祷告蒙应允


英国的乔治·慕勒(另译“穆勒”, George Muller)是奉主名聚会的弟兄中, 一位满有信心的属灵伟人.[1] 他在有生之年, 凭着对神持有坚定不移的信心, 设立和维持了五所孤儿院.[2] 根据59期的常年报告所指出(直到1898年5月26日为止): 当年(1898年)孤儿人数1,620人, 开办以来(1836年4月1日正式收容孤儿), 全部孤儿人数高达10,024名. 当年孤儿院开支22,523镑多, 创办以来, 全部费用高达988,829镑. 总计60年来全部费用, 包括各项开支在内, 高达1,500,000英镑; 而这百万英镑的费用, 竟然是单靠祷告和仰望神而得, 实在令人惊叹祷告的力量, 并见证神的信实  —  “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来11:6).

《慕勒日记精华》一书主要是摘录了慕勒自己日记中的精华点滴. 从中我们看见神不单是垂听祷告的神, 也是回答祷告的神. 这位又真又活的神, 按他最美的时间和方式, 一次又一次地供应孤儿院上百人的需要. 基于有限的篇幅, 编者只能摘录此书的一些精华, 希望借此鼓励信徒在这经济萧条、充满苦难的世界, 以更多的祷告来信靠父神丰足的供应, 也学习在凡事上仰望和等候主的救助.

 

(一)      1835

12月5日: 今晚读圣经时, 因诗篇81:10的话而大有所悟: “你要大大张口, 我就给你充满.” 到今天为止, 我没有为孤儿院所需的金钱和人力而祈祷. 我现在就把这段经文引用在孤儿院的事上; 我跪下来, 求主赐我房屋和1000镑银, 以及适当的人手来照顾孩子.

12月9日: 今天下午收到了第一件家私  —  一个大木柜. 由下午到傍晚, 我为这孤儿院的事而感到丧志, 但在聚会时, 我一开始发言, 就从神得到特别的力量, 大大感到平安和喜乐, 又感到这事确实是属神的. 聚会后, 收到10个先令. 我们故意不收献金, 而且除了我以外, 也没有别人发过言; 我要清楚知道神的心意, 而不想故意激动人的情绪. 聚会后, 一位姐妹自愿献身做这事工(指孤儿院事工, 编者按). 我回家的时候, 心里充满了在主里的喜乐, 也确信这事必会成就, 纵然只收到10个先令.

我不寄望于布里斯托(Bristol),[3] 我甚至不寄望于英国, 我只寄望于永活的神. 当然, 当我们还未有金钱时, 我们是不能租房子、装置等等. 可是我们一旦有了这点钱和适合的工作人员, 我们就觉得不需要再等到有人肯负担经费, 或找到肯每年捐钱的人, 才开始工作. 主曾教过我们求“日用的饮食, 今日赐给我们”(太6:11); 我们相信能够单单靠着仰望主, 来供给他所交托给我们看顾的小孩之每日需用.

12月10日: 今早收到一位弟兄和一位姐妹的来信: “假如你认为我们适合的话, 我们愿意献身, 在这将要成立的孤儿院中服务; 我们愿意将主赐给我们的家私等物, 送给这孤儿院使用; 我们立愿不领薪金, 相信主若要使用我们, 他会使我们得饱足…” 晚上, 一位弟兄从几个人那里带来3只大碟、28只小碟、3个盘、1个壶、4个大杯、3个盛盐的架子、1个磨具、4支餐刀、5把叉.[4]

 

(二)      1836

5月18日: 按我所能记得的, 我把有关孤儿院的事, 甚至最细小的琐事都放在祷告中, 除了一事, 就是我没有求主差遣孤儿到来; 我起初以为一定会有许多孤儿申请. 但接受申请书的日期到了, 却一个申请书也没有. 当时的情形使我整晚(2月3日)俯伏在神脚前祈祷. … 第二天(2月4日), 我收到一份申请书, 以后接着再收到42份.

