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指南》: (第20课) 完全委身


第三部份:基督徒的生活 

第二十课:完全委身

 

(A)   完全委身的意思

基督徒都必须承认, 主耶稣在各各十字架救赎的工作之浩大, 价值之重要, 以致它有权要求跟随祂的人对祂完全 委身(Total Commitment). 委身的必然性是毫无疑问, 是个必然的结论, 是个普遍被接纳的真理.

 

可是有两个问题: 第一, 要委身到什么程度? 第二, 在每日生活中要如何实践?  理想的是全然的委身, 是身、心、灵不折不扣的完全摆上, 这是对祂为我们牺牲的一个合理的回应. “主爱如此圣善奇妙, 合献身心, 全力图效.”[1] “祂既为我做了一切, 我奉献给祂的, 怎能少于一切?” “主耶稣为我舍了所有, 我给祂的奉献, 怎能微少?”

 

一个正当的问题是, 有没有任何信徒真正做到完全委身于救主呢? 甚至是使徒保罗, 他也得承认自己还没做到, 还没完全(腓3:12). 当我们想到自己的罪、自己的失败、自己的“自我为中心”, 自己的复杂动机时, 我们犹疑, 不敢承认自己对主的委身已经合格.

 

但这不应妨碍我们朝着理想而努力! 虽然我们还没达到, 但我们可以朝着此目标迈进. 虽然在我们现今的经历中, 还不能坦然高唱: “我将所有献与耶稣”(All to Jesus I surrender),[2] 但这可以成为我们心中的渴想、我们人生的目标.

 

因此, 我们要在圣经中详细查考这有关“委身”的题目. 什么是委身? 委身就是把你的生命交给主, 随祂喜悅地使用. 这是个肯定经过慎重考虑的行动, 委身的人是选择基督的意思, 不选己意. 委身就是为福音丧掉生命. 委身就是把你心中的爱慕, 并你灵魂的爱意, 全归给祂. 一位无名氏写道:

无论疾病健康, 贫穷富有,

在家在外, 单身已婚,

有名无名, 壽短壽长,

主啊, 求祢按着我所有的接受我,

使我的一切成为祢的,

以我的心作为祢的宫殿,

作为祢尊贵的宝座.

 

以下的话在委身的字汇中是找不到的, 比如“主啊, 不可!”、“主啊, 让我先…”、“主啊, 现在不能, 以后才…”

 

 

(B)     完全委身是合理的

向耶稣基督完全委身的理由是十分充分的, 想想以下理由:

1.   向主耶稣完全委身, 这是神的慈悲所要求的. 宝沃斯阔女士(Lady Powerscourt, 原名: Theodosia Anne Howard; 1800-1836)[3]说过: “我们所拥有的一切, 可喻为“不过是两个小钱”, 而祂所拥有的一切, 是天地万有、无尽永恒和祂无限丰盛的自己. 若对那位撇下一切所有的主说我们爱祂, 就不该与祂斤斤计较. 若是这样, 还不如不爱; 是的, 宁可‘冷’也不可‘不冷不热’!”

  • 纽西兰著名商人和慈善家黎德罗(Robert A. Laidlaw, 1885-1971, 注: 此人也是奉主名聚会的知名作家和传道人)也说道: “有人交出自己‘永远的灵魂’求神拯救, 然后却把自己那‘必死的生命’保留, 不献给神, 这种表现缺乏诚意. 我们有胆量信靠祂救我们上天堂脱离地狱, 但论到现在就把我们地上的生命交给祂掌管, 我们却犹豫不决.”

 

2.   对“神的儿子为我死”这个事实, 唯一合理的回应, 就是向基督完全委身! 这是最明智的, 也是我们可以按着神的慈悲所做唯一合情合理的事奉. 倘若祂为我而死, 我最低限度也该为祂舍命.

