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派主义的罪恶 – 第二十五章 – 交通的圈子 (Circles of Fellowship)


真理战场

派 主 义 的 罪 恶

烈 . (Andrew Stenhouse) 著

陈 志 达 翻 译

**********************************************************************************

二 十 五 章

通 的 圈 子

(Circles of Fellowship)

在 前 一 章 所 描 述 的 属 灵 运 动 , 必 定 成 为 敌 人 攻 击 的 目 标 . 基 督 教 世 界 (Christendom) 那 属 巴 比 伦 的 混 乱 (Babylonic confusion) 是 撒 但 的 杰 作 (创 11:1-5)[1] , 所 以 在 这 末 世 时 召 会 合 一 的 见 证 , 必 不 会 溜 过 他 的 注 意 . 他 要 破 坏 这 特 殊 见 证 的 目 的 , 很 快 就 显 明 了 .[2]

这 幕 后 策 划 者 (指 撒 但) 知 道 , 正 如 在 但 以 理 时 代 大 利 乌 的 总 长 和 总 督 们 所 知 道 的 , 对 付 那 些 召 会 领 袖 的 机 会 , 只 能 “在 他 神 的 律 法 中”找 到 (但 6:6) . 因 为 这 些 领 袖 (指 奉 主 名 聚 集 的 召 会 领 袖 , 译 者 按) 不 单 是 满 有 恩 赐 和 知 识 渊 博 之 士 , 更 是 众 所 承 认 的 敬 虔 和 属 灵 之 人 . 然 而 撒 但 的 计 谋 经 常 也 包 括 使 用 敬 虔 的 人 , 去 做 破 坏 的 工 作 . 尤 其 是 误 导 他 们 , 使 他 们 认 为 本 身 是 为 真 理 和 主 的 尊 荣 而 争 辩 .

当 时 两 位 杰 出 的 领 袖 , 是 我 们 已 提 过 的 达 秘 (J.N. Darby)[3] 和 牛 顿 (Benjamin Wills Newton) . 后 者 通 常 在 普 里 茅 斯 (Plymouth) 的一 个 既 大 且 富 有 影 响 力 的 召 会 里 事 奉 , 而 达 秘 则 周 游 各 地 去 传 道 , 只 是 偶 然 会 探 访 普 里 茅 斯 . 虽 然 两 者 都 是 满 有 恩 赐 和 敬 虔 之 人 , 但 显 然 的 , 他 们 有 我 们 称 为 不 同 路 线 的 教 导 (ministry) . 这 包 括 对 预 言 的 解 释 方 面 , 他 们 各 持 不 同 的 立 场 . 不 久 , 党 派 精 神 便 因 着 支 持 不 同 的 领 袖 而 萌 生 .

我 们 回 想 在 好 多 年 前 , 当 相 同 的 情 况 发 生 在 哥 林 多 时 , 保 罗 禁 止 自 己 不 去 探 访 那 里 的 召 会 , 因 他 担 心 自 己 会 说 得 过 度 强 烈 , 以 致 他 的 讲 道 事 奉 和 使 徒 权 柄 带 来 破 坏 而 非 造 就 . 他 宁 可 选 择 以 劝 诫 的 语 气 , 写 信 给 哥 林 多 的 信 徒 , 并 等 候 结 果 . 在 他 写 给 他 们 的 第 二 封 书 信 中 (哥 林 多 后 书) , 我 们 看 出 在 哥 林 多 的 党 派 精 神 已 获 得 有 效 地 解 决 , 因 为 第 二 封 书 信 再 没 有 提 到 这 类 的 事 .

可 是 , 达 秘 弟 兄 在 党 派 的 情 绪 高 涨 时 , 探 访 了 普 里 茅 斯 , 结 果 导 致 公 开 的 分 裂 . 大 约 50 位 基 督 徒 离 开 那 召 会 , 并 在 别 处 开 始 擘 饼 . 根 据 其 中 一 位 领 袖 威 革 蓝 (G.V.Wigram)[4] , 这 次 离 开 的 理 由 是 “一 个 新 式 和 人 为 的 召 会 制 度 已 被 引 进”… “一 个 新 式 的 宗 教 政 治 已 被 引 进 和 实 行 , 且 受 大 家 公 认”.[5]

