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工人(三):属神的权柄、宣道士的资格,及姐妹在宣道禾场的事奉


话题论坛

编译者注: 神的工人在哪里呢? 这是历代以来许多召会所发出的呼声, 如主耶稣所言: “要收的庄稼多, 做工的人少. 所以, 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太9:38). 无可否认, 召会迫切需要神的工人, 但怎样得到神的工人呢? 一些召会盲目效法某些宗派的做法, 鼓励当中的青年人去读神学, 考取一张证书后, 就出来当牧师或传道. 但这是神训练祂工人的方式吗? 圣经如何教导我们有关这个重要课题? 有不少神所重用的工人以神的圣言和他们的经历, 来指教我们关于神在这方面的旨意. 本期, 让我们听一听对宣道事工贡献良多的范氏(或作“范隐”, W. E. Vine)[1]怎么说…

 

(A)       属神的权柄

(A.1)    圣灵把人分别出来

(The Separation of Men by the Holy Spirit)

新约圣经告诉我们, 神的旨意是要我们把福音传给万民听. 使徒行传第13章的记述显明圣灵的运作, 祂有主权按己意决定在哪里、以什么方法、使用什么人来进行宣道事工. 这点在人看来极不寻常. 按圣灵所指定的, 福音传到各处的特殊工作, 并非从耶路撒冷开始, 而是从安提阿起首. 这等事工也并非由一个召会或某个会议(council)所差派. 它完全不是一个由人授权差派的宣道事工. 我们所看见的, 是圣灵把某些人分别出来, 为达到将福音传播别处的目的. 这完全是圣灵把一些在安提阿召会的人分别出来, 纵然这召会相对之下才成立不久, 而被指名道性的信徒可能是召会的支柱(重要人物), 是召会很想留下的人. 但我们读到 使徒行传13:3所说: “就打发他们去了”(KJV: they sent them away); 其希腊原文真正的意思是: “他们就让他们去了”(They let them go).

 

            (A.2)   圣灵拥有带领的主权

(The Prerogatives of the Spirit of God)

我们在此看到圣灵保留祂的权柄. 宣道士不是被一个召会或几个召会所组成的团体所差派, 去到所指定的地方宣传福音. 这完全是在圣灵的手中, 由祂主使和掌控; 是圣灵自己引领他们的脚踪,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城市, 而决定他们要在各个城镇逗留多久的也是圣灵. 他们只以简单的信心倚赖圣灵的力量, 在祂的指引下行事.

这乃是按照神心意的计划. 反之, 单靠人的命定和安排所产生的结果, 必然干涉上述这种对圣灵的倚赖, 并破坏个人对主耶稣基督直接负责的责任. 我们倾向于忘记这点. 若有人企图把己意加诸于基督的仆人, 或在某程度上控制他们的事奉, 结果必然陷入一种危险, 即限制了神的灵在主的仆人身上行使祂的权柄.

 

(A.3)   工人须被神所验证和悦纳

(Proving and Approval by God)

保罗论及他和他的宣道同工时, 说: “但神既然验中(注: 英文圣经 KJV 译为 “were allowed of God”并不正确, 正意是“approved of God”, 被神验证或喜悦)了我们, 把福音托付我们”(帖前2:4).[2] 蒙神喜悦是被神验证后的结果, 经得起考验.[3] “把福音托付我们”意味着经得起考验而受到信任”(a proved trustworthiness).

按使徒行传和新约书信的记载, 所有圣灵差遣的工人, 都是早已在他们各自的地方参与福音的事工, 向人传福音. 他们成为宣道士, 不是当他们被差遣离开召会去到别处宣道的那一刻, 也不是因为被如此差遣才成为宣道士. 他们未差派出去以前, 早就参与宣道事工. 宣道事工不是一种职业, 不是当某人受差派做此事工时, 才成为“宣道士”. 有时听到年青人问道怎样“成为宣道士”, 他们可能出自真诚的心愿, 但显然的, 他们需要查考圣经, 看看“神的呼召”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留意到新约圣经记载一件事实, 即没有任何人需要申请执行福音工作的准证. 人若拥有传福音的恩赐, 就具有权柄使用它. 然而, 若有人蒙主带领, 立志要到别处宣传福音, 便向年长的弟兄们表明心意和询问他们的意见, 我不是说这样做是不合圣经的 (事实上, 这样做是好的, 能进一步验证神的旨意, 编译者按). 我所强调的是, 既然圣经保持沉默, 不提任何向人申请宣道和被人差派的事例, 其中必有深长的意义.

