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门教(末世圣徒教会)(七)


(文接上期)

E.   摩门教的通灵秘术

E.1   摩门教追求直接启示

摩门教认为“圣经正典仍然未完整; 很多字句, 很多教训仍须加上; 那比以前所记录更重要和荣耀完美的启示, 仍要赐给教会(指摩门教会), 然后再向世界宣布.” 基于这点, 摩门教除了宣称神启示了另外三本摩门教的经典, 还强调个人直接从神得到“启示”的重要. 这样的启示可能是某种声音、超自然的梦、从天使来的信息、或是与死人相交等. 摩门教徒相信他们的领袖每日都领受神直接的启示: “圣灵每天直接启示最高评议会的弟兄.”[1] 麦康基(Bruce R. McConkie)进一步强调: 每一名好的摩门教徒都获得从神而来的启示, 也有责任“为自己的事情去获取个人的启示和带领”.[2]

然而, 我们都知道当圣经的最后一本书(启示录)写完之后(即主后100年左右), 整本圣经正典(canon)已经完整(参林前13:10-12), 决不可再加添什么(启22:18), 今日, 信徒可从完备圣经的明确教导和处事原则, 来获取生活中所需的光照和带领(提后3:16-17). 简而言之, 神今日不再需要“直接启示”信徒, 而是用圣灵来光照我们有关圣经中神已默示的话语,[3]  任何在圣经完整之后所附加的“启示”(特别是那些违背圣经的摩门教教义), 都不是从神而来!

 

E.2   摩门教领袖实行秘术[4]

马丁(Walter Martin)察觉到“大多数的摩门教徒都没有认识到, 约瑟.史密斯(Joseph Smith, 摩门教的创始人)是行秘术的, 摩门教有秘术的起源”.[5] 正如很多秘术家一样, 约瑟.史密斯的父母都曾经涉足秘术, 所以他可能承受或易于接受灵异力量. 他得到所谓的天使、父神和圣子的超自然探访, 其实是灵异秘术中的邪灵也不足以为奇.

史密斯和几位早期摩门教领袖都有秘术能力, 都曾参与各种秘术活动. 1826年, 他因在纽约州“占卜”(一种秘术)而被逮捕、受审讯和被判有罪. 史密斯曾使用那称为“木星辟邪物”(一个据说有超自然力量的护身符, 可为拥有者带来财富、力量和影响力). 他也将“窥视石”或“预言石”放入帽内, 把头埋于帽中, 去看宝藏和丢失物件之类的影像. 这类的活动不过是“凝视水晶”秘术的一种变化, 也与心理测量和灵力测量等类秘术相似. 史密斯教导说: “神给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责任, 是去寻找已死的人”; 又说“那些忽略为已死的亲属受洗的圣徒, 危及了自己的救恩.”那么, “末世圣徒要达到最终的救恩和在神国里的提升, 就要服事已死的人, 这是重要的决定因素”.[6]

 

E.3   摩门教鼓励通灵秘术

马丁(Walter Martin)也发现摩门教圣殿内的通灵活动. 他引述一位重要的摩门教神学家彭罗斯(Charles Penrose)在《摩门教教义》中的话: “摩门教圣殿是为已死的人施行礼仪的地方, 也可在此听到死人的信息. 肉身的祭司有需要的时候, 会收到帷幕后的祭司(即死人)的信息.”[7] 第6任的摩门教会长约瑟.菲尔丁.史密斯(Joseph Fielding Smith)也继续鼓励通灵和灵媒活动, 说道: “我们在地上已死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和朋友如果曾是忠信的信徒… 可能就有使命去探访地上的亲友, 从那圣者带来爱的信息、警告、责备或指导…”[8]

摩门教中有许多书籍描述在摩门教圣殿内遇见已死的家人, 并被视为“令人振奋信心”的经历, 例如《灵界显现》(Spirit World Manifestations), 《永世的见证》(Eternal Testimonies), 《圣殿中的显现》(Temple Manifestations)等书, 都仔细描述许多已死家人的故事, 以及灵体前来指导摩门教的领袖、宣道士和普通信徒有关家谱和其他摩门教事工. 海纳曼(Joseph Heinerman)的话证实这点: “灵界的居民得到特许, 前来探访肉身的后裔, 又帮助他们和感动他们的心灵, 让他们知道收集家谱的资料, 和在圣殿中履行代理工作, 乃是第一件重要的事.” 摩门教神学家克劳瑟(Duane S. Crowther)论到标准摩门教信仰时指出, 良善的灵体返回地上和摩门教徒谈话, 是为了: (1)忠告; (2)安慰; (3)交流资料; (4)作为守护天使; (5)为人的死亡作预备; (6)召唤活人进入灵界; (7)护送将死的人穿过死亡的帷幕.[9] 这类教导与其他灵媒和通灵人士的教导完全相符. 换言之, 摩门教这种做法与一般通灵术是相同的.

