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五)


(文接上期)

D.        安息日会的先知异象

            (D.1)   怀特夫人所谓的异象

安息日会的创始人是怀特夫人(Mrs. Ellen Gould White, 1827-1915). 她的原名是埃伦.哈尔门(Ellen Harmon), 出生在美国缅因州的戈汉(Gorham, Maine), 本身只读到小学3年级, 体弱多病.她的父母是卫理公会(Methodists), 但在1840年代, 他们接受威廉.米勒(William Miller)有关基督复临的教导而离开卫理公会. 怀特夫人于1846年嫁给雅各.怀特(Elder James White), 并于1860年创立基督复临安息日会. 1885年, 他们迁移到美国密歇根州的巴特尔克里克(Battle Creek, Michigan), 设立了安息日会的总部. 1903年, 总部迁移到美国华盛顿(Washington, D.C.).[1]

罗锡为指出: “把组成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各样因素结合起来, 成为一个宣教性组织的重心人物, 就是著名的怀特夫人(罗锡为译作“怀爱伦夫人”). 她声称具有先知的‘预言之灵’. 凭着她早期所见的异象(23年内曾见过不下200个异象)及后期的‘异梦’和‘启示’, 证实‘天上至圣所’ 、‘安息日’和‘安息日会是余民教会’等看法, 加上她对健康生活的推动, 逐正式成立基督复临安息日会(1860年).”[2]

有关怀特夫人对安息日会的影响, 赖瑞仁表示: “她写过45本书和4千多篇文章, 其中的一本书《幸福的阶梯》(Steps to Christ)畅销5百万本, 翻译成85种语言. 此派… 于1874年开始差派宣教士往世界各国传教. 安息日会除了相信新旧约的权威外, 还暧昧地坚持怀特夫人(赖瑞仁也译为“怀爱伦夫人”)的著作有很重要的地位, 因为她是‘女先知’, 安息日会的信徒甚至高举她的著作,超过了圣经的地位.”[3]

无可置疑, 安息日会是建立在她的女先知怀特夫人和她的异象上. 安息日会出版一本长达144页的书《怀特夫人的异象: 按圣经的属灵恩赐彰显》(The Visions of Mrs. E.G. White, a Manifestation of Spiritual Gifts according to the Scriptures), 来辩证怀特夫人的异象乃神所默示. 有关她所领受的“默示”, 她曾经大胆地宣告: “这是神, 而非会犯错的凡人所说的”(参《见证》[Testimonies, 第3册, 第257页).[4] 让我们试验她话语的可信度.

坎莱特(D.M. Canright)曾是安息日会的长老. 他结识怀特夫人多年, 对她的言行非常熟悉. 他指出: “她(怀特夫人)在《属灵恩赐》(Spiritual Gifts)第2册, 第293页中说: ‘在领受异象方面, 我只是倚靠主的灵来论及或写出异象.’ 她在此宣称她论及异象时所记载的每一个字句, 都是神所默示的. 但我知道他所写的“见证”不是神所默示的, 因为:

  1. 在写异象时, 她经常更改她先前所写的, 并写出与先前不同的事物. 我曾见过她把整页、一行、或一个句子勾划掉, 并重写不同的事物. 如果是神给她的话语, 她为何勾划掉和更改它们?
  2. 我重复地看见她坐着, 手握着笔, 向她丈夫朗读她的原稿(manuscript)长达数小时, 她也接受丈夫所建议的许多更改. 她会勾划掉自己的字句, 写下她丈夫所提议的, 有时甚至整句一字不漏地照写. 请问她丈夫也是否领受默示?
  3. 由于她不熟悉(英文)文法, 所以她后来聘请有才华的作家来修改她的原稿, 改善她的用词, 使其优美通俗, 好使她的书本更畅销. 书中上千的言词不是她自己的字句, 乃是出自他人之手, 而这些人中有些根本不是基督徒. 试问他们的言词也是否是神所默示的?
  4. 经常抄袭他人的作品, 却不注明本身是引述其他作者. 事实上, 她最后一本书《善恶之争》(Great Controversy), 即安息日会宣称怀特夫人最伟大的著作, 其内容绝大部分不过是搜集和编辑安得烈(Andrew)所著的《安息日的历史》(History of the Sabbath), 怀利(Wylie)所著的《韦尔多派的历史》[5](History of the Waldenses), 怀特(White)所著的《米勒的生平》(Life of Miller), 史密斯(Smith)所著的《思想启示录》(Thoughts on Revelation), 以及其他书籍.

