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赛亚诗篇”里的耶稣基督: 诗篇 第89篇


(A)       序言

诗篇第89篇常被称为“盟约诗”(The Covenant Psalm), 也被称为“弥赛亚诗篇”(The Messianic Psalms),[1] 因为其中多处论及大卫之约(the Davidic Covenant), 并且此诗的中心经节论到“长子”(诗89:27)[2]  —  即弥赛亚主耶稣基督.[3] 诚然, 此诗论及许多将要成就在大卫的子孙  —  弥赛亚主耶稣身上的事件. 威尔逊(另译“卫恩礼”, T. Ernest Wilson)[4]贴切写道: “诗篇第89篇主要论到神与大卫和他后裔(大卫的子孙主耶稣)的约. 第3和4节作扼要的描述, 但第17至39节则详尽解释. 这约是基于神两方面的属性  —  他的慈爱和他的信实, 每方面都记载七次, 前者带领我们回顾过去, 后者使我们前瞻未来.”[5]

 

(B)       诗篇第89篇的简介

诗篇第89篇的题注是“以斯拉人以探的训诲诗”. 这里的“训诲诗”(KJV: Maschil; NIV: maskil)[6]在希伯来原文是 maskiyl [7] {H:4905}[8], 源自字根 sakal {H:7919}一词, 而 sakal 意即“成为有智慧”(to be wise)或“指导”(to instrucrt). 因此, 弗拉尼根(Jim Flanigan)评述道: “训诲诗(Maschil Psalms)是教训式或沉思性的诗(didactic or reflective poem), 目的为要给予教导(instruction).”[9] 整本诗篇共有13篇“训诲诗”. 第一篇训诲诗是诗篇第32篇, 而我们即将讨论的诗篇第89篇则是第12篇训诲诗.[10]

 

弗拉尼根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 这些训诲诗表达了各种思想、环境和感受, 表明圣徒不仅能从教义方面, 也能从信徒生活的经历方面, 来学习有关神的性格和旨意. 处在国家遭难的困境中, 诗人根据神与大卫所立的约, 并神的信实, 以及神必守约的特性(撒下7:8-16), 向神倾心诉求.[11]

 

关于诗篇第89篇的作者, 威尔逊(T. Ernest Wilson)写道: “本篇的作者是以斯拉人以探(Ethan, the Ezrahite), 他的另一个名是耶杜顿(Jeduthun, 参代上25:1-8; 16:41-42).[12] 他是所罗门最有智慧的谋士之一(王上4:31). 论到神怎样指责所罗门的罪和他拜偶像的事, 并国度要怎样从他儿子手中夺去, 以探必然早已知道(王上11:9-13), 因此本篇记载他向耶和华热切的恳求. 或许以探比所罗门长寿, 亲眼看见国度的分裂, 正如他在这篇诗里所描述的.”[13]

 

约翰·菲利普斯(John Phillips)对此诗的作者有更详尽的解释. 他指出以探是东方智慧人之一. 他的智慧何等著名, 以致他被用来与所罗门的智慧精明作比较(王上4:31).[14] 他常被认为与耶杜顿(Jeduthun)是同一人, 至少可能是圣殿合唱团的以探(Ethan the singer), 他是米拉利族的利未人, 被大卫委派作圣殿乐团的领袖之一(代上6:44; 15:19).[15] 由此可见, 这诗可追溯到以色列王国的初期. 此诗强调大卫之约, 表面上看来是写于大卫统治的时期. 但诗中提到此约遭受破坏. 一些学者认为以探活得比所罗门更久, 见证王国被毁和瓦解, 所以特作此诗恳求耶和华记念他给大卫的应许和盟约.[16]

 

菲利普斯继续指出, 还有一个可能, 就是以探不单是歌唱者和智慧人, 更是一位先知. 他写这诗时, 就预知拜偶像的所罗门至终会为他的国家带来怎样的悲剧. 无论如何, 此诗的语气表明大卫王国的分裂情景对作者而言历历在目, 记忆犹新. 所以很可能一位不知名的作者或编辑者, 在一个我们所不确定的时间里,在他面前展开先前以探之诗的手抄卷, 并作出详尽的阐述. 故此有学者认为, 若此诗写于被掳时期, 此诗很可能是但以理所写的. 被掳到巴比伦的但以理, 目睹大卫王国的瓦解, 看到犹大王约雅敬(Jehoiakim, 代下36:5-6)和西底家(Zedekiah, 代下36:12-20)都落到悲惨的下场, 因而悲情油然而生, 以致像以探一般的祷告, 求主怜悯施恩, 记念大卫的约. 谁能说诗篇89篇不可能由此而来呢?[17]

 

(C)       诗篇第89篇的内容

圣经多次论到神与他子民立约. 在主要的七大圣约中,[18] 其中四约是关乎以色列国的:

 

1.      亚伯拉罕之约(Abrahamic Covenant): 这是神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创12:1-4; 13:14-17; 15:1-7; 17:1-8). 这约关乎一位后裔(救主弥赛亚)和一片土地(神应许给以色列民的迦南地).

2.      摩西之约(Mosaic Covenant): 此约亦称“西乃之约”(Sinaitic Covenant), 是神在西乃山上与那从埃及为奴之家得赎的以色列民所立的约(出19:25). 他们的国运从此而生, 律法和敬拜的地方  —  会幕  —  也透过此约而立(也参 出20:1-31:18).

3.      巴勒斯坦之约(Palestinian Covenant): 这约提醒以色列民不要敬拜偶像或叛离真道(申30:1-10), 又说明神给以色列民最终复归故土的应许(耶23:3-8; 结37:21-25).

