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罗路斯.林奈 (Carolus Linnaeus, 1707-1778)


(A)  林奈的生命历程[1]

 

1.    林奈(Carolus Linnaeus, 也称 Carl Linnaeus 或 Carl von Linne)在1707年5月23日, 生于瑞典最美丽的地方 — 有“北欧花园”之美誉的斯堪(Skane).

 

2.    林奈来自一个牧师家庭. 他的父亲本是一名贫穷的农夫, 只有名字没有姓. 由于天生喜欢花草树木, 便以瑞典文的菩提树(Lind)定为姓氏的字源.

 

3.    这位酷爱小花的学生, 到中学时由于完全不适应学校的教育方式, 以致高中时生物成绩全班第一, 语文和哲学课程则是全班最后一名, 因此遭学校退学.[2] 此时林奈17岁(1724年).

 

4.    当地医学院的教授罗斯曼博士(Dr. Johan Rothman), 深信林奈是个可造之才, 便向校方申请, 结果校方再给林奈一个求学的机会. 以后的两年在罗斯曼博士亲自课后指导下, 林奈在没兴趣的学科也有显著的进步.[3]

 

5.    1731年, 林奈成为乌普萨拉大学(University of Uppsala)花圃管理的助教.

 

6.    1741年, 他被委任为乌普萨拉大学的教授(professor of practical medicine). 在同一年, 瑞典国王亲自颁布: 林奈成为全世界第一位专教植物学的教授.

 

7.    1761年, 他被瑞典政府封为爵士, 名为 Carl von Linne.

 

8.    1774年, 林奈中风. 4年之后, 即1778年1月10日, 这位瑞典的博物学大师离开人间.

 

 

 

(B)  林奈的科学贡献

 

1.    1703年, 林奈发表了他第一篇研究报告 — “植物交配的前奏曲”(Prelude to the Betrothals of Plants). 它的特点是整篇文章, 是以诗的体裁写成的, 读来津津有味.

 

2.    1731年, 林奈出版《植物辞典》(Botanical Dictionary), 并于1737年再出版《植物的属》(Genera of Plants). 这两本著作掀开许多有关植物的神秘面纱. 此外, 林奈在航海时也写下著名的《自然系统》(System of Nature, 1735).

 

3.    林奈于1753年发表《植物种志》(Species Plantarum), 成为最早阐明动植物种、属定义的原则之人.

 

4.    林奈被称为“生物分类学之父”(the Father of Taxonomy), 因为他是首位采用“双名法”, 以植物的“属名”(generic name)与“种名”(specific epithet)来命名的人.[4] 过后他也用此类命名法, 给动物与矿物取名字. 林奈所创立的“双名法”一直被沿用至今, 为近代分类学奠下稳固的基础.

 

5.    为了纪念林奈的功劳, “林奈科学会”(Linnean Society)于1788年在伦敦成立. 许多人知道进化论的创始人达尔文(Charles Darwin)于1858年在此科学会面前, 读出他那反对造物主的进化论(natural selection), 却不知道此科学会要纪念的人物 — 林奈, 是位何等深信造物主的人.

 

 

 

(C)  林奈的信仰见证

 

1.    察觉神的巧思细腻: 林奈年小时, 喜爱植物的父亲就教他认识各种花草, 林奈后来写道: “布谷鸟是夏日的先导, 花苞的待放是春天的前奏…, 我的出生地是神最厚恩的角落. 从年幼时, 大自然便是刻在我心深处的一幅版画, 也永远是我回忆里的天堂, 此时, 我仿佛仍记得父母抱着我, 在长满花草的摩克林湖边散步. 一朵小野花的美, 显出神的巧思细腻. 如果我的一生, 能像蝴蝶在小花丛中飞翔, 认识每朵小花背后的故事, 那该是多么神圣的职责啊!”

 

2.    经历神的带领供应: 神借着两位重要人物, 即史多贝宜斯, 以及摄尔西乌斯(Olof Celsius), 来协助林奈成为举世闻名的植物学家. 在1727年8月17日, 贫穷的林奈到伦德(Lund)大学深造. 当他在附近寻找房子来租时, 却找到了当时国际草本植物学权威史多贝宜斯的房子. 史多贝宜斯过后给林奈自由看他家中的一切藏书和标本, 并免去他的房租和伙食费. 林奈毕业后, 再到学费昂贵的乌普萨拉(Uppsala)大学深造. 当林奈经济陷入困境时, 神使他遇上了瑞典神学院教授兼圣经植物学家摄尔西乌斯(Celsius). 这位老教授支持林奈以后的学费和生活费. 这些经历使林奈知道天上有个看不见的钱包, 默默地在支持他, 使他的信仰与科学知识一起增长.