  • “如果耶稣基督是神, 而祂愿意为我舍命, 那么, 再没有任何为祂所做的牺牲是太大的了”(施达德, T. Studd)
  • “基督十架的救赎对你是毫无意义的, 除非它让你惊讶敬仰, 并成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大事.”(哈罗德圣约翰, Harold St. John)

 

3.   要向基督完全委身, 因为这是认识神的带领最确实的方法, 如 罗12:2所说: “不要效法这个世界, 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 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

 

4.   对主真诚的感激之心, 必然会激励我们对祂完全的委身.

 

5.   要完全委身于主, 因为我们不属自己了. 主上各各他的十字架, 用重价将我们从罪中买赎出来. 我们已属于祂, 我们若按自己所想的去使用自己的生命, 我们就是贼 —  偷取了属于主的东西.

  • 施达德( T. Studd)说得好: “我已知道耶稣为我而死, 但我从不明白, 若祂为我而死, 我就不再属于自己. 救赎意思是买回(指买回归主), 既然我属于祂, 我若不向祂献上一切, 我就是一个贼 — 取了那不属于我的东西. 当我真的看清耶稣已为我死的事实, 为祂放弃一切似乎不再是难事了.”
  • 一个乡村风琴手两次拒绝一个陌生人弹奏教堂里的风琴. 最后, 他让步了. 那位陌生人开始弹奏, 整间教堂好像充满了天上的音乐. 风琴手问他, “阁下是…?” 陌生人谦恭有礼地回答: “我的名字叫门德尔松 (Mendelssohn, 1809-1847; 此人乃大名鼎鼎的德国犹太裔作曲家).” “什么!” 这位仁兄当场目瞪口呆, 然后说道: “刚才我竟不容许阁下弹奏我的风琴, 我真是疯了!” 诚然, 我们应该信得过神弹奏得远比我们更好.

 

6.   要完全委身, 因为主耶稣是“主”! 既然祂是主, 祂就有权掌管一切, “因此基督死了、又活了, 为要作死人并活人的主”(罗14:9).

 

7.   主知道对我们而言, 什么才是最好的, 所以要完全委身于主. 祂在这方面肯定比我们更清楚; 祂晓得我们所不晓得的种种选择.

 

8.   要向主完全委身, 因为这样做, 便能救我们脱离虚度的生命, 并脱离地上琐碎无益的事. 此举免我们在那快沉入海底的《铁达尼号》甲板上整理座位, 或在火烧的房子之墙上绘画.

  • 一天, 苹果电脑的老板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 与百事可乐的总裁约翰·斯卡利(John Scully III)交谈, 他认为斯卡利若把他的才干用在爆炸性的电脑工业上会更好. “你什么时候停止售卖甜汤, 改行做点能改变世界的工作?” 最后, 斯卡利接受挑战, 结果他成为苹果电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EO)!
  • 主复活后, 彼得对其他的门徒说: “我打鱼去.”(约21:3). 真不可思议, 彼得领受了救赎世人的信息, 却去打鱼!

 

9.   为何要完全委身于基督? 因为基督的爱激励我们(林后5:14-15). 针对这点, 全然献身前往非洲宣道的李文斯顿(David Livingstone, 1813-1873)说: 是基督的爱“迫使我们”(compels us).

 

10.   要向基督完全委身, 因祂赐我们一套新的价值观, 一套重要的价值观. 人只要查看基督的眼光, 真正感受祂生命的磁力, 就不再以世俗的理想和标準为满足, 纵然这些理想和準标在这之前似乎能满足我们. 基督已占据我们的心, 没有别的东西可取代祂. 旧有的标準价值已变成无益的灰烬与尘土. 我们为此感谢神.

 

罗宾森(Haddon Robinson)在他所著的书《合乎圣经的传道》(Biblical Preaching), 引述坎贝尔(Ernest Campbell)的一番话: “有一天, 我被伍尔夫(Leonard Woolf)对他一生工作的观点打动, 他说: ‘我清楚看见我实在没有成就什么. 今日世界和过去5至7年, 人类历史的蚁丘完全一样; 我坐在会议室、著书和写备忘, 就好像一直在打乒乓球一样. 因此, 我必须承认一个不光彩的事实, 我一定是在一条漫长的生命上, 花了15万到20万个小时做了完全无用的工作.’ ”

 

十字架的意义十分伟大, 对明白十架意义的信徒来说, 它若不是他们的一切, 就一无是处! 因此, 我们没有把生命交给基督, 就等于在祂面前打哈欠, 等同对祂说: “你没有做过什么事情值得我让你掌管我的生命.”

