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指南》: (第18课) 主啊, 请破碎我!


第二部份:基督徒的品格 

第十八课主啊, 请破碎我!

 

圣经说: “耶和华靠近伤心的人, 拯救灵性痛悔的人”(诗34:18). “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 神啊, 忧伤痛悔的心, 你必不轻看”(诗51:17); 又说: “神阻挡骄傲的人, 赐恩给谦卑的人”(雅4:6).

 

若说圣经中充斥着有关“破碎”(brokenness)的经文, 这话并不正确. 不过, 圣经却有够多提及此事的经文, 使我们相信它在基督徒生活中, 确实是个重要的课题. 让我们看看以下其中一些例证:

基甸率领他的随从将空瓶打破, 让里面火炬的光照耀出来

  • 雅各肉体的力量要被破碎, 才可以披上属灵的力量(创31:22-32).
  • 瓦器必须破碎了, 才可释放那吓倒敌人的光芒(士7:18-19).
  • 五个饼和两条鱼被擘开后, 众人才能吃饱(太14:19).
  • 屋顶被拆开后, 从屋顶缒下来的瘫子才得到罪的赦免, 他的病才获得医治(可2:1-12).
  • 真哪哒香膏的玉瓶被打破, 香膏溢出来之后, 房子才充满了香气(约12:3-5; 可14:3).
  • 象征救主身体的饼被擘开, 以救赎众人的生命(林前11:24).

 

有者说得好: “当耶稣的身体被荊棘、铁钉和矛头刺破, 救赎就如泉水湧出, 洁净罪人, 并赐给他们新的生命.” 只有当我们这“瓦器”的身体被破碎(指出于泥土的身体被牺牲了), 福气才能流出, 造福他人(林后4:7). “神往往使用破碎的人和事, 来显露祂的荣耀.”

 

真正的归主得救(conversion, 指信主而重生得救)是破碎的一种形式. 本来, 我们的本性就像野生的马, 不适合使用. 圣灵判定我们的罪, 领我们来到悔改认罪的地步, 直到我们能说:

 

我降服了, 我降服了,

我不能再心硬了.

我被袮的爱所征服,

甘心成为属袮的奴仆.

 

然后, 主耶稣邀请我们学习背负祂的轭(太11:29: “我心里柔和谦卑, 你们当负我的轭, 学我的样式; 这样, 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正如农场里的轭是给温顺的动物, 主耶稣的轭也是给温顺的人. 只是祂的轭不牵着重担, 乃是牵着爱. 当主耶稣说“我心里柔和”, 这“柔和”(meek)一词在西班牙语读作“曼索”( manso ), 而“曼索”一词也用来形容“顽固的脾气已被破碎”的马  —  已降服的温顺之马. 它是容易控制、易驾御的、可教的(docile). 下文将分几部分来讨论“破碎”这课题.

 

   ()   破碎的元素

认罪! 真正的破碎是时刻儆醒, 準备向神承认自己的罪, 也向我们得罪的人赔罪. 大卫在诗篇32章和51章的表述, 是“认罪”的代表之作、经典章节. 那是大卫一生中最难熬的岁月.

 

  • John Stuart Blackie

    认罪要迅速: 真心的认罪不应该有所隐藏, 让时间冲淡. 很多年前, 爱丁堡大学教授布拉奇(Prof. John Stuart Blackie, 1809-1895, 苏格兰学者)正要听他的学生朗诵. 当时, 一名学生站起来, 用左手托著书本, 正要开始. 教授怒喝: “给我用右手拿书本, 坐下!” 面对这种严苛的训斥, 学生举起了他的右臂, 原来他是没有右手的. 其他学生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深感不安. 教授犹豫了片刻, 然后, 走向那学生, 用双手拥抱他, 顿时流下泪来, 说: “我不知道你没有右手. 请你原谅我, 好吗?” 教授谦卑的道歉, 深深的打动了那个学生.

过了一些日子, 在一个信徒聚会中, 这个故事再次传开. 聚会正要结束时, 一名男子上前, 向会众抬起右臂, 手臂的末端就是手腕. 他说: “我就是那学生, 是布拉奇教授带领我相信基督的. 如果当时他没有承认自己的过错, 我也不会成为基督徒.”

 

  • 认罪应该出自个人: 认罪应该是属个人性的. 道歉是要说“我”, 而不是“我们”. 例如: “天父, 如果我们做错了什么…” 这类的认罪不是出自真心的.

