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亚的方舟


A.  方舟的体积   

威明顿指出, 方舟的体积大约是长450尺(300肘), 宽75尺(50肘), 及高45尺(30肘).[1] 全部甲板, 大约有97,700平方尺, 或相等于多过20个标准学院篮球场的面积. 它的总体积大概是150万立方尺, 总重量超过14,000吨左右(参创6:14-16). 直到公元1884年, 这巨大的方舟才被现代人的轮船所超越(意大利轮船伊朱惠亚[Eturia]于此时才造好). 著名的玛利皇后号(Queen Mary)共长1,018尺, 因此方舟差不多是它的一半.[2]

法励德博士(Dr. Farid Abou-Rahme)见证说, 当他在大学修读一科水力工程学课程时, 他们需要研究出一个物体在汪洋中能够抵挡最恶劣环境的最佳尺寸. 他们设计了各式各样的尺寸, 但最令他惊讶的, 是那位非基督徒的教授说: “我本来不应该告诉你们这一点, 但那最好的尺寸可以在圣经中找到. 那就是挪亚方舟的尺寸, 那一艘船永不会沉.” 他的心被教授的评语深深打动, 便问了一个无人敢答的问题: “是谁指教挪亚去设计一艘永不沉没的船?” 正确的答案是“神”(参创6:13-16).

方舟的尺寸曾被水力工程学领域的专家们分析过. 他们以方舟的横切面来进行稳定性研究, 并对方舟在惊涛骇浪中倾侧时所承受各种各样的力度(forces)和力矩(moments)进行分析. 他们发现方舟所产生的浮力经常抵消那倾向将方舟弄翻的重力, 结果方舟便自然地回到它正常的漂浮位置.

此外, 方舟的长度与阔度的比例是6比1(300肘比50肘), 这使方舟的整个长度免受同样大小的波浪力量所冲击, 因为这比例使波浪场破开成各式各样的形状, 而非一系列既长又一致的波峰和波谷的次序. 若偶然遇到漩涡, 方舟6比1的长阔比例也使它能抵抗和破开涡流. 难怪美国数间顶尖大学的土木工程部门之主席, 亨利.摩里斯博士(Dr. Henry Morris),   经过细心分析方舟的尺寸后, 他得到的结论是: 方舟几乎不可能被弄翻或倾覆.[3]

以农务为生, 没有读过水力工程学的挪亚, 竟能造出不沉的方舟, 除了从神直接得到启示之外(正如圣经所记), 再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了. 作家费拜(Frederick Filby)写道: “方舟是长300肘, 宽50肘, 高30肘. 这个数字的比例是十分有趣的, 它们明显地反映出一种先进的造船知识.[4] 巴比伦关于洪水的记录提及方舟像一个立方体, 这表现出巴比伦人的无知, 因这样的船只会慢慢地旋转. 但圣经中方舟的比例是最佳的.”(The Flood Reconsidered, 第90页)

B.  方舟的容量   

有人问: “挪亚怎可能把所有动物安放在方舟上?” 首先, 我们要强调, 是神使动物到挪亚那里(创6:20; 7:9), 过后由挪亚带入方舟. 所以没有“挪亚怎能劝服动物进入方舟”的困难. 其次, 我们应该问一问有多少动物被安置在船上? 数十万? 数百万? 不. 威明顿指出, 一位有领导地位的美洲系统动植物分类学家, 列出以下动物种类的数目, 乃依据现代分类学的最佳估计:

a) 哺乳类动物   ———————–   3,500

b) 雀鸟(birds)   ———————–       8,800

c) 爬虫类及两栖动物    ————–      5,500

d) 虫(worms)   ———————–   25,500

43,300

由上述资料, 我们可以合理的指出, 不会有超过35,000只如羊大小的动物在方舟上(注: 以上的总数[43,000]大部分是比羊小许多倍的雀鸟和虫). 据估计, 一列150卡(即有150个棚车或车箱)的火车, 很容易就能够安置这些动物, 但方舟有超过520卡家畜车箱的载货量! 换言之, 在方舟内有足够的空间, 容纳当时世上所有被挑选进入方舟的动物(注: 每样活物一对, 洁净的七对; 创6:19-20; 7:2-3).