4.      大卫之约(Davidic Covenant): 这是神与大卫所立的约(撒下7:4-16; 代上17:3-15). 此约论到大卫的王朝永远坚立, 大卫和他子孙要坐在宝座上治理以色列民.

 

诗篇89篇的内容正是论到大卫之约. 耶和华说: “我与我所拣选的人立了约, 向我的仆人大卫起了誓; 我要建立你的後裔, 直到永远; 要建立你的宝座, 直到万代”(诗89:3-4). 可惜大卫的后裔, 即犹大诸王竟然拜偶像离弃神, 惹神忿怒, 遭致灭国的羞辱和审判(诗89:38-45). 因此诗人恳求神因他的信实而遵守他与大卫所立的约, 向以色列人施行慈爱和拯救(诗89:49-50). 当然, 神给大卫的应许最终将全面应验在大卫最伟大的子孙  —  主耶稣基督的身上(路1:26-38; 68-79). “我也要立他为长子, 为世上最高的君王. 我要为他存留我的慈爱, 直到永远; 我与他立的约必要坚定. 我也要使他的後裔存到永远, 使他的宝座如天之久”(诗89:27-29).

 

英国圣经教师斯克洛基(W. Graham Scroggie)把诗篇第89篇命题为“患难时的盼望安息在应许上”(Hope Rests on Promise in a Time of Trouble). 他说此诗可分成四大段, 并以荣耀颂(doxology)来结束整本诗篇五大卷的第三卷.[19] 他的分段如下:

 

1) 1-4节: 引言(Introduction)

2) 5-18节: 神圣的属性(The Divine Attributes)

3) 19-37节: 大卫的盟约(The Davidic Covenant)

4) 38-51节: 悲惨的光景(The Distressful Present)

第52节: 荣耀颂(Doxology)

 

美国解经家魏斯比(Warren Wiersbe)也把此诗分成四大段: (a) 第1-18节: 神在他的性格上是信实的  —  我们要赞美他(God is Faithful in His Character  —  Praise Him); (b) 第19-29节: 神在他的盟约上是信实的  —  我们要信靠他(God is Faithful in His Covenant  —  Trust Him); (c) 第39-45节: 神在他的管教上是信实的
—  我们要敬畏他(God is Faithful in His Chastening  —  Fear Him); (d) 第46-52节: 神的信实是永远不止息的  —  我们要等候他(God’s Faithfulness Will Never Cease  —  Wait for Him). 魏斯比认为第52节不属诗篇89篇, 而是诗篇第三卷(诗篇73-89篇)的结语(参 诗41:13; 72:18-19; 106:48).[20]

论到诗篇第89篇的分段, 菲利普斯(John Phillips)也认为这篇长达51节的诗可分成四大部分, 加上最后第52节的荣耀颂, 其分段如下(注: 本篇文章采纳以下分段):

1)      1-4节: 盟约的实际重要性(The Actual Significance of the Covenant)

·   1-2节: 所涉及的原则(Principles Involved)

·   3节: 所涉及的人物(Person Involved)

·   4节: 所涉及的应许(Promise Involved)

2)      5-18节: 盟约的绝对稳妥性(The Absolute Security of the Covenant)

·      5-8节: 神在天上的能力(God’s Power in Heaven)

·      9-18节: 神在历史的能力(God’s Power in History)

3)      19-37节: 盟约的惊异性光辉(The Amazing Splendor of the Covenant)

·   19-28节: 与大卫个人立约(It is Made with David Personally)

·   29-37节: 与大卫永久立约(It is Made with David Perpetually)

4)      38-51节: 盟约的表面性暂停(The Apparent Suspension of the Covenant)

·   38-45节: 诗人的抗议(The Protest)

·   46-51节: 诗人的祷告(The Prayer)

第52节: 荣耀颂(Doxology)[21]

 

 

(C.1)    盟约的实际重要性 (1-4节, The Actual Significance of the Covenant,)

诗89:1-4说: “1(以斯拉人以探的训诲诗) 我要歌唱耶和华的慈爱, 直到永远; 我要用口将你的信实传与万代. 2因我曾说: 你的慈悲必建立到永远; 你的信实必坚立在天上. 3我与我所拣选的人立了约, 向我的仆人大卫起了誓; 4我要建立你的後裔, 直到永远; 要建立你的宝座, 直到万代. (细拉)”

 

诗人以赞美的曲调开始  —  “我要歌唱”! 诗人的国家灭亡, 处处废墟, 但在四围一片黑暗笼罩当中, 他却捉紧两个属神原则  —  神的慈爱和信实. 这两大原则使他的心灵充满赞美. “慈爱”或“慈悲”(KJV: mercy)在希伯来原文是 chêsêd {H:2617}, 在诗篇89篇里共出现7次.[22] 神的慈爱带领诗人回顾过去  —  以色列人国民的历史(history)正是神慈爱的长篇阐释, 述说神如何以怜悯慈爱引领以色列人.

 

除了“神的慈爱”, 还有“神的信实”. 信实(faithfulness) 在希伯来原文是 ’ĕmûnâh {H:530}, 在诗篇89篇里也出现7次.[23] 神从信实带领诗人展望未来  —  以色列人国民的盼望(hope)全包含在这一词字中. 以色列人纵然失信和失败, 但神仍是信实可信的, 必因他的信实成就他给大卫的应许  —  “我要建立你的後裔, 直到永远; 要建立你的宝座, 直到万代!”

