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尼哈的热诚


(民25:1-13; 书22:9-34; 士20)

非尼哈是一位富有祭司特性的勇者, 他最关注的就是神的尊荣.

 

     (A)     为耶和华大发热心的仆人

玛2:5: “我曾与他立生命和平安的约. 我将这两样赐给他, 使他存敬畏的心, 他就敬畏我, 惧怕我的名”. 在民数记25章, 我们读到以色列人(因异邦女子的引诱而)与巴力毗珥连合, 向假神献祭. 一名以色列的宗族首领, 还公然放肆地把一名米甸女人带入以色列营中. 非尼哈即时勇敢果断地行事, 将他们两人处死. 妥协岂不是给予真正有效的见证一个致命的破坏吗? 非尼哈的立场显明. 从提前5:19-20,24中, 我们可看到这个原则: “犯罪的人, 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 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20节); “有些人的罪是明显的, 如同先到审判案前. 有些人的罪是随后跟了去的”(24节).

 

     (B)     万军之耶和华的忠心使者

玛2:6-7: “真实的律法在他口中, 他嘴里没有不义的话. 他以平安和正直与我同行, 使多人回头离开罪孽. 祭司的嘴里当存知识, 人也当由他口中寻求律法, 因为他是万军之耶和华的使者.” 在约书亚记22章, 我们读到那居留在约但河东边的两个半支派, 他们在那边筑了一座坛(为要证实他们是属耶和华的以色列支派, 译者按). 其他支派却误解他们(以为他们立坛敬拜假神, 译者按), 并为了“纠正他们的错误”而集聚成军, 渡过约但河准备开战. 在交战之前, 非尼哈先以调解人的身分介入; 他听取了双方的论点, 确立了真相, 便向众人解明实况, 证实神的尊荣未受玷污, 神的权利未受侵犯, 因而阻止了一场一触即发的战争, 使结局和平收场(参书22:30-31); 也参箴18:13,17(“未曾听完先回答的, 便是他的愚昧和羞辱. … 先诉情由的, 似乎有理, 但邻舍来到, 就察出实情”); 雅3:17-18(惟独从上头来的智慧, 先是清洁, 后是和平 … 并且使人和平的, 是用和平所栽种的义果”).

 

     (C)     真心渴慕耶和华的敬拜者

士20:27-28: “那时, 神的约柜在那里. 亚伦的孙子、以利亚撒的儿子非尼哈侍立在约柜前, 以色列人问耶和华说: ‘我们当再出去与我们弟兄便雅悯人打仗呢? 还是罢兵呢?’ 耶和华说: ‘你们当上去, 因为明日我必将他们交在你们手中.”(也参玛2:2 “万军之耶和华说: 你们若不听从, 也不放在心上, 将荣耀归与我的名, 我就使咒诅临到你们…”). 我们在士师记20章读到以色列人历史上黑暗的一幕. 有人犯上不道德的罪恶, 却受到其支派便雅悯人的支持和庇护; 一方是罪恶未受审判, 另一方是采取错误的态度, 结果引发内战. 我们看见非尼哈站在两者中间, 先是再调整以色列人的态度  —  从“你们中间…做了这样的恶事”(士20:12)调整到“我们弟兄便雅悯人”(士20:23)  —  因而承认对立的双方其实是一体的, 是一个国民; 但他也带领以色列人审判便雅悯人的罪恶, 为要维护神的公义与尊荣. 我们或许以为他会献上赎罪祭, 但他献上燔祭平安祭(士20:26; 燔祭预表基督完全的奉献, 平安祭则预表基督所成就的和平, 译者按), 使神的要求得以满足. 无论处于何等情况或环境, 敬拜是重要的. 我们学到的原则是“尊敬子”(耶稣基督, 即燔祭所预表的那一位, 译者按)(约5:23), 唯有这点能使神的子民合一(信徒合一乃平安祭所结出的果子, 译者按).

谁会选择去处理这样棘手的情况? 属肉体的人往往把事情弄得更糟. 无论如何, 必须有人起来处理这事, 这人必须是多有领受、具有影响力的人, 就如大祭司的子孙(非尼哈, 注: 非尼哈乃是大祭司亚伦的儿子以利亚撒之子, 出6:25). 如果他要忠于他作为祭司的呼召, 他无选择, 除了明确果断地行事.

“尊重我的, 我必重看他.” (撒上2:30)[1]

 

西罗非哈的女儿

(民27:1-11; 36:1-13; 书17:3-4)

“给我/我们!” 迦勒要求山地(书14:12); 押撒(迦勒的女儿)要求水泉(士1:15); 西罗非哈的女儿们要求产业(民27:4). 这些人展现了信心和决心. 西罗非哈的女儿们以积极的态度, 向摩西和以色列的众首领陈明她们的要求(民27:1-11). 那时以色列人还在旷野, 尚未进入迦南地, 更别说是征服迦南人. 她们如此要求, 证明她们对神和他的应许信心十足; 诚如斯科特(Henry Scott)所说: “她们犹如那五个聪明的童女”(太25:1-13). 另一件值得赞许的, 是她们同有一个目的  —  “分给我们”(民27:4). 倘若所有以色列人都具有她们那般的信心和决心, 他们必能全面占领迦南地, 获取全地为业.

虽然求产业的浪子也说: “给我”(路15:12), 但西罗非哈的儿女们关切神赐予她们的产业, 有异于浪子的心态. 相比之下, 我们发现: (1)小儿子(浪子)是在他父亲还活着时要求分给他产业, 表明他不尊重神的心意和安排(路15:12); 西罗非哈的女儿们所行的, 则是按理确认神的心意(民27:3-4); (2)他是为了贪图享乐而如此要求(路15:13), 她们却是为了劳动生产(productiveness)(试比较押撒所求的  —  “水泉”, 是为了灌溉); (3)他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离开自己的地方(路15:13), 显露了他那不依靠的心灵; 但她们展现依靠的心志(注意她们提及可拉叛逆一事), 渴慕在她们 “父亲的弟兄中”得地为业(民27:4); (4)他浪费挥霍父亲的产业(路15:13), 她们则希望保守父亲的产业; (5)他想要摆脱父亲的约束, 她们却欣然接受一切领受产业后的特别约束(民36:10-12).

另一件值得我们学习的是, 基列的诸族长担心他们可能失去属于他们支派的产业, 就是神赐给他们, 及他们后代子孙的产业(民数记36章). 相比之下, 圣经的教义就是我们的产业, 我们可说: “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听见我所教训的, 也要交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提后2:2). 这里有四代的人  —  圣经教义必须被完整无缺、一代接一代地传递下去.

接受约束是属灵成熟的标志. 西罗非哈的女儿们欣然接受约束  —  只准她们嫁给属于她们支派中的男人(民36:10-12). 神给我们的所有约束都是为了我们或他人的益处(参林后6:14-18), 同时提醒我们一事: 我们是在权柄之下. 脱离或弃绝约束是末日的特征(参帖下2:3的离经背道).[2]

 


[1]               上文译自 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with Bible Characters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1999), 第85页.

[2]               上文译自 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with Bible Characters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1999), 第86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