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基督: 赎罪祭里的基督


(A)  序言

托马斯·纽贝里(Thomas Newberry, 1811-1901)[1]贴切写道: “罪是违背律法(约壹3:4), 或按字面意义‘罪是无法无天’(sin is lawlessness); ‘罪’一词原义是击不中目标, 或达不到神圣要求, 不管是在整体要求方面或其中一样, 因为凡遵守全律法的, 只在一条上跌倒, 他就是犯了众条(雅2:10). 根据这点, ‘世人都犯了罪, 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 按照律法的审判, ‘唯有犯罪的, 他必死亡’(结18:20); 然而, 神既有丰富的恩典, 就预备好一个补救之法. 他将自己无玷污的羔羊(耶稣基督)之血洒在祭坛上, 为人赦罪, 而这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1:7).[2] 此乃赎罪祭所预表的宝贵真理, 现在让我们进一步探索与默想这有福的真理.

 

(B)  赎罪祭的字义

在利未记的五大祭物中, 赎罪祭是第四种被提到的祭物. “祭物”在希伯来文是 qorbân {H:7133},[3] 源自动词 qârabh {H:7126}, 意思是“亲近、接近、靠近”(to approach, to draw near / nigh),[4] 表明人靠着祭物来亲近神.[5] 利未记所记述的五种祭物, 基本上可分两类, 一是“馨香的火祭”(或作“馨香的祭”, 即燔祭、素祭和平安祭), 主要是使神悦纳; 二是“救赎的火祭”(或作“为罪所献的祭”, 即赎罪祭和赎愆祭), 强调赎罪或救赎的性质.

按照原文(希伯来文), “赎罪祭”(利4:3)是 chaţţâ’âh {H:2403},[6] 意思是“有罪的、犯罪、赎罪祭、罪的刑罚”. 这字源自动词 châţâ’ {H:2398}, 意即“犯罪、迷途、丧失、赎买、悔罪、得洁净”等. Chaţţâ’âh (赎罪祭)一字在希伯来文圣经中最常译为“罪”(107次, 例如), 而这字首次出现在创4:7时也译作“罪”(指“罪”伏在该隐的门前),[7] 因为在神眼中, 这作为赎罪祭的祭牲已代替犯罪的奉献者“成为罪”(参林后5:21), 以便受神公义刑罚, 为奉献者赎罪.

赎罪祭也有“洁净”或“除罪”之意. 唐佑之指出, 神申明人要进入圣所接近神, 绝对需要得着洁净. 赎罪祭的原意(希伯来文: hatta’t {H:2403})是“洁净”, 这原是来自“罪”(希伯来文: hatta’{H:2398})一字.[8] 在着重语气的动词(Piel: intensive verb)就是“除罪”, 如在诗51:7所说: “求你用牛膝草洁净{H:2398}我”, 是同一字(意即“除掉我的罪”).[9] 民8:7也提到“除罪水”(注: “罪”原文是 chaţţâ’âh {H:2403}), 这水也是为洁净之用.[10]

 

(C)  赎罪祭的条例

赎罪祭是根据奉献者不同的阶级来要求献上不同种类的祭物. 大祭司要献公牛犊(利4:3), 会众全体也要献公牛犊(利4:14). 除非是违反了礼仪的罪(民15:24), 官长需献公山羊(利4:23), 平民则可献母山羊(利4:28, 民15:27)或绵羊羔(利4:32).[11] 奉献者要把祭牲带到会幕门口, 然后将手按在其上(利4:4). 献祭者要把祭牲在祭坛的北面宰了(利4:24,29; 也参利1:11). 祭牲从不在祭坛上被宰杀. 负责献祭的祭司要把血装好; 若那是为他自己或为会众献的公牛犊, 他要把血弹在圣所的幔子上(利4:5-7), 并涂一点在香坛的四角上(利4:16-18). 在赎罪日, 他要把祭牲的血带进至圣所(利16:14-15). 至于其他祭牲的血, 要涂在燔祭坛的四角上(利4:7,18); 而鸟的血则要弹在祭坛旁边(利5:9). 无论是什么祭牲, 余下的血都要倒在祭坛下面(利4:7).

