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和华见证人(四)


(文接上期)

E.  耶和华见证人的圣经

 

     E.1   耶和华见证人强调《新世界译本》的准确

守望台自称他们所翻译的圣经《新世界译本》(New World Translation)[1]是最准确的. 在它所著的《圣经都是神所默示和有益的》一书中, 它自称在文法上, 《新世界译本》翻译完全准确, 且说道: “…《新世界译本》… 是准确和可靠的 … 忠实地翻译上帝的话”. 在它所著的《王国希英对照圣经》(The Kingdom Interlinear Translation)第5页中, 守望台宣称它的新约译本, 准确地传达“原文所讲的意思”, 而且没有偏见, “没有任何宗派色彩.”[2]

守望台的第3和第4任社长, 诺尔(Nathan H. Knorr, 1942-1977)和法兰兹(Frederick W. Franz, 1977-1992), 主领那秘密的七人翻译团. 1954年11月23日, 法兰兹在苏格兰法庭作证. 隔天(1954年11月24日)的《苏格兰日报》(Scottish Daily Express)逐字记载了他的见证: (1)他和诺尔为翻译作最后决定; (2)他(法兰兹)是守望台的宣传部部长; (3)翻译和解释都从上帝而来, 由“不同阶级的天使控制”翻译者, 无形地传递与他们.[3] 守望台强调上帝亲自监督他们的圣经翻译工作, 用“不同阶级的天使控制”翻译者, 为的是要证明它的译本是准确无误的, 而上帝也只透过守望台发言, 因此, 其他与《新世界译本》有所不同的圣经译本, 都是错误的. 但是, 果真如此吗? 让我们客观地探讨这个问题.

 

     E.2   著名希腊文学者给予《新世界译本》的评论

曼蒂博士(Julius Mantey)是全世界有名的希腊文学者.[4] 有关《新世界译本》的翻译, 他评论道: “它根本不是译本, 只是对新约圣经的歪曲. 译者基于罗瑟拉姆(J. B. Rotherham)1893年的翻译, 用现代的文字更改了很多段经文的意思, 来迁就耶和华见证人所相信和教导的. 这只是歪曲, 不是翻译.”[5] 新约语文文学教授, 梅茨格博士(Bruce M. Metzger)也认为“耶和华见证人在他们的新约译本中, 有若干(一些)地方的希腊文翻译犯上严重的错误”.[6]

此外, 康特斯博士(Robert Countess)的博士论文题目, 是以希腊文论《新世界译本》. 以下是他对耶和华见证人的翻译所作出的总结: “… 非常失败, 任由教义影响翻译…. 它必须被视为一个深存偏见的作品, 某些方面简直是不忠实; 其他地方既非现代化, 又不够学术性. 在它的整个架构中, 没有一贯地实践前言及附录所言的翻译原则.”[7] 再者, 英国学者罗利(H. H. Rowley)也声明: “从头到尾, 这本书都是一个触目的例子, 说明圣经不应该怎样翻译….” 他说《新世界译本》“侮辱了上帝的话”.[8]

以上的评论显示, 基督徒与非基督徒的希腊文学者, 都同意《新世界译本》是有偏见又不准确的. 无论是从文法规则, 字义和翻译原则来衡量, 守望台对《新世界译本》准确性的宣称, 是大错特错, 自欺欺人.

 

     E.3   《新世界译本》错误翻译和歪曲圣经的例子

守望台声明, 耶和华反对人“偷取”或更改圣经中的话, 以制造荒谬, 但守望台本身却犯了这种错误, 在《新世界译本》中融入数百个错误歪曲的翻译.

由于篇幅有限, 我们只能查考其中一些例子; 即使这样, 也足以证实《新世界译本》绝不是一本忠实, 不存偏见和准确的圣经译本.