我租用1年威尔逊街6号那所房子, 又大又便宜. 装置好足够30个儿童之用以后, 我们就在1836年4月11日收容孤儿了; 4月21日, 这孤儿院正式启用, 启用方式是整天用来祈祷感恩. 目前已有26个儿童, 不久会再有几个.[5]

 

(三)      1837

12月17日: 主日. 今早我看见32个7岁以上的女孤儿到教堂去. 我看着这些可亲可爱的孩童, 穿着整洁的衣服及暖和的外衣, 在一位姐妹的管理下, 整齐有序地向教堂步去, 我就感激神使用我作看顾她们的器皿; 在属世和属灵的事上, 她们都比原先的境况好得多了. 我觉得, 能成就今早我所看见的, 这事工真值得劳碌不只每一天, 更是每一个月, 甚至每一年.

12月31日: 三间孤儿院中,[6] 目前共有81个儿童, 有9位弟兄姐妹看顾他们. 那就是说, 每天有90人需要吃饭. 学校中所需的不比之前少…. 日学已达到350人, 主日学也有320人. 主啊, 你的仆人真是穷乏者; 但他倚赖了你, 不要使他蒙羞受辱! 不要人说: 那都是徒有热心的, 终归一无所有. 1年来, 主赐我的属世物质共有307镑2先令61/2便士.[7]

 

(四)      1838

7月12日: 从孤儿院的创立(1836年4月11日开始收容孤儿), 直到1838年6月底, 主丰盛地供给了差不多100个人的需要. 然而, 如今时候到了, 这“孤儿之父”(指神)要用另一方法对孤儿们表示他的特别看顾. 12个月前所有的现款是780镑, 目前只有20镑左右; 但感谢主, 我的信心比起有多点钱在手中时, 不只无减, 而且有加.

自从我开始这工作, 他就从未许可过我怀疑他. 虽然如此, 因为主要人向他求问, 又因为真正的信心要祈祷才可以显示出来, 我就与男孤儿院中的弟兄诚心祈祷; 这位弟兄是除了我妻子和克雷克弟兄以外,[8] 唯一知道我们经济状况的人. 正当我和他祈祷的时候, 夫卢姆地方的人送了一个孤儿来, 并且那地方的信徒凑了5镑钱一起送来. 这样我们就在急需中得到了应允. 虽然我们的现款已余不多了, 但我们又通知了7个儿童可以进来, 并且打算再通知5个  —  我们盼望主会垂顾我们的需要. (这里可见主多么善待我们: 正有所需之时, 他就立即帮助, 立即听我们的祷告, 好使我们增加对他的信心, 同时预备我们承担更艰辛的试炼)

7月22日: 晚上我在小园中散步, 思想希伯来书13:8: “耶稣基督, 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 是一样的.” 当我默想到他不变的爱和能力、智慧等, 我不期然对自己说: 耶稣满有爱和能力, 已经供应了我需要用在孤儿身上的一切, 他将会以同样不变的爱和能力供给我将来所需的一切. 当我省觉到我们敬爱的主是永不改变的时候, 我的心里仿佛有了喜乐的流泉. 1分钟左右以后, 我接到一封信, 附着一张20镑的支票. 内里写着: “请你使用这点钱, 帮助进行你们‘圣经知识协会’的工作, 或帮助你们的孤儿院事工, 或依主的指示用在他自己的事工上. 这款子不大, 但大致足够今日之需; 通常主也是不过供给今日之需的. 明天自有明天的需要, 但也自有明天的收入…”

 

8月18日: 我手中给孤儿的钱一文也没有了. 一两天之间, 又会需要很多镑的钱. 我的眼睛仰望主. (晚上写:) 一位姐妹送来5镑. 她以前已贮蓄起她的首饰, 打算变卖来帮助孤儿. 今早祷告的时候, 她想到自己有这5镑现成银子, 又没欠谁债, 到底还要等好些时日才会变卖这些首饰, 倒不如立即把这些钱捐出来吧. 她因此就把钱带来了, 也不知道我已一文钱也没有, 更不知道一两天之间会需要许多镑钱. 我的心灵真的应该为主的信实重新大的鼓励!

