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遗产(九) – 第十章: 分别为圣 (Separation)


(A) 引言

相比之下, 较多(奉主名聚会的)召会基督徒有不世俗的声誉. 他们避开与禁戒世俗的事物, 与世俗的活动分别出来. 无可置疑, 有者认为这条道路太狭窄, 并离开我们, 为要寻找更多的自由去沉溺在世俗大海中.

 

这里引出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我们在这事上是否过度严格? 我们需要这么多的舍己(自我否定)吗? 我们难道不可享有一点点的世俗娱乐吗? 我需要成为公司、班上或工厂里的‘怪人’吗? 我难道不可少许地参与他们的所追求的娱乐或消遣吗? 假如这种生活的态度仅是所谓“弟兄会”的传统, 那么我们便可弃绝它, 但如果是神的话语所引致的, 那么从属灵的观点, 我们便是采纳一个健康的生活之道.

 

(B) 分别为圣的指示

看到自称是基督徒的同事们所作所为, 笔者常感诧异, 因为彼前4:3-4教导说: “因为往日随从外邦人的心意, 行邪淫、恶欲、醉酒、荒宴、群饮, 并可恶拜偶像的事, 时候已经够了. 他们在这些事上, 见你们不与他们同奔那放荡无度的路, 就以为怪, 毁谤你们”(彼前4:3-4).

 

有关基督徒与世界的关系, 新约给予四个简单的规则. (笔者注: 英文“world”[世界][1]一词在新约中有三种意思: (1)这字可指“地球”[earth], 就如约1:10: “他在世界[地球上], 世界[地球]也是借着他造的”; (2)这字可意为“世上的人”[the world of men], 例如约3:16: “神爱世人…”; (3)它也可指“世界的制度”[world-system], 正如司可福博士[Dr. Scofield]所说的, 或“文明”[civilisation], 本文所说的世界就是指这个意思.)[译者注: 本文依照雅4:4的译法, 将之译为“世俗”, 或译作“属世”][2]

 

这四个简单的规则是: (1)主耶稣并不期望基督徒“属世界”(of the world)(约17:14: “世界又恨他们, 因为他们不属世界, 正如我不属世界一样”); (2)使徒保罗命令基督徒“不要效法这个世界”(罗12:2); (3)保罗也劝勉信徒不要妄用这个世界, 即不要完全投入、过度使用世物(林前7:31: “用世物的, 要像不用事物. 因为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 (4)使徒约翰说: “不要爱世界, 和世界上的事”(约壹2:15).

 

新约无疑地教导说神与世俗是敌对的(雅4:4), 人不可能做到同时真正地爱这两者. 此外, 新约教导我们前者是短暂的, 将飞逝而过(约壹2:17; 来1:10-12, 而神却是永远长存不变); 若我们费尽宝贵的一生去爱那不能持久的事物, 这是何等大的错误啊!

 

(C) 沉迷世俗的虚无

任何想要沉迷在世俗中的人, 都该阅读传道书. 此书作者是一个享有一切机会去品尝和体验世俗的人, 他最后的结论是彻底地使人幻想破灭. “虚空的虚空”(传1:2; 也参传1:14; 2:11,17,23,26等)是他的总结, 或简单地说, 世俗是引向虚无的. 浪子的比喻正是阐明这项真理的新约经典例证. 这比喻述说一个年轻小伙子因不喜欢家中的约束而拿了大笔钱财离家, 去到远方享乐. 不久, 他就痛苦地发现, 比起自己的家, 远方的生活是充满贫穷和困苦干透. 圣经并没有避讳不谈那看似受到约束的生活(指分别为圣的生活), 雅各甚至称这惊人的奇书(即圣经)为“那全备使人自由之律法”(雅1:25; 译者注: 这道德上的“律法”看似约束人的条例). 但事实上, 是它把我们从低劣、堕落和放荡的属世生活中释放出来, 使我们能展开自由的翅膀, 高飞与翱翔在活出神生命的广阔天空.

 

(D) 分别为圣的榜样

那些曾活在我们当中的敬虔基督徒, 是这真理的最好榜样. 我们同意称这群分别为圣的信徒为圣徒. 他们因对世俗之物的轻看而闻名. 他们从不问: “投入这些世俗的事有何害处呢?” 反之, 他们倾向于对一切世俗事物失去兴趣, 在他们的心目中, 救主卓越无比的荣美令地上一切的俗物变为暗淡飘渺.

 

已归天家的哈罗德·圣约翰(Harold St. John)在悔改归主前, 非常喜欢抽烟和观赏歌剧. 在悔改归主时, 他继续如此行, 不认为它们是有害的. 他很快就成为喜爱读经的人. 他每天清早就起身, 在未到银行工作前, 会享受一段读经的灵修时间. 一天早上, 他走向车站时, 他的手自然而然地伸入裤袋拿烟斗, 突然一个意念进入脑中: “我岂能在享受与主同在的宝贵时光之后, 又享受这个肮脏的烟斗呢?” 他立刻把烟斗抛掉, 从那刻起戒除抽烟的习惯.

