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门徒(四):为主争战、计算代价


(A)       真门徒要为主争战

即使随时翻阅新约圣经, 人不能不发现, 基督在地上的计划常被描述为争战. 真正的基督信仰, 并不是新派基督教世界(基督教界, Christendom)所提供的轻松娱乐, 也不能与今世盛行的奢华生活和追求享乐混为一谈. 事实上, 它是与生死搏斗, 与地狱权势不停的争战. 门徒若不知道战线已划清, 无回头路可走, 他就不配作盐了.

 

(A.1)   争战要求门徒合而为一

在争战中, 同心合意是必须的. 大敌当前, 我们无时间为琐事争执、偏袒成见、分门结党. 一家自相分争必站立不住, 所以基督的精兵必须合而为一. 合而为一的道路源于谦卑, 正如腓立比书2章所教导的. 若要争竞, 必须有两个人, 然而, 真正谦卑的人不会与人争竞. “骄傲只启争端.” 那里没有骄傲, 那里就没有争端.

 

(A.2)   争战要求门徒生活俭朴

争战要求我们活出朴实、有牺牲的生活. 在任何的争战中, 各方面合适的分配是必须的. 基督徒当紧记我们正面对争战, 我们所花费的必须减到最少, 好使我们有更多资源用在主的争战上.

有一位简称R. M. 的年青门徒看见这方面的道理. 在1960年, 他在一所基督教学校任新生班班会主席. 在他任职内, 经费多用作派对(party)、服装和礼物, 没有直接资助传福音的工作. 后来这位弟兄辞退主席一职, 以下就是他写给同学们, 在他辞职那日读的信:

“亲爱的同学, 既然有关班会派对、服装和礼物等事情已带到委员会商议. 我, 作为班会主席, 曾三思在这方面基督徒应有的态度. 我认为我们若将自己、自己的金钱和时间全用在基督和别人身上, 我们会得到最大的喜乐. … 基督徒花费的金钱和时间, 若不能向未信主的人作见证, 或建立神的儿女, 是不合宜的. 在饥荒贫穷地方, 每日饿死7千人以上, 世上一半人口还未听闻福音的盼望呢! 我们若能帮助, 将福音传给未曾听闻耶稣基督的人, 岂不能将更多的荣耀归给神? 我们不应只与自己喜欢的人, 联成小派系, 浪费金钱时间在宴乐中. 我既然知道可将金钱用来荣耀主耶稣基督, 帮助远处或近处的人, 我不愿将班会费浪费在自己身上 … “凡有世上财物的, 看见弟兄穷乏, 却塞住怜恤的心, 爱神的心怎能存在他里面呢?”(约壹3:17). 因此, 存着爱心和祷告, 我希望你们也看见主耶稣为我们舍弃一切(林后8:9), 现在我请大家准我请辞63年班会主席一职.”

 

(A.3)   争战要求门徒为主受苦

争战要求受苦. 今日的青年人若愿意为国家牺牲, 基督徒岂不更应为基督和他的福音舍命. 没有付出代价的信仰是无价值的. 若主耶稣是我们的一切(他本该如是), 我们就不该因个人安全或避免为他受苦而拦阻自己事奉他.

当使徒保罗向那些窄心批评他的人辩证他作为使徒的职分时, 他没有题说自己的家庭背景、教育程度或属世成就, 他只说明他受苦是为主耶稣基督的缘故. “他们是基督的仆人吗? (我说句狂话) 我更是! 我比他们多受劳苦, 多下监牢. 受鞭打是过重的, 冒死是屡次有的. 被犹太人鞭打五次, 每次四十, 减去一下; 被棍打了三次, 被石头打了一次, 遇着船坏三次, 一昼一夜在深海里. 又屡次行远路, 遭江河的危险, 盗贼的危险, 同族的危险, 外邦人的危险, 城里的危险, 旷野的危险, 海中的危险, 假弟兄的危险. 受劳碌, 受困苦, 多次不得睡; 又饥又渴, 多次不得食; 受寒冷, 赤身露体. 除了这外面的事, 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 天天压在我身上”(林后11:23-28).

当保罗向他属灵的儿子提摩太发出尊贵的挑战时, 他迫切地说: “你要和我同受苦难, 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提后2:3).

 

(A.4)   争战要求门徒绝对顺从

争战要求绝对的顺从. 一个真正的军人会听从上司的命令, 毫不犹疑, 没有耽误. 我们若以为对基督就不用这样严谨, 实在荒谬. 作为创造主和救赎主, 他绝对有权要求跟从他上战场的人, 全心全意、毫不犹疑地听从他的命令(提后2:3-4).