法励德博士(Dr. Farid Abou-Rahme)也以另一个例证来说明这点. 他指出, 今日有大概18,000种类的陆地动物(不算虫类). 若我们考虑到一些已绝种的动物, 再加上未曾发现的, 每种类带一对, 洁净的带七对, 所得的动物总数是少过50,000只. 若1肘=17.5寸, 方舟将会是: 437尺x 73尺x 44尺, 或133米x 22米x 13.5米; 容量 = 1,396,000立方尺, 或39,500立方米; 相等于522架标准美国铁路运货货车或车箱(而每架货车有2,670立方尺容量, 可以双层容纳大约240只绵羊). 换言之, 方舟足够乘载超过125,000只绵羊般大小的动物.[5] 这些动物全带入方舟后, 方舟仍有足够的空间贮存食物, 或者, 第三层全层留给挪亚和他的全家居住, 那里还有足够的空间踢足球哩![6]

此外, 或者有人问道: “挪亚怎样饲养及管理这些动物一整年?”(注: 挪亚在方舟里共378日[7]). 关于这点, 我们只能猜想, 一个可能及合理的解答是神使方舟上的生物处于冬眠的状态. 冬眠状态下, 正常的功能会暂停或大大的延缓, 使动物能够忍受长期的完全不活动. 换言之, 动物是一对一对地上方舟(洁净的动物七对), 亦是一对一对地从方舟出来.[8]

 

C.  方舟的位置   

在现今土耳其的东部, 接近亚美尼亚(Armenia)和伊朗(Iran)边界, 有座名为亚拉腊的高山(Mount Ararat), 土耳其人称之为Aghri Dagh. 此山有两个顶峰, 即海拔16,804尺(5,122米)高的“大亚拉腊”(Great Ararat;), 及海拔12,840尺(3,914米)高的“小亚拉腊”(Little Ararat). “大亚拉腊”在海拔14,000尺(4,267米)以上之处, 长年积雪.[9] 此山被认为是方舟停留之处.

但值得留意的, 是按照圣经的记载, “方舟停在亚拉腊山上”(创8:4), 原文直译为“在亚拉腊的群山(地区)上”[10], 所以有学者认为圣经所强调的, 是方舟停在一个称为亚拉腊或乌拉图的地区(region of Ararat or Urartu). 此地区有几座高山, 包括亚拉腊山(Mount Ararat)和朱迪山(Mount Judi). 按回教的可兰经记载, 方舟停在朱迪山(此山位于亚拉腊山南部200里之处), 并且有人在此地上发现有个方舟形状的痕迹. 就算最终方舟被证实停在朱迪山, 也与圣经的记载没有冲突, 因为圣经记载方舟是停在一个包括朱迪山在内的地区, 而非某座山上. [11] 可是, 由于在亚拉腊山上有较多关于方舟的发现, 所以许多学者认为方舟停在亚拉腊山的可能性较高.

D.  方舟的存在[12] 

D.1 古代的记载: 曾有很多古代的报告提及方舟, 例如:

(1)主前484?-430年: 希罗多德(Herodotus, 希腊的历史学家, 被称为历史之父)的记载.

(2)主前275年: 贝罗肃斯(Berossus)在记载巴比伦的历史时, 宣称有人到亚美尼亚的一座山上削下抹在方舟内外的石化沥青(圣经称之为松香, pitch)作护身符.

(3)主后50年: 约瑟夫(Josephus, 犹太籍的历史学家)3次提及方舟的遗迹;

(4)主后620年: 巴格达的胡先(Hussein El Macin of Baghdad)提到罗马皇帝(Emperor Heraclius)在占领了波斯的特马宁城(Themanin)后, 曾参观方舟的遗迹.

(5)主后13世纪: 马可波罗(Marco Polo, 著名的欧籍探险家)在他的书中(The Travels of Marco Polo)提到方舟仍停在亚拉腊山的顶峰.