 

  • Senator Al D’Amato

    真情告白是完全和坦率的: 纽约州联邦参议员达马托(Senator Alfonse D’Amato)曾以假扮日本口音, 来嘲笑日籍法官伊藤(Ito). 后来, 他公开道歉, 说, “这是一件遗憾的事件. 这是完全错误的. 这是一个恶劣的玩笑. 我对伊藤法官所做出的冒犯深感抱歉. 我向他致以真诚的道歉.”

 

  • 认罪应该是具体的: 要说出所犯的过错, 例如: “我说了是非”、“我动了脾气”、“我说得过火了”、“我妄下定论了”等, 要明确和具体的说出自己的罪过.

 

  • 认罪应该是无条件的: 不是“如果我做错了什么, 我愿意请你原谅”或“如果你能原谅我, 我就原谅你”.

 

  • 认罪不该轻视所犯的过错: 有人会这样淡化过错: “我的行为是不恰当的”、“我的行为是不该的”、“我的行为是错的”, 有人称他们自己的过错为“瑕疵”或“不明智之举”. 但真诚认罪就不该淡化自己的过错.

 

  • 认罪后该有行动, 摒弃罪过: 在美国, 有一个人良心发现, 促使他送了一封信给美国国家稅务局. 那张字条上写着: “我一直无法入睡, 因为去年我填写纳稅申报表时, 故意报少我的收入. 我随信附上一张150美元的支票. 我若还是无法入睡, 我会把余额也送上.”

 

曾有一个名为乔氏(Joe)的老人, 在他快要离世时, 他想起曾经与吉姆(Jim)有不和, 乔氏很想解决这问题. 于是, 乔氏叫吉姆来到他床边, 然后告诉他说, 由于他害怕在没有认错下就去世, 难以面对永远, 所以要现在把事情解决. 事情好像很顺利, 但正当吉姆要离开时, 乔氏说: “不过, 如果我能痊愈, 那刚才的道歉就不算数.”

 

  • H. A. Ironside

    认罪不要找借口: 例如说: “是魔鬼让我做的”、“我本来就是这样”等. 艾朗赛博士(Dr. Ironside)讲过这个关于他自己的故事: 我记得当我还是年轻的传道人, 才结婚不久. 那时, 我有一个观念, 就是传道人忙得不可开交, 是理所当然的. 我也见过別的传道人这样做. 结果, 我得了教训, 有时这教训是要来自妻子的! 我一直在三藩市传道, 那一天, 行程排得满满的. 上午9时有一个会议, 11时参加一个纪念主的聚会; 然后下午有一个接一个的聚会, 以及街头布道, 然后又一个室内讲道, 讲了五遍. 在回家路上, 我蜷缩在电车的一个角落里, 脑海里还想着传道的事. 我妻子对我说了一些话, 我也记不起是什么, 总之, 我就是心不在焉地敷衍她.

 

她转过身来对我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算什么态度? 你以为我们还在聚会吗? 你站在讲台上看起来多么神圣, 讲道口若悬河; 但在回家的路上, 却用话语顶撞我. 我不该受到那种对待, 我刚才只是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而已. 若是你的会众听到, 不知他们要怎样看你了.” 那真是不得了, 我马上谦卑道歉, 说道: “亲爱的, 我很抱歉, 我不是故意要顶撞你, 但你知道我都累死了. 今天我讲道讲了五遍, 口也麻痺了.” 妻子回答说: “啊, 是吗? 你的讲道我也听了五遍, 我也同样疲惫, 如果我还可以愉快, 我想你也可以.” 我不得不道歉. 那一次, 我学会了不要为自己的坏脾气找借口.

  • 不要企图为自己开脱: 克林顿总统(President Bill Clinton, 注: 克林顿于1993至2001年间出任美国总统, 任内被揭发与女下属有不道德的关系)认错时, 说: “是的, 这是不对的!” 不过, 他接着说: “但我们要作出强而有力的辩护.”

克林顿总统和他的妻子希拉里

  • 不该攻击揭发罪的人: 关于上述这个事件, 克林顿的妻子希拉里( Clinton / Hillary Clinton)捍卫她的丈夫, 说: “是的, 这是不恰当的, 但调查人员是右翼人士, 他们带有政治阴谋.”