 

E.4   圣经禁止通灵和秘术

神在圣经中清楚禁止人用任何方式接触死人和邪灵, 包括通灵和秘术: “你们中间… 不可有占卜的, 观兆的(算命的), 用法术的, 行邪术的, 用迷术的, 交鬼的, 行巫术的, 过阴的. 凡行这些事的, 都为耶和华所憎恶”(申18:10-12). 然而, 我们看见摩门教的领袖和教徒们, 竟然藐视神的警诫, 坦然与“他们所谓的死人”和灵界接触, 结果中了撒但的诡计, 引进许多违背圣经的教义.

总而言之, 我们发现很多灵媒的秘术哲理, 与约瑟.史密斯和其他摩门教先知所得的“启示”不谋而合, 相同一致, 这包括: (1)强调从“据称已死的人”得到启示的重要性; (2)服事死人(代替死人洗礼); (3)先存灵体的教义; (4)多神论; (5)人是神(人可成为神); (6)永远的进化; (7)灵界学校等. 事实上, 这一切并非纯属巧合, 因为两者(灵媒和摩门教)都是从同一个秘术灵界里的邪灵获得“启示”.

 

F.   前摩门教徒的见证

约翰.法克斯(John R. Farkas)这位曾任摩门教要职的前摩门教徒, 为何选择离开摩门教呢? 以下是他的见证:

1984年2月的一个清早, 与往常一样, 我一面吃面包一面读经. 我正都到《摩门教》尼腓一书18:25. 此节提到牛、驴、马、山羊等动物. 今早与往常有点不同, 我问自己此处提到的一些动物怎会在当时出现于美洲? “专家不是告诉我们, 成长的马儿是不可能(在当时)出现于美洲, 因为它们是(许多世纪)过后, 才由欧洲的探险家和移民把它们带到美洲!” 从前, 当我查考有关摩门教的组织时, 这念头至少曾一次浮现脑海中. 但这次, 此问题反复浮现脑海, 久久挥之不去. 这连锁地带出我以往曾仰制的其他问题. 现在, 我变得容易受教, 思想开通, 此乃领受真实见证或凭据的先决条件.

自(1984年)2月起, 当我问及某些动物怎会出现于美洲, 连续两个月, 我很少一觉到天明. 几乎每晚, 我起身查经长达一二小时, 我也利用空闲时间如此行.  我于1975年加入摩门教, 并出任费尔坡特区(Fairport Ward)的“长老特选团主席”(Elders Quorum President, 1981-1984年), 另于1984年初上任罗切斯特第一区(Rochester 1st Ward)的长老特选团主席. 然而, (1984年)3月15日, 我决定离开摩门教. 当晚, 我起身脱掉我的殿袍(temple garments), 我感到无比自由和完全解脱! 虽然如此, 查经与学习的驱使力仍持续不断. 但这次, 我在圣经和耶稣基督的知识上长进了, 更深入明白摩门教的教导.

1984年3月20日, 我向摩门教高层提交我的辞呈(辞退信). 我在信中提到有关《诫命之书》(Book of Commandments)与修订后的《教义和圣约》(Doctrine and Covenants)的冲突; 《摩门经》(Book of Mormon)多处的修改; 摩门教早期和现今教义的冲突; 《亚伯拉罕书》(Book of Abraham)的翻译问题等等. 我写道: “约瑟.史密斯是个骗子(fraud), 并努力实现其中一个历史上最大的骗局!” 结果, 我的名于5月10日正式从摩门教的名册上删除.

回顾往事, 我于1975年加入摩门教. 我的妻子是位基督徒. 在那些日子, 我曾问妻子一个问题: “既然我们俩都向同一位神祷告, 为何我们所得的答案竟有如此大的差异?” 现在, 我明白了, 摩门教的神(gods)并非圣经中的神. 摩门教主义并非基督信仰.