(6)可兰经(Koran, 伊斯兰教或回教的圣书)记载方舟停于朱迪山;

 

D.2 近代的发现: 根据威明顿, 在1840年6月2日的黄昏, 一次可怖的地震震破了亚美尼亚平原的最高峰, 亚拉腊山. 这高山位于土耳其东部的凡湖(Lake Van)之北面. 地震的威力远超过数百个原子弹,  把亚河拉(Ahora)小村庄及雅各修道院完全震毁. 这次的地震使深藏冰雪之下的方舟重新出现. 因自从1840年, 有若干报告指出, 在没有树木的亚拉腊山见到一只像方舟结构似的木制物体, 旋即引起了世界各方的关注.

一篇自从1840年的目击者报告的摘要, 极值得注意, 因这些目击的证据含有显著的相同点.

(1)船是半藏在一个部分溶化了的湖里.

(2)此湖海拔大约1万3千尺.

(3)方舟的内部充满了木制的分隔(像笼里的木栏).

(4)(方舟)内外都盖以厚厚的油漆.

(5)木非常硬, 差不多成为石.

(6)正门失掉了.

这些目击者的身份和见证如下:

(1)伊亚民(Haji Yearman)于1865年见到方舟. 他是住在亚拉腊山脚的亚美尼亚人, 在1916年死于(美国)加利福尼亚洲的奥克兰.

(2)约翰.约瑟(John Joseph), 巴比伦的大主教及基督教力士多维亚的教堂之首脑. 他于1893年在芝加哥的世界博览会报告了他的经历.

(3)路斯高伟赐斯基(W. Roskovitsky), 一位俄籍飞行家, 1915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看见方舟. 其后, 在1917年, 有150名队员的俄国探险队曾登山见过方舟.

(4)卡维富.卫斯(Carveth Wells), (美国)洛杉机 K F I 著名的电台评述家, 在1933年报告在遗址中见到方舟的木材.

(5)多个飞行家(包括俄国人和美国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见过方舟.亚拉腊山是在突尼西亚内的盟军基地及俄军在布利凡的基地之间的一条直接飞行线上. 其中一个声称曾见到它的俄人是马斯其利仁少校(Major Jasper Maskelyn), 即坎慕化治(Camouflage)的战时统领(1941-1945年).

(6)库尔德人雷西特(Resit). 他是位农夫. 他(见过方舟)的经历曾在1948年11月13日的伊斯坦堡报纸上刊登.

(7)利特民博士(Dr. Donald M. Liedman). 他是一位犹太籍科学家及医生. 他发誓曾在德国的汉堡(Hamburg)两次看见方舟快影照片. 它们是被一位俄国的空军少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亲自拍摄的.

(8)佐治.格林(George Jefferson Greene). 格林在1953年为自己公司带领一个直升机调查团, 飞越亚拉腊山上空. 他指出有一个奇怪的物体, 并且在90尺外拍了一些照片. 后来发现照片显示出一件巨型的木制物体; 这些照片曾被多人见过. 稍后格林被谋杀了, 而照片亦永远不知所踪.

(9)拿华拉(Bernard Navarra). 这位法国探险家曾探访过亚拉腊山, 稍后更以这为主题写了一本书《挪亚方舟, 我触到了》. 拿华拉从亚拉腊山的物体削了一些木, 拿到两所大学受碳-14的试验, 所得到的结论是:

(a)“这变成化石的木是由一个太古的纪元来的.”

(波多尔大学[University of Bordeaux]的官方文句)

(b)“我们的研究估计这碎片的年期是5千年.”

(马德里森林学院[Forest Institute of Madrid]的报告)

(10) 在30年代, 亚历山大高亚博士(Dr. Alexander A. Koor, 俄国上校、学者、研究员、作家、历史学家, 及古代语言的语源学家)曾发现并翻译了一篇古苏默人(Sumerian)碑文(在亚拉腊山附近的加拉达峡[Karada Pass]找到的). 它记载道: “神把世界的种籽种在水里… 水充满了大地, 由上降下… 他的儿女来到山顶安顿.” 这点证明古苏默人对方舟停在山上有所认识.

