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基督: 吹角节里的基督


(A)  序言

19世纪英国著名的圣经教师约翰·理祈(John Ritchie)说道: “耶和华的节期以预表的言语, 记载了神如何施恩予人, 从基督的死直到千禧年的国度, 甚至直到这事以后的永远荣耀和安息. 它也是预言, 预示未来的伟大事件, 其中一部分已经应验, 另一部分尚待应验.” 按着神的历法, 已在基督第一次降临时应验的节期是逾越节、除酵节、初熟节和五旬节, 尚待应验的部分则是吹角节、赎罪日和住棚节. 现在, 让我们思考这第二部分的首个节期, 即犹太历法7月1日的吹角节. 它预示着基督第二次再临, 前来提接召会和拯救以色列人.

 

(B)  吹角节的历史背景

吹角节是犹太人的新年. 谢泼德(Coulson Shepherd)指出, 按照圣经, 以色列人的新年是犹太历法1月1日, 即亚笔月(出13:4)或称尼散月(斯3:7)的第1日. 这月是一年的开始(“一年之首”, 出12:1-2). 但今日的犹太人称7月(提斯利月)1日为“Rosh Hashanah”( Rosh意谓“首/头”[head]或“开始”[beginning]). 对犹太人而言, 他们其实有两个新年: 一是出于圣经的(biblical)尼散月1日, 另一则是基于民用的(civil)提斯利月1日.[1] 无论如何, 只有后者(即吹角节)在现今被公认为新年. 一般相信, 新年由尼散月1日改为提斯利月1日, 是发生于第10或11世纪. 那时的拉比们相信主神是在提斯利月创造了世界. 这看来解释为何那些与尼希米一同归回犹大地的百姓, 是在“七月(提斯利月)初一日”聚集聆听祭司宣读律法书(尼8:2).[2]

多年居住在以色列的丘恩处博士也表示吹角节就是犹太人的新年. 他解释道: “在被掳期间, 犹太人的新年本应和俘掳他们的巴比伦人一样, 在尼散月(正月)初1日, 但为民族自尊而把新年移到和大卫、所罗门之后的国历新年(秋分之日, 即阳历9月23日)接近. 因为没有了圣殿的崇拜, 他们就以‘7月’为神圣之月的宗教理由, 把新年移到7月初1日. 可是, 在被掳期间, 他们又不敢明目张胆地与俘掳他们的政权和其百姓作公开的对抗, 就只好称这‘新年’为‘吹角节’, 强调上帝的最后审判; 也称此日为‘审判日’, 其宗教和政治的含义, 是暗示现今他们虽然被欺凌受屈辱, 但上帝会执行最后的审判.”[3]

论到吹角节, 哈里森(R. K. Harrison)表示这节日是在7月的第一天举行. 这个月后来被称为“提斯利”月, 是特别圣洁的月份, 所以庆祝的规则亦跟一般月朔的节期不同. 该月(7月)首天献上燔祭和素祭的时候, 也要吹角(利23:24). 由民29:2-6所见, 似乎这节期要献的祭物比一般安息日所定的多, 但又较正常月朔的为少(民28:11). 这一天严格规定不可做工, 并且要举行圣会; 吹响号角则是胜利的记号, 用以纪念神透过“西乃之约”, 给予子民的大恩惠.[4] 吹角与西乃之约关系密切. 因为圣经第一次提到号筒(号角)的吹响, 就是耶和华降临西乃山颁发十诫, 与百姓立约的时候(出19:14,16,19; 20:18). 吹角(吹号)是神在古时赐给以色列人的沟通方式, 用来招聚百姓, 目的有三: (1)集合起行(民10:5-6); (2)与敌争战(民10:9; 参林前14:8); (3)守节敬拜(民10:10).