 

(A.4)   圣经记述成为我们的指引

(Scripture Narratives are for Our Guidance)

在保罗悔改归主后, 并在他未被差派前往外地宣道前, 圣经记述几个重要事实:

(1)          他一悔改归主后, 就开始向人作见证(传福音, 宣传基督是神的儿子, 徒9:18-20)

(2)          他花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与安提阿的召会有实际的交通团契(徒11章至13章)

(3)          他与巴拿巴同被召会差派到耶路撒冷去赴会(徒11:29-20), 足见他有属灵的资格作为召会的代表.

(4)          他获得一位比他更早参与主事工的信徒(巴拿巴)所尊重和欣赏(徒11:24-25)

(5)          他在三个地方被召会的信徒公认为神的仆人, 这三处是大马色(徒9:20-25)、安提阿(徒13:1-4)和耶路撒冷(徒9:26-29; 15:2-4, 25-26). (这表明他的恩赐和事奉受到公认)

(6)          安提阿很珍惜他, 当圣灵要差派他出去宣道时, 他们很希望把他留下来, 但由于是圣灵的差派, 所以 徒13:3说: “就打发他们去了”( KJV 误译为“they sent them away”); 希腊原文是 apoluô {G:630}, 原意为“就释放他们、就让他们去了”(to set free, to let go, 意味着舍不得的释放, 让他出去) (参 徒13:3-4).

这一切并非仅是故事性的叙述. 这些事迹表明与证实了神对于任何蒙召到外地宣道之人的心意和旨意. 这些叙述是圣经的一部分, 给予我们教导、指引和实践的功课. 我们容易偏离或忽略它们, 原因可能出于过分热心或急促行事, 抑或出于自己或他人对各地宣道的需要之看法.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 偏离或忽略它们只会破坏神的目的, 导致损害和损失.

在思考有关宣道的事上, 例如宣道的资格和准备方面, 上述使徒行传13章的事实, 以及西拉和提摩太蒙召宣道的事例, 为我们组成一个极其需要的介绍(为要作为我们在这方面的指引, 编译者按). 我们已故的宣道士弟兄霍格(C. F. Hogg)建议得好, 他说对于所有寻求按照新约所设的路线出去宣道的信徒而言, 他们需要受更重大的试验. 他论到这结果是: “可能会有更少的工人(主的工人), 但可能获得的补偿是属灵的能力, 那些蒙召和适合的人会得着更好的装备.”

神的道路和方式对属血气之人的思想而言是不可思议的. 人的想法可能出于好意和热心, 但却与神的方法不符. 令人惊讶的是, 这宣道队伍在人看来是很小的群体, 却全面有效, 在初期进入了黑暗的小亚西亚(Asia Minor)和欧洲的“黑暗大陆”(dark continent)宣道(并开始了许多地方召会, 把多人带出黑暗进入神光明的国度, 编译者按). 简而言之, 神的道路和方法总是正确的, 任何偏离这道路的, 将损害祂福音的事业.

 

(B)       宣道士的资格

论到宣道士的资格(qualifications), 所有要进入宣道事工的信徒必须具备三种资格, 即属灵方面(spiritual)、实际方面(practical)和身体方面(physical)的资格.

 

(B.1)    属灵方面的资格 (Spiritual Qualifications)

在属灵的资格方面, 有九点值得留意:

(1)          那些出去进行主工的人必须证明本身已经真实地悔改归向神, 展现属灵的心思意念, 过着事奉的生活, 向基督忠诚.

(2)          他们应该对圣经教义有良好的认识, 并且能够“守着纯正话语的规模”(RV: pattern of sound words; 提后1:13);[4] “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 提摩太自小就明白圣经(提后3:14).

此人要能够把福音传得全面, 同时简单易懂, 并能教导信徒, 努力领导他们成为基督的见证人, 向他们本地的人传福音. 如果一个人还未在圣经真理上受教, 无法向自己地方的人有效地传福音, 他或她又怎能被推荐, 去到情况更艰难、要求更苛刻的国外宣传福音呢? 当面对怀疑者的质问, 或错谬道理之的提倡者的攻击, 甚至真诚追求者的询问时, 他或她又怎能按正意分解真理呢? 他们或许是有热心, 但若不是按照真理的知识, 结果将会产生更大的困难. 一些训练课程是纯正良好的, 但一般学院的课程倾向于过度密集紧凑, 不易消化. 无论如何, 学习整套的查经函授课程很有帮助. 在某些召会中, 有弟兄打开门户, 私下帮助一小群被推荐参与本地或国外宣道的信徒们进行查经, 这是很有价值的工作.