 

 

(C)     完全委身的例子

以下是全然奉献、完全委身的例子:

  1. 基督 (以赛亚书6章; 来10:7): 我们的主为祂父的事心中迫切, 热如火烧. 祂的心志专一单纯, 就是要讨神的喜悅.
  2. 亚伯拉罕 (创22:1-19): 这人服从神的决心坚定, 甚至愿意牺牲他生命中至爱的宝贝, 即他独生的儿子 —  以撒.
  3. 燔祭 (利1:13b): 燔祭显赫的特征是, 完全为神焚烧净烬. 献祭显示了献祭者全然为祂而活的心愿.
  4. 希伯来的奴仆 (出21:2-6; 申15:11-18): 当一个希伯来奴隸有权可以自由离开主人, 但他却甘心选择永远作他主人的奴仆.
  5. 路得 (得1:16-17): 这名外邦女子用以下这永垂不朽的字句, 表达了她的承担: “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 你往哪里去, 我也往那里去; 你在哪里住宿, 我也在那里住宿; 你的国就是我的国, 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你在哪里死, 我也在那里死, 也葬在那里. 除非死能使你我相离! 不然, 愿耶和华重重地降罚与我.”
  6. 以斯帖 (斯4:16): 当她的犹太同胞面对灭族的危机与威胁, 这位女王冒着生命危险进见国王, 她说: “我违例进去见王, 我若死, 就死吧!”
  7. 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 (但3:17-18): 他们对神的忠心, 使他们宁入火窟, 也不妥协自己的信仰. 他们对当时统领世界的巴比伦帝王尼布甲尼撒说: “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 王啊, 祂也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 即或不然, 王啊, 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 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8. 克蓝麦主教 (Bishop Thomas Cranmer): 这位主教因一时软弱, 簽署了放弃信仰的宣言, 但过后他后悔了, 改变了主意. 在他被绑在柱子焚烧之前, 他把那簽署邪恶文件的手先放进火中, 说: “灭亡吧, 这可耻的手”. 他要他的手成为被焚烧的第一部分.
  9. 约翰达秘 (John Darby): 在达秘不屈不挠、热爱主而多结果子的生命中, 他只带着一个旅行箱过活. 一天, 他坐在一间廉价的旅店里, 唱道: “耶稣, 我已背起我的十字架, 我放弃一切跟随你.” 事实正是这样(注: 达秘本是富足的, 却为主甘心过简朴的生活).
  10. 司布真 (C. H. Spurgeon): 这位有“讲道王子”之称的司布真写道: “当那天我把自己降服救主, 我把我的身、心、灵全献上. 我把我现在和永恒的一切都献上给祂. 我献上我所有的能力、我的才能、我的眼睛、我的四肢、我的感情、我的判断、我的全人, 并一切从里面出来的.”
  11. 彼尔森 (Arthur T. Pierson). 彼尔森是美国长老会的牧师和宣道士, 著了50多本书, 写了超过1万3千篇讲章 . 他如此描述自己: “他用尽神所赐给他的心思和机会.”
  12. 威廉博登 (William Borden): 这名富家子弟是这样表达自己的委身: “主耶稣, 我已在我的生命上撤回我的手, 我把你放在我心中的宝座. 求祢按着祢的旨意改变我、洁净我、使用我. 我接受祢圣灵的全部能力. 我感谢祢.”
  13. 贝蒂司达姆 (Betty Stam): 贝蒂与她的丈夫(John Stem)两人是前往中国的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宣道士. 他们两人在中国忠心事奉, 直到1934年被共产党军人捉拿, 然后处死, 为主殉道. 值得一提的是, 贝蒂在生前, 曾把以下这番话写在她的圣经前页: “主啊, 我放弃我的目标和计划, 放弃我所有的心愿、期盼和野心, 而接受祢在我生命中的旨意. 我把自己, 我的一切全归给祢, 全属于祢, 直到永远. 我把我一切的友谊和至爱全交祢保管. 所有我所爱的人在我心中只佔第二位. 求祢在我生命中成就祢全盘旨意, 我愿付上任何代价, 从今时直到永远, 因我活着就是基督.”
  14. 乔治慕勒 (George Muller): 彼尔森(Arthur T. Pierson)曾向乔治·慕勒问道: “神借着你做了奇妙的事, 你伟大工作的秘诀是什么?” 慕勒抬头一刻, 然后低下头, 越垂越低, 直至几乎在他的两膝中间. 他静默片刻, 然后说: “多年前, 有一天, 乔治慕勒死了. 年青时, 我有许多远大目标, 但有一天, 我向这些东西死了, 而我说: ‘从今以后, 不再是我的意思, 乃是祢的意思.’ 从那一天开始, 神在我里面工作, 也透过我工作.”
  15. 史密斯主教 (Bishop Taylor Smith): 他每早习惯跪在自己的床边祷告: ‘主耶稣, 主耶稣, 这张床是祢的祭坛, 我是祢的活祭.’ ”