当我于3月15日离开摩门教时, 我所信的与1974年我未加入摩门教时相同. 我信一位至高者(supreme being), 一位神, 但我不接受圣经为神的话语, 也未接受耶稣基督为神的儿子和我的救主. 我渴望知道更多的真理, 所以我阅读圣经, 以及一些论及圣经的书, 并与基督徒交往, 参加主日学等. 借此, 我至终明白圣经乃神的话语, 我也认识了真正的主耶稣基督. 某日, 当我与一位朋友认真祷告, 阅读约3:16时, 我全面明白约3:16的真理, 晓得我包括在此节所谓的“一切(信他的人)”(whosoever)之内. 这表示我有权要求这节应许成为我的应许. 在1984年7月19日, 我在教会中公开承认我信靠真正的主耶稣基督. 现今, 我已体验到福音的简单和荣美! 我内心深受感动去与摩门教徒或非摩门教徒分享我(在基督里)找到的新知识和信仰. 当我还是摩门教徒时, 我从无这种动力去与人分享摩门教.

实际上, 摩门教徒是不平凡的人. 他们与摩门教会有许多吸引我的地方. 他们勤勉、保守、有成就、有组织性, 并且帮助社会福利. 他们引用圣经, 以一些说服力强的论点来支持他们的教义. 基督徒要确实明白圣经, 认识真正的主耶稣基督. 不然, 一名软弱的基督徒是敌不过摩门教那吸引人的故事. 因此, 帮助人(指非摩门教徒)远离摩门教, 是比帮助摩门教徒脱离摩门教来得更容易.

“庇哩亚基督徒事工会”(Berean Christian Ministries)和“朋友的评论”(Comments from the Friends)之类的组织, 是以各种方式来对抗摩门教或其他异端的谬论. 它们帮助教育基督徒, 摩门教徒和其他人; 它们组织一些个人无法进行的活动, 并给予那些欲脱离摩门教和其他异端之人所需的支持.

摩门教于每年7月在纽约的抛迈拉(Palmyra, New York)附近举办“古摩拉山庆典”(Hill Gumorah Pageant). 此乃美国最大的露天表演, 每年有多达10万人参加(注:“庇哩亚基督徒事工会”却利用此庆典的机会, 来揭开摩门教的错谬, 分享基督的福音). 我协调“庇哩亚基督徒事工会”在这庆典上的工作(即揭开摩门教的错谬)已超过5年. 我们每年分派超过1万3千本基督徒书籍.

我以大学机械工程学士毕业. 1962至1991年间, 我在一家大公司(Xerox Corporation)任职规划工程经理(project engineering manager). 我提出这点为要向你证明世俗成就和学识资格有别于属灵能力. 当时, 我没有能力辨别真正耶稣基督的福音与摩门教所传的福音, 以致误入歧途. 可是,借着那些关心我的基督徒和我的妻子的祷告, 我变得容易受教, 过后得以成长. 最后, 我由衷期望和祈求圣经中的耶稣基督成为你的主和救主, 像他成为我的一样.[10]

 

G.   如何帮助摩门教徒

G.1   作见证的基本原则

论到向摩门教徒作见证和帮助他们信主得救, 没有固定的公式. 每一个见证的机会都是特殊的, 我们必须全靠圣灵的带领. 然而, 有一些基本的原则是我们应该留意和运用的.

(一)圣经如何论及见证

  1. 我们有责任劝人悔改离恶归正,包括离开错误的教义(结3:18,19)
  2. 我们有责任教训人遵守主所吩咐的一切(太28:19,20)
  3. 我们有责任常作准备, 向人回答有关我们信仰的问题(彼前3:15)
  4. 我们有责任为一次交付我们的真道(圣经)竭力的争辩(犹3)

(二)见证前应有的装备

  1. 我们必须有正确的态度: 不是要说赢他们, 乃是以爱来拯救他们的灵魂.
  2. 我们必须不断地祷告: 祷告是属灵战场的最佳武器之一.
  3. 我们必须是刚强的基督徒: 常祷告读经亲近神, 与神保持密切关系.
  4. 我们必须知道一些摩门教教义: 多读一些有关摩门教错谬的书籍.