 

8月20日: 到今天又一文钱也没有了. 我仍仰望主. 今早再恳切祷告, 知道又需要钱了  —  这一周内, 至少需要13镑. 今天的祈祷有了应允, 一位素未谋面, 住在克利夫吞的太太寄了12镑来. 可亲可爱的主啊, 这给我又是一个新的鼓励.

 

8月29日: 今天有16个信徒受洗. 我们举行过的洗礼中, 这次也许是最特别了. 受洗的人中, 有一位84岁以上的老年弟兄, 另有一位是70岁以上的; 这位70岁以上的, 是经他的妻子代祷38年, 才蒙主感动归主.

 

8月31日: 女孤儿院的管家已把账簿递了进来, 我手中又无钱给她家用, 我只在等待主的施与. 但主还没有赐下什么. 今天管家再来要钱的时候, 一位同工给了两镑私人的钱, 以应付目前之需.

 

9月6日: 今早婴儿孤儿院的账簿也递了进来, 管家同时问道她几时可以把账簿领回; 她暗示的是, 我几时才会查视账目支钱给她. 我手中一文钱也没有, 但我回答她说: “明天来吧!” 大约1小时后, T弟兄给我一张便条, 告诉我他今早收到了一镑, 昨晚一位弟兄送来29磅盐、44打洋葱、26磅麦粉.

 

9月8日: 星期六晚. 我的信心还未得着固定  —  恩慈的主还未赐我救助. 前晚我听了克雷克弟兄讲道, 讲创世记12章, 关于亚伯拉罕的信心. 他指出只要亚伯拉罕依照信心行事, 遵从神的旨意, 一切就都顺利; 一旦他不信任神, 一切就都失败. 其中与我有关的两点, 我觉得特别重要: (1) 我不能走偏路, 或自己的路, 以求救助. 我在银行中有大约220镑, 是一位弟兄和一位姐妹为神的别样事工交托我的. 我本可以拿这钱用, 只须对这位姐妹或这位弟兄说声, 我有困难了, 拿了20镑, 或50镑, 或100镑, 用在孤儿们身上  —  他们也不会反对(因为他们两人都曾慷慨地为孤儿奉献, 而且那弟兄曾多番对我说, 只需要钱, 就向他开口); 但这做法是我自己的解决方法, 不是神的救援. 况且, 等到再遇试炼时, 便会成为信心的障碍.

 

(2) 听了克雷克弟兄, 我特别记起一个危险, 即“用荣耀神的方法来羞辱他”的危险: 我曾蒙他的恩典, 绝对信任神, 因此归荣耀于他; 若现在失败, 岂不羞辱他吗? 昨天和今天, 我祷告中提出了11点论证, 求神以它们为乐于救助我的理由. 我的心灵对此得到了平安. 昨天, 这种平安竟达到圣灵里喜乐的程度. 这几天的祈祷, 主要是求主使我不至失去信心. 我仰望神. 他一定快能给我救助.我确信他必按自己的时候, 用自己的方法, 赐我救助.

 

9月10日: 星期一早晨. 这两天都没有收到什么钱. 工作的弟兄姐妹, 除了T弟兄, 从来不知我们的经济状况. 我要到孤儿院去. 召集他们, 对他们解释一切, 看看目前情况下需要多少钱, 并告诉他们在一切试炼中, 我仍相信主会救助, 然后与他们一同祈祷. 我要见他们, 特别是为了要告诉他们, 不要再买任何我们没钱买的东西, 但也不可使儿童在营养饮食, 和必要衣著上, 有什么不足. 我又要见他们, 看有没有什么物件送了来给我们变卖的, 又有没有什么可有可无的东西, 好让我们可以变卖, 得点钱.