 

 

(D)     完全委身的障碍

1.   害怕神的旨意 —  神所要求的: 进入人思想的第一件事, 是传道的工场. 毒蛇、蝎子、蜘蛛、丛林等令人窒息的高温、湿度. 但神给于祂百姓有不同的旨意. 祂的旨意常是纯全、善良和可喜悅的. “无穷大爱与大智之神要祂百姓得着的, 总是最好的.” 一名年轻女子对斯克洛基博士(Dr. Graham Scroggie)说: “我害怕让基督作主, 害怕祂会要求我做什么.” 智慧的斯克洛基博士打开彼得在约帕的故事, 主吩咐彼得起来吃. 彼得三次的回应是: “主啊, 这是不可的”(徒10:14). 斯克洛基温柔地说: “你可以说‘不’, 你可以说‘主’, 但你不能说‘主啊, 不可’. 我现在留下圣经和这支笔给你, 你进到別的房间自己决定, 是划去‘主啊’还是划去‘不可’.” 女子回来时低声饮泣, 斯克洛基看那圣经, 她把那“不可”删掉了. 她不断说: “祂是主, 祂是主.” 这正是圣洁的顺服之例. 主从不勉强人入伍, 祂要的是自愿军. 祂在我们心里运行, 使我们立志遵行祂的旨意(腓2:13).

 

2. 害怕神会取去: 这完全没有根据! 我们的神不是要来取, 乃是要来给. 再者, 祂的旨意是良善、纯全和可喜悅的(罗12:2). 害怕神的旨意就是害怕“福气”.

 

3.   害怕神的禁止: 我们怕祂可能不想我们结婚. 这是不可能的, 婚姻是祂的旨意. 如果祂要你独身, 祂会给你足够的恩典, 你会学到, 独身比结错婚好. 我们害怕祂的旨意会危害我们创业发达, 使我们失去郊外別墅、孩子和二辆车子. 把我们退休的年日奉献给祂不是行了吗? 托马斯吉尔(Thomas H. Gill)如此写道: 

 

神要得着的不是我们生命的碎碴儿,

祂要最好的.

主啊, 我完满的力量愿为祢使用,

我所喜悅的事, 就是为祢喜乐歌唱;

 

我不愿给世界献上我的心,

然后承认爱祢;

我不愿等到年老, 我的力量离开, 然后服事祢;

我不愿为世上的事务, 展翅高飞,

带着疲惫缓慢的脚步, 爬行天峰.

 

我不献上软弱的心愿, 不献上贫贱的事物,

我不献上将残的灯火, 不献上我心的灰烬.

主啊, 求祢在我黄金岁月之时拣选我,

得着我最好的一切,

最好的岁月我全献祢,

我的全心都归祢.

 

4.   害怕失去独立: 我们害怕祂的旨意可能干扰我们按照自己的方法做我们喜欢做的事. 这意味着我们把生命最好的献给世界, 献给沾满基督血的双手.