(三)其他应留意的事项

  1. 我们若在属灵方面仍是一位“婴孩”(参来5:13-14) 千万别向特别是摩门教宣道士(missionary)作见证. 记得, 他们是受过特别训练来向我们见证他们的教义.
  2. 不可无礼或嘲笑他们, 常保持谦虚有礼, 温和忍耐.
  3. 真诚地爱他们. 让基督的爱彰显在我们身上.

 

G.2   学习主耶稣的方式

(一)发出问题来鼓励思考: 主耶稣与人谈论真理时经常发出问号(参路6:9; 9:20; 10:36). “问号”(?)的形状如钩, 能像钩子一般把答案从人的脑海里钩出来. 因此, 与其直接告诉摩门教徒答案, 不如发问; 例如: 与其告诉他们“赛44:6,8说真神是独一的, 没有别的真神, 所以你们摩门教的‘多神论’是错误的!”, 不如请他们读这两节, 然后问道: “你认为此处是指谁? 论到神, 这两节怎么说?”. 他或许不愿讲出答案, 可是若他明白此处的意思, 你会看到他面容改色(若要回答问题, 他必须思考. 他可以掩耳不听你所言, 但他若认真思考, 他便无法逃避所得的结论, 因为这结论是他自己作的).

此外, 发问还有以下两个好处:

  1. 得知那位摩门教徒到底知不知道问题的正确答案: 若不知道, 我们便可借着继续发问或以解释来提供正确的答案. 例如你可问道: “你是否知道有位摩门教的先知教导说亚当是神?” 他可能说不知道, 或是否认这点. 较后, 你便能提到教导此教义的杨百翰(Brigham Young), 并揭开这教义的错谬.[11]
  2. 揭穿那位摩门教徒所隐瞒的真相: 摩门教宣道士可能灵巧地使用字眼词句, 来隐瞒一些摩门教的错谬; 例如他可能告诉你, 他相信只有一位神, 正如你所信的一样. 可是, 如果你问得更清楚: “你是指相信整个宇宙中只有一位神?” 他只好承认道: “不, 我是指这地球上只有一位神. 而其他星球都有各自的神.” 接着, 你就可以请他读一些有关独一神的经文.

(二)给予足够时间来吸收: 主耶稣知道他的听众的吸收能力, 不过量地喂养他们; 例如他说: “我还有好些事要告诉你们, 但你们现在担当不了(或作不能领会). 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 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真理…”(约16:12). 圣经真理中有些是“奶”, 有些是“干粮”(来5:12-14), 如果太快把“干粮”给予婴孩, 他将会把它吐出来, 或是被它噎塞窒息. 因此, 别想一次就把所有资料(关于摩门教的错谬和圣经的真理)都与摩门教徒分享, 尽量安排多几次的会面(1个星期1次, 或1个月几次等), 每一次的会谈都尽量让他先讲. 当他讲完后, 才向他述说主耶稣为你所做的事, 然后发出几个问题, 从中传达一些资料, 让他思考. 过后, 约定下一次会面的时间, 再重复上述所做的. 期间多多为他代祷. 如此经过数次的会谈之后, 那人必定对摩门教的错谬和圣经的真理有更多的领悟.

 

G.3   留意两种不同情况

基本上, 有两种不同情况. 第一种是你所遇到的摩门教徒, 是你经常见面的人, 他们可能是你的邻居、同事、同学等身旁的人; 第二种则是你不能常见的人, 他们可能是来自外地或远方的摩门教宣道士, 向你传讲后就要离开回到自己的家, 或到其他地方. 第一种的情况你有机会与他约定多几次的会谈, 所以可一步步地帮助他; 但后者也许是最后一次的机会, “现在谈或永远没有机会”, 所以你要先让他讲完, 过后简练地发出几个问题, 简练地总结有关摩门教的错谬和圣经所教导的真理. 记得, 要简练和清楚(别说的太快),  语气要温和中肯. 你也可以拿下他的电话号码或电邮地址, 保持联络.

简而言之, 向摩门教徒作见证是没有固定的公式, 但我们相信以上的原则和技巧能给予一些基本指南和帮助. 最后切记, 这是一场属灵的争战, 所以必须多多祷告, 多多倚靠圣灵的带领和大能, 这样方能为主赢得宝贵灵魂, 使摩门教徒脱离错谬的黑暗, 进入蒙福的光明.