“她自称所写的一切都是直接从天领受的启示. 她自称这一切乃神借着圣灵向她启示, 而非她从别处听到、读到或查考到的事物. 但铁一般的事实证实她的宣称完全虚假, 她的书是一项欺骗, 正如史密斯(Joseph Smith)所著的《摩门经》是偷抄司堡丁(Spaulding)的作品一样.”[6]

 

(D.2)   她异象和预言的错误

在前几期的《家信》中, 我们已经论及一些怀特夫人的错误教导, 例如: (1)基督徒必须守安息日; (2)守主日等于领受兽的印记; (3)基督具有罪和堕落的本性; (4)撒但担当世人罪孽; (5)否定永远的刑罚; (6)相信灵魂沉睡等.[7] 现在, 让我们继续思考她的教导, 特别是异象和预言方面的错误.

 

(a)            主再来的日期

威廉.米勒(William Miller, 1782-1849)虽然不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创始人, 也从未加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 但他可说是此派的鼻祖, 因为此派的创立是根源于他的预言.  他出生在美国的匹兹菲德(Pittsfield), 据说于1816年从怀疑论者“归正信主”. 自己研究圣经几年后, 开始宣讲世界末日已十分迫近, 万物将被焚化, 然后有新天新地, 而这些事大概会在1843年3月21日至1844年3月21日期间发生.[8] 他的跟随者逐渐增多, 形成了“复临会”(Advent Church, 或称“将临会”). 可是许多人“大失所望”, 因为日期过了仍无动静. 米勒强辩说基督复临的日期改到1844年10月22日,此时他的跟随者已增至将近1万人. 但基督没在那日降临, 复临会的信徒第2次大失所望.[9] 结果, 米勒失望地承认道: “我承认我的错误, 也承认我的失望; 但我仍相信主的日子, 已在门口了….”[10]

事实上, 熟悉圣经的人早都知道, 这预言是个骗局, 因为主耶稣清楚表明: “但那日子, 那时辰, 没有人知道, 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 子也不知道, 惟独父知道”(太24:36); 又说: “父凭着自己的权柄, 所定的时候日期, 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徒1:7). 怀特夫人当时不但没有像旧约先知一样, 揭穿虚假的预言, 反倒加入他们的行列, 兴奋地等候基督在1844年的降临, 以致他们一同大失所望. 她若是神的先知, 有“预言的灵”, 怎么如此糊涂无知?

另一方面, “第2次的大失所望”之后, 纽约州的爱德生(Hiram Edson of Port Gibson)宣称他看见异象, 就是基督在那日期进入天上圣所(他认为这证明米勒预言的日期是正确的), 不过不是开始再临, 而是在天上开始查案审判. 这个自圆其说的新见解, 过后发展成“查案审判”的错误教义(有关“查案审判”的错谬, 请参上一期[2002年10月份, 第35期]的《家信》, 第27-30页). 怀特夫人非但没有斥责这错谬的教义, 反倒支持这错谬, 宣称她也领受“启示”, 说基督并非在升天时进入至圣所, 而是在1844年才进入圣所(参《善恶之争》[The Great Controversy], 第362-373).[11] 她教导说直到1844年(1844年以前), 基督是在圣所外为罪人代求, “但他们的罪仍然保留在记录册上”. 到了1844年, 基督才开始他在圣所内的事奉 — 洁净罪恶.[12] 她所教导的这一切明显地违反圣经的教导(参约19:30; 来7:27; 9:12,26).

