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基督: 大祭司所预表的基督 — 冠冕和袍子


(A)       序言

神曾吩咐摩西派人制作大祭司的圣衣, 说: “所要作的就是胸牌、以弗得、外袍、杂色的内袍、冠冕、腰带, 使你哥哥亚伦和他儿子穿这圣服, 可以给我供祭司的职分”(出28:4). 我们在前5期已探讨过大祭司的胸牌、以弗得、金铃铛和石榴, 本期, 也是最后一期有关大祭司所预表的基督, 我们将思考大祭司的冠冕和袍子(包括外袍、杂色的内袍和腰带), 并看见它们如何一一预表和述说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荣美位格和工作.

(B)       冠冕和袍子的字义

出28:4,37和39提到的“冠冕”(mitre)一词, 希伯来原文是 mitsnepheth {H:4701},[1] 字义为“包头巾”. 这字在旧约中出现11次, 10次译作“冠冕”, 1次译作“冠”. 英格兰的梭陶弟兄(Henry W. Soltau)[2]指出, 希伯来字mitsnepheth 是专指大祭司的头布(head-dress), 除了一处例外, 即结21:26.[3] 这字源自动词“卷绕、包裹”(to roll or wind round),[4] 暗示大祭司的冠冕是以布卷绕或包裹头部, 像古波斯人的头巾(tiara)一样.[5]

 

论到大祭司所穿的“内袍”(AV: coat; 希伯来文: kethôneth {H:3801}), 梭陶认为这袍子是指长达膝盖的外衣(tunic), 是大祭司所穿最内层的袍衣. 这字在希伯来文源自动词“遮盖或隐藏”(to cover or hide). 出28:4称这内袍为“杂色的内袍”(broidered coat, 意即“刺绣的袍子”). 至于大祭司的外袍(AV: robe, 出28:31), 这字在希伯来原文是 meîl {H:4598}, 字源亦有“遮盖”(covering)的意思. 虽然内袍和外袍的希伯来字意思大同小异, 但这两件袍子的主要功用却不同: 白色的内袍是为要遮盖身体(cover), 而蓝色的外袍则是为要展现荣美(display), 它的四围底边就交替地挂着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线织成的石榴和金制的铃铛.

 

 

(C)       冠冕和袍子的样式

神在出28:36-39吩咐说: “你要用精金作一面牌, 在上面按刻图书之法, 刻着: ‘归耶和华为圣’. 要用一条蓝细带子, 将牌系在冠冕的前面. 这牌必在亚伦的额上, 亚伦要担当干犯圣物条例的罪孽. 这圣物是以色列人在一切的圣礼物上, 所分别为圣的. 这牌要常在他的额上, 使他们可以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 要用杂色细麻线织内袍, 用细麻布作冠冕, 又用绣花的手工作腰带.”

 

除了以上记述, 圣经没有详记大祭司头上所戴的冠冕的形状或样式, 我们只知道它是用细麻布制成(出28:39), 像裹头巾一样卷绕头部. 在冠冕前端又用一条蓝细带子系上一面金牌或“圣冠”, 其上刻着“归耶和华为圣”. 此外, 圣经也没有详述大祭司所穿的内袍, 只知道内袍是用杂色细麻线织成的(出28:39). 至于外袍, 它也被称为“以弗得的外袍”, 颜色全是蓝的(出28:31), 这外袍的上半身附上以弗得, 而袍子周围底边上交替地挂着石榴和金铃铛(出28:33). 大祭司腰间还束一条腰带, 这是一条上等刺绣的腰带(出28:39).

 

(D)       冠冕和袍子所预表的基督

我们在上几期已经看见, 旧约的大祭司亚伦是预表新约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 就是那位“已经升入高天, 尊荣的大祭司”(来4:14). 他已从死里复活, 现今在上的“圣所, 就是真帐幕里, 作执事”(来8:2). 大祭司服装中的冠冕和袍子, 正是表明主耶稣基督的荣美位格和生命, 更述说他所成就的完美工作.