两 年 后 (在 1847年) , 牛 顿 (Newton) 被 那 组 离 开 他 的 人 所 指 控 , 指 责 他 教 导 异 端 . 那 有 问 题 的 教 导 是 有 关 基 督 的 受 苦 , 指 这 事 毫 无 代 替 的 功 效 (non-vicarious) , 并 指 基 督 在 世 上 受 苦 于 神 手 中 , 主 要 是 因 为 他 那 与 人 类 (尤 其 与 犹 太 民 族 ) 有 关 的 属 人 身 份 .[6] 我 们 无 需 在 此 深 入 分 析 那 教 义 的 问 题 , 除 了 说 一 句 公 道 话 , 在 当 时 有 许 多 谈 论 这 类 课 题 的 推 测 性 文 章 (speculative writings) , 不 单 是 牛 顿 所 写 , 甚 至 达 秘 本 身 和 其 他 人 都 有 写 . (再 过 些 年 , 多 曼 [Dorman] 和 其 他 与 达 秘 有 交 往 的 人 离 开 达 秘 , 因 认 为 他 所 教 导 有 关 基 督 受 苦 的 教 义 , 与 牛 顿 的 毫 无 分 别) . 大 部 份 这 类 的 文 章 对 于 许 多 基 督 徒 都 是 深 奥 难 解 的 , 并 且 绝 不 是 表 示 对 基 督 本 身 有 任 何 的 不 忠 之 心 . 每 一 位 作 者 都 清 楚 表 明 他 本 身 相 信 基 督 是 完 美 无 罪 的 , 且 信 他 在 任 何 时 刻 , 都 有 资 格 为 罪 人 作 代 罪 的 牺 牲 . 无 论 如 何 , 牛 顿 所 作 的 声 明 , 带 来 非 常 严 重 的 后 果 , 并 且 当 它 普 遍 被 基 督 徒 们 知 道 时 , 便 引 起 极 大 的 关 注 和 风 波 .

因 着 这 些 声 明 , 另 一 位 在 普 里 茅 斯 的 召 会 中 作 带 领 的 弟 兄 哈 里 斯 (James L. Harris) , 也 离 开 牛 顿 , 其 他 人 则 跟 从 他 .[7] 较 后 牛 顿 发 表 一 项 声 明 , 谦 卑 地 承 认 他 的 错 误 , 并 收 回 之 前 所 言 . 他 在 发 表 其 “声 明 和 自 白”(Statement and Acknowledgment) 后 的 一 个 月 , 即 1847 年 12 月 , 便 离 开 普 里 茅 斯 的 召 会 , 与 其 他 地 方 的 一 切 召 会 断 绝 来 往 .

虽 然 如 此 , 重 要 的 是 我 们 要 留 意 在 多 年 以 后 , 达 秘 提 到 牛 顿 时 说 : “他 是 我 所 认 识 的 人 中 , 最 敬 虔 的 弟 兄 .” (这 是 在 纽 约 市 , 在 卡 梅 伦 [Robert Cameron] 的 住 家 时 说 的 , 记 载 于 1917 年 4 月 的 《危 险 时 代》, Perilous Times) .

我 们 深 感 痛 心 地 记 载 这 些 事 件 . 但 我 们 以 最 简 练 的 方 式 记 载 , 为 要 表 明 我 们 所 更 直 接 关 注 的 , 就 是 这 次 的 失 败 , 是 在 于 没 有 以 合 乎 圣 经 的 方 式 , 来 处 理 召 会 中 所 遇 到 的 难 题 .

我 们 已 经 看 过 , 按 照 圣 经 所 计 划 的 , 最 严 厉 的 纪 律 行 动 是 断 绝 人 与 地 方 召 会 的 交 通 (太 18 和 林 前 5) . 每 一 个 召 会 是 在 情 况 需 要 时 , 个 别 地 负 起 执 行 这 纪 律 的 责 任 , 对 付 那 些 属 于 那 召 会 本 身 的 人 . 圣 经 并 没 要 求 我 们 作 超 越 这 点 的 事 物 . 虽 然 如 此 , 当 某 召 会 奉 靠 主 名 , 并 按 主 的 话 语 采 取 纪 律 行 动 时 , 其 他 以 相 同 圣 经 原 则 来 聚 集 的 召 会 , 自 然 也 将 感 到 有 责 任 如 此 对 待 那 犯 错 的 人 .

