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植物


今天, 当考古学家在山洞中发掘到一把斧头时, 他们可以合理地推论说这必定是有人设计出来的, 作为伐木之用. 科学家们都同意, 这样有目的而设计的东西, 决不是“随机或偶然”(chance)的产物, 是在碰巧的情况下形成的. 然而. 当话题一转到充满精巧设计的生物身上, 同一种推理方法就往往被弃绝 — 充满设计的生物被人认为不需要设计者的存在. 可是, 没有设计者, 这些生物从何而来? 为了反对设计和创造者(即神)的存在, 进化论坚持说这些充满设计的生物, 不过是由一连串巧合事件合并而成.

进化论的始祖达尔文(Charles Darwin)明白到必须有一股设计的力量才行, 所以将之归功于“天然选择”(或简称“天择”, natural selection). 他说: “天然选择每天、每点钟都在审视全世界, 看看有没有任何微小的变异, 然后舍劣取优, 把优的都加起来.” 但是, 这个看法越来越不受进化论者的接受. 史蒂文.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报导说, 现在有许多当代进化论者认为, 实质上的变化“可能不会经过天然选择, 而是漫无目的地在各处发生.”[1] 地质学家戴维.劳普(David M. Raup)说: “除了天然选择之外, 现在比较重要的另一办法就是纯粹的巧合作用.”[2] 不过, “纯粹的巧合作用”能充当设计者吗? 现在, 让我们以植物的精巧设计作为例子, 来思考进化论所谓的“巧合能产生出生物的复杂结构和精密系统”之论调, 看看是否合理可信!

(1)               精心设计的种子

(1.1)   种子散播的绝技

植物有各种不同散播种子的精巧设计! 蒲公英的种子有如降落伞; 枫树的种子长有翅膀, 能像蝴蝶一样振翼而去. 有些水栽植物的种子装有充气浮囊, 可以浮游而去. 某些植物有豆荚, 会倏地爆开, 把种子发射出去. 例如榛子的种子很滑溜, 先被果子挤住, 然后弹射而出, 有如小孩用拇指和食指弹瓜子一般. 此外, 喷籽黄瓜利用水力学原理. 黄瓜生长时, 瓜皮向内越长越厚, 流质的瓜心压力越来越大; 种子成熟时, 压力大到连茎也爆出来, 俨如瓶子的软木塞一样, 于是种子也发射出来. 这些种子散播的绝技, 是需要各个部位严紧配合, 同时间内发挥功能, 岂能靠“巧合的进化”而成?

(1.2)   测录雨量的本能

某些沙漠年生植物的种子, 能耐心地等到下了10毫米以上的雨才开始发芽, 少过10毫米的雨, 它绝不发芽. 这些沙漠年生植物如果在小雨之后便开始生长, 那么它们就会因水分不足而死亡. 它们必须等到下了一场大雨, 泥土贮够水分才生长, 这样到了天旱无雨时也不至死去. 它们这种“待雨而长”的主要生存条件, 岂不是精心设计的明证? 如果要靠“碰巧的进化”, 这类植物在还未进化的最初, 便因水分不足而死去, 早就绝种了! 谈何进化?

(1.3)   长出巨物的微籽

红杉树的种子比针头大不了多少, 但这个体积最小的种子之一, 竟然包孕着地球上最巨大的生物 — 硕大无朋的红杉树. 它能长至100米高. 在离地1.2米处, 树的直径可达10米. 单是一棵树的木材, 已足于建造有6个房间的房屋多达50幢. 60厘米厚的树皮含有驱除昆虫的鞣酸, 而且质地松软, 由纤维构成, 防火力和石棉不相上下. 树根占地1.2至1.6公顷. 寿命超过3,000年. 当人站在红杉树底下, 只能举目凝望古树参天的巍峨景象. 如果认为这么雄伟的巨树和包孕它的微细种子, 并非经过设计制作而是偶然进化而成, 合乎逻辑吗?

(2)               奇妙的绿叶和根

全世界的粮食可说都是直接或间接地从植物的绿叶而来. 然而, 植物若没有微小的根, 就不能发挥功用. 数以百万计的小根在土里蜿蜓, 每一条根的末端都装有护罩, 而每一个罩子上都有润滑油. 水分和矿物就透过滑罩后面的根毛渗进根里, 沿白木质内微细孔道透到叶子. 叶子制造糖和氨基酸. 这些养分最后布及全树, 直到树根.