除此之外, 怀特夫人在《早期作品》(Early Writings)第49页中说: “基督在至圣所的时间(笔者注: 指在至圣所进行查案审判的时间)将快结束.” 当时她认为基督于1844年进入至圣所, 已经在那里6年了(1850年), 所以她“预言”基督在那里的时间将快结束, 就快在她那时代复临了. 然而, 至今已超过150年了(1850年-2002年). 事实上, 我们不难看出此乃假预言, 因为经上记着说: “但那日子, 那时辰, 没有人知道, 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 子也不知道, 惟独父知道”(太24:36). 正如坎莱特(D.M. Canright)指出: “超过40年之久, 怀特夫人本身一直不断期待世界末日的到来, 但末日并没来临. 这点应当擦亮我们的眼睛, 看清她根本不知未来.”[13]

 

(b)            救恩的门关了           

米勒(William Miller)曾在1844年提倡“关闭之门”(shut door, 指救恩的门关闭, 罪人再没机会得救)的理论. 他在1844年12月11日的《复临通报》(Advent Herald)中说: “我们已经做完警戒罪人和尝试唤醒形式教会的工作. 神已按他旨意关上了门.” 他也在1845年2月19日的《真理之声》(Voice of Truth)中表明: “从那时起, 我看不到一个真实悔改归主的人.” 怀特夫人也受这‘关闭之门’的理论所影响, 以宣称领受异象来支持它. 坎莱特(D.M. Canright)在1910年左右写道: “1844年后的数年间, 怀特夫人领受异象, 说缓刑(probation)在那年结束, 罪人再没机会获得救恩. 当然, 她现在否认她曾如此表示, 但她得面对排山倒海的反证.”[14] 接着, 坎莱特(D.M. Canright)举出许多凭据, 由于篇幅有限, 我们列下4个记载的见证(written testimony):

  1. 约翰.梅格古尔(John Megguier, Saco, Me.), 一位以正直诚实见称的人, 写道: “我们非常清楚怀特夫人这位异象者(visionist)的过程… 她领受首次异象就是在我家… 她说神在异象中告诉她,怜悯之门(door of mercy)已经关了, 世人再没有机会了.”参格兰特(Miles Grant)所著的《那真正的安息日》(The True Sabbath), 第70页.
  2. 另一位熟悉怀特夫人的妇女, 伯迪克夫人(Mrs. L.S. Burdick,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也写道: “我在1845年初认识雅各.怀特(James White)和埃伦.哈尔门(Ellen Harmon, 即后来的怀特夫人).我初次结识他们时, 他们非常狂热(fanaticism), 常常不做椅子而坐在地上, 像小孩般地在地上爬行… 他们当时还未结婚, 但一起旅行. 埃伦(即怀特夫人)领受所谓的异象, 论及神在异象中指示她有关耶稣基督在1844年第7月的第10日起来, 关闭了怜悯的门, 永远离开作为中保的宝座 ; 全世界灭亡和失丧了, 不再有任何罪人可以得救.”参伯迪克(L.S. Burdick), 《真正的安息日》(True Sabbath), 第72页.
  3. 怀特夫人自己说: “1849年3月24日, … 我受指示…关于关闭之门(shut door), 我看见奥秘的预兆和奇事, 虚假的(宗教)改革将增多和扩散. 我所看到的改革并非由错谬到真理, 而是错谬每况愈下, 因为那些宣称心灵改变的人, 只是穿上宗教的外衣, 来遮盖邪恶之心的罪孽. 一些人看来是真正悔改归主, 但他们欺骗神的百姓, 他们的心其实是照样的黑. 陪伴我的天使吩咐我寻找罪人过去以来一直承受的灵魂痛苦, 我留意观看, 却看不到, 因为他们得救的时机已过去了.” 参1849年8月出版的《现存的真理》(Present Truth), 第21-22页.
  4.  论到基督离开圣所后, 怀特夫人表示: “我看不到任何的光从耶稣那里照射到莫不关心的群众, 他们留在全面的黑暗里… 撒但出现在宝座旁, 企图执行神的工作. 我看见他们仰望宝座, 祷告道: ‘父啊, 求将你的灵赐予我’; 随之, 撒但便将不洁的影响吹在他们身上.” 参《早期的作品》(Early Writings), 第46-47页.

