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慕勒 (George Muller, 1805-1898)


(A)    放荡的青年

george muller乔治·慕勒(George Muller)于1805年9月27日, 生于普鲁士(欧洲中北部国家)的克鲁本斯戴特(Kroppenstaedt of Prussia). 幼年时沉溺于许多的罪恶里. 年龄未足10岁时, 他已经是个惯贼了. 父亲是国产税局的收税人, 慕勒曾几次偷过他父亲代保管的政府公款. 此外, 他喜欢玩纸牌, 甚至酷爱强烈的酒. 在他母亲临终之夜, 这个14岁的男孩仍酩酊大醉, 在街上蹒跚而行.

1821年, 当他在马大堡(Magdeburg)的教会学校就读时, 他爱上一个年轻女子. 他用谎言获得导师的准许, 偷往勃伦绥(Brunswick)与那女子幽会, 住在高尚的旅馆内, 直到耗尽所有, 才投奔叔父家中. 过后, 他被叔父赶出来, 投宿旅馆时因无钱付账而偷跑, 结果被捉入狱关了几个月. 虽然数年后他进入大学, 且被接纳, 预备接任圣职, 特准他在国教的礼拜堂内传道, 但他为着钱, 经常制造一连串的谎言, 进行欺骗. 虽然他多次立志改过自新, 但他不断地失败, 因为里面没有属灵的生命能力.

(B)    生命的改变

所谓“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 当慕勒的能力到了尽头的时候, 神的能力便开始. 大约在1825年11月中旬, 某周六晚间, 慕勒在他的朋友培德(Beta)的陪同下, 参加一个奉主名的聚会. 这聚会在魏格纳(Wagner)家里举行. 他永远不忘魏格纳弟兄的恩言: “你随时都是受欢迎的. 我们的门和我们的心都向你敞开着!” 他们一齐坐下, 开始先唱一首赞美诗. 接着有位弟兄双膝跪下, 求神赐福这聚会, 然后读一章神的话语, 过后讲道. 原来在那个时期, 除了封立(或作按立)的牧师, 普通人是不被准许讲解圣经. 此后又唱一首诗, 最后由主人祷告结束. 慕勒心想: “我比这个不学无才的人, 不知要高明多少, 可是我却不能像他祷告得这样好.”那一夜, 一种新奇的喜乐与平安, 充满他的心.

从那晚开始, 慕勒对属灵的事有了新的兴趣. 在那一周之内, 他三度到魏格纳的家里, 借着弟兄们的帮助, 用心查考圣经. 由于常常祷告读经, 且不停地参加聚会, 亲近众圣徒, 所以他逐渐地憎恶和远离一切的罪恶, 灵命不断地更新. 1826年, 他阅读布道杂志时, 内心开始渴慕蒙召到国外布道. 过后, 当他要求父亲, 准许他参加一个德国的布道团体, 却遭受父亲极力反对, 因为他希望儿子在国内作一个牧师, 度舒适的生活. 当时慕勒在大学还有最后两年. 这两年的费用很大, 需要父亲的资助, 但他却决定今后不再用父亲的钱, 完全倚靠神的供应. 结果在信实之神的安排下, 慕勒被推荐去教导德文于三位美国教授, 收入十分丰裕, 足以应付最后两年在大学的费用.

george muller biography(C)    真理的寻见

(C.1)   病痛中的亮光

1829年5月中旬, 慕勒得了重病, 觉得不久人世. 可是就在这次的病痛中, 他学了几个宝贵的功课, 他见证道:

(a)   “在属灵的事上, 只有神的话才是我们的标准, 同时也只有圣灵能够解释神的话; 无论往日, 或是现在, 祂是祂百姓的唯一教师. 主帮助我放下许多圣经注释, 和几乎一切的书籍, 单单阅读神的话语. 结果我第一晚关在房内, 专心祷告并默想圣经, 在数小时内所学习的比较几个月所研究的, 还要丰富. … 现今我开始用圣经来测量我所学习的和看见的一切事, 而且找出只有那些经得起圣经衡量的, 才是真正有益的.”

(b)   “还有一个真理, 关于主的再来 … 从前我相信事情愈来愈好(指世界愈变愈好), 直到全世界都要焕然一新. 但是现在我在神的话语内, 找不到这种保证说, 在主回来以前, 世界要更新(焕然一新). 反而在圣经上我找到… 在祂回来之先, 事情总在纷乱之中. … 使徒时代基督徒的盼望, 不是死, 乃是主耶稣再来. 所以我也应当仰望祂的显现.”

(c)   “主也乐意给我看见一个更高的敬虔标准, 这是我从未见过的. 祂领导我稍微看出, 我在地上的真正荣耀, 乃是被藐视, 与基督同受苦贫. … 一个仆人不该寻求地上的富裕、伟大和荣耀, 因为祂的主在这里是贫穷、卑微和被轻视的.”