可3:14说: “祂就设立十二个人, 要他们常和自己同在, 也要差他们去传道”. 啊, 与主耶稣自己同在! 主才是真正的“神学博士”(Doctor of Divinity)! 与主同在, 向主学习, 这才是最好的宣道事工训练学校! 门徒有主耶稣这伟大的榜样摆在眼前, 他们坐在祂脚前听道, 向祂学习, 从祂的眼神、祂的品格、祂的心灵学到宝贵功课, 更深地认识祂. 这等认识不是靠偶尔的探访, 而是长年累月、每时每刻与祂亲近的深入认知. 他们所受的训练, 并非与人群隔离, 在学院或神学院里, 而是向医生一样, 在与真实的疾病接触下受训, 所以他们见证主如何对待好人与罪人、智慧人与愚昧人、高傲的法利赛人与被人恨恶的税吏、亵慢的文士与被弃绝的罪人、轻浮者与忧伤之人. 虽然蒙主自己所呼召、差派、授权和按立(ordained), 拥有这一切特权和资格, 但若没有圣灵的能力, 他们受训的动机、方法和权柄都归无有. 一切都有赖于他们被神的圣灵所充满(满有神的能力, 编译者按).

(3)          他们应该已惯于寻求为基督赢取灵魂. 如果一个人在自己的地方没有成功为主赢取灵魂, 领人归主, 那么他或她去到国外时也很可能继续这样, 因为比起本地, 国外的地方可能具有更多的试探和考验, 甚至更可怕的黑暗和敌对势力. 诚如一个久在这类地区事奉的著名主仆所言: “一些主的工人踏入充满黑暗和罪恶的异教世界, 面对属撒但邪恶势力的恐怖和几乎势不可挡的力量四围满布时, 他们不知所措, 变得彷徨、压抑和害怕.”

(4)          他们本身应该顺服圣经所教导的信徒浸礼(洗礼), 并有能力教导初信者有关受浸的需要和重要.

(5)          他们必须能够在召会交通团契(assembly fellowship)方面给予圣经的指导, 并教导信徒关于那按圣经样式的集体敬拜和领受主的晚餐, 以及圣灵在这些事上的带领之权. 这是需要先在神的道上仔细查考, 并且从深明真道的弟兄们那里领受帮助. 主的工人必须掌握召会原则, 即深刻了解那符合圣经样式的召会所该具有的原则, 以便能够有智慧地解答当地信徒(native converts)对这方面的询问.

(6)          他们应该表现出像基督一般的品德和性情, 对当地信徒显出仁爱和同情之心, 以赢得他们的信任, 避免在言行上显出比他们更高一等的优越感.

(7)          他们若从事副业, 就必须在他们副业的工作上拥有好的名声或见证(good report). 他们不仅需要具备崇高的品德, 也要在他们的职业上拥有好的表现. 从事关乎召会的属灵事业之人应当如此, 即使他们已获取某些成就, 也该在品德和职业上有良好的名声或见证. 圣经论及提摩太拥有好的名声和见证, 这意味着他不仅在福音工作上有好的见证, 其他方面也是如此.某人若在事业上失责无能, 那么他若出去作宣道士也无法改变结局. 他若在一般世俗的生意方面失责无能, 便证明他无法在责任更重、劳苦更大的宣道禾场上胜任.

(8)          长老们或年长弟兄们应该察看分辨他们是否有谦卑受教的心灵, 这是符合 彼前5:5的教导: “你们年幼的, 也要顺服年长的. 就是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 彼此顺服; 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 赐恩给谦卑的人.”

(9)          他们必须彰显仁爱之心和充满爱的生命, 以便能在充满不道德情况的异地中经得起考验, 并且站立得住. 他们与异性的关系若显得轻率不恭或粗心大意, 就没资格事奉神. 有时我们听到有人建议一个青年人应该结婚, 以便能抵消上述的危险. 无论如何, 对宣道士的生活方面, 新约圣经并没给予这样的提示. 对于那些像提摩太一般在充满罪恶的异教地区事奉之人, 提摩太的例子是意义深长的, 应作为我们的参考. 那能防护他的不单是他自己的品德, 也包括与年长的工人保罗保持密切联系.