(1)   西1:17:   《新世界译本》: “Also, he is before all(other) things and by means of him all(other) things were made to exist.”(他比其他一切先存在; 其他一切都是借着他才得以存在的.) 注: 守望台不忠实地两次加插“other(其他)”, 放在括号内(但在原文希腊文圣经中是没有的), 目的为要否定基督是一切受造物的创造者.[9]

(2)   太25:46: 《新世界译本》: “And these will depart into everlasting cutting-off, but the righteous ones into everlasting life.”(这些人要到永远的剪除里去, 正义的人却要到永远的生命里去.”注: 守望台把原文 kolasis (意谓刑罚, punishment)一词译作“剪除”, 为要支持“人肉身死后灵魂便消灭”的谬论.[10]

(3)   徒20:28:《新世界译本》把“His own blood”(自己的血)误译成“the blood of His own(Son)”(自己儿子的血), 以否定基督的神性(因上下文说: “神的教会, 就是他[指神]用自己血所买来的”, 这间接表明流血的基督是神本身).

(4)   来1:8:《新世界译本》把原文“Thy Throne, O God”(神啊! 你的宝座)误译成“God is your throne”(神是你的宝座), 为要否定基督的神性.

(5)   西2:9:《新世界译本》把原文“Godhead”(KJV)或“deity”(NIV)(皆指神性)误译为“divine quality”(神本性的性质), 也是为了否认基督的神性.

(6)   约1:1: 《新世界译本》把“the Word was God”(道就是神)误译为“the Word was a god”(道是个神). 注: 守望台曲解说“道”(耶稣基督)是其中的一个神, 而非独一全能的神, 借此否定基督的神性.

以上的例子都显示, 守望台大胆放肆地加添, 删减和修改圣经, 为的是要迁就本身的错误教义; 难怪许多希腊文学者都谴责它所翻译的《新世界译本》, 其实并非翻译, 而是歪曲圣经, 其中充满偏见和不准确之处. 所以当我们与他们谈道时, 避免使用他们的译本, 也尽量帮助他们看到《新世界译本》深存偏见和歪曲之处.[11] 此外, 既然守望台没有忠实地翻译圣经, 没有忠实地传达神的话语, 那么神怎会拣选守望台作“神在地上唯一的管道”, 用它来引导世人呢? 歪曲神的话已够严重了, 但是以神的名义说假预言,[12] 使人当预言不应验时, 误认为神是撒谎者; 并传“假福音”使人失去救恩, 永远沉沦, 这一切是更严重的罪过! 若在旧约时代, 行这些事的人都要被当场处死(申13:1-5). 求神怜悯, 使他们赶紧悔改!

再者, 守望台曾自称有“天使引导”他们翻译圣经, 引导他们建立教义和决定运作.[13] 但事实证明, 守望台所翻译的圣经不准确, 充满歪曲, 处处否定基督的神性, 而其教义和运作则严重违背圣经的教导, 否定三一神的真理, 且传靠行为得救的错误福音,[14] 所以我们很难相信这“引导的天使”是属神的天使. 可是, 如果守望台真的有“天使引导”, 我们也不希奇, 因为撒旦和他的差役们 — 堕落的众天使, 也能伪装作“光明的天使”, “仁义的差役”来迷惑人(林后11:14,15). 难怪圣灵要感动保罗, 提醒道: “无论是我们, 是天上来的使者(指天使), 若传福音给你们, 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即因信称义的福音)不同, 他就应当被咒诅”(加1:8).

(文接下期)

 


[1] 《新世界译本》(New World Translation of the Holy Scriptures)是守望台于1950年出版的圣经译本. 它把“耶和华”(Jehovah)这名称插入新约圣经(共237次), 而这名称在新约原文(希腊文)圣经和手抄卷上是没有的.我们若参考守望台所出版的《王国希英对照圣经》(Kingdom Interlinear Translation), 阅读它的希腊文本文(text)下的逐字翻译, 便发现希腊文中并没有“耶和华”这名称.