 

(A.5)   争战要求门徒善用兵器

争战要求我们善用兵器. 基督徒的兵器是祷告和神的道(弗6:17-18). 他必须热心、恒心并存着信心祷告, 只有这样, 敌人坚固的营垒才被拆毁. 他也必须熟悉使用圣灵的宝剑, 就是神的道(弗6:17). 仇敌会用尽能力诱骗基督徒丢下宝剑, 他会使他疑惑圣经的默示, 批评圣经中看似矛盾的经文, 他也会使用科学、哲学和人为传统诸多辩驳. 但基督的精兵要站立得稳, 无论得时、不得时, 有效地使用兵器.

基督徒使用的兵器, 对世人来说十分可笑. 神用来攻陷耶利哥城的战略, 会受到今日军事领袖的嘲笑, 基甸带着一小队军队面对敌人千军万马的战略也是如此. 此外, 大卫的甩石机弦、珊迦的赶牛棍和历代神所使用被世人看为愚拙的人又怎样? 属灵的人知道, 神不是在最大的军营中, 他喜爱在世上软弱、贫穷和被藐视的事物中, 借着他们使自己得荣耀.

在争战中, 我们要先认识敌人和他们的策略, 基督徒的争战也如是.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 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 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2). 我们知道“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 所以他的差役, 若装作仁义的差役, 也不算希奇. 他们的结局, 必然照着他们的行为”(林后11:14-15). 一个受过训练的基督徒军人知道, 他所受最猛烈的抵抗, 不是来自酒徒、盗贼或妓女, 乃是那些自称有宗教职位的人. 昔日宗教领袖将神的基督钉在十字架上, 他们也曾逼迫初期的教会. 保罗从那些自称是神的仆人手中受到最猛烈的攻击; 历代以来, 情况依然一样. 撒但的差役装作仁义的差役, 他们讲说宗教的语言, 穿着宗教的袍子, 装扮虔诚的品行, 但他们的内心充满对基督和福音的憎恨.

 

(A.6)   争战要求门徒专心一致

争战要求我们不分心. “凡在军中当兵的, 不将世务缠身, 好叫那招他当兵的人喜悦”(提后2:4). 基督的门徒不能容忍任何阻碍他向主耶稣基督全心专一的事情. 他会不开罪和不冒犯别人, 但使他分心的事或人, 他会断然、坚决拒绝. 他只有一个爱慕, 且是唯一的爱慕, 超越其他一切(即爱慕“讨神喜悦”).

 

(A.7)   争战要求门徒勇敢克敌

争战要求我们在面对危险时勇敢. “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 好在磨难的日子, 抵挡仇敌, 并且成就了一切, 还能站立得住. 所以要站稳了… ”(弗6:13-14). 曾有人提出以弗所书6:13-18的军装没有说到背部的保护, 所以不可撤

退, 转身逃跑(因背部没有保护, 转身撤退时易被敌人放箭射死, 编者按). 我们何用撤退? “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 在这一切的事上, 已经得胜有馀了”(罗8:37).

神若帮助我们, 谁能敌挡我们呢? 争战开始时, 我们已知稳操胜券, 还会想撤退回头吗? 正如贾艾梅(Amy Carmichael)所写道的:

 

我或高奏凯歌, 或战死沙场?

只有懦夫是罪人, 我要全心争战.

敌军勇悍前进, 旌旗招展, 骑兵豪气;

主啊, 我剑虽被折断,

求你使我至死忠心.

 

(B)       真门徒要计算代价

(B.1)   盖楼前先计算代价

主耶稣从不欺哄人, 使他们只在言语上归信真道; 他也不会传讲一章广受大众欢迎的信息来吸引多人跟从. 事实上, 每当群众慕名而来拥戴他, 他总是转向他们, 讲论作门徒的严格要求, 借以作出筛选.

曾有一次, 主耶稣提醒那些跟从他的人先要计算代价. 他说: “你们那一个要盖一座楼, 不先坐下算计花费, 能盖成不能呢? 恐怕安了地基, 不能成功, 看见的人都笑话他, 说: 这个人开了工, 却不能完工. 或是一个王, 出去和别的王打仗, 岂不先坐下酌量, 能用一万兵, 去敌那领二万兵来攻打他的吗? 若是不能, 就趁敌人还远的时候, 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条款”(路14:28-32).

在这里, 主耶稣将基督徒的生命看成盖楼和打仗. 他说: 除非你确知自己有足够的资金, 你才会开始盖造楼房. 不然, 半途而废的楼房成了没有远见的石碑.

