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会的画像 (七): 新团(New Lump)


(A)     引言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5章如此写道: “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吗? 你们既是无酵的面, 应当把旧酵除净, 好使你们成为新团(new lump). 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 已经被杀献祭了; 所以我们守这节不可用旧酵, 也不可用恶毒邪恶的酵, 只用诚实真正的无酵饼”(林前5:6-8).

 

这整章是论及哥林多地方召会中的圣徒中间所显露的道德邪恶. 那里的圣徒对他们当中所发生的罪恶漠不关心、置之不理. 保罗为此写信指责他们的失责, 劝勉他们必须以敬虔的心执行纪律管教, 犯罪者必须受到管教. 在哥林多的圣徒当中, 很多人已被福音的解放大能所拯救, 脱离各种罪恶(参 林前6:9-11), 但保罗要严厉地提醒他们: “这样的淫乱”, 就是他们所容忍默许的罪恶, “连外邦人中也没有, 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继母”(林前5:1). 这是一个令人费解的例子, 说明一个跌倒或后退的基督徒可能比一个未归主得救的异教徒堕入更深的罪坑.

 

但最令保罗关注的, 不是一位承认归主的信徒会犯上如此无耻的罪行, 而是整体召会竟然对他们当中所发生的罪恶如此完全视若无睹, 不采取适当行动加以对付和纠正. 结果, 这在召会中所发生的罪恶, 以及整体召会在对付此罪上的忽略, 给予保罗一个机会清楚教导有关召会所该执行的适当管教, 以及执行管教的原因. 此事在恩惠之主的手下, 就是那位能从恶中带出良善之神的掌管下, 透过保罗于此章的指示, 使到所有时代的信徒, 所有地方的召会, 都知道关于召会纪律管教方面的宝贵教训.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也教导如何挽回犯罪者(林后2:1-11; 7:2-12). 基于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5章)和后书(第2章)的上述教导, 我们拥有执行管教和收回管教的完整样式.

 

(B)     执行管教的重要

保罗在本章一开始时(林前5:1)就论及所犯的罪, 并在接下去的一节暗示若召会领袖不主动采取适当的管教行动, 只要有一些圣徒因此罪的耻辱而有所负担, 并谦卑流泪向神呼求, 神必因为他的圣名而介入干涉, 亲自取去犯罪者的生命. 召会是神的召会, 为这缘故, 以及为着召会的利益甚至为了召会的存亡, 神可以“取去”人所没有“赶出去”的人(He can “take away” what men fail to “put away”), 好使召会可继续作为“神的召会”(指一群有圣洁特质的会众)!

 

即使召会没有执行最迫切需要的管教, 容忍了最严重的罪行, 我们还是要避免仓促鲁莽和不受管束地行动. 纵然组成那召会的人失败了, 神仍然坐在宝座上, 掌控一切事物, 并可亲自介入来保守他自己的召会. 我们今日要牢记此事, 特别是在今日很多召会中的罪没受对付, 敬虔的管教不被执行, 罪恶昭彰、臭名远扬而导致敬虔圣徒就快失去耐性, 几乎要仓促地采取行动. 让我们谨记  —  神仍然坐在宝座上!

 

但坦白说, 要面对一切可能发生的事, 我们必须补充一点, 如果那“恶人”既没有被人“赶出去”也没有被神“取回去”, 在神和人面前尽了一切努力之后都没效果, 包括给犯罪者充足的时间和场合悔改(启2:21)都无济于事, 那么敬虔的信徒别无选择, 除了退出那个召会. 因为在本质上, 神的召会必须是、也必须保持为“新团”(new lump)、“无酵的团”(unleavened lump). 圣洁的神不能居住在不受审判的基要之罪中, 无论这罪是属道德、教义或教会制度(ecclesiastical)方面的罪.

 

我们不肯定召会现今可否将犯罪者“交给撒但”(林前5:5). 此举极可能需要直接的使徒权柄(即保罗直接地使用他特有的使徒权柄, 比较 提前1:20), 所以保罗在3至5节提到他的心(原文作“灵”)与他们同在, 判断了此事, 定了此人的罪. 他讲明了召会在此事和所有这一类之事所该尽的责任之后, 他只说: “你们应当把那恶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林前5:13). 此乃今日每一个神的召会在所有属于这类情况下所当尽的责任, 同时切记管教的主要目的之一是挽救犯罪者, 借着管教所生出的悔改, 拯救他(或她)不继续活在罪中, 以致在今生与来世难逃可怕的后果.

 

(C)     一点面酵的危险

圣经采用酵和团的画像, 是要强调没受审判的邪恶将会败坏腐化整个召会. 保罗可能暗指“酵”倾向于暗中与不断地散发, 以致整团生面(面粉)与它接触后被它渗入而发酵. 保罗亦可能要强调, 只要一点的酵加入面团, 整个面团必须被视为“有酵的团”(leavened lump). 一个召会当中如果有罪, 整体召会都要负责, 如果情况没有改善, 整体召会要被神看为不洁, 不再适合事奉他. 保罗在此发出危险警告: 道德上的邪恶会影响整个召会! 他在加5:9用同样画像警告关于教义性的邪恶. 林前5:6指基要的道德性邪恶, 加5:9则指基要的教义性邪恶  —  破坏整个福音真理的谬论. 务须注意的是, 两处都以“一点面酵”(a little leaven)来比较“团”(the whole lump). 因此, 保罗并非要比较这两类不同罪恶的严重性与可恨程度, 乃要警告信徒切莫自满, 自满的心态常说: “啊, 召会中只有一小部分的人受影响, 大部分的人都没犯罪.”