 

(B.2)    实际方面的资格

(Practical Qualifications)

(1)         他们必须有适应能力, 能与其他人和谐共处, 同心事主, 特别是在很多情况下, 一个年轻的工人会被安排与一个年长的宣道士一同事奉一段时期. 他们必须预备听取劝告, 成为真正同负一轭的同工. 提摩太与保罗同工数年后, 保罗可对腓立比的召会如此形容提摩太: “但你们知道提摩太的明证; 他兴旺福音, 与我同劳, 待我像儿子待父亲一样”(腓2:22). 在宣道禾场上难与人相处者, 将会大大拦阻福音的工作. 提摩太行事为人没令人感到不安  —  因他预备听取忠告. 他没有不理保罗而独自行事, 而保罗也看出神在他身上的美意. 对于别人, 保罗要说他们“都求自己的事, 并不求耶稣基督的事”(腓2:21), 但提摩太这位青年宣道士
却非如此.

 

(2)         有能力学习语言(在需要的情况下)是重要的. 这是需要甘心和决意地付出许多时间, 勤奋费劲和严紧自律地学习, 并坚持不懈的使用它. 学习外语是件难事. 不过, 若不学习他人的语文, 又怎能足够地明白那人的思想呢?

在某些国家的情况, 宣道士必须把学习当地语言之事搁置到他抵达那国家之后才进行. 尽管如此, 在未前往以先就学习相关语言, 这是很有用处的, 在本国(指英国)就有许多学习外语的管道. 一般而言, 他在准备的年日就该养成学习外语的习惯, 使到他一抵达国外时, 立即可以派上用场. 那些有意到国外进行主工之人, 应该先在家乡测试他学外语的能力. 即使具备这能力, 还要花时间进深学习. 在未掌握足够的知识之前就想自由的用那外语畅谈, 很可能换来非信徒的嘲笑, 并搅扰当地信徒的思绪.

在一些国家, 例如在法国的殖民地, 掌握法语(French)是必要的. 为达此目的, 花些时间在法国(France)、比利时(Belgium)或瑞士(Switzerland)是可取的, 学习者必须格外留意法语的发音. 对于那些将到印度、远东和中非(非洲中部)的人, 我们建议他们先到伦敦大学的东方和非洲语言研究院(the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Language Studies), 学习相关语言.

在新约时期, 当时的通俗希腊文促进了福音的传扬, 因为希腊文在中东和地中海四围的国家广被普遍使用. 这点也反驳了一个论点  —  学习语言(特指外语)是不需要的. 让我们切记, 超过30岁或35岁后, 学习语言就不比之前容易了, 所以要趁早学习.

 

(3)         一个青年宣道士抵达国外的事奉地点后, 他可能发现有些实际的事物是他需要做的. 倘若他有能力从事木工、园艺、造砖、织衣和其他形式的建设性工作, 那对他的事奉将有很大的帮助. 如果他会烹饪煮食将会更好. 宣道事工不仅是传福音和教导圣经, 也包括手工方面的劳动(manual labour). 一个青年宣道士抗议说他“是来传道, 不是来扫地”. 这种心态是要不得的, 他误解了神给他的呼召, 他最好还是回到自己的国家, 在那里好好谋生吧.

对医药和紧急救护有些知识是重要的, 很有实际的帮助. 人若对这些方面毫无知识, 便非常不利. 他应该在准备过程就领受这方面的指导. 一个青年姐妹若有护理的知识是最理想的. 许多去到国外宣道的姐妹本是合格的护士, 能在宣道士创办的医院和诊疗所服务. 简言之, 在医药护理有某种程度的训练将会有益, 其价值无法估价.

 

(B.3)    身体方面的资格

(Physical Qualifications)

我们要谨记, 热忱的宣道事奉包含了很多身体上的劳力. 有些人倾于挂虑, 另有不少人虽尽力推广福音工作, 却超越实际所需. 我们需要圣灵的带领, 指示我们什么是该做的, 什么是不该做的, 好使我们“合乎主用”(提后2:21).

在这方面, 我们注意到主如何呼召众门徒“同祂暗暗的到旷野地方去歇一歇. 这是因为来往的人多”(可6:31). 这种安歇在“山顶的经历”(Mountain-top experience)非常重要. 我们引述格里菲思(J. Griffith)所著、名为《计算代价》(Counting the Cost)一书中的一段话:

“经验告诉我们, 在某些情况下, 年轻的工人很努力舍己地应付紧张费劲的生活和宣道活动, 他突然或逐渐地发现自己失去了祷告和读经的热忱. 在某些状况下, 这可能因为其他神的工人没有机智地警觉他脑力体力过度操劳. 他再没有事奉的兴趣和喜乐. 一切看来都不对了! 这种情况往往产生更多误会.