 


[1]               Bruce R. McConkie, Mormon Doctrine (2nd ed) (Salt Lake City, UT: Bookcraft, 1977), 第650, 引述《教义和圣约》102:2,9,23; 107:39; 128:11.

[2]               Bruce R. McConkie, Mormon Doctrine, 第645.

[3]               我们深信也常体验到圣灵可用那“微小的声音”来带领我们, 但这声音所给的指示和教导, 是决对不会与圣灵本身所默示的圣经冲突. 虽然摩门教宣称领受“神的灵直接的启示”, 但很多这类所谓的 “启示”违反圣经的教导, 所以那启示他们的灵, 决不是从神而来; 有关摩门教的各种错误教义, 请参2001年12月份、2002年1月份和4月份《家信》中的“揭开真相: 摩门教(末世圣徒教会)”.

[4]               下文(即E.2)是取自 安克伯, 韦尔登合著, 逸萍译,《摩门教的真相》(香港: 天道书楼有限公司, 1998年), 第90-92页.

[5]               Walter Martin, The Maze of Mormonism (Santa Ana, CA: Vision House, 1978), 第211页.

[6]               Joseph Heinerman, Spirit World Manifestations: Accounts of Divine Aid in Genealogical and Temple and Other Assistance to Latter-day Saints (Salt Lake City, UT: Joseph Lyon and Associates, 1986), 第29页.

[7]               Charles Penrose, Mormon Doctrine (1888), 第40-41页, Walter Martin, The Maze of Mormonism, 第225页中引述.

[8]               J. F. Smith, Gospel Doctrine, 第436-437页, 安克伯, 韦尔登合著, 逸萍译,《摩门教的真相》, 第95-96页中引述.

[9]               Duane S. Crowther, Life Everlasting (Salt Lake City, UT: Bookcraft, 1988), 第151页.

[10]             以上的见证编自 David A. Reed & John R. Farkas, Mormons: Answered Verse by Verse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92), 第129-133页. 上述作见证的前摩门教徒法克斯(John R. Farkas), 正是此书的作者之一, 他也是“庇哩亚基督徒事工会”(Berean Christian Ministries)的主席, 这组织专门帮助摩门教徒看清真相, 离开错误的摩门教.

[11]             杨百翰(Brigham Young)在1852年4月9日的讲道中说道: “现在请听, 住在地上的居民… 当我们的父亚当以天父的形体进入伊甸园时, 他带着夏娃, 即跟随他的众妻子之一. 他(指亚当)帮助建造, 并掌管这个世界. 他是弥赛亚, 是天使长, 属于最古老的日子(the Ancient of Days)! 他是众圣者所描写, 所述说的那一位 — 他是我们的父, 我们的神, 是唯一与我们有关系的神.”(记载于末世圣徒教会所出版的《千禧之星》[The Millennial Star, vol. XV, no.48], 引述自杨百翰的《讲道日志》[Journal of Discourses, vol. 1, pp.50-51]). 1873年6月18日, 在《沙漠新闻》(Desert News)里, 杨百翰又说: “有关这个教义… 是神启示给我, 并经由我启示给他们的. 名叫亚当的, 是我们的父和神… 我们的父亚当协助创造了这个世界… 他是世界上第一个男人, 并且他是设计者和创造者.”  此外, 杰出的摩门教徒理查兹(F.D. Richards)也承认道: “有关亚当是我们的父和神的这项教义… 先知兼使徒杨百翰曾这样宣称说, 那是主的话.”(《千禧之星》[The Millennial Star], 1954年8月26日, 第16册, 第534页). 因此, 虽然现今许多摩门教徒并不知道摩门教的先知和第2任会长杨百翰曾教导说亚当是神, 但这乃是个有文字为证, 无法推翻的事实. 另一方面, 第12任摩门教会长, 金贝尔(Spencer Kimball)于1976年宣称杨百翰所教导的“亚当神”之教义, 是极其错误, 该被摩门教徒所弃绝的. 摩门教的前后会长如此的自相矛盾, 可见这个摩门教所谓“神所启示的教义”实不可信. 参佛洛.麦克艾文著, 何菲菲译, 《摩门教的真相》(台北: 中国主日学协会, 1997年二版), 第84, 88, 91页; David A. Reed & John R. Farkas, Mormons: Answered Verse by Verse, 第41-42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1. anna says:

    文章没有完哦。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