牛 顿 并 没 有 被 逐 出 普 里 茅 斯 的 召 会 , 乃 是 他 自 愿 退 出 , 虽 然 他 已 弃 绝 他 那 错 误 的 教 义 , 但 人 们 对 他 身 为 教 师 的 信 心 已 被 破 坏 . 看 来 没 有 一 个 同 情 他 的 人 , 被 察 觉 是 持 守 或 为 那 些 错 误 辫 护 . 可 是 , 由 于 牛 顿 曾 经 持 守 这 些 错 误 , 所 以 便 导 致 其 他 召 会 需 要 防 备 这 类 教 导 . 因 此 , 当 一 些 弟 兄 从 普 里 茅 斯 到 布 里 斯 多 (Bristol) , 并 要 求 在 毕 士 大 堂 (Bethesda Chapel) 与 那 里 的 信 徒 交 通 时 , 在 未 被 接 纳 前 , 他 们 受 到 负 责 弟 兄 们 (指 长 老 们) 的 仔 细 查 问 . 这 些 负 责 弟 兄 是 敬 虔 的 人 , 包 括 穆 勒 (George Muller)[8] , 克 雷 克 (Henry Craik)[9] 和 其 他 在 虔 敬 和 属 灵 资 格 上 受 到 公 认 的 人 , 所 以 我 们 有 很 多 理 由 相 信 他 们 的 决 定 是 正 确 的 . 这 件 事 本 该 就 此 停 息 , 只 要 所 有 其 他 地 方 的 弟 兄 , 对 地 方 召 会 在 处 理 纪 律 的 事 上 , 都 持 有 相 同 的 圣 经 观 点 .

但 明 显 的 , 达 秘 和 他 的 同 伴 们 却 持 有 不 同 的 观 点 . 早 在 1838 年 , 威 革 蓝 (G.V.Wigram) 已 写 道 : “问 题 是 … , 在 这 些 地 区 , 圣 徒 相 交 的 聚 会 , 应 该 如 何 加 以 指 引 ? 为 了 让 主 得 着 荣 耀 , 见 证 得 以 加 强 , 我 们 是 否 应 该 有 一 个 中 央 集 权 的 聚 会 或 组 织 (one central meeting) , 负 责 管 理 范 围 内 一 切 的 聚 会 , 并 照 着 能 力 所 及 , 去 引 导 它 们 ? 还 是 任 由 这 些 聚 会 成 长 , 彼 此 无 须 有 联 系 , 各 自 照 着 各 自 的 能 力 , 来 独 立 自 由 地 发 展 为 好 呢 ?”[10]

如 果 我 们 寻 求 圣 经 的 答 案 , 并 承 认 和 持 守 那 简 单 的 原 则 , 不 敢 在 没 有 圣 经 授 权 下 行 事 , 那 么 以 上 的 问 题 便 不 会 产 生 . 难 道 这 问 题 没 显 示 威 革 蓝 (Wigram) 和 其 他 人 , 觉 得 本 身 有 能 力 管 理 比 地 方 召 会 更 广 的 范 围 吗 ? 但 圣 经 从 未 预 备 给 予 我 们 更 广 范 围 的 管 理 . 这 种 管 理 在 本 质 上 , 是 一 个 属 于 天 主 教 的 观 念 , 把 教 会 当 作 一 个 组 织 性 团 体 来 管 理 . 这 等 观 念 将 引 向 天 主 教 会 的 制 度 (popery) .