 

在哈罗德归信后的首个歌剧在城中演出, 他像往常一般地出席观赏, 但他并不享受它. 他觉得似乎表演“失常”而离席. 第二次发生这事时, 哈罗德开始怀疑到底是歌剧还是他本身改变了! 他第三次再去时, 已没享受和欢乐可言, 他的总结是: 不是歌剧而是哈罗德改变了. 诗中的词句贴切表达这事:

“地上的欢乐无法满足,

那颗尝到主大爱的心.”

 

他的女儿在撰写有关她父亲的传记时, 曾引述哈罗德在日记中(1906年2月7日)的一段话: “读废物(rubbish)直到凌晨二时. 我岂可在等候主来时做这样荒唐愚蠢的事?”[3]

 

一位宣道士朋友有个磁带录音的信息, 磁带中是哈罗德的声音, 述说某次他受人鼓励去听赏“弥赛亚”(The Messiah)之歌的演唱. 买了入场券后, 由于时间还早, 他想要在节目演出前见一见演唱团. 在哈罗德的敬虔思想中, 演唱前所能作的最后准备就是祷告. 出乎他所意料之外, 他发现演唱团中的女人都只顾着化妆, 男人则在抽烟和高谈不雅的笑话. 目睹这一幕, 他立即撕碎入场券, 失望而归.

 

在同一个磁带中, 哈罗德说一位基督徒如果做完当天的工作和灵修, 他不会怪他松弛一下, 享有一点休闲娱乐, 但他建议这事应该常是极少或微量的.[4]

 

(E) 分别为圣的原则

我提议上述是属灵的人对世俗的事物所该持有的态度. 虽然如此, 这种分别为圣(separation)不需要意味着孤立隔离(isolation). 我们承认分别为圣的人很容易落入这个圈套. 我们可用医院的病房来适切地说明“不属世界”这个原则. 每一个医务和护理人员都不敢(亦不想)成为他们所看护的受苦病人, 但他们为了病人的益处而必须在病人当中活动. 照样, 我们不能借着参与世人的嬉戏玩乐来帮助他们, 但我们可在他们需要时站在身旁给予协助.

 

《纽贝里圣经》(The Newberry Bible)[5]在出33:16的页边加入注解. 它暗示神的百姓之所以与万民有别, 乃因他们分别为圣的特质. 这种分别一方面建基于神的同在, 另一方面在于没有属万民特征之事物的存在. 简而言之, (世俗是充满败坏和虚空的, 译者按)任何脱离败坏和虚空的人怎会受害呢?[6]

 

我们的遗产(八) 召会遗产

我们的遗产(十)

[1] 译者注: 这“世界”一词原文是 kosmos {G:2889}, 意即“世界、宇宙、天下”. 这词在新约中出现185次, 最常译成“世界”(67次), 其次是“世上”(39次), 接着是“世人”(30次). 它也译作“世俗”(6次; 雅4:4); “天下”(5次; 罗1:8); “宇宙”(1次; 徒17:24); “世物”(1次; 林前7:31); “天地”(1次); “妆饰”(1次; 彼前3:3)等.

[2] 译者注: 吉布斯(Alfred P. Gibbs)指出, “属世”(Worldliness)一词中的“世界”(world)并非专指世人, 或世人所居住的地球, 而是指一切没有神、拒绝神、甚至敌对神的世物, 包括娱乐、人物、地方和追求. 信徒虽然“在世界(里)”(in the world, 约17:11,15), 就是这物质生命的领域(地球), 但绝不“属世界”(of the world, 约17:14,16), 这是指他属灵生命的领域. 世人是“属世界的”, 他不单生活在世上, 更为世界而活. 他对父神、对基督、对圣灵以及神的话语往往不感兴趣, 他喜欢世上的娱乐、流行的时装、别人的谄媚、物质的财富、名利与地位等. 身为基督徒的我们, 虽然已蒙拯救“脱离这罪恶的世代”(加1:4), 成为“新造的人. 旧事已过, 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但那罪恶的本性和肉体仍然在我们里头, 若不谨慎压制, 只需被挑逗, 属世的意念思想、言语行为便会彰显. 例如本是帮助保罗的底马, 因着“贪爱现今的世界”, 就离弃保罗(提后4:10). 所以使徒约翰说: “不要爱世界, 和世界上的事. 人若爱世界, 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 因为凡世界上的事, 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 并今生的骄傲, 都不是从父来的, 乃是从世界来的”(约壹2:15-16). 保罗写信责备哥林多的圣徒, 也正是因为他们属世(参林前1-6章).

[3] 译者注: Patricia St. John, Harold St. John: A Portrait by His Daughter (London: Pickering & Inglis Ltd., 1962), 第15页. 这里所谓的“废物”很可能是指世俗的杂志刊物.

[4] 译者注: 有关哈罗德·圣约翰(Harold St. John, 1876-1957)的生平事迹, 请参本期(2005年5/6月份, 第58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哈罗德·圣约翰(Harold St. John)”.

[5] 译者注: 有关托马斯·纽贝里(Thomas Newberry, 1811-1901)的生平事迹, 请参 2002年6月份, 第31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托马斯·纽贝里(Thomas Newberry)”.

[6] 译者注: 上文译自James Anderson, Our Heritage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1971), 第29-31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