内脏的上好部分, 即盖脏的脂油和脏上所有的脂油、两个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 以及肝上的网子, 全都要烧在坛上献给耶和华(利4:8-10). 若是为祭司和全会众献的公牛犊, 其尸体和其他内脏要搬到营外烧掉(利4:11,12,21). 为膏立祭司而献的公牛犊, 也是如此处理(出29:10-14; 利8:14-17). 至于其他祭牲, 可吃的肉要归献祭的祭司, 作他的分. 他要在圣所的范围内吃这肉, 而煮祭肉等等一切准备工夫, 皆要按非常严格的洁净礼仪来进行(利6:25-30; 参利10:16-20). 在圣节期要献一只公山羊为赎罪祭, 这些节期包括: 月朔(民28:15)、逾越节的每一日(民28:22-24)、五旬节(民28:30)、吹角节(民29:5)、赎罪日(民29:11), 以及住棚节的每一日(民29:16,19). 大祭司也要为自己献上公牛犊, 然后把赎罪日的两只山羊中的一只献为祭. 在某些洁净的礼仪, 人可献较轻的赎罪祭, 即绵羊羔和雀鸟, 这些洁净仪文包括: 生产(利12:6-8)、大麻风得洁净(利14:12-14,19,22,31)、脓疮和血漏得洁净(利15:14-15,29-30), 或有愿在身而沾染了污秽(民6:10-11).[12]

论到与赎愆祭的关系, 李继圣认为, 赎罪祭和赎愆祭在名目及细节上虽有不同, 但在性质上和原则上却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赎罪), 因为赎罪祭能赎我们的原罪(罪因)  —  由亚当遗传下来的罪性; 赎愆祭则能赎我们行为上的罪  —  我们本身所犯的罪.[13] 简而言之, 赎罪祭与赎愆祭都是“救赎的火祭”, 与赎罪有关, 但两者目的不同; 前者为了求神赦免那些不能偿还或误犯的罪(利4:1-3; 13-14,22-23, 27-28); 后者则为了求神赦免那些能偿还的罪, 并愿意赔偿受损者(利5:14-6:7).

 

(D)  赎罪祭里的基督

赎罪祭预表耶稣基督成为我们的赎罪祭(来9:12; 10:12). 公牛犊(利4:3,14)向我们展示基督在赎罪方面的强大力量. 此外, 诚如纽贝里所言, 作为赎罪祭的山羊(利4:23,28), 无论是公的或母的, 皆预表基督; 他“成为罪身的形状, 作了赎罪祭”(罗8:3), 在肉身上为人赎罪, 而他本身在积极或消极方面(公的或母的), 都是无罪的. 绵羊羔(利4:32)表明基督性格上的温柔和谦卑; 他是圣洁、无邪恶、无玷污、远离罪人的(来7:26), 是无瑕疵、无玷污的神之羔羊(彼前1:19).[14] 事实上, 无论是献上以上何种祭牲, 都必须是“没有残疾的”(利4:3,23,28,32). 世上惟独耶稣基督一人是“无残疾的”, 圣经透过使徒们多方印证他那“无残疾、无瑕疵”的生命, 彼得说“他并没有犯罪”(彼前2:22), 保罗说他是“那无罪的”(原文作“不知罪的”, 林后5:21), 约翰也说“在他(里面)并没有罪”(约壹3:5). 感谢神, 基督是圣洁无罪的, 配得成为赎罪祭, 为人赎罪.

 

(D.1)   基督代替不义者死

利4:4提到奉献者要把祭物牵到会幕门口, 把祭牲“宰于耶和华面前”(注; 其他献为赎罪祭的祭牲亦是如此, 利4:15;24). 一切的罪乃是得罪神, 所以当大卫与部下的妻同房, 犯了奸淫的罪后, 便向神认罪说: “我向你犯罪, 惟独得罪了你, 在你眼前行了这恶”(诗51:4). 由于一切的罪乃得罪了圣洁的神, 且是行在神圣洁的面前, 所以赎罪祭必须“宰于耶和华

面前”, 来满足神圣洁的要求. 照样, 基督像羊被牵到十架的宰杀之地(徒8:32), 有如在神面前献上为赎罪祭, 以满足神圣洁公义的要求. 基督按着诗篇所预言的, 在十架上担负世人罪孽时高喊道: “我的神, 我的神, 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 参诗22:1); 为什么神会离弃他呢? 诗人道出主要原因  —  “你(神)是圣洁的”(诗22:3). 圣洁的神不能与罪同在, 必须暂时离弃那位身负罪担的爱子耶稣基督, 这使我们联想到“按手”的宝贵意义.