 

论完大卫之约所涉及的原则、人物和应许之后, 现在是“细拉”的时候了! 学者认为诗篇中的“细拉”(Selah)犹如音乐的“休止符”一般, 指示诗篇的弹奏者或歌唱者休止或暂停, 好让人能安静下来, 进入默想或敬拜.[24] 弗拉尼根适切指出, 读者们必须暂停下来, 默想大卫之约的伟大和奇妙, 并期待诗人即将述说的荣耀事物. 司布真(Charles H. Spurgeon)也写道: “我们不该匆匆忙忙的读. 读者啊, 细拉叫我们休息一下, 让这约每一个字的音节都响在我们耳旁; 然后敞开你的心继续读下去, 听听这圣诗如何宣告和赞美耶和华!”[25]

(C.2)    盟约的绝对稳妥性 (5-18节, The Absolute Security of the Covenant)

诗人深信神给大卫的应许必然逐一成就, 不单是基于神的慈爱和信实, 也因为神是无所不能的. 诗人以神在天上和历史上所彰显的大能大力, 继续说明这大卫之约的稳妥性.

 

(a)   神在天上的能力(5-8节)

(God’s Power in Heaven)

诗人在 诗89:5-8说: “5耶和华啊, 诸天要称赞你的奇事; 在圣者的会中, 要称赞你的信实. 6在天空谁能比耶和华呢? 神的众子中, 谁能像耶和华呢? 7他在圣者的会中, 是大有威严的神, 比一切在他四围的更可畏惧. 8耶和华万军之神啊, 那一个大能者像你耶和华? 你的信实是在你的四围.”

 

诗人仿佛攀上“雅各的梯子”(Jacob’s ladder, 创28:12-17), 更清楚看到神的能力和荣耀. 大卫的宝座实际上是神在天上宝座的延伸. 大卫是神在地上的统治者, 神的宝座要借着大卫的子孙主耶稣基督而坚立, 直到万代.

 

“耶和华啊, 诸天要称赞你的奇事; 在圣者的会中, 要称赞你的信实”(诗89:5). 诗人提到“圣者的会中”(KJV: congregation of the saints; 注: saints [圣徒] 原文是 holy ones [圣者] ), 可能他看见了天上四活物和24位长老在神面前聚集敬拜的荣耀一幕(启4:6-11), 以致他惊叹道: “在天空谁能比耶和华呢? 神的众子中, 谁能像耶和华呢?” 神的众子(KJV: sons of the mighty, 即“sons of the Elohim”)则指天上的众天使(参 伯1:6; 38:7). 诗人的灵眼看见了天上的众圣者和众天使, 齐聚天上的宝座前, 俯伏敬拜那位全能的耶和华神, “耶和华万军之神啊, 那一个大能者像你耶和华? 你的信实是在你的四围.” 诚然, 神不仅是全能的, 更是信实的; 不仅能立约, 更能守约! 所以大卫的约是绝对稳妥的!

 

(b)   神在历史的能力(9-18节)

(God’s Power in History)

诗人在 诗89:5-8说: “5耶和华啊, 诸天要称赞你的奇事; 在圣者的会中, 要称赞你的信实. 6在天空谁能比耶和华呢? 神的众子中, 谁能像耶和华呢? 7他在圣者的会中, 是大有威严的神, 比一切在他四围的更可畏惧. 8耶和华万军之神啊, 那一个大能者像你耶和华? 你的信实是在你的四围.”

 

诗人仿佛攀上“雅各的梯子”(Jacob’s ladder, 创28:12-17), 更清楚看到神的能力和荣耀. 大卫的宝座实际上是神在天上宝座的延伸. 大卫是神在地上的统治者, 神的宝座要借着大卫的子孙主耶稣基督而坚立, 直到万代.

 

“耶和华啊, 诸天要称赞你的奇事; 在圣者的会中, 要称赞你的信实”(诗89:5). 诗人提到“圣者的会中”(KJV: congregation of the saints; 注: saints [圣徒] 原文是 holy ones [圣者] ), 可能他看见了天上四活物和24位长老在神面前聚集敬拜的荣耀一幕(启4:6-11), 以致他惊叹道: “在天空谁能比耶和华呢? 神的众子中, 谁能像耶和华呢?” 神的众子(KJV: sons of the mighty, 即“sons of the Elohim”)则指天上的众天使(参伯1:6; 38:7). 诗人的灵眼看见了天上的众圣者和众天使, 齐聚天上的宝座前, 俯伏敬拜那位全能的耶和华神, “耶和华万军之神啊, 那一个大能者像你耶和华? 你的信实是在你的四围.” 诚然, 神不仅是全能的, 更是信实的; 不仅能立约, 更能守约! 所以大卫的约是绝对稳妥的!

 

(b)   神在历史的能力(9-18节)

(God’s Power in History)

诗89:9-18说: “9你管辖海的狂傲; 波浪翻腾, 你就使他平静了. 10你打碎了拉哈伯, 似乎是已杀的人; 你用有能的膀臂打散了你的仇敌. 11天属你, 地也属你; 世界和其中所充满的都为你所建立. 12南北为你所创造; 他泊和黑门都因你的名欢呼. 13你有大能的膀臂; 你的手有力, 你的右手也高举. 14公义和公平是你宝座的根基; 慈爱和诚实行在你前面. 15知道向你欢呼的, 那民是有福的! 耶和华啊, 他们在你脸上的光里行走. 16他们因你的名终日欢乐, 因你的公义得以高举. 17你是他们力量的荣耀; 因为你喜悦我们, 我们的角必被高举. 18我们的盾牌属耶和华; 我们的王属以色列的圣者.”