 

9时半左右, 收到6便士, 是不知名的人士投入基甸堂的箱子的. 这钱仿佛是一种信物(凭据), 预告神会怜悯, 赐下更多. 10时左右, 正在祈祷求救助的时候, 一位姐妹过访, 给我太太两镑钱, 是要用在孤儿身上的, 她还说是受感动而来的, 而且觉得自己已经耽误太久了. 几分钟后, 她再给我两镑钱, 一点也不知道我们有所急需. 主既施怜悯, 这样给我们一点救助, 我的信心就大受鼓励.

 

9月13日: 今早我发现有必要对弟兄姐妹讲清楚我们的经济状况, 嘱咐他们不要欠债, 指示他们如何防备举债等等. 我们一同祈祷, 有一个很愉快的聚会. 我们大家都似乎很舒畅. 一位同工捐了12先令, 一位同工姐妹又传口信给我, 叫我不要记挂她的薪水, 原来她将有12个月不需要入息了. 啊, 有这样的同工, 真是一大福气.

 

9月14日: 主还没有赐我们援助, 因此今早我和众弟兄姐妹又再祈祷. 祈祷后, 一位同工把他所有的16先令都拿了出来, 还说, 假如他不把自己所有的拿出来, 祈祷是不合宜的. 另一位姐妹告诉我, 6天内她要捐助6镑, 这是她为如此的急需而存储于银行的. 到今天为止, 3间孤儿院的管家经常每星期跟卖面包和牛奶的人清一次账, 因为他们都愿意这样做; 有时卖肉卖菜也是这样做. 但现在, 主既每天赐我们即日的(当日所需), 我觉得旧方法不对, 因为会在清一周的账时, 却没钱付, 那么, 我们就违反了主的吩咐: “凡事都不可亏欠人”(罗13:8). 从今天起, 既然主每天给我们当日之需, 我们就打算每买一件东西, 就立即付钱, 凡是不能立即付钱的, 就不买. … 当我回家时, 知道有人送了一大包新衣服过来, 是都柏林(Dublin)的弟兄送给孤儿的, 可见主仍然记念我们. 晚上我们再一同祈祷.

 

9月17日: 试炼还继续下去, 而且一天比一天增加, 甚至试炼到信心的深处. 真的, 主使我们久久向他呼求, 内中是有他智慧的旨意. 我确信, 我们需要等待, 主是会救助我们的. 一位同工自己有了点入息, 就拿出了12先令6便士; 另外一位姐妹只剩下11先令8便士, 也全部奉献出来; 这些钱和原本手中已有的钱, 使我们能够付清要付的钱, 并买点粮食, 所以我们至今未有所缺. 今晚我因久久还未收到大笔的款项, 又受到试炼; 但我蒙主指引, 向圣经寻求安慰, 诗篇34篇使我的灵魂苏醒, 使我的信心增强, 然后我欣然去会我的同工, 一同祷告. 我把这诗篇读给他们听, 希望他们的心因其中的宝贵应许大得喜乐.

 

9月18日: 我们到了绝境: 我们的钱完全没有了; 同工有一点钱的也出尽了. 啊, 且看主怎样帮助我们! 一位住在伦敦附近的太太, 从她女儿处, 前四、五天带了一包钱, 到了布里斯托(Bristol),[9] 住在男孤儿院隔壁. 今天下午, 她出于善意的拿了钱给我, 竟有3镑2先令6便士之多. 本来我们已穷得要变卖一些可有可无的物件; 但今早我祈祷, 问主可否免我们出此一着, 钱已经好几天这么近孤儿院, 却不入我们的手, 足以证明主从起初已有意救助我们. 但他让我们更多祈祷等候, 因为他喜欢听儿女祈祷; 主也要试炼我们的信心, 也让我们觉得他的应允更加甘甜. 啊, 真是宝贵的救助啊!