花草、树木的循环系统有一些特点十分稀奇, 连很多科学家也觉得近乎神迹. 首先, 水怎能抽送到离地面数十米高呢? 起初, 根压使水向上渗, 但一到树干, 就由另一种机能接替了. 水分子因为有内聚力而集结在一处. 由于有这内聚力, 树叶的水分一蒸发, 微细的水柱就给抽上来, 好像拉绳子般 — “绳子”(水柱)由根及叶, 拉上去的速度竟达每小时60米! 据说, 这个系统的抽水力可以应付大约3公里高的巨树!  随着多馀的水分从树叶蒸发(这叫蒸腾作用), 亿万吨水也就通过循环回到空气中, 然后再次落下为雨 — 这个奇妙的系统简直是设计得天衣无缝!

不但如此, 绿叶从太阳吸收能量, 从空气吸取二氧化碳, 用植物的根吸收水分, 制出糖和放出氧气. 这个过程叫作“光合作用”, 发生在称为叶绿体(即叶绿素)的细胞体内 — 它们如此细小, 小到句末的句号也能容纳超过40万粒. 实际上, 科学家至今尚未能完全明白这个奇妙的过程. 一位生物学家说: “光合作用牵涉到大约70种不同的化学反应. 它的确是奇迹.”

针对这点, 吉施博士(Duane T. Gish)指出: “光合作用不仅非常非常复杂, 而且它从一开始就必须是这样(即不靠进化而来). 如果所有生物都是靠太阳的能量存活,[3] 并且光合作用是收集这种能量, 并将它转化为生物能够使用的能量形式(化学能量)的一种功能,[4] 那么没有光合作用, 或者至少没有类似复杂的功能, 地球上就不会有生命存在. 如果从一开始, 光合作用就需要复杂的机构(即机制构造), 那么显然它不会经过几百万年缓慢而渐变的进化形成的, 因为从来没有这么一种机构, 在它尚未完备之前, 能靠其自身的运行来产生能量, 作为该机构运行必要的动力.”[5]

有人把绿色植物誉为“大自然的工厂”, 这点名符其实. 绿色植物不但产生所有生物所需的氧气, 推动水的循环, 给全世界供应食物, 也给世界带来宁静舒爽的美观, 使人心旷神怡. 众所周知, 大部分植物是绿色的. 多年前, 美国所有手术室里的医生和护士所穿的制服, 一律是白色的. 后来研究证实, 绿色比白色(或其他任何颜色)给人眼更轻松的感觉. 为使长时间进行手术的医生和护士的眼神经放松, 医院将制服从白色换成绿色. 科学家终于发现了神的美意 — 神用绿色作为覆盖地球上所有陆地的主要颜色, 因为绿色是最让我们的眼睛感觉舒适的颜色.

总而言之, 这一切奇妙的植物根叶功能、水分循环系统、绿叶光合作用等, 充份展现智慧的设计. 但进化论将之归功于“随机或偶然”的产物, 是在碰巧的情况下形成的. 这种不合逻辑的“神话论调”, 你相信吗?

(3)               植物的繁多种类

进化论解释一切的生物是由“简单的生物”进化成“复杂的生物”. 进化论者声称, 简单的植物如苔藓, 比一般结种子的植物还要“简单”得多, 而那些结种子的植物, 比有花的植物“简单”得多. 换言之, 他们相信从前曾发生过这样的事, 即“简单”植物如苔藓, 缓慢地进化, 并逐渐地变成有种子的植物, 然后有种子的植物进化成开花的植物和树木. 如果这论调是正确的, 那么研究化石的科学家(古生物化学家), 就应该发现许多正在从种子植物变为有花植物的植物化石. 自然历史博物馆中也该有上千种这样的“中间种类”(称为“过渡形态”或“中间形态”)化石. 可是, 化石挖掘者们自始至终并没找到这样的中间种类或过渡形态. 从一开始, 苔藓就是苔藓, 种子植物(如松树)就是种子植物, 开花植物(如玫瑰和苹果树)就是开花植物.