 

在人类历史上, 神也透过征服敌人(conquest, 诗89:9-10)和创造万物(creation, 诗89:11-13)来彰显他的大能大力. 首先, 诗人回顾以色列人历史上最伟大的事迹  —  出埃及和“打碎了拉哈伯”. 拉哈伯(Rahab,诗89:10)是埃及的诗名.[26] 那时, 神挥动他大能的膀臂, 埃及大军便全军覆没在红海中, 归于无有了! (出14:26-31; 15:4-13).

 

此外, 神的能力更彰显在他大能的创造之中(诗89:11-13). 诗人向地的四方观看, 看见他祖国以色列地的两大显著特征  —  他泊和黑门. 他泊(Tabor)和黑门(Hermon)是以色列北部两座最显著的高山. 他泊是在约但河西, 而黑门则在约但河东, 所以可能代表由东至西, 整片以色列地都一致地宣扬神的伟大. 是的, “天属你, 地也属你; 世界和其中所充满的都为你所建立”(诗89:11).

 

拥有这样一位慈爱、信实、全能的神, 以色列民真是蒙福的百姓啊! 诗人说: “知道向你欢呼的, 那民是有福的! 耶和华啊, 他们在你脸上的光里行走.” 值得注意的是,  “向你欢呼的”(KJV: the joyful sound)在希伯来原文是 terûâ{H:8643}. 科恩博士(Dr A. Cohen)贴切指出, 这里所用的 terûâ一词是指吹响号角(sounding trumpets)或吹羊角号(Shofar),[27] 是向王拥戴欢呼, 或在庆祝节期时的欢呼声.[28] 以色列民知道向神拥戴欢呼, 吹号庆祝耶和华的节期, 他们是蒙福的属神子民. 摩西也赞同地说: “以色列啊, 你是有福的! 谁像你这蒙耶和华所拯救的百姓呢? 他是你的盾牌, 帮助你, 是你威荣的刀剑. 你的仇敌必投降你; 你必踏在他们的高处.”(申33:29).

 

 

(C.3)    盟约的惊异性光辉 (19-37节, The Amazing Splendor of the Covenant)

诗人瞻仰神在天上和历史上所彰显的大能大力后, 他的心灵回到地上, 再次阅读和默想神给大卫的约. 顿时, 他被此约的辉煌光辉所照耀, 心灵充满惊异和赞美. 全能威赫的耶和华神, 竟然拣选他的仆人大卫, 与他立下如此蒙福的盟约, 且是永久不变的盟约.

 

(a) 与大卫个人立约 (19-28节, It is Made with David Personally)

诗89:19-28说: “19当时, 你在异象中晓谕你的圣民, 说: 我已把救助之力加在那有能者的身上; 我高举那从民中所拣选的. 20我寻得我的仆人大卫, 用我的圣膏膏他. 21我的手必使他坚立; 我的膀臂也必坚固他. 22仇敌必不勒索他; 凶恶之子也不苦害他. 23我要在他面前打碎他的敌人, 击杀那恨他的人. 24只是我的信实和我的慈爱要与他同在; 因我的名, 他的角必被高举. 25我要使他的左手伸到海上, 右手伸到河上. 26他要称呼我说: 你是我的父, 是我的神, 是拯救我的磐石. 27我也要立他为长子, 为世上最高的君王. 28我要为他存留我的慈爱, 直到永远; 我与他立的约必要坚定.”

 

 

(a.1) 在表达方面, 此约是庄严壮丽的 (19-23节, It was Majestic in Expression)

诗人思想神与大卫所立的约时, 说道: “当时, 你在异象中晓谕你的圣民, 说: 我已把救助之力加在那有能者的身上; 我高举那从民中所拣选的. 20我寻得我的仆人大卫, 用我的圣膏膏他”(诗89:19-20). “用我的圣膏膏他”  —  何等庄严、何等壮丽! 大卫在年少时期就蒙神借撒母耳的手, 用圣膏所膏, “撒母耳就用角里的膏油, 在他诸兄中膏了他. 从这日起, 耶和华的灵就大大感动大卫”(撒上16:13). 无论是在军营, 或在皇宫, 或在山洞里, 大卫都带着这圣膏的香气! 他确实是神所拣选的, 是“合神心意”的仆人(徒13:22-23). 为此, 神应许要坚立他, “我要在他面前打碎他的敌人, 击杀那恨他的人”; 无论是外在的敌人, 抑或内在的仇敌, 都无法得逞, 无法杀害他.

 

(a.2) 在执行方面, 此约是满有怜悯的 (24节, It was Merciful in Execution)

耶和华神强调说: “只是我的信实和我的慈爱要与他同在; 因我的名, 他的角必被高举”(诗89:24). 全知的神深知大卫不过是人, 会因肉体的软弱而跌倒, 犯了奸淫和杀人的罪(撒下11:1-5; 14-27). 但神怜悯他, “我的慈爱(KJV: mercy, 可译作“怜悯”)要与他同在”. 纵然大卫失信犯罪, 但神仍然信实守约, 必会成就他给大卫的一切应许.

 

(a.3) 在期望方面, 此约是属弥赛亚的 (25-28节, It was Messianic in Expectation)

虽然大卫和他的儿子所罗门, 并过后大卫的众子孙犹大诸王, 都逐一的犯罪跌倒, 但神要借着“大卫最伟大的子孙”, 即主耶稣基督(弥赛亚), 来成就他给大卫一切的应许.

 

首先, 神提到弥赛亚所统治的以色列国版图(the Dominion of the Messiah), “我要使他的左手伸到海上, 右手伸到河上”(诗89:25). 这里提及应许之地的西方和东方边界  —  在西方的地中海(“左手伸到海上”)和东方的幼发拉底河(“右手伸到河上”). 但更全面的说, 这节可指弥赛亚的统治伸展全地.