 

10月16日: 今天一开始就已是怜悯! 清早我仰望主, 等候他的救助, 差不多就在这时, T弟兄进来, 带了2只银餐匙和6只茶匙, 是昨天下午不知名的人留在女孤儿院的. 今天下午, 我又从斯塔福郡收到12镑. 包着这钱的信封上, 有“以便以谢”字样. 真好啊! 这是我们的新“以便以谢”;[10] 到如今, 主一直都帮助我们.

 

11月21日: 我们的费用从未试过这么缺少. 三间孤儿院的管家手中连半文钱也没有, 但我们还好好地吃了一顿中餐, 同时借着共分面包等食物的办法, 看来可以捱过这一天. 中午1时, 我祈祷后离开弟兄姐妹时, 对他们说, 一定要等待救助, 看主此时如何拯救我们. 当我走到京士顿时, 我觉得有点冷, 要多点活动, 我就不走最短的路回家, 而转经克拉楞斯街区. 我遇到一位弟兄, 他陪我步行回家, 给了我10镑, 要交给众弟兄, 帮助教会中穷困的信徒; 他另给了孤儿5镑. … 我若再迟半分钟, 就不会遇见他. 但主知道我们的需要, 安排我遇到他.[11]

 

(五)      1839

11月22日: 我们的穷困已到了极处. 然而, 啊! 愿主得着颂赞! 我依旧一样安乐; 因为我深知这种境况, 不过是为了试验我们的信心罢了. 属世也有句成语: “人的困境正是神的机会”[12]  —  何况我们, 即神自己的儿女, 更应当在需要中倚靠他了. …目前已达到绝境, 几间孤儿院中除了大量马铃薯之外, 再没有正餐的粮食了. 早上10时, 我得知孤儿院中收到一个大箱子. 我立即去看, 是从武弗尔咸顿附近送来的, 内中有12镑是给孤儿的, 1镑11先令10便士是给别的经费, 几疋衣料和许多首饰给我变卖给孤儿用. 面对着这些东西, 我和同工的喜乐实在无以言宣; 这是一种未经验过就不晓得的感觉. 得到这些东西时, 是正餐前2小时半. 主知道孤儿没有餐, 就及时施助.[13]

 

(六)      1840

3月26日: 17日接到以下一封信, 是一位多次帮助过我们的弟兄寄来的, 他两个月前寄过30镑钱给我们. 信上写道: “我从某某收到一点钱, 你照顾的机构(指孤儿院和圣经知识协会)有没有什么急需呢? 我晓得你除了向你事奉的主诉说之外, 不会向他人诉说. 我有理由想知道你进行的计划的经济状况  —  若是你无所需的话, 神的事工的个别部门, 或神别的子女却会有所需要, 请你把详情告诉我, 让我知道你目前需要的数目, 或者你可以适当使用的数目.”

 

当我收到这封信时, 我们诚有所需; 最低限度, 尽我所能见, 最好也有点钱  —  我正要创办一间婴儿学校(幼儿园), 又要进行圣经的广布(分派更多的圣经); 孤儿的经费也只余下2先令3个半便士.但我想想, 我一直做到的(即只对主诉说我们的需要), 我该继续做下去, 否则这事工的最大目的就达不到了  —  该目的乃是要借着孤儿院的事工帮助信徒, 领他们到专一地倚靠神的地步. 因此,我回复他的信大致上说:

 

“我很感激你的关怀. 虽然我同意, 一般而言‘向人要钱’是不同于‘答人之问’, 但在我们这里, 我感到不便谈论我们的经济情形, 因为我们这工作的最大目的, 是使信心软弱的人看见单仰望神是实际与合算的.” 把这信寄出后, 我不禁几次这样向主祈求: “主你知道我不把我们的需要告诉这位弟兄, 是为了你的缘故. 主啊, 求你再一次给我们看见, 只向你陈述我们的需要, 此举是实际的. 求你感动这位弟兄, 叫他帮助我们.”

 

今天我的祈求生效了: 那位弟兄送了100镑来. 我分了20镑用在孤儿身上, 其他每样事工都分20镑. 如此我就能够创办婴儿学校, 和定购更多圣经. 孤儿又有了1星期的供应  —  钱来的时候, 我们手中已无分文的余钱给他们了.