实 际 上 , 达 秘 在 1846 年 已 经 承 认 这 一 点 , 因 他 写 道 : “我 相 信 (圣 经) 没 有 授 权 设 立 团 体 的 政 府 ; 当 这 事 发 生 时 , 便 会 混 乱 … 若 人 设 立 那 模 仿 团 体 的 行 政 , 它 将 成 为 天 主 教 会 制 度 或 马 上 遭 到 反 对 (dissent at once) .”可 是 在 这 事 上 , 他 接 下 来 的 行 动 是 什 么 呢 ? 达 秘 要 求 在 毕 士 大 堂 的 召 会 , 因 牛 顿 的 错 误 教 义 而 宣 判 所 有 普 里 茅 斯 的 信 徒 为 有 罪 . 但 在 毕 士 大 的 长 老 们 , 不 觉 得 他 们 在 此 事 上 有 义 务 要 听 从 达 秘 , 所 以 便 如 此 表 明 他 们 的 立 场 . 这 点 却 遭 受 一 些 人 所 误 解 , 认 为 他 们 认 同 和 支 持 牛 顿 的 教 义 . 因 此 , 为 了 向 所 有 召 会 澄 清 他 们 的 立 场 , 长 老 们 便 写 了 一 封 信 , 解 释 他 们 如 何 做 , 为 何 如 此 做 . 这 封 被 称 为 “十 人 的 信”(Letter of the Ten) 已 被 严 重 地 误 解 , 并 指 它 说 了 一 些 它 原 本 没 说 的 话 . 在 信 中 开 始 的 几 段 , 就 特 别 清 楚 排 斥 和 弃 绝 有 关 牛 顿 的 错 误 教 义 , 说 道 : “我 们 完 全 拒 绝 如 此 的 断 言 , 主 张 那 可 称 颂 的 神 子 涉 及 首 先 的 亚 当 之 罪 , 或 者 因 着 他 与 以 色 列 人 的 关 系 而 生 在 破 碎 律 法 的 咒 诅 下 . 我 们 确 认 他 一 向 来 都 是 神 的 圣 者 , 是 父 所 喜 悦 的 . 我 们 晓 得 救 主 并 没 承 受 任 何 咒 诅 , 除 了 他 为 罪 人 做 保 时 所 忍 受 的 咒 诅 …”. 这 些 声 明 清 楚 表 明 他 们 对 牛 顿 教 义 的 态 度 . 他 们 在 信 中 的 开 始 便 完 全 拒 绝 它 . 他 们 就 以 那 种 态 度 的 亮 光 , 来 对 待 那 些 到 毕 士 大 要 求 相 交 的 人 (指 上 述 那 些 来 自 普 里 茅 斯 的 弟 兄) . 他 们 未 曾 接 纳 , 也 将 不 会 接 纳 那 些 支 持 牛 顿 错 谬 的 人 . 但 他 们 将 不 会 只 因 某 人 来 自 普 里 茅 斯 的 召 会 , 即 牛 顿 之 前 所 教 导 的 地 方 , 就 冒 然 拒 绝 那 人 .[11]

此 信 中 其 馀 的 内 容 , 是 毕 士 大 的 长 老 们 给 于 召 会 的 理 由 , 表 明 他 们 拒 绝 采 取 圣 经 所 未 要 求 的 纪 律 行 动 . 他 们 所 辩 驳 的 原 则 , 是 指 一 切 奉 基 督 之 名 聚 集 的 地 方 召 会 , 有 独 立 自 治 的 权 力 , 在 不 受 任 何 外 在 的 干 涉 下 , 判 断 一 切 地 方 性 的 纪 律 事 务 . 他 们 认 为 召 会 是 直 接 向 主 负 责 的 地 方 性 群 体 , 而 不 是 一 个 可 见 的 组 织 性 团 体 , 必 须 对 一 个 中 央 政 体 或 任 何 等 级 制 度 的 权 威 负 责 .

另 一 方 面 , 达 秘 已 奉 行 “模 仿 团 体 行 政”的 原 则 . 不 久 , 几 个 召 会 联 合 在 达 秘 的 带 领 下 , 成 立 “交 通 的 圈 子”(circles of fellowship) , 目 的 为 要 与 毕 士 大 , 并 其 他 与 它 交 往 的 召 会 断 绝 交 通 . 我 们 无 法 逃 避 一 个 总 结 , 就 是 当 他 们 如 此 行 时 , 他 们 便 走 到 教 派 主 义 的 根 基 . 那 刚 成 立 的 团 体 , 并 它 所 承 认 的 政 体 , 决 不 是 基 督 的 身 体 ; 其 他 任 何 的 身 体 肯 定 就 是 教 派 . 毕 士 大 和 其 他 数 百 个 像 它 的 召 会 , 拒 绝 与 任 何 这 类 的 团 体 交 往 .