在宰杀前, 奉献者要“按手”在祭牲的头上(利4:4,15,24,29,33). 麦敬道(C. H. Mackintosh)[15]解释道: “这动作(按手)在燔祭和赎罪祭也有. 于前者, 按手表明献祭者和无瑕疵的供物联合; 于后者, 按手表明献祭者的罪归到供物的头上. … 按手的动作有什么教训呢? 教训是: 基督‘替我们成为罪, 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5:21). 基督代替我们的地位并承受一切的恶果, 好叫我们可以得着他的地位并其一切美果. 基督被逐离神面前, 因为罪全归到他头上; 我们蒙悦纳进入神的家和神的怀里, 因为有完全的义归给了我们. 基督要忍受神掩面不看, 好叫我们可以支取神脸上的荣光. 基督要经过三小时的黑暗, 好叫我们可行在永远的光中.”[16] 感谢神, 基督在十架上代替我们喝尽神忿怒的苦杯, 好叫我们如今得饮神恩典的福杯! “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 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 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彼前3:18).

 

(D.2)   基督代死全面赎罪

利未记第4章提到四种人可能“误犯了罪”, 即祭司(3节)、以色列全会众(13节)、官长(22节)和民中任何人(27节). 麦敬道指出, 利4:2含有“人若在无知中犯罪”之意. 人的良心会忽略很多事  —  很多事情会逃离人的知觉  —  人心会看很多事情是对的, 但神不能容忍这些事情,[17] 结果人到神面前的路、人与神的关系、人向神的敬拜, 全都受阻了. 但基督已为我们牺牲赎罪  —  无论是我们意识到的罪, 或是我们忽略了的罪; 罪已按神至高至圣的衡量标准赎去了. 罪在神圣洁的光中, 已受到神圣的审判. 基督所献的赎罪祭不但远超过人良心所知的极限, 而且完完全全的满足一切神无比圣洁的要求.. 因之, 基督的牺牲奠下了信徒与神相和及相交的坚稳基础.

人“误犯了罪”这一事实, 强有力地证明人对罪无能为力. 人怎能对付人所无知的罪呢? 人怎能处置他良知所不晓得的罪呢? 不可能! 人对罪无知, 证明人无能除掉罪. 他既无知, 也无能为力, 就不能成功解决本身的罪的问题. “误犯”的罪清楚表明人对必须解决的每样罪, 是没有确实的概念. 人在这等基础上, 不能有平安. 人常会有痛苦忧虑, 恐怕事情背后有本身察觉不到的错失. 在我们能用“心灵和诚实拜他”之前, 我们的心必须在神面前安息, 有完全赦罪的确据. 良心上若有罪咎, 心中就有恐惧. 但基督是我们的赎罪祭. 唯有基督的血能叫人心充满甘甜和圣洁的安息, 而从这样的心, 真正和可悦纳的敬拜才能达到父神面前.[18]

 

(D.3)   基督流血完成救赎

利未记第4章的一个最显著真理是血的使用, “受膏的祭司, 要取些公牛的血, 带到会幕. 把指头蘸于血中, 在耶和华面前, 对着圣所的幔子, 弹血七次. 又要把些血抹在会幕内, 耶和华面前香坛的四角上. 再把公牛所有的血, 倒在会幕门口, 燔祭坛的脚那里”(利4:5-7). 除了在赎罪日时, 血必须带入幔内, 弹在约柜的施恩座上面和前面(利16:14-15), 在其他场合, 血必须“在耶和华面前, 对着圣所的幔子”弹七次. 因为一切的罪都是“在神面前”得罪了神, 必须在神面前赎罪. 剩余的血都要倒在“燔祭坛的脚(或作“根基”, foundation)那里”, 这点教导我们赎罪的血是我们亲近神、敬拜神、与神相交的根基.

基督不仅要为罪人死, 且要流血而死, 因为“若不流血, 罪就不得赦免了”(来9:22). 因此, 基督选择在罗马时代降生, 因当时最普遍的死刑, 是将犯人悬挂在十架上, 让他因着血慢慢流完而死. 此乃最惨不忍睹的酷刑, 基督却因着顺服父神与深爱我们而选择了十架, 此等舍己的大爱何能不激励我们更为主舍己, 为主而活呢?(林后5:14-15). 当犹太人献上赎罪祭, 他知道自己的罪已得赦免, 因为神曾说: “他必蒙赦免”(利4:35). 他心中的平安乃根据神的话语和祭牲的血. 照样, 我们知道自己的罪已得赦免, 因为基督已为我们流血, 而神的话语宣告说:  “我们借这爱子的血, 得蒙救赎, 过犯得以赦免”(弗1:7) 感谢神,  基督流血, 使我们罪得赦免和洁净, 为我们奠下亲近神、敬拜神、与神相交的稳固根基.