 

(C) 吹角节前的间隔期

五旬节与吹角节之间有一段间隔期. 若以今天的角度去看神预言性的历法(prophetic calendar), 我们清楚知道七个“耶和华的节期”中的前四个已经应验. 它们述说神为犹太人和外邦人的救恩所完成了的工作. 随着基督的受死和复活(逾越节、除酵节、初熟节), 并圣灵的降临(五旬节), 信主的犹太人和外邦人组成了基督的身体  —  召会(弗1:23). 这一切已成为过去的历史. 按神预言性的历法, 接着下来的节期是吹角节、赎罪日和住棚节. 这后三个耶和华的节期都指向未来将要发生的荣耀事件.

莱曼·施特劳斯(Lehman Strauss)指出, 第四个节期(五旬节)是在春天庆祝的, 而最后三个(吹角节、赎罪日和住棚节)则在秋天庆祝. 在这两者之间, 即犹太历法的3月初至7月1日, 没有任何的圣会. 部分的3月, 和整个4月、5月、6月都是等候的时期. 五旬节与吹角节之间的间隔期是最长的时期, 比其他任何节期都长. 这段间隔期(interval)就是我们现今所处的召会时代. 福音要传遍全地, 任何犹太人或外邦人皆可凭着信靠主耶稣基督而得救, 因而成为召会的肢体. 这段间隔期的召会时代, 即恩典时代是最长的, 因为神“不愿有一人沉沦, 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3:8-9).[5]

在现今的召会时代, 神在处理他属天的百姓, 即由犹太人和外邦人所组成的召会, 而没有以处理国民(nation)的方式来处理他属地的百姓以色列. 至于以色列, 它们暂时被砍下来, “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罗11:25)才被接上. 有关以色列的全面复归和将来荣耀之预言, 是不可能在现今的时代应验的. 但当召会的呼召和招聚的工作(即召会被提)完成时, 神便把他的心和手转向他地上的百姓. 到了那时, 神对地上百姓的应许和预言的路线, 以及“时候日期”(徒1:7), 将要在被砍下的原位再被接上. 那时, 预言的日期会继续恢复行程. 在现今的时代中, 犹太的信徒是合并在召会里, 即基督的身体内, 但他们的人数稀少, 有如“…田角…所遗落的”庄稼(利23), 又如罗11:4所述的: “照着拣选的恩典还有所留的余数”.[6] 然而, 时候将到, 基督将从天降临, 施展大能的膀臂, 去恢复和招聚他属地的百姓以色列人成为一国, 并亲自治理他们, 在地上设立千禧年国度.

 

(D) 吹角节里的主基督

(D.1) 基督第二次再来

(D.1.1) 第一个阶段  —  为属天百姓而来

以色列在住旷野的日子中, 神吩咐摩西用百姓的的赎银造了两支银号,[7] “用以招聚会众, 并叫众营起行. 吹这号的时候, 全会众要到你那里, 聚集在会幕门口”(民10:2).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评述道: “无论是欢乐的节日或是争战的时间, 吹号是千万以色列人熟悉的声音. 号声是他们救赎主的声音, 就是那带领他们出埃及, 使他们成为特别百姓归自己的耶和华. … 可是吹角节的完满答案还未实现, 它的伟大应验要到将来那日才显明. 到时‘主必亲自从天降临, 有呼叫的声音, 和天使长的声音, 又有神的号吹响’(帖前4:16). 当‘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林前15:52),[8] 在基督里死了的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 就是穿上不朽坏的; 而那活着的人也要改变, 穿上不死的, 他们一同被提, 在空中与主相会.”[9]

旧约以色列人当听见号角(号筒, trumpets)在全地吹响, 聚集前往大君王的城邑时, 他们的心中是带着何等的喜乐和欢欣. 当主耶稣第二次再来, 即“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 我们整体赎民都要升天与主相会, 心中的欢欣更是无法以笔墨形容. 赎民大大地胜过死亡! 赎民的坟墓一扫而空! 一切活着的圣徒一霎时身体改变, 瞬息间离开世界, 与所有圣徒穿上复活的荣美到达久慕的天家.