此外, 吴主光也补充说, 俄国有几个飞行员(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驾机飞过南部, 土耳其的亚拉腊山上. 山上积雪流下成冰河, 在冰河的裂缝中, 他们看见一只大船, 于是立刻回报沙皇,[13] 沙皇就派了(为数150人的)两队士兵登山去查察, 终于他们找到了方舟, 并且加以测量、摄影、划图, 可惜不久沙皇(于1917年)被共产党推翻了, 所有的资料也被毁了(只留下口述的留传). 更可惜的是后来曾有几次探险队上山去找寻方舟, 都没有发现, 使反对的人有更多借口指为伪造.

1974年6月29日, 香港最可靠、销售最多的《星岛日报》刊登了一段惊人的消息, 大标题是“时代的最大发现 — 圣经中之方舟深藏土国(即土耳其)冰山”, 跟着标题的次等大字是“卫星照片最初发现方舟位置, 探险队准备第5次登山求证实”. 这段新闻的详细内容如下:

“(美联社德克萨斯法兰斯顿22日电)克洛塞尔相信他已发现挪亚的方舟, 但方舟太大不能移下大山.

克洛塞尔与同伴四人将于七月五日前往土耳其东部之亚拉拉特山(即亚拉腊山), 他说, 卫星照片表示方舟深藏于海拔一万二千五百尺黑色冰山之中. 这一次登山已是第五次.

克氏是非宗派的牧师, 他宣称, 证实方舟将是时代最大的发现. 卫星摄得之地球照片有外间物体凝结于冰中, 其形如舟. 位置在亚拉拉特山之东北. 前几次攀山, 他们已携回方舟部分木材, 经芝加哥大学研究后, 证实这是四五千之木材, 并且在该处发现其他年代相同的材料.

他说冰山中又发现深埋其中的毛象, 口中有青草. 方舟之保存于亚拉拉特冰山中是可以想象的.”[14]

虽然到目前为此, 许多探险队再次上山找寻都没发现方舟, 仍无法把方舟摆在世人眼前, 但根据许多古代的文献记载、近代众多目击者的见证、美国人造卫星所摄到停在亚拉腊山的方舟照片、又曾有探险队登山证实, 并把方舟的木材带回来化验, 证明是四五千年前的木材, 所以方舟的存在和重现, 已被证实是铁一般的事实, 再不能被人看为虚构了.

最后, 有人问道: “为何神不使方舟停在一个容易到达的平原, 使人能轻易找到它, 并把它放在博物馆内以证实它的存在?”笔者认为若是如此, 人的信心就没有发展的馀地了. 神在古时把方舟藏在山上, 又在近代让一些人发现它, 但过后又使其他人无法找到它, 这显明神有智慧地揭露和隐藏方舟. 神足够地揭露方舟(使人发现它), 使我们的信心有合理的根基, 但神也足够地隐藏方舟(使人找不着它), 使我们的信心有成长的空间.

因此, 神刻意使方舟停在难以登上的高山(甚至今日可能再次藏于冰雪之下), 使近来几次登山寻找的探险队都空手而归; 并且叫人就算找到也难以把它带到山下, 这一切都是出于他的智慧和美意, 使我们学习信靠神话语的真实, 过于眼见的事物, 因为“那没有看见就信的, 有福了”(约20:29). 牛顿(Sir Issac Newton)曾说: “我发现圣经, 比起任何其他通俗的历史, 有更多确切可靠的凭据.” 换言之, 纵然我们完全没有以上许多古代和近代的证据, 可是圣经本身的记载, 就是最强最可靠的凭据, 足以证明方舟的存在了.

E.  方舟的意义   

对普通人而言, 方舟的存在和重现, 只不过是在考古学上的一大发现, 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但对一个明白圣经的人, 这是意义深远和惊心动魄的发现, 因为方舟指出一件人类有史以来最可怕的事 — 基督再临和世界末日的事实.

某次, 门徒问主耶稣说: “你降临和世界的末了, 有甚么预兆呢?” 于是主耶稣把世界末日之前必发生的事告诉他们, 并且在结束之前总括他的预言说: “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指主耶稣)的日子也要怎样. 那时候的人又吃又喝, 又娶又嫁, 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 洪水就来, 把他们全都灭了. … 人子显现的日子, 也要这样”(路17:26-31). 我们要强调, 若挪亚方舟的故事是假的, 主耶稣再临和世界末日之事也必然是假的. 但是, 如今挪亚方舟的故事被证实是真的, 主耶稣再临和世界末日之事也必然是真的.