 

(D.1)   基督是万有的头

冠冕是尊荣的象征, 意味着死后复活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已经“得着尊贵荣耀为冠冕”(来2:9). 尊荣的冠冕戴在大祭司头上是意义深长的. 根据凯恩(Cyril Cann), 大祭司头上的冠冕表明权柄和智慧.[6] 诚然, 大祭司亚伦头上的冠冕述说耶稣基督尊荣的头权(headship, 即作头带领的权柄), 西1:18宣告说: “他(主耶稣)也是教会全体之首(头). 他是元始, 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 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 我们记得他复活后, 向门徒显现, 在未颁赐他们大使命以前, 主耶稣说道: “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 都赐给我了”(太28:18); 弗1:20-22也强调同样的真理: “(父神)使他从死里复活, 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 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 不但是今世的, 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 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 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 冠冕戴在大祭司头上, 预表我们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已得到至高权柄的尊荣, 成为万有之首(头)!

 

(D.2)   基督是智慧之源

头是思考的地方, 是智慧所在. 头上的冠冕预表智慧乃基督的尊荣之一. 使徒保罗在林前1:30说: “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 是本乎神, 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 是的, 基督是我们的智慧, 他更是智慧之源. 箴言第8章论及“智慧”, 暗示主耶稣基督亘古先存的属性, 以及创造万物的智慧和能力: “在耶和华造化的起头, 在太初创造万物之先, 就有了我. 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 我已被立. 没有深渊, 没有大水的泉源, 我已生出.  大山未曾奠定, 小山未有之先, 我已生出. 耶和华还没有创造大地和田野, 并世上的土质, 我已生出. 他立高天, 我在那里; 他在渊面的周围, 划出圆圈… 那时, 我在他那里为工师… ”(箴8:22-27,30). 天地万物是耶稣基督以智慧能力所造, 其中充满智慧的设计, 正如美国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康普顿(Arthur Compton, 1892-1962年)所说: “对我而言, 信心的开始是因为体会到有一位至高的智力创造了宇宙和人类.”[7]

 

(D.3)   基督是圣洁公义

冠冕是用细麻布制成的. 洁白的细麻布述说基督的圣洁和公义, 如林前1:30所言: “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 灵界的污鬼知道主耶稣真正的身份和属性, 称他为“神的圣者”(可1:24). 那位目睹主耶稣钉在十架上的百夫长也见证他的公义, “百夫长看见所成的事, 就归荣耀与神说: 这真是个义人”(路23:47). 细麻布的尊荣冠冕戴在大祭司头上, 表明我们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是尊荣的, 因他的心思意念犹如细麻布一样的洁白、圣洁和公义.

 

圣经多方教导我们, 智慧和公义是基督的生命特征. 先知但以理写道: “我观看, 见有宝座设立, 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 他的衣服洁白如雪, 头发如纯净的羊毛”(但7:9); 使徒约翰也描述他在异象中所见到的“人子”主耶稣是 “头与发皆白, 如白羊毛、如雪”
(启1:14). 箴言指出: “白发是荣耀的冠冕. 在公义的道上必能得着”(箴16:31). 简之, 细麻布的冠冕戴在大祭司头上, 贴切地预表基督这位“亘古常在者”(The Ancient of Day)、这位将审判全地的“人子”不仅是充满智慧, 且是绝对圣洁和公义的, 正如他洁白的头发所表明的.

 

(D.4)   基督完全顺服神

林前11章里论及女人要蒙头以表顺服(参 林前11:6,10; 注: 第10节说蒙头是“服权柄的记号”). 梭陶写道: “这似乎证实那包裹大祭司头上的冠冕预表基督对神的顺服, 他一直站在神的面前, 从不忘记他荣耀的呼召. 他的一生要用在至高者的帐幕里, 预备完成神的命令, 全心顺服他的旨意.”[8] 他可说: “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 作成他的工”(约4:34). 他在被卖的那夜向父神祷告说: “… 我在地上已经荣耀你, 你所托付我的事, 我已成全了”(约17:4). 保罗也说: “既有人的样子, 就自己卑微, 存心顺服, 以至於死, 且死在十字架上”( 腓2:8).