我 们 必 须 清 楚 明 白 , 毕 士 大 的 召 会 与 达 秘 之 间 的 问 题 , 决 不 是 因 为 赞 同 牛 顿 的 教 义 , 乃 是 拒 绝 一 个 有 关 召 会 那 新 而 属 教 派 性 的 看 法 , 包 括 拒 绝 采 取 不 符 圣 经 和 毫 无 圣 经 权 柄 的 纪 律 行 动 . 如 果 采 用 它 , 只 会 导 致 重 复 的 分 裂 . 在 毕 士 大 的 弟 兄 们 认 为 , 作 为 一 个 召 会 , 他 们 不 该 定 另 一 个 召 会 的 罪 . 若 有 人 要 求 交 通 时 , 他 们 只 当 查 问 当 事 人 的 信 仰 便 可 . [12]

这 种 与 众 召 会 断 绝 交 通 的 做 法 , 表 明 一 种 教 派 意 识 已 经 出 现 . 若 没 有 教 派 (所 有 召 会 按 圣 经 独 立 自 治 , 译 者 按) , 就 不 可 能 如 此 地 与 众 召 会 断 绝 交 通 . 显 然 的 , “从 你 们 中 间 赶 出 去”这 圣 经 的 命 令 (林 前 5:13) , 只 能 用 在 那 些 在 我 们 中 间 的 人 ; 即 是 说 , 在 地 方 召 会 的 交 通 里 之 人 . 这 是 圣 经 中 所 预 计 的 最 严 厉 纪 律 , 没 有 比 召 会 本 身 更 高 的 上 诉 法 院 . 正 如 达 秘 本 身 所 承 认 的 , 若 设 立 任 何 体 制 来 管 理 更 广 的 范 围 , “它 将 成 为 天 主 教 会 制 度 或 马 上 遭 到 反 对 (dissent at once)”.

正 如 所 预 期 的 , 那 些 在 刚 成 立 的 “交 通 圈 子”里 自 立 为 领 袖 的 人 , 变 得 非 常 具 权 威 性 和 独 裁 专 制 . 他 们 的 决 定 和 判 断 , 不 管 是 公 正 或 不 义 , 都 必 须 服 从 . 这 点 成 为 继 续 享 有 交 通 的 条 件 . 这 不 合 乎 圣 经 的 制 度 导 致 一 个 无 法 避 免 的 后 果 , 当 有 不 同 的 判 断 时 , 召 会 便 站 在 不 同 的 一 方 , 使 所 组 织 的 团 体 造 成 分 裂 , 不 止 一 两 次 , 乃 是 许 多 次 的 分 裂 . 因 此 , 一 些 今 日 所 出 现 彼 此 封 闭 (mutually exclusive) 的 群 体 , 正 是 见 证 了 人 无 法 避 开 教 派 主 义 的 暗 礁 , 虽 然 开 始 时 以 最 好 的 动 机 为 出 发 点 .

无 论 如 何 , 仍 有 数 以 百 计 的 召 会 拒 绝 在 原 则 上 , 加 入 任 何 这 类 的 党 派 或 “圈 子”, 并 且 继 续 保 有 独 立 自 治 的 管 理 , 正 如 (新 约 时 代) 开 始 时 的 一 切 召 会 一 样 . 它 们 的 数 目 增 长 成 千 . 这 是 由 于 散 布 全 球 的 福 音 活 动 , 使 新 的 信 徒 不 断 加 入 的 结 果 . 无 论 如 何 , 不 是 所 有 属 于 它 们 的 信 徒 , 都 明 白 这 里 所 指 出 的 原 则 . 并 且 第 二 和 第 三 代 的 基 督 徒 , 特 别 倾 向 回 到 教 派 的 思 想 观 念 和 行 事 方 式 , 因 为 教 派 主 义 正 如 其 他 任 何 肉 体 的 罪 一 样 , 不 可 能 从 人 性 中 连 根 拔 去 . 但 在 观 察 和 检 讨 本 章 的 事 件 演 变 过 后 , 我 们 学 习 到 一 个 功 课 : 当 在 召 会 之 间 (inter-assembly) 的 关 系 出 现 困 难 时 , 为 解 决 困 难 而 成 立 新 的 党 派 或 宗 派 , 这 绝 不 是 正 确 的 方 式 . 我 们 反 倒 应 该 站 在 神 所 设 立 给 召 会 的 岗 位 上 , 各 别 地 向 主 负 责 , 并 各 别 地 倚 靠 他 来 解 决 所 面 对 的 困 难 .