康呢尔博士(E.J.H. Corner)是英国剑桥大学的植物学家. 这位植物和植物化石的专家, 在1961年出版的一本书中表明, 他相信, 对于一个头脑清晰的人来说, 植物化石的记载支持创造论 — 而不是进化论. 不过, 康呢尔博士仍是一位进化论者. 这点说明一个事实: 实际上许多科学家相信进化论, 并非因为科学事实支持进化论, 反对创造论, 而是因为他们“宁愿”相信进化论, 不管科学证据是什么![6] 因为一个人若相信创造论, 那么他必须相信有位造物主, 并要对这位赐生命的主负起责任, 这点正是许多科学家所不愿面对的事实.

世界充满不计其数的美丽花朵. 进化论者相信, 花只是在偶然的情况下出现的. 他们推论, 植物之所以进化出花朵, 是为了吸引蜜蜂和其他昆虫前来帮助繁殖, 但他们却不能回答一个问题: 其实花只需要几种就可以达到这个目标, 但为什么花的种类这么繁多? 显然, 对于相信圣经的创造论者而言, 地球上种类繁多的花朵, 并它们的五颜六色, 都是神所创造, 主要目的是为要让同样由神创造的人类感到赏心悦目.

至于种类繁多的果树, 吉施博士(Duane T. Gish)也指出: “还有那些桃树、杏树、苹果树、李树、梨树、桔子树呢? 如果不是让人和动物享用, 为什么树木要结出那美丽而味道鲜美的果子呢? 要是人和动物不吃掉这些果子, 他们便掉下来而后腐烂. 所以, 看来根本没有理由相信, 地球上这些品种繁多的果树, 仅仅是偶然进化而来的, 而果子除了能帮助自身繁殖之外别无它用(这是进化论者所相信的). 我们有理由相信, 神创造果树, 是为了让它们在开花期散发出香味, 也让果子作为人和动物的食物, 正如圣经上所说: “神说, 看哪, 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 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 全赐给你们作食物. 至于地上的走兽, 和空中的飞鸟, 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 我将青草[7]赐给它们作食物…”(创1:29-30).

(4)               与昆虫巧妙合作

生物界中常有一种奇妙的现象, 就是两种或多种生物合作共存的现象. 这种现象证明其背后有精心设计的智慧在先. 让我们看一些例子. 螫人蚁寄生在金合欢树的空心刺里. 它们防止食叶昆虫在树上栖身; 如果有藤蔓企图攀树, 螫人蚁就把藤蔓割死. 另一方面, 树则分泌一种很合蚂蚁口味的甜汁, 同时也结出一种小假果作为螫人蚁的食物. 到底是蚁先保护树, 然后树报之以果作为食物; 还是树为蚁造果, 然后蚁以保护树来酬谢树呢? 此外, 金合欢树怎会知道要“进化”到结出适合螫人蚁的食物, 来吸引这些保护者住在树身内呢? 这两者怎能碰巧同时进化到可以合作共存地步呢?

以上这种合作共存的现象, 在昆虫和花儿之间十分常见. 昆虫给花授粉, 花则以花粉和花密滋养昆虫. 有些花出产两种花粉, 一种使种子受精, 另一种是中性的, 可供到访的昆虫享用. 许多花都有特殊的记号和气味, 引导昆虫找到花密. 在找花密途中, 昆虫就给花授粉. 有些花还具备触发装置. 昆虫一触到装置就会被盛满花粉的花药迎头拍打. 采完花密后, 昆虫就带着满身的花粉到别朵花去采花密, 间接给那朵花授粉, 使花能繁殖下去.

举例说, 美洲马兜铃(一种花)不能自授花粉, 而需要昆虫带来另一朵花的花粉. 这种植物的叶呈管状, 围绕花朵, 叶上有一层蜡. 昆虫被花香吸引, 降落叶上, 随即滑下滑溜溜的叶面, 直入下面的滑室. 在那里, 成熟的柱头黏住了昆虫带进来的花粉, 发生授粉. 但是, 昆虫被小室里的毛和蜡壁困住, 要再过3天, 等本花的花粉成熟了, 撒在昆虫身上, 然后毛才会枯萎, 而蜡面的滑道也弯至几乎与地平线平行的位置, 方便昆虫走出来. 不久昆虫走出来, 身上添了新花粉, 飞到另一朵马兜铃里授粉. 昆虫并不介意留宿在花室里长达3天, 因为它们大可尽情享用预留给它们的花密. 这一切是碰巧的进化所致? 还是经过有智力的设计而成?