“斯科菲尔德医生(Dr. Schofield)所著的书《辉煌的黎明》(The Radiant Morn), 是所有面对身心疲累和抑郁消沉的工人所该读的一本书. 他说: ‘健康的心思和健康的身体, 两者大有不同; 后者虽受病痛影响, 但可能还是充满喜乐; 可是如果心思筋疲力尽或‘生病’了, 那么一切喜乐必然消失. 要工作, 稳健地工作, 是重要的, 但不该操劳过度.’

“脑力从事过度单调(monotony)的工作对精神而言非常有害. 一些基督徒工人所过的生活属于非常严紧的常规性或惯例性生活, 这类犹如古代修道士或僧侣(monk)的生活可能导致心思不健康. 令我们崩溃的不是工作的份量, 而是工作的方式. 我们可探测到一些精神困扰的征兆, 例如脾气越来越坏、情绪不稳、失去幽默感(幽默感乃精神健全的特征)、经常犯错; 加上一些病态的幻想或感觉. 这一切都该被看作是疲惫衰竭的症状. 工作过度的最早征兆之一是丧失元气(staleness). 工作成为叫人厌倦的事, 小小烦恼便心烦意乱, 并且经常忘记小事, 无精打采和厌倦抑郁也跟着发生. 它可能没有加剧严重, 但这些征兆是重要的提示.

“大部分思绪和精神的崩溃是可预先察觉和避免的, 即不要侵犯健康法则和普通常识. 如果我们持续地挑战和侵犯健康的自然法则(例如不断工作而没适度休息), 我们就没理由相信神会拯救我们脱离本身愚昧所致的后果. 人必须停止继续这样的工作, 并与意气相投的朋友作出所需的改变, 他不该马上重新开始惯例性的工作, 除非他感到精力旺盛, 急想回去工作.”

还有一事, 在未决定参与国外的主工以前, 要思考自己是否适合那里的气候, 因为国外的气候或许与本地的大不相同. 为了身体的状况而询问基督徒医生的意见, 此举并非偏离信心之道. 我们有基督徒医生乐于在此事上进行检查, 并给适当的忠告.

 

(C)       姐妹在宣道禾场的事奉

(C.1)    姐妹事奉的重要

新约圣经论到女人(姐妹)在主的工作上进行事奉. 她们的重要性是显然易见的. 有者说得好: “从圣经的教导和事奉的经验, 我们知道有些工作是只有姐妹能做, 弟兄不能为的. 弟兄并没有独占教导的恩赐和圣经的知识之专利. 在这世界上, 女人和小孩毕竟还是比男人多, 这方面为她开启事奉的领域; 至少在人数上, 这方面给她与男人(弟兄)一样多的机会去事奉, 而这些事奉需要她一切的属灵力量.

再者, “友阿爹和循都基都在福音上与保罗一同劳苦, 也与革利免和其余的人一同做工(腓4:2 3). 这样的劳苦显然不限于物质和家庭的事奉, 也包括在属灵方面传扬神的信息. 但这并非指她们独自进行拓荒的工作, 她们乃是与弟兄们同工. 若她们的事奉是在公开的大众场合, 就必须顺服圣经所设的局限, 专注在女性或年幼者(指男孩或女孩)当中. 按照亚历山太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所说, 彼得的妻子是他的助手(coadjutor), 在女性家中服事她们. 藉着这样的方式, 基督的福音便能进到女性的私人住处而不让人毁谤. 无论我们是否倚赖革利免上述的见证, 彼得的妻子这样做是应该的; 也有好多姐妹以这种绝对重要的事奉, 作为她们一生为主所做的事奉!”

 

(C.2)    姐妹事奉的领域

女人在召会聚会中应该闭口不言, 这是清楚明确的命令(林前14:34), 而提摩太前书2:8-15的意思更是清楚不过、不该错解的. 但圣经从未拦阻女性参与国外的宣道事工. 事实上, 以上两处经文所教导的正与此相反. 除了需要姐妹在医药上、护士护理以及学校事务方面的事奉(这些事奉无疑能帮助福音事工的扩展), 姐妹一同合作, 协助其他妇女和女孩, 并作家庭探访, 这一切都是很有价值的. 姐妹与弟兄一样, 都需要获得家乡召会的举荐.

