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靠信心不靠感觉 - 亨利.艾朗赛 (H. A. Ironside)


亨利.艾朗赛(Henry Allan Ironside, 1876-1951), 略称哈里(Harry),[1] 乃20世纪最伟大的传道人之一. 一家出版社指出: “艾朗赛于1876年10月14日在加拿大的多伦多出生… 虽然他只有上到初级中学(grammar school), 但他爱好阅读, 记忆超凡, 学习力强, 结果成为博学之士. 他的学识广受学术界承认, 以致于惠顿大学(Wheaton College)[2]在1930年颁他名誉文学博士(an honorary Litt. D.),[3] 鲍勃琼斯大学(Bob Jones College)也于1942年颁他名誉神学博士(honorary D.D.).[4] 艾朗赛也被委任为数个圣经学院和基督徒组织的委员会成员.

 

“艾朗赛周游美国和世界各地传道. 舒毅勒(English Schuyler)在所著的 《主所按立的》(Ordained of the Lord)一书中指出, 在1948年, 即艾朗赛72岁时, 他的视线虽已模糊不清, 却‘讲了569篇的道, 还用了很多其他方式分享’.  他在美国芝加哥(Chicago)的慕迪纪念教会(Moody Memorial Church) 牧会18年,[5] …每个星期日, 两人中至少有一人承认信靠基督为救主.”[6]

 

以下有关艾朗赛在1890年2月悔改归主的经历, 是取自一本多年前出版, 他本身所写的小册子, 名为《我悔改归向神》(My Conversion to God). 过后记载在舒毅勒(English Schuyler)所著的 《主所按立的》一书中. [7]

 

“自年小时, 神开始透过他的话语向我说话. 在我记忆里, 我很难回忆何时第一次感到永恒事物的真实性(reality). 第一个深印在我年幼心灵的神圣真理, 就是我是一个失丧者, 而基督耶稣从天降世来拯救我.

 

“我们的家常有基督的仆人到访. 他们是简朴和敬虔的人, 对我而言, 他们身上常带着属天永恒的气氛. 但他们实质上是我童年的痛苦(bane). 他们发出令人反省深思的问题: ‘亨利, 你是否已经重生?’ 或同样令我印象深刻的问题: ‘你真的肯定你灵魂已经得救?’ 这类问题往往令我发呆, 我不晓得如何问答. 我看来已经相信基督, 但我不敢说我已经得救. 后来我发现, 一直以来, 我相信关于耶稣(about Jesus), 却未真正相信他作我个人的救主. 这两件不同的事决定一个人永远得救或失丧. 我有宗教上某些虔诚的品德, 但加入宗教非同进入救恩.

 

“在我接近14岁那年, 某日, 我从学校归来, 看见一位我所熟悉的基督仆人来到我家. 我知道他会如何招呼我, 因我清楚记得年幼时, 他如何向我发出那令人反省的问题. 因此, 我不感到惊奇, 只是有点难堪, 当他说: ‘嗨! 亨利, 我很高兴再见到你. 你是否已经重生?’ 我顿时脸红; 我低下头, 久久无言以对. ‘你不知道!’ 他大声说. ‘去! 把你的圣经拿来, 亨利.’

 

“我很高兴离开那间房, 去拿我的圣经. 留在房外一阵子, 神情镇定后我才进去. 进到房内, 他既仁慈又严肃地说: ‘你能否翻到罗3:19, 并大声朗读它?’  我慢慢地读, ‘…好塞住各人的口, 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审判之下.’ 我发现它何等适用于我, 便立时哑口无言. 这位传福音者继续告诉我, 他也曾是个虔诚的罪人, 但神开他心眼, 使他看到基督. 我深刻体会一点: 我必须进到与他相同的地步….

 

“可是, 那要毁灭我灵魂的撒但向我提议: ‘既然你是失丧的, 为何不尽情享受世界所能给你的快乐? 你能得到多少, 就该享受多少!’ 我立刻接受他的话, 在接下来的6个月左右, 没有人比我更尽情放荡地享受, 不过, 我的良知感到被针扎一般的刺痛.

 

“最终, 在1890年的一个晚上, 神以极大无比的能力向我说话. 那时, 我去参加舞会, 与许多年轻人一同玩乐, 他们当中大部分年龄比我大. 无论如何, 我要尽情享受快乐的夜晚. 记得当时我离开客厅(parlor)一会, 去到另一间房拿杯凉水. 当我独自站在饮料桌前, 一些数月前学习到的圣经经节进入我心灵深处, 它们是无比的明确, 何等的清晰! 我第一次看见我那可怕的罪, 就是这么久以来, 一直拒绝信靠基督, 只顾我行我素地放纵私欲, 我是何等辜负那为我舍命的基督.