 

11月20日: 今早没有收入. 下午3时1刻左右, 我便回家. 在我家中等着要跟我谈话的几个人中, 有一位姐妹, 我为了一点教会事情与她交谈. 谈完了, 大约3时半, 她给我10镑, 供孤儿院之用. 以前的援助没有比这个更甜美、更需要的了. 从未有救助这么迟才来到. 三间孤儿院里没有牛奶作晚餐之用, 有一间连面包也没有, 因为没钱购买. B弟兄带着这些钱到孤儿院时, 仅仅在送奶之人抵达的前数分钟. 由11月13日开始的一个星期, 我们的贫困情形是前所未有的. 但感谢主! 我们至终未有所缺, 也不至因不信羞辱了他的名.

 

这样的生活方式使主非常接近我们. 他仿佛每天早晨视察我们的仓库, 要按我们所需的来帮助. 我感到主自己最接近、最明显的时刻, 就是像早餐后没有午餐的钱, 但到午餐时, 主又供应足够100人以上的需用; 又像午餐后, 看着没有晚餐的钱, 但到时又有, 纵然我们不让任何外人知道我们的缺乏(需用). 一件无可置疑的事情是: 我们这样做神的事工, 是不会厌倦的.[14]

 

(七)      1841

9月2日: 前4个月, 我们手中要用在孤儿院的钱实在多于需要的. 自从1838年7月, 我们的经费开始短缺的时候, 我们再未曾有过这许多钱在手. 那4个月中, 主的丰盛供应像一条平静不断的河流, 既有现金, 又有物件送来. 既然这几个月中, 我们享过3年3个月来最丰盛的恩赐, 主也愿意在这段期间过去后, 更严格地试炼我们的信心.

 

此后, 我们信心的试炼可谓严厉到极点; 很长的一段时期, 我们的供应只够一天之用, 是当天才得到的; 甚至有时, 每餐要仰望主才得着. 很长很长的时间, 我们不断祈祷, 而救助竟然仿佛不会来到; 只因神特别恩典的保守, 做这事工的我们才不至完全失去信心, 不至厌倦, 不至对主失望而回到罪恶世界的惯性做法和教训里去. … 我的信心一直保持着, 没有动摇. 然而, 有时在最大的试炼中, 我对主唯一的祈求, 就是求他继续赐下信心, 以人父怜悯儿子之心来怜悯我.

 

11月13日: 早上从家中的箱子拿出1先令来. 这1先令就是今天的唯一经费了. … 在如此急需的情况下, 我们把一只在昨天下午才归孤儿院作经费的银表给卖了, 我们今天的开支便有了着落. 每一院中的煤, 都差不多用完了, 每样粮食等等都所余不多了. 真的, 我们极其穷困, 但还足够粮食至星期一早上, 我们又算度过一周. 今天下午, 所有同工聚会祷告.

 

12月9日: 我们今天到了这事工(指孤儿院事工, 编者按)的第6年的年底, 手中只有留来作房租的钱; 但这全年里, 我们得着所需的一切.

 

12月23日: 孤儿院的同工已有6星期每天聚会祈祷. 我们已经几次得着珍贵的答复  —  例如金钱的供应, 以及儿童信服归主等等.

 

12月31日: 今年内, 主赐我的属世需用是238镑11先令11/4便士. 我需要的, 都丰富得着  —  甚至可说, 所得的多于所需的.[15]

 

(八)      1842

2月9日: 今早7、8点之间, 我到孤儿院去, 看看主有没有赐给我们什么. 我去到的时候, 2、3分钟前, 神刚赐下救助. 一位弟兄清早要去上班, 走了差不多半哩路, 主就叫他记起孤儿. 他对自己说: 现在转回倒也不便, 不如今晚才去吧, 然后就继续走他的路. 但他走不远, 却深觉被压迫, 被催逼一定要回去, 于是就拿了3镑钱到孤儿院. 主又一次信实地帮助了我们.