 

英国著名布道家乔治·怀特腓(George Whitefield, 1714-1770)则这样处理类似情况. 在他事奉其间, 他收到了一封恶言指责的信件. 他的回答很是简短, 礼貌的说: “我衷心感谢你的来信. 至于你和我其他敌人对我的指摘, 我比你们更清楚我自己, 事实比你们所说的更糟.” 然后结束时写道: “以基督里的爱相待, 乔治”.

 

 

()   认罪的例子

使徒保罗曾骂大祭司是一道粉饰的墙, 过后別人指责他对大祭司不敬, 他立刻认罪说: “弟兄们, 我不晓得他是大祭司; 经上记着说: ‘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 ”(徒23:3-5)

 

Donald Grey Barnhouse

某次, 唐纳德·邦侯斯博士(Dr. Donald Grey Barnhouse)主持聚会, 接近尾声时, 他说: “我们唱最后一首赞美诗的时候, 自私的人可以赶快离去, 走在众人前面; 无私的人可以留步, 等到祝祷完结.” 唱诗还没开始, 一群坐在前排的会众开始离去. 邦侯斯博士很快意识到, 虽然他靠圣灵的大能讲道, 但他最后一番话, 却是出自肉体. 他(心中)马上作出祈祷, 期望主洁净他那轻率无情之罪. 唱诗完结之后, 他向会众道歉, 并希望有人会向那些已离开会堂的人, 转达他的歉意.

 

19世纪的圣公会执事比尔·巴特勒(Canon Bill Butler, 后来按立为主教)被圣公会差派到非洲卢旺达(Rwanda), 去教导那里的见习牧师. 他在那里却教导错误的“自由神学”, 散播那怀疑及否定圣经的种子, 偏离了正道.

 

当比尔知道有虔诚的学生每天清晨4时, 在校园举办祷告, 并为他祈祷时, 他勃然大怒. 某日, 比尔决定处置那祷告会的领袖, 遂把他召来, 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那学生却客客气气地说了一句: “不过, 我认为你真的需要帮助.” 过后, 神开始在比尔的生命里动工. 他意识到, 他一直教导歪理邪说是错误的. 他前往主教那里, 告诉主教说他无法再这样做下去, 主教失望地说: “啊, 那你永不能成为主教了.” 比尔自嘲说: “感谢神.”

 

然后, 比尔意识到, 他必须回到卢旺达那里, 向大家道歉(对于一个英国圣公会牧师来说, 这是何等丟睑的事). 他上了车, 内心就不停排练道歉之词. 当那见习牧师打开门, 见了比尔, 就说: “哈利路亚! (赞美、感谢神之意)” 过后, 见习牧师邀请比尔参加清晨4时的聚会, 而比尔总是借口推却. 他们说: “你就参加一个星期试试看, 好吗?” 比尔真的参加了, 后来还变成恒常出席的成员.

           

Alexander Whyte

还有一个故事. 一天, 亚历山大·韦特博士(Dr. Alexander Whyte, 1836-1921, 苏格兰传道人兼学者)的一个会友, 来到他的办公室, 说有个外来牧师公开评论怀特的一个同工, 说他不是基督徒. 韦特博士即时义愤填膺, 为那位被诋毁的忠心主仆愤愤不平. 尽管如此, 韦特博士还能控制自己的言语, 不出一句恶言. 会友继续说: “还有, 那人甚至说韦特博士你不是一个真正的信徒.” 韦特博士猛然瘫坐, 说: “请你离开我的办公室, 我要独自在主面前, 检讨我的内心.” 这样的自省, 实在是“破碎自我”的表现!

 

Festo Kivengere

凯文杰主教(Festo Kivengere, 1919-1988, 非洲乌干达基督教领袖)承认说, 他不喜欢白种人, 也不喜欢统治他国家的英国人(乌干达于1894至1962年间, 被英国统治). 结果, 主差他去一个英国宣道士(传教士)那里, 以矫正他的想法.

 

凯文杰回忆时说道: “(主在他心中作感动的工作)他是你的弟兄, 白皮肤的英国人… 我骑了80公里自行车, 为求得着原谅. 我看见那英国人就站在我面前, 那是主耶稣所爱的. 我以非洲人的方式跟他打个招呼, 并拥抱他. 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站在那里, 请他原谅我. 那宽恕的主与我们同在, 我们的心跳也好像同步了, 凭着爱的信念, 我们打破了种族的隔墙. 我们两人在那里漫谈、祷告、唱诗歌, 度过了美好时光. 虽我们已分道扬镳33年, 但我还是非常惦念他.” 有者说: “当爱不再流血牺牲, 爱也不再造福他人.”