 

接着, 诗人提到弥赛亚作为神子的神性(the Deity of the Messiah). “他要称呼我说: 你是我的父, 是我的神, 是拯救我的磐石. 我也要立他为长子, 为世上最高的君王”(诗89:26-27). 这里是旧约少数提到神为父的经文. 但父的称呼却常出自主耶稣的口中. 圣经记载主耶稣所说的第一句话, “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路2:49). 在十架的痛苦时刻, 我们听到他称神为父, 说道: “父啊! 赦免他们; 因为他们所做的, 他们不晓得”(路23:34). 经过可怕的黑暗时刻后, 我们听到他在十架上的最后一句话: “父啊! 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路23:46). 他复活后, 我们也听到他称神为父, “我要升上去见我的父”(约20:17). 主耶稣实在是神独特的儿子!

 

诗人详尽解释此约时, 巧妙地提及弥赛亚源于大卫家. “我也要立他为长子(KJV: firstborn), 为世上最高的君王”(诗89:27). 主耶稣不仅是神的儿子, 更是神的“长子”! 保罗在论及创造和救赎时, 也提到“长子”(KJV: firstborn)一词. 在歌罗西书, 保罗论到基督的神性之荣耀, 他说: “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 是首生的 (KJV: firstborn, 可译作“长子”), 在一切被造的以先. 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 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 一概都是藉著他造的, 又是为他造的. 他在万有之先; 万有也靠他而立. 他也是教会全体之首. 他是元始, 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 (KJV: firstborn, 可译作“长子”), 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 因为父喜欢叫一切的丰盛在他里面居住”(西1:15-19).

 

我们必须留意的是, 上文(指歌罗西书第1章)所提及的“firstborn”(中文可译作“长子、首生”), 即 西1:15的“首生”和 西1:18的“首先复生”两个词, 在希腊原文都是同样的字, 即 prôtotokos {G:4416} (英文圣经 KJV 皆译作“firstborn”). 在歌罗西书第1章, 这两次的“首生”各指着创造和复活两方面而言, 强调主耶稣不是受造物, 乃是创造主(西1:15), 也是救赎主(西1:18; 注: 借着首先复活而成为救赎主). 因着主耶稣是创造主和救赎主, 他便有资格作世上君王的元首, 正如 启1:5所宣告的: “那诚实作见证的, 从死里首先复活, 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稣基督.” 赞美神, 预言中的弥赛亚是“世上最高的君王”, 这尊贵的称号也只能指那位在新约中降世为人, 被称为“以马内利”的主耶稣基督而言(赛7:13-15; 9:6-7; 弥5:2).

 

最后, 诗人提到弥赛亚统治的持久性(the Duration of the Messiah): “我要为他存留我的慈爱(KJV: mercy, 可译作“怜悯”), 直到永远; 我与他立的约必要坚定”(诗89:28). 我们在主耶稣身上看到神为他存留慈爱怜悯, 例如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痛苦祷告时, 神怜悯他, 差遣天使加添他的力量(路22:43). 此外, 神也怜悯和保守他, 不把他的灵魂撇在阴间, 也不叫他的肉身见朽坏(徒2:31). 在基督耶稣里, 神给大卫的约得到最完满与荣耀的应验, 并且将有一日, 主耶稣要从天归来, 统管万有, 正式成为“世上最高的君王”!

 

(b) 与大卫永久立约 (29-37节, It is Made with David Perpetually)

诗89:29-37说: “29我也要使他的後裔存到永远, 使他的宝座如天之久. 30倘若他的子孙离弃我的律法, 不照我的典章行, 31背弃我的律例, 不遵守我的诫命, 32我就要用杖责罚他们的过犯, 用鞭责罚他们的罪孽. 33只是我必不将我的慈爱全然收回, 也必不叫我的信实废弃. 34我必不背弃我的约, 也不改变我口中所出的. 35我一次指著自己的圣洁起誓: 我决不向大卫说谎! 36他的後裔要存到永远; 他的宝座在我面前如日之恒一般, 37又如月亮永远坚立, 如天上确实的见证. (细拉)”

 

威尔逊指出, 论到大卫的后裔, 诗篇89篇发出警告: “倘若他的子孙离弃我的律法, 不照我的典章行; 背弃我的律例, 不遵守我的诫命; 我就要用杖责罚他们的过犯, 用鞭责罚他们的罪孽”(诗89:30-32). 历史记载这话丝毫不差的应验了. 因着大卫的后代拜偶像, 背弃了神的律例诫命, 结果神用巴比伦王来责罚犹大诸王及他的百姓. 耶路撒冷被攻占, 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作俘掳长达70年, 在敌人手下受尽诸般苦害, 这一切一切都见证了圣经预言的真实. 但感谢神, 因他给大卫的约仍然存在, 也永不改变. “我必不背弃我的约, 也不改变我口中所出的.  我一次指著自己的圣洁起誓: 我决不向大卫说谎!他的後裔要存到永远; 他的宝座在我面前如日之恒一般, 又如月亮永远坚立, 如天上确实的见证”(诗89:34-37).

