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悲的家庭(二)


编者注:  圣经记述不少可悲的家庭. 因着夫妻关系的破裂和教养子女方面的失败, 这些家庭陷入可悲的光景和结局. 美国的伊根司医生(另译“夏根司”, Dr. A. J. Higgins)在其所著的《婚姻与家庭》一书中, 就探讨数个失败的家庭, 并分析其中的种种因果, 以帮助读者从他们身上汲取教训, 引以为戒, 不致重蹈覆辙.

(文接上期)

(B.3)   雅各与拉结 (创30:1-24)

倘若“交谈或沟通”是拿八和亚比该婚姻的礁石, 而儿女又给以撒和利百加之间造成紧张气氛,[1] 比较和争竞的问题便是左右雅各与他爱妻拉结关系的发展.

事件载于创世记30:1, 人所共知. 雅各从利亚得儿子, 但拉结却不生育. 妒火中烧之下, 拉结竟向雅各说: “你给我孩子, 不然我就死了.” 圣经指出这话是出于嫉妒, 拉结当时的心愿极不圣洁, 是由嫉妒而生, 强要人有我有.

多少婚姻都是在争竞上触礁. 年青人结婚时, 把自己和前途作抵押来换取物质, 主要的原因是见别人拥有, 自己也要拥有. 他们并没想到, 别人有的是多年劳苦的积聚, 而他们只想立刻到手. 据估计, 美国近年的离婚个案, 主要原因多半是金钱纠纷. 许多时候, 缺乏金钱会造成埋怨, 令彼此不和. 没有定妥目标和次序, 又没有作好预备, 只知要即时满足一己之欲, 欲望的满足稍一差迟, 便被对方视为失败无用.

想要结婚的男女应该早在经济上作好打算, 清楚了解自己的资源和能力. 我们生活的社会, 盛行先取后付的信贷(credit buying and debt). 年轻的信徒在婚姻初期必须特别审慎, 免筑债台.

拉结渴望的动机不单不正, 她的要求亦有偏差. 诚如雅各所说: “我岂能代替神…”. 拉结没有接受从神而来的环境, 反而埋怨丈夫. 以撒和利百加却大大不同(创25:21),[2] 他们向主祈求, 结果得偿所愿.

许多时候, 配偶都会看错方向, 就如拉结一样. 丈夫埋怨妻子, 妻子反过来又埋怨丈夫, 因为他们没有得着其他人所拥有的. 一个指责对方预算差劲, 另一个斥责对方没有出色. 不久, 双方就作出决定, 夫妇一起外出工作, 暂把生养儿女的计划搁置, 直等经济“好转”才作打算. 这不是说, 妇女外出工作是罪, 而是说只顾向有钱者看齐, 拼命抓取物质, 这就是大错特错. 甚至世俗的社会学家也注意到, 妇女外出工作带来的后果严重, 它改变了家庭生活素质, 也侵蚀了社会和婚姻素质.

有关拉结的最后一点, 是她解决问题的方法, 显然也是大错. 为了要与他人比较, 她不惜指责丈夫, 更诉诸那不能真正满足自己的权宜之计. 我们若为了谋求得到别人所得的, 结果只会招致损失, 得不到真正的满足. 更悲惨的, 那个喊叫“给我孩子, 不然我就死了”的拉结(创30:1), 竟自食其果, 她生了第二个儿子便雅悯不久, 便真的死了(创35:17-19).

拉结和雅各也有其他问题. 雅各因为妻多, 彼此诸多妒忌, 这些问题在拉结和雅各之间也造成许多的困扰. 详情可在创世记30:14-18中看见.

婚姻上, 肉身发生的问题, 往往源于错误的期望. 追求(恋爱)时期因感情作祟, 便会产生一些对婚姻不切实际的期望. 婚后当约束除去, 夫妻会期待某些立即和持久的感受. 当期望不达, 彼此间可能变得退缩, 以为对方缺乏“爱意”, 甚至“真爱”. 思想逆转可能使双方产生怀疑, 猜疑彼此是否曾经真的相爱. 他们错把感情经历当作舍己的爱(即agape的爱).

在这至亲密的范围内, 丈夫和妻子必须表现忍耐和谅解. 丈夫不会因妻子弄坏晚餐而指她没有爱心, 妻子亦不该因丈夫错贴墙纸而怀疑丈夫对她的爱. 二人都应该承认需要经验和时间去学习. 为什么在这至感性、至亲密(这与潮流传媒所说的相反)和这不属血气的婚姻关系上, 表现出没有耐性呢? 肉身体质的反应因人而异, 夫妻必须学习如何满足对方, 这些学习并不是自然而来的.

