过召会众长老和信徒们的支持, 以及环境的催迫, 威廉斯终于明白主的旨意是要他到委内瑞拉全时间事奉, 他也毅然顺服. 在多伦多众召会的举荐和欢送下, 他们夫妇两人离开加拿大, 乘船前往委内瑞拉. 1910年4月25日清晨6时, 他们终于抵达委内瑞拉北部的卡贝略港(Puerto Cabello), 开始了长达51年的拓荒宣道旅程.

在此事上, 信实的主向威廉斯夫妇和所有召会证明, 祂依然是“耶和华以勒”, 只要我们愿

意按照祂的方法, 去做祂的工作, 就不会缺乏祂的供应. 这点可从
《它还是可行》(It Can Be Done)一书获得证实; 此书是威廉dawn of a new day斯在委内瑞拉长达27年的拓荒事工之记录(注: 在这27年里, 共有22个地方召会被建立起来). 另一本书《在委内瑞拉新一天的拂晓》(The Dawn of a New Day in Venezuela)也述说神信实的供应. 这两本书记述了威廉斯的故事, 且以事实和个人经历为凭据, 证明圣经所记载的初期召会之样式还是可行的.

萨沃德(Sidney J. Saword)是威廉斯在委内瑞拉的同工. 自1923年首次相遇后, 他们两人就成为亲密同工, 一同为主在委内瑞拉劳苦事奉. 萨沃德这样描述这位多年的同工: “从1926年直到1961年威廉斯离世与主同在为止, 他和我在卡贝略港(Puerto Cabello)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在旧福音堂上面的双层公寓. 虽然我们来自非常不同的背景, 我们却配搭得好; 他尊重我, 我也尊重他. 他展现辛勤劳苦和坚持不懈的精神, 是我们年青工人的鼓励和启发. 他每日有固定的读经和祷告, 每早晨六时或更早就起身灵修. … 他也是忠实的福音单张分派者、多产的写作者和仁慈的探访者. 他获得委内瑞拉信徒极高的敬重, 其生命和事奉在圣徒心中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象, 并在塑造这个国家的主工上有极大贡献  —  他按照属神的样式, 不采纳现代的创新方式来建立召会.”[21]

image022威廉斯按照圣经的原则和样式建造召会, 其果效存留至今. 按2006年12月《信徒杂志》(Believer’s Magazine)的报道: “今日在委内瑞拉有155个奉主名聚会的召会. 我们感谢神, 他们当中享有合一. 神已在他们当中兴起敬畏祂的人, 这些人渴望看见召会的见证是按属神样式保存下来. 大部分的召会积极传扬福音, 为主见证, 甚至能在没有全时间工人的协助下每年进行一系列聚会. 神赐福他们, 给他们能力, 众召会就以这样的方式被建立起来. 许多召会有数个主日学事工, 并证实这是在新地区开始福音工作的极佳方法. 众召会也创办了五间学校, 得以在那里每日教导圣经.”[22]

 

(I)        “虽然死了, 仍旧说话

长达663页的《翻转世界》一书, 简述了上两个世纪上千名奉主名聚会的主仆在世界各地的宣道事工. 论到1910年开始在委内瑞拉事奉的威廉斯, 此书评述道: “这个弟兄给予50多年的舍己事奉. 他孜孜不倦地在福音事工上劳苦, 继续参与传福音的聚会, 直到他离世的4个月内. 他的榜样大大地影响后来跟随他脚踪的人.”[23]

接近1960年, 威廉斯的身体虽逐渐衰弱, 但心志仍然强盛. 在他长期的病痛中, 他的妻子和萨沃德的妻子一同分担照顾他的责任. 1961年, 威廉斯临终时, 她们和萨沃德都守护在他床边, 见证他安详地离世, 归回天家的安息. 最后, 萨沃德贴切地评述这位多年的同工: “正如亚伯, 他可以说是‘虽然死了, 仍旧说话’(来11:4). 威廉斯的生命可以综合在 罗12:11的话里: 殷勤不懒惰; 心里火热; 常常服事主.”[24] 但愿我们也是如此, 阿们.

 

*************************************

附录初期召会的原则与样式还是可行吗?