[1] 译 者 注 : 神 的 旨 意 是 要 人 类 “遍 满 了 地”(创 9:1) , 但 撒 但 却 影 响 人 类 聚 集 一 处 建 造 城 塔 , “免 得 分 散 在 全 地 ”(创 11:4) . 人 类 第 一 次 同 心 聚 集 , 竟 是 为 了 抵 挡 神 . 那 城 过 后 称 为 巴 别 (即 混 乱 之 意) , 成 为 较 后 的 巴 比 伦 帝 国 — 拜 偶 像 的 中 心 , 撒 但 的 基 地 , 象 征 敌 对 神 的 体 制 .

[2] 译 者 注 : 本 文 主 要 讨 论 早 期 奉 主 名 聚 会 的 首 三 次 分 裂 : (1) 1945 年 : 因 不 满 在 普 里 茅 斯 的 聚 会 情 况 而 发 生 分 裂 , 大 约 50 位 信 徒 离 开 , 另 在 别 处 (于 1845 年 的 最 后 一 个 主 日) 开 始 新 的 聚 会 ; (2) 1947/8 年: 因 反 对 (在 普 里 茅 斯 聚 会 的) 牛 顿 的 错 误 教 导 而 发 生 分 裂 , 部 分 信 徒 离 开 并 加 入 先 前 的 新 聚 会 ; (3) 1948/9 年 : 因 布 里 斯 多 (毕 士 大 堂) 的 召 会 接 纳 了 两 位 来 自 牛 顿 所 在 的 普 里 茅 斯 聚 会 , 导 致 达 秘 要 求 所 有 召 会 与 在 毕 士 大 堂 的 召 会 断 绝 交 通 , 结 果 阔 大 分 裂 ; 参 J.D. Douglas (gen.ed.), The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78), 第 789 页; H.A. Ironside , A Historical Sketch of the Brethren Movement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5) , 第 41 , 54 , 68-69 页.

[3] 译 者 注 : 请 参 2000 年 11 月 份 《家 信》 的 “属 灵 伟 人 : 约 翰 . 达 秘”.

[4] 译 者 注 : 请 参 2001 年 10 月 份 《家 信》 的 “属 灵 伟 人 : 乔 治 . 威 革 蓝”.

[5] 译 者 注 :达 秘 于 1945 年 到 普 里 茅 斯 时 发 现 这 召 会 有 不 妥 之 处 , 不 让 圣 灵 带 领 事 奉 ; 例 如 主 日 讲 道 只 固 定 由 牛 顿 和 哈 里 斯 两 位 长 老 轮 流 负 责 、 擘 饼 聚 会 上 讲 道 占 大 部 分 时 间 , 擘 饼 反 成 次 要 、他 们 甚 至 特 定 某 人 选 诗 等 等 . 达 秘 数 次 提 出 反 对 ,但 不 被 牛 顿 接 受 , 结 果 达 秘 与 这 在 埃 布 灵 顿 街 (Ebrington Street) 的 召 会 断 绝 交 通 , 一 些 与 达 秘 持 有 相 同 看 法 的 信 徒 也 离 开 , 在 别 处 开 始 新 的 聚 会 ; 参 H.A. Ironside , A Historical Sketch of the Brethren Movement , 第 40-41 页 .

[6] 译 者 注 : 巴 登 (J.E. Batten) 指 出 牛 顿 所 教 导 的 其 中 3 点 是 : (1) 主 耶 稣 在 他 出 生 方 面 , 由 于 被 女 人 所 生 , 带 有 (人 类) 堕 落 的 某 些 后 果 — 成 为 必 死 者 — 由 于 在 性 情 上 与 此 有 关 , 他 成 为 死 亡 的 后 嗣 , 生 在 死 亡 下 作 为 刑 罚 ; (2) 主 耶 稣 的 出 生 与 亚 当 有 关 , 作 为 (人 类) 联 合 的 头 (federal head), 所 以 罪 (guilt) 便 归 咎 于 他 , 他 必 须 为 此 承 受 某 些 后 果 , 正 如 罗 马 书 5 章 所 记 ; (3) 主 耶 稣 以 犹 太 人 身 份 出 生 在 破 碎 的 律 法 (broken law) 之 下 , … 因 着 这 个 关 系 , 神 把 西 乃 的 恐 惧 施 压 在 他 的 心 里 , 参 H.A. Ironside , A Historical Sketch of the Brethren Movement , 第 54 页 .