 

(B.4)   摩西和西坡拉 (出4:20-26)

从摩西和西坡拉(Zipporah)的关系上, 我们发现另一件大大破坏他们婚姻的致命伤, 那就是妥协. 这里我们所指的, 不是彼此在权利上的让步, 而是在真理原则上的妥协.

让我们花点时间看看其中的细节. 摩西在米甸人之地娶了西坡拉为妻, 神也恩惠地赐他们两个儿子(出4:20). 后来, 神呼召摩西回埃及去, 于是他与妻儿同往, 突然在路上住宿的地方, 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圣经告诉我们, 耶和华遇见摩西, 想要杀他. 随后我们读到, 西坡拉拿一块火石, 割下她一个儿子(不是两个)的阳皮, 丢在摩西脚前说: “你真是我的血郎了”(出4:25).

究竟此事的意义何在? 要是割礼对神如此重要, 为什么只牵涉一个儿子? 摩西和西坡拉生了两个儿子之后, 明显出现了家庭危机. 摩西是希伯来人, 无疑会争取替儿子行割礼. 对西坡拉来说, 这是一件讨厌的事. 问题如何解决? 就是彼此妥协. 我们从文中明显看见, 一个儿子受割礼是讨摩西喜悦, 一个儿子没受割礼是讨西坡拉喜悦. 人人快乐, 但神却不喜悦. 事实上, 没有一方喜悦. 从西坡拉控告摩西的话语中, 我们可看见她对妥协极为不满, 她是逼不得已才替儿子施行割礼的.

在婚姻上必须有让步的地方, 但让步的范围应限于次要的事情.  对墙纸的颜色让步是可以的, 但在神的原则上(指圣经真理方面的原则上, 编者按)却不可以.

令人难过的是, 我们有时能够妥协后者, 却为前者争执. 神明显的原则, 是不该妥协的. 西坡拉无可奈何, 最后还是要顺从神. 但做的时候, 她还是心有不甘, 边做边怨. 摩西和西坡拉都没有分别, 两人都是败者.

当分歧发生在圣经的真理上, 他们必须一起去到神的面前, 把问题弄清楚. 当保罗处理友阿爹和循都基的问题时(腓4:2, 我知道这不是婚姻关系, 但容许我借用这例), 他并没有偏帮一方或建立一个中立的妥协方案. 保罗只是鼓励他们要在主里同心. 在所有分歧都降服在基督的主权下, 虽然我们也许会有损失或丢脸的时刻, 但也必须接受(腓4:5).

 

(B.5)   约伯和他的妻子(伯1-2章);

哈拿和以利加拿(撒上1章)

我甚不愿提及这些先祖的失败, 他们的亏欠真的少之又少. 可是, 从这两段婚姻中, 我们也发现有点遗憾. 当哈拿为以色列的光景哀伤, 并因为没有儿子献给神而悲痛时, 以利加拿并没有体会她内心的愁苦, 竟认为她的悲伤过分. 以利加拿又把事情扯到自己的身上, 以为哈拿要儿子过于要丈夫.

当约伯遭遇严峻的试炼, 他的妻子也受了不少的苦,

可是她竟然建议约伯“弃掉神, 死了吧.” 以利加拿缺乏体贴妻子, 而约伯的妻子则没有在逆境中支持她的丈夫.

这事反映出男和女的基本分别. 对于别人的需要, 男人倾向反应迟钝, 不够敏感, 错以为妻子感情上的低吟是针对他. 对于丈夫的脆弱“自我”, 女人同样容易缺乏支持和鼓励, 只顾自己感情用事.

 

(B.6)   亚伯兰和撒莱 (创16:1-16)

由于作头带领的失败, 亚伯兰的婚姻便留下令人心痛和难过的回忆. 这是与神的理想离得更远的妥协. 亚伯兰推卸了他作头带领的角色, 转而让妻子去做决定, 在创世记16章, 长期不育的试炼最后把撒莱压得透不过气, 她给亚伯兰建议借用使女夏甲去得儿女. 亚伯兰听从了妻子的建议, 孩子以实玛利因此出生, 随之便是嫉妒、憎恶、怨恨和争竞开始在家中出现. 当撒莱埋怨亚伯兰, 当初不该听从她的坏主意时, 亚伯兰又再次把解决问题的责任推给撒莱, “使女在你手下, 你可以随意待他”(创16:6). 换句话说: “你喜欢怎样, 就由你作主吧!”