在《它还是可行》(It Can Be Done)一书中, 到委内瑞拉拓荒宣道的威廉斯(William Williams)在第一章就开宗明义地写道: “从主在加利利山上给门徒大使命, 直到现今, 无疑是一段很长的时间. ‘时代已大大改变了.’ 我们当然不否认这点. ‘环境改变情况.’ 一般而言是这样. ‘新时代需要新方法.’ 在商业领域确是如此. ‘召会已发展成全球性的机构, 所以需要团体组织来满足各种需求, 新约圣经的原则今日无法实行了.’ 且慢! 这就是我们与众不同之处. 它还是可行的!”

威廉斯接着引述主的大使命: “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 所以, 你们要去, 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原文: 施浸). 凡我所吩咐你们的, 都教训他们遵守, 我就常与你们同在, 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 他请读者留意大使命中四个显著的陈述:

  • 所有权柄(KJV: All power): 表明主掌握一切的权柄, 所以唯独祂拥有权利发此号令.
  • 所有民族(KJV: All nations, 译作‘万民’): 显明祂的心意是要世上一切民族都听到福音, 不管他们是什么肤色的种族, 奉行什么传统或风俗.
  • 所有吩咐(KJV: All things, 译作‘凡’): 不仅要传福音, 还要把神一切的旨意(包括召会真理)教导信徒, 而不是随己意挑拣自己所好; “所有吩咐”表明我们要按照使徒的样式来建立召会(参 徒2:42“使徒的教训”).
  • 所有日子(All the days, KJV: always, 中文圣经《和合本》译作‘常’): 主向祂的仆人保证祂自己特殊的同在, “所有日子”都同在, 直到召会时代的结束.

威廉斯在《它还是可行》一书中, 用了长达269页的篇幅, 记述了他在委内瑞拉如何进行拓荒的事工, 如何靠圣灵的带领, 按照新约圣经的原则和召会的样式, 建立了一个又一个的地方召会. 他在此书最后一章总结道: “我们在过去27年里, 努力实践主在马太福音28:18-20的大使命: ‘所有权柄’、‘所有民族’、‘所有吩咐’、‘所有日子’. 我们相信不存偏见的读者都会说‘它还是可行’.”

他接着写道: “ ‘所有权柄’(All power): 我们已证实祂仍然是召会永活的头, 有能力预备、差遣和支持祂的仆人, 正如祂对待保罗和其他初期召会的工人一般. ‘所有民族’(All nations): 委内瑞拉虽是其中一个最刚硬、最不健康的南美洲共和国, 但那里的人民已回应福音解放的大能. ‘所有吩咐’(All things): 我们已证实那合乎圣经的众召会, 仍然能被建立起来, 并在没有定居的宣道士的情况下维持下去. ‘所有日子’(All the days, 译作‘常’): 不靠任何的宣道会或委员会, 我们证实主的应许是可靠的(诗34:8). 是的, 祂在‘所有日子’与我们同在, 因祂永不失信.”[25]

 


 

[1]               根据2010年的资料, 委内瑞拉的人口约有2千9百万人, 有麦士蒂索人(33%)、白人(32%)、穆拉托人(21%)、非洲黑人(8%)和美洲原住民(印第安人, 4%)等.

[2]               查尔默尔斯(另译 “森马士”, Thomas Chalmers, 1780-1847)是爱丁堡的神学教授. 他带领474位传道人和牧师, 以及数千名平信徒组织了苏格兰自由教会(Free Church of Scotland). 这教会不受政府控制, 不受他人资助, 而且热心传道工作. 几乎所有当时的苏格兰宣道士, 以及一些最优秀的学者, 都加入了自由教会. 比尔·奥斯汀著, 马杰伟、许建人合译, 《基督教发展史》(香港九龙: 种籽出版社, 1991年), 第476页.

[3]               William Williams, Rabbi, Where Dwellest Thou? (Richmond, Canada: T.S.A. Milne, 1981), 第5-6页.

[4]               同上引, 第5-8页.

[5]               同上引, 第10, 13-17页.