 

4月12日: 今早从东印度群岛来了100镑. 我无法形容我在主里的喜乐. 我在今早的祷告中, 特别求父神怜悯我们, 给我们较大的款项. 当这捐款来到时, 我一点也不差异, 我视它为祷告的答复, 是可期望得到的. 我曾祈求得些燕麦粉, 买粮食与衣服给儿童的钱, 以及给孤儿院中工作的姐妹的钱  —  主这一来都答应了我的祷告. 仰望主多么宝贵! 虽然我的信心从未像这几个月受到那样诸多的试炼, 但我心灵平安, 因我绝对相信神一定会供给我们更多的需要.[16]

 

(九)      1845

3月4日: 到如今, 不管我手中或有或无, 我的心灵都不再困扰. 我坚定相信, 神会在最适当的时间, 用最适当的方式, 给我们帮助; 我不只在关乎属世(物质)需用方面这样想, 连在关于别的需要和其他特别的困难方面, 也是这样想. (长大了的)男孤儿须要去作学徒, (长大了的)女孤儿也须要找工作, 总会遇到很多困难, 因为我们一定要确定雇佣他们的雇主是信主的, 我们才打发他们去, 但我内心总有平安, 因为我把事情交托天父. 在孤儿院中有传染病的时候, 照世俗眼光来看, 有许多儿童会不幸死亡, 但我内心依旧平安, 因为我把重担卸给主, 他就支持和扶助我. 又有时, 某个同工要辞职, 我须要找人接替, 却没有适当人选, 我只要仰望神, 内心就有平安. 此外, 当人用谣言中伤我们的工作和我自己时(谣言, 老实说, 也可算少了), 我只向主申诉; 这些事就不再使我烦恼, 反令我提起精神, 因为这证明主正在工作, 所以魔鬼才会动怒, 要搬弄是非来破坏.[17]

 

(十)      1847

12月23日: 昨晚我收到了1镑. 但今天所需的众多, 我更等待主再施舍. 今早祈祷完了, 从跪处起来时, 我立即收到一封来自利物浦的信, 附着10镑钱给孤儿. 捐钱的人在信上说: “奉上的10镑钞票在我抽屉中已多时, 早想寄给你为孤儿使用; 但因事忙忽略了, 如今才奉上.” 来的多合时啊! 这都充分证明了神无微不至的看顾, 以及他乐意垂听他儿女的恳求.[18]

 

 

以上的日记精华足以证明神是一位垂听祷告的神, 只要我们按神的旨意求, 一点也不疑惑, 且存心忍耐, 并等候神按他最美的时间和方法来答复. 我们要效法慕勒的信心, 向神多方祷告祈求. 论到信心时, 慕勒写道: “我热切希望所有神的儿女, 读了这记录, 就因此在任何情形下, 有什么需要, 都能够对神有更多更简单的信心; 我有热切希望这里讲的许多祈祷的答复, 会鼓励他们祈祷,为各事祈祷  —  亲戚朋友的归主、自己属灵生活的进步、熟识的信徒之境况、神的教会的境况, 以及传扬福音的成果.

 

“我特别热诚地警告神的儿女, 不要受撒但的诱骗, 以为这些事只可以发生在我身上. 虽然, 正如以上说过, 不是每一个信徒都要办孤儿院和慈善学校等, 单单倚赖主的供给, 但所有信徒都必须要有信心, 把自己所有重担交托给主, 在每一事上信赖他, 不但为每一件事祈祷, 并在每一个按神旨意奉主耶稣之名而做的请求, 都安心期待主的答复. 亲爱的读者, 不要以为我有‘信心的恩赐’(林前12:9), 所以能够信赖主. … 我那种信心是每一信徒都有的, 我自己特别觉得它在我心里增长; 69年来(慕勒写这些话时, 是在1895年, 编者按), 它渐渐的在增长.”[19]

 