此外, 有几种奥弗里斯兰(Ophrys), 花瓣上有雌性黄蜂的图案 — 眼睛、触角、翅膀具备. 花还散发出雌性处于交配状态时的气味! 雄蜂满以为是前来交配, 结果却只是给花授粉. 另一种称为“提桶兰”的花, 含有发过酵的花密, 能使蜜蜂的腿摇摇晃晃; 于是蜜蜂失足, 滑进一桶液体里, 而唯一的逃脱办法, 是从一根棒底下爬出去, 爬的时候棒就把花粉撒在蜜蜂身上, 使蜜蜂带着花粉, 到另一朵花去给花授粉.

还有许多合作共存的例子. 某些无花果树和黄蜂要互相倚靠才能繁殖. 白蚁能蛀木, 却需要借助于体内的原生动物才能加以消化. 照样, 牛、山羊、骆驼要不是得到活在体内的细菌和原生动物的帮助, 就不能消化草的纤维质了. 一项报告指出: 牛胃里进行这种消化的部位, 容量达到100夸脱(约95升)左右 — 而每一滴(胃液)都含有100亿个微生物.[8] 再者, 藻和真菌合伙成为地衣; 只有这样才能在光秃秃的岩石上生长, 开始把石头化为泥土. 以上种种合作共存的例证, 岂不说明这一切的背后需要一位精心策划的设计者吗?

(5)               总结

一些举世闻名的科学家察觉到以“碰巧的发生或进化”来解释生物是难以置信的. 他们在自然界中察觉到智慧的存在和运作. 荣获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罗伯特. 米利肯虽然相信进化论, 却在美国物理学会会议上这样说: “我们的结局, 有神明布置好了.… 在我看来, 纯粹的物质主义哲学是愚昧的巅峰. 历代智士无不目睹足够明证, 而至少态度虔诚.” 他在演词中引述爱因斯坦的名言, 说他“对于大自然所显露的灵慧, 连最微末的部分, 也只是虚心地尝试理解而已.”

我们四周的生物充满精巧复杂的设计, 单单生物中的植物界便可说明这点. 如果说这些设计尽是进化论所谓的“盲目巧合”所致, 实在是不可理喻. 奇妙精巧的设计显示出超凡入圣的智慧. 因此, 圣经把世上万物的形成归功于睿智的设计者 — 创造万物的真神, 并非不合理, 正如诗104:24所说: “耶和华啊, 你所造的何其多, 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 遍地满了你的丰富”(也参罗1:20).[9]


[1]               Stephen Jay Gould, “Evolution as Fact and Theory” in Discover (May, 1981), 第35页.

[2]               David M. Raup, “Conflicts Between Darwin and Paleontology” in Fiel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Bulletin (January, 1979), 第26页.

[3]               有了太阳的能量, 植物才能生存; 有了植物, 动物(包括人类)才能生存; 所以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是靠太阳能量存活.

[4]               如果人整天躺在阳光底下来吸收太阳的能量, 必被太阳灼伤. 但植物却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先由植物吸收了太阳的能量, 然后动物才吃植物, 从中得到太阳的能量来生存.

[5]               Duane T. Gish, 《创造论的奇妙故事》(El Cajon, CA: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 1994), 第28页.

[6]               Duane T. Gish, 《创造论的奇妙故事》, 第36-37页

[7]               创1:30的“青草”原文是“菜之青者”, 与创1:11,12的“青草”在原文是不同的字. 苏佐扬著, 《旧约精研第一集:创造论》(香港尖沙咀: 基督教天人出版社, 1995年), 第183页.

[8]               Mary Batten, “Earth’s Odd Couples” in Science Digest (November / December, 1980), 第66页.

[9]               上文主要是取自《生命 ¾ 从何而来? 进化仰或创造?》(Brooklyn, New York: Watchtower Bible and Tract Society, 1985), 第142-151页; Duane T. Gish, 《创造论的奇妙故事》(El Cajon, CA: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 1994), 第27-37页. 《生命 ¾ 从何而来? 进化仰或创造?》一书是耶和华见证人的守望台所出版的书, 从223至251页有耶和华见证人的错误教义, 务须弃绝; 但其他部分的资料主要取自创造论的科学论点, 所以值得参考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