倚靠“基督的血”是唯一得救之道、唯一解决罪的方法. 这对那些拒绝信靠基督的人是何等的忠告. 来10:26说: “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 若故意犯罪, 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 这里所谓“故意犯罪”, 并非指一个真正属神的人, 一个真正作神儿女的人, 他们背弃了神, 重新又陷入了罪恶而说的; 乃是指着一个人拒绝基督的真道, 不承认基督的拯救洪恩, 不承认基督的宝血有赦罪之功(来10:29提醒人不要“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 笔者按), 而弃绝主耶稣宝血, 离经背道的分子. 他们居心犯罪, 并不再记念主耶稣的死. 这样的人既故意犯罪, 赎罪祭对于他们就再也没有了, 再也没有赎罪祭为他们赎罪了.[19]

 

(D.4)   基督流血功效永存

在献赎罪祭时, 祭司要“弹血七次”(利4:6,17), 与在赎罪日献赎罪祭一样(利16:14,19). “七”一数字象征着完美(perfection)或完全(completeness), 预表基督赎罪的血不仅是完美的  —  带来美好的果效, 使人罪得赦免(弗1:7), 与神相和(西1:20-22), 也是完全的  —  全面满足神圣洁的要求, 不必再献第二次, 所以圣经说他“一次被献, 担当了多人的罪”(来9:28), 他“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 就在神的右边坐下了”(来10:12). 这与旧约以色列人所献的赎罪祭有何等大的差别.

古时犹太人献的赎罪祭能令他良心得着安息, 但那只是暂时的安息, 因为人会继续犯罪, 要每年继续献祭赎罪, 所以大祭司要每年一次在赎罪日时, 带着祭牲的血进入至圣所为百姓赎罪(利未记16章), “这些祭物是叫人每年想起罪来. 因为公牛和山羊的血, 断不能除罪”(来10:3-4), 但基督“只需一次”带着自己的血进入天上的圣所, 就为信徒成了“永远赎罪的事”. 希伯来书的作者说: “现在基督已经来到, 作了将来美事的大祭司, 经过那更大更全备的帐幕, 不是人手所造, 也不是属乎这世界的. 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犊的血, 乃用自己的血, 只一次进入圣所, 成了永远赎罪的事. 若山羊和公牛的血, 并母牛犊的灰, 洒在不洁的人身上, 尚且叫人成圣, 身体洁净. 何况基督借着永远的灵, 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 他的血岂不更能洁净你们的心, 除去你们的

死行, 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神吗?”(来9:11-14).

公牛的血若能洁净人一年, 神儿子耶稣基督的血“岂不更能”永远洁净人的良心? 祭牲的血若能除去一些罪, 神儿子耶稣基督的血“岂不更能”除去一切的罪. 犹太人能肯定知道自己的罪借着每年献上的祭牲之血得洁净, 我们基督徒更能肯定知道自己的罪永得洁净, 因我们乃是靠那更美的赎罪祭  —  耶稣基督  —  所完成“永远赎罪的事”. 唯有这点才是敬拜与事奉的根基, 叫我们以基督为满足的心来赞美、敬拜和事奉  —  “事奉那永生神”. 感谢神, 这样一个被洁净了的心, 能一直留在被赎之人的身上, 直到永远, 因基督流血功效到永远.

 

(D.5)   基督被弃宗教营外

最后, 让我们看看祭牲的身子如何处置. 利4:12记载说: “就是全公牛, 要搬到营外洁净之地, 倒灰之所, 用火烧在柴上.” 新约希伯来书的作者在圣灵带领下引用这事说: “原来牲畜的血, 被大祭司带入圣所作赎罪祭, 牲畜的身子, 被烧在营外. 所以耶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 也就在城门外受苦. 这样, 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他去, 忍受他所受的凌辱”(来13:11-13).[20] 麦敬道指出, 我们可从两方面看到利4:12这行动的意义: 首先, 它表明耶稣基督取代了我们的地位, 就是背负罪担; 其次, 它表明世人拒绝他、弃绝他的地方.