慕勒总结道: “最后, 不要让撒但欺骗你, 使你以为只有像我那样遭遇的人, 才可以有这种信心, 你自己却不能有. 当我失去一把钥匙, 我求主指示我去寻找它, 并且等待我的祷告得着答复; 当有人跟我失约, 使我不便, 我就求主催促他, 并且等待我所求的实现; 当我不明白神的话语的某一段, 我的心灵就仰望主, 祈求他使圣灵教导我, 并且等待他真的教导我, 但我不要求他在一定的时间,用一定的方式教导我; 当我要讲解圣经时, 我也求主帮助, 虽然知道自己无能不义, 我一点也不丧志, 却兴高采烈, 因为我寻求他的帮助, 并且相信他, 要为自己爱子的缘故而帮助我.

 

“读者啊, 我恳求你不要以为我是个不平凡的信徒, 有神其他儿女所没有的特权, 也不要当我做事的方式是别的信徒做不到的. 尝试吧, 在试炼时站稳吧! 你若信赖神, 神是必然帮助你的. 只可惜许多人在受试炼的时候, 舍弃主的道, 因而失去信心的食粮, 失去这使信心增加的食粮.”[20] 是的, 靠信心和按神旨意的祷告, 能打开天上的宝库, 领受神丰足的供应!

 


[1]              有关他的生平与事奉, 请参 2000年9月份《家信》的“属灵伟人: 乔治·穆勒(George Muller)” .

[2]              关于这五所孤儿院的历史, 首先是1836年4月11日, 慕勒在一间租下的房子开始接受孤儿. 由于人数不断增加, 在同年11月28日, 他在同一条街开始了第二间孤儿院(也是租用的房屋). 接着在1849年6月18日, 孤儿们从所租的房子迁到新建好的孤儿院. 迨1850年5月26日, 院内已有275名孤儿. 至1856年5月26日, 第二院兴建, 可容纳400人. 接着有第三院, 第四院和第五院耸立. 迨1870年, 全院已能收容2,000位孤儿. 根据《穆勒日记精华》, 第一所孤儿院(是租用的房屋)在1836年启用, 第二所孤儿院(是自己新建的房屋)在1857年启用, 第三所孤儿院在1862年启用(到那时一共可收容1,150名儿童), 第四所孤儿院在1869年启用(收容男童), 第五所孤儿院在1870年启用(收容女童).

[3]              指慕勒不要倚靠在英国布里斯托(Bristol)的教会来获得援助; 慕勒就是在此教会中聚会与事奉神.

[4]              舒仁度著, 黄兆杰译, 《穆勒日记精华》(香港九龙: 证道出版社, 1961年再版), 第40-42页. 作者舒仁度(译名)的英文原名是 A. Rendle Short.

[5]              同上引, 第45页.

[6]              这三间孤儿院都是在租用的房子, 直到1849年6月18日, 孤儿们才从所租的房子迁到新建好的孤儿院.

[7]              舒仁度著, 《穆勒日记精华》, 第49-50页.

[8]              克雷克(Henry Craik)是慕勒的知己同工, 有关他的生平与事奉, 请参 2001年11月份《家信》的“属灵伟人: 亨利·克雷克(Henry Craik)”.

[9]              即慕勒的孤儿院所在之处.

[10]             “以便以谢”(KJV: Ebenezer )是希伯来文 Eben ha-Ezer (字义: 帮助之石; stone of the help)的音译, 可意谓“到如今, 耶和华都帮助我们”(撒上7:12).

[11]             舒仁度著, 《穆勒日记精华》, 第50-63页.

[12]             这句话在英文是“man’s extremity is God’s opportunity”, 正所谓“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

[13]             舒仁度著, 《穆勒日记精华》, 第68页.

[14]             同上引, 第70-73页.

[15]             同上引, 第73-75页.

[16]             同上引, 第77-78页.

[17]             同上引, 第83-84页.

[18]             同上引, 第85页.

[19]             同上引, 第79-80页.

[20]             同上引, 第81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