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歌简介(9) : 一天天一时一刻一瞬间 (Day by Day)


许多国家在跨年夜燃放烟花迎接新一年的到来!

每一年的跨年夜,[1] 全球各地总是特别热闹. 世界上很多大城市在“跨年夜”(元旦前夜)会举行大型烟火汇演, 人民兴高采烈地庆祝新一年的到来.

 

说到“跨年”, 这该是个欢庆的时刻, 是“快乐”的代名词; 然而, 还有另一种说法. 台湾著名的精神科治疗师施以诺博士表示, 曾有个上班族对他的心理医师说: “我天天都在‘跨年’啊!” 此人是指自己天天都很快乐吗? 不! 他接着说: “我天天都在‘跨年’, 因为我天天都觉得‘度日如年’, 毫无喜悦可言.”

 

“这或许只是自我揶揄的讲法,” 施以诺评述道, “但某种程度上, 却也可以反映出工商社会中, 人们每天面对种种压力之后的感受. 压力、挑战、经济… , 真是让许多小老百姓觉得‘度日如年’.” [2]

 

Lina Sandell Berg

论到忧愁和伤痛, 我们想到一位瑞典的诗歌创作者  —  林娜(Lina Sandell Berg, 1832-1903). 林娜是一个路德会牧师(Lutheran minister)的女儿, 因从小身体不好, 所以封闭自己, 不愿与同侪(指辈分相同的人)相处; 她很倚赖父亲桑德尔(Jonas Sandell), 与父亲的感情非常好. 然而, 她却在26岁那年, 目睹了自己的父亲因意外落海而溺死,[3] 整个过程, 她全看在眼里, 几乎要崩溃! 根据文献记录, 林娜悲伤哀恸了好长一段时间, 心情完全无法得到平抚.

 

现任辅仁大学医学院教授的施以诺博士写道: “我们没有办法穿越时空去对近两百年前的林娜作确切的心理评估, 但林娜当年的这种情绪反应, 若就今日的临床角度而言, 恐怕是一种棘手的状况, 这在医学上有个专有名词叫作‘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简称PTSD), 是常发生于一个人面对自己或亲人经历重大意外灾害后, 所产生的情绪与生理不适现象, 往往需要相当漫长的辅导与疗愈. 因此, 我们不难想象林娜当时身心所饱受的痛苦.”[4]

 

后来, 在一次又一次的祷告中, 林娜慢慢得到了力量, 并渐渐走出了目睹父亲溺毙的阴影. 她开始写诗作词, 最后成为瑞典伟大的赞美诗作者(hymn writer). 林娜一生写了超过六百首诗歌, 其中一首闻名遐迩的诗歌就是“一天天一时一刻一瞬间”(Day by Day).[5] 她在歌词中写道:

 

1. 一天天, 一时, 一刻, 一瞬间,

凭虔信, 仰赖天父心安;

一切事既由天父所筹算,

为儿女, 何用忧愁、悬念?

一天天, 天父蔼然看顾我,

一天天, 施恩尽皆美善;

凭慈爱, 赐下痛苦与喜乐,

心酸中融有甘甜.

 

2. 一天天, 天父伴我在身边,

一刻刻, 赐我合宜恩典;

慈祥父! 凡我烦劳愿承担;

奇妙父! 掌握智谋、威权;

一天天, 属主儿女蒙护庇,

到永远, 主爱坚稳不变;

“一生中, 我要作你大能力!”

这是祂恩诺圣言.

 

3. 恳求主, 使我坚信不摇动,

患难中, 心灵仍得安宁;

主应许分明载在圣经中,

好信靠! 一点不能变更!

恳求主, 使我任逢何情景, 

顺从主慈手安排、引领;

一天天, 一时, 一刻, 一瞬间,

跟主行, 直到天城.[6]

 

施以诺指出, 这首歌的歌词, 可以说是写出了她借由祷告, 来到上帝面前得着医治的心路历程. 由于歌词切中了许多人的心坎, 因此大受欢迎. 就如同林娜一样, 许多人在忧郁时, 都会寻找信仰的慰藉.