何等真实! 在福音奋兴聚会中, 为基督决志是一回事; 但舍己, 天天背起十字架跟从基督, 却又是另一回事. 虽然我们不需费分文便可成为基督徒(因“信”主耶稣便可白白称义, 成为基督徒, 不靠任何善行, 编者按), 但信徒为基督的缘故, 走上牺牲、分别为圣和受苦的路, 必须付上很大的代价. 在基督徒的路程上, 有好的开始是一回事, 但要日复日、得时或不得时、顺境或逆境、喜乐或忧伤的日子都活出基督徒的样式, 却又是另一回事.

喜欢挑错的世人常在注视, 他们认为基督徒若不是无可指摘, 便是一文不值. 当他们看见一名基督徒全心全意、毫无保留的为基督舍弃一切, 他们会嘲讽、讥笑和戏弄, 但内里却深切的尊敬那人.当看见不冷不热的基督徒, 他们只会藐视, 并嘲笑他说: “这个人开了工, 却不能完工. 当他归信主时大事铺张, 现在却和我们一模一样. 他开始时以高速行车, 现在却只有车轮在转动.” 因此, 救主说: “先坐下计算花费.”

 

(B.2)   打仗前先计算代价

第二个比喻讲说一个王要与另一个王打仗, 那王岂不应先坐下酌量, 自己拥有的1万兵能否击败敌方双倍的兵力? 倘若那王宣了战, 每双方军队对垒沙场, 他才重新评估兵力, 岂不是很荒谬吗? 那时他只能做的, 就是高举白旗, 差派和平使者, 伏地求和.

将基督徒的生命比作打仗, 毫不夸张. 他们要面对凶猛的敌人  —  世界、肉体和魔鬼; 世上充满灰心、流血和受苦; 在黑夜守候, 渴望天明, 会令人疲乏; 每天劳苦流泪、受试验, 甚至冒死, 都经常发生.

凡定意跟随基督的人, 都应回想客西马尼和各各他, 然后计算代价. 所得出的结果, 一是全心全意献给基督, 或是因其中的羞辱和贬低而伤心放弃.

借着这两个比喻, 主耶稣提醒听众不要因一时冲动而决定作他的门徒. 他承认门徒必会遇见逼迫、患难和困扰, 他们要先计算代价! 代价是什么? 下一节便是答案. “这样, 你们无论什么人, 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 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14:33).

代价是“一切所有”  —  一个人本身和他所拥有的一切. 这就是救主的意思, 给所有跟从他的人, 铁价不二. 他既是最富足的, 却甘愿为我们成为贫穷, 这是超乎笔墨所能形容的. 他的门徒又怎能借其他代价或较低的途径得着冠冕呢?

跟着, 主耶稣总结他的信息说: “盐本是好的. 盐若失了味, 可用什么叫它再咸呢?”(路14:34). 在昔日的时代, 人们没有像我们今日所用的餐桌盐一般纯净的盐. 他们的盐充满各种杂质如沙粒等. 盐有可能会失去他的味, 结果变成无味无用, 也不能放在田里作肥料, 只好用来铺路. 所以它们“以後无用, 不过丢在外面, 被人践踏了”(太5:13).

比喻的应用显而易见. 基督徒有一个主要的存在价值  —  一生献上, 为神倾倒一切来荣耀他. 基督徒若在地上积攒财宝, 专注个人舒适和享乐, 试图为自己在地上建立名声, 耗费个人生命才干在这不配的世界里, 他就会失去他的味.

信徒若失去存在的主要目标, 便会错失一切, 变得毫无用处. 他的结局便如无味的盐, 被人践踏  —  嗤笑、藐视和嘲讽. 主最后说: “或用在田里, 或堆在粪里, 都不合式, 只好丢在外面. 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路14:35)

每当主说完一些严厉的话, 他常加上这句话. 他好像是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接受他, 他知道有些人会作出另一个解释, 或减低要求的程度, 使他的话欠缺锋利. 但他也知道有些心门, 不论老幼, 愿意为他开敞, 晓得主是可配的, 并顺服他的一切要求. 所以他让门开敞! “有耳可听的, 就应当听.” 凡愿意听的, 就是那些计算代价后仍说:[1]

 

我已经决定, 跟从主耶稣,

虽无人一起, 我仍要跟从;

世界在背后, 十架在前头;

永不回头, 永不回头.

 


[1] 上文改编自 马唐纳著, 《真门徒》(香港九龙: 基督福音书局, 2005年), 第60-66, 82-87页. 编者注: 第60-66页是有关上文A项(真门徒要为主争战); 第82-87页则关乎上文B项(真门徒要计算代价).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