 

3.    祷告启开天上宝库: 1734年, 林奈欲出国寻找及辨识各地的奇花异草, 但他没有旅费(航海三年的预算是900银币). 他决定不告诉任何人这方面的需要, 只将需要放在祷告中. 此乃林奈信心成长的关键期, 从1734年12月到1735年4月间, 他每天的日记都是欢然记载神丰富的恩典和供应.

 

4.    神不弃绝信他的人: 当他出去订船和补给品时, 口袋里只有69银币, 但凭着祷告和信靠神, 每天都有人从各处寄钱给他, 这边1银币, 那边1银币, 结果到了出航以前, 竟收齐了900银币, 而奉献也停止了. 张文亮说得好: “科学知识不一定会坚定人的信仰, 但是在探索科学的过程中, 所经历的点点滴滴, 往往使许多大科学家坚信上帝.” 这点对林奈是真实的, 因他写道: “从此我深信, 耶稣基督是我一生的主, 他不会弃绝信靠他的人. 我虽经忧患, 但不会被忧患吞噬.”

 

5.    为生物命名的重要: 林奈认为: “分类学是自然科学的基础, 也是神要人管理大自然之钥. 在圣经里, 神要亚当管理地球上的各种生物, 第一步就是让亚当给生物取名字(创2:19), 这是最早的分类学. 今天我们虽然不知道亚当命名的方法, 但是生物界的确存在着分类的逻辑.”  给动植物命名的分类学是重要的, 整个自然科学的精确就维系在命名的精确上, 不然, 科学家会这样说: “我所研究的那棵树是高高的、绿绿的.” 如此就没有人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树.

 

6.    神造万物各从其类: 林奈也认为: “圣经里提到神创造生物是‘各从其类’(创1:12). 因此, 生物有其基本区分的单位, 就是我们说的‘物种’(species).” 由此可见, 是圣经启发了林奈, 使他知道为生物命名的“分类学”是重要, 也是可能做到的.

 

7.    一生为主背负的轭: 在《自然系统》(System of Nature)一书中, 林奈写道: “地球上的受造之物是神的荣耀… 研究大自然将显明受造之物的属神秩序(Divine Order).”[5] 又说: “科学的工作对别人也许只是一种知识的传承、一种高尚的职业. 对我而言, 却是我从耶稣那里所承接的轭, 值得我一生背负.”

 

 

 

人类历史上有许多信靠神的伟大科学家.

这群科学精英, 把生命建立在基督信仰的坚固磐石上,

而非哲学理论的松软沙土上, 所以我们并不希奇,

他们可以展开信仰与科学的双翼, 翱翔于永恒真理的天空…


[1]               此篇文章主要是参考 张文亮著, 《我听见石头在唱歌: 科学大师的求学, 恋爱与理念(二)》(台北: 校园书房出版社, 1998年), 第90-102页; 也参http://www.linnean.org/html/history/linnaeus_biography.htm ; http://www.ucmp.berkeley.edu/history/linnaeus.html .

[2]               林奈过后写道: “…处罚, 不断地被处罚, 教室是最令人坐立难安的地方…, 如果能有个教室, 是在森林中漫步, 在小草中打滚, 不知道有多好?” 这样的教室, 要等到林奈自己作老师时才建立起来; 从此他的国家 — 瑞典, 成为全世界研究森林、园艺、自然资源、植物最好的地方, 直到今日.

[3]               罗斯曼告诉林奈: “读书像吃饭, 什么都吃的孩子才长得壮, 一个耐得住枯燥课程的人, 才有获得更高教育的机会.” 林奈后来写道: “罗斯曼没有强逼我念书; 他让我先感到自己知识的不足, 自然而然生发出对书本的饥渴, 书本像食物, 我愈读就愈想读. 没有他的启发, 我一生充其量是一个爱花的人, 不会为所有的生物、矿物建立一个分类系统.”  林奈日后能掌握语文, 以语文的精确来为生物命名, 奠定了分类学的基础, 罗斯曼在这方面可谓功不可没.

[4]               例如他称某种植物的“属类”(genus)为 Rhododendron , 并为这属类内的“个别种类”(individual species)加上一个名字, 成为双名, 例如 Rhododendron ponticum .

[5]               参 http://www.ucmp.berkeley.edu/history/linnaeus.html .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