 

“我回到客厅, 尝试参与其他人, 与他们尽情放荡. 但这一切只让我完全感到空虚, 这一切虚饰的娱乐再也无法吸引我. 永恒的光射入房内, 神的审判仿佛在我头上, 我再也无法强颜欢笑. 我们有如悬崖旁蒙着眼睛玩游戏的人, 而我是最粗心大意的一个.

 

“那晚, 我匆匆忙忙地赶回家, 上到楼上躲进房间. 在房内, 我开灯后, 便拿圣经放在面前, 跪在地上. 我有种莫名的感觉, 就是我应该祷告. ‘但我应该为什么祷告?’ 我在想. 一个来到我脑中的明确答案是: ‘为着神多年来一直要给我的东西.’

 

“记得我母亲常说: ‘(要读有关救恩的经文)罗马书第3章或约翰福音第3章是开始之处.’ 我翻开这些经文, 细心阅读. 我看清自己是个无助的罪人, 但为了我, 基督已经死了, 而救恩已经白白地赐给凡信靠他的人. 第2次阅读约翰福音3:16后, 我说: ‘这就够了. 神啊, 我感谢你, 因为你爱我, 甚至将你儿子赐给我. 我现在信靠他作我的救主, 你的话语告诉我, (信靠基督时)我有永生. 我深信与安息于你的话语.’

 

“接着, 我期待一阵欢乐感觉的到来. 它却没来. 我感到奇怪, 怀疑自己是否弄错了. 我期待对基督有突来的爱慕. 它也没发生. 这样没有激动的平常感觉, 使我害怕自己并没真正得救. 我再次阅读那段经文. 绝对没错, 神爱世人, 我也是世人中的一位, 所以神也爱我. 神赐下他的儿子来拯救凡相信他的人, 我相信他作我的救主, 所以我必定有永生. 我再次感谢他, 从跪着的姿态起身, 开始行走信心的道路. 神绝对不会说谎. 我深信我必然得救.”[8]

 

诚然, 艾朗赛靠信心为主而活. 虽然他牧养教会没领固定薪水, 但主多次以奇妙的方式解决他生活中许多危急时刻的需用. 他也写了圣经51本书的注解, 和其他著作如《沉默的四百年》(400 Years of Silence), 《真实与虚假的圣洁》(Holiness : the False and the True),[9] 和《弟兄会运动的历史概略》(A Historical Sketch of the Brethren Movement)等.[10] 他文笔简明易懂、深入浅出, 解经着重实用、坦率热诚、、满有能力, 是许多学术性解经书所不及的.[11] 有者表示, 虽然他不像一般牧师受人按立(他本人也反对目前宗派里普遍实行的“按立”或“按手礼”[ordination, 即神职授任礼], 因他看出这做法不合乎圣经),[12] 但他的生活见证和事奉能力, 足证他是主所按立的. 1951年1月15日, 75岁的艾朗赛在纽西兰安然离世,进入永生的丰盛里,正如他所说的: “神绝对不会说谎.我深信我必然得救.”

 


[1]                 “Harry”(哈里)是“Henry”(亨利)或“Harold”(哈罗德)的昵称.

[2]                “College”(学院)可指大学, 大学的本科部, 独立或附属于大学的学院.

[3]               Litt. D. (或写成 Litt D)源自拉丁文“Litterarum Doctor”(文学博士), 等于“Doctor of Letters”或“Doctor of Literature”.

[4]               D.D. (或写成 DD)是“Doctor of Divinity”(神学博士). 事实上, 艾朗赛蔑视或鄙弃“艾朗赛博士”(Dr. Ironside)这称号; 参 Samuel Fisk (comp.), 40 Fascinating Conversion Stories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93), 第69页.信徒也不该重视“神学硕士”、“神学博士”等的称号, 因这些代表学识的称号不代表属灵的程度, 信徒所该重视的是属灵的能力(林前2:4-5). 此外, 这些称号也使人易于陷入奉承或喜爱受人奉承的危险, 这是主耶稣所禁止的(太23:8-12).