(C.4)    盟约的表面性暂停 (38-51节, The Apparent Suspension of the Covenant)

此约的永久性随着犹大灭国, 以及犹大诸王被掳受辱而遭到挑战. 大卫的宝座和王朝已不复存, 以此光景看来, 大卫的约确已暂时终止. 菲利普斯正确解释道: “虽然神与大卫所立的约永不可能废除(canceled), 但肯定的, 它已经暂时停止(suspended).”[29]

 

(a) 诗人的异议(38-45节, The Protest)

诗89:38-51说: “38但你恼怒你的受膏者, 就丢掉弃绝他. 39你厌恶了与仆人所立的约, 将他的冠冕践踏於地. 40你拆毁了他一切的篱笆, 使他的保障变为荒场. 41凡过路的人都抢夺他; 他成为邻邦的羞辱. 42你高举了他敌人的右手; 你叫他一切的仇敌欢喜. 43你叫他的刀剑卷刃, 叫他在争战之中站立不住. 44你使他的光辉止息, 将他的宝座推倒於地. 45你减少他青年的日子, 又使他蒙羞. (细拉)”

 

此诗的第38节出现一个突如其来的改变! 赞美的诗歌, 及充满希望和确据的语调突然变为灰心失望. 原因何在? 诗人论到篱笆被拆毁、保障变为荒场. 他头上的冠冕坠落在尘土中, 他的宝座被推倒于地.

 

威尔逊解释道: “今天, 我们仿佛居高临下, 得以回顾旧日的历史, 才晓得在本篇末段诗人失望灰心的原因. 正统的犹太人以头击撞(耶路撒冷的)‘哭墙’悲哀地呜咽, 正是今日不信之以色列人的写照. 当大卫的子孙(指耶稣基督, 参 太20:30)生在伯利恒, 大卫家正由一位虔诚的婢女  —  童贞女马利亚  —  和一位敬虔的木匠  —  约瑟  —  所代表. 这位大卫的子孙不是生在锡安山的皇宫  —  大卫昔日的山寨和保障, 乃是生在马糟中. 当他向百姓显示自己是弥赛亚、大卫的子孙和应许之约的应验者时, 那些人竟藐视和拒绝他, 并把他钉在十字架上. 40年后, 耶路撒冷城和圣殿变成废墟, 百姓又再分散各国. 诚然, 篱笆已被拆毁, 保障也被摧残.”

 

诗89:45说: “你减少他青年的日子, 又使他蒙羞.” 克拉科(Adam Clarke)适切写道: “犹大国最后四王统治的时期非常短暂, 他们都是被掳或死在刀下. 约哈斯(Jehoahaz)只作王3个月, 被掳到埃及, 死在那里.约雅敬(Jehoiakim)只作王11年, 并被迦勒底人处死. 约雅斤(Jehoiachin)只作王3个月又10天, 被掳到巴比伦, 囚禁在那里. 最后一个王西底家(Zedekiah)只作王11年, 眼睛惨被挖出, 手脚戴着锁链, 被掳到巴比伦. 这些王都死得很惨, 也死得很早. 他们‘青年的日子’  —  他们的权能、尊严和生命, 实在被‘减少’了”.[30] 这绝不是耶和华欢喜看到的. 如果他们对耶和华忠诚, 如耶和华对他们忠诚一样, 他们的结局肯定完全不同. 这令人悲伤的段落以另一个“细拉”作结束. 是时候沉思、默想了, 要思考为何这约的“实际状况”与“理想状况”如此不同…

 

(b)   诗人的祷告(46-51节, The Prayer)

诗89:46-51说: “46耶和华啊, 这要到几时呢? 你要将自己隐藏到永远吗? 你的忿怒如火焚烧要到几时呢? 47求你想念我的时候是何等的短少; 你创造世人, 要使他们归何等的虚空呢? 48谁能常活免死、救他的灵魂脱离阴间的权柄呢? (细拉) 49主啊, 你从前凭你的信实向大卫立誓要施行的慈爱在那里呢? 50主啊, 求你记念仆人们所受的羞辱, 记念我怎样将一切强盛民的羞辱存在我怀里. 51耶和华啊, 你的仇敌用这羞辱羞辱了你的仆人, 羞辱了你受膏者的脚踪.”

 

这最后一段诗篇以悲伤的语气开始  —  “耶和华啊, 这要到几时呢?”(KJV: How long, Lord?). 这里第46节几乎是重复 诗79:5的话.[31] 耶和华向他的百姓隐藏起来. 他们看不见他, 只见到他的忿怒如火焚烧. “要到几时呢?” 诗人想念他活着的年日是何等短少, 也求神想念这点而施恩怜悯. 生命是短少的, 所以他求神在他还活着的时候, 让他看到以色列民蒙恩, 恢复过来. 所有人都会死, 但活在虚空中又有何意义呢? 无人可脱离进入“阴间”的结局(注: 这节的“阴间”在希伯来原文是 sheôl {H:7585}, 指旧约时代死去的灵魂[包括义人与恶人的灵魂]所到之处). 另一个“细拉”! 诗人多次要求他的读者暂停下来沉思.

 

诗人接着求神记念他与大卫所立的约, 求神以信实与慈爱恩待他们. 诗人祈求说: “主啊, 求你记念仆人们所受的羞辱.” 敌人(巴比伦军队)攻占和烧毁耶路撒冷城, 羞辱了犹大王(注: 君王是神的受膏者). 所以诗人接着说: “耶和华啊, 你的仇敌用这羞辱羞辱了你的仆人, 羞辱了你受膏者的脚踪”(诗89:51). 这里也可预示那将要发生在主耶稣基督身上的事, 这位完美的受膏者, 将被敌人戏弄、鞭打, 羞辱至死(参 太27:27-50). 何其悲惨的一幕!