(C.2)   事奉上的立场

1827年8月间, 慕勒由于热心国外布道事业, 便献身于不列颠大陆宣道会(Continental Society of Britain). 较后, 他也接受伦敦宣道会(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的建议, 在1828年3月19日抵达伦敦, 进入神学院受训6个月. 但1829年5月中旬的大病, 使他重新以神的话语, 来测量宗派、公会和宣道会所实行的制度和作法, 从此便得到很多有关召会真理的亮光. 病愈后, 他深信等候人或宣道会来差派工作是不合乎圣经的, 所以便按圣灵的带领, 开始在伦敦的犹太人中间工作. 他分发单张, 请人来寓所作个人谈道. 他也往犹太人集会场所去找他们谈道, 在固定的时间内读经给50几个犹太孩童听, 并且在主日学内负责教导. 为了这些, 他受了很多逼迫.

到了1829年12月12日, 他得着更多的亮光, 知道他必须全部解除他与伦敦宣道会的一切关系. 他说出主要的理由如下:

the autobiography of george muller(a)     “如果我受宣道会的差派, 我大概必被差遣赴欧洲大陆工作, 然而我的健康不适于东欧国家的气候. 即使我往欧洲大陆, 我的用处也受到限制, 因为我未经按立(ordained), 不能自由作工. 可是我又觉得不能安心地伏在未曾得救的人下面, 接受按立. 此外, 我有其他原因反对与任何国教发生连系. 当我将我所知道的英国国教(即圣公会)并欧洲大陆的国教, 与唯一的标准  —  神的话语  —  比较之时, 我发现一切的国教, 都是世界和教会的混淆, 因为它们是国教; 其中非但有种种原则引人偏离神的话语, 而且普遍地妨碍圣经的实行.”

(b)    “我另有良心上的异议, 在我布道的工作上不该受人的差遣和驱使. … 一个基督的仆人在工作的时间和地点上, 应当受圣灵的引导, 不受人的支配, 因为基督的仆人只有一个主人.”

(c)     “我深爱犹太人, 我也能证明这爱. 然而我不能安心地说我能遵照宣道会的指令, 把我大部份的时间放在犹太人身上.”(指他不能安心地肯定宣道会将会认同圣灵给他的带领, 并指令他把大部份的时间放在犹太人身上, 编者按).

(C.3)   受浸上的纠正

george muller 21830年春, 慕勒赴西慕斯(Sidmouth)讲道. 有三位信主的姐妹与他谈论“信徒的浸”. 慕勒表明自己是受婴孩洗礼的, 并不觉得需要重新受洗或受浸, 但却承认自己未曾针对此事, 仔细查考神的话语. 其中一位姐妹忠实地请求他说: “那么, 我请求你, 从今以后, 不要再讲论这件事, 直到你查考清楚.”

慕勒谦虚地接受这个挑战. 他决意查考这个题目, 直到他找到最后的、满意的、且合乎圣经的答案. 他先求神藉着圣灵开启他的心眼, 光照他的心思, 使他能接受神话语的见证, 随后他开始有系统地从头到尾仔细研究新约. 他尽量放下一切的成见和意见, 祈求神释放他脱离所有属人的遗传、普遍的习俗和教会(特指英国国教, 编者注)的教条, 尤其脱离个人的骄傲. 他宁愿悔改, 不愿盲从. 他采取这句格言: “不要坚持, 只要真实”(意即不要坚持错误道理, 只要寻求持守真理). 查考的结果, 他得到一个结论: 只有信徒才可受洗, 只有受浸才是合式! 有两处经文特别显著, 即 徒8:36-38和 罗6:3-5.

信念要求行动! 在他里面没有妥协这件事, 因此他就很快地受了浸. 他见证说, 没有一位真正的主内朋友, 因他受浸而反对他, 反而几乎所有的朋友后来都受了浸. 若所有信徒都有慕勒的谦虚受教, 以神的话为信仰和实践的唯一考证, 并随时准备以神的话来纠正自己的这种态度, 那么我们便可免去许多召会历史上的教义争论.

(D)    作孤儿的父

the children champion1832年2月间, 慕勒阅读富朗开(或译“法兰克”, August Hermann Francke)的传记. 富朗开于1696年起首, 在普鲁士的哈勒(Halle)创办当时世界最大的孤儿院. 靠着神丰富的供应, 两百年来这工作一直继续. 这使抚养孤儿的意念开始在慕勒的心中萌生.