[5]              此教会是艾朗赛唯一牧养的教会. 在这之前(自1896年), 他参与奉主名聚集的地方召会(有者称之为“弟兄会”[Brethren], 但这名称不被早期“弟兄会”的弟兄们所接受). 他于1930年成为“慕迪纪念教会”(Moody Memorial Church)的牧师(pastor). 有关这教会, 艾朗赛说: “它是个独立教会(independent church), 在很大程度上持守弟兄会所爱的真理, 也就是慕迪(Dwight L. Moody)自己从中获益良多的真理. 在某种程度上, 成为此教会的牧师使我失去与弟兄会的众召会多年来所享有的全面交通, 但这事却没丝毫减少我对他们的爱戴和敬重.” 参H.A. Ironside, A Historical Sketch of the Brethren Movement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5), 第4页. 艾朗赛先是参与所谓的“公开弟兄会”(Open Brethren), 过后加入“格兰特的闭关弟兄会”(Grant Exclusives). 他声明自己“未曾后悔”加入他们, 甚至表明因而“大大蒙福”(参上引书, 第171页), 因他从中学习到许多宝贵的圣经和召会真理; 这导致他虽成为慕迪教会的“牧师”(pastor), 却仍然持守“弟兄会”所教导的真理, 即一个召会当有“超过一位的牧者”(即长老, 宗派常称“牧师”), 并且这些牧者不该是“受薪”的; 参 Warren W. Wiersbe, Living with the Giants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93), 第222页. 换言之, 艾朗赛并没奉行宗派中“牧师一人事奉”(one-man ministry)和“牧师领固定薪水”(fixed salary)的牧师制度. 有关这两样“现代牧师制度”的错误, 请参2002年8至10月份(第33至35期)《家信》的“真理战场: 归回最初原则之七大理由”.

[6]               摘自 H.A. Ironside, Expository Notes on the Gospel of Matthew (Neptune,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48)的书本封底对艾朗赛的简介.

[7]              Schuyler, English, Ordained of the Lord (Neptune,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8]               Samuel Fisk (comp.), 40 Fascinating Conversion Stories, 第69-71页.

[9]              H.A. Ironside, Holiness : the False and the True (Neptune, NJ: Loizeaux Brothers, 1912). 此书是艾朗赛揭穿救世军的所教导的“虚假圣洁”. 他在此书中(第21-40页)叙述他于16岁时加入救世军(成为见习兵), 经过多年努力而升作“中尉”(Lieutenant), 1年后再升为“上尉”(captain). 但他较后发现救世军的“圣洁运动”是错误的, 使多人心灵崩溃, 跌倒后退, 甚至离开这个组织. 于是他过后也离开救世军.

[10]             H.A. Ironside, A Historical Sketch of the Brethren Movement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5). 此书是概略地叙述18世纪时“弟兄会”(即奉主名聚集的地方召会)的历史发展. 由于艾朗赛也曾在他们当中多年, 所以能提供许多格有价值的资料.

[11]            魏斯比(Warren W. Wiersbe)指出: “艾朗赛的讲道使许多讲道学教授(homiletics professor)望尘莫及. 我曾听见学生与神学院教授争论道: ‘你叫我们写大纲, 可是, 艾朗赛博士讲道时并没采用大纲啊!’ 教授回答: ‘如果你像艾朗赛博士那样好, 就不属于这班了!’ 虽然艾朗赛通常没按明显大纲讲道, 但其信息总是秩序分明, 有条不紊. … 对大意的听众而言, 这位传道人只是逐节地阐明和解释, 有时加入故事. 但细心的听众往往察觉, 其信息是绣上一线线的教义. 艾朗赛知道如何以属灵的事比较属灵的事(即以经解经, 林前2:13). 他用圣经来举证和解释经文. 最使我印象深刻的是, 他的传道有一个特质, 我称之为‘个人性的实用’(personal practicality). 他有一个信息给你, 要你得到它. 你也通常会得到它.” Warren W. Wiersbe, Living with the Giants, 第222页.

[12]             艾朗赛在他所著的《提摩太、提多、腓利门》中, 解释提前4:14时表示: “在圣经中, 我们没有读到任何人需要先被按立(ordained), 才能传福音. 此节的按手乃表示交通(fellowship). 当这些弟兄为提摩太祷告, 神赐他一个特别的恩赐. 这些长老是属灵的神人(men of God). 这与很多其他情况(例如宗派里所实行的“按手礼”)绝不相同. 司布真(Charles H. Spurgeon)总是拒绝人的按手礼(human ordination). 他指出有些人宣称自己有权柄按立他人去传福音, 并自称透过按立, 他们能将一些特别恩赐给予人. 这类的人, 司布真常说, 是‘把空的手按在空的头上!’”, 参 H.A. Ironside, Timothy, Titus, Philemon (Neptune,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47), 第108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