在哥林多, 有信徒自高自大(参林前8:1), 召会的前途因着他们的自满而蒙上阴影! (但感谢神, 哥林多的信徒在保罗的谴责下醒悟过来, 译者按) 毋庸置疑, 保罗之所以能在他的第二封书信(哥林多后书)说到此书是写给“在哥林多神的教会”(林后1:1), 这点意味着哥林多的信徒听从了前书的教训, 把那恶人赶出去, 拯救召会脱离了何等严重的罪和恶果.

 

我们不可用这段经文为理由, 来对微小的缺点施以不必要的重手. 这段经文清楚表明那些被赶出去的人是“恶人”. 我们毫无圣经所授的权柄去随意把信徒赶出召会. 我们必须痛心地承认, 现今有些人被赶出召会不是因为犯了基要错误, 而是召会为了某些缘故要除去那人, 有时是因为他具有挑拨激怒和不可理喻的行为, 但可悲的是, 有时则因为他持守忠诚敬虔的原则. 那些滥用管教来维护他们在召会中的地位之人(比较 赛66:5; 约9:22,34-41), 比那些失责而不对恶人执行管教之人, 是更加的败坏.

 

(D)     反对之人的态度

有些召会越来越离开真道, 那些不断反对此事的人必须在灵里非常谦卑, 在态度上谦逊, 在言语上温和, 在行为上慎重. 因为这些人所要提出的, 往往是令人感到不安, 甚至激怒人心的“逆耳忠言”. 常用来对付这等人的普遍借口, 是将之冠以“辱骂的人”(railer)之罪名, 以此便可将他们尽快赶出召会(林前5:11,13). “辱骂者”是指那些惯性使用辱骂性言语的人, 是一个谩骂者(reviler), 而非因一时失控而说出不体面之言的人. 人可能后悔一时口快说了无心之言, 但有心者往往抓住此事为把柄去执行审判, 把反对者赶出召会. 这些人狂妄自大, 愚昧地以为他们能利用圣经的纪律管教来欺压他们所不喜欢的人. 然而, 正如我们先前所言, 神仍坐在宝座上! 他绝对有能力(按他的时间和方法)对付这些滥权的人.

 

我们要清楚明白, 论到召会有权执行管教的课题, 个别信徒不该误以为本身可私自执行审判, 因为此举将导致召会产生混乱, 情况失控, 各人行他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  —  “各人任意而行”(参 士21:25; 译者注: 此节的“各人任意而行”原文直译为“各人行他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 士师时代是信仰与道德堕落的时代[参 士师记17-21章], 皆因各人行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 当事情关系到另一个召会, 负责弟兄们要从所有角度去调查清楚, 然后才作出公正无私的判断. 若有人不理会召会的管教, 无论是他本身或别人犯罪, 这样的人就该受到警戒(帖前5:14). 如果他还是拒绝“听从教会”, 我们就该看他像外邦人和税吏一样, 即被断绝召会的交通、被赶出召会(be put away from the fellowship of the assembly, 太18:17), 因为召会的管教是件极其严肃的事, 绝不可轻忽.

 

(E)     新团旧酵的比较

保罗既说召会是个“新团”, 无疑是要与“旧酵”作个对比. 旧酵代表信徒归主得救以前所犯的罪, 属于旧人的众罪. 保罗在林后5:17提醒我们: “若有人在基督里, 他就是新造的人. 旧事已过, 都变成新的了.” 作为“新团”的地方召会是一个建立在新造者之根基的群体, 属于旧人的旧事没有立足之地. 它是无酵的, 意味着任何败坏或腐化之事都不该存在. 显然, 保罗并非指当时哥林多信徒的实际情况; 他是指理想的召会, 就是召会在神眼中所该有的属天呼召和特征. 罪若进入召会中, 便将破坏召会的真实特质, 此乃反常、可怕和该受拒绝的入侵. 由于所蒙的救赎, 基督徒理当圣洁, 信徒以神的召会之名义聚在一起的时候, 更当如此.

 

至于“除酵”, 它有两方面的教训. 首先, 它指个别信徒要洁净自己的心灵、生活和家庭, 除去种种邪恶. 可是若有人在召会中拒绝这样做, 继续沉溺在罪恶中, 那么要洁净召会的唯一方法就是将那恶人赶出去. 那人已经与罪恶联为一体, 以致这罪必须与罪人一同除去. 召会若要继续作为神的召会, 它就要保守圣洁无酵的本质, 不效法人的做法, 只遵从神的旨意.

 

(F)     守除酵节的意义

保罗论及逾越节和与之密切相关的除酵节(或作“无酵节”)是极富启发性的. 它提醒我们圣洁的生活是必要的, 因为我们是借着基督神的羔羊所流的宝血而得赎的. 容许罪进入信徒的生活或神的召会中, 实际上是藐视了我们逾越节羔羊(主耶稣)所作出的代死牺牲, 破坏了神对圣洁的要求. 我想不必多说, “守这节”一语并非指信徒在擘饼聚会上记念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正如经文中所说的逾越节羔羊不是真实的羔羊而是预表性的羔羊  —  基督, 也正如这酵并非真实的酵而是预表性的酵  —  罪, 所以这节期不是真实的节期或类似之物, 而是指除酵节的预表性意义(出12:18-20; 13:5-7). 除酵节共有七日, 一个完整的圈, 代表信徒的整个生命. 神既然用他爱子的宝血救赎了我们, 他期望我们以一个除去罪恶的圣洁生命来庆祝我们的救赎, 此乃“守这节”(守除酵节)所预表的真实意义.[1]

 

 

 

 

[1]               译自“A New Lump”(Chapter 28),  in Church Truths (by J.G. Toll, 2001), 第123-127页. 此书由托尔(J.G. Toll)出版,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印刷.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