1835年11月20日, 慕勒在一位信徒的家里又看见那本关于富朗开的传记. 富朗开的“孤儿之家”从不向人要求捐款, 单单倚靠信实的神. 当富朗开过世时, “孤儿之家”还有140位小孩. 这加深了慕勒开办孤儿院的信念. 较后他向克雷克(Henry Craik)倾吐心意, 仰望神借着他的弟兄来指示或纠正, 但克雷克很鼓励他. 经过更多的祷告后, 他在1835年12月2日发出通知, 准备在7日后(即12月9日)召集弟兄们, 一同来为开办孤儿院一事寻求神的旨意. 12日5日, 他读到 诗81:10而大受感动  —  “你要大大张口, 我就给你充满”. 从那时起, 这节经文成了他的座右铭, 这节应许也成了他的力量.

kids在12月9日那一天, 他站起来说话时, 小心地避免刺激情感的言词, 也不当场募捐, 因他愿意凡事谨慎前进, 先经过考虑和祷告, 才作决定. 会后有人主动奉献10先令, 也有一位姐妹献身于这项工作. 在12月10日, 又有一对夫妇甘心把自己和一切家俱奉献于这项工作. 还有一位贫穷的女裁缝, 被主爱激励, 奉献了100镑. 过后, 神又感动其他人相续奉献. 最终在1836年4月11日, 慕勒在一间租下的房子开始接受孤儿. 由于人数不断增加, 在同年11月28日, 他在同一条街开始了第二间孤儿院. 借着信心的祷告和神的信实供应, 虽然孤儿院多次面对缺款的情况, 但每次神的帮助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刻来到.

kids 2在1849年6月18日, 孤儿们从所租的房子迁到新建的孤儿院. 到了1850年5月26日, 院内已有275名孤儿. 至1856年5月26日, 第二院兴建, 可容纳400人. 接着有第三院、第四院和第五院耸立. 到了1870年, 全院已能收容2,000位孤儿. 在这几十年的事奉中, 慕勒和他的同工们都坚守一个原则, 即不准把任何孤儿院的需要告诉外人, 免得构成慕捐嫌疑. 他们唯一的方式, 便是祷告倚靠神. 虽然神几次借着延迟来考验他们的信心, 但总没有一次叫他们和孤儿们失望地挨饿度日.

orhans某次, 手中无款可为孤儿预备早餐, 忽然有人在餐前来到孤儿院, 奉献捐款. 不久, 那位弟兄见证, 那天早餐前, 他有事到办公室. 途中忽然想起该赴孤儿院捐款. 他向着孤儿院走了四分之一里, 便转念要先办公事, 等另一天再来奉献, 所以转身回办公室去. 但不久又觉得孤儿现在正需要这笔钱的帮助, 便再回头往孤儿院去, 直到把奉献交出为止. 神的帮助是何等的奇妙! 1876年3月, 慕勒这样见证道: “在我已往的70年又4个月中, 我已经试过几百几千次, 仰望神并没有一次失败的! … 当我以为帮助再没有可能来了的时候, 帮助就在这个时候来了; 神有千万个不同的方法, 千万个不同的时间, 可以帮助我们. 神不受任何的限制.”

(E)     信心的祷告

慕勒在祷告上的信心, 是历代罕有的. 有一位船主为此作了一个见证: “船上曾发生了一件事, 这件事是我灵程上的一个大革新… 那时因为雾大, 轮船已停了24小时. 慕勒来对我说: ‘船主, 星期六下午我是一定要到桂拜城(Quebec)的.’ 我说: ‘这是作不到的事.他说: 很好, 如果你的船不能叫我按时到达, 神有别的方法. 57年以来, 我从来没有对人失过约. 让我们跪下祷告.’ 

answer to prayer“我呆望着这位属神的人, 心中在想: 这个人不知是从那一间疯人院里出来的. 我对他说: ‘你知不知道雾是多么厚?’ 他答道: ‘不, 我的眼睛并不看雾的厚薄, 我的眼睛只看见永活的神, 祂是管理我一生的环境的.

“他跪下来作了一个很简单的祷告. 当他作完了, 我正想接下去作的时候, 他把手放在我肩背上, 叫我不要作. 他说: ‘第一, 你不相信神会答应你; 第二, 我相信神已经答应了, 用不着你再求了.’

“我呆呆地望着他, 他对我说: ‘船主, 我已经认识我的主57年了; 在这57年中, 神从来没有一次不听我. 起来, 船主, 把门打开, 你要看见雾已经全消了.’ 我站起来, 雾果然已经全消了. 星期六下午, 慕勒如约到了桂拜城.” (此事发生于1883年, 编者按)

(F)     事奉的果效

回顾慕勒一生的工作, 一句他曾亲笔写过的话, 足以代表他的宗旨: “我乐意献上自己, 并见证祷告和信心能够完成许多事.” 在59期的常年报告内, 有这个统计. 迄1898年5月26日止:

(a)     日校共有7所, 在校学生354人, 自开办以来, 全部入学儿童81,501人.