 

 

()   当我们拒绝认罪:

            当我们拒绝认罪, 后果是悲惨的:

  • 与神的交通被破坏了. 尽管神还是我们的父, 但我们与祂融洽的关系被破坏了.
  • 与其他信徒的交通也被破坏了.
  • 我们失去神的救恩之喜乐.
  • 我们失去属灵方面的力量.
  • 我们失去为主见证的能力, 嘴唇像被密封. 虽然我们的灵魂最终将会得救, 但我们已不适合在地上事奉祂(除非认罪, 恢复交通).
  • 如果那罪被公开知道, 其损害也必然是公开及广泛的. 这令主耶稣的名蒙受羞辱, 也让主的敌人有亵渎主的机会.
  • 我们活在谎言或虚谎之中, 让人怀疑我们的基督信仰只是空谈, 因为我们的信仰虽道德标準崇高, 行为却被我们糟塌了.
  • 我们的祷告也无法达到神面前.
  • 我们的事奉也会徒劳无功.
  • 生命将被推至悬崖边缘. 一个错误判断足可使我们事奉主的努力前功尽弃.
  • 有者的话, 我们可能会失去肉身的生命(林前5:5).
  • 我们在基督的工作审判台前, 可能会失去赏赐.
  • 我们将带着罪疚过活.

 

Steve Farrar

现代美国作家史蒂夫·法拉尔(Steve Farrar)在其著作《跑得好》(Finishing Strong)说: “我们有好些人把自己锁在自己的过去, 就像马戏团里的大象被链子锁在桩柱上. 这桩柱就是敌人打击基督徒的主要工具, 让他无法被神所用. 那敌人做了什么? 他只不过是从我们记忆中阴暗的深处, 翻起不光采的旧账. 那可能是一宗罪过, 在过去的岁月中, 仍然叫我们深感遗憾. 是的! 我们已蒙神赦免. 是的! 我们已属于耶稣基督. 然而, 那些旧账总像魔咒般徘徊在我们的脑海中, 每当我们要为主作见证时, 就抽我们的后腿. 我们就像是那只被铁链锁在桩柱的大象, 可能那桩柱根本没钉紧在地上, 大象只要抖一抖身子, 就可轻易拔出. 不过, 大象仍然惯性的被锁着, 就像我们很多人一样.

 

或许那旧账是一段不道德的关系, 或许是为了谋取好处而造假, 或者是暴力的行为, 或是一次的疏忽, 又或是违背对神的承诺. 不管是什么, 敌人总是不停的把旧账翻到你面前, 使你绊倒, 使你裹足不前. 撒但不能夺去属你的救恩. 但是, 他可以抢去你的喜乐, 而他所做的, 就是挖开你的旧伤口.

 

关于内疚的枷锁, 法拉尔(Steve Farrar)转载赫夫勒(Robert Heffler)的话说: “有一个小男孩强尼(Johnny)探访农场里的祖父母. 祖父母给他一个弹弓, 到树林里去玩. 男孩在树林里练习了大半天, 却没有击中任何目标. 他有些洩气, 便回去吃晚饭. 正走着的时候, 他看见奶奶的宠物鸭子. 忽然, 来了一鼓冲动, 他使劲扔出一拉石子, 竟然正中鸭子头部, 鸭子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男孩感到非常震惊, 极其悲痛; 在恐慌中, 他把死鸭藏在木堆中. 他事后一抬头, 见到他的姐姐莎莉(Sally)原来已目赌这一切, 但她并没说什么.

 

午饭后, 奶奶说: “莎莉, 我们来洗碗碟吧.” 但莎莉说: “奶奶, 强尼告诉我, 他今天想要帮忙. 不是吗, 强尼?” 然后她低声对强尼说: “可別忘了我知道鸭子的事哦!” 强尼只好去洗碗碟. 后来, 爷爷问孩子们要不要去钓鱼, 奶奶说: “很抱歉, 我需要莎莉留下来帮忙做晚饭.” 莎莉微笑着说: “我可以去钓鱼, 因为强尼告诉我说, 他很想帮忙做饭.” 她又低声对强尼说: “可別忘了我知道鸭子的事.” 然后, 莎莉得意洋洋地随爷爷去钓鱼, 强尼只好留下来.