[7] 译 者 注 : 较 后 , 巴 登 (J.E. Batten) 和 梭 陶 (H.W.Soltau) 这 两 位 埃 布 灵 顿 街 (Ebrington Street) 的 著 名 圣 经 教 师 也 公 开 与 牛 顿 的 错 谬 断 绝 关 系 , 并 脱 离 牛 顿 的 聚 会 . 许 多 信 徒 也 跟 随 他 们 离 去 , 并 寻 求 接 纳 入 达 秘 之 前 所 开 始 的 新 聚 会 ; 参 H.A. Ironside , A Historical Sketch of the Brethren Movement , 第 54 页.

[8] 译 者 注 : 请 参 2000 年 9 月 份 《家 信》 的 “属 灵 伟 人 : 乔 治 . 穆 勒”.

[9] 译 者 注 : 请 参 2001 年 11 月 份 《家 信》 的 “属 灵 伟 人 : 亨 利 . 克 雷 克”.

[10] 译 者 注 : 威 革 蓝 (Wigram) 接 下 去 说 : “我 想 在 这 事 上 我 没 有 意 见 , 除 了 声 明 我 们 的 事 奉 务 须 明 智 , 并 且 无 论 做 什 么 , 都 必 须 有 意 识 地 去 行 …”; 参 H.A. Ironside , A Historical Sketch of the Brethren Movement , 第 39 页. 上 述 问 题 的 结 果 是 : 伦 敦 星 期 六 傍 晚 行 政“中 央 聚 会”(London Saturday-evening administrative “central meeting”) 就 在 那 年 成 立 . 这 聚 会 本 是 为 要 促 进 地 方 召 会 彼 此 间 的 交 通 和 属 灵 事 工 上 的 合 作 , 但 较 后 却 成 为 被 撒 但 利 用 来 分 裂 圣 徒 的 工 具 .

[11] 译 者 注 : 这 点 是 极 其 重 要 和 迫 切 需 要 的 : 一 个 地 方 召 会 若 有 错 误 , 其 中 的 任 何 信 徒 若 没 有 参 与 支 持 这 个 错 误 , 或 为 着 真 理 而 离 开 那 召 会 , 这 样 的 信 徒 该 被 其 他 的 召会 所 接 纳 . 不 然 , 一 个 地 方 召 会 若 有 错 误 , 其 中 的 所 有 信 徒 便 永 无 离 开 错 误 的 机会, 重 新 与 其 他 守 真 理 的 信 徒 交 通 .

[12] 译 者 注 : 毕 士 大 的 召 会 认 为 任 何 没 有 涉 及 错 误 教 义 或 故 意 支 持 罪 恶 的 信 徒 都 该 被 接 纳 . 持 有 这 种 看 法 的 召 会 被 人 称 为 “开 放 弟 兄 会”(Open or Neutral Brethren) ; 另 一 些 召 会 则 认 为 召 会 应 该 与 任 何 容 忍 道 德 性 和 教 义 之 罪 的 召 会 断 绝 交 通 , 也 不 可 接 纳 任 何 召 会 (在 合 乎 圣 经 教 导 下) 所 断 绝 交 通 的 信 徒 , 直 到 他 真 诚 悔 改 . 持 有 这 种 看 法 的 召 会 被 称 为 “闭 关 弟 兄 会”(Exclusive Brethren) ; 参 H.A. Ironside , A Historical Sketch of the Brethren Movement , 第 67 页 . 事 实 上 , 这 两 个 名 称 是 外 人或 小 部 份 有 教 派 主 义 的 信 徒 所 取 , 不 被 当 时 大 部 份 有 关 的 弟 兄 们 所 接 受 .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