这个短视的回答带来即时及长期的悲剧, 相信读者对此都不会不知(结果夏甲所生的孩子以实玛利成为阿拉伯人的祖先, 以撒所生的孩子雅各则成为以色列人的祖先, 而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弟所生的后代至今仍然彼此为敌, 争战不休, 可见亚伯兰娶夏甲实为错误之举, 编者按). 虽然撒莱越位, 但至终的责任还是在亚伯兰的身上, 因他没有作头带领.

在生活的每个范围, 我们都习惯中央权力的模式, 如果缺之, 我们便会感到不安全和不自在. 我们不会喜欢进一个“无政府”的城市. 我们知道人的自然倾向必须受到约束,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 知觉权柄的存在(并维持这权柄的运作, 编者按)是十分重要.

同样地, 我们若要事泰家和, 作头带领(头权, headship)是必要的. 否则, 便会变得“各人行他们眼中看为正的事”(士21:25原文直译, 编者注: 此乃士师时代混乱的主因, 各人不行神眼中看为正的事, 只行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 我行我素), 就等于是非不分的光景. 无论责任如何艰巨, 代价如何重大, 丈夫必须按着神的标准作头带领, 这是责无旁贷、无可非议的.

 

(B.7)   大卫和米甲 (撒下6:16-23)

这段可悲的婚姻, 见证了许多导致关系破裂的原因. 当大卫从俄别以东的家领回约柜, 圣经告诉我们, 大卫在约柜面前穿着细麻布的以弗得极力的跳舞. 神的灵当时巧妙地称米甲为扫罗的女儿, 而非大卫的妻子(编者注: 扫罗象征属肉体的, 这反映出夏甲的灵性光景是属肉体的). 米甲看见大卫跳舞, 心中就藐视他. 当大卫回到家中, 她竟然破口辱骂.

米甲显然只爱撒母耳记上17、18章的勇者战士大卫, 也爱撒母耳记下3章的国王大卫, 但对此章中的敬虔、谦卑男子, 她却瞧不起, 也不放在眼里. 她被称为扫罗的女儿, 一点也没错. 她显然只爱外表、地位、成就和尊荣, 至于内在的敬虔, 她却毫不关心. 米甲批评大卫的话, 实在是言过其实, 她竟指控他在臣仆的婢女眼前露体. 圣经明明的说大卫穿着细麻布的以弗得, 她却冷嘲热讽, 把他贬低. 她攻击大卫最敏感的地方, 就是他的自尊. 她的目的是要将大卫置于死地. 倘若大卫不是一个属灵的人, 米甲大概早已得手了.

米甲的表现, 说明了在讨论分歧时, 必须注意一些特别的危险, 就是人身攻击. 当问题或分歧发生, 万万不能对配偶作出人身攻击; 我们要针对的是问题, 要诚诚实实的面对它, 要找出困扰的原因, 并一起寻求办法解决, 不要把问题愈弄愈复杂.

婚姻的成败要视乎彼此的尊重和信任, 我们要竭力追求这些德行, 任何破坏此关系的事情都要远而避之.

 

(B.8)   何西阿与歌蔑 (何1:2-5)

何西阿与他那放任无度的妻子歌蔑的故事, 实在令人心碎, 同时也是圣经以警效尤的忠告. 对伴侣忠贞是婚姻必须的要求, 不忠贞实在令人无法容忍. 这件圣经事例最不可思议的地方是: 问题只出在单方面! 错全在歌蔑, 丝毫不在何西阿.

在这里我们学到的重要功课是: 在歌蔑返回家中的时候, 她被何西阿接纳了. 何等的奇妙, 圣经中的三名浪子都在前门遇上同样的厚待(参 路15:20-24).

 

(C)      结语

此章完结时, 我不为不忠求情, 而是为所有在婚姻上遇到的伤痛和误解申诉. 在这最亲密的个人关系上(指婚姻关系), 发生问题的潜力往往最大. 哪里行善的潜力愈大, 作恶的潜力也就愈大, 这几乎是个自然的定律. 包围与护卫婚姻的篱笆、维系婚姻的根基、渗透婚姻的空气, 必须由以上所说的爱来组成, 必须能够毫无保留地宽恕, 毫无条件地原谅和接纳.[3]


[1] 我们在上期讨论到拿八和亚比该的沟通问题, 以及以撒和利百加对两个儿子们的关系和发展.

[2] 创25:21: “以撒因他妻子不生育, 就为他祈求耶和华; 耶和华应允他的祈求, 他的妻子利百加就怀了孕.” 我们看到利百加没有因不育而埋怨丈夫.

[3] 夏根司著, 姚光贤译, 《婚姻与家庭》(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96年), 第71-82页. 编者编辑上文时也参考其英文版(A. J. Higgins,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以此按原意对译文稍加修饰, 另加注解.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