关于第二方面, 麦敬道表示, 基督“在城门(指耶路撒冷城门)外受苦”, 为要废止耶路撒冷, 不再成为今日属神作为的中心. 地上已没有所谓的“圣地”了(注: 基督在耶路撒冷城门外受苦, 表明基督被这宗教中心所拒绝和弃绝). “牲畜的身子, 被烧在营外”, 意味着基督取了受苦者的地位, 脱离世上的宗教, 并一切与它有关的. “出到营外”有何意思? 这是句格言, 说明人在地上建立宗教,无论形式怎样, 都是“营”的一种. 人建立了宗教的营, 无论是什么名称, 你必须“出到营外”, 才能找到被拒绝的基督(笔者注: 正如人若要找到基督, 就必须出到“在城门外”受苦被拒绝的基督). 此节主要是指犹太教. 犹太教得意洋洋的指着圣殿、敬拜华丽的制度、祭司的职事、献祭殿内一切的物件, 并且陈述这一切都是从以色列的神传接下来的. 它可以指出旧约圣经的章节, 说明它所依附的制度. 这是犹太教的“营”, 但基督就是被拒绝在这营外.

自古以来, 人常建立宗教的“营”, 强调一些以重要真理为装饰的教条或是一些礼仪  —  他们称之为正统教条、庄严的礼仪  —  以这些来满足人本性虔诚的感觉. 这“营”的气氛破坏了信徒与那位被拒绝之基督的交通. 交通既然失去, 就不能有所谓虔诚的益处了, 可惜人的心多倾于冷然陈旧的形式. 这种情况在挂名的教会中十分普遍. 圣经教导说“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他去”, 就是脱离一切“营”的称谓, 来“就了他去”(或作“往他那里去”), 因基督“在城门外受苦”. 主耶稣今天完全在营外, 正如1,900多年前一样. 什么催他出到营外? 答案是当日的宗教世界. 在原则和精神上,当日的宗教世界与今日的宗教, 乃同出一辙. 世界利用基督教的外衣遮掩己身, 好让它恨恶基督的恶意, 在死寂形式的下面得逞. 愿我们不称羡那些表面在他名下, 但实际上厌恶他的位格、道路、真理, 并不愿稍题他再来的人.[21]  愿一切真诚爱慕基督的人“出到营外就了他去, 忍受他所受的凌辱”.

 

(E)  结语

在赎罪祭里, 我们看见基督的影儿. 纽贝里贴切指出, 在预表上, 执行献祭的祭司是基督; 他活着时是奉献者(offerer), 死时是祭牲(sacrifice), 复活时是祭司(priest), 升天时是大祭司(high priest),升入高天进入幔内(参来4:14; 6:20). 当人信靠基督的位格和工作, 他就亲自替他们祈求(来7:25), 因之任何在神面前承认的罪, 都印上这个永不改变的真理为确据  —  “他必蒙赦免”(利4:35).[22] 基督在十架上已将自己献上, 成为那最完美的赎罪祭, 完全取代了信徒罪人的地位  —  信徒的罪全归在他身上. 从此, 信徒罪债的一切问题, 都永远消除了. 不仅于此, “耶稣被交给人, 是为我们的过犯, 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罗4:25) 基督从死里复活, 赐给一切相信他名之人那称义的生命. 为此, 我们不禁要高唱道:

因信称义永不再定罪, 是何等平安喜乐;

靠主宝血洗除众污秽, 是何等平安喜乐!

哈利路亚! 救恩浩大! 悔改泪惟主能擦;

前为浪子, 今已归家, 身穿义袍极荣华.[23]

 


[1]               纽贝里(Thomas Newberry, 1811-1901)是奉主名聚会的杰出解经家. 有关他的生平, 请参2002年6月份, 第31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托马斯·纽贝里(Thomas Newberry)”.

[2]               Thomas Newberry, Types of Levitical Offerings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第50-51页.

[3]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4]               根据王正中所著的《圣经原文字典》, qorbân 一字意谓“带近坛的东西、献祭的礼物”; 这字在旧约中出现79次, 最常译成“供物”(71次), 也译作“献”(3次); “物”(3次); “牺牲”(1次)和“献…的”(1次).

[5]               Thomas Newberry, Types of Levitical Offerings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 第12页.

[6]               按《圣经原文字典》, chaţţâ’âh 一词在旧约中出现288次, 首次出现在创4:7(译成“罪”), 最常译作“罪”(107次; 出10:17), 其次便是“赎罪祭”(106次; 出29:14); 也译作“罪恶”(45次; 创18:20;诗32:5); “赎罪祭牲”(11次; 出30:10); “罪愆”(7次; 利16:16,21,30); “罪过”(6次; 申9:27; 书24:19); “刑罚”(2次; 亚14:19); “死”(1次)等等.