 

(D.1.2) 第二个阶段  —  为属地百姓(而来

召会被提之后, 在地上便开始“七年灾难”. 神在地上的约民(covenant people)以色列人罪恶滔天, 他们钉死了主耶稣基督, 即他们的救主弥赛亚, 又拒绝圣灵和基督徒为主所作的见证(徒7:51-60), 因此耽延了神在旧约给他们列祖的应许. 然而, 信实之神的应许并不因人的失败而落空. 罗马书9至11章说明以色列人纵然失败有罪, 仍要蒙神怜悯. 神要用七年灾难的烈火来熬炼他们, 结果有三分之一的以色列人将要悔改求告主名(亚13:8-9). 七年灾难后, “必有一位救主, 从锡安出来, 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恶”(罗11:26), “要回来, 重新修造大卫倒塌的帐幕, 把那破坏的, 重新修造建立起来”(徒15:16). 那就是主耶稣再来的第二个阶段. 我们务须分辨清楚, 主耶稣基督第二次再来其实有两个阶段; 在第一个阶段, 基督是为他属天的百姓(召会)而来, 是为了“召会被提”而来; 在第二个阶段, 基督是与他的圣徒(召会)同来, 是为了他属地的百姓(以色列人)而来, 即为了“救赎他们”而来(参徒15:15-16). 主耶稣在第一阶段只来到空中(帖前4:17), 但在第二阶段却来到地上, 脚站橄榄山(亚14:4; 徒1:11-12).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正确指出: “吹角节的应验, 是在神唤醒、聚集他地上百姓以色列的时候. 他们在死亡中熟睡已久, 是一族被分散、剥夺的百姓; 可是恩待锡安的‘日期’将快来到(诗102:13). …当号角声在锡安吹响, 那失迷、分散已久的百姓, 将云集环绕他们曾一度弃绝的主和王. 昔日主耶稣为耶路撒冷哀哭, 因他们拒绝聚集在他荫庇的翅膀下(太23:37-39). 他说的正是这日, 因他能看见时间末期的来临. 他告诉门徒说, ‘他们要看见人子, 有能力, 有大荣耀, 驾着天上的云降临. 他要差遣使者, 用号筒的大声, 将他的选民, 从四方, 从天这边, 到天那边, 都招聚了来’(太24:30-31). 此记载是指属地的百姓, 蒙招聚返回本土, 那时也是人子再回到地上的时候.”[10] 自以色列于1948年5月14日独立复国以来, 大约两百万的犹太人已被招聚, 从80多个国家归回以色列地. 看来神的号筒吹响之日并非遥远().

 

(D.2)   基督更新了一切

正如上文提到, 吹角节是犹太人的新年, 所以犹太人称吹角节为“Rosh Hashanah”(即“新年”, new year). 当号筒吹响, 基督再临时, 他将带来真正的新年, 更新一切, 使万物焕然一新. 对于基督徒, 我们的身体将要复活或改变, 得到一个新的身体, 一个永不朽坏的荣耀身体. 我们要改变, 变得更像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我们知道主若显现, 我们必要像他”(约壹3:2). 我们将进入一个新的世界, 就是我们在天上永远的家乡. 这是何其振奋人心的荣耀盼望啊!  正如诗歌中所说: “当主再来, 号筒响起, 世界光景要改变; 当看黎明, 永远白昼光灿烂, 当见在地得救圣徒欢然聚集在彼岸, 那时在彼点名, 我必在其间.”[11]