(b)    家庭主日学12所, 当年学生1,341人, 开办以来, 全部总数32,944人.

(c)     另外帮助英国和威尔斯(Wales)各地主日学25处.

*当年学校开支700馀镑, 创办以来, 全部开支100,000馀镑.

(d)    当年分发全部圣经和新约等, 共15,411本, 分发以来, 全部总数1,989,266本.

(e)     当年分发圣经的费用439镑, 分发以来, 全部费用41,090馀镑.

(f)     当年帮助宣道士(布道人员)150位, 支出2,082镑多, 创始以来, 全部津贴宣道事工款项计261,859镑多.

(g)     当年奉送书籍和单张3,100,000册多, 支出1000馀镑, 奉献以来, 全部费用47,000馀镑.

(h)    当年孤儿人数1,620人, 开办以来, 全部孤儿人数10,024名.

(i)      当年孤儿院开支22,523镑多, 创办以来, 全部费用988,829镑. 总计60年来全部费用, 包括各项开支在内, 高达1,500,000英镑.

(G)    永恒的投资

life of trust阅读常年报告的人, 不时发现有一位隐名的捐款人, 数10年内不断奉献, 记录上只称他为“一个主耶稣的仆人, 因着基督之爱的激励, 寻求积蓄财宝在天上.” 直到1898年3月1日为止, 奉献总数竟达81,490镑18先令8辨士. 这人就是慕勒自己. 他将个人财产投资在神的工作上. 他的原则乃是除了维持极简单生活的必需之外, 全部奉为主用. 他说道: “我的目的从来不是我能够得到多少, 乃是我能够给出多少.” 难怪他离世后个人的全部私产, 只值169镑9先令4辨士. 内中100馀镑乃书籍家俱等的估价, 只有60多镑是现金, 还在等候分送出去.

(H)    活在神旨中

慕勒满有信心和能力, 是因为他明白神的旨意, 并活在神的旨意中. 以下五点, 是他每要作一件事之前, 必查问清楚的:

(1)   这是不是神所喜悦的?

(2)   这是不是神要我作的?

(3)   这是不是神要我在这时候作的?

(4)   这是不是神要我在这地方作的?

(5)   这是不是有神在环境上的安排?

此外, 他也常等候“三合一”的证实. 例如在开办孤儿院的事上, 他知道是神的旨意, 因有三方面的证实: (1) 圣灵的感动: 他读了富朗开的书后, 圣灵将开办孤儿院的意念放在他心中, 并且这信念不断加深; (2) 圣经的证实: 他读到诗81:10, 神所赐下的应许; (3) 环境的开路: 他获得弟兄姐妹们同心的支持, 并得到开办孤儿院所需的费用, 工作人员和房子. 当这三方面的证实都按时出现时,他便勇敢前行. 我们在寻求神的旨意时, 也必须等候这三方面的证实, 缺一不可. 由于在凡事上, 他都这样专心寻求, 耐心等候, 并再三察验证实神的旨意, 所以他从未限制神, 也未越过神; 因而作了一个与神同行的人, 也为神的信实作了美好的见证.

(I)     安息主怀中       

george muller 3蒙神的保守, 慕勒到了老年时, 仍保持着良好的精神体魄. 当他92岁时, 还能说: “我能整天工作, 十分轻松, 如同70年前一般.” 1898年3月6日, 主日早晨, 他在爱尔玛路(Alma Road)会所讲道, 翌晚又参加伯赛大会所的祷告聚会. 周三晚上, 他照常出席孤儿院的祷告会. 当他与女婿互说晚安之时, 全无软弱的现象. 但在1898年3月10日(星期四), 早晨七时左右, 当人送茶给他时, 才发现他倒在床边地板上, 已经蒙主召回天家.

英国港市布里斯托(Bristol)从未有一个葬礼, 聚集了这么多人来奔丧送灵柩的. 这些来自各种阶层的人, 对慕勒的追忆哀悼, 全然出于内心的敬佩和热爱. 他如同古时的以诺, 因着信, 活出与神同行的一生, 并得到许多凭据, 足证他蒙神悦纳. 他虽然死了, 但他为神所作的见证仍旧在说话(来11:4).[1]

编者注: 此篇文章用了许多篇幅, 目的是为了让读者看清神能重用慕勒的原因: 他对神的信心, 祷告的力量, 事奉的原则, 召会真理的立场, 并奉献的一生. 求神在奉主名的聚会中, 再次兴起像慕勒一样的仆人, 来荣神益人.


[1]          上文参考 江守道编译, 陈福中增订, 《慕勒小传》(香港九龙: 基督徒出版社, 1998年); 考门夫人著, 《荒漠甘泉》(台北: 中国主日学协会, 1995年); Hy. Pickering (comp.), Chief Men Among the Brethren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6).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