 

“但信实的神没有忘记他所应许的约.” 威尔逊写道, “神叫‘大卫的子孙’被钉十架后, 从死里复活, 高升到荣耀里. 何6:1-3甚有意思: ‘来吧, 我们归向耶和华! 他撕裂我们, 也必医治; 他打伤我们, 也必缠裹. 过两天他必使我们苏醒, 第三天他必使我们兴起, 我们就在他面前得以存活. 我们务要认识耶和华, 竭力追求认识他. 他出现确如晨光; 他必临到我们像甘雨, 像滋润田地的春雨.’ ”[32]

 

(C.5)    荣耀颂 (52节, Doxology)

 

大卫和以色列人曾经历失败、犯罪受罚, 正如今日神的百姓(指基督徒)一样, 但我们的神仍是信实、慈爱、怜悯的神, 这是我们可以同证的. 因此, 诗人在总结时颂赞神说: “耶和华是应当称颂的, 直到永远. 阿们! 阿们!”(诗89:52)

 

马唐纳(William MacDonald)评述道: “在这结束的一节, 信心得胜凯旋了! 虽然以探无法看清神会怎样回答他的困惑, 但他仍然可以赞美耶和华. 他仿佛在说: ‘耶和华啊, 我不能明白, 但我信靠你.’ 所以他以狂欢喜乐的曲调结束他的祷告, ‘耶和华是应当称颂的, 直到永远. 阿们! 阿们!’(诗89:52)”[33]

 

菲利普斯写道: “此篇以荣耀颂作为结语, 也结束了整本诗篇的第三卷. … 诗人心灵安息了. 一切都稳妥了, 大卫的约是坚稳不变的, 因为一切不在人手中, 而在神全能的手中. 存着这样的信念, 在以色列国民最黑暗的时刻, 诗人俯伏敬拜神, 因为不管阴影如何笼罩以色列国民, 它们不过是影子罢了. 正如一位诗歌作者所写的: 在天命皱眉不满的背后, 神隐藏着微笑的脸孔(Behind a frowning providence, God hides a smiling face).”[34]

 

(D)       结语

威尔逊在总结时贴切写道: “当我们思想以色列今日的光景, 他们在故土存不信(耶稣基督)的心而活, 不知先知预言(何6:1-3)的第三天将在何时始露端倪! 神已用杖管教以色列的后裔,[35] 并且雅各遭难的黑暗日子即将来到, 但我们可以安心, 神没有废弃, 也没有忘却与大卫所立的约. 按照他所命定的时间, 应许必得应验, 宝座、皇位和国度必复归原处. 但那坐在宝座和配戴冠冕的, 将是大卫的子孙(主耶稣基督); 他是主, 是那首生的, 胜过世上一切的君王. 那时, 黑夜将要变成黎明, 而本篇最后的话也得着全面的应验. ‘耶和华是应当称颂的, 直到永远. 阿们! 阿们!’ (诗89:52)”[36]

 


[1]               有关“弥赛亚诗篇”的简介, 请参 2008年7/8月份, 第77期《家信》的“弥赛亚诗篇里的耶稣基督: 诗篇第2篇”之附录“弥赛亚诗篇简介”.

[2]               诗89:27: “我也要立他为长子, 为世上最高的君王.” 这里的“长子”是指主耶稣(参 来1:6; 罗8:29).

[3]               “基督”一词原意为“受膏者”(the anointed one), 希伯来文是Messiah (音译“弥赛亚”), 希腊文则是 christos (音译“基督”). 在旧约, 先知、祭司和君王都是受膏者, 而主耶稣基督正是具备这三重职分  —  先知、祭司和君王. 他过去来到地上时是先知(传达神的话语, 来1:1-2), 现今在天上是祭司(为我们代求, 来7:24-25), 将来再回到地上作君王(统管万有, 启19:16; 路1:31-33). 主耶稣也被称为“弥赛亚君”(意即“受膏的君王”, the anointed king), 与 但9:25的“受膏君”(KJV: the Messiah the Prince, 指主耶稣基督)意义相同.

[4]               威尔逊(T. Ernest Wilson)这位奉主名聚会的弟兄于1902年出生在北爱尔兰. 21岁时, 他便到非洲西南部国家安哥拉(Angola)事奉主将近半个世纪. 1960年代初, 他被逼离开非洲, 到美国居住, 继续事奉主. 他所著的《弥赛亚诗篇》是一部值得一读的好书.

[5]               卫恩礼著, 岑德华译, 《弥赛亚诗篇》(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92年), 第139页.

[6]               《家信》之前常引用的“AV”(或称“KJV”)是指英文圣经《钦定本》/《英王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 或称King James Version). 由于现今较普遍采纳“KJV”一词, 所以《家信》改称这译本为“KJV”而非“AV”; “NIV”是《新国际译本》(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NKJV”则是New King James Version.

[7]               在《家信》的文章中, 论到希伯来原文或希腊原文时会采用“粗体”(bold)或“斜体”(italic)的字体. “粗体字体”(例如希伯来文 ĕlôhîym )是严谨地根据《家信》自行编制的“圣经原文字母音译表”、属于“词典编辑式”(lexical form)的写法. “斜体字体”(例如希伯来文 elohim 或 Elohim )则是一般作者所用的新旧约原文或其他外语(如拉丁文、德文等)的写法, 不按照《家信》自行编制的“圣经原文字母音译表”来写. 此外, “斜体字体”也用来代表某字是文本(text)中的写法, 即经过词形变化而呈现在古卷或抄本中的字. 例如希腊文粗体字poieô (意即“做、行”)是“词典编辑式”的写法(在编辑希腊字典时所采用的词形), 但希腊文斜体字poiei 则是希腊文本或抄本在约壹3:9所用的字形. 在这方面, 粗体字犹如英文do字, 是编辑词典时所采用的; 而斜体字就如英文的did、done之类的字, 是do字的词形变化. 总括而言, “粗体字体”代表某字是”词典编辑式”的写法, 同时按照《家信》自行编制的“圣经原文字母音译表”; 除此之外, 其他作者所用的原文词字写法、各种外语词字、原文抄本的字形等等, 在《家信》中都一律采用“斜体字体”的写法.