此外, 基督再临也带来了另一个新境界  —  安息. 七月初一的吹角节是安息日, 当日不可工作(利23:23-25). 照样, 主耶稣再临之日正是所有基督徒歇下一切劳苦和工作的日子. 这对我们基督徒而言何等宝贵. 它提醒沉睡的基督徒赶紧醒来, 趁着还有机会的时候, 赶紧事奉主, 犹如保罗所说: “现今就是该趁早睡醒的时候, 因为我们得救, 现今比初信的时候更近了. 黑夜已深, 白昼将近”(罗13:11-12). 至于殷勤事主, 为主劳苦的基督徒, 请谨记希伯来书作者的劝勉: “你们必须忍耐, 使你们行完了神的旨意, 就可以得着所应许的. 因为还有一点点时候, 那要来的就来, 并不迟延”(来10:36-37). 让我们稍加忍耐, 因可能再过不久, 我们就不再劳苦, 而是“在一霎时, 眨眼之间, 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林前15:52), 我们的身体全面改变, 升到荣耀中与主永享安息了.

 

 

(E)         总结

吹角节预表基督再来: 先是来到空中接召会, 后是来到地上救选民以色列人. 当神的儿子降临空中, 号角声末次吹响的时候, 属天的百姓被接升天, 聚集环绕他们的主跟前. 在诸天之上, 他们瞻仰他的圣容, 沐浴在他的面光之中. 地上七年灾难过后, 那些“以色列被赶散的人…分散的犹太人”(赛11:12), 就是他属地的百姓, 那些“将要灭亡的…被赶散的”(赛27:13), 将惊喜地听见号角声再度响起, 逐一地从世界各方远土重洋招聚回来, 归回那成为“以马内利地”的以色列地(参珥2:15-21). 此情此景将是神和基督喜乐最深的时刻, 也是现今他能与赎民远眺共享的.

我今等候黎明临到, 渴望福日大荣耀;

待到清晨, 日出天晓, 黑夜过尽愁全消;

远离伤心流泪幽谷, 得与我救主同住;

将在天上  放声歌唱, 永远颂主恩无疆.

我今等待恩主回来, 救赎大恩常感戴;

主所叮咛, 慰我心怀:“我必来接你同在”

仿佛已闻救主足音, 知我救主已临近;

我心渴想, 我心渴想, 早日朝见我君王.[12]

 


[1]               尼散月(Nisan)相等于阳历3或4月; 提斯利月(Tishri)则等于阳历9或10月.

[2]               Coulson Shepherd, Jewish Holy Days (4 th. ed.)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77), 第59页.

[3]              丘恩处著,  《犹太文化传统与圣经》(纽约: 纽约神学教育中心, 2000年二版), 第83页.

[4]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151页.

[5]               Lehman Strauss, God’s Prophetic Calendar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7), 第81-83页.

[6]               约翰·理祁著, 姚光贤译, 《耶和华的节期》(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9年), 第46页.

[7]               神吩咐以色列人用“银”制造号筒(号角), 因为银代表“救赎”(参“救赎银”, 出30:11-16). 但今日犹太人在吹角节时吹“公羊角”(ram’s horn)制成的号角, 因记念神恩待亚伯拉罕, 以公羊代替以撒(创22:13).

[8]               林前15:52的号筒吹响与帖前4:4:16的吹号相同, 都是在七年灾难前, 召会被提时吹响, 所以不同于七年灾难时(启8-11章)和七年灾难后(太24:31)的吹号.  有者认为“吹号声”象征神的呼召, 因启1:10和4:1提到说话声好像吹号的声音(John Heading, 1st. and 2nd. Corinthians, 第246页). 林前15:52直译为“最后的号筒”(the last trumpet), 它是最后的, 因为: (1)它的吹响声是召会在地上听到的最后声音, 接着立即被提(Jack Hunter, “1 Corinthian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vol.4), 第206页); (2)按民10:5-6的教导,它的吹响意味着全体会众开始起行(指召会开始起程, 被提归回天家)(Carl Armerding, 参Things to Come, 第191页).

[9]               约翰·理祁著, 《耶和华的节期》, 第50-51页.

[10]             同上引, 第52-53页.

[11]         摘自《万民颂扬》第176首: 当主再来号筒响起.

[12]         摘自《万民颂扬》第192首: 我今等候黎明临到.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