 

(D.5)   基督是属天之神

大祭司所戴的冠冕前端有个金牌, 用一条蓝细带子系着. 金色述说耶稣基督的荣耀神性, 蓝色则代表他的属天特性, 表明耶稣基督是从天而降的神, 保罗为此惊叹道: “大哉! 敬虔的奥秘, 无人不以为然. 就是神在肉身显现”(提前3:16). 主耶稣在世时曾向犹太人宣告: “因为神的粮, 就是那从天上降下来赐生命给世界的. … 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约6:33,50). 感谢神, 这位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不是出于地, 而是“出于天”(林前15:47), 使一切信靠他的人也得着属天的生命, “那属土的怎样, 凡属土的也就怎样; 属天的怎样, 凡属天的也就怎样. 我们既有属土的形状, 将来也必有属天的形状”(林前15:48-49).

 

(D.6)   基督的分别为圣

这金牌置于大祭司的头额上, 这是满有意义的. 头额(forehead)乃思考中心, 一切的思念和行动源自于此. 梭陶适切指出, 头额部分是人身上的思考中心, 从中生发各样意志和思念. 悖逆的自我私念(self-will)常与头额扯上关系, 如结3:7所说: “以色列家却不肯听从你, 因为他们不肯听从我, 原来以色列全家是额坚心硬的人.” 神在赛48:4也说: “因为我素来知道你是顽梗的, 你的颈项是铁的, 你的是铜的.” 而麻风病最严重的情况, 是在头额上长大麻风, 利13:43-44: “祭司就要察看. 他起的那灾病, 若在头秃处(即头额), 或是顶门秃处, 有白中带红的, 像肉皮上大麻疯的现象. 那人就是长大麻疯不洁净的, 祭司总要定他为不洁净, 他的灾病是在头上.” 顽梗悖逆的乌西雅王所患的麻风病, 正是这种生在头额上的大麻风(代下26:20).

 

然而, 我们在基督的头额上找不到任何的“麻风病”  —  悖逆私我的罪, 有的只是“归耶和华为圣”的字句  —  一个分别为圣的标记. 梭陶进一步揭露这方面的亮光, 他指出金牌与“冠”一字有关, “他用精金作圣上的牌”(出39:30). 这节的“冠”字希伯来文是 nezer {H:5145},[9] 这点意义深长, 因为这字演变成民数记第6章的 Nazariteship (作拿细耳人、还拿细耳人的愿),[10] 而拿细耳人(Nazarite)意谓“分别为圣和离俗归主”(Consecration and Separation). 因此, “冠”这字贴切与美丽地形容大祭司头额上的金牌, 表明基督如拿细耳人一般地分别为圣归给神.[11] 他自小就以神的家和神的事为念(路2:49), 直到他离世时都是以神为念, 把自己交托给神(路23:46). 他是“真拿细耳人”, 全然分别为圣地归给神!

 

(D.7)   基督的公义品行

全蓝的外袍、华美的以弗得, 以及肩牌和胸牌上的诸宝石, 都是耀眼夺目, 令人容易忽略外袍内层的内袍. 大祭司所穿的内袍比外袍长, 是用杂色(刺绣)细麻线织成的(出28:39). 袍子意味着品德和行为, 所以细麻布的内袍可预表基督圣洁公义的品行和生命. 人用宗教的袍子来遮盖自己的罪恶和不义, 但这仿佛在织蜘蛛网, “所结的网, 不能成为衣服, 所作的, 也不能遮盖自己. 他们的行为都是罪孽, 手所作的都是强暴”(赛59:6). 然而, 那遮盖在主耶稣身上的, 却是圣洁和公义的品行. 彼前2:22说: “他并没有犯罪, 口里也没有诡诈”; 约壹3:5也说: “在他并没有罪”. 故此, 彼得称他为“圣洁公义者”(徒3:14); 来7:26形容他为“圣洁、无邪恶、无玷污、远离罪人、高过诸天的-大祭司”. 感谢神, 赐给我们一位全然圣洁、无比公义的大祭司, 代表我们常在神面前为我们代求, 拯救我们到底(来7:25).