 

5.   怕害未知的因素: 当亚伯拉罕顺服主离开家园时, 他学到与神走在黑暗中, 胜过独自走在光明中, 信靠神的视力胜过自己的眼见.

 

6.   害怕失去保障: 我们害怕走进战场时, 失去看得见的支持. 事实上, 我们该学会认清神是我们唯一的保障, 如果我们把祂放在第一位, 我们的生活永不会有亏缺.

 

7.   害怕难处: 我们害怕不能过舒适的生活. 我们以为完全的降服意味着失去舒适. 我们会注定用室外卫生间, 不能够天天洗澡, 我们要穿別人穿过的衣服, 使用早期救世军的傢俬, 每一样东西都是二手的. 但这一类的担忧恐惧确是可笑.

 

8.   害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人们说: “我恩赐不足被神使用. 我什么也不是, 也没有特別的才干.” 这些人忘记了神喜欢使用世上愚拙的、软弱的、卑贱的和被人藐视的信徒(林前1:26-28). 如果他们正是这样的人, 神就能使用他们. 然后, 若有什么成就, 他们不能自夸, 只将荣耀全归于神.

 

9.   害怕失去身分地位: 我们自视过高, 认为不该弯腰作基督徒的事奉. 事实上, 踏下社会的阶梯不算什么, 因属世的身分地位不过是腐败臭气的骄傲而已. 试想一想: 我们爬上成功的阶梯, 当到达梯顶, 才发现梯子靠着的, 既然是堵错墙. 这是可悲的结局.

 

事实上, 用神给我们的次好(better) , 去换祂的至好(best), 岂不更好吗? 若不过着完全委身的生命, 我们可能过得是怎样的生活? 以下是三个可能的答案: 

  1. 一个追求世上小事的生命…
  2. 一个得救的灵魂但失落的生命…
  3. 一个两手空空进入天堂的生命…

 

对于这样虚度无益的生命, 科尼利厄斯·普兰廷加(Cornelius Plantinga Jr.)这样形容道: “现在你是在创造一项无所事事的事业  —  逛逛商场、消磨时间、瞎聊、看电视, 直到你对剧中人物瞭如指掌.” 但这一切都将过去, 转眼成空, 一无是处.

 

 

(E)     有缺陷的委身

论到有缺陷的委身(defective commitment), 新约圣经中起码有三个明显的例子, 那就是:

  1. 亚拿尼亚和撒非喇 (徒5:1-11): 他们装作奉献了一切, 却为自己私下留下几分.
  2. 彼得三次的拒绝 (太16:22; 约13:6, 8; 徒10:13-14): 使徒彼得说: “主啊, 不可”(参 徒10:14). 你可以说“不可”(约13:8), 你也可以说“主啊”(约13:6), 但你不能说“主啊, 不可”(太16:22; 徒10:14).
  3. 我先” (Me first) 的人 (路9:57-62). 这三个人都说要跟随基督, 但他们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基督的利益之上.

 

 

(F)     完全的降服

这是个转捩点. 我们必须有第一次把自己生命放在祭坛上、完全献上的经历. 那里可能面对巨大的挣扎. 想想主耶稣的挣扎: “耶稣极其伤痛, 祷告更加恳切. 汗珠如大血点, 滴在地上”(路22:44).

  • 有者如此说: “把你的一切献给祂. 所献的不是半个, 也不是碎片, 乃是毫无保留, 没有留下任何部分, 也没有假装; 全部就是全部!”
  • 又有一者说: “青年人把自己的才干和潜能完全放在救主脚前, 这是合情合理的.”
  • 不一定有情感上的经历, 或许没有亮光、钤声或在你神经系统中的颤抖, 但你会意识到你所放弃的, 是那些你不再爱慕的.

 

将一生奉献, 进到非洲三万哩的英国宣道士兼探险家李文斯顿(David Livingstone, 1813-1873)曾说: “可惜我没有更多的可以献上.”

蒙神光照的眼睛,

看见我们所献上的是多么贫贱,

我们献上那留不住的,

也是我们不再爱慕的.