以下是一位神的仆人在数年前所写下的, 值得在此一提: “我们极力强调对圣经绝对的忠心. 太多人辩驳说时代改变了, 这好比把圣经当作已经过时, 没有约束力了. 圣经实际上是给所有时代的信主者. 愿基督徒的姐妹勤读圣经, 并立志遵行圣经所教导关于女人与男人在召会中的关系; 并以她们的品行来表明基督与召会的真理; 以此反对现今世代的不法之灵; 女人要在她们独特的地位上荣耀基督. 这样, 神便得着荣耀. 这样, 她们便可全面被神使用. 这样, 男性的基督徒便会真实地尊重她们, 获得她们的帮助, 受她们良好的影响, 并发现她们被称为“男人的帮助”(help meet, 创2:20)  —  这称号只属女人专有  —  是贴切合宜的.

 

(D)       结论

以下是一位经历老练的弟兄(他现今已经与主同在)对任何有意前往其他国家传福音的信徒所给的忠告:

(1)  不要在没有受差遣的情况下出去;

(2)  不要在时机未成熟的时候出去;

(3)  不要照着那值得你怀疑的动机行事;

(4)  不要在没有良好的信任(credentials)下出去;

(5)  不要倚赖表面的感觉或印象(impressions);

(6)  要肯定你有弟兄们的全面交通与支持.

现今最需要的, 是圣灵在我们心中动工, 使我们在神的面前谦卑自己, 好让基督在我们生命中彰显出来, 更显为大. 想到现今世代的背道特征, 以及撒但和一切黑暗势力的百般对抗, 我们迫切需要个人与集体的祷告, 在与福音事工有关的一切事上  —  无论是本地或国外, 无论是现有或计划中的事工  —  热诚恒切地“抓住神”, 求神赐福(参 创32:24-29).我们需要祷告, 求主兴起那些被圣灵装备, 且被祂充满的男女信徒. 我们必须如此行, 为了神子民的众召会之复兴; 我们必须如此行, 为了实现主的心意  —  因祂怜悯那些仍在黑暗中的千万罪人, 并要求我们为差遣工人而恳切代祷. 诚然, 为了服从神的道而产生的合一; 为了靠圣灵引领而有的热心和能力, 我们必须如此行, 以否定自我, 并以对主忠诚的心态来回应主的爱和怜悯, 来实现祂的旨意.[5]


[1] “范氏”原为爱德威·范隐(另译“筏隐”, William Edwy Vine, 1873-1949)的俗称, 在1873年出生于英格兰的多塞特郡(Blandford, Dorset), 并从伦敦大学(University of London)取得硕士学位(M.A.). 虽然他最高的学历只是古典文学硕士(而非神学博士), 但他圣经知识渊博, 且精通希腊文, 著有《新约希腊文文法: 自助课程》(New Testament Greek Grammar: A Course of Self-help), 以及新旧约解经注释书数十本, 还为各种圣经专题撰写许多文章和小册子. 他所著的《新约单词评注字典》(An Expository Dictionary of New Testament Words, 于1939至1941年出版)是经典巨著, 至今仍获得许多圣经学生和学者(包括神学博士)的好评与钟爱. 例如美国著名的多产作家魏斯比博士(Dr. Warren W. Wiersbe)说范氏的这本评注字典是“我多年来所钟爱的查经工具之一…”; 荣获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神学博士学位(D.D.)的斯克洛基博士(W. Graham Scroggie, 1877-1958)也在《新约单词评注字典》的序言中写道: “这评注字典… 是一本汇编、一本字典、一本注释, 是在所及的最佳学术成就下完成的. … 范氏使普通的新约读者获得很大帮助, 那些熟悉原文的圣经学者也可从中学到很多功课.” 有关范氏的生平和事奉, 请参上期和本期(2012年4-6和7-9月份, 第93和94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威廉·爱德威·范隐(William Edwy Vine)”.

[2] 帖前2:4: “但神既然验中了我们, 把福音托付我们, 我们就照样讲, 不是要讨人喜欢, 乃是要讨那察验我们心的神喜欢.”

[3] 这句名言在英文是: “Approval is the result of being proved, of having stood the test.”

[4] 提后1:13: “你从我听的那纯正话语的规模, 要用在基督耶稣里的信心和爱心, 常常守着.”

[5] 上文编译自 “The Divine Authority” (Chapter 1)、“Qualifications”(Chapter 2)和“The Service of Sisters in the Mission Field” (Chapter 7), 载 W. E. Vine, 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W. E. Vine (vol.5)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6), 第297-304, 317-318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