 

就在莎莉的“威胁”下, 强尼在那几天几乎成了莎莉的差役. 强尼最终受不了, 就来到奶奶跟前, 坦然承认他杀死了鸭子. 奶奶跪下来, 给强尼一个拥抱, 说: “亲爱的, 我知道. 那时我站在窗前, 看到了整件事. 因为我爱你, 我原谅了你. 不过, 我只想知道, 你还会为莎莉做多久的奴隸.”

 

事实上, 每当我们犯罪, 主都在看. 不过, 祂总是观察着, 看看我们要做罪的奴隸多久才肯认错. 我们犯多少的罪, 就必须认多少的罪. 曾有位长老写信给我, 说: “在祷告会上, 一位姐妹在说另一位姐妹的不是. 我劝告她, 她应该把这些事直接跟那姐妹说, 而不是在背后论断別人. 那时, 可能是我没有考虑到她的感受, 就在众人面前指摘她. 她开始哭了, 走了出去.

 

现在, 轮到我要认罪了. 別人说我不该在众人面前使她难堪. 我觉得很惭愧, 于是马上请她原谅, 因为我觉得在我还未承认我罪之前, 我不能向主祷告, 这一次令我确切感受到罪的包伏. 不需多久, 她和我便和好如初了.

 

英国的迈尔(F. B. Meyer)某次在讲道前仅15分钟, 便对召会的一位干事大发脾气. 在迈尔踏上讲台前, 助手们也聚集, 跟他一同祷告. 迈尔知道自己已失去圣灵的伴随, 无法有力地宣讲福音, 除非先把问题纠正. 于是, 他向那干事真诚道歉. 迈尔忆述: “那人似乎吃惊多于安慰, 但那没关系. 我知道我做了正确的事, 我的灵魂再次被提到神的天堂, 是神把我带到认罪的地步.”

 

 

()   偿还

新约圣经里, 撒该是得救罪人为弥补过去错误而作“偿还”的典型例子(路19:8). “偿还”必须以主名进行, 使荣耀全归给主.

 

W. P. Nicholson

尼科尔森(W. P. Nicholson, 1876-1962)是讲道满有力量的北爱尔兰传道人. 有一回, 他的讲道一下子叫数百人悔改归主. 得救后的人马上归还从前偷来的工具. 结果, 所归还的工具数量很多, 多到那店的老板必须建一个帐棚来储存. 最后, 店主不得不公开声明, 指没有多余空间储存, 要求人们不要再归还工具了.

 

有些情况下, 犯罪的结果已是不能弥补了. 作为基督徒, 处在这种情况下, 能做的只有承认自己的罪, 顺从主的发落.

 

 

()   宽恕

“破碎自己”(Brokenness)不仅是请求別人原谅, 也包含宽恕别人. 德国的彭柯丽(Corrie Ten Boom, 1892-1983)是这方面的典范(注: 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 曾帮助大量犹太人逃避纳粹党的逼害, 导致她全家被纳粹党捉拿, 关在集中营, 她父亲和姐姐先后死在集中营). 二战结束后, 她在德国的一所教堂, 以宽恕为题来讲话时, 她在观众中看到从前在集中营里最残暴的一名警卫, 彭柯丽的姐姐就是在那里身亡, 她自己也曾在那里受过难以言喻的屈辱和苦楚.

 

聚会结束时, 那人走近彭柯丽, 说: “我已经成为基督徒. 神已经原谅我. 但你愿意原谅我吗?” 彭柯丽回想过去, 经过一番挣扎, 最后, 恩典终于得胜. 彭柯丽伸出手, 握着那悔改的警卫之手, 说: “我原谅你, 弟兄! 我全然的原谅你.”

 

论到“宽恕”, 有一定的顺序:

  • 首先, 当你受了委屈, 你应该从心里原谅他(弗4:32). 这就等于从你肩膊卸下重担. 但这时候, 暂时不要告诉他说你已原谅他.
  • 如果他认错, 你应该不计前嫌的原谅他(路17:4), 并告诉他, 你原谅他. 不要淡化他的过错, 其实他只想听到你说 —  我原谅你.

 

George Muller

神厌恶不肯宽恕的心. 约翰·达秘(John Darby, 1800-1882)和乔治·慕勒(George Muller, 1805-1898)之间有多年的嫌隙. 最后, 达秘到慕勒管理的孤儿院去见他. 接待的人通知楼上的慕勒. 当慕勒下来, 就对达秘说: “我只有10分钟… 这件事都是你做的恶, 你有很多东西都要从新检讨, 我们才可以和解.” 达秘就起来, 马上离开了. 慕勒那严厉的斥责, 把和解的希望都粉碎了. 那次是他们两人在世上最后一次的见面.