 

英国著名的圣诗作家以撒·瓦茨(Isaac Watts, 1674-1748)写道:

求主禁我別有所夸,

但夸我主基督十架;

前所爱慕虚幻荣华,

今因主血甘尽丢下.

 

荷马·格兰姆斯(Homer Grimes)在其所写的诗歌中自问自答(英文歌名为: “What Shall I Give Thee, Master?”; 中文译为“我拿什么献给祢?”):

主啊, 祢为我舍命,

我能献什么给祢?

我能给祢少于我拥有的一切吗?

或愿意给祢我的一切吗?

主耶稣, 我主, 我的救主, 祢已为我舍了一切,

我要给, 不只我心的一部分或一半,

我要把一切, 完完全全的献给祢.

 

这些诗都会同意亨利·博世(Henry Bosch)所写的: “我们不为未来制订, 而是寻求神的指引, 因为祂的旨意来自祂无穷的大爱和智慧; 可以确定的是, 顺服祂所要你做的事, 你就必得着最高的喜乐和最大的满足.” 完全委身不单是个转机, 更是个好的初次经历. 它也是个过程, 我们必须每天重新献上, 然后我们努力做好我们手中的事, 用工作把我们自私的“老我”除去, 用祷告使我们继续为主而活. 神不一次过显示祂计划的整幅蓝图, 它是个没有全打开的书卷, 但祂会在我们行动时, 逐步地指引我们.

 

我们必须亲近神的道, 因为向基督完全委身包括让圣经在我们生命中占重要地位. 我们若没有专心去爱“记载之道”(Written Word, 圣经), 就不能专心去爱“活着之道”(Living Word, 基督). 这样的专一表示我们要花时间在神的话语上, 包括研读圣经、背记圣经、默想圣经, 并遵守所读到的教训. 要让神的道存在我们心中, 如我们教导孩童的, “所吩咐话都要记在心上, 无论你坐在家里, 行在路上, 躺下, 起来, 都要谈论. 也要系在手上为记号, 戴在额上为经文; 又要写在你房屋的门框上, 并你的城门上”(申6:6-9). 换言之, 让圣经渗透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范围.

 

在我们活着的繁忙世界, 我们需要用尽律己的力量, 才能关上社会生活的要求, 才能把电视指南和摇控器挪走; 这样才能把自己委身于连贯性与系统性地研读圣经. 虽然并不容易, 但如果我们要向至高者完全委身, 这是我们要付上的部分代价.

 

此外, 我们必须在祷告上多花时间! 一个委身的门徒就是一个祷告的门徒. 委身包括与神相交(fellowship), 而“相交”的意思是花时间与我们所爱的主在一起. 如果我们与救主的接触仅属偶然、间歇性或匆忙的相遇, 祂在我的生命中就没有得着首位. 另一方面, 我越是爱祂, 我就越想得着与祂在施恩宝座前的相交. “你应该用多少时间去祷告?” 这个问题没有特定的答案, 要视乎我们的工作程序, 我们的家庭责任, 祷告名单的长短, 和主放在我们心上的祷告负担. 除了定时祷告外, 我们还要实行临时的祷告, 甚至失眠时, 也可转化为祷告的时间.

 

奉主名聚会的宣道士韦迪舒(Harold Wildish, 1903-1982)在他的圣经前页贴上这告示: “当你放下你罪的整个重担, 安靠基督所完成的工作, 你也放下你生命和事奉的整个重担, 安靠在圣灵现今的内住工作. 每早晨把自己交给圣灵带领, 往前赞美并安息, 让祂管理你和你的日子. 你要培养这习惯, 倚靠祂、服从祂、仰望祂的带领、光照、责备、教导和使用, 并按着祂的旨意, 在你里面工作, 也与祂一同工作. 看祂的工作为事实, 完全不靠眼见或凭感觉. 深信和顺从圣灵作为我们生命的掌权者, 停止倚靠自己, 停止自己作主. 然后随着祂的意愿, 让圣灵的果子在我们里面出现, 使荣耀归与神.”