台湾辅仁大学医学教授施以诺

在辅仁大学医学院教授心理疾病职能治疗学的施以诺博士写道: “在医院里, 曾有人问我: ‘您真的认为“祷告”对抒解压力与忧郁有帮助吗?’ 我的答案绝对是肯定的! 在国外, 已有许多医学研究指出, 祷告确实可以为身心健康带来极正面的益处, 成功达到排除忧郁的效益.”[7]

 

除此之外, 施以诺指出祷告至少还可以发挥以下三种实质的作用:

 

  • 祷告, 可以带来“自助”:

每个人都有缺点, 我们往往不自知, 但这些缺点却也常让我们无法适应某些环境. “祷告”很奇妙, 可以让人在过程中有“自省”的作用, 进而看清、改进自己的缺点, 使自己成为愿意改变自己的人, 成为更有竞争力的人, 进而更能面对挑战与压力! 此为“自助”.

  • 祷告, 可以带来“人助”:

祷告, 真的很奇妙. 有时, 您我的能力真是有限; 但透过祷告, 上帝可能会感动您身边一些人, 让他们用一些意想不到的方式来帮助您. 祷告, 可以带来“人助”!

  • 祷告, 可以带来“天助”:

上帝是满有慈爱的. 祂可能会亲自为您调整环境, 亲自将您环境中的压力源、障碍扫除掉! 但先决条件是我们愿意来到祂的面前, 交托我们的忧虑与烦恼. 

 

每个人的一生或多或少都有创伤. 祷告, 是胜过“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绝妙心灵处方! 近年来, 如果在医学期刊搜寻网站PubMed键入“pray”(祷告)这个字, 居然还可以查到不少论文! 足见许多研究已开始印证了信仰对人身心健康的助益. 施以诺承认道: “即便我是一位精神科治疗师, 但我也常有忧愁的时候. 我的生活中也会有压力、挑战, 但几乎每一次当我祷告后, 都会有意外的惊喜与转变.”[8]

 

现代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 许多人觉得“度日如年”, 所以仿佛“天天都在跨年”. 然而, 对于每一位已信主得救、成为神儿女之人, 圣经告诉我们, 爱我们的父神已为我们预备“施恩的宝座”, 我们可以坦然无惧地借着祷告来到此施恩座前, “得怜恤, 蒙恩惠, 作随时(正确译作: 合时)的帮助”(来4:16).[9] 这样, 我们至终会经历和体会诗歌所言, 也是林娜所经历和领悟的:

 

一天天, 天父蔼然看顾我,

一天天, 施恩尽皆美善;

凭慈爱, 赐下痛苦与喜乐, 

心酸中融有甘甜.

一天天, 属主儿女蒙护庇, 

到永远, 主爱坚稳不变;

一生中, 我要作你大能力!

这是祂恩诺圣言.[10]

 


[1]               “跨年夜”是在阳历或新历的12月31日夜晚, 即元旦(新一年)前一天的夜晚. 不少国家在“跨年夜”均有举办迎接新年的活动, 而由跨年日横跨至元旦的庆祝活动称为“跨年”、“跨年倒数”或“元旦倒数”.

[2]               施以诺著, 《诗歌, 是一种抗忧郁剂》(台北: 主流出版有限公司, 2018年), 第23页.

[3]               1858年, 林娜和父亲桑德尔乘船要渡韦滕湖(Lake Vättern), 途中父亲失足掉进湖里, 在她面前淹死.

[4]               同上引, 第24页.

[5]               此诗歌(赞美诗)原名为 Blott en dag (英文名为: Day by day). 她的另一首著名诗歌是 Tryggare kan ingen vara (英文名为: Children of the Heavenly Father).

[6]               摘自诗歌集《万民颂扬》, 第336首.

[7]               施以诺著, 《诗歌, 是一种抗忧郁剂》, 第25页.

[8]               同上引, 第26页.

[9]               来4:16: “所以, 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 为要得怜恤, 蒙恩惠, 作随时的帮助.”

[10]             上文主要改编自 施以诺著, 《诗歌, 是一种抗忧郁剂》(台北: 主流出版有限公司, 2018年), 第23-27页. 也参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na_Sandell .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