神用洪水灭了挪亚那世代的人, 因为他们罪恶满盈. 相比之下, 我们现今的世代与他们相同, 充满罪恶及不法的事, 也必然受到世界末日的审判. 现今许多假基督的兴起,民与民及国与国之间的争战, 多处饥荒和地震的发生, 不法的事增多, 人的爱心渐渐冷淡, 这一切都是主降临前的预兆(太24:3-13, 27-31).[15] 神在古时用方舟拯救了信靠神的挪亚一家八口, 现今神用更伟大的方舟 — 主耶稣基督, 来拯救一切相信他的人. 正如方舟为挪亚全家承受神洪水的审判, 主耶稣也在十架上为世人承受神对罪的审判. 亲爱的读者, 你是否愿意信靠主耶稣而在基督里, 像挪亚在方舟里, 安然无恙地度过神审判的大日呢?

 

 


[1]               威明顿的计算, 是1肘=1.5尺=18寸. 但有学者指出, 埃及人共有两种肘, 一是“短肘”(shorter cubit, 即17.6寸), 另一则是“长肘”(longer cubit, 即20.65寸)(Vine’s Expository Dictionary of Biblical Words); 希伯来人也有两种肘, 一是较早期的“通用肘”(common cubit, 即17.72寸), 另一则是“长肘”(long cubit, 即20.67寸)(New Unger’s Bible Dictionary); 大多数学者认为方舟是采用“短肘”(最保守的估计是至少1肘=17.5寸), 所以它的尺寸 = 437.5尺(长)x 72.9尺(阔)x 43.7尺(高), 或 437尺x 73尺x 44尺.

[2]               参威明顿所著的《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上》(香港: 种籽出版社, 1986年), 第63页.

[3]               以上资料取自Farid Abou-Rahme, And God Said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97), 第96-98页.

[4]               英国著名发明家布鲁内尔(Brunel)累积了数代造船专家的知识, 于1844年设计了他那艘闻名的“大不列颠号”. 它的长、阔、高的比例与挪亚方舟的比例几乎完全一样: 322尺x 51尺x 32.5尺(98米x 15.5米x 10米). Farid Abou-Rahme, And God Said, 第98页.

[5]               522架双层车箱 x 240只绵羊 = 125,280只绵羊; 但法励德在他的书中所记载的数字是“200只绵羊”. 这可能是打字上的错误, 正确的数字是“240只绵羊”(参John  Whitcomb and Henry Morris, The Genesis Flood, 1961).

[6]               Farid Abou-Rahme, And God Said, 第98-100页.

[7]               8日(挪亚在洪水7天前进入方舟;创7:10) + 360日(洪水在挪亚整600岁时来临, 至到他601岁; 创7:6; 8:13) + 10日(挪亚600岁 2月17日至他601岁2月27日; 创7:11; 8:13-14), 共378日(8 + 360 + 10).

[8]               威明顿(著),《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上》, 第63页.

[9]               参Ararat (http://www.mcs.net/~warrior/ark/Picture.html).

[10]                 “山”(希伯来文:‘har’)在此节是‘haareey’(复数), 指群山; 钦定英译本: “the ark rested … upon the mountains of Ararat”.

[11]             参Matthew Kneisler所写的Mount Ararat or Mount Judi? (http://www.arksearch.com/najudi.htm).

[12]             以下资料摘自威明顿(著),《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上》, 第65-66页, 以及http://www.mcs.net/~warrior/ark/Sightings.html.

[13]             当时的沙皇(俄国的皇帝)是尼古拉二世(Czar Nicholas II, 1868-1918).

[14]             吴主光(著), 《人造卫星发现方舟》(香港九龙: 国际种籽出版社有限公司, 1975年), 第1-2, 22-23页.

[15]             有关基督降临的预兆, 请参2000年11月份的《家信》, 第3-9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