[2] 《王国希英对照圣经》(The Kingdom Interlinear Translation of the Greek Scriptures)是指希腊文与英文(简称“希英”)的对照圣经. 它是守望台于1969年所出版的圣经. 注: 任何“对照圣经”(Interlinear Bible)都有原文的本文(text, 旧约是希伯来文; 新约是希腊文), 而在每个原文的字下面有逐字的翻译, 通常是直译.

[3] 安克伯, 韦尔登著, 逸萍译,《耶和华见证人的真相》(香港: 天道书楼有限公司, 1998年), 第52页.

[4] 他是《古希腊文读本》(Hellenistic Greek Reader)的作者, 也与达纳(H.E.Dana)合著了《新约希腊文文法手册》(A Manual Grammar of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5] Julius Mantey, Depth Exploration in the New Testament (NY: Vantage Press, 1980), 第136-137页.

[6] Bruce M. Metzger, “The Jehovah’s Witnesses and Jesus Christ: A Biblical and Theological  Appraisal,”Rpt. of Theology Today article, April 1953 (Princeton, NJ: Theological Book Agency), 第74页.

[7] Robert Countess, The Jehovah’s Witnesses’ New Testament: A Critical Analysis of the New World Translation of the Christian Greek Scriptures (Phillipsburg, NJ: Presbyterian & Reformed, 1987), 第91和93页.

[8] H. H. Rowley, “How Not To Translate the Bible,” The Expository Times, Nov. 1953, 第41-42页.

[9] 借这加插“其他”一字, 守望台便可教导说真神耶和华先造耶稣基督, 过后耶稣基督才造“其他”受造之物., 所以耶稣基督也是受造之物.

[10] 参2001年7月份, 第20期《家信》的“揭开真相: 耶和华见证人(三) , D.7 死后灵魂的问题”. 有关 kolasis 一词, 所有标准希腊文词典都解成“刑罚”(punishment), 而非“剪除”(cutting-off). 希腊文学者曼蒂写道, 他“在第一世纪的希腊文作品中, 找到107个不同的地方使用这个字, 在每一处都有刑罚的意思, 绝对不是剪除.”安克伯, 韦尔登著, 逸萍译,《耶和华见证人的真相》, 第67-69页.

[11] 可使用“原文参照圣经”(interlinear Bible), 这类圣经上有原文的本文(text), 但在每行原文下有直译, 通常较容易发现是否耶和华见证人有加添, 删减或歪曲圣经的某段经文.

[12] 有关说假预言的证据, 请参2001年5月份, 第18期《家信》的“揭开真相: 耶和华见证人(一)”.

[13] 曾是守望台总部服务部成员的塞特纳尔(Bill Cetnar)发现, 耶和华见证人很多教义是由一个邪灵附身的灵媒(指Johannes Greber)所传授的. 守望台的第二任会长(或称社长)卢述福(Joseph Franklin Rutherford, 1917-1942年)曾公开表示天使帮助《守望台》杂志的写作, 他说: “我主透过天使叫属他的人及时获得消息….” 第四任会长法兰兹(Frederick W. Franz, 1977-1992)也承认说: “我们相信上帝使用天使来引导耶和华见证人.” 《守望台》杂志(The Watchtower, 1972年4月1日号, 第200页)中亦强调: “耶和华见证人今天是在天使指导和支持下, 宣告王国的好消息.”此外, 《守望台》杂志(1933年11月15日号, 第344页、1935年11月1日号, 第331页、1987年12月15日号, 第7页)中声明, “耶和华见证人”这个名字, 和他们所谓“基督无形地再来”的教义, 是借着看不见的天使“通灵”而获得的.  安克伯, 韦尔登著, 逸萍译,《耶和华见证人的真相》, 第95, 96页.

[14] 参2001年6月份和7月份, 第19期和20期《家信》的“揭开真相: 耶和华见证人”.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