[7]               本纳斯(Howard Barnes)认为这里的“罪”(希伯来文: chaţţâ’âh )一词可指“赎罪祭”(因这字与利4:3,8,20,21的“赎罪祭”是同一字), 而创4:7可译为: “你若行得好, 岂不蒙悦纳, 你若行得不好, 赎罪祭就伏在门前”(创4:7). 换句话说, 该隐就如他的兄弟一样, 同有一切行得好的机会; 就算他失败了, 也有赎罪祭在他身旁为他存留, 正如为亚伯存留一样. 可是, 他并没行得好, 也不重视那赎罪祭. 结果那可怕的结局终于来到, 就是在没被挑拨的情况下, 该隐以他那更强的体力, 谋杀了他的兄弟. 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with Bible Characters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1999), 第20页.

[8]               hatta’t {H:2403}和 hatta’{H:2398}分别是chaţţâ’âh châţâ’ 的另一种写法; 它们在原文是同样的字, 只是译成英文时在音译上的写法不同.

[9]               其他例子如利14:49(“洁净房子”); 出29:36(“洁净坛”); 结45:18(“洁净圣所”)等等.

[10]             唐佑之著,  《韵律与和声  —  利未记献祭与节期》(香港: 真理基金会有限公司, 2004年), 第196页.

[11]             有学者认为, 利5:7-12是论到赎罪祭的条例, 所以若他是穷人, 可献两只斑鸠或两只雏鸽(其中一只要献作燔祭, 利5:7); 又若他是极之贫困的, 则可用十分之一伊法的细面来代替(利5:11-13; 参来9:22).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I)》(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1477页.

[12]             同上引.

[13]             李继圣著, 《五个祭物里的基督》(台北: 新旧书房, 1968年), 第86页.

[14]             Thomas Newberry, Types of Levitical Offerings, 第58页.

[15]             麦敬道所写的《摩西五经释义》有极其丰富的属灵价值, 值得一读. 有关麦敬道(Charles H. Mackintosh, 1820-1896)的生平事迹, 请参 2001年1月份, 第14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查尔斯·麦敬道(Charles H. Mackintosh)”.

[16]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利未记释义》(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8年), 第100-101页.

[17]             例如保罗曾认为逼迫教会是件神所喜悦的事, 这是他在良知“不明白的时候而做的”(提前1:13); 也为着这类无知的罪, 主耶稣在十架上代求: “父啊, 赦免他们, 因为他们所做的, 他们不晓得”(路23:34).

[18]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利未记释义》, 第94-97页.

[19]             李继圣著, 《五个祭物里的基督》, 第103-104页.

[20]             李继圣指出, “公牛”是最有力的, 亚伦按手在公牛的头上, 使以色列全体所有的罪, 全归到牛的身上, 而后“这牛就成为赎罪祭”, 预表“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 脂油与心肝等全烧在燔祭坛上. 这预表主耶稣的满腔救世热肠, 蒙父神悦纳. 而其皮、肉、粪是被搬到营外焚烧. 皮、肉和粪是表明罪身, 用火在营外焚烧是表明罪身灭绝. 烧在坛上和烧在营外的两个“烧”字, 在原文字义不同. 烧在坛上的“烧”(利4:10 {H:6999}), 是上升的意思. “烧”在营外的“烧”(利4:12 {H:8313}), 是灭亡的意思. 把血抹在坛的四角上表明拯救的力量. 坛预表十字架, 把血抹在坛的四角上,是预表“十字架拯救的力量”(注: “角”象征力量). 同上引, 第93页.

[21]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利未记释义》, 第112-115页.      纽威尔(William R. Newell)提醒我们: “这个‘营’(camp)包括一切的宗教, 无论人如何称之. 虽然它们宣称是基督徒, 但实际上是‘犹太教与异教的结合’(Judeo-pagan). 这不单指罗马天主教主义… 也指一切藐视神话语, 违背神的吩咐, 以教派主义分裂基督的人.” William R. Newell, Hebrews Verse by Verse (Iowa: World Bible Publishers, 1987), 第451页.

[22]             Thomas Newberry, Types of Levitical Offerings, 第58页.

[23]             摘自《万民颂扬》圣诗集, 第253首.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