 

当你把生命的掌管权交给主, 你的生命会变得如何? 你会发现你的“齿轮啮合”, 生命闪耀着超然或奇妙的事. 环境奇妙地完美配合, 你感觉自己处在神的美意当中, 万事互相效力; 那时, 你不会想要到別处去了. 你会散发圣灵的能量. 当你接触其他人的生命, 有些事情会为神发生, 你会知道神是在你里面工作, 也透过你来工作. 奇妙事情发生, 但不使你骄傲.

 

偶尔, 你会有兴奋的经历, 但大多数是例行平淡的. 神的计划会逐步地成就在你身上. 有关国王在威斯敏斯特教堂(Westminster Abbey)加冕的礼仪, 约翰·斯托得(John Stott, 1921-2011)描述道: “加冕最动人的时刻, 就是在加冕之前, 即皇冠戴上之前. 大主教向四方大声呼唤四次: ‘各位先生, 本人向各位引见本国确实的君王, 你愿意向他表意敬意吗?’ 直至教堂四方响起如雷灌耳的欢呼声后, 冠冕才加在新登基的君王头上.”

 

各位先生女士, 我向你们引见主耶稣基督, 祂是确实的救主, 亦是确实的主. 你愿意向祂表示敬意, 把生命奉献给祂吗? 在某种意义上, 基督的呼召也来到每一个男女老幼. 如果我们因某些原因拒绝跟随祂, 祂会呼召他人跟随祂, 就是那些与我们一样的, 甚或比我们更好的人. 损失的肯定是我们, 因我们不可能得着比基督更好的主人了.

 

曾有一名年青女子为她蒙召事奉作个见证. 她举起一张白纸, 说, 里面就是神给她生命的旨意. 纸上唯一的文字, 就是她在下面的簽名. 然后她说: “我不知道神的旨意是什么, 但我已经接受了, 留下来让祂帮我填上细节.” 诚然, 她是个真门徒, 也站在安全之地. 有这样顺服的意愿, 圣灵就能在她生命的路程上, 带领她的心怀意念.

 

狄奥多尔·莫诺(Theodore Monod)描述那朝向完全降服之路, 也是他生命中所经历之路. 他以诗词手法表达此事, 题为“完全的委身”(Total Commitment):

我懊悔已往太卑鄙, 高抬自己抵挡主,

我内心常向主怀疑, 拒绝主恩爱情义;

还骄傲的对主说: “专爱己, 郤不爱祢”,

我还骄傲的对主说: “专爱己, 郤不爱祢”.

 

主慈悲实太希奇, 始终不将我丟弃,

使我见祂流血身体, 听祂为敌人祷祈;

于是我就对主说: “虽爱己, 但也爱祢”,

于是我低声对主说: “虽爱己, 但也爱祢”.

 

主又领我进入真理, 将我愚心渐开启,

使我在祂慈爱怀里, 时刻享受祂自己;

我谦卑的对主说: “少爱己, 更多爱祢”,

我就谦卑的对主说: “少爱己, 更多爱祢”.

 

主恩爱广大无比, 至终克服“我自己”,

我愿全心向祂归依, 随时表彰祂荣美;

靠着主恩, 我愿对主说: “不爱己, 专一爱祢”,

靠着主恩, 我诚心对主说: “不爱己, 专一爱祢”.[4]

 

 


[1]               引自诗歌“当我思量奇妙十架”(参《万民颂扬》, 第130首).

[2]               这里所指的诗歌是“我将所有献与耶稣”, 参《万民颂扬》第537首.

[3]               宝沃斯阔女士(Lady Powerscourt)是早期奉主名聚会中虔诚爱主的姐妹.

[4]               上文编自马唐纳(William MacDonald)所著的《跟随祂的脚踪行  —  门徒指南》(The Disciple’s Manual), 第206-230页. 此书英文版于2004年由加拿大的Gospel Folio Press出版; 中文版则由李伟亭、刘宪民、姚光贤合译, 并于2014年11月出版. 上文按照此书英文版对中文版译文作出许多修饰, 另加一些注解为补充.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3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