坎莱特(D.M. Canright)总结道: “她(怀特夫人)教导‘关闭之门’的教义到最糟的地步, 因她表明自1844年, 没有一丝的光从耶稣那里照射到恶人身上, 他们没向神祷告, 反倒全都向魔鬼祷告,归向魔鬼.… 安息日会教徒怎能否认她教导这教义(即救恩的门已经关闭)呢? 她肯定有教导, 她本人最清楚. 这件事实, 以及现今她大胆否认这点, 足证她乃是位假师傅.”[15]

 

            (D.3)   她见异象的真正原因

1869年, 安息日会教徒罗素医生(Dr. Wm. Russell)坦诚地写道: “怀特夫人的异象是她脑部或神经系统病患状况下的产物.”[16] 坎莱特(D.M. Canright)表示, 怀特夫人本人和她丈夫所描述领受异象的状况, 与医学书籍和百科全书中论及“歇斯底里”(hysteria),[17] “僵住症”(catalepsy)和“心醉神迷”(ecstasy)的状况相符. 坎莱特举证下列几点:

 

  1. 性别方面: 女性居多. “由于患上歇斯底里的人中绝大多数是女性, 所以此病症的名字与女性有关”;[18] 参雷诺尔(Raynold)所著《医学系统》(System of Medicine)中有关“歇斯底里”(Hysteria)的文章.
  2. 年龄方面: 罗伯特斯(Roberts)在《医学理论和实践》(Theory and Practice of Medicine), 第399页中表示: “歇斯底里的患者肯定以女性居多, 通常从15岁至18岁或20岁.” 此外, “对于女性, 歇斯底里通常发生在青春期(puberty), 即12岁至18岁期间.” 参雷诺尔(Raynold)所著《医学系统》中有关“歇斯底里”的文章. 这正符合怀特夫人的情况. 她在17岁时(即1844年)领受她第一次的异象; 参《见证》(Testimonies), 第1册, 第62页.
  3. 因素方面: 歇斯底里(hysteria), 僵住症(catalepsy), 癫痫(epilepsy)和 心醉神迷(ecstasy)皆属神经方面的疾病. 它们有时同时出现, 交替发作或混合产生, 所以难以区别他们. 罗伯特斯(Roberts)在《医学理论和实践》, 第393页中解释: “其因素是: (1)精神纷乱(mental disturbance), 特别是在情绪方面; 例如突来的惊恐, 长期的悲伤或忧虑; (2)身体受创影响大脑, 例如击伤(blow)或跌伤头部.” 普特泽尔(Putzel)在《基要精神病症》(Fundamental Nervous Disease), 第66页中也表示他的10位患者中, 有6位是属头部受伤的人. 怀特夫人正是如此. 她9岁时脸部受到严重击伤(blow),撞破鼻子, 几乎死去. 她昏迷了3个星期. 有关此诗, 参《见证》(Testimonies), 第1册, 第9-10页. 这事损伤了她的神经系统, 导致她过后“看见异象”.
  4.  症状方面: 体弱多病. 罗伯特斯(Roberts)在《医学理论和实践》第404页中表示: “大部分患上歇斯底里的人健康不良.” 《美国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Americana)在论及“歇斯底里”的文章中表示: “突然昏倒, 心脏经常急速跳动, 有时严重到受其影响的人看来快要死去.”  怀特夫人多次告诉别人, 她经常昏倒, 心脏疼痛, 且病到她认为快要死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 她大部分的异象是在她昏倒得快要死去后, 立刻领受的. 这清楚表明这些异象是她神经软弱的产物.[19] 此外, 她说: “我的感觉是超凡的敏感”, 参《见证》(Testimonies), 第1册, 第12页. 《美国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Americana)在论及“歇斯底里”的文章中则表示: “那些神经系统特别敏感的女性, 是最容易患上歇斯底里.”
  5. 公开场合: 罗伯特斯(Roberts)继续表示: “歇斯底里通常是在别人在场时发作, 从不在睡眠时发作”(《医学理论和实践》, 第401页). 怀特夫人大部分的“异象”是在公开场合下(别人在场)领受的, 往往是当她病重, 恳切祷告或说话之际. 此乃她首次领受异象的状况. 参《属灵恩赐》(Spiritual Gifts)第1册, 第30页. 若参37页, 48页, 51页, 62页, 83页等等, 我们发现她是在多人在场的情况下领受异象. 熟悉她的坎莱特(D.M. Canright)声明: “据我所知, 她从未在独自一人时领受异象.”
  6. 夸张欺骗: 所有医学书籍都表示患上歇斯底里的人倾向夸张与欺骗. 这种倾向是难以抗拒的. 在论到“歇斯底里”的文章中, 根希斯(Gurnsey)在其著作《产科学》(Obstetrics)中指出: “这样的人向他们的听众讲述神奇的故事, 强调他们以往生活的伟大和功绩… 他们以诚恳的语气讲述这些事时, 来欺骗忠实的听众.” 坎莱特(D.M. Canright)表明怀特夫人经常讲述她所成就的伟大事物. 他也亲自见证她时常进行欺骗.
  7. 停止呼吸: 罗伯特斯(Roberts)在《医学理论和实践》第393-394页中说道: “呼吸经常完全停止… 一般上, 他看来停止呼吸.” 怀特长老(Elder White)形容她领受异象时的情况, 说: “她停止呼吸”, 参《生命事变》(Life Incidents), 第272页. 安息日会教徒常满怀信心地引述这事, 来证实她的异象是超自然的; 但其实对于患上歇斯底里的人, 这是平常的事.
  8. 强调自我: 雷诺尔(Raynold)在《医学系统》(参“歇斯底里”)中表示: “患者普遍上深信自己是重要的, 患者认为她是与众不同.” 怀特夫人正是如此. 她大胆表示: “这是神, 而非会犯错的凡人所说的”, “神把特殊的工作交托我丈夫和我”, “神指定我们负起的工作, 比他给予其他人的工作更难当”(参《见证》[Testimonies, 第3册, 第257, 258, 160页). 此外, 怀特夫人从不谦卑承认自己犯上任何错误.
  9. 病情发展: 《约翰逊百科全书》 (Johnsons Cyclopedia)在论及“歇斯底里”的文章中指出: “虽然有这类生活样式, 他们的健康在实质上并不恶化.” 又说: “歇斯底里通常侵袭青春期的女性, 并因着女性的特殊功能而逐渐减少.” 怀特夫人正是如此. 她的健康状况逐渐好转, 而她的异象也逐渐消失. 在初期时, 她几乎每天领受异象, 当她年龄越大, 健康越好时, 她的异象就越少了. 她在大约45岁(即1872年)过后, 她平均5年都没有一次异象, 而这些异象很短, 也只是光. 坎莱特(D.M. Canright)在1910年证实, 怀特夫人在那年代(1910年, 即83岁)已不再领受异象了.