[8]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1890年的经典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但有极小部分的“H”字指亚兰文字(Aramaic).

[9]               Jim Flanigan, “Psalm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edited by W. S. Stevely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2001), 第138页.

[10]             这13篇训诲诗是: 诗篇32、42、44、45、52、53、54、55、74、78、88、89和142篇.

[11]             Jim Flanigan, “Psalm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第381页.

[12]             代上25:1: “大卫和众首领分派亚萨、希幔, 并耶杜顿的子孙弹琴、鼓瑟、敲钹、唱歌.” 这节提到大卫所设立的圣殿乐团三大领袖  —  亚萨、希幔和耶杜顿. 但 代上15:17,19论及这三位领袖则是“亚萨、希幔和以探”, 所以学者们认为“耶杜顿”是以探的另一个名.

[13]             卫恩礼著, 《弥赛亚诗篇》, 第138页.

[14]             王上4:31: “他(所罗门)的智慧胜过万人, 胜过以斯拉人以探.”

[15]            代上6:44: “他们的族弟兄米拉利的子孙, 在他们左边供职的有以探…” 代上15:19: “这样, 派歌唱的希幔、亚萨、以探敲铜钹, 大发响声.”

[16]             John Phillips, Explore the Psalms, vol.2 (New Jersey: Loizeauz Brothers, 1988), 第8页.

[17]             同上引, 第8-9页.

[18]             司可福(C. I. Scofield)将神人之约分成八个: (1) 伊甸园之约(Edenic Covenant, 创1:28); (2) 亚当之约(Adamic Covenant, 创3:14); (3) 挪亚之约(Noahic Covenant, 创9:1; 11:10) (4) 亚伯拉罕之约(Abrahamic Covenant, 创12:1; 15:18); (5) 摩西之约(Mosaic Covenant, 出19:25); (6) 巴勒斯坦之约(Palestinian Covenant, 申28:1; 30:3); (7) 大卫之约(Davidic Covenant, 撒下7:16; 代上17:7); (8) 新约(New Covenent, 来8:8). 有者把上述(1)和(2)的约视为一约, 把这“八约”缩为“七约”.

[19]             W. Graham Scroggie, A Guide To the Psalms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 1995), 第230-234页.

[20]            Warrren W. Wiersbe, The Bible Exposition Commentary  (OT): Wisdom and Poetry (Colorado: Cook Communications Ministries, 2003), 第251-254页.

[21]             John Phillips, Explore the Psalms, vol.2, 第7页.

[22]             这7次是第1节(KJV: mercies, 慈爱)、第2节(KJV: mercy, 慈悲)、第14节(KJV: mercy, 慈爱)、第24节(KJV: mercy, 慈爱)、第28节(KJV: mercy, 慈爱)、第33节(KJV: lovingkindness, 慈爱)、第49节(KJV: lovingkindnesses, 慈爱).

[23]             这7次是第1节(KJV: faithfulness, 信实)、第2节(KJV: faithfulness, 信实)、第5节(KJV: faithfulness, 信实)、第8节(KJV: faithfulness, 信实)、第24节(KJV: faithfulness, 信实)、第33节(KJV: faithfulness, 信实)、第49节(KJV: truth, 信实).

[24]             “细拉”(Selah)在诗篇中出现71次, 除此以外在圣经别处只出现3次(都在哈巴谷书, 即 哈3:3,9,13). 这字可能源自两个字根: (1) Salah (意即“暂停”, to pause); 或 (b) Salal (意即“提升”, to lift up). 有学者认为“细拉”是加强的记号, 读到这句话时, 要将思想提升仰望神. 不过大多数学者认为“细拉”是古老诗集中采用的专门名称(术语), 有如“休止符”一般地指示弹奏者或歌唱者休止或暂停, 以让人在沉静中进入默想敬拜.

[25]             C. H. Spurgeon, The Treasury of David (vol. 2: Part 2) (Massachusetts: Hendrickson Publishers), 第25页.

[26]             也有一些学者(如《司特隆圣经字典》的作者 James Strong)认为“拉哈伯”(Rahab)是指一种神秘海怪(sea monster), 代表海中混乱的力量, 但它也被神所打碎.

[27]             英文 shofar 一词音译自希伯来文 sophar , 是古希伯来人在作战或举行宗教仪式(如守节期)时所吹的羊角号(ram’s-horn trumpet, 即用羊角制成的号筒).

[28]             Jim Flanigan, “Psalm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第384页.

[29]             John Phillips, Explore the Psalms, vol.2, 第15页.

[30]             Jim Flanigan, “Psalm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第387页.

[31]             诗79:5: “耶和华啊, 这到几时呢? 你要动怒到永远吗? 你的愤恨要如火焚烧吗?”

[32]             卫恩礼著, 《弥赛亚诗篇》, 第141-142页

[33]             William MacDonald, The Believer’s Bible Commentary on Old Testament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2), 第687-688页.

[34]             John Phillips, Explore the Psalms, vol.2, 第17页.

[35]             箴3:12: “因为耶和华所爱的, 他必责备, 正如父亲责备所喜爱的儿子”(也参 来12:3-11).

[36]             卫恩礼著, 《弥赛亚诗篇》, 第142页. 上文主要参考 卫恩礼著, 岑德华译, 《弥赛亚诗篇》(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92年), 第135-142页; 以及其他在本文脚注中所注明的参考书.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