 

在早期的召会, 一名男子因为他的信仰而被判处死刑. 当警卫把他带去行刑时, 另有一个曾经得罪那死囚的基督徒俯伏在他面前, 恳求他的宽恕. 囚犯没说一句, 接着就被烧死在火刑柱上. 那人的名字从来没有被记在任何基督徒殉道者的文献上. “又舍己身叫人焚烧, 却没有爱, 仍然与我无益”(林前13:3).

 

 

()   受害却不报复

你有否注意到, 主耶稣从没有报复恶人(彼前2:23). 我们这些有罪的凡人会认为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是自然不过的事. 但恩典使我们愿意为行善而受冤屈, 甚至不为自己伸冤(彼前2:19-20).

 

 

()   以德报怨

信徒须要以仁慈或良善, 来回报不善(罗12:17, 20-21). 从前有一名印度人用锋利的刺棒, 在街上赶象. 突然, 刺棒跌在人行道上, 发出响亮的敲击声. 这头大象转身, 用象鼻拾起刺棒, 递给它的主人. 世上任何仇敌遇到这种气量, 也必被它折服.

 

Hudson Taylor

在1900年的“义和团运动”中, 义和团仗着朝廷的支持, 对外国和本土基督徒发动武装攻击. 成千上万的义和团团员屠杀了大量的基督徒, 纵火烧毁了教堂和信徒的房屋. 单在戴德生(Hudson Taylor)创办的“中国内地会”中, 就有58位宣道士殉道, 还有21个儿童遭害. 戴德生虽然极其悲痛, 但听到英国政府要派大军报复时, 却提出内地会的“三不原则”  —  “不索赔、不怀恨、不报仇”. 不仅如此, 许多宣道士过后仍然返回中国内地, 冒着生命危险, 继续传福音给中国人. 戴德生后来拒绝了清朝政府为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作出的赔偿, 借此向中国人民彰显“基督的柔和谦卑”, 此乃“破碎自我、以德报怨”的好榜样.[1]

 

 

()   看別人比自己强

“破碎自我”的另一个表现, 就是“看別人比自己强”(腓2:3). 这不是说, 那人的品格比我们高尚, 更配得尊重, 而是看他的利益比自己的更为重要. 当亚伯拉罕和罗得从埃及出来, 到了伯特利附近, 那里的草原不足以供应他们两个家族的牲口, 于是亚伯拉罕让侄儿罗得先选择他想要的土地, 然后自己才选(创13:1-13). 亚伯拉罕尊重(重视)別人多于自己.

 

当艾朗赛(H. A. Ironside)在一些琐事上被人挑剔时, 他会说: “弟兄, 当我们到了天堂, 我们将发现我们两人当中有一位是错的, 也许那错的人是我.” 他这样做也是看別人比自己强.

 

有几位神职人员在后台等候所指定的时间出场. 他们其中一位特別受到群众的爱戴与尊重. 当观众隐约看见他的身影, 爆以热烈掌声时, 他很快地退入后台. 这样, 热烈的掌声就好像归给其他嘉宾. 他不想別人因为少得掌声而感到不快.

 

 

()   立刻服从

当一个人立即接受和服从神的旨意, 他就是“破碎自我”  —  放下己意, 降服在神的旨意下(诗32:9). 先知约拿吃了很大苦头, 才学会这一项功课. 被主耶稣骑着进耶路撒冷城的驴子, 就展现了合神使用的降服(路19:29-35). 我们要像陶匠手中的粘土那样降服于主, 祂就能照祂的旨意, 塑造我们成为合用的器皿.

 

 

()   不怕世人的眼光

我们若要献身事奉神, 就必须无视世俗的价值观. 当北爱尔兰的尼科尔森(W. P. Nicholson, 1876-1962)还是一个年轻的信徒, 他加入救世军为同工. 他的首项差事, 就是在街上宣告“不再听从群众意见”(Dead to Public Opinion). 他说那一天, 他上了宝贵的一课  —  因敬畏神而不再害怕世人的眼光.