 

费尔菲德医生(Dr. Fairfield)是安息日会教徒, 在(美国密歇根州)巴特尔克里克(Battle Creek, Michigan)的安息日会疗养院(sanatorium)服务多年. 这位观察怀特夫人多年的医生写道: “巴特尔克里克, 密歇根州, 1887年12月28日. 亲爱的先生: 你把怀特夫人所谓的异象归因于病患(disease), 你的看法无疑是正确的. 我有机会观察她的病况长达多年, 非常熟悉她生平的历史, 包括她的童年. 这点使我不疑地深信她所领受的(“神圣”, divine)打击是歇斯底里的狂喜或昏睡(hysterical trances). 年龄(的增长)已几乎完全治好她. 费尔菲德医生(W.J. Fairfield, M.D.)启.”

另一位安息日会教徒, 罗素医生(Dr. Wm. Russell)也如此认为. 他是上述巴特尔克里克(Battle Creek)安息日会疗养院的主要医师. 他于1869年7月12日写道: “怀特夫人的异象是她脑部或神经系统病患状况下的产物.” 此外, 《审查怀特夫人的宣称》 (Mrs. White’s Claims Examined)第76页中记载: “当她(怀特夫人)于1865年在艾奥瓦州所举行大会上(conference at Pilot Grove, Iowa), 提到她到杰克逊医生的保健协会(Dr. Jackson health institute)检查时, 她指出医生检查后宣布她为歇斯底里的患者.”