 

(E)       结语

大祭司亚伦所穿的是“为荣耀、为华美”的圣衣(garments for glory and beauty, 出28:2). 他肩膀和胸牌上刻有以色列12支派的名字, 头上刻有耶和华的名字. 这预表我们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把我们这些属他的人背在他的肩膀上  —  以大能托住我们; 挂在他的心胸前  —  以慈爱维护我们, 而这样一位奇妙的大祭司穿着“纯白细麻的内袍”, 戴上“尊荣的冠冕”, 完全蒙神悦纳, 因他的头额上有“归耶和华为圣”的金牌  —  他的心思意念已全然分别为圣归给神, 完全讨神喜悦, 蒙神悦纳. 感谢神, 我们也因此在“基督里”蒙神悦纳、蒙拣选、蒙救赎, 得着天上荣美的基业(弗1:4,7,11).


[1]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经典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但有极小部分的“H”字指亚兰文字(Aramaic). 《家信》常引用的“AV”指英文圣经《钦定本》/《英王钦定本》(Authorized Ver

sion, 或称King James Version); “NIV”是《新国际译本》(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NKJV”则是New King James Version.

[2]               亨利·梭陶(Henry W. Soltau, 1805-1875)是奉主名聚会中的著名圣经教师. 有关他的生平和著作, 请参2004年1/2月份, 第50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亨利·梭陶(Henry W. Soltau)”.

[3]               结21:26说: “主耶和华如此说: 当除掉 (AV: diadem), 摘下 (AV: crown), 景况必不再像先前.” 此节的“冠”一字就是mitsnepheth , 但用来指君王(而非祭司)头上所戴的冠冕(参 结21:25).

[4]               这动词是 tsânaph {H:6801}, 意即包裹、卷.

[5]               Henry W. Soltau, The Holy Vessels and Furniture of the Tabernacle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71), 第266页.

[6]               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Christ Foreshadowed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2002), 第93页.

[7]               Donald B. DeYoung, Astronomy and the Bible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89), 第115页.

[8]               Henry W. Soltau, The Holy Vessels and Furniture of the Tabernacle, 第267页.

[9]               在《家信》的文章中, 论到希伯来原文或希腊原文时会采用“粗体”(bold)或“斜体”(italic)的字体. “粗体字体”代表这字是”词典编辑式”(lexical form)的写法, 即在编辑原文词典时的写法; 而 “斜体字体”则代表这字是文本(text)中的写法, 即经过词形变化而呈现在古卷或抄本中的字. 例如粗体字poieô 是“词典编辑式”的写法, 是在编辑希腊字典时所采用的词形, 但斜体字poiei 则是希腊文本或抄本在约壹3:9所用的字形. 简言之, 粗体字就如英文do字, 是编辑词典时所采用的; 而斜体字就如英文的did、done之类的字, 是do字的词形变化. 除了上述用法, “斜体”也用作一般作者所用的新旧约原文或其他外语(如拉丁文、德文等)的写法. 总括而言, “粗体字体”是严谨地根据《家信》编制的“圣经原文字母音译表”、是属”词典编辑式”的写法; 除此之外, 其他外语词字在《家信》中都一律采用“斜体字体”的写法.

[10]             在旧约希伯来原文中, 出39:30的“冠”字是 nêzer {H:5145}. 这字在旧约中最多次被译作“离俗”(11次), 全出现在有关拿细耳人的民数记第6章(民6:4,5,7,8,9,12,13,18,21); 这字也被译作“冠冕”(8次; 撒下1:10), “冠”(3次; 出29:6; 利8:9). 民6:2的“拿细耳人”原文是 nâzîr  {H:5139}, 有“奉献、分别”之意, 与nêzer 一字关系密切.

[11]             Henry W. Soltau, The Holy Vessels and Furniture of the Tabernacle, 第277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