 

 

(十一)   处变不惊

“破碎自我”的人总能在生活的危机中, 表现出风度和平静. 延误、打扰、故障、意外、落差和失望, 都是神对这些人的计划所组成的部份, 所以他应该冷静, 不要有狂热、恐慌、歇斯底里或颤抖的反应. 重点是: 以冷静而不是急躁来面对逆境. 车胎爆了, 背后可能是化了妆的福气(参 罗8:28: “万事都互相效力, 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面对“干扰”(interruptions)时, 要如何回应呢? 以下是《读者文摘》(Reader’s Digest)文章中的一些建议: “当你不住地被打扰惹恼, 要记得这是因为你的生命有价值. 只有那些有能力帮助別人的人, 才配得经常背负着他人的担子. 我们不喜欢人打扰我们, 但那正是我们有价值的证据. 我们要防范和担心的, 其实是自己变得孤立、冷漠、无人打扰、不关心別人, 也无人关心的情况.”

 

一位忙碌的长者分享另一个有用的建议. 他说: “有好一段时间, 我因常被打扰而感到十分懊恼. 说起来, 那是我自私的想法. 那时, 人们总是突然到访说: ‘嗯, 我刚好有两小时空档, 所以找你聊聊.’ 那真是叫我恼怒万分. 但是, 主后来叫我相信, 他们是神派来的. 祂曾派遣腓利, 前去教导埃提阿伯的太监(徒8:26-40), 祂也曾打发巴拿巴, 到大数找扫罗(徒11:25). 同样地, 今天神也照样差人来找我. 所以, 当有人到访, 我总会说: ‘一定是主把你带来这里. 让我了解一下为什么祂差你来, 我们一起祷告吧.’

 

“这样说有两个作用, 第一是把谈话提升到更高层次, 让神也参与其中. 此外, 这样通常也缩短了谈话. 因为, 如果那人知道你奉神的名展开谈话, 而他又没有准备属灵的话题来谈, 那他通常都会‘知情识趣’而退. 因此, 你大可奉主的名, 欣然地接受打扰, 让他们也得到你的关心或照顾, 因为那是神重新安排你的日程, 以合乎祂所用. 对于儆醒的基督徒来说, 打扰是神加插的事奉机会.”

 

 

(十二)   要像奴仆一般地服事(17:7-10)

Roy Hession

在《各各他道路》(The Calvary Road)一书, 作者雷赫声(Roy Hession, 1908-1992)描述一个奴仆应采取的正确事奉态度. 他必须愿意接受一件又一件的差事, 甚至不考虑自己的负担. 在他事奉的过程中, 他必须愿意无人对他说声感谢. 他也不会抱怨別人怎样自私. 做到了这一切, 也不会自觉骄傲或自满, 甚至要谦卑承认自己是个无用的仆人. 最后一点, 就是把自己出于温顺与谦卑的事奉和忍耐, 视之为本份, 把所谓自身利益也全然放下.

 

 

(十三)   “破碎自我不是

一个“破碎自我”的人并不是没有原则、没有脾气、没有主见、没有能力影响別人. 相反, 一个“破碎自我”的人, 是最有影响力的人. 他的温柔不是软弱, 而是受驾驭的力量. 一个温柔的人不抱怨, 默默接受神的旨意. 他的温良柔顺是出于内在的力量, 是完全降服在神控制下所结出的美果. 尽管如此, “破碎自我”并不意味着从不发怒. 主耶稣就曾在殿里, 向那些贪图利益的换钱币者动怒. 我们应该在神的事工上勇猛如狮子, 在自己的事情上温顺如羔羊.

 

 

(十四)   “破碎自我的步骤

如果你问: “我如何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破碎自我的人?” 答案包含以下四个步骤:

  • 诚心祷告: “主啊, 请破碎我!”
  • 审视你的过去, 查究尚未承认的过失、对別人不尊重和出于肉体所说过的话.
  • 首先为着这一切向神认罪, 又要向你冒犯的人认错.
  • 与他人分享痛悔的经历.

 

不忠的丈夫和妻子要彼此道歉. 一位离弃妻子投向另一女子的长者, 写了这封道歉信: “经过20年的‘不羁生活’, 我深感后悔, 我已经回到神的面前, 祈求祂宽恕我这些年来所行的罪恶和羞耻之事. 祂的怜悯和爱, 使我重回祂和祂儿子耶稣基督的道路上. 我现在正享受那好多年都没经历的平安和保障. 我要赞美祂的名! 大卫的诗篇32章和51章对我而言, 是有新的意义, 也带来喜悅: ‘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 这人是有福的! 凡心里没有诡诈、耶和华不算为有罪的, 这人是有福的!’(诗32:1-2); ‘我向祢陈明我的罪, 不隐瞒我的恶. 我说: 我要向耶和华承认我的过犯, 祢就赦免我的罪恶’(诗32:5); 还有诗篇51章, 祂‘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诗51:12). 祂的恩典何等浩大, 我实在难以理解.