以上是3位亲身检查过怀特夫人的医生所作的可靠见证, 证实她有精神病患. 这解释了她见到异象的真正原因. 威廉.米勒(William Miller)预言基督将在1843年或1844年再临, 所以在1843至1844年间, 他与跟随者(复临会)一组人对基督再临而极度兴奋. 怀特夫人也在那时加入他们的激昂情绪中, 常因过度兴奋而在聚会上昏倒. 在这宗教狂热的影响下, 那年代许多人领受各样的“恩赐”、“异象”、狂喜迷睡(trances)等. 然而,  基督并没在他们所预言的日子降临, 他们数次“大失所望”.

罗伯特斯医生(Dr. Roberts)表示: “歇斯底里的首次发作, 通常是因为一些激昂和突发的情绪纷乱所所致.” 《全球知识图书馆》(Library of Universal Knowledge)在论及另一种精神病患“僵住症”(Catalepsy, 也称“强直性昏厥”)的文章中指出: “它有时在失望、恐惧、暴力、兴奋或宗教激情后发作.”   这正是怀特夫人在1844年的精神状况, 在极度兴奋和过度失望之后, 她领受首次的异象. 因此, 我们可以合理地总结, 怀特夫人所领受的“异象”并非出自圣灵的感动, 而是精神的纷乱.[20]

 

结语

论到怀特夫人, 坎莱特(D.M. Canright)总结说: “在很多方面:

  1. 她教导违反圣经的错误教义, 欺骗自己和别人(参第32, 33, 35期的《家信》).
  2. 她以铁杖(强硬的手段)管辖她所有的百姓, 在每一方面操纵他们, 甚至是私人家庭生活中的细节. 她干涉夫妻之间的事, 拆散她看不顺眼的婚事, 命令跟随者应当吃什么, 如何吃, 何时吃; 支配他们该穿什么颜色和什么款式的服装; 指示他们如何分配财务等等. 读者只要读她的作品《见证》(Testimonies), 便可证实这点.
  3. 她的严厉(severity)和苛刻(harshness)逼使许多人陷于绝望, 灵性后退(backslide), 甚至被赶出安息日会. 她摧毁许多人和家庭的快乐, 我可以道出他们的名字. …她导致许多家庭、教会(指安息日会的地方性教会)和会议(conferences, 即由数个安息日会的地方性教会所组成的团体)发生分裂, 上千的人从他们当中被赶出去, 只因这些人不接受怀特夫人的异象是神所默示的.[21]

简而言之, 上文种种证据显示, 怀特夫人的教导多处违反圣经教义, 她也多次多方修改她所领受的“异象”, 所以她的作品绝非神所默示的. 此外, 她的异象不合乎圣经教导, 预言错误屡出,没有应验, 这点足证她是假先知. 她若活在旧约时代, 按旧约圣经的教导, 她难逃被乱石打死的刑罚(参申18:20-22). 另一方面, 医学知识和医生的见证都一致证实她是一位精神病患者. 因此, 她所谓的的异象和启示绝非出于神, 而是她精神病患的产物. 再者, 她的错误教义和铁腕统治已分裂许多家庭和教会, 迷惑和摧毁无数信徒的灵命. 有鉴于此, 恳求神施恩怜悯, 帮助安息日会教徒看清真相, 尽早离开那建立在怀特夫人这位假先知根基上的安息日会!

(文接下期)

 


[1]               J.D. Douglas (gen.ed.), The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78), 第1043页.

[2]              罗锡为著, 《剖析异端邪教》(香港九龙: 道声出版社, 1993年三版), 第47页.

[3]              赖瑞仁著, 《面对异端》 (香港九龙: 天道书楼有限公司, 1997年五版), 第88页.

[4]               A.J. Pollock, Seventh-Day Adventism (8th.) (London: The Central Bible Truth Depot), 第1页.