[6]               布林格主义(Bullingerism)也被称为“极端时代论”(ultra-dispensationalism或hyper-dispensationalism 或), 源自圣公会学者兼圣职人员布林格(E. W. Bullinger, 1837-1913)的教导. 他主张基督徒召会(Christian Church)是在使徒行传28章(徒28:28)才开始的, 所以只有保罗的“监狱书信”才适用于基督徒召会. 布林格强调, 保罗之前的书信(如哥林多前后书、帖撒罗尼迦前后书、罗马书等等)和使徒行传28章以前的教导, 都是给犹太召会的(Jewish Church), 所以这些书信所记载的洗礼和主餐(圣餐)只适用于犹太召会, 与基督徒召会完全无关. 因此, 布林格和他的跟随者认为外邦召会的基督徒不必受洗, 也不必守主的晚餐.

[7]               西2:6: “你们既然接受了主基督耶稣, 就当遵祂而行.” 事实上, 这节所强调的, 是要遵主而行. 主耶稣的吩咐是什么? 答案是: “你们要去, 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 凡我所吩咐你们的(包括守主的晚餐), 都教训他们遵守…”(太28:19-20).

[8]               William Williams, Rabbi, Where Dwellest Thou?, 第18-19页.

[9]               至少有三本著作名为《将来的事》(Things to Come), 一是布林格所编写的期刊(于1894-1915年按期出版, 长达21期); 二是由奉主名聚会的弟兄考德威尔(John R. Caldwell)于20世纪初所写的文章合集(长达22章); 三是由达拉斯神学院教授潘特科斯(J. D. Pentecost)所著的书(于1958年出版). 读者切莫混淆, 张冠李戴.

[10]             William Williams, Rabbi, Where Dwellest Thou?, 第24-26页.

[11]             同上引, 第27-29页.

[12]             同上引, 第30-31页.

[13]             此诗歌意义丰富, 参 《万民颂扬》, 第327首.

[14]             William Williams, Rabbi, Where Dwellest Thou?, 第32-33页.

[15]             同上引, 第34-35页.

[16]              主在 太28:19-20颁赐的大使命中, 预告了召会的成立和运作. 主吩咐众使徒去传福音(参 可16:15), 使万民信主, 学习作门徒, 给他们施浸后, 还要教导他们遵守一切主所吩咐使徒的  —  即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 彼此交接、掰饼、祈祷(徒2:42). 此乃召会的成立和运作.

[17]             初期的弟兄们明白这重要真理, 所以不向人说: “我们是弟兄会信徒(Brethren, 大写的B , 属“专有名词”, 意谓专属某一教派)”, 而是说: “我们是基督徒”, 或说“我们是奉主名聚会的基督徒”(因“基督徒”一词是适合所有属主子民的称呼). 他们虽以“弟兄们”(brethren, 小写的 b , 属于“普通名词”, 而非专有名词)相称, 却从不在自己的聚会处挂上“弟兄会”(Brethren, 大写的“B”)为招牌.

[18]             William Williams, Rabbi, Where Dwellest Thou?, 第47-48页.

[19]             同上引, 第36页.

[20]             笔者承认有些神学院的立场和讲师是信仰纯正的基督徒学者, 但无可否认的是, 现今有许多神学院的立场或其中的讲师是不信派(现代主义者), 不承认圣经为神那完全无误的启示, 不信圣经的神迹等等. 在这种良莠不齐(好坏参杂)的情况下, 若要送信徒去神学院培训, 就必须谨慎明辨, 三思而后行.

[21]             William Williams, Rabbi, Where Dwellest Thou?, 第3, 42, 47页.

[22]             www.believersmagazine.com/bm.php?i=20061211

[23]             W. T. Stunt, et al., Turning the World Upside Down: A Century of Missionary Endeavour (Bath: Echoes of Service, 1972), 第220页. 奉主名聚会的召会在委内瑞拉的宣道事工早在1890年代就开始了, 但拓荒的宣道士们在那里居留的时间不长, 先后离去. 威廉斯却不同, 他在那里劳苦拓荒宣道数十年, 建立了不少召会, 第一间福音堂就是在他的事奉下建立起来的.

[24]             William Williams, Rabbi, Where Dwellest Thou?, 第3页.

[25]             William Williams, The Pioneer Series: William Williams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8), 第18-19, 268-269页. 此书最初名为It Can Be DoneCarrying Out the Great Commission in Venezuela .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