“我要向你们和在基督里的众兄弟姐妹, 为我所造成的耻辱和伤害道歉. 我对自己的罪孽感到万分歉疚, 并希望有办法把它涂抹, 但我无法这样做. 那些荒废岁月的记忆, 将在未来的岁月里困扰着我. 我知道你们一直在为我祈祷, 借用 腓1:19的话: ‘因为我知道, 这事借着你们的祈祷和耶稣基督之灵的帮助, 终必叫我得救.’ 我已经写信给我的家人, 请求他们的原谅, 并在神答允的祷告里欢喜快乐. 我现已参加团契, 也每周上研读圣经的课. 我觉得我需要团契, 也很感恩得着这些机会.”

 

再让我们看看在商业界, “破碎自我”的人会做什么事? 以下是某个基督徒雇主向他的员工所发出的信: “我每日几乎把所有精力和时间, 花费在事业和追求个人的享乐. 我几乎从不读圣经. 我在思想和行为上所犯的罪, 十分严重. 我给神十一奉献是徒然的. 作为一个雇主, 我对下属严厉苛刻. 作为一个丈夫, 我很多时候也是一个难以相处的人, 没有爱心. 我也不像小时候那样恒常参加敬拜聚会. 所以, 当人们夸奖我时, 你可以想像到, 我是怎样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自欺欺人! 我也不得不带着羞愧地告诉你们, 我是一个何等糟糕的基督徒. 请别称赞我的悔改, 只要将赞美归给神.” 那人把这封信连同他公司的产品目录, 送到1千5百万人手中.

 

 

(十五)   全职同工应常破碎自我

鲍勃·杨格(Bob Young)是从美国来到非洲的一个宣道士. 他和那里的宣道士同工因某些问题起了争执. 然后, 他和妻子返回美国, 好照顾他们还在美国求学的孩子. 后来, 他们觉得主带领他们回到非洲去. 他的妻子建议在回去之前, 该写封信给那里的宣道士, 为他们以往的争执而道歉. 他写了一封诚恳的道歉信. 宣道士回信说: “我们就是希望与像你这样的人共事.” 后来, 返回非洲的杨格夫妇跟其他宣道士们相处融洽, 互相配搭, 他们在各地的事工也无往不利.

 

在一场讲道刚结束时, 一位执事上前要求发言. 他开口说: “神今天不住地教训我, 要作出告白. 你们都认识我, 在各人面前总表现欢喜快乐, 但在家里, 我却是另一个人. 我一直都是街头天使、家里魔鬼. 我一直脾气暴躁, 使我家人和妻子的日子很不好过. 我曾求神原谅我, 并使我在家更像我在別人面前的形象.”

 

如果在任何需要道歉时都表达歉意、如果一切过错都被纠正、如果一切恩怨都能放下终止, 那么, 试想一下, 我们的聚会将变得何等美好. 因此, 如果孩子有在母亲钱包里偷了钱, 或说了谎言, 或不服从父母, 或顶撞父母, 都必须向父母道歉. 如果家长有不公平地责罚孩子, 或管束过严, 或大发脾气, 或作出坏的榜样, 也必须向孩子道歉. 若能这样, 那里必有新的喜悅、新的动力和新的果效! 在那里必有如释重负! 在那里, 弟兄姐妹的关系也必要比以往更加融洽, 更加蒙神悦纳和赐福.[2]

 


[1]               据统计, 共有两万多名中国信徒(天主教 [Catholic] 18,000人, 更正教 [Protestant] 5000人)在1900年夏天的屠杀中死亡. 此外, 还有241名外国人死亡, 包括天主教宣道士 53人, 更正教宣道士及其子女共188人, 其中儿童53人.

[2]               上文编自马唐纳(William MacDonald)所著的《跟随祂的脚踪行  —  门徒指南》(The Disciple’s Manual), 第167-194页. 此书英文版于2004年由加拿大的Gospel Folio Press出版; 中文版则由李伟亭、刘宪民、姚光贤合译, 并于2014年11月出版. 上文按照此书英文版对中文版译文作出许多修饰, 另加一些注解和图片为补充.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3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