[5]               韦尔多派(Waldenses)是约1170年出现于法国南部的一个基督教派别, 16世纪参加了宗教改革运动. 此教派的创始人是12世纪的法国(Lyons)商人彼得.沃尔多(Peter Waldo). 注: “Waldensis”乃沃尔多的拉丁语姓氏.

[6]               D.M. Canright, “Mrs. White and Her Revelations (Chapter 8)”, from Seventh-day Adventism Renounced (by D.M. Canright, 1914), in http://web2.airmail.net/billtod/ch08.txt , 第5页.

[7]               有关项目(1)和(2), 请参 2002年7月份, 第32期《家信》的“揭开真相: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二)”, 第28-30页; 至于项目(3)至(6), 请参2002年10月份, 第35期《家信》的“揭开真相: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四)”, 第27-35页.

[8]               米勒原是浸信会的传道人, 他花了两年研究圣经, 采用“千禧年前派”及历史的预言解释法, 根据但8:14和9:24-27, 拉7:11-26等经文计算, 以主前457年为亚达薛西王颁布重建耶路撒冷谕令的日期, 并以“70个7”相等于490年(70 x 7 = 490), 2,300日即2,300年. 米勒认为圣所要在2,300年减457年(即主后/公元1843年)被洁净, 亦即主再来之日, 因为神的受膏者正是在490年减457年(即主后/公元33年)被剪除(指基督被钉十架). 按照犹太人的历法推算, 米勒宣布: “基督要在1843年3月21日至1844年3月21日之间复临.” 罗锡为著, 《剖析异端邪教》, 第44-45页.

[9]              赖瑞仁著, 《面对异端》, 第87页.

[10]            罗锡为著, 《剖析异端邪教》, 第45页.

[11]                 http://www.users.on.net/mec/answers/68_7th.htm .

[12]             J. Oswald Sanders & J. Stafford Wright, Some Modern Religions (London: The Tyndale Press, 1956), 第16-17页.

[13]             D.M. Canright, “Mrs. White and Her Revelations (Chapter 8)”, in http://web2.airmail.net/billtod/ch08.txt , 第9页.

[14]             D.M. Canright, “Mrs. White and Her Revelations (Chapter 8)”, in http://web2.airmail.net/billtod/ch08.txt , 第7页.

[15]             D.M. Canright, “Mrs. White and Her Revelations (Chapter 8)”, in http://web2.airmail.net/billtod/ch08.txt , 第7-9页.

[16]             J. Oswald Sanders & J. Stafford Wright, 第15页.

[17]             “歇斯底里”或“癔病”是指毫无来由的情绪激动, 或狂笑、痛哭等不可抑止的狂野情绪爆发.

[18]             “歇斯底里发作者”英文是“hysteric”, 这词由拉丁文“hystericus”(原义: of the womb [属于子宫])演变而成; “hystericus”源自希腊文“husterikos”(注: “hustera”意即子宫), 因据信女性患歇斯底里病乃子宫机能失调所致, 所以“歇斯底里”一词与女性有关.

[19]             怀特夫人在《见证》(Testimonies)第1册中指出: “我的健康状况很差”(第55页), “我只有17岁, 又小又弱”(第62页), “我失去力量”(天使向她说话, 第64页), “我的朋友以为我活不下去了… 立刻在异象中被提”(第67页), 请留意, 她的首次异象是当她病弱时发生的. 此外, 她也表示: “我经常昏倒, 像死人一样.” 但隔天便复原, 并“骑马(rode)奔行38哩”(第80页). 她一会像是死了,一会又复原了, 且经常如此. 这是患上歇斯底里的女性所常有的特征.

[20]             整篇上文[(D.3)她见异象的真正原因]是摘自 D.M. Canright, “Mrs. White and Her Revelations (Chapter 8)”, in http://web2.airmail.net/billtod/ch08.txt , 第11-14页.

[21]             D.M. Canright, “Mrs. White and Her Revelations (Chapter 8)”, in http://web2.